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冲出绝境

冲出绝境

简介: 一个黑幕遮天的生死之地;一个将政府、公安、法院尽收麾下的黑帮集团。战绩显赫的刑警队长,竟被诬陷沦为阶下囚,身陷绝境苦苦求生,除拼死一战已无他路。  刑警队长方志诚在完成一项九死一生的追捕任务后,发现身为记者的妻子神秘失踪,于是,他踏上了危机四伏的寻妻行程。当他排除重重迷障,渐渐查清妻子失踪...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 冲出绝境 第1集

    一座座连绵的山脉,—片片绿葱葱的树林,大大小小数百座煤矿,曲平峦县五岭煤矿6号井的矿工们日复一日地进矿、下井、挖煤、出煤、再下井,再出煤……刘平、豁子、陆刚、郭大林、郭二林兄弟俩、白青、赵汉光、潘老六、以及贪吃的胡大荣和爱吹门琴的小歌星都是6号井的矿工。刘平的媳妇带着孩子刘思兵来到煤矿投奔刘平,并在煤矿的后山上租个农房居住。 与此同时,市公安局刑警方志诚因办案时不符规程,局党委给予他处分,—气之下向领导提交了辞职报告。方志诚因妻子肖潇只顾工作,夫妻俩很少沟通,感情愈来愈僵化,方志诚陷入了迷茫。而在报社内,社会新闻部主任章一凡和肖潇则是汉平日报社内公认的最佳搭档,并且章一凡对肖潇暗有情愫。肖潇将章—凡交给她整理的五岭煤矿设施安全及先进事迹等材料略微修改便成稿准备发排,但未进行实地采访就发稿,令她十分无余。 晚间,同在煤矿的老乡陆刚要托刘平的儿子捎些钱给他媳妇,刘平妻不慎将

  • 冲出绝境 第2集

    东窗事发,刑警队赵队赶到爆炸现场调查此案,并将陆刚定为第一犯罪嫌疑人。与此同时,肖潇、章一凡也接刽电话赶到现场进行采访,方志诚也来到现场准备按肖潇回家。在爆炸现场,突然一房梁向肖萧砸了下去,章一凡英雄救美被房梁所伤,送往医院进行治疗,而在肖潇对章一凡的极度关心下使在—旁的方志诚打翻了五味瓶。 肖潇生日,一束玫瑰花摆在了她的办公桌前,标签上标明晚上共进晚餐,想到方志城还记得自己的生日,使肖萧露出了笑容。另—方,方忠诚则在菜市场买菜、订蛋糕为肖潇准备着生日晚餐。晚上,当肖潇如约赶到餐厅时,发现送花的人居然是章一凡,无奈之下一同共进晚餐,随后章一凡将肖萧送回了家。 当方志诚在楼上看到两人在—起亲昵的样子,使得他一肚子怒气,与肖潇争吵了起来……

  • 冲出绝境 第3集

    次日,肖潇与方志诚依旧处于冷战状态,而章一凡也如约来到肖萧家楼下接肖潇去五岭煤矿进行深入采访。在五岭煤矿办公室主任尤子华的指引下,来到1号井进行采访,碰巧遇到刚从井下上来的李梓根。 肖潇一人四处拍摄照片,阴差阳错地来到6号并所在地,—边吃饭一边与他们聊天,并与6号井的部分矿工合影留念。刚下井的白青在井下砸伤了腿,使得肖潇侧面了解了矿工们真实生活的一部分,再一次促使她到井下看看,可还没到掌子面,就被矿工们发现,撵出了矿井……在接风酒席上,肖潇不顾自己常犯的胃病,为了新闻的真实性,给李梓根一个下马威,连喝了三杯酒表示敬意。 回到房问后,肖潇无意掩伤了胳膊,在章一凡温柔的目光和精心的包扎下,两人拥抱在了一起,而此时,正有另外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 冲出绝境 第4集

    凌晨时刻,6号井的矿工们依旧在井下进行作业,一刹那,井下塌方,将部分矿工埋在了井下。紧急时刻,李梓根与尤子华来到6号井了解情况,李梓根带着二林子、赵汉光、豁子等人下井营救,并将埋在坑道边缘处的白青救了上来。正当李梓根准备调动设备及人力时,尤子华将市领导即将来矿上安全检查及其救人的利害关系说明后,李梓根下定决心封并,并逐一发放死难矿工家属抚恤金。二林子见要封并,与矿上保安撕打了起来,并让保卫处处长蒋福荣带走了…… 李梓根回到家中与齐丽萍商议,要稳住肖潇与章一凡,不能让塌方一事声张出去。矿上,刘平媳妇来找刘平,得知井下塌方,刘平被埋在井下,顿时昏厥了过去…… 二林子趁机从蒋福荣的手中逃了出来,蒋福荣带领手下连夜追寻,眼看着二林子乘着火车从眼皮底下逃走……

  • 冲出绝境 第5集

    为了掩盖矿上塌方一事,齐丽萍利用种种原因对肖潇和章一凡下了逐客令……在住返城的途中,肖潇与章一凡一言不发,对章一凡的态度也是冷若冰霜。肖潇觉得事情有很多蹊跷,便以到亲戚家为由,准备再一次返回刽五岭煤矿进行暗中采访,并将相机里矿工们的照片拿到照相馆洗印…… 方志诚一人在家,见肖潇一夜未归,甚是着急。得知肖潇与章一凡两人前往五岭煤矿进行实地采访后,更是心急。 当李梓根得知,肖潇有6号并矿工们的照片时,情急之下将己离开的章一凡追了回来,并将矿上塌方一事向章一凡交代,但却隐瞒了所埋井下的人数。为了防止章一凡将塌方一事说出,按照军师尤子华交待,给了章一凡10万元封嘴钱。尤子华为防止肖潇暗中回到五岭煤矿,便下令严查每一辆过关卡的车,而此时,肖潇正带着已洗好的相片,搭着煤车回到了五岭煤矿……

  • 冲出绝境 第6集

    井下被困第一天 刘平、潘老六等被困在井下的矿工们并没有因塌方而砸死在井下,而是被困在一个废坑道中。 肖潇又再一次地来到五岭煤矿6号井,准备进行深入采访,正在工棚留守的豁子以“十?一”放假为由隐瞒井下塌方一事,可种种说法引起了肖潇的怀疑,可此时6号井的工长孙大保来到工棚…… 而正在家中等肖潇的方志诚突然接到市医院的电话,当他得知肖潇胃中有个恶性囊肿时,迫不及待地要去五岭煤矿寻找肖潇……已被抓获的6号井矿工陆刚向公安机关交待了杀人的事实以及炸药是从6号井矿工二林子处所得,刑警队赵队则委托方志诚暗中寻访二林子的下落。方志诚在火车站碰巧遇到蒋福荣带着手下追赶二林子,而方志诚则阴差阳错地将二林子制服交给蒋福荣,在火车车厢内蒋福荣与方志诚又再一次相遇,他向蒋福荣表明要到五岭煤矿找妻子肖潇,蒋福荣将此事报告给李梓根……李梓根担心事迹败露,并向蒋福荣表明可以随时处理掉二林子,

  • 冲出绝境 第7集

    井下被困第一天凌晨 被埋在井下的矿工依然在自救,并期盼着救援队的到来…… 从火车逃出来的二林子依然在被蒋福荣追赶,二林子跑到山上边缘处走投无路,此时蒋福荣也掏出枪打中了二林子的要害,二林子从山上掉了下去……而此时,在五岭煤矿的章一凡也被软禁在了齐丽萍的宾馆中,并有保安24小时监控…… 正从平峦县火车站出来的方志诚突然被一伙人拦住,并厮打起来,而曲保民则将他们一起带到了县公安局…… 而得知刘平已被埋在井下后,刘平的媳妇脑袋受了刺激,整天疯疯癫癫的,到处找刘平……李梓根听从尤子华的意见,将蒋福荣开枪打死二林子一事告诉了蒋福荣的父亲蒋县长,让蒋县长为他所用。 肖潇根据豁子所给的地址,来到二林子家,与正从酒平镇矿难事故处理中心刚领取抚恤金回来的二林子父母攀谈起来,得知矿上出了事故……而刚从公安局出来的方志诚却突然被人跟踪,刀向他砍了下来。 

  • 冲出绝境 第8集

    井下被困第三天 蒋县长找来和与陈英奇不和的杨平,拉近关系,暗中询问开枪杀人的犯罪指数,并指使杨平稳住方志诚。 肖潇向二林子父母借了二林子妹妹的衣服准备去酒平镇矿难事故处理中心一探究竟,在去酒平镇的火车上,看着与矿工的合影她思绪万千,奋笔疾书将所见所闻写成报道并连同照片一同邮寄回汉平日报社。 被困在井下的矿工依然在自救,潘老六突然发现他们一直在挖的坑道周围是岩石,顿时矿工们都绝望了。肖潇以二林子妹妹的身份来到酒瓶镇矿难事故处理中心,看到楼梯上下坐满了人,并与死难矿工一起向矿上理论,可却被尤子华认了出来……李梓根得知方志诚已来到平峦县,委托妻子齐丽萍去接近方志诚……

  • 冲出绝境 第9集

    齐丽萍依据李梓根所言,与方志诚设计了一次“巧遇”,并对方志诚存有了好感。齐丽萍命蒋福荣宴请方志诚,将方志诚安排在自己所经营的宾馆内住下,并找来6号井的矿工询问肖潇的情况,得知肖潇早已离开五岭,方志诚心里更是划了个大大的问号。 而此时,在火车站围住方志诚的黑胡茬也将肖潇带回到五岭煤矿,并关在密室里,李梓根来到密室准备贿赂肖潇,但遭到了肖潇犀利的讽刺。肖潇告诉他已将照片和新闻稿子邮寄回汉平日报社时,李梓根威逼章一凡从中截取肖潇的稿子。当章一凡从肖潇处得知有十几个人被埋在黑乎乎的矿井中的事实真相时,他崩溃了,肖潇的一席话激发了章一凡的良知,找到李梓根理论,李梓根并未因为自己的恶性感到羞耻,反而将章一凡说得一文不值,两人发起了冲突,章一凡则无言地陷入了良心的谴责……

  • 冲出绝境 第10集

    被困在井下的矿工们在经历了四天的精神折磨,每个人都奄奄一息,忽然潘老六想起坑道内另有一条通道,又再次激起大家活下去的勇气…… 方志诚在准备走出宾馆时,却被保安拦了下来,他感到事情有很多蹊跷。他看到五岭煤矿招工启示,想借此机会去6号井一探究竟。

  • 冲出绝境 第11集

    方志诚已经打听来到二林子家表明自己的身份后,又从二林子父母处得知肖潇确实曾到过二林子家中了解一些情况,并拿着二林子妹妹的衣服去酒瓶镇矿难事故处理中心探究事情真相。方志诚看到二林子的照片,与自己在火车上蒋福荣所抓的逃犯十分相似,而矿难时间与自己所遇到的二林子又是同一天,使方志诚万分震惊。 肖潇假装收下了李梓根给的封嘴钱,并听从李梓根的安排准备离开五岭煤矿,并与方志诚通了个短暂的电话,为制止方志诚陷入到五岭煤矿的陷阱中,肖潇隐瞒了自己真实的所在地。李梓根见肖潇已经收下了钱,便命尤子华将肖潇送上离开五岭的火车,肖潇此时长出了一口气,看着肖潇紧皱的眉头,事情绝对不会到此为止,见出了尤子华的视线,便下了火车……肖潇来到县委,将在五岭煤矿所看到以及了解到的情况反映给县领导,并将李梓根贿赂她的10万元钱交了出来,而接待肖潇的正是蒋福荣的父亲——蒋县长……当肖潇感到事情正在一步步明朗话时,李梓根

  • 冲出绝境 第12集

    井下被困的第六天 方志诚以上厕所方便为由,在坑道中四处摸索时,发现了被人刻意封存的塌方坑道。突然,被正在坑道处看守的黑胡茬撞了个正着……方志诚威逼黑胡茬,将事情弄了个水落石出,并得知当天县检查组的人要来五岭煤矿进行安全检查,他又再一次地潜回到齐丽萍的酒店中,齐丽萍担心方志诚被李梓根发现,便将方志诚稳妥在自己的经理室中…… 方志诚在齐丽萍办公室中发现了宾馆的房间分布图,并按照分布图的指示跳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意外地发现了被软禁在宾馆里的章一凡…… 被困在井下的矿工们来到根据潘老六所想到的一个风口时,发现仍旧是被岩石所堵,而一名矿工也没经得起生命的考验,永远地留在了井下。 齐丽萍见李梓根离开家后,悄悄地来到办公室与方志诚会面,并恳求方志诚不要将塌方一事说出去,方志诚表示找到肖潇后便离开五岭煤矿。齐丽萍又别有用心地将肖潇与章一凡在酒店中亲热的录象播放给方志诚

  • 冲出绝境 第13集

    经过一夜的辗转反侧,章一凡鼓起勇气与李梓根通了电话,并在保安的监视下,与肖潇进行了一次长谈,告诉肖潇方志诚已经来到五岭煤矿,以及方志诚现在的处境。 孙大保在井下发现了被方志诚捆着的黑胡茬,并将方志诚在五岭煤矿隐藏一事告知给了李梓根……豁子来到山下的洗头房找小桃红,看到矿上做饭的老陶正在搂着小桃红在喝酒,十分生气,便与老陶撕打起来。 被关在暗室的肖潇趁保安换人之时逃了出来,又再一次地被保安抓住。 李梓根回到家后,从小保姆处知道齐丽萍在早上他前脚刚走,她后脚就跟了出去。他用言语试探着齐丽萍,对齐丽萍有了怀疑,并暗中派人跟踪齐丽萍……齐丽萍见事情不妙,主动找到李梓根,告诉他方志诚找到她要请求她帮忙寻找肖潇。李梓根得到消息后,带着手下的人来到齐丽萍办公室找方志诚,而此时,方志诚已从天台上逃了出去……

  • 冲出绝境 第14集

    逃出酒店的方志诚给县公安局局长陈英奇打电话,可因身在山区信号不好,一直未联系上。而陈局长.程玉明正在探讨刚刚接手的案子,他们根据伤者手指缝隙的遗留物正是黑色的粉末,便决定前往五岭煤矿调查此事,而照片上受枪所伤的正是二林子…… 而未与陈英奇联系上的方志诚却打通了副局长杨平的电话,杨平便决定派人将方志诚接到县里并向蒋县长做了此汇报。李梓根派蒋福荣带着收下将方志诚抓起来,方志诚发现事情有所不妙,掉头就向山里跑去,而后面的追兵更是紧追不舍…… 在进入五岭煤矿的关卡处,蒋福荣正带着保安对每一辆进入五岭的车进行检查,陈局长与程玉明开车也来到关卡处,并在四处巡视时发现了躲在煤车上的方志诚……蒋福荣带着陈局长来到6号井工棚,让大家认一认照片上的人,而此时正在休息的白青看到二林子的照片后,否认了认识此人。表面五岭煤矿是天高云淡,而陈局长和程玉明在巡视了一番后,第六感告诉他们,五岭肯定有事

  • 冲出绝境 第15集

    井下被困第七天 而正被关在暗室里的肖潇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心里似乎平静了许多,回忆起与方志诚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想到这里,肖潇哭了,她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只是两个人缺少沟通和交流的机会。 被困在井下的矿工们依然在生死边缘挣扎,矿工们一个接一个死去。 蒋县长嘱咐蒋福荣尽快将枪转移,不要再为李梓根担着风险,而此时李梓根得到消息后,也将肇事的枪拿到手,以此来威胁蒋县长,一场争夺又近在眼前。而正在调查二林子中枪一案已经有些眉目,并对曲保民的可疑行径起了怀疑。 李梓根担心蒋福荣事情败露,便委派黑胡茬前往医院将二林子灭口,可正准备进入二林子所在的特护病房时,李梓根的电话打了进来……而准备来医院探望二林子的方志诚发现了黑胡茬,觉得事情有所蹊跷。而此时,曲保民也来到医院打听二林子的病情,并从医生处得知,二林子身体里的子弹为贯穿伤,并未留在身体里,案情的发展又会怎

  • 冲出绝境 第16集

    井下被困第九天 李梓根找到章一凡要其写一篇关于五岭煤矿的正面新闻以在市里调查组到来之前在报上发表,可章一凡出于良心发现表示不再替李梓根办事,最后迫于李梓根的威胁,表示他会想办法,代价是李梓根尽快派人去挖人,将埋在井下的矿工救上来并一同放了他和肖潇。 赵汉光,豁子以及刘思兵半夜在废矿里挖私煤,从中得到了实惠,可第二天准备再去挖煤的时候,突然被做饭的老陶发现了。市里检查组的人如期来到五岭煤矿,并着重调查6,7号等小井的安全设施,正当检查组与矿工们闲聊的时候,章一凡煞有介事地从井下上来,并与检查组一同对五岭煤矿进行走访,检查组一行决定次日回到市里向领导汇报,程玉明在饭桌上将事情的很多疑点向章一凡进行了炮轰,摧毁章一凡的心理防线。经过程玉明的针锋相对,调查组王组长决定次日将再对6号井进行缜密调查。 李梓根回到家中与齐丽萍商议调查组再对6号井的检查是对五岭煤矿重大的威胁

  • 冲出绝境 第17集

    被困井下第十天 李梓根亲自开车将齐丽萍送到了吴真的别墅,两个人默默无语,李梓根眼看着齐丽萍走进了别墅,灯关了……而此时,老天下起了大雨。 正被关在密室里的肖潇见保安睡着后,准备再一次逃跑时,被保安抓个正着,并昏迷了过去。而正在等接齐丽萍的李梓根,看到灯又再一次亮了起来时,迎了上来将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两个人又默默无语地回家了,可在两个人的心里却有了一个无形的障碍,检查组也如李梓根所愿离开了五岭。 肖潇昏迷后,经过初步诊断发现她怀孕了,李梓根则更加派人监视不准任何人接近。而被瞒在谷里的齐丽萍听到消息后,赶到时发现怀孕的女人居然是肖潇,当得知自己怀孕时,肖潇哭了并拜托齐丽萍帮助方志诚度过难关,而已对方志诚产生感情的齐丽萍又再一次伤感起来。 李梓根煞有介事地将肖潇怀孕一事转告了章一凡,章一凡更是心急地要去见肖潇,并规劝肖潇保重自己的身体。正当两人在交谈时,

  • 冲出绝境 第18集

    在县医院里,林医生来到特护病房对二林子进行检查时,准备偷偷地对治疗仪器做手脚时,被突如其来的方志诚碰个正着。正在办公室的李梓根与尤子华正在商议如何将五岭煤矿尽快脱手时,章一凡的电话响个不停,李梓根同意先让章一凡离开五岭回汉平,而肖潇则继续留在五岭。当章一凡正准备乘火车回市里时,在火车站与方志诚碰个正着……正在医院里治疗的二林子病情有所好转,睁开了眼睛,可未等说出一句话,又昏迷了过去。 正准备挖煤偷运出去的豁子在一个废旧坑道方便时,突然听到了敲墙的声音,而敲墙的声音和他们平时的暗号很相象,使得豁子很害怕也很疑惑,刘平.潘老六等人还活着? 李梓根以找到蒋福荣杀害二林子的枪来威胁蒋县长,逼蒋县长连夜召开全县会议撤下陈英奇局长一职,并让杨平接任公安局长。而刚刚得到消息的陈英奇立即给程玉明打电话,让其将二林子尽快转移,以防不测……

  • 冲出绝境 第19集

    刚刚得到消息的程玉明立即将二林子从医院的后门转移了出去,而此时杨平带着人也赶到医院,扑了个空。 正在井下挖煤的豁子心里是越来越疑惑,又再一次悄悄地来到听声音的旧坑道,隐约地听到坑道的另一侧有人在扒煤的声音,立即回到工棚将所听到的告诉赵汉光,而赵汉光则以为豁子骗他,但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方志诚带着市刑警队的肖国标赶到医院的特护病房时,发现病房内空无一人,心里顿时起了疑惑,并及时与刚接到停职通知的陈英奇通了电话,两个人说话前言不搭后语。 李梓根叫来肖潇,让她与方志诚通话并将肖潇已有身孕一事告诉了方志诚,方志诚听到此事,十分担心肖潇的身体,并由黑胡茬带着他去五岭煤矿与李梓根会面。黑胡茬将方志诚带到一个仓库内,李梓根要他说出二林子的下落,未得到结果后,当着肖潇得面,将方志诚一顿毒打,而正在对面山上的齐丽萍也看到了这一场景。李梓根得不到二林子的下落后,更是卑鄙到将

  • 冲出绝境 第20集

    李梓根叫来齐丽萍,让其将肖潇送到市里治病,在火车站候车时,肖潇突然感到一阵恶心,随即晕倒在候车室中,并让齐丽萍将肖潇送到了医院,在病房内和肖潇进行了一次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对话,就好像他们的背后没有被某件事情所牵连着。 经过一夜的折腾,赵汉光决定去豁子所说有鬼的坑道去看看,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现象,仍然与往常一样。豁子自从上次听到坑道有声响以后,心里惶惶不得安宁。肖潇回到家中,满脑子都是她在五岭煤矿与矿工们在一起以及方志诚为了救她,跪在李梓根面前恳求他放过肖潇的场景,肖潇又再一次地痛哭了起来。 刚接任公安一职的杨平仍旧没有找到二林子的下落,蒋县长随即将陈英奇找来询问此事,可陈英奇也表示不知二林子所踪,蒋县长无奈之下,只好转达给李梓根,李梓根决定派人跟踪陈英奇以求得二林子的下落……

  • 冲出绝境 第21集

    刚刚调离局长一职的陈英奇清闲了许多,在准备去探望二林子时突然感到后面有人跟踪他,他转了几个弯就将跟踪的人甩在了后面。陈英奇在局外面给程玉明打电话时,发现曲保民在一旁假装抽烟偷听,并暗中指示程玉明看护好二林子。 肖潇来到医院检查身体时,她义正言辞地对医生表示无论如何都要留下这个孩子…… 豁子自从在听到坑道内有声响以后,一直疑神疑鬼,连上个厕所都需要人陪,赵汉光再一次下井挖煤时,也听到了在隔壁废旧坑道中传出来的声音。 齐丽萍一是对李梓根失去了往日的情分并看到塌方一事很难在隐瞒下去,便向李梓根提出要出国。齐丽萍在准备离开五岭之前,再见一见方志诚,当她知道方志诚心里依然有肖潇时,心里仍很不是滋味,当齐丽萍告诉方志诚,除了李梓根她还爱过一个男人,而心急如焚的方志诚怎么又能体会到一个女人的心情呢?在听了齐丽萍的一翻感人的话后,方志诚冲动地将齐丽萍搂在了怀里,而此时也正有另

  • 冲出绝境 第22集

    在保安们交接班时,方志诚偷听到李梓根要将矿并连着大酒店一同卖出去,心中更是十分着急,以肚子疼为由将保安按倒在地,逃了出去。而此时,李梓根将齐丽萍叫到办公室并辱骂齐丽萍当着他的面勾引男人,也将齐丽萍关了起来。 而正在工棚内喝酒的豁子与赵汉光仍做着良心的挣扎,想起被埋在井下的兄弟们,两个人痛哭起来。 刚刚逃出来的方志诚给家里打电话,无人接听,打到肖潇所在医院时,得知肖潇病情很重,并痛下决心先保住大人,在刚刚做出决定后,身后又是一拨接着一拨的保安在抓他。在躲过保安们的追查,方志诚找到赵汉光并准备与他们一同下井救人…… 正在报社门口等候章一凡的蒋福荣看着章一凡从门里走了出来,一踩油门向章一凡冲了过去……

  • 冲出绝境 第23集

    方志诚与赵汉光等6号井的矿工们一同下井挖煤,豁子,白青,赵汉光以及方志诚借拉肚子为由在另一个坑道内聚齐,商议如何将被埋了人的废坑道挖通……当方志诚得知办公室内有救援地图时,便决定挺而走险去偷地图,却意外来到软禁齐丽萍的房间…… 蒋县长从蒋福荣处得知,杀害二林子的枪还在李梓根的手里,蒋县长担心事情败露,便命杨平尽快将陈英奇实行拘捕并让其交代二林子的下落。齐丽萍再一次地向李梓根提出不要钱离开五岭煤矿,而李梓根则表示“不可能”,又再一次将齐丽萍软禁在了酒店内。 正当李梓根准备与港商沈先生签定卖矿的合约时,章一凡一脸憔悴地出现在了现场,并拿出李梓根给他封嘴的50万元钱,现场一片混乱,而准备买矿的港商也在犹豫中……原来,蒋福荣并没有杀死章一凡。就在蒋福荣准备向章一凡冲过去的一刹那,他想明白了,便将要杀他一事告诉了章一凡,并让他尽快躲起来。 赵汉光拿着井下地图准备与方志诚

  • 冲出绝境 第24集

    此时,躲避治疗的二林子突然醒了过来,并向程玉明讲述了发生矿难时的情景以及李梓根隐瞒矿难一事的来龙去脉……程玉明及时向上级领导做了汇报并将二林子的证词交给市委办公室,而办公室吴真却从中截留了证词。市委书记责成市刑警队配合平峦县委彭书记全权调查此事,并委派市纪委同志对吴真,蒋县长进行取证调查。 李梓根终于良心发现,齐丽萍一边开车一边流着眼泪离开了五岭,在准备开出国界时,正在守侯的警察也出现在她的面前。肖潇此时也被推进了手术室。 黑幕正在被掀开……

  • 冲出绝境 第25集

    正当方志诚与赵汉光,豁子以及白青在井下找到被封的井口时,县委彭书记已经带着二林子以及公安干警来到五岭煤矿,并派救援队下井支援赵汉光,尽快将坑道挖通紧急救人…… 而此时,在李梓根办公室,尤子华却将五岭煤矿的法人代表更改为自己的名字,替李梓根担当罪名,并向李梓根讲述了自己身上有命案一事,让李梓根尽快离开五岭,尤子华拿出了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蒋县长正准备与蒋福荣离开五岭时,赵队却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救援队终于挖通了坑道,将埋在井下的矿工一一救了上来,哭声一片……从井下救援上来的方志诚来到李梓根办公室,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尤子华明白了一切。而准备开车潜逃的李梓根在经过五岭煤矿关卡时,武警官兵挡住了他的去路,方志诚也随后赶到,将李梓根抓住……随后,方志诚赶到医院看望正在住院治疗的肖潇,当方志诚听到肖潇手术成功时,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方志诚又再一次地回到了刑警大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