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 草根王 第1集

    袁世凯颁诏民国改洪宪,天津的吴翰林一向反对帝制提倡共和,他闻讯急火攻心,病倒在床。吴家大公子吴本正专程到南市找到摆周易摊的朱山,想让他去宽慰一下父亲。 朱山与成喜如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喜如家的茶叶铺着火,朱山闻讯立马冲进火海把喜如爹救了出来。等朱山再回到摊上,发现自己当成命根子的那本周易不见了。 朱山跑去找吴本正要书,站在翰林府门口,他触景生情,想起了当年自己进贝勒府的往事。朱山从小爹妈死得早,在茶馆当小伙计时碰到了贝勒爷。贝勒爷喜欢他的聪明伶俐,就把他带回府里当了小少爷。后来贝勒爷得罪了慈禧太后而自杀,贝勒府从此就变成了翰林府。 吴家老太太为了救吴翰林,叫看病的曲大夫去寻一个姑娘给儿子续弦。曲大夫跑到成家保媒,一贯爱财的喜如爹对这门亲事满口答应。喜如跑去找朱山商量,在胡九爷的帮助下,朱山收拾了一番去成家提亲。 南市的地头蛇袁五爷要占成家茶叶铺的地界修落子馆,朱山穿着一身大褂镇住了那帮地痞

  • 草根王 第2集

    朱山在路上碰见了小偷儿牛小丑,在他的帮助下知道了袁五爷的住处。因为朱山穿着体面的大褂,他顺利地走进了世界饭店。他碰见了袁五爷的六姨太,在她的引荐和帮助下,朱山劝说袁五爷放弃了占用成家茶叶铺的地。 吴本正在街上无意撞到了一位女学生秦丽,得知她是来天津考女师学堂之后,他主动帮忙张罗她上学的事。 地痞们离开茶叶铺后,喜如爹专门请朱山喝酒。虽然他知道朱山是特地来求亲的,但他不准朱山以后再来找喜如。喜如看不下去朱山被爹为难,以死相逼。喜如爹提出了最后的条件:朱山三天之内凑齐两千块钱翻修茶叶铺,否则就没戏。 朱山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借到钱。警察刘尚文和骗子瘸老段密谋一个主意,想找一个托儿,朱山进入了他们的视线。刘尚文假装无意碰到了朱山,说自己愿意帮助他和喜如,还给他指了一条路:跟着他晚上一起去查店就能生钱。朱山信以为真,两人一同回到警察局喝酒等待时机。

  • 草根王 第3集

    刘尚文让朱山假扮督察,两人来到东方饭店查店,碰到了从北京来天津闯码头的戏子鲁桂花。因为鲁桂花和喜如长得几乎一摸一样,给朱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正要离开时,刘尚文听到了异样的声音,发现了瘸老段私贩香烟的窝点。店内住的多是西北老客,正为香烟缺货而着急,他们劝说朱山和刘尚文手下留情。于是,朱山以督察的身份责令瘸老段把香烟卖给了西北老客。瘸老段给了朱山好处费. 住在东方饭店的秦丽从楼上跌跌撞撞跑下来,下身流着血。朱山和刘尚文跑到她的房间,发现了一条男人的领带分.享者电.视。刘尚文不准朱山继续查下去,他找了个借口安抚众人,要带朱山离开是非之地。没想到秦丽撞向了大厅的柱子,当场气绝身亡。身为记者的吴亦真拍下了这一幕。 吴亦真回到家中,专门找哥哥说了这起命案,想让他到参政会提案整顿社会治安。吴本正闻言心中大惊,因为正是他强奸了秦丽,但他没料到会出命案。于是,他想法设法阻止妹妹让这条新闻见报,让吴亦真十分

  • 草根王 第4集

    吴家派人到成家送聘礼,喜如当着众人的面表示自己不嫁。得到牛小丑的通知后,朱山也赶到了成家,他信誓旦旦地告诉喜如爹,两天后一定凑够钱娶喜如。 吴本正故意找到朱山奚落他,但朱山毫不示弱。吴本正开出五万的价钱让他离开天津,不再干涉喜如的婚事,朱山一口拒绝了。 朱山又借了胡九爷的大褂穿上,他打算再到世界饭店去找袁五爷借高利贷。路上他碰到了牛小丑,这才知道刘尚文和瘸老段用捂坏了的烟坑了西北老客的钱 瘸老段和刘尚文在茶楼分赃,两人还起了争执,最后刘尚文妥协了。当他发现东方饭店命案见报了,琢磨起了让自己脱身的法子 喜如在街上找到了朱山,问他和饭店的命案到底有没有关系。朱山安慰了喜如之后,就急匆匆地跑去找刘尚文。他指责刘尚文缺德,但刘尚文不以为然。正巧鲁桂花经过,邀请他们俩晚上去看戏,还说能提供命案的线索。两人决定去捧鲁桂花的场。 吴本正利用权势要求警察局长关宝玉彻查东方饭店命案,还点名要查朱山。关宝玉立

  • 草根王 第5集

    鲁桂花的场子被袁五爷的人砸了,在场看戏的朱山安慰她将来一定会唱红,而且声明自己其实不是督察。鲁桂花到后台缝补朱山被撕破的大褂,得知他是要去找袁五爷借钱,央求他带自己一起去。她向朱山诉说了唱戏的苦衷,只有拜了袁五爷才有能唱红。朱山答应了她。 吴亦真针对命案写了一篇犀利的稿子,谁知道吴本正专门找到了报社要求社长不准发表新闻。这让吴亦真气愤不已。 鲁桂花深知场面上的套数,几句话把袁五捧得十分舒坦。于是袁五支开朱山,让鲁桂花留下来陪自己。朱山执意说出了吴家逼婚,自己是专门来借钱的事。袁五十分不耐烦,赏了朱山两千块钱,让他以后再也不要来找自己了。谁知道,吴本正也来找袁五,他马上改了主意。 袁五对吴本正十分客气。当着吴本正的面,袁五吩咐手下把朱山赶出去。鲁桂花见朱山挨打,挣脱了袁五,跑出去就他。 吴本正让袁五出面帮忙,让朱山背黑锅进监狱,袁五一口答应,而且绝不留下任何漏洞。 鲁桂花带朱山回了东方饭店,

  • 草根王 第6集

    听了朱山和喜如的故事后,鲁桂花拿出了积攒下来的两千块钱,坚持让朱山收下,叮嘱他一定不能让喜如嫁给吴翰林。 ,朱山在回家的路上被瘸老段安排的人扒了大褂,藏在大褂里的两千块钱也被抢了。瘸老段拿着大褂向刘尚文邀功,因为这件大褂是让朱山进监狱的证据。谁想到一打开包袱,却发现大褂被人掉包了。关局长火冒三丈,把刘尚文关了禁闭。 喜如布置好了新房等朱山回来,她今晚就要和他成亲。第二天,喜如爹找上门来,他气急败坏地砸了红烛,还要揍朱山。喜如声称自己要去找吴家的人说明情况,她已经是朱山的人了。 胡九爷听说大褂被人扒了去,他断定朱山遇上了很大的麻烦,当年自己就是因为这件大褂蹲了三年的监狱。 喜如爹苦口婆心地劝说喜如嫁到吴家就能过上好日子,但喜如坚持非朱山不嫁。为了在吴翰林五十大寿那天迎娶喜如分.享者电.视,吴家派人到成家翻修茶叶铺,两天就要完工。 吴本正在街上遇到喜如,挑明了她只有痛痛快快地嫁进翰林府,所有人

  • 草根王 第7集

    吴亦真把大褂还给朱山,还告诉他现在已经成了东方饭店命案最大的嫌疑人。得知朱山假扮督察是为了凑钱娶喜如,吴亦真不禁愣住了。听到朱山说也许是吴本正在背后陷害自己,吴亦真建议他带着喜如离开天津,暂时避一避。朱山见她真心帮助自己,猜出了她是吴家大小姐的身份。 关局长提前解了刘尚文的禁闭,让他找其他证据。大褂没了,刘尚文打起了鲁桂花的主意。只要从她嘴里弄出一份对朱山不利的口供,也能把朱山送进大牢。于是,刘尚文到剧院威逼鲁桂花,强迫她在假口供上按下了手印。 胡九爷在戏院亲眼见到了刘尚文逼供,他急忙跑回来督促朱山出逃。喜如给朱山打点行装,让他马上出去避风头。喜如答应和他在望海楼的教堂门口碰头,两个人一起走。牛小丑赶来通风报信,警察局已经开始在调动人马来抓朱山了,他和朱山一起跑了出去。 警察赶到后找不到朱山,关局长下令封锁车站码头,全城搜捕朱山。 牛小丑告诉朱山,警察局的贺聪知道他是被冤枉的,就让人把大褂

  • 草根王 第8集

    瘸老段没想到关局长和刘尚文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他嚷嚷着要抖出朱山受冤枉的真相,关局长一气之下让他坐了老虎凳。刘尚文奉命审问朱山,结果朱山引导他说出了实话:凶手不是穿大褂的而是戴领带的。关局长气急败坏地骂刘尚文没用,给朱山动了大刑。 归根结底,朱山是为了自己才会被人陷害抓进了警察局,喜如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朱山被抓后,吴亦真决意要揭开命案背后的阴谋。但是,朱山被抓后第二天天津的所有报纸只会刊登同一篇新闻,“东方饭店冤死一案告破,凶犯朱山昨晚被擒拿归案”。吴亦真说不动社长,她找到哥哥替朱山主持公道,吴本正无动于衷。 胡九爷告诉喜如,朱山是被黑白两道同时陷害的,一切都是吴本正在背后指使。要救朱山的话得去求吴本正. 喜如找到吴本正求他放朱山一马。吴本正提出了条件,只要她肯嫁到吴家来,他答应去为朱山疏通关系,免了他的死罪。 为了挽救朱山,喜如答应了嫁给吴翰林。她嫁进吴家的那天下起了一场大雪,吴

  • 草根王 第9集

    吴翰林不愿意拖累喜如,几次三番让她回家去。吴老太太劝说他接受喜如,一掀开盖头吴翰林顿时眼前一亮。 朱山被判了六年,关进了监狱。因为他不服软,他一进监狱就被狠狠折磨了一顿。喜如从吴本正嘴里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她忍不住骂了吴本正是阴险小人。 和朱山同牢房的是霍一手,典狱长腾如贵对他是毕恭毕敬。他为朱山疗了伤,听朱山说自己和喜如的故事,他还劝说朱山既来之则安之。 袁世凯退位之后,吴翰林的病很快就好了起来,喜如规规矩矩地在吴家生活。日子一天天流逝,喜如发现自己怀上了朱山的孩子,只有佣人石三娘知道此事。 听到报馆的同事说朱山是因为没有靠山才造成现在这个地步,吴亦真打算试一试帮助他。她找到玉格格求了一幅祝枝山的字,送到专好这一口的警察厅严厅长面前分.享者电.视,让他把朱山放出来。严厅长听到这个要求之后,很为难地拒绝了吴亦真。严厅长吩咐监狱要好好对待朱山,但不能迈出监狱一步。 腾如贵接到严厅长的指示后,吓

  • 草根王 第10集

    到了晚上朱山睡不着,就想起了贝勒爷教自己学周易的情景,还想起了贝勒爷的自杀。霍一手轻而易举地从腾如贵的保险箱里拿出了没收的周易,让朱山吃惊不已。渐渐地,他知道霍一手是高买行的前辈,而霍一手对他读周易总是很感兴趣。 喜如编了个做旗袍的借口,由石三娘带着找大夫堕胎,但是最终她决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喜如顺道去报馆吴亦真,成功劝说了她回家团聚。 朱山让腾如贵摆了酒菜,请他和霍一手一起喝酒。腾如贵再三强调,伺候他可以,但绝对不能越狱。喝到酣畅时,腾如贵亮出了珍藏的戏服,还装模作样地唱起戏来。因为他最近迷上了一个唱红的角儿,就是鲁桂花。 虽然鲁桂花在天津立住了脚,但她心里对朱山始终很亏欠。她跟胡九爷说,自己愿意嫁给朱山,要还他一个公道。 朱山一门心思要逃出监狱去见喜如,霍一手分析了要跑出监狱的重重关卡,劝他不要有这个非分之想。朱山不信这个邪,而且还不知道喜如在外面到底怎样了。朱山决定再让腾如贵请喝酒,然

  • 草根王 第11集

    吴翰林大病痊愈后,准备和喜如圆房。喜如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吴翰林,恳求他留下孩子。吴翰林深感奇耻大辱,虽然他没有撵走喜如,但喜如选择了连夜离开吴家。 喜如爹不知道喜如为什么跑回家,他连说代骂让女儿赶紧回吴家。喜如只好到朱山住的屋子去住几天。 腾如贵陪朱山和霍一手喝酒,他又自娱自乐地唱起了戏。朱山盘算着逃跑,再三地劝他喝酒,霍一手都看在眼里。等到腾如贵酩酊大醉之后,朱山偷偷拿了钥匙。霍一手假装睡着不再阻止他,朱山穿上腾如贵的衣服逃出了监狱。 鲁桂花唱红之后结识了天津的达官贵人,不再把刘尚文放在眼里。但刘尚文始终对她纠缠不休,让鲁桂花十分厌烦。 喜如离开吴家的事让吴老太太知道后,她把吴翰林大骂了一通,还说如果儿子不肯的话自己就去接喜如回来。吴亦真上门找喜如让她回吴家,还说自己会帮助她在吴家不会受委屈。但喜如执意留下等朱山回来。 朱山越狱之后跑回了自己的住处,刚好看到了在门口分别的吴亦

  • 草根王 第12集

    刘尚文反应过来是吴亦真在救朱山而非劫持后,立即追了过去,但还是没有追上,让他懊恼不已。 警察上门搜查朱山,喜如这才知道他跑出了监狱,心里十分担忧。这时,吴翰林来接她回家,保证和她只做名义上的夫妻,而且认可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朱山沿着海河一直跑,跑到岸边发现腾如贵带了警察在等着他。朱山被抓回监狱后用了大刑,不过一想到自己见到了喜如好好的,他就毫无怨言。 吴本正知道因为妹妹的说情让朱山在牢里过得很舒服,就不准严厅长再给朱山这个特权。他还跑到监狱去看受刑后的朱山,警告朱山要识相。但朱山说自己拿着他犯罪的证据——领带,让吴本正心里一紧。 朱山被打得遍体鳞伤送回了牢房,腾如贵告诉霍一手,是袁五爷和吴本正两人联手陷害了朱山。霍一手劝朱山别再想逃跑了,但他无怨无悔。 喜如生下了一个男孩,吴老太太高兴万分,吴翰林心知肚明但不揭穿。孩子出生之后整天整夜地哭,吴翰林想到了一个偏方给孩子医病。他给喜如的儿子取名

  • 草根王 第13集

    朱山想拜霍一手为师,因为他还要越狱去找喜如,霍一手不收他为徒。 喜如求吴亦真帮忙,她想到监狱里探望朱山。吴亦真找到严厅长帮忙,没想到他却说没有吴本正发话,他不敢擅自做主。吴亦真搬出老太太救驾,他才答应探监,还叮嘱她绝对不能让吴本正知道。 腾如贵接到严厅长电话后,连忙伺候朱山沐浴更衣。腾如贵很纳闷上头对待朱山的态度时好时坏。朱山听说有人来探望自己不禁喜出望外,一定是喜如来看他了。 得知喜如已经成了翰林太太后,朱山如雷轰顶。他不听喜如的任何解释分.享者电.视,逃回了牢房。霍一手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明白这个打击对他太大了。 喜如把自己攒下来的财物交给吴亦真,让她拿去打点关系把朱山保释出来。吴亦真听喜如说她和朱山缘分已尽,就高兴地答应了她的请求,还说等朱山出狱后自己要嫁给他。 吴亦真再次登门求玉格格,她要拿字画去找严厅长放人。玉格格一口答应,而且愿意出面帮忙。果然,严厅长不敢放人。吴亦真怀着一股怒

  • 草根王 第14集

    吴亦真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会和朱山过不去,她坚持让哥哥放了朱山。吴本正声称为了保护翰林府绝对不放朱山出狱,而且放狠话让吴亦真不要逼他,否则朱山性命难保。吴亦真说自己爱上了朱山,吴本正让她别做梦了,他绝不会让朱山踏进翰林府半步。 严厅长的生日宴会上,玉格格以老佛爷亲笔写的“寿”字为礼,让他把朱山放出来。严厅长左右为难,始终看吴本正的眼色说话。吴本正没想到妹妹会把玉格格搬出来,只好把朱山放了。众人喝酒跳舞的时候,关局长发现“寿”字被人偷走了。原来是高买行的人拿了去送给霍一手当生日礼物了。 吴亦真到监狱为朱山办理保释手续,但是朱山却执意不肯出狱。大牢外面他已经没有牵挂了,他宁愿待在大牢里。吴亦真追上朱山,撕碎了保释单,眼泪夺眶而出。喜如得知朱山不肯出狱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心里愈发愧疚。 朱山拜了霍一手为师,这一回,霍一手收下了他这个关门弟子。朱山开始接受霍一手的训练,日后他要做一个行侠仗义、有良心的贼

  • 草根王 第15集

    吴翰林和喜如听完戏回家,吴老太太已经归天了。 腾如贵在朱山和霍一手面前哭诉,鲁桂花的嗓子是被折磨坏了的。朱山听说后心里很难受,冲腾如贵发了火。霍一手要求他做到处乱不惊、临危不惧和遇事三思才能成为他的徒弟。 朱山和霍一手同时出狱,他随师傅到了剧院,意外发现给别人洗戏服的鲁桂花。朱山让剧院的孙经理不要赶走鲁桂花,否则自己不会帮他的忙。孙经理的兄弟被人偷了上万元的银票,朱山问明了一下情况,答应帮他追回银票。 霍一手让另一个徒弟龙灿帮助朱山,叮嘱朱山一定要把这档子活儿干好。 妈祖娘娘宫的皇会上,人头攒动,非常热闹。朱山在人群中发现了喜如带着九哥,他默默地跟在身后。他揪出了偷银票的人,仔细一瞧原来是牛小丑,两人相认。刘尚文发现了朱山的踪影,一路尾随,被朱山来了个下马威。 牛小丑见到朱山高兴得流了眼泪,朱山让他以后跟着自己,不准再去偷东西。孙经理带着兄弟来拿银票,朱山再次叮嘱他要好好照看鲁桂花。刘尚文

  • 草根王 第16集

    在茶馆里,瘸老范告诉刘尚文,当年被撕票的母女原来是霍一手的妻女,而霍一手当年为了躲避袁五爷的杀害,买通严厅长,故意在监狱里躲了八年。如今霍一手出狱,必然带着朱山找袁五爷报仇。瘸老范劝刘尚文与自己联手,先交好朱山,待袁五爷被霍一手除掉后,两人一起霸占南市。 龙灿打探到袁五爷晚上和六姨太去听戏,霍一手及群徒决定前去报仇。龙灿带人与半路伏击不成,反被赶来的保镖打伤。袁五爷脱险回到家中,赶紧烧香拜佛。此时,牛小丑扮作服务生,用下有迷(药)的糕点迷倒了袁宅里的保镖,朱山等人将袁五爷团团围住,细数其罪恶。袁五爷苦苦哀求朱山高抬贵手放他一命,朱山执意不肯,欲将其勒死。这时霍一手赶到,六姨太也跑出来跪下哭求分.享者电.视,霍一手看在佛祖的面上终于没对袁五爷下杀手,携众徒离去。不想,袁五爷为了压惊,吃了个栗子,却噎死了。 得知袁老五已死,霍一手决定去五台山还愿。他告诉朱山,想在高买行扎根,心一定要

  • 草根王 第17集

    瘸老范在南市欺负商家立威,正被路过的牛小丑遇见。小丑趁瘸老范不备,偷走了他刚抢来的鞋,让他在众人面前大大的丢了一次脸。 这时候,朱山到九爷家来看望,九爷用市上的传言试探朱山,使得朱山表明心迹:虽然自己经历了很多事,但是并未忘本。随后九爷带着朱山去看鲁桂花,正好被牛小丑撞见。朱山一直感激鲁桂花当年危难时借给他两千块钱,这时便要还给她,并且原谅了桂花以前对自己做的伪证。桂花心里有愧,不肯收下钱,而一旁的小丑却心中不满,冷语相加,结果和朱山发生争吵,最后不欢而散。 刘尚文买了酒肉来找鲁桂花偷情,两人谈起往事,刘尚文劝桂花死了当角儿的心,并恶狠狠的贬低了朱山,惹得桂花一阵恼怒。刘尚文又一再表达自己对她的心意,而桂花对此却十分不屑。 霍一手决定去五台山还愿,是借上海飞口的曾毛拜帖之际,要通过比试在朱山和龙灿中选出继承人,两人同意。龙灿投机取巧,被霍一手识破,结果龙灿输了一阵。 此时吴本正将玛利亚带回

  • 草根王 第18集

    曾毛来与牛小丑乔装尾随喜如母子,伺机寻找下手的机会,朱山私下询问牛小丑是否知道曾毛来的计划,但牛小丑毫不知情。 , 朱山巧遇喜如母子,喜如责问朱山为什么拒绝保释,朱山反问喜如为什么他前脚入狱,喜如后脚便嫁入翰林府,一言不合朱山转身离去,喜如看着朱山远去的背影,泪流满面。 曾毛来和牛小丑乔装进入戏院,埋伏在吴翰林一家身边。曾毛来买通戏院伙计在开戏时拉闸断电,戏院大乱,曾毛来趁乱偷走了九歌的“云龙”玉佩,想混入慌乱的人群中遇逃走。此时,朱山及时赶到,叮嘱吴亦珍照顾九歌,以防贼人下手,随后转身追赶曾、毛二人。朱山成功从曾毛来身上取回了玉佩,并示意曾、毛二人赶快脱身。 谁知警察赶到现场,驱回逃散的人群。吴翰林发现儿子的玉佩丢失,示意警察搜捕,刘尚文欲将整个戏院的人带回警局审讯,情急之下,朱山当众承认自己偷了“云龙”玉佩,刘尚文便把朱山押回警局。审讯室里,刘尚文对朱山严刑拷打、冷嘲热讽,朱

  • 草根王 第19集

    吴本正因贩卖大烟土被抓,喜如和吴亦真到督军府想以沧州两百亩良田为条件让李督军放人,不料吴亦真正巧发现李督军也吸上了大烟并以此要挟,李督军只好放人。米思平得知吴亦真喜欢朱山,来找朱山决斗并将此事告知吴翰林,吴翰林反对吴亦真和朱山扯上关系,吴亦真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喜如来找朱山,正巧看到朱山在帮鲁桂花洗衣服。

  • 草根王 第20集

    吴亦真搬到朱山家,洗衣做饭并说要跟朱山私奔。朱山无奈,只得请来米思平和喜如接吴亦真回家。朱山决定迎娶鲁桂花并请九爷选个吉利日子。牛小丑得知朱山娶亲,心里难过,一人喝着闷酒并对朱山大发雷霆。喜如在窗外看着朱山迎亲的队伍,心里五味杂陈。

  • 草根王 第21集

    米家来提亲,喜如劝吴亦真嫁给米思平。米思平把民声报馆股份都买了下来并把报馆当成聘礼送给吴亦真,吴亦真拒绝收下报馆,却答应了米思平的求婚。朱山带鲁桂花回到她从前唱戏的戏院,鲁桂花大出风头,她十分感激朱山。

  • 草根王 第22集

    朱山给牛小丑买了新衣服并带她来到茶叶铺,他想促成牛小丑和茶叶铺大少爷的婚事。牛小丑知道后,回到茶叶铺大闹一番。鲁桂花到药铺询问秘方,巧遇刘尚文,刘尚文拿以前的事要挟鲁桂花。米思平邀请众人欣赏稀世珍宝夜明珠,为表示对吴亦真的信任,他将存放夜明珠的保险箱钥匙分.享者电.视交由吴亦真保管。谁知,当夜夜明珠失窃。为查明真相,吴亦真和米思平请来朱山。

  • 草根王 第23集

    朱山根据吴亦真在夜明珠拍卖预展上所照的照片找出了盗窃夜明珠的人。瘸老段和刘尚文猜出夜明珠最后会落到朱山手里,他们密谋通过鲁桂花得到夜明珠。在朱山的努力下,米家的夜明珠失而复得。在吴亦真的坚持下,米家接下了拍卖国宝绿天鸡壶的生意。

  • 草根王 第24集

    吴亦真找到朱山,请他帮忙把绿天鸡壶买走,以免宝物落在外国人手里。但吴亦真要求此事不能牵连到米家,朱山欣然应允。吴翰林为避免国宝流失,发誓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拍得绿天鸡壶。喜如劝吴亦真平时多抽点时间回家看望吴翰林,吴亦真十分感动。朱山看到鲁桂花和刘尚文前后脚走出回春堂,但并未当面拆穿鲁桂花。日本人出高价拍得绿天鸡壶,却被朱山盗走。

  • 草根王 第25集

    朱山把绿天鸡壶送到翰林府,吴翰林仔细鉴定后发现宝物是假的。朱山明白是鲁桂花调换了宝物,急忙追上鲁桂花夺回了宝物,并与她决裂。吴翰林决定亲自将宝物护送回泰山,喜如拉着九哥挥泪与之送别。鲁桂花受了刺激,从楼上跳下,自杀身亡。刘尚文向李督军告密,说朱山盗走了绿天鸡壶,李督军命人追捕朱山。

  • 草根王 第26集

    吴本正从东洋回来,找瘸老段兴师问罪。朱山为安顿好牛小丑,催促牛小丑和李二憨成亲,牛小丑只得答应。牛小丑成亲后,放心不下朱山,便与朱山一起回到天津卫。朱山在天津卫开了个相士馆,刘尚文得知后,又动起了歪脑筋。

  • 草根王 第27集

    刘尚文跑到朱山的相士馆找茬,朱山决定为鲁桂花报仇,除掉刘尚文。朱山打通刘尚文的警卫,将刘尚文引到鲁桂花跳楼的戏院楼顶,刘尚文被逼跳楼。吴本正靠着日本人的支持,在天津卫作威作福。他告诉喜如,朱山回来了,喜如心中又起波澜。

  • 草根王 第28集

    川岛芳子派吴本正追查朱山盗走绿天鸡壶的事情,吴本正应下。喜如向吴亦真打听朱山的近况,吴亦真告诉喜如,朱山只是用相士作为幌子,实则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吴亦真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分.享者电.视,决定和米思平离婚。吴亦真告诉朱山,吴翰林已经在泰山出家了,她鼓励朱山去找喜如。

  • 草根王 第29集

    慈禧太后陵寝被挖,破了风水,溥仪请来朱山询问解决办法,朱山赠与溥仪一个“寿”字,玉格明白朱山所指是当年慈禧太后所提的字画。溥仪高价悬赏,希望找到字画。川岛芳子和瘸老段均想得到字画以博得溥仪的信任。朱山实则是想设计报复瘸老段。

  • 草根王 第30集

    朱山要抓走吴本正报仇,喜如不得以告诉朱山实情,朱山知道小九哥是自己的骨肉,顿时惊呆。吴本正绑走小九哥,以此要挟朱山交出绿天鸡壶。朱山救出小九哥,他与喜如终于团圆。而牛小丑也与李二憨过上了安稳日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