暂无观看记录

皇粮胡同十九号

皇粮胡同十九号

简介: 讲述了民国年间传奇女侦探冯紫町的破案故事。留洋贵族冯紫町与父亲归国后父亲突然被害,其身为市长夫人的孪生姐姐也离奇自杀。一连串打击给紫町的心理印下深深的烙印,立誓要查明真相……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集

    民国后期,军阀混战,列强虎视眈眈。北平的皇粮胡同里,住着掌管军、政、粮、银的达官贵人们。平日里迎来送往,风云际会,而这看似平静的表象下却危机暗涌。留洋贵族冯紫町与父亲归国后父亲突然被害,其身为市长夫人的孪生姐姐也离奇自杀。一连串打击给紫町(许晴饰)的心理印下深深的烙印,立誓要查明真相。于是在好友北平警察局长严大浦(刘金山饰)和未婚夫律师曾佐(邵峰饰)的帮助下,为揭深藏其后的阴谋展开了一段充满曲折与惊险的调查。 姚小町不想上学了,想跟着于叔卖报纸,她哥姚顶梁答应她向朋友借二百块大洋供她上学,还说是再干最后一次就金盆洗衣手。严大浦从报纸上看到了寻人启事,他在闹事中找到了小三爷并向他打听左钩子姚顶梁,他这才知道他是左撇子。严大浦向局长说明市长夫人开车撞人一案并非那么简单,他还提出要拘押市长夫人,局长认为可能是高子昂故意设的局。 自称是目击证人的费阳来到警察局说市长夫人就是正当防卫,冯雪雁收到了曾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2集

    宴会上突然传出一陈尖叫声,高子昂、冯雪雁和费阳先后倒地,据分析是有人投毒,他们三个被送往医院抢救,参加宴会的人都被封锁在现场。严大浦命人让达官贵人们录一下口供后放走,并让人将侍应们带走。曾佐向戎翼大夫问起他们的中毒情况,经抢救费阳和冯雪雁已脱离危险。戎翼化验完毒酒的样品后知道是一种植物的毒素,具体的品种等仔细化验后才能确定。 护士陈佩兰在医院照看高子昂,严大浦向他问起那天晚上喝红酒之事,他称自己喝的红酒都是侍应送过来。费阳记得给她送最后一杯酒是穿着墨绿色衣服的漂亮小姐,她称自己还能把那人的样子画下来,严大浦发现费阳包中的钢笔并没有墨水。严大浦拿着画像让高子昂看,他称自己不认识并且情绪很激动,冯雪雁看到后也不敢相信。 李小柱拿出当时照的相片给严大浦看,严大浦感觉可能是费阳在说谎,他向是曾佐说出那支钢笔中没有一滴墨水。严大浦让李小柱给姚小町家送去那三百大洋,姚小町对李小柱说想要回那个手娟,她让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3集

    段越仁要刺杀冯雪雁后被严大浦带人制服,冯雪雁受了刀伤后被人扶到台上,记者下了照片,冯雪雁说刚才的场面是故意安排工作,她还当众添了腿上的血并称那只是英国的番茄酱,她不能让颁奖会搞砸。严大浦询问段越仁,段越仁称冯雪雁逼死了梦荷儿,他交待了和她的关系,还说那人给梦荷儿在皇粮胡同置办了住处,那人是个大人物。 当时段越仁将梦荷儿送到医院时她已经死了,那封绝命书上没显示出那男人的身份,段越仁后猜出他是高子昂,他称自己刺杀冯雪雁是替天行道,严大浦将他关押起来。高子昂回家后被冯雪雁质问为何没去大观楼,她看到夹在书里的凭证,还将大观楼里的刺杀事情说出来。高子昂认为冯雪雁的父母一直看不起他,她提出和他离婚,高子昂坚持不同意。 严大浦在分析着高子昂,他看出姚顶梁的死绝非偶然,他不明白费阳是如何牵连到这件事情的,冯雪雁家就住在皇粮胡同十九号,严大浦向段越仁说起了那天的投毒案,他说那和自己没关系。段越仁一口咬定不认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4集

    曾佐问的事情十分特殊,院长嬷嬷答应把全部事情都说出来。费阳对冯雪雁说阿青是自梳女,冯雪雁感觉那是另外一种活法,她在临走时向费阳问起车祸时的情况,费阳相信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能用钱来解决的。费阳对着那小女孩儿的画像说对不起,她知道都是自己的错。 李小柱将姚小町带到严大浦面前,严大浦说明来意后姚小町说要回去和母亲商量一下。高子昂接到陌生电话,那人称能阻止案件的重审,两人相约互相帮忙。严大浦接到电话说姚家母女被人带走,他去找冯雪雁替姚家母女鸣冤,冯雪雁认为那是他对自己的侮辱。 严大浦生气地离开,他去了车站接曾佐,他认为姚家母女的失踪和冯雪雁脱不了关系。曾佐订了法国餐厅费阳吃饭,严大浦也出席了,李小柱费阳弯腰之机将白醋滴到了她的红酒杯之中,费阳喝酒时发现了味道不对,曾佐的试探让费阳发现了那支大钢笔。 曾佐讲起了二十多年前的故事,路克和穗小姐相爱了,他向她父亲提婚时一封法国的来信将他召回,离开前他承诺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5集

    冯雪雁知道冯紫町和父亲要回国,她命人和曾佐说一下。严大浦带人去了小金丝胡同,冯雪雁和高子昂到达后看到了梦荷儿的遗像挂在墙上,费阳是梦荷儿的母亲,是因为高子昂的玩弄才害得了梦荷尔儿的死亡,冯雪雁的见死不救也让费阳难以接受,冯雪雁将怀表交到费阳手中,费阳打开后看到了洛克的照片,冯雪雁称她会为梦荷儿偿命,她举起枪的时候严大浦带人赶到,费阳夺下了冯雪雁手中的枪,她将那条白手娟拿了出来。 费阳打了高子昂两耳光,她因涉嫌投毒被严大浦刑拘。高子昂和冯雪雁让严大浦不要追究费阳的责任,回家后高子昂又一次跪在冯雪雁面前,他想一切从新开始,冯雪雁知道一些事情是无法回头的。曾佐和高子昂去车站接冯紫町和冯先生,冯先生在大街上被枪手打伤,他被送入医院,冯紫町在医院里十分惊慌,冯先生经抢救无效死亡。 冯紫町让人将父亲的行李放在房间,她知道父亲喜欢整洁。冯紫町向高子昂问起姐姐的事情,高子昂谎称她出去了。冯紫町和曾佐去警局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6集

    高子昂的婚礼敲锣打鼓,他将新娘接入府中。姚妈也做了一桌菜给大家吃,姚小町想和严大浦一起去报道,曾佐提出由他带她过去。 高子昂娶的是陈佩兰,陈佩兰将父母也接了过来,她爸提出当他来当这个管家,陈佩兰答应那样做,她将老许叫来后说家里的账由她爹来管,只让老许管住佣人就行。曾佐无意中撞到了陈招娣,她让人打听一下他的情况。姚小町错过了报名日期学校不能接纳,除非高子昂出面才能解决,冯紫町去了十九号院找高子昂,见面后她说姚小町的事情,高子昂这才知道是她接姚家母女回来的。 高子昂称自己不好干预学校的事情,冯紫町说不会考虑在诊所里谈的事情,她拿出了十九号的房契,这让高子昂很感兴趣,他答应帮忙。曾佐回去后说是冯紫町送了十九号的房契给高子昂,这才让她顺利入学,姚小町对她表示感谢。陈招娣向高子昂问起后面那辆小汽车,他答应教她学开车。陈佩兰对于高子昂要教招招娣学开车有些意见,他答应一起教她们,但陈佩兰说自己才不稀罕。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7集

    冯紫町见到了学长戎冀,他说自己尚未成家,只是租下了皇粮胡同二十号,戎冀在街上捡到了一只小猫,她给它起名为小花,戎冀还邀请她方便的时候到自己家中坐坐。陈佩兰劝高子昂去说一下陈招娣,高子昂带着全家人去电影院看美国大片。高子昂在电影院门口看到戎冀后晕倒过去,送医院抢救之后不治身亡。 严大浦见到高子昂的死亡证据后感觉有些蹊跷,他找陈招娣了解情况,她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还说那年轻人撞向高子昂时抢走了他手上的表,并说戎冀医生当时没伸手帮忙。局长向严大浦了解高子昂死亡的事情,他认为戎冀担心给自己找麻烦,但严大浦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严大浦将高子昂的死告诉了冯紫町,曾佐听说那人拿走的是金药盒子,冯紫町猜想高子昂可能是被吓死的。 陈母看着陈佩兰那样心里很痛苦,陈招娣开车带着九哥去了郊外,她说肚里的孩子是他的,她担心分家产的事情还让他替自己出头。冯紫町找戎冀聊天,他将全部时间用在学术研究上,他在祥和医院里开了诊所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8集

    陈母看到陈招娣死后被吓倒在地上,严大浦带警察赶到后查看情况,几个法医没有到场,他让人将冯紫町接来查看现场情况。冯紫町到现场后看到床下的壶,她认为她是心脏猝停而死,她让陈大浦回去之后让法医再检查一下,抬尸体时冯紫町看到了陈招娣胳膊上的印痕。 十九号墙根夜间出现穿着黑斗篷女人的传闻在大街上传开,严大浦向陈佩兰询问陈招娣的情况,她说陈招娣没什么异常表现,他答应她会尽快做出死亡结论。严大浦感觉陈佩兰的回答有些从容不迫,冯紫町找杨编辑了解一篇文章,她感觉两段之间缺少内容,杨编辑说那段内容是他删除了,她想借用一下原稿查看,杨编辑同意拿给她看。曾佐向张九询问高子昂那怀表之事,张九拿出小药盒送给他,他想查清楚那个背后的女人是谁。 张九将手下看到高个子女人穿着黑斗篷的事情说给曾佐,他没想到高子昂认为这个药盒而丢了性命,他手下也被吓跑,还说出陈招娣肚子里孩子是他的。曾佐拿出了那个小药盒,还说出了张九说的情况,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9集

    姚小町将戎冀的话说给了冯紫町,陈上宝又去赌钱,结果输个精光,他是借吴掌柜的钱,几个找到他让其三天后还四百大洋,他没钱只好去找张九借,张九知道他还不上,他让他找姐姐陈佩兰卖房子,还答应替他找买家。 冯紫盯和姚小町去见戎冀,他入睡着可用意志引起下肢发热,他让她们帮自己做一下心理上的测试。姚小町的眼睛被蒙住,戎冀开始阵阵有词,小町故意说了穿黑斗篷的女人从二十号胡同走出,试验结束后他认为小町将业能成为自信的人。 门突然响起来,戎冀带他们出去后姚小町喊出了陈招娣的名字,冯紫町说小町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专再次响起,冯紫町打开后看到是严大浦,他们说一个女人裹着绿被子进了二十号后门,严大浦提出进屋查看,在小门那里他们发现那床绿被子,屋里还搜出了神秘女人的东西。 严大浦将戎冀叫到屋中询问情况,他让他在案子未被调查清清楚前不要离开院子,戎冀只好答应下来,回去后小町将二十号的情况说出来,曾佐认为戎冀是运用了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0集

    戎冀醒来后见到了周小月,见到冯紫町后他说出了心结,他说表可是神汉,有天眼,小妹小花在15岁时被医生诊断为正常死亡,死于心脏猝死,他在床上发现了锈花针,正是小花的死才让他后来去了医学院研究精神学笠,冯紫町猜出了他表哥的杀人意图。 戎冀猜出了陈佩兰杀人的方法,他感觉她干的比自己想像的都要好,还说高子昂的死是死于医源性心理暗示,冯紫町这才明白。当戎冀要停止时严大浦走进来,戎冀只好将陈佩兰的动机继续说下去,这种高明的杀人手段让严大浦也感到吃惊。他说出十九号刚刚发生的命案和陈佩兰已经发疯的消息。 冯紫町说自己没中毒,瓜子也不是陈佩兰送来的,都是冯紫町故意设计的。冯紫町看出陈佩兰之举都在戎冀的指导之下,他向严大浦请求见一下陈佩兰,他看到他躲在屋子的角落里。张九见到曾佐后问起托办之事,曾佐称需要时间来处理。 姚小町对李小柱进行心理治疗测验,冯紫町去看戎冀时看到警察抬出了戎冀,他已经死亡,也是心脏猝死而亡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1集

    李小柱抱着周小月的尸体去了紫町诊所,她生前被强暴,尸体出现在杨局长家的院外,老周找不到女儿很担心,他夜里寻找时遇上了严大浦等人,严大浦带他去后看到了死去的周小月,杨局长限严大浦三日内破案。 严大浦命手下全城搜捕,冯紫町和姚小町去看望老周,他将自己锁在屋中,谁叫也都不开门。她们离开后见到了钱家公子,冯紫町看到了他手上的伤口。李小柱的突然失踪让严大浦感觉到有些蹊跷,严大浦拿出法医的检查结果给冯紫町看,她怀疑是皇粮四公子所为。皇粮四公子聚在一起议论周小月的死,钱胜晓想招被他们几个拦回。 钱夫人担心儿子,她让老莫多盯着他。李小柱见到严大浦带人来后想跑走,结果还是被带了回去。李小柱见到严大浦带人来后想跑走被带了回去,李小柱假装不明白,严大浦猜出李小柱在那晚看到了凶手,他带他去了周家,还让他跪在周小月遗像前,李小柱只好将全部看到的情况说出来。冯紫町带着姚小町去了钱府。 她们在家中见到了钱胜晓,冯紫町看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2集

    钱夫人收到钱胜晓被警察抓起走的消息后晕厥过去,醒来后她指责了胜晓的父亲,还不断地在那儿哭泣。杨局长去找钱父商量办法,两人都是国家公职人员。钱父让杨局长找律师先保释出儿子,剩下的他想办法解决。报纸上关于皇粮四公子的传闻迅速传开,律师去警察局将钱胜晓保释出来,杨统的代理律师随后赶到。 钱夫人知道儿子平安回来后主老莫出去并关上门,她在他脸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还让他跪下,钱胜晓知道自己错了,她将钱胜晓锁在屋中,老周找严大浦说这官司他不想打了,严大浦感觉他太窝囊,他对打赢这场官司没有信心,这时个死的心都有,严大浦要坚持将官司打下去,其他警员也都支持他,严大浦将钱交到老周手中。 在众人的劝告之下老周决定打官司了,曾佐也拿出协议书让他按下手印。记者向周常贵和曾佐询问态度,报纸上关于皇粮四公子的报道迅速传开,记者们围在钱院长家前,他当众亮明了态度,还保证不参与到调查工作中。皇粮四公子被带到了法庭审判,曾佐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3集

    二审开庭,此次要做出最终判决,李小柱在被保护中送往法院,但李小柱途中被狙击手开枪打死。严大浦带人到达法庭后说出李小柱在路遇害,他情绪下分激动,他被架了直去。王玉农宣布对钱胜晓的手部进行鉴定,法医发现钱胜晓的手部有络印的痕迹,已无法做出鉴定,曾佐认为那络印是钱胜晓后来加上去的。 曾佐无奈只好用其他方法来辩护,钱胜晓一口咬定不认识周小月,面对证据已被毁坏让曾佐有些无奈。钱胜晓、杨统、杜志岩、鹏永浩四人被当庭释放,周常贵听完结果后晕了过去。曾佐斥责了王农,他要将正义坚持下去,曾佐将严大浦保释出来,他感觉责任都在自己,曾佐指责了严大浦没把李小柱看好。 严大浦看着自行车想起了李小柱,冯紫町去找周常贵时发现了他已经走了,她清楚这种打击对他太大了。杨局长指责了严大浦无能,严大浦被降半级并扣除两个月的工资。冯柴町和姚小町去找钱胜晓,她们吃起了钱夫人准备的栗子,她说钱胜晓每间天呆在家里不出门。冯紫町将老周失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4集

    王玉农明知道这是诬陷,却也无可奈何。小町此时也通知了北平各大媒体,把王玉农与戏子之间的恋情曝光,王玉农深感一败涂地,就在他准备将所有事实和盘托出之际,一颗神秘的子弹结束了他的性命。重要作案人员被无故杀害,案件再次陷入僵局。 就在众人苦恼之际,皇粮胡同内又响起了枪声! “四公子”除却钱胜骁之外,其他三人均惨遭杀害,死在了皇粮胡同的一处矮墙之下,钱胜骁的母亲朱雨馨也被枪打中手臂,险些丧命。 四公子恶有恶报,众人都很高兴,警察内部因为此时受害者是四公子,都没有什么劲头追查凶手。而且一切现象表明,是被逼走上绝路的老周在为女儿报仇。因此,这个案件的调查越发的难以推进。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5集

    在众人都以为皇粮“三公子”的死是老周所为时,紫町等人并没有被现实假象所蒙骗,紫町破解了手枪之谜,最终真相大白,杀害三位公子的不是别人,而是钱胜骁的母亲朱雨馨,手臂上的那一枪也是自己所为,而朱雨馨的动机很简单,只是为了儿子。最终,朱雨馨和钱胜骁母子两人留下供词后,畏罪自杀。 周小月案件仍旧没有结束,法律面前,四公子以及他们背后的靠山同样要为他们所犯下的过错,付出代价。 经过四公子一案,紫町在北平城内名声大噪,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人赞叹紫町是“北平第一女侦探”。面对此等夸将,紫町倍感讽刺,她可以侦破这么多大案件,却始终无法侦破自己父亲被害一案。 天干物燥,皇粮胡同内火灾频发,胡同口的林记糕点铺是第二次被大火吞噬,糕点铺的大公子林续薪不分青红皂白,对着一个名叫小末儿的伙计抬手就打,并且大喊火一定是他放的,说他多年前就想烧火害死他们林家。 紫町介入此事调查,发现事情并非像林续薪所言,这背后似乎隐藏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6集

    谁料,胡同里的洋装店再次失火,刚刚搬来皇粮胡同的老板娘陈姐也被大火活活烧死。紫町经过仔细调查,怀疑大火是同一凶手所为,而此次陈姐是被杀害后再焚尸灭迹。小末儿神色慌张的来向紫町求救,解释洋装店大火是在自己推门后烧起来的,但是放火的真的不是自己。 面对小末儿的证词,紫町更加印证了自己的观点,一定是有人在利用火灾掩饰着什么。可是在幕后制造这起火灾的真凶却把嫌疑都推到了小末的身上。摆在紫町面前的头号难题便是要替小末洗脱罪名。 小町从小末那里发现一个新的线索,前不久小末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中装着一张清末女子和一个男孩的合照。小町把这一重大发现带回家,经过紫町、曾佐还有严大浦三人仔细研究,初步断定这封匿名信应该是陈姐所写。可是陈姐为什么要写这封匿名信呢?照片上的女子和男孩又是谁? 带着疑问,三个人开始分头行动,曾佐从艳芳照相馆那里一步一步地打听到,原来照片中的女子是秀金楼的一名青楼女子,名叫谭梨仙。谭梨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7集

    紫町、曾佐、严大浦分头调查纵火案。 严大浦在南城调查到陈姐并没有什么仇人,倒是原来有个相好,这些年陈姐一直供养她的相好读书。可是没想到那个男的发达之后却抛弃了陈姐找了一家大户人家的小姐。陈姐之所以搬到皇粮胡同,就是因为那个相好的就住在皇粮胡同。 而紫町这边,她从林夫人那里也了解到了多年前林家铺子的那场大火并不是小末放的。而是因为林老爷受骗进了批观音土,怕这批观音土毁了林家的声誉,不得已自己点了仓库。 紫町、曾佐、严大浦将调查到的线索一起汇总,结果却发现几条看似不相干的线索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陈姐的相好和谭明旺都是圣心教会学校毕业的。紫町和严大浦前往圣心教会学校,找约瑟夫了解情况。结果发现抛弃陈姐的相好就是谭明旺。这条重要的线索让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把嫌疑人锁定在糕点铺林巧巧的未婚夫谭明旺身上。可是谭明旺在陈姐遇害当天却有不在场证明。这又是一个摆在紫町、曾佐、严大浦三人面前的难题。 为了查清案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8集

    严大浦正是下命令逮捕谭明旺。可是狡猾的谭明旺居然在众警探的围捕下逃走了。 为了诱捕谭明旺,严大浦在报纸上登出了林桥桥“临婚换夫”的消息。谭明旺不忍心看到心爱的桥桥嫁给别人,便冒着被捕的危险潜入林府想带着林桥桥私奔。却不想刚到林府便被早已埋伏好的警探抓住。 在监狱里,谭明旺也供出了他放火杀人的动机和经过。谭明旺最终被绳之以法。原来,谭明旺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摆脱自己卑贱的身世,为此,他不仅将有恩之人一一杀害,也让自己走上了一条背离道德的不归路。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19集

    谭明旺被处死,大火却又突然烧了起来,这次死者不是别人,而是曾佐。曾佐公寓突遇大火,曾佐未能幸免于难。当众人把曾佐尸体抬出时,已经面目全非,随身携带的怀表揭示了他的身份。 一时间,紫町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这是紫町多年以来第一次流泪,为了曾佐,更为了自己。身边所有最亲近的人或者消失,或者被人毒害,都离她而去,这让紫町深感这所有的一切劫难一切毒害都是冲自己而来,突然再次出现的杀害父亲的凶手证明了这一点。为此,决定离开了小町和姚妈,搬去十九号院,她要只身一人面对日后或许多舛的命运。可姚妈和小町不忍心看紫町一人承受,毅然决然地搬到十九号院,无论有多大危险都要与紫町共同面对。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20集

    严大浦带领警员们一同调查紫町父亲以及曾佐公寓着火事件,全北平城搜捕日本籍犯罪嫌疑人,惹来日本领馆的干涉,严大浦官职不保,决定离开,经全体警员们劝说,严大浦官复原职。 一年后,北平转季。住在十九号的紫町并没有走出曾佐去世的伤痛中走出来,整天魂不守舍。姚顶梁的祭日到了,紫町、姚妈和小町三人去做了祭奠。经过姚妈的一番话紫町开始振作起来,第二天紫町的诊所重新开业。 此时,严大浦在报纸上发现了一个寻人启示,此人是大事业家殷达和的千斤小姐殷婉圆,可此人却和小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严大浦觉得蹊跷便去询问小町和姚妈,姚妈像是刻意隐瞒什么,询问无果,确引起了小町的好奇,便委托严大浦去调查此事。 严大浦找到分管殷达和家那一片的郑探长了解到殷家岳父原来的前身是青帮大哥。后来接手了老丈人殷达和的生意,才转做正经生意,现在在京津一带是个名副其实的实业家。经常举行慈善活动赢得了慈善家的好名。家中有两个双胞胎女儿殷婉方殷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21集

    严大浦和来福来到十九号院见紫町的诊所重新开业,告诉了紫町关于殷家和小町的事情,大家坐在一起商量此事都觉得蹊跷。紫町去找城南郑宏令的表哥邵云找线索,严大浦去殷家以前佣人小桂那了解情况。 他们了解到婉圆离开后殷家半夜经常出现疑神疑鬼的事情,白衣女子形似婉圆。佣人们也纷纷吓的辞职不干了。并且,郑宏令对此桩人人羡慕的婚姻并不满意,是个婚姻陷阱。 殷太太因为殷家郑宏令被殷达和升为副总裁而不快,对郑宏令和女儿婉方一直没有好脸色。 严大浦和郑宏令相约殷家的西山别墅采访。未料殷太太已经断气。严大浦刚要上前观察,听到郑宏令一声惨叫,一个黑影闪过将自己打晕。醒来后两人报警,经法医鉴定初步判断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三至五个小时前,而具体死因,还需带回解剖后才能确定。严大浦也从房间发现了蹊跷的线索。 殷婉方和殷达和随后来到别墅。众人之中惟独没有找到张阿姨,郑宏令称殷太太随身携带的包不见了,将案件目的指向劫财害命。殷达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22集

    河中惊现一俱女尸,正是消失的张阿姨。 正当严大浦等人正在为失踪的张氏一筹莫展的时候,警方宣称岳凤莲被杀一案告破,杀手是赵氏与程伯,而两人分赃不均赵氏惨遭程伯杀手,然而这样的结果严大浦紫町等人并不相信,他们越来越相信幕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殷达和受到巨大的打击,一筹莫展,葬礼全权交给殷婉芳夫妇打理,他自己沉浸在不堪的往事中。 小町在看严大浦去别墅时照的照片时突然发现了一辆可疑的汽车出现在照片里,经过调查这辆汽车正是殷婉芳所有,紫町等人开始从殷婉芳这个不简单的女人身上着手,期望有新的发现。 他们一边调查着当天殷婉芳的真实的行动,一边也让小町三番五次的出现在殷家,这个神秘而又阴云密布的大宅门里,而殷达和和殷婉芳也确实受到了相当迷惑和恐惧。紫町和严大浦逐渐发现了关于殷婉芳的越来越多的疑点──河边的黄泥暴露了殷婉芳当天的行踪。 而小町所扮演的殷婉圆在岳凤莲葬礼上的突然出现,也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23集

    在紫町严丝合缝的推理和猜想以及殷婉芳崩溃的爆发中,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终于清楚了。众人眼前的这个殷婉芳其实是被大家认为离家出走的殷婉圆,婉芳嫉妒婉圆跟郑宏令的美好姻缘,用计把郑宏令引诱逼迫到自己囊中,而郑宏令毫无办法,只得与殷婉芳成婚。为了重新夺回郑宏令,她把婉芳杀死,瞒天过海、谋摇身一变,自己成为了殷婉芳,也顺理成章得到了郑宏令。但这一切却没有瞒过岳凤莲,为保全自己,殷婉圆与郑宏令便策划了一场谋杀岳凤莲的惊天阴谋。 真相大白,殷婉芳疯了,郑宏令也受到应有的惩罚,而殷达和面对支离破碎的家庭也把赎罪的希望放在了小町身上,然而小町却拒绝了殷达和的邀请,仍旧留在了紫町身边。 皇粮胡同十七号院新搬进来一家日本人,女主人自称观月凉子,是观月会社驻北平的工作人员。孙中山的遗体在北平安置多年,南京中山陵建成,严大浦正待命将孙中山遗体送往南京安放,号称奉安大典。紫町与一位叫婉萍的国民政府行政科的干事会面,婉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24集

    观月凉子看起来天真可爱,对人毫无戒备心。在几次交谈过后,紫町怀着惺惺相惜的心情,对凉子照顾有加。严大浦和小町担心隔壁这家日本人招惹祸端,但紫町却劝他们打消疑虑,用心对待这位独自漂泊在外的女子…… 在与婉萍的一次会面中,紫町第二次看到街上那位长得和曾佐极为相似的男人,便追过去相认,然而曾佐却对紫町的呼唤置若罔闻,称呼自己为小原正树,来自日本,并不太懂中文。紫町把曾佐出现一事告诉了严大浦,让其帮忙调查。 严大浦也因为奉安大典,奔波于西山,并且西山破不太平,蹊跷的死了几个兄弟,来福和严大浦还在一次大雨导致塌陷的坑里发现了一条密道,并且,通往西山的一座老宅。经调查西山死的是个日本人,并且总与小原正树在北平活动。来福查到小原正树住在汤公胡同,严大浦和来福一同前往,准备一探究竟。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25集

    严大浦告诉紫町与小原正树碰过面,小原正树就是曾佐,紫町也蛛丝马迹间发现小原正树就是曾佐,紫町决定在小原正树住处等他。正在此时,小原正树却到访西山老宅,预将其买下,不料却被老者引到密室,遭其绑架。正巧,严大浦也到西山盘查,天色渐晚,严大浦与同去警员分开查看,严大浦走到密室,却与小原正树碰面,小原正树仍不承认自己就是曾佐,俩人起了一番争执。 此时,紫町给观月会社寄出的信被退了回来,再回想观月凉子的诸多行为,实属蹊跷并开始对凉子起了疑心。紫町发现凉子家里装有窃听器,于是故意和小町对话,借挂坠链子断了需要修理为由试探凉子。凉子顺利上钩,使了个掉包计,凉子并未拿到她真正想要的东西。 天色很晚了,紫町得知严大浦仍未从西山回来,然而,近日发生的所有事情的判断告诉她,这背后一定是个重大阴谋。便飞速赶往西山。 观月凉子也拿着吊坠赶往西山,并告知小原正树紫町已起疑心。

  • 皇粮胡同十九号 第26集

    紫町、严大浦、小原正树在老宅密室碰头,一番激烈的交谈,终于揭开了小原正树多年来的伪装,以及藏在背后的惊天阴谋。 其实,小原正树是日本特高科派来接近冯玉鸿及紫町的高级特务,也是冯玉鸿被杀的主谋。谁知在与紫町相处过程中对她动了情,导致任务失败。后来他借大火一案杀了前来追捕他的特高科间谍,并用其尸体假装自己已经丧身火海。谁知自认为逃出生天的小原正树很快被特高科抓捕,并派来北平协助一特高科头领执行另一个任务。而这个头领,竟然是看起来天真无暇的观月凉子! 观月凉子与小原正树此次前来正是为了摧毁奉安大典,并从紫町那里获取冯玉鸿当年带回国的密信。然凉子与小原欲在孙中山遗体运送的必经路上购买一栋老宅,计划在老宅中置大量炸药,将运送队伍炸毁。谁知潜入老宅的多名日本特务均离奇死亡,而老宅中的一对老夫妇也貌似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严大浦奉命调查这栋闹鬼老宅,与前来调查的小原正树一起被困老宅中的密室,并发现了一个比摧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