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狼烟

狼烟

简介: 作为《DA师》的姊妹篇。 一场虚拟的战争让中国东南部核工业城市宁海军民警醒:21世纪中叶的一个夏天黄昏,这座古老城市,突然遭到强敌海、陆、空多路袭击,历史上曾经两次沦陷的宁海,再次面对生死存亡。大战在即,宁海驻军DA师和预备役部队试图通过军民一体,打防结合,保卫宁海,但因平时对信息化条件下...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36-40集

  • 狼烟 第1集

    1929年中国工家红军第六军遭国民党和地方热处理动武装联合围剿,情况危急。军长将机密文件交于柳霜儿手中并拼尽最后力量保护柳霜儿突围。柳霜儿被一路追杀,半路遇到了猎户的女儿贞妹子。贞妹子也同样被黑狗子追捕和柳霜儿合作一起和黑狗子打了起来。柳霜儿见保安团人多不想恋战但贞妹子性格刚烈直到自己受伤才被柳霜儿拉走。行至半路贞妹子的枪伤严重,还好柳霜儿随身带着治疗枪伤的药品。柳霜儿一路扶着贞妹子一起跑。

  • 狼烟 第2集

    虽然黑鬼子同意了放行但还是有所怀疑提出到堡上讨杯喜酒,覃少武同意了。柳霜儿落崖受了不轻的伤在轿子滴落了血,还好被覃少武的手下栓子及时发现边走边抹去血迹。路上覃少武和宋岩商量着如何让柳霜儿下轿,覃少开想到了一个法子把一张纸条塞到了养的狗赛虎身上。贞妹子被抓起来后保安团团长公开审理贞妹子要公开处决,恰巧被下山找压寨夫人的黑风洞土匪头子遮半天遇到。

  • 狼烟 第3集

    夜里遮半天带着黑风洞的兄弟研究起来怎么救,遮半天让老五去镇子山弄点动静吸引保安团过去再动手。宋岩正带着栓子做准备制造土匪来犯的假象,这样才能避过大家闹洞房。覃少武在敬酒时覃彪因为玉环被覃少武娶走发了火,更是质问覃少武老爷咽了气他还要什么。覃少武告诉覃彪自己要的是磐石堡的金交椅但还是没他的份,因为他覃彪是遮出,说完后覃少武一拳打在覃彪脸上,狠狠的将覃彪打趴下。

  • 狼烟 第4集

    遮半天要强行占有贞妹子,贞妹子挣脱后自己脱下了上衣,遮半天看着贞妹子身上的伤痕愣了。贞妹子问遮半天这样的身子还有兴趣吗?遮半天想到了自己也受过这样的罪默默退出了贞妹子的房间。覃少武,宋岩和柳霜儿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覃少武告诉柳霜儿等她好了一定会送她离开。宋岩离开后覃少武和柳霜儿在屋里说着话。柳霜儿问覃少武磐石堡自卫队有多少人。覃少武告诉柳霜儿有500人并且磐石堡有钱武器精良。覃少武的小妈让下人去听听新房并且派了二狗子去花溪寨看看玉环家是怎么嫁女儿的。

  • 狼烟 第5集

    五姨太去找了覃彪把覃少武娶的不是玉环的事告诉了覃彪。五姨太要覃彪和自己联手扳倒覃少武。遮半天按照老五计划要灌醉贞妹子,贞妹子明知道要灌自己却毫不在意陪着遮半天喝酒。覃彪和五姨太一个往族老那跑告状,一个在覃旺天面前煽风点火。五姨太这一闹覃夫人看出来五姨太的险恶用心和少武商量一定要和父亲认个错继承了堡主之位才能有活路啊。遮半天几兄弟没灌醉贞妹子却被贞妹子一个人全喝蒙了。覃少武要找覃旺天认错却没想到被五姨太故意拦下不让相见。覃少武冲了进去,但覃旺天却让覃少武滚。遮半天知道了磐石堡覃旺天身体不行而且覃少武闯祸整个磐石堡鸡犬不宁的消息。黑风寨要利用这个机会攻击磐石堡。

  • 狼烟 第6集

    贞妹子向遮半天提出最后的条件是如果自己帮她打下磐石堡就要放自己下山。大栓向覃旺天逼宫会传话下去以后自卫队全部听覃少武指挥。覃少武在另一面找来四位族老提出自己会接管自卫队并带着四位族老出去见自卫队。在大栓的帮助覃少武拿下了磐石的自卫队。虽然遮半天答应了贞妹子拿下磐石堡便放她下山,但遮半天心里却舍不得已经对贞妹子动了感动。老二给遮半天出主意拿下磐石堡后重礼求婚。柳霜儿要离开磐石堡了,覃少武把柳霜儿的军服洗好了,补好了拿给柳霜儿,柳霜儿让覃少武帮自己先保存自己上路带着这身衣服不方便。

  • 狼烟 第7集

    老五在知道有人从西门跑出来后便来向贞妹子要人要抢夺财物,贞妹子一枪打去也吓的老五哆嗦。五姨太在大宅里蛊惑人心带着财物跑出去。柳霜儿来后为了稳住人心一把枪指着五姨太带着其它人去给覃少武助威。黑风寨见久攻不下再次用计,举起其它山头土匪的大旗迷惑磐石堡。柳霜儿看出前寨已经军心涣散让人架着覃少武退到后面。在柳霜儿的布置下没动手黑风寨的人就死了一半,不但如此磐石堡进行了反攻。为了掩护黑风寨的人撤退,遮半天被活捉关进了水牢。黑风寨大败老五要杀了贞妹子给兄弟和大当家的报仇。覃少武去看遮半天,遮半天质问覃少武知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攻打磐石堡。遮半天告诉覃少武自己死的那个孩子是覃旺天的。

  • 狼烟 第8集

    四位族老同意让覃少武接任堡主,这覃少武和柳霜儿才出来见了乡亲。覃少武命大栓抬出几个大箱子里都是佃农欠堡主大宅的契约,覃少武告诉乡亲这堆契约在自己和霜儿眼里就是一堆破烂。覃少武命大栓点火烧了所有契约。 族老和民众们都要求处置遮半天,霜儿为此有些不满意。贞妹子在知道要处决遮半天后带着两个黑风寨的兄弟假冒保安团的人混进了磐石堡。贞妹子和麻九见了覃少武提出保安团要接收遮半天,覃少武只好停手命大栓第二天把遮半天带去保安团。遮半天认出了假扮保安团的贞妹子故意大声对覃少武说水牢自己住够了给自己换个地方。柳霜儿在看了保安团的来信后看出了疑点,而这时的贞妹子和麻九已经动手开始救人。柳霜儿从落款看出了疑点,白狗子称团座,保安团称团总,而这份公文上的落款便是团座。覃少武发现问题后立刻带人赶到了水牢,这时遮半天已经被救出来了。覃少武要动手被赶来的柳霜儿制止。

  • 狼烟 第9集

    老二劝遮半天把贞妹子留下,把黑风洞交到贞妹子手上。遮半天告诉老二贞妹子就是红军。遮半天很正式的向贞妹求亲并且愿意把黑风洞几百条兄弟的命交在她手上。贞妹子愿意留下来但不愿和遮半天成亲。这时手下来报覃少武要正式迎娶柳霜儿。贞妹子让马凳子给自己送封信告诉柳霜儿还活着,约柳霜儿见面。马凳子要要下山的时候被老三,老四,老五问他为什么下山,马凳子说贞姐姐让自己送封信给磐石堡,老五表面答应可老三却偷偷把信偷了出来。马凳子到了磐石堡可却发现信没人,磐石堡的人根本不让进堡这让马凳子愁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 狼烟 第10集

    玉环正在闹的时候覃少武来了,覃少武呵斥玉环出去。遮半天在送贞妹子离开的路了贞妹子把遮半天一下推下了河里。贞妹子一顿给遮半天灌水后问他留下来和他成亲他愿不愿意。覃少武和柳霜儿在磐石堡正式结婚的这一天,遮半天和贞妹子也在黑风洞拜了堂。贞妹子和遮半天成亲老三,老四,老五很不满意。玉环娘和玉环到磐石堡做客,覃彪见两人来后听他说的话玉环娘说覃彪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玉环向霜儿道歉并要一起出去玩,玉环是因为知道自己的马性子烈故意要看霜儿出丑。霜儿第一次被摔了下来就看出玉环是故意的,霜儿也是不服输的人又上了马。

  • 狼烟 第11集

    第二天一大早柳霜儿便到老夫房间还特意为老夫人做了吃的。老夫人问霜儿少武说了没有,霜儿当场便回答是玉环的事吧,都已经说了。老夫人希望霜儿帮着自己劝少武,霜儿告诉老太太自己的态度和少武的态度一样不同意。可不论霜儿怎么说老太太是铁了心要把玉环嫁给少武。霜儿回到屋里没一会杜鹃便偷偷来报信老夫人在准备拜堂的事了,杜鹃不希望霜儿受到伤害。杜鹃走后霜儿问少武娶自己的那晚怎么取消的拜堂,宋岩说那天是假弄的闹土匪,霜儿出了主意要在拜堂的当口闹土匪。少武和宋岩找来大栓扔给大栓块怀表让大栓在8点整闹出点动静来。天黑后拜堂的事正常进行,这时已经到了拜堂的时间可外面大栓还没闹出动静,宋岩和覃少武可有点急了。就在少武着急的时候外面可算传来了枪声,大栓跑了进来汇报土匪闯进山寨了,覃少武立刻要带着人出去抗敌,老夫人再拦这时候也拦不住了。虽然玉环拜了堂但只是一个人拜的少武可就不认这门亲事了。少武和霜儿知道这事害了玉环。覃少武回家都没去玉环的新房,少武根本没有那个心回房后和霜儿商量该怎么办。霜儿说只能拖和缓,只是这样对玉环残忍了一些。

  • 狼烟 第12集

    遮半天见麻九没承认便要息事宁人让老三,老四,老五不要再多说什么事算过去就得了,但老五不依不饶问遮半天兄弟们议论贞妹子培养私党意在架空老大和各位当家的这又怎么说,遮半天发火指出方便要再敢瞎说就割了他舌头。贞妹子和马凳子追上要下山的麻九,贞妹子质问麻九为什么会这样。麻九给贞妹子跪下了,麻九也没有办法自己想要活命唯有如此。贞妹子没再怪麻九。麻九走了后老二便走了出来,老二是站在贞妹子这边的问贞妹子要如何对付,贞妹子要一个一个对付。覃少武和霜儿到玉环房间说明了自己根本不可能和她在一起,两位老夫人那边还可以少武去找玉环了高兴的不得了。心环心里不难受去找了覃彪。玉环要杀了柳霜儿,覃彪答应了玉环。

  • 狼烟 第13集

    宋岩把玉环对着自己唱情歌的事告诉了霜儿,但宋岩觉得玉环这么做是有目的的让霜儿不要告诉少武并且宋岩向霜儿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因为霜儿自己不会再授受别的女人,但这份情意并不是瞒着少武自己只是希望能陪着少武和霜儿就可以。老夫人和少武提了宋岩和玉环的事,少武听后倒是很高兴一口答应下来要找宋岩说说。少武到宋岩房间人结果不在,出了门正碰着五姨太,五姨太阴晴怪气的让省武回自己房间找保证一找一个准。覃少武回到房间后宋岩还真的在,少武立刻就提出让宋岩娶玉环的事,宋岩和霜儿都不吱声少武有点急,宋岩和霜儿都不同意这件事,少武感觉两人好像商量过。玉环在山上再次找到宋岩,玉环见宋岩不同意便指出宋岩和霜儿之间偷偷摸摸有事。宋岩这一不同意宋岩和霜儿的闲话就摆在了老夫人那,老夫人气的让杜鹃去把少武和霜儿找到大堂。

  • 狼烟 第14集

    宋岩请这顿酒的第二天一早便不见了。杜鹃赶紧告诉了覃少武和霜儿。少武一听人走了便备马追赶。 覃少武和霜儿回到大宅后少武很生气,覃少武把五姨太骂了一顿将玉环和玉环娘赶走离开了大宅。 玉环离开后又去找了覃彪,玉环告诉覃彪霜儿曾教过宋岩唱过红军的歌谣。覃彪想到了覃少武成亲的那一天藏的红军可能就是霜儿。覃彪和玉环找到少武迎亲那天的媒婆,媒婆禁不住覃彪恐吓说出了霜儿是红军,得到有用的情况后覃彪杀了媒婆。覃彪跑到了保安团举报了柳霜儿。队长向方司令汇报了覃彪举报之事,但方司令认为磐石堡和黑风洞可是上清江两支很强的力量,方司令要设宴宴请覃少武和遮半天。覃少武和遮半天都收到了请帖并且都要两人带着夫人前往赴约。霜儿看了请帖后就看出来这是冲着自己来的。另一方的遮半天和几位兄弟商量着在看到招安后认为还不错但遮半天担心贞妹子不同意,老二出主意遮半天先带兄弟们去摸摸底待了解情况后再和贞妹子说明。方命令在街上告诉向队长此次就是利用黑风洞和磐石堡相互制约将两人一同拿下,如果两位夫人不到便以窝藏红匪为名拿下,但两人没想到他们的谈话就在麻九的客栈前,麻九注意到这了个情况。

  • 狼烟 第15集

    霜儿发现黄三眼认出了自己便指出黄三眼是个流氓盯着杜鹃假扮的太太看,覃少武开枪杀死了黄三眼。这时贞妹子带着马凳子也临近了酒楼。方七佛见此也落下了话自己就是抓女红军的,就在方七佛下令拿下霜儿时没想到贞妹子的枪顶住了方七佛的脑袋。遮半天还想着要和方七佛谈招安的事不想趟浑水让贞妹子放下枪。贞妹子可不听遮半天的告诉方七佛招安是不可能了,不想死就让手下散开亲自送人一起出镇,包括覃少武等人。就这样劫持着方七佛两方人都逃出了镇子,方七佛安全后气的要杀了贞妹子让保安团的一路追着贞妹子和遮半天。霜儿在听到枪声知道贞妹子遇险后说什么都要返回去救贞妹子,在这种危险的时候贞妹子却要生了。老五在这种时候却和老五商量要弃贞妹子于不顾让贞妹子死于此地。

  • 狼烟 第16集

    贞妹子从黄继业的口中得知白狗子在围剿贺龙。贞妹子让手下把人带下了并且让老四杀了黄继业。回山后贞妹子把功劳都让给了老四,老四和几个兄弟在那吹着自己有多威风,老二却想明白了,老四杀黄继业扬黑风洞的威风那就是彻底让黑风洞和白狗子决裂啦,招安的事连想都不用再想了。遮半天回到房里对贞妹子说夫人整兄弟们的手段真是防不胜防啊。磐石堡在津口开了商行做为磐石堡的眼线,商行由周老板负责。正谈着事情时伙计送到报纸说商行开业的事上了报纸,霜儿在看了报纸后脸色变了,报纸上报道了贺龙被围之事。回磐石堡的路霜儿告诉了覃少武并且要离开去找红军。老夫人得知霜儿要走后为了能让霜儿留下来给霜儿跪了下来。老夫人跪下去时霜儿赶紧一扶却差点吐出来。老夫人看出霜儿好像怀孕了。请了郎中看过霜儿后真的怀孕了,老夫人乐的让下人告诉全堡的人都知道。得知霜儿怀孕后覃彪很气并且让玉环不要再对覃少武痴情把情放在自己身上。

  • 狼烟 第17集

    宋岩对贞妹子进行背景审查,贞妹子对土豪的仇恨无法让她面对宋岩,两人针锋相对,不欢而散。柳霜儿得到贞妹子带领黑风洞武装投奔红军的消息,感到欣慰,却时常做贞妹子被红军枪毙的怪梦,老夫人知道后担心不吉,影响肚中的孩子,便想请人做法事驱魔祛鬼,五姨娘自告奋勇帮老夫人张罗法事。五姨娘暗自知会神婆,许下重金,要神婆在做法时让柳霜儿喝下堕胎药,柳霜儿自知其中有诈,顺水推舟,看看其中到底有何玄机。法事如期举行,神婆做法之后让柳霜儿喝下放了堕胎药的神水,柳霜儿假装老堡主附体,逼五姨娘喝下了神水,五姨娘无奈喝下。由于喝了堕胎药,五姨娘肚痛难忍,请来先生医治,堕胎药的事情东窗事发,覃少武大怒,必要除了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下令绑了五姨娘和神婆次日沉入天坑。杜鹃把覃少武按族法家规要将五姨娘沉天坑的事情告知柳霜儿,柳霜儿于心不忍,赶到天坑,救下了即将行刑的五姨娘,并当场废除了族规旧制,覃少武由此深得民心。

  • 狼烟 第18集

    五当家的感觉到气氛不对,担心共产党的整编另有图谋,联合三鬼佬,四鬼佬准备从中作梗,挑拨贞妹子与红军干部的矛盾,伺机分化队伍,离开根据地,另立山头。宋岩要求黑风洞放弃武装,分散进行学习改造,五当家的时机来到,私自扣押了宋岩,贞妹子要求放人,五当家的不同意,以红军要求黑风洞缴械为由制造内讧,遮半天本想给兄弟们找个好出路,却在宋岩的愚蠢举动和五当家的离间面前动摇了初愿。红军保卫部得知指导员宋岩被押,派兵解救,正好给了五当家与红军翻脸的机会,红军包围了黑风洞队伍,遮半天暴怒,下令突出包围。贞妹子被逼无奈,只得随队伍撤退。五当家的百密一疏,没想到贞妹子没有抛弃黑风洞的兄弟,另立山头的计划眼看就要泡汤,五当家的一咬牙决定在混乱中除掉贞妹子。

  • 狼烟 第19集

    柳霜儿带领磐石堡自卫队赶到黑风洞支援贞妹子,交谈中得知李洪军长还活着,并且知道了宋岩的下落,可是这两个人都加深了她与柳霜儿之间的恩怨,贞妹子一怒之下把柳霜儿赶出了山寨。贞妹子不同意保安团的招安,将遮半天与向副官的人一股脑围在了洞里,洞中荒废已久,没水没粮,贞妹子与他们打起了消耗战。几天几夜过去,保安团实在无法坚持,自动缴械投降,贞妹子没开一枪一炮便打赢了这场战斗。贞妹子再次建立了在黑风洞的威信,除了五当家的,其他鬼佬都对贞妹子暗自佩服。五姨娘死性不改,伺机报复,委派下人去花溪寨联络覃玉环,趁夜深人静之时偷出了小覃阳,在大宅后门偷偷交给了覃玉环,让覃玉环将孩子交与覃彪,杀人诛心。清晨,老夫人的一声痛嚎惊醒了大宅所有的人,覃少武与柳霜儿闻声而至,得知孩子被偷,慌乱之中覃大栓来报,五姨娘徐小媚在房中上吊自尽,孩子的下落彻底失去了线索,老夫人气火攻心,敢恨而去,撒手人寰。

  • 狼烟 第20集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武汉失守,柳霜儿为以防不测让达三江商行准备了大批物资以备不时之需,磐石堡押运物资的事由麻九传递给了黑风洞,贞妹子决定武装劫下物资。黑风洞队伍在廩军大峡谷设伏截住了柳霜儿的队伍,姐妹之间眼看就要刀戈相见,突然一众逃荒的百姓冲了过来,为首的老人一席肺腑之言让黑风洞与磐石堡双方明白了民族的敌人才是真正地敌人,在日本侵略者的烧杀掳掠面前所有的私人恩怨都不再称之为仇恨,姐妹二人被老者点醒,化解了多年的恩怨,贞妹子,柳霜儿就此离别。柳霜儿,贞妹子统领着各自的队伍融入了抗日战斗的滚滚洪流之中。贞妹子遮半天带领黑风洞队伍夜袭了在山下烧杀掳掠的外乡武装,无奈敌人武器装备精良,贞妹子的队伍受到强力反击,就在这时,柳霜儿与覃少武带领磐石堡自卫队增援,共同歼灭了敌人,询问俘虏时得知这是乔装的日本秘密特遣支队,其中一人是日军空降部队指挥,身上蕴含着巨大的机密情报。

  • 狼烟 第21集

    受翁上将的邀请,黑风洞与磐石堡率队来见,贞妹子和柳霜儿不约而同的给了翁上将下马威,翁上将为达成收编民间武装的目的忍气吞声,即便如此,柳霜儿和贞妹子都明确表示了对国军态度的不屑,倒是遮半天和众鬼佬对忠义救国军充满了兴趣,通过柳霜儿的言辞拒绝却让贞妹子对土豪武装彻底改变了看法。会谈失败,翁上将依然对收编三江土著武装志在必得,将此重任下达给了特遣队少校展雄,展雄在会谈时察觉了遮半天与鬼佬们的态度,决定从遮半天身上打开缺口。展雄派人秘密约谈遮半天,展雄大肆恭维,投其所好,与遮半天结拜了兄弟,展雄步步为营,并以军饷和荣誉为诱惑,遮半天对于国军的收编开始心动。遮半天返回黑风洞,与众鬼佬商议,得到了众鬼佬的一致同意,决定隐瞒贞妹子,秘密完成收编。

  • 狼烟 第22集

    贞妹子快马加鞭赶回黑风洞盘营,发现所有人都穿上了国军的衣服当着,贞妹子与遮半天发生了激烈争吵,贞妹子一怒之下烧了五当家的国军军服。展雄早有预谋,大肆宣扬黑风洞被国军收编的消息,造成既成事实的舆论,贞妹子几乎没有了退路,柳霜儿得到消息,决定出手相助。黑风洞众位当家的集体逼供遮半天,遮半天极力维护这妹子,无奈众叛亲离,左右为难,展雄突然来到盘营,以贞妹子火烧军服的事情对遮半天施压,这一招釜底抽薪正中五当家的下怀,展雄命令遮半天对贞妹子军法处置,以儆效尤,遮半天不可能接受,五当家的趁机哗变,准备带领其他人脱离黑风洞,单独接受国军收编。贞妹子得知鬼佬联合逼宫之事,准备与鬼佬火拼被遮半天拦下,同时也察觉到遮半天内心为了给兄弟们一个好的出路而愿意被国军收编,贞妹子决定独自离开,重返上清江,返回黑风洞重新聚义。

  • 狼烟 第23集

    贞妹子怒火攻心,持枪欲取五当家的性命,遮半天知道此事无法再包庇,但情深意重的遮半天念五当家当年的救命之恩,一命换一命,替五当家的受死,贞妹子无奈,率忠义救国军火速开往连营关营救柳霜儿。覃少武率领敢死队员摸入敌军阵地发动奇袭,顺利炸毁鬼子炮台,正欲撤退却发现还有一个更大的炮台隐藏在密林之中,覃少武知道不彻底炸掉炮台连营关必将不报,带领队员去炸第二个炮台,鬼子大批部队包围敢死队员,覃少武用最后一颗手榴弹炸毁了炮台,覃少武率领子弹已经打光的敢死队员与鬼子展开肉搏,英勇战死。黑风洞队伍赶到,战斗早以结束,连营关要塞满目疮痍,贞妹子看到的只是满地的尸体,得知覃少武战死沙场,贞妹子悔恨不已。重伤的覃大栓赶回连营关,欲以死谢罪,柳霜儿知道了黑风洞迟迟不来援救的真相,贞妹子同时也得知当年黑风洞被保安团追杀,贞妹子产子被困时正是柳霜儿率磐石堡队营救解围,这更加深了贞妹子的愧疚。

  • 狼烟 第24集

    贞妹子与遮半天率忠义救国军赶到磐石堡为阵亡的覃少武吊唁。灵堂上遮半天遇见了也来吊唁的凌枫和宋岩,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遮半天要为当年儿子的死讨个说法,但在国恨面前,遮半天终将家仇放在了一遍。遮半天看上了磐石堡大批的粮草和装备,欲将柳霜儿也拉入忠义救国军,遮半天与贞妹子商量,贞妹子一口回绝,并警告遮半天永远不许做出伤害柳霜儿的事。覃少武战死,磐石堡失去了堡主,族规有订,女人无法继承堡主之位,凌枫深知此事对于柳霜儿乃至抗日力量关系重大,约见磐石堡族老探听口风。族老们顽固不化,坚持堡主之位必须以嫡系子孙来继承,口风直指覃彪,凌枫的担心成为现实。与此同时,遮半天也与众鬼佬在商议,五当家的提出权利支持覃彪继位夺权,并找机会收编到忠义救国军,以此限制柳霜儿和红军的势力,遮半天故作深有顾虑,不动声色中将五当家的推到了前台。一场争夺磐石堡堡主权利的战争悄悄展开。

  • 狼烟 第25集

    覃彪犹豫不决,幺鬼佬以忠义救国军将同新四军一同支持柳霜儿为要挟,覃彪考虑之后决定与幺鬼佬合作,并一同上演一出苦肉计。覃彪按族规为覃少武选墓地,幺鬼佬设伏枪击覃彪,却在现场故意留下新四军的物证,没料到宋岩为了除去覃彪这个柳霜儿的死敌也在途中设伏,准备暗杀覃彪,覃彪受伤,侥幸逃出生天。覃彪散布被新四军暗杀的消息,蛊惑磐石堡百姓围攻凌枫,覃彪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物证,并当面指出当年宋岩与柳霜儿藏有奸情,事情败露不得不逃出磐石堡,现今覃少武战死,两人旧情未了,所以打着吊唁的旗号返回磐石堡,宋岩百口莫辩,凌枫也无法解释暗杀现场的物证,不得不离开了磐石堡。宋岩向凌枫坦白了暗杀之事确实是他所为,凌枫大怒,下令军法处罚宋岩,并下令新四军即刻撤离磐石堡。

  • 狼烟 第26集

    覃彪与乔装的覃玉环在黑风垭同遮半天幺鬼佬商议夺取磐石堡的计划,覃玉环的身份被发现,并放出话来谁要是取了柳霜儿的性命她便以身相许。 覃彪的诡秘行动柳霜儿早有察觉,表面上不动声色,暗自里派覃大栓加强戒备,欲擒故纵。马凳子将河鬼佬幺鬼佬换便装带队下山的消息带给贞妹子,贞妹子知道磐石堡即将发生叛乱,心生一计,让小天赐偷来了遮半天的枪,遮半天的枪乃山寨号令之物,此枪在手,号令无人敢违。战斗打响,覃彪的叛乱队伍实力不济,无法攻入早有准备的堡主大宅,下令撤退等候黑风洞的援军,没料到幺鬼佬的支援部队在半路就被贞妹子截住,贞妹子用遮半天的枪吓退了幺鬼佬,幺鬼佬无奈,被贞妹子押回黑风洞。覃彪苦苦等候黑风洞的支援未果,却被柳霜儿的自卫队逼入绝境,柳霜儿下令斩草除根,众族老及时赶到,为覃彪求情,覃彪束手就擒,被押入水牢,待日后发落,马凳子来到磐石堡把抓活的覃玉环交与柳霜儿,并将贞妹子设计骗枪,假传军令,在半道截住黑风洞支援部队的事告诉了柳霜儿,柳霜儿不禁为贞妹子担心,传令出堡,率队赶往磐石堡。

  • 狼烟 第27集

    凌枫在磐石堡约见黑风洞忠义救国军,意欲组成抗日三联盟,遮半天心有不甘。凌枫提出与日本人做桐油生意,利用日本人的钱来武装抗日联盟,并可以借此打开外省与上清江抗日前线的物资通道,提议一致通过。覃玉环嫁入了展雄的组织,展雄看到了覃玉环心中的复仇之火,对覃玉环展开了炼狱般的魔鬼训练,并对覃玉环进行洗脑,覃玉环成为了一个可怕的杀手,成为了展雄用来对付方七佛的利器,覃玉环被秘密安排到津口夜总会做了舞女,伺机接近方七佛。覃玉环化名阮玉来到了津口,方七佛与小岛在夜总会见面,等待约见桐油生意的合伙人,覃玉环借机认识了方七佛,并百般勾引,方七佛被覃玉环的美貌吸引,约见人露面,方七佛惊讶对方竟然是柳霜儿和贞妹子,覃玉环也暗自大惊,柳霜儿发现并认出了覃玉环,但没动声色,并没有拆穿覃玉环的真实身份。方七佛得知上清江地区的桐油都由柳霜儿和贞妹子控制,为了在日本人身上分的一杯羹不得不将十年前的恩怨藏在心里,贞妹子也借机羞辱了小岛,给了小日本一个下马威。

  • 狼烟 第28集

    方七佛覃玉环带领绥靖公署的皇协军随柳霜儿贞妹子一起押运桐油前往上清江,姐妹俩发现方七佛同时还运送了两只大箱子,并派重兵保护,知道这两只箱子里一定蕴藏着极大的秘密,队伍到达上清江之后便于方七佛告别,方七佛进城之后柳霜儿贞妹子却秘密返回,打探箱子里的玄机。柳霜儿趁夜色潜入方七佛下榻的上清风客栈,却发现覃玉环偷偷在方七佛房间翻箱倒柜,柳霜儿不懂声色,直到覃玉环偷到钥匙打开箱子才突然露面,箱子里放满了用蜡密封的暖瓶,柳霜儿正要探个究竟,向副官带队进了房间,覃玉环机智化解,向副官将箱子搬走。方七佛召开秘密会议,向投放别动队讲诉细菌武器的投放方法,布置投放到湖南,贵州,重庆,以支持即将展开的三江会战,并安排好了投放别动队的后事。与此同时,国统区密码站截获日军密码,展雄得知日军将要对三江地区投放致命病毒,展开细菌战,可苦于无法与安插在方七佛身边的覃玉环取得联系,展雄知道国统区通往三江地区的唯一通道控制在遮半天的忠义救国军手中,下令火速赶往上清江。

  • 狼烟 第29集

    日本人为了扰乱国统区的经济系统,发行了大量假币,而负责查抄假币的正是绥靖公署的方七佛,方七佛没有将假币上缴,而是借小岛购买桐油之际将假币转手付给了商行,从日本人手中套取了大量现金,桐油运进洪江镇,可商行老板周伯均收到的货款全部是假币,周伯均怒冲绥靖公署,欲与方七佛讨个说法,却被方七佛打得遍体鳞伤,周伯均无法对商行幕后老板柳霜儿和贞妹子交代,留下遗书,与方七佛誓死一搏。展雄得知方七佛用假币套取日本人现金之事,派覃玉环从中作梗,借机离间方七佛与小岛,用日人本之手除掉方七佛。周伯均在绥靖公署门口自焚,抗日三方联盟召开紧急会议,凌枫欲展开洪江镇歼灭战,会攻洪江镇,烧毁桐油全歼日军。战斗即将打响,遮半天心里却有着别的打算,贞妹子率马凳子乔装混进洪江镇,柳霜儿与遮半天留守城外,凌枫率新四军在垭口打援,阻击日伪军力量。

  • 狼烟 第30集

    宋岩养伤期间,柳霜儿悉心照顾,宋岩心中重燃爱火,战斗过后,两人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安静的饮酒谈心,宋岩向柳霜儿袒露心扉,告诉柳霜儿从始至终他都深深的爱着她,柳霜儿被感动,两人不知不觉中喝倒酒醉,柳霜儿一梦惊醒,发现自己躺在宋岩的身边,柳霜儿坦言无法忘记覃少武,无法接受宋岩的感情,并让宋岩保守这夜的秘密。覃玉环为达成任务,铤而走险,主动向方七佛坦言小岛逼她做日本人的眼线,将方七佛的秘密行动告知日军,这招棋不但加深了方七佛与小岛的矛盾,更让方七佛愈发信任她,方七佛知道不除掉小岛,桐油的事情终将暴露,日本人是不会放过他的,覃玉环出谋划策,方七佛欲对小岛暗下蛊毒,在不知不觉中干掉小岛这个心腹大患。方七佛秘密约见覃彪,覃玉环措手不及,覃彪也发现方七佛的秘书竟然是覃玉环,覃彪没有当面拆穿覃玉环的身份,方七佛打听出了磐石堡自卫队与新四军和黑风洞忠义救国军结成了抗日联盟,并用磐石堡作为交换让覃彪置办蛊毒。

  • 狼烟 第31集

    覃彪冒险到绥靖公署私会覃玉环,向覃玉环透露了方七佛已经集结日军部队,偷偷开进磐石堡,准备偷袭磐石堡。方七佛借覃玉环之手向小岛投下蛊毒,展雄向覃玉环下达命令,从方七佛手中的刀日军三江会战的秘密情报,并且对柳霜儿封锁方七佛血洗磐石堡的消息,覃玉环于心不忍全堡父老乡亲惨死于日伪军之手,让达三江商行的伙计向磐石堡报信。柳霜儿带领磐石堡自卫队归入凌枫旗下的新四军队伍,商行伙计赶到磐石堡,将消息告知柳霜儿,柳霜儿迅速组织队伍安排阻击,并率领磐石堡所有乡亲向大山撤退。贞妹子得到情报,方七佛即将强攻磐石堡,带领忠义救国军火速支援,幺鬼佬秘密将消息带给了方七佛,欲治贞妹子于死地,贞妹子在赶往磐石堡的路上被早已经埋伏好的皇协军包围,贞妹子队伍与敌人激烈交火,在及时赶到的凌枫的支援下奋力突围。

  • 狼烟 第32集

    白驹过隙,柳霜儿顺利产下一个女儿,宋岩为孩子起名柳恋双,用心良苦,可见一斑。方七佛从田中处收到任务,制定三江会战的秘密计划,覃玉环无法从方七佛口中逃出任何消息,决定冒险偷出机密文件。与此同时,幺鬼佬将绥靖公署的内鬼的名字叫覃玉环的信息告知了向副官,向副官重金相送,幺鬼佬答应道绥靖公署认人,覃玉环危机四伏。覃玉环从方七佛的保险箱中偷出了日军三江会战的秘密情报,方七佛也得知绥靖公署的内鬼可能就是心腹阮玉,马上安排返回上清江秘密指认。展雄的密探带来消息,覃玉环被方七佛毫无理由的带回了上清江,为了保住秘密情报,决定利用忠义救国军救出水火之中的覃玉环。覃玉环被监控,并且不得外出,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败露,情急之下将秘密情报封在蜡丸中吞进肚内。上清江重兵把守,柳霜儿和贞妹子无法强攻,便利用覃母向覃彪求援,使用离间之计让覃彪与方七佛翻脸,趁机救出覃玉环。

  • 狼烟 第33集

    幺鬼佬意欲同时治遮半天和贞妹子于死地,命下属向遮半天谎报军情,称垭口吃紧,让遮半天和贞妹子马上前往督战,二当家的觉得蹊跷,让遮半天等贞妹子回来后再做商议,遮半天搭救兄弟情急,不顾二当家的劝告,独自赶往幺鬼佬把守的垭口。遮半天快马加鞭赶到垭口,发现并未发生战斗,遮半天已然落入幺鬼佬设下的圈套,垭口早就被方七佛的部队包围,幺鬼佬出现,劝遮半天投降日军,遮半天肝胆欲裂,誓死不当汉奸,幺鬼佬见无法说服遮半天,开枪打死了遮半天。二当家向贞妹子禀报遮半天前往垭口营救幺鬼佬之事,贞妹子知道其中有诈,火速赶往垭口营救,无奈来晚一步,一方枭雄遮半天英勇牺牲死在贞妹子的怀中。柳霜儿的部队赶到垭口支援,目睹了遮半天撒手人寰,柳霜儿在战斗中打死了汉奸方七佛。幺鬼佬趁乱逃跑,却被黑风洞兄弟活捉。

  • 狼烟 第34集

    945年,贞妹子已是国军战区司令,贞妹子收到上峰电令,率队挺进上清江,以武装威胁同新四军谈判,勒令新四军让出上清江,交出武器接受整编。国共对峙正式展开。同时,新四军独立团团长柳霜儿也接到命令,佯装新四军助理部队在洪江镇阻击国军,掩护主力部队突围北上,凌枫却准备给柳霜儿和宋岩安排一场正式的婚礼。贞妹子携展雄来到洪江镇与新四军谈判,凌枫安排在戏楼见面,展雄被热闹的气氛迷惑,谈判过程中凌枫被贞妹子逼问的无所适从,谈判无疾而终,两方均口气强硬,不做让步,正值僵持,舞台上突然开始举行柳霜儿与宋岩的婚礼,展雄更加迷惑,新四军完全不像是准备打仗的样子。婚礼结束,贞妹子拉着柳霜儿单独谈话,两人袒露心扉,却又不得不维护各自的立场,姐妹情深却不得不诀别,在新四军与国民党的战场上相互杀戮。

  • 狼烟 第35集

    覃彪被展雄的密探秘密抓捕,覃彪供出了宋岩的行踪。展雄迅速前往抓捕,宋岩为了掩护地下党王维撤退被展雄打伤活捉。王维逃出后通过学生天赐找到了贞妹子,请求贞妹子设法救出宋岩被贞妹子当场拒绝,王维离开后贞妹子暗自开始派人调查宋岩被抓的事情。贞妹子得到消息,是宋岩抓了宋岩,并且将在最近秘密将宋岩押往武汉。贞妹子不露声色,佯装不知,下令封锁所有出城的道路及码头,,严查车辆没有警备司令部的批文不得擅自离开津口,逼迫展雄亲自到警备司令部申请出城批文,以此摸透押送宋岩的行踪。柳霜儿知道宋岩被俘后马上展开营救行动,率大刘,杜鹃,覃大栓乔装秘密潜入津口。王维联系上柳霜儿,告知宋岩被展雄秘密抓捕。

  • 狼烟 第36集

    展雄哑巴吃黄连,却无法发作,下令立即执行押送计划,遂致电警备司令部请调江防炮艇,由水路押运秘密文件,贞妹子知道展雄的阴谋,不动声色,批准通行。王维将消息带给柳霜儿,柳霜儿连夜在码头设伏,伺机营救宋岩。如柳霜儿所料,展雄次日凌晨率特务部队押解宋岩到码头,柳霜儿的战斗部队早就埋伏好了,展雄的车队进入伏击圈,柳霜儿下令开战,宋岩被救出,副团长大刘却英勇牺牲。囚车被劫,宋岩怒闯警备司令部,请求贞妹子派兵抢回秘密人贩,贞妹子借口展雄私匿重犯,欲将展雄移交军法处,这一招釜底抽薪让展雄彻底没了脾气,贞妹子为了掩人耳目,还下令出动宪兵,戒严津口城,抓捕藏匿的共党要犯。宋岩从展雄手中逃脱之事传到战区司令部,展雄被重责,贞妹子故造声势,展开了规模盛大的搜查行动可消息早就由天赐与王维传递给了柳霜儿,柳霜儿按兵不动,搜查毫无结果。

  • 狼烟 第37集

    贞妹子深刻了解眼下的局势,负隅抵抗只有绝路一条,为了手下的兄弟,贞妹子不得不考虑主动投诚,贞妹子叫来二当家的商议,决定帅队伍放下武器向解放军投诚,并安排由王维将消息传递给柳霜儿。津口是展雄残余势力抵抗解放军的最后一个据点,形势岌岌可危,展雄决定做最后一搏,而控制住贞妹子就是他可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必须逼迫贞妹子和解放军做最后一搏。柳霜儿决定冒险进城,亲自面见贞妹子,与她面谈。柳霜儿的提议遭到大家一致反对,最后决定手书一封,由杜鹃带给贞妹子,杜鹃通过王维和天赐顺利见到贞妹子,贞妹子看到柳霜儿的信,心存感激,接受柳霜儿的劝告,决定投诚。展雄为制约贞妹子,偷偷与三鬼佬死鬼佬做了交易,展雄的秘密行动被贞妹子察觉,命二鬼佬召开作战会议,秘密抓捕三鬼佬死鬼佬,解除二人的武装,扫清障碍。马凳子则率队端了展雄保密局的老窝。

  • 狼烟 第38集

    覃玉环也秘密返回洪江镇,身份是国军秘密纵队少校,覃彪,山鬼佬,河鬼佬均由她调遣,预谋集结部队反攻洪江镇,并计划将罪责推到贞妹子身上。 国军纵队打着贞妹子部队的旗号偷袭洪江镇,解放军措手不及,凌枫下令派兵洪江镇,彻底消灭贞妹子武装。覃大栓英勇抗敌,不幸牺牲在覃彪的枪口下,地下党王维也被活捉,被覃玉环吊死在洪江镇广场上。贞妹子得知展雄背着她下令血洗洪江镇,差点一枪打死展雄安插在黑风洞的亲信。而柳霜儿得到的消息确是贞妹子带领黑风洞的武装血洗了洪江镇,柳霜儿对贞妹子彻底失望。贞妹子心知肚明就是栽赃陷害黑风洞武装,从而达到借解放军之手彻底消灭贞妹子力量的目的。柳霜儿紧急调动兵力,挥师黑风洞,派部队合围黑风垭,意欲彻底剿灭贞妹子黑风洞武装,柳霜儿的行动让覃玉环得知,覃玉环召集山鬼佬河鬼佬和覃彪开会,准备集合力量驰援黑风洞,却遭到了山鬼佬河鬼佬的拒绝,覃彪为覃玉环出谋划策,集合纵队力量继续偷袭洪江镇。柳霜儿冰雪聪明,早就料到覃玉环不愿意正面与解放军硬碰硬,便在通往洪江镇的山道设下埋伏,覃玉环的队伍被夹击,山鬼佬被打死,覃玉环与覃彪侥幸逃脱。

  • 狼烟 第39集

    凌枫下令追击贞妹子,必须将贞妹子歼灭,柳霜儿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贞妹子的命令,并暗地组织飞行队,赶往上清江亲自寻找贞妹子的下落。贞妹子带着马凳子秘密潜回洪江镇清风客栈,麻九将解放军组成飞行队四处寻找她的事情告知,贞妹子得知洪江到处都是贞妹子的画像,贞妹子决定连夜赶路,到乡下避一避。路途中,马凳子病重,贞妹子不得不求助一家农户,暂时安顿下来。展雄一是对所谓的党国大业贼心不死,而是怕贞妹子找他报仇,同时也下令寻找贞妹子下落,派亲信陆小安将命令传达给了覃玉环。收留贞妹子姐弟俩的农户去镇上赶集,无疑中看到街上张贴的贞妹子的画像,通缉令上写的清清楚楚,贞妹子为解放军通缉的土匪,农户担惊受怕,将贞妹子的消息告诉了地方工作队。柳霜儿迅速带飞行队赶往农户家,谁知柳霜儿扑了空,机警的贞妹子早就带着马凳子离开了。柳霜儿无疑中发现飞行队中的一名战士长相酷像展雄的亲信陆小安,遂心生一计,让飞行队员假冒陆小安到清风客栈麻九处打探贞妹子的下落。假陆小安来到清风客栈,让麻九给贞妹子传信,说展雄带话若想知道覃阳的下落就在明天下午在廪君大峡谷见面。

  • 狼烟 第40集

    重伤的贞妹子从昏迷中醒来,姐妹重逢,情深意重,柳霜儿告诉贞妹子自己如何暗自联系枪法,让子弹刚好擦着第四根肋骨穿堂而过还不能要命,柳霜儿要求和贞妹子一同去救天赐,贞妹子婉言拒绝。柳霜儿将贞妹子带回部队暂时收押,柳霜儿向凌枫司令请求对上级隐瞒收押贞妹子的真相,给贞妹子以时间,帮助解放军剿灭其余残匪,戴罪立功,争取组织能对贞妹子宽大处理。贞妹子决定从陆小安身上打开缺口,遂派马凳子秘密抓捕了展雄反共基地的联络员陆小安,陆小安供出了覃玉环的下落,贞妹子不远再流血杀人,独自前往说服自己以前的部下,贞妹子面对士兵真情流露,劝诫大家放下武器,覃彪意欲暗杀贞妹子被马凳子舍命救下,覃玉环顽固不化,告诉了柳霜儿展雄已经带着覃阳去了台湾,覃玉环最终举枪自杀。贞妹子被主席特赦,不久,朝美战争爆发,宋岩踏入抗美援朝的滚滚洪流,踏上了朝鲜的战场,临别之时,柳霜儿终于承认了宋岩,让小恋双叫了宋岩爸爸。贞妹子决定远赴台湾,寻找覃阳的下落,姐妹二人的传奇人生远远还没有结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