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暗香

暗香

简介: 同一天,全世界华人商会的领袖都来到南洋,他们在等待一个老人的死去和王子的归来。程氏家族第四代继承人程远从美国回来了、程远在归途上,有人在他船舱的卧室里藏匿大麻,恰巧,因为他跟别人换了舱室,躲了过去。与他换舱室的一对中国男女,男的叫李克金,女孩叫伍月。李克金冤枉地被捕,伍月来到岛上,并请求程远营救李克金。程远正深陷在父亲去世之后家族的混乱之中,他必须跟费先生的女儿丽达联姻,必须稳定家族各方面的关系才能从泥泞中走出来……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 暗香 第1集

    二十世纪初,一条开往马六甲海峡的猪仔船,把程大一家带到了英属殖民地南亚。父母皆在占领军的炮火中丧生,少年程大跟随五哥等矿工身后,开始了充满凌辱艰辛的掘金生涯。五年后,长大成人的程大对漂亮富家小姐小金一见钟情。在矿工暴动中,程大大难不死,来到金家求婚,却遭到金老爷金大力的嘲笑和驱逐。血气方刚的程大以自己的性命和金大力做注,发誓要找到金矿,娶金小姐为妻。程大和同伴们走遍南亚的海岛寻找金矿,历尽千难万险终于在金蟾岛发现金矿。当满载而归的程大找金大力履行诺言时,贪婪凶狠的金大力背信弃义,暗杀程大独占金矿。程大九死一生被矿工遗孀所救,他和同伴怀着仇恨重上金蟾岛,在血火之中抢回属于自己的金子。

  • 暗香 第2集

    衔恨复仇的程大改头换面,以英国华人富商身份出现在金大力面前,他利用金的贪欲假意与与之合伙做生意,也开始了对金小姐报复般的追求。金小姐被程大全新的面目所迷惑,真的爱上了他,并怀了他的孩子。等金大力发现自己被骗,还赔上了女儿的清白时,已经倾家荡产。他带着身怀六甲的女儿住进贫民窟,程大阴森亮相,向他们表明了自己身份,怒斥金大力当年的恶行。羞愤难当的金大力当晚在火灾中丧生,金小姐在贫困和耻辱中诞子,她为自己和儿子的前途计量,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把嗷嗷待哺的孩子送到程家。程大对儿子从畏惧讨厌到爱不释手,被动地当上了父亲。

  • 暗香 第3集

    程大在昔日同伴小纪的介绍下,结识了初到南洋的孙中山先生。孙中山医好了他儿子的病,为孩子取名程进,意喻中国未来要进步,他唤醒了程大的拳拳爱国之心。小金来程家要回儿子,程大终因不舍与小金成就了一段孽缘。在以后的岁月里,程远发展远洋航运业,终成一代南洋华人巨富,他资助孙中山和他的革命事业,与纪、费两位异性兄弟建立盟约,誓言相互扶持,抚恤天下华人,他始终想回归大陆,最后还是与小金终老在金蟾岛。程家的子孙在南亚开始了家族企业的传承。百年之后,世纪之初,程家第三代继承人程仁先生暴卒,唯一的儿子程远从美国回南亚奔丧,途中邂逅中国大陆的一对年轻情侣伍月和李克金,因为好心与之互换邮轮的客房,伍月二人被诬藏毒被捕。

  • 暗香 第4集

    程远踏上阔别已久的金蟾岛,受到程氏家族的欢迎,他看到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外甥皮皮和丽达,也被指定为程氏集团继承人。可是,童年丧母的痛苦记忆,加之离家十六载的生活经历,使程远与家族极度隔阂。他断然拒绝对程家劳苦功高的二姐的恳求,坚决不肯接掌家族企业;他漠视在程氏集团举足轻重的七叔的规劝,对程氏集团毫不关心。正当大家对他失望之际,程远得知邮轮豪华客舱藏毒案与已有关,当他明白自己险遭阴谋陷害,开始对父亲死因产生怀疑。程远为了调查真相留在南亚,勉强接受集团董事长职务,却拒绝接受历代程家继承人的信物—一只装有秘密的欧梅尼亚手机。七叔公开对他表示不满和排斥,开始显示出居心叵测;外甥皮皮也在疯母的影响下对程远充满嫉妒和仇恨。程远在调查中震惊地发现,父亲可能死于慢性中毒。

  • 暗香 第5集

    为查找父亲死亡原因,程远来不及赶回金蟾岛参加父亲葬礼,受到众人鄙视,也令二姐极度伤心。只有青梅竹马的丽达信任支持他。蒙冤的李克金面临极刑,伍月在异国他乡奔走求救,绝望之际在报上发现程远的身份。她在记者的帮助下混入程氏集团酒会,却被程远临时利用掩饰自己。伍月为救男友,不惜醉酒助程远脱身。当她苦求程远做证时,程远却毫无同情心地甩下她,去会见父亲老友-南亚国务秘书马奎那为他安排的检察官,伍月为之气结。是夜,被爱情和嫉妒冲昏头脑的皮皮约丽达在海边见面,企图强暴,却和丽达同时得到消息,程远遭遇车祸。

  • 暗香 第6集

    大难不死的程远感觉危机四伏,他在丽达的帮助下从医院脱身,却在机场却步,他决心冒着危险继续调查案件真相。灰心丧气的伍月发现高傲的程远竟坐在她的旅馆房间里,还要与她达成协议,利用她来掩护自己的调查行动。伍月为救未婚夫,违心地陪着程氏集团的年轻董事长花天酒地四处嬉耍,两个背景迥异的年轻人冲突笑料不断。他们的行为让七叔和皮皮暂时放松了警惕。善解人意的丽达看出程远是在演戏,她依然尽力帮助程远,并提醒他警惕皮皮。程远和伍月的“情事”被记者大肆渲染报道,二姐愤怒训斥之余,明确指出她不会相信程远爱上一个普通身份的中国女孩。程远在姐姐的逼问之下,只承认自己在追查毒品陷害案,并未完全说出实情。监中的李克金看见报道,也对伍月产生误会。伍月解释自己所做都是为了救他出狱,乐观的伍月对未来充满信心。

  • 暗香 第7集

    程远公开和伍月在五星级酒店同居,暗中雇用侦探调查案情。当伍月得知已有足够证据还李克金清白时,兴奋地要去报案,却被程远绑在酒店的床上不得脱身。程远请检察官协助调查,随即被告之藏毒案和车祸的主谋是外甥皮皮。皮皮的被捕让程远深感震惊混乱,也让皮皮的母亲-程远的疯大姐病情加重。二姐在程远的追问下,隐瞒了皮皮父亲当年死因。家里发生的一切,让程远感觉亲情缺失。伍月得知案情已白,立刻原谅了程远的粗暴无礼。正当她满心期待与未婚夫重逢之际,丽达突然找到程远,说出车祸当夜的实情。程远得知皮皮不在现场,说服丽达出庭做证,使毒品案件押后重审。伍月看到案情离奇翻盘,绝望之余对程远产生误会,她怀着内疚和仇恨来到程家别墅,将刀架在程远颈上。

  • 暗香 第8集

    伍月声泪俱下地痛斥程远高高在上,漠视李克金的生命,程远向她百般解释,伍月终于没能下手。她为求心安自行认罪,入狱誓与未婚夫共生死。程远被她的勇气和意志震撼,假造病情将她保释出来。伍月与程远再度发生争执,程远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率真开朗的北京女孩有了好感。为了进一步帮助她和李克金,程远偷偷扣下伍月的护照,暗中安排住所。在程远和丽达的苦劝之下,皮皮终于答应说出真相。当伍月得知案情再见曙光,回国在望,兴奋地透支信用卡请程远吃饭。两人在排档大吃火锅,气氛融洽,程远也知心地讲出程氏集团的经营困境,让伍月惊讶不已。

  • 暗香 第9集

    程远和伍月喝得酩酊大醉开心不已,让深爱程远的丽达感到担心。翌日,皮皮受到威胁临阵反悔,让案情一波三折再入绝境。无从发泄的程远迁怒焦急等待的伍月,两人再度生隙。伍月愤怒搬离程远安排的住所,立刻陷入拮据的窘境。这时程氏集团的远洋航运即将启动,程氏集团的百年盟友、生意伙伴费氏集团的董事长费先生也将来南亚共商大事。丽达代表费氏公司,在董事会上详解讲解航运方案,又把父亲公司资料毫无保留地交给程远。程远却按一封匿名信的线索,独自来到槟城暗访远洋航运公司。他在货船结识了一位自称船长的中年人,原来这就是想试探观察程氏集团继承人的费先生。两人在KTV玩乐之际,程远从丽达电话里得知费先生身份,而被骗来当陪酒侍应的伍月,竟然打了费先生一记耳光,随即被程远认出来,羞愤之余,伍月再度与程远爆发争吵。

  • 暗香 第10集

    老道的费先生轻而易举地劝服了伍月,并认她做干女儿。他向程远讲述了当年程、费、纪三家结盟闯荡南洋的历史。这时七叔正接受一个神秘人物的指令,要程氏尽快启动远洋航运。丽达迎接父亲到来,表达了对程远的好感和信任。二姐专设家宴招待费先生,宾客双方都在程远面前表达了要联姻结盟的热情。这时伍月以费先生干女儿的身份突然出现在宴会上,让程远吃惊又担心,生怕她直率无忌再说错话。伍月已经从领事馆得知程远对自己的帮助,她真诚感谢程家的照顾,感谢费先生的爱护,众人心情各异。费先生执意留伍月住在丽达别墅,丽达和伍月的谈话,让伍月发现自己喜欢程远。二姐聪明地向程远指出,费先生收留伍月,是希望皮皮案件早结,不要再牵扯丽达。二姐劝程远接受现实,程远仍坚持案件另有隐情,但调查再度受挫。伍月的无意之举让大姐疯病发作,二姐终于向程远揭开了程氏家族有关皮皮的禁令,当程远得知母亲当年竟然是被大姐夫害死,血淋淋的真相让他深感惊心动魄。

  • 暗香 第11集

    热心的伍月自告奋勇帮程远去调查货船,结果被水手围困。程远冒着危险在一众打手的追赶中救出伍月,两人跳海逃生。伍月告诉程远打手中有一人酷似邮轮“服务生”。程远根据伍月所见线索,雇用侦探调查得出结论,有人利用程氏远洋船队贩卖人口。七叔察觉程远的异动,立刻表示要在国庆招待酒会上宣布退休,把程氏完全交给程远;二姐得知劝告程远不要轻举妄动,程远却表示不能容忍犯罪。为维护家族荣誉,他通过一直帮助他的检察官报案。程远以朋友的身份为伍月送别,李克金发现他出手阔绰,竟怂恿伍月去钓程远。伍月失望之余,越发感到程远的可贵,她用理智克制情感,拒绝了程远的礼物。国庆招待酒会即将举行,预感危险来临的费先生拉着女儿欲逃离金蟾岛,丽达决意要和程家共进退;七叔到监狱看望皮皮,暗示机会将至;二姐去找伍月,请求她劝阻一意孤行的程远。

  • 暗香 第12集

    程远从马奎那口中得知检察官下落不明,远洋船队贩卖人口根本未得到阻止,他不顾伍月的哀求,毅然在酒会上公布真相,矛头直指退休的七叔。程远在酒会现场遭遇杀手,伍月不幸中枪生命垂危,抢救过程中,程远得知伍月是因为指认杀手保护自己而受伤,极度震撼,不停祈祷伍月活下去。丽达痛心不已,在电话里愤怒指责父亲;二姐也冲进七叔别墅,怒斥七叔下手狠毒,可费先生和七叔都竭力否认参与暗杀。马奎那告诉程远,远洋船队上根本找不到贩卖人口的证据,案情的所有线索都被掐断,程远感觉局面错综诡异,找来二姐照顾术后的伍月,和丽达共同寻找最后的证据――船队犯罪的照片文档。

  • 暗香 第13集

    程远开车引开七叔的盯梢,掩护丽达找到了照片文档时,这个过程却被费先生发现。当程远找来媒体,即将把证据公诸于众时,手机传来伍月被绑架的视频。为了伍月的安全,程远听从绑架者的指令,违心宣布引咎辞职,众人哗然不解之际,程远又介绍新任董事长人选上场,皮皮得意洋洋地现身会场,再度引发惊叹。在七叔的一手操控下,皮皮软禁程远和伍月,坐上代理董事长的宝座。他从二姐处接回疯母,又向二姐索取程先生的信物,被二姐断然拒绝并让他好自为之,丽达也斥责他的所作所为。皮皮报复地告诉丽达,最终泄露消息把程远逼向绝境的,正是她的父亲费先生。丽达万念俱灰,在别墅内服药自尽。

  • 暗香 第14集

    丽达获救,皮皮也遭到七叔的训斥。程远在别墅尽心尽力地照顾伤后的伍月,向她隐瞒了被软禁的实情。皮皮借向程远请教公司发展方向来羞辱他,两人唇枪舌剑被伍月发现,程远急忙安抚伍月。费先生回岛欲带丽达离开,又威胁七叔提出要在程氏残局中分一杯羹。皮皮鼓足勇气向费先生表达了对丽达的爱意,遭到耻笑和拒绝,费先生明确指出他就是七叔的傀儡。丽达目睹争执,向父亲宣称要留在程家替父亲赎罪,费先生也无可奈何。杀手再度现身,声称是皮正南原手下的儿子,他挑拔皮皮与程家的仇恨,要联手皮皮继续干掉程远。皮皮去问七叔真相,七叔半哄半吓地告诫他看好程远,凡事不要深究。皮皮不服,遂暗中设计,用程远的安危故意恐吓丽达,丽达急忙去找二姐商议,两人决定冒险帮助程远逃离金蟾岛。

  • 暗香 第15集

    二姐送入带有欧梅尼亚的手机面包,程远带着昏睡的伍月逃离别墅。不想皮皮已经等候在丽达准备好的快艇边,还当着程远的面打死杀手。皮皮放程远和伍月离开金蟾岛,七公向他兴师问罪,皮皮却声称他不想亲手杀死舅舅,也不想受人摆布,这一切都是他设下的圈套,程远现在已经成了杀人嫌犯,再也不能回到金蟾岛了。他的话把七公气了个半死。逃出生天的伍月不明真相,急于摆脱程远打电话报警。程远从丽达的电话中吃惊得知自己成为杀人凶嫌,正被警方通缉。这时警察找上门来,程远机智应对脱身,带伍月重返金蟾岛。在邮轮的豪华客舱中,面对神情戒备的伍月,程远始终无法说出深埋心底的爱意。他为伍月安排好归国的事情,在丽达面前被警察带走。伍月在记者家中与被释的李克金团聚。历尽劫难归国在即,伍月却发现自己对程远的感情爱恨交织,仍然无法释怀。

  • 暗香 第16集

    归国登机前,伍月从机场电视中看到程远被捕的新闻,内心极度不安,即将踏上归程的一刻,她接到丽达的电话,终于得知程远为她所做的一切。她不顾一切离开即将起飞的飞机,跑向警察局为程远做证。与此同时,二姐以大姐性命相胁,逼迫皮皮还程远一个清白。慌乱中皮皮向七叔求助,遭到断然拒绝。皮皮意识到自己和母亲已然是程家争权夺势的牺牲品,无奈之下为了母亲只好选择自首。马奎那亲迎程远出狱,承诺说服七叔离开南亚,让程远重掌程氏集团。程远见到伍月失而复得,真情流露地将她紧紧拥在怀中,这一幕被李克金看在眼中。程家设宴招待伍月和李克金,七叔不请自到送给伍月一盒贵重首饰。程远暗中请丽达留下伍月,达丽理智又不失嫉妒地告诉伍月,自己也渴望与程远有那样一段生死交情,她又指出伍月其实早就爱上了程远。

  • 暗香 第17集

    丽达的话,让伍月敏感地意识到程远肯定又在设计圈套。她急忙跑回去见李克金,李克金果然和她翻脸,两人争执中伍月跌倒昏迷,醒来发现又躺在程远别墅。程远坦承自己爱上了伍月,所以单独去见李克金,利用其弱点将之收买,现在李克金已经离开南亚。程远让伍月安心养伤,向外单方面公开了他和伍月的感情。伍月虽然爱着程远,但对异国他乡的生活毫无思想准备,对程氏家族更是心存忌讳,她假意应付程远,偷偷为自己订购机票。七叔也将坐同班飞机离开南亚去中国大陆养老,临行前被程远截下,将他引向程家祖祠。在祖宗牌位前,程远愤怒历数七叔罪行,逼问他是否谋杀兄长。七叔拒不承认,突然心梗发作,被紧急送进医院。

  • 暗香 第18集

    重病的七叔仍然惦记着死后进入程家祖祠,二姐向程远讲述了七叔的身世和他对程家的功劳,肯定地说他不会谋杀父亲。程远再度陷入迷惘。二姐以杀手与皮家关系推断,皮皮应该是真凶,程远仍旧不信。混乱过去,程远发现伍月竟然不辞而别,而且坐得就是七叔那一班飞机,震惊之余懊悔万分。失去伍月的程远萌生去意,他向丽达说出自己痛恨金蟾岛,痛恨这个充满冷血和罪恶的家族。二姐想阻止程远去中国,争执中皮皮越狱的消息传来。程远赶到现场,奋力救下跌落礁石的皮皮,大姐却失足坠海身亡,皮皮痛不欲生。大姐之死让程远冷静反思自己的责任,他安葬大姐,为皮皮争取出狱,这期间又目睹因家族生意没落,公司底层员工凄惨的生存状况,开始起承担家族赋予的使命。二姐欣喜之余,暗中扣下弟弟寄给伍月的信,竭力促成程远和丽达的联姻。程远在巡视下属公司时,发现隐姓埋名的外甥,皮皮依然神情冷漠,不知其想。为振兴家族企业,程远开启程氏继承人的信物――欧梅尼亚手机

  • 暗香 第19集

    程远整饬企业,致力程氏的上市计划,他想争取程氏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费先生的支持,费的态度却先扬后抑。丽达为了说服父亲,声称要与程远订婚,二姐得知兴奋异常,立刻向媒体通报消息。不料程远推迟上市计划的表决时间,丽达骗父亲说出的订婚日程临近,这让丽达骑虎难下。她向皮皮酒后吐露实情,皮皮为鼓励丽达向她求婚,被费先生气急败坏赶出别墅。丽达受皮皮影响,决意将错就错,用订婚仪式向程远表达爱的决心,她对二姐说即使程远不出席典礼,也心甘情愿。仪式当天,为上市闭关做方案的程远及时赶到现场,为丽达解围,他暗中给丽达看费先生出卖程氏集团的证据,丽达羞愧难当,宣布取消订婚仪式。程远事后对二姐说尽管费先生野心彰显,但丽达是个好女孩,如果没有伍月,他也许真的会选择和丽达在一起。

  • 暗香 第20集

    二姐听了程远的肺腑之言,内疚坦承曾经扣下程远情书。程远原谅了姐姐,并说早晚会去中国找伍月,因为他已经萌生了到中国大陆做生意的念头。皮皮在丽达别墅意外听到费先生和七叔的电话,强行闯入董事会上向程远示警,程远发现桀傲的皮皮开始帮助自己,非常高兴。上市计划在董事会顺利通过,费先生却将丽达带离金蟾岛,预言程远又要重蹈覆辙。程远震惊获知国务秘书马奎那公开表示政府不支持程氏的上市计划,程氏集团的改革顷刻之意化为泡影。直到此时程远终于明白,马奎那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他一直视程氏集团为黑金政治工具,所以操控了一系列的阴谋和命案。二姐带程远离岛,说要借助马的敌对政治势力还击马奎那,二姐的小女儿尤娜不幸在新一轮暗杀中丧生。七叔重出江湖,跃跃欲试要接掌程氏集团。程远和七叔针锋相对,表示决不向恶势力妥协。

  • 暗香 第21集

    关于程远的暗杀行动仍在继续,为弟弟的安全担惊受怕的二姐在绝望之际,指示程远去中国大陆找当年三个盟友之一的纪家求助。程远在追杀中孤独踏上了去往中国大陆的旅程。在北京,伍月家的小饭馆正上演着普通人的一幕幕喜怒哀乐。伍月在南亚的经历被当成传奇被人议论纷纷,父母担心女大不嫁,还想促成她和李克金的婚事。李克金为了重新找回伍月的爱,把程远赠予的重金全部捐出;当他发现伍月因为枪伤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天天为伍月担心。金蟾岛上的斗争渐渐白热化,皮皮意图帮助二姐,终被七叔所忌。李克金对伍月穷追不舍,酒后诉衷肠,可伍月曾经沧海,无论如何也不再动心。

  • 暗香 第22集

    在北京街头,程远终于找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孩,可她身边却站着一个醉酒的李克金。在送李克金回家的路上,程远误会他们重归于好,强忍嫉妒送上祝福,伍月也只好将错就错。程远为失去伍月黯然神伤之际,李克金的拳头让他彻底猛醒。程远为伍月感到内疚痛心,开始寻找国际名医。伍月忍不住来找程远,声称要做为东道主好好招待朋友。她开着面包车拉程远跑遍北京的大街小巷,程远也暂时忘记南亚的血腥残杀,找回普通人的快乐。与儒雅睿智的纪先生会面,又让程远感到心灵的豁达和宁静。纪先生告诉程远,能够帮助他的只有他自己,嘱咐他要珍惜身边的人和事。

  • 暗香 第23集

    程远被北京的大气祥和所吸引,他向伍月求婚,承诺会永远留在她身边。与此同时,马奎那派出的杀手也潜入北京。金蟾岛程家别墅,二姐设宴单独请来七叔;北京的伍月也在为程远准备生日寿面,跟踪而至的李克金发现杀手,三人与杀手的搏斗过程中,伍月旧伤发作,程远奋力保护,李克金却不幸遇害。金蟾岛上,二姐和七叔也正上演他们人生的最后一幕悲剧,二姐在弥留之际,笑着告诉七叔酒菜里下了毒,她要为女儿报仇,要让弟弟重归程氏,七叔不甘离世。程远在医院承受着伍月父母的哭诉和指责,他忏悔地守在伍月身边,痛恨自己给爱人带来的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 暗香 第24集

    程远告别昏迷中的伍月,准备踏上复仇之路。纪先生又向他告知南亚发生的惨剧,接踵而至的打击,让程远几近崩溃。纪先生看出他的想法,劝慰他只有复兴程氏企业,才是告慰死去亲人的最好方式。程远把伍月托付给纪先生,回到南亚。七叔葬礼举行的同时,皮皮率人抄了七叔的家。程远阴森宣告,程氏家族一个时代结束了,现在程家要服从他的铁腕。在马奎那面前,程远语带双关地表达对七叔遗物的关注。在二姐的灵堂上,程远和皮皮终于联起手来,誓言为程氏家族复仇。程远与费先生达成了暂时和解,皮皮代表程远和六大银行达成妥协,两人齐心协力对付马奎那。七叔留下的帐簿成为各方争夺的焦点,皮皮不忍丽达留在金蟾岛,试图说服她离开是非之地,丽达却说不忍看至亲至爱再互相伤害。程远告诫皮皮要放下对丽达的感情,自己却在思念着远在北京的伍月。伍月清醒后,出现了失忆症状。

  • 暗香 第25集

    程远指使皮皮利用费先生向马奎那传递假信息,丽达也在苦劝父亲不要再和程远斗下去,费先生不以为然。皮皮取得费先生的初步信任,向老费透露七叔帐簿在程远手上的消息,并把程氏和六大银行的协议副本交给他。皮皮向程远复命,发现程远将七叔的牌位放进祖祠,程远淡淡地说那是摆给活人看的,皮皮为程远的心机所震惊。丽达试图劝止皮皮,皮皮激动地说程家已经家破人亡,自己现在就是要帮舅舅守住程家,丽达非常难过。在北京的伍月从恶梦中醒来,似乎想起了什么,拿着七叔送给她的首饰盒中独自离家出走,马奎那派去的人也随后找上了伍家。程远得知消息,急着要去北京找伍月,这时南亚反贪局找到程远,要他举报马奎那。程远将计就计,说自己已经证据在手。伍月凭着仅存的一点记忆碎片,来到南亚寻找过去,竟然在街上与程远擦肩而过。皮皮不想程远在最关键时刻分神,隐瞒了伍月来南亚的事实,带人在酒店旅馆拼命寻找伍月的下落。四处寻找记忆的伍月终被费先生发现,随

  • 暗香 第26集

    马奎那为拿回帐簿,单独会见程远。谈话中,程远巧妙安排窃听器,引导着历数马的罪行。两人的谈话内容被皮皮一一录下。当程远以为胜券在握时,马奎那终于露出狰狞面目,说有人质伍月在手。程远震惊。程远让皮皮交出谈话录音去交换伍月。在交换现场,程远签下法律文件欲带伍月离开,遭遇追杀。在皮皮的帮助下,程远和伍月死里逃生,程远也发现伍月已经失去记忆,难过之余也为伍月庆幸,叮嘱身边人不要让她恢复记忆。反贪局官员找上门来,说马奎那开始要反诉程远。濒临绝境之际,七叔的哑巴仆人交出遗嘱录像,里面七叔遗言感激程远把自己的牌位安放在祖祠里,所以要告诉他帐簿下落。原来老谋深算的七叔竟然把帐簿藏在送给伍月的首饰盒中。被解救的伍月对所有人都极为恐惧,拒不说出盒子下落。程远制止皮皮用强,温柔安慰伍月。伍月突然心有所感,向程远说出了盒子的下落。

  • 暗香 第27集

    费氏集团的周年庆典,程远带着伍月盛装出席,向马奎那拔出最终的复仇之剑。伍月对对费先生和丽达的问候深感迷惑,她告诉皮皮,程远给她的感觉又陌生又熟悉。当马奎那得知程远已将帐簿交给反贪官员,哀哀求饶不成,回到家中自杀。经此一役,程远更加巩固了在程氏集团的地位。在二姐的墓地前,程远告诉皮皮下一个目标将是费先生。皮皮站在丽达和程远之间,开始感觉到恐惧。伍月一点点恢复着记忆,在邮轮上,伍月终于被程远感动,答应去国外治疗。在丽达的追问下,皮皮终于说出是费先生策划了对伍月的绑架。丽达拒绝父亲为她安排和外国政要联姻,却主动向皮皮求婚。程远开始激烈反对,直到皮皮说自己心里很清楚,丽达嫁给他是为了程远,即便如此,他也心甘情愿。程远无奈,只好告诉皮皮结婚可以,前提是必须离开程氏集团。

  • 暗香 第28集

    程远把要程氏下属几家公司资料让皮皮转交费先生,当费先生得知程远急于周转,要卖公司时,兴奋地表示会全部吃进。谈起婚事,皮皮说他鄙视费先生,也不会娶丽达。费先生放心,交待手下全力以赴吃进程氏下属的公司。董事会上,程远的决定遭到董事们的激烈反对,程远仍然态度强硬。程远鼓励皮皮把丽达娶到手,皮皮以为程远改变主意,兴奋异常地去找丽达。程远吊足费先生胃口后,和费先生签订了合同,同时让皮皮带着属于他的程氏股份辞职,说将来他们可能成为生意上的对手。皮皮为自己在程氏最困难之时,带着大批股份离开程远而内疚,程远对他和丽达表达了真诚的祝福。费先生对程远的举动不解,当他了解到程远急聚资金的原因是要开发吉满金矿,感觉更好的机会来了。他假意答应丽达的请求,以放弃对程氏产业的收购为条件,让准女婿皮皮为他窃取得有关吉满金矿的资料,皮皮违心潜入别墅,在程远的电脑里取得了资料。

  • 暗香 第29集

    因为皮皮取得的资料和商业间谍提供的资料一致,费先生稳操胜券地参与了对吉满金矿的竞拍,最终取得了金矿开采权。程远暗国联合六大银行打压费氏股票,费先生资金吃紧,决定把吉满金矿开采的新闻发布会提前。当程远得知新闻发布会与皮皮丽达婚礼在同一天举行时,决定放弃自己的精心布局,指示吉满村村民停止抗议活动。村民不听劝阻上街游行,抗议费氏对吉满金矿的开采破坏环境,费先生的开采计划落空,股票狂跌。在皮皮和丽达的婚礼,费先生当着众人的面痛骂程远,吞枪自尽。愤怒已极的皮皮痛殴程远,愤然离去。丽达为父亲送葬,昏倒在程远怀中。程远派出代表赴北京,感谢纪先生在关键时刻对程氏的支持,决定由纪氏集团负责程氏在中国大陆的投资计划。纪先生出示了程、纪、费三家在百年前订立的盟约。丽达一病不起,皮皮主动代表她开始为费氏集团的利益奔走,费先生的手下也找到纪先生,提出对费氏集团拥有控制权。这时丽达却突然找到皮皮,告诉他们之间的关系已

  • 暗香 第30集

    程远向皮皮宣称会照顾丽达一生,皮皮已经对程远完全丧失信心,认定这又是程远的阴谋诡计。他和费先生的手下联手,欲对抗程远解救丽达。皮皮假意再找程远,说要回到程氏集团,程远拒绝了他,皮皮向远举起手枪,丽达及时出现制止皮皮,说自己一直爱程远,让皮皮忘记她,皮皮痛苦离去。程费集团联合董事会宣布,由于丽达将财产托管,程远成为费氏集团的代理董事长。程远临时介绍从北京赶来的纪先生代表,众人震惊地发现,伍月面目一新地来到了会场上,丽达当场昏迷。程远安抚丽达后,怀着复杂的心情来见伍月,发现她仍然没有恢复记忆。皮皮找到伍月,谈话中试探出伍月已经记起了一切,他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程远,让他取消婚约去找伍月,程远动心。伍月回忆纪先生派她来南亚的目的,向纪先生请示是否回中国去。程远陪同伍月视察吉满金矿,皮皮设计让程远对伍月真情流露,目睹这一切的丽达却哭着让程远把她带走。皮皮继续劝说伍月去夺回自己的幸福,伍月理智地拒绝,

  • 暗香 第31集

    伍月向程远辞行,两人都在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情感。伍月临行前又接到程远的约会信,两人在布置浪漫的餐厅对坐,感伤不已。当程远发现这是一个圈套时,记者的照相机已经对准了他们。丽达拿着登着他们照片的杂志去找伍月,随着对话的深入,伍月开始发现丽达有异。程远发觉丽达失踪,愤怒地去找皮皮算帐,两人在程家祖祠找到了伍月和丽达。丽达正在厉声阻止伍月离开南亚,看到程远和皮皮冲入,又换上柔弱的表情,这一切变化让伍月惊悚不安。经请示纪先生,伍月决定留在金蟾岛继续观察,纪先生也感觉到南亚情势复杂,命令派人保护伍月。皮皮在伍月的房间安装了窃听器。他从程远和伍月的对话中,终于知道程远娶丽达的原因是因为丽达得了绝症,皮皮疯狂驱车去找丽达,此时的丽达正与香港的买家商议做空费氏股票。皮皮苦苦恳求丽达跟他离开金蟾岛,丽达却让皮皮听从自己的调遣。此刻的丽达,已经不能再回头。

  • 暗香 第32集

    费氏集团的香港股票出现异动,纪先生在调查中得知有人暗中操盘,他命令伍月提醒程远注意。程远却推说不想再麻烦纪先生。丽达请伍月做她的伴娘,程远却让伍月尽快离开金蟾岛屿,远离他们的婚礼。皮皮再度苦劝丽达放弃报复,丽达却命令他看紧伍月。程远要把将程氏资金注入股市,挽救费氏的危机,遭到众董事一致反对,但程远仍然要执意而为。伍月要求出席会议,说自己会代表纪先生帮助程氏,程远拒绝向纪先生求助。程远手下和伍月联手找到丽达欺骗程远的证据,伍月向纪先生汇报,纪先生派来的人也到了南亚。皮皮把从伍月房间窃听到的结果向丽达汇报,丽达得知程远已经义无反顾地掉入自己设下的陷井,心情复杂。婚礼在即,丽达约伍月见面,就在伍月快要说服丽达之际,费先生手下绑架了伍月,威胁丽达必须把这场戏演下去。程远来看丽达,费先生手下在她身后把枪口顶在伍月头上,让丽达有苦难言。

  • 暗香 第33集

    程远丝毫不知潜在的危险,他告诉丽达有关打垮程、费两个企业的阴谋已经破产,纪先生联合香港商界制止了费氏的股市危机。他坦诚地自己已经知道丽达在欺骗他,但还是愿意娶她为妻,来弥补程家对费家的亏欠。他还让丽达当心这场危机背后的阴谋。丽达感动之余,顾及伍月的安危,制止程远再说下去。她向气急败坏的费先生手下表示,和程远结婚是她一生最大的梦想,无论他们如何要挟她,她都要把这场婚礼进行下去。在化妆间,伍月打昏了丽达,在费先生手下的枪口威胁下,冒充丽达去完成这场充满危险的婚礼。丽达脱险的电话及时打到婚礼现场,展示签署好的文件,她会把费氏完事地交给程远。费先生手下阴谋破产要铤而走险之际,警察冲入婚礼现场,费先生手下仓皇逃离。程远和伍月赶到费家的海洋馆解救丽达。费先生手下却抱住丽达按下炸弹按钮……丽达陷入深度昏迷,程远和皮皮都守在她的身边。伍月忍泪告别程,离开南亚。数年后的程氏集团终于回归祖国,开始在大陆投资。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