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情暖万家

情暖万家

简介: 该剧以全国公安民警大走访实践活动为背景,讲述公安民警热心服务人民群众的故事。溪湖派出所所长曲二群,因经常庇护未婚妻的哥哥胡玉海而和溪湖群众关系紧张。胡玉海酒后斗殴致人命后逃亡,这使曲二群受到强烈震动,他开始反省,在追捕胡玉海的同时,他下决心向湖溪群众还债。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 情暖万家 第1集

    六年前。杯犀市溪湖派出所所长曲二群一直想做专职刑警,一次他到市刑警大队串门子,看到刑警队正为一宗抢劫从银行取款的女性的案子破不了而发愁。曲二群凭着自己的才智,将蹲守目标锁定在一家门朝午后斜阳的储蓄所,果然将案犯抓获。曲二群一案成名,颇得市局领导赏识。柳局长找曲二群谈话,拟将他调任市刑警大队任副队长。曲二群回到溪湖镇,兴冲冲将此事告诉了开小饭馆的未婚妻胡玉莺。二人讨论起婚后胡玉莺随曲二群迁到市里,在市里开饭馆、购置住房等事项。二人想象将来的新生活,十分兴奋。之后胡玉莺小心翼翼地提出:让她的哥哥一家也随同他们迁离溪湖镇,曲二群的脸立刻拉了下来。 胡玉莺的哥哥胡玉海乃溪湖镇一痞子,常犯一些损人而不利己的“土鳖罪”:酗酒滋事、打架斗殴,30多岁了仍恶习不改。胡家兄妹双亲已故,胡玉莺虽为妹妹,却像姐姐一样为胡玉海操碎了心,为了约束并改造哥哥,她作主替胡玉海娶了媳妇。她让哥哥随迁市里,一是怕其失去了她

  • 情暖万家 第2集

    曲二群正要往医院去,忽然想起饭馆里的胡玉海,他推门而入,却不见了胡玉海的踪影。原来胡玉海在屋内听到牛疙瘩死讯,自知罪大,从后院逃走。曲二群带人赶到胡家,晚了一步,胡已卷了一些钱物出走。胡妻抱住曲二群的腿,央求他放过胡玉海,被曲二群推开。曲二群一面向市局汇报此案,一面带领民警追寻胡玉海。胡玉海没有乘坐交通工具从公路或铁路逃亡,而是躲进了山里。因而曲二群他们设卡堵截全无收获。一夜过去,第二天天亮时,曲二群他们发现了胡的踪迹,而上山搜寻时,胡却下山扒上了一列临时停车的货运列车,离开溪湖。曲二群带着民警人困马乏地回到派出所,胡玉莺打发饭馆服务员来告诉曲二群:胡妻小产了。曲二群正犹豫,老史催他快去。曲二群和胡玉莺将胡妻送到医院。产房门外,曲二群询问胡玉莺:当他在饭馆对胡玉海进行审问时,她将她从屋里拉出来,是否就是为了让她哥哥借机逃跑。胡玉莺矢口否认。二人正在争吵,产房内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曲二群由此

  • 情暖万家 第3集

    六年前那个因丢牛来派出所报案而被曲二群抢白一顿的村民李某,又来派出所报案,看见面对的又是曲二群,便声称没事,转身要走,曲二群一再追问,他才说家里的一只种羊丢了,表示这等琐事不用麻烦派出所了。曲二群把民警们招来,听张某讲述丢羊经过,然后指示大家伙分头查找。李某见曲二群如此兴师动众,十分不安,认为这是曲二群在埋汰他,而不肯接受曲二群的帮助,这使曲二群动了肝火。大家正要行动,出身军校的转业军官杨安理前来报到。他酷爱刑侦,听说曲二群擅长此道,所以要求分到溪湖来。曲二群冷冷地告诉他:派出所没有多少案子可搞,更多的是民间的婆婆妈妈的事。当杨安理看到大家为一只羊兴师动众,觉得自己弄懂了曲二群的话,认为只因派出所没多少案子,所以才把一只羊这么当回事。曲二群说:一只种羊就是一个农家的银行,它的丢失对一个农家来说是天大的事。杨安理感到曲二群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寻羊路上,康英对他讲述了曲二群的过去。 曲二群

  • 情暖万家 第4集

    杨安理在值班室值班,康英进来和他聊天,佟子见了很不高兴。这时一社区干部匆匆来报:一家楼房住房家里跑水,而住户是新搬来的,将房子装修完后再没有来过,也没有给社区留电话。曲二群派康英和杨安理出警。佟子对曲二群报怨:为什么总派康英和杨安理搭档。曲二群知道佟子喜欢康英,劝他最好在外面找对象,而不要找警察。不久康英打来电话,说现场情况无法处理。曲二群赶去,只见那家新装修的屋里屎尿横流。此时女房主来了,见状号啕大哭。之后清洁工来了,见状也不肯进屋,给多少钱都不愿干。女房主和上下楼的住户相互指责,吵了个不亦乐乎。他们突然静下来,原来曲二群卷起裤子,走进屎尿阵中清理起来。而后佟子和杨安理也跟了进去。当康英也要跟进时,被曲二群阻止:你个姑娘家就算了吧。这件事后,大家都不想吃饭,过了好些天,都闻着彼此身上还有一股屎尿味,而且闻啥都有屎尿味。有鉴于这件事,曲二群让民警们到各社区去走访,以补充完善和居民联系的网络

  • 情暖万家 第5集

    赵伍军被安排在铁厂做保安。这天他抓住了一个偷盗电机的年轻女人,邀功似地将人赃送到派出所。面对询问,年轻女人只是哭泣而不发一言。曲二群发现她的胸前出现了濡湿印迹,而她企图用手将湿印迹抹去。曲二群让康英探具原因,才知道年轻女人正在哺乳孩子。曲二群和康英等来到年轻女人家,看见炕上坐着两个女孩,一个两三岁,另一个正嗷嗷待哺。曲二群留下康英照顾孩子。回到所里,如何处置此女,让他犯了难。因为盗窃电机乃是重罪。此女开始供述,说那台电机是铁厂的废弃物,她盯上它很久了,看它在露天地里遭风吹雨淋,无人理会,这才敢去拿它。于是曲二群叫来赵伍军和铁厂的人,问明此电机确属废弃之物。而废弃的电机和废铁一样,曲二群由此推论,年轻女人所盗的只是废铁。赵伍军起初不同意此说法,后来领会了曲二群的意图,同意此女只是盗了废铁。于是被判罚后,得以释放。而罚款暂由曲二群垫付。曲二群再次来到年轻女人简陋的家里,得知她名刘亚娟,和孩子的

  • 情暖万家 第6集

    再说曲二群这边,久候数日不见胡玉海回租屋。他再次询问何满顺,突然意识到胡玉海可能潜回溪湖……丹丹回到家里,向母亲讲了在饭馆看见一个奇怪男子的事。胡妻拿出胡玉海照片让丹丹看。丹丹说那个人又像又不像。胡妻忙赶到饭馆,胡玉海已走,正向胡玉莺询问,老史和佟子接到曲二群电话,匆匆赶到饭馆,从胡玉莺和胡妻口里没有问出什么。老史和佟子走后,胡妻继续追问胡玉莺。胡玉莺说她已向警方说过了:她没有见胡玉海回来。胡玉海回到B市,临近住地时,他感到有危险正等着他,便乘车逃离B市。曲二群感到胡玉海不可能再回租屋,逐将此事移交给当地警方。他和杨安理转而去找何满顺,其修鞋店已经换了主人,何和其妻子不知去向。曲二群认为,既使再找到何满顺,也没什么意义了。当二人欲乘车返回时,见何满顺等候在车站。他拿出一些钱,让转交给刘亚娟。杨安理厉声斥责他,表示刘亚娟不会接受这些钱。曲二群则让杨替刘亚娟把钱收下。 得知何满顺另娶,刘亚娟昏

  • 情暖万家 第7集

    郑毛毛的病被治愈了。因为他和谢女的婚宴设在胡玉莺的饭馆,曲二群不想出席,但谢女的亲威非拉他参加,并要他在婚仪上讲话。他为郑毛毛高兴,但又为自己郁闷,因为这份郁闷,才被谢家灌两杯就醉倒了。刘亚娟无微不至地照顾酒醉的曲二群,她到街上给曲买胃药,路过胡玉莺的饭馆时,被胡叫了进去。刘亚娟承认自己喜欢上了曲二群,胡玉莺指责她这是对曲二群恩将仇报,因为曲二群一旦娶了她,就会背负替她养活两个女儿的重担。刘亚娟则指责胡玉莺对曲二群不公平。两个女人激烈争吵。当曲二群再次来到刘亚娟家时,刘亚娟冷脸相对,要他今后有话在所里说,不要再到她家来了。曲二群知道了原委后,反而去刘亚娟那里更勤了。刘亚娟说他这是做戏给胡玉莺看,而她不想让她家作为他演戏的台子。胡玉莺来到老史家,不说话只抹眼泪,老史明白了她的意思。镇上有个开出租车的老黄,五十多岁,一年前妻子病故。老史从中撮和,老黄看上了刘亚娟的年轻,屈看上了老黄的忠厚老实和

  • 情暖万家 第8集

    为防酒后失言,胡玉海在其逃亡中滴酒不沾。现在得知将妻女妥善安置,心情松快,便与工友喝了几杯。第二天醒来,工友说他酒醉中总说“溪湖”等等。胡玉海自知失言,便卖掉三轮车,与工友不辞而别。他离开城市,想隐身乡间,便到乡间砖窑找活干,但没人雇他。后来才知道这些砖窑只要有智障的人。于是他伪装智障,在一家砖窑安身下来。 自从丹丹成了“玻璃人”,夏天雨便在溪湖街上消失了。这天他又出现在胡玉莺跟前,表示要娶她,和她一起照顾丹丹。而他没来的这些天里,一直在做思想斗争,然后作出了这个决定。听说胡玉莺要接受夏天雨,曲二群大惊,他找到夏天雨,几乎是强行把他带到派出所,他告诉夏天雨,胡玉莺接受他,只是为了找个帮手,她的真爱是他曲二群。并警告夏天雨不要乘人之危。胡玉莺知道这件事后,指斥曲二群无权干涉她的事。 牛万宝找曲二群,说他在电视上发现了胡玉海,那个电视节目报道一起黑砖窑事件,被解救的窑工中,有一个人很像胡玉海。

  • 情暖万家 第9集

    曲二群从胡玉莺饭馆出来,感到身心俱疲,在不远处一家店铺前坐下吸烟。刘亚娟路过,见状知其心事,劝曲二群另找一个女人成家。曲二群问她境况,她说生活的很好,尤其是老黄,待她的两个女儿如同己出。曲二群向前走,一路上遇见了几个曾被他帮扶过的人,赵伍军已结婚;村民张某刚卖了一批羊绒,在收购站门前数钱————————总之,他们的境况很好,这让曲二群的郁闷消解不少。他回到所里,看到康英和杨安理正为一事争吵:居民林茂财的儿子林长水离家两年多,音讯全无,不知死活。一个开设起、改名馆的半仙说他林长水与其祖上名字犯冲,于是林茂财找派出所改名,被康英拒绝。但是曾拘泥于原则、规章的杨安理主张不妨给林长小改名,这让康英感到意外,说杨安理已被曲二群同化。曲二群来到林家,见其家人沉浸在焦虑、哀愁中,林长水的爷爷病卧在床,林茂财第一次外出寻子时摔折了腿,现在还拄着拐仗。曲二群在林长水的物品里发现了一个姑娘的照片,十分面熟。林

  • 情暖万家 第10集

    兰美阳按照曲二群的安排,再次约见马户。其实曲二群等民警扮作顾客在胡云莺饭馆吃饭。马户再狡猾,还是落到了曲二群他们手里。派出所里,马户气焰嚣张,称他和兰美阳的来往属私生活,警方无权干涉。曲二群指控他犯伤害罪,但是康英对兰美阳进行体检时,并未发现暴力留下的伤痕。经过对兰美阳询问,曲二群才知马户是个练家子,很会打人,即便当时有伤痕,但不多几日便会完好无痕。马户被释放后,对兰美阳纠缠更甚。但他也多了心眼,不再对兰美阳动拳头,以防当时之伤痕被曲二群作为证据。胡云莺看曲二群对马户无奈,便施小计。当马户再次来饭馆骚扰时,故作畏惧,请马户喝酒至醉,然后用恶语辱骂他。马户被激,乘着酒意打砸饭馆。于是胡云莺报警。派出所以扰乱治安对马户进行刑拘,并罚以重金。马户指责曲二群是引诱犯罪,此局虽为胡云莺所设,但曲二群故意说局就是派出所设的,若他不从兰美阳身边消失,将会遭遇更多的局子。 林长水被曲二群他们找回来以后,和

  • 情暖万家 第11集

    这时孟繁民的母亲慌慌张张的来找曲二群,称孟繁民离家出走了。留了字条,说到沈阳打工去了。原来,孟父旧病复发,为给儿子攒学费,他拒绝医治,他本想将此事瞒着孟繁民,但还是让他知道了。于是他决定放弃高考。曲二群让民警放下手里的工作,带着大家到沈阳寻找。孟繁民为防止来人寻找,没有给家里留下任何联系方式。这使得寻找更加困难。大家多方打听,得不到孟繁民的行踪。眼看高考就要临近,曲二群他们忧心如焚。一番曲折后,孟繁民终于被找到了。曲二群押着孟繁民连夜返回。考场外,孟繁民的母亲拿着准考证焦急地等待着。当曲、繁二人赶到考场时,门已关闭。执勤的佟子等民警按照规定,阻止孟繁民进入。曲二群将其拨到一边说出了问题我负责。孟繁民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来向曲二群报喜,不料曲二群给他头上一巴掌:你这混帐犊子,差点把自个的前程毁了。然后取出一个纸袋:“这是你的第一个学期的学费”。 溪湖派出所一时门庭若市,老百姓纷纷向曲二群他们求

  • 情暖万家 第12集

    曲二群找到了苏丽丽,答应和她做那笔交易。但此举遭到了民警们的反对: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谁还干替人捉奸这种令人反感的事?而人民警察做这事,更会遭人耻笑。曲二群只好只身跟踪调查,只要能替农民工把钱讨回来,耻笑就耻笑吧。此时,柳局来所里抽查工作,不见曲二群的踪影,一再追问之下,大家只好把曲二群的去向说出来。柳局命他马上回所,为此曲失去了一个捉住王彦兵不规的机会。柳局说“你曲二群不嫌丢人,我还嫌脸臊呢”令曲中止这种“不务正业”的行为。曲表示服从,但柳局一走,他又去跟踪。一天他在儿童游乐园发现了王彦兵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他想拍照取证又心软了。他告诫王彦兵中止这种危险的游戏,但王彦兵矢口否认,并要曲少管闲事。曲二群恼了,决心把跟踪进行下去。最后他终于在一个租房里堵住了王彦兵。但王彦兵告诉他:他是在暗中照顾陪孩子来城里读书的前妻。恳求曲二群不要告诉苏丽丽。曲二群删除了相机里的记录,告诉苏丽丽他的丈夫王彦兵没

  • 情暖万家 第13集

    胡云莺在井边对曲二群情不自禁地爱护之举传到了夏天雨耳里,令他十分不悦。他讥讽挖苦胡云莺,引发二人吵起架来。胡、夏二人的口角,看似起因在胡对曲二群旧情未泯,根本原因却在丹丹身上。夏天雨当初向胡求婚时,信誓旦旦要同她一起照顾丹丹,也确是发自内心,但说归说,一旦丹丹这沉重的包袱背起来,他便受不了了。胡云莺不愿让夏天雨受累,尽量自己照顾丹丹,每天往返三次送丹丹上学,定期或不定期带丹丹去看医生。夏天雨感到不满,一是因为胡云莺无暇像妻子一样侍候他。二是给丹丹看病虽说尽可能不用他的钱,但两口子过家,如何能不动用他的钱? 这天到了丹丹放学的时间,胡云莺在忙得脱不开身,夏天雨便去接。尽管胡云莺一再叮咛他小心,结果夏天雨推丹丹回来时,轮椅被一处坑洼地颠了一下,造成丹丹一处骨折。胡云莺忍了忍,没有责备夏天雨。夏天雨却抱怨像丹丹这样的“玻璃人”上学有什么意义。因为隔墙有丹丹之耳,胡云莺没有发作。第二天,她带丹丹去

  • 情暖万家 第14集

    曲二群带着鲜花和营养品来到医院看望丹丹,送他走时,胡玉莺问曲二群是不是还不肯放弃对她哥哥的追捕。曲二群说是。胡云莺说“你可以把这事上交刑警队,那样的话我也许会接受你。”曲二群说不行。这是该他干的活儿。 曲二群担负起了接送丹丹上学的任务,他有事的时候,所里的其他民警便代表他接送。时间一长,丹丹和民警们处得很亲热,还撒娇似的挑肥拣瘦,喜欢让这个接而不喜欢让那个接。她还答应给他们每个人画一幅肖像。牛万宝见了,便来提醒曲二群,问最近有无追捕胡玉海的线索。 胡玉海现逃亡到西北某市做了送水工。这天他给一位失恋的英语女教师送水,发现她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企图自杀。胡玉海将她送到医院得救。胡玉海开导她,说他是一个不该活的人,却仍在艰苦之中活着。女教师喜欢上了胡玉海,胡感觉到之后,不再来给她送水。她到水站找到胡玉海,问他为什么躲着她,他说他不配享有她的爱。女教师说:因为你是个体力劳动者吗?她说伤她的那个男人

  • 情暖万家 第15集

    苏丽丽和王彦兵夫妇投资了一个玻璃矿,放炮崩山时发生了事故。炮手和技术员给第二个炮眼放炸药时,第一个已放满炸药的炮眼意外爆炸,技术员无恙,炮手致残,王彦兵被炸死。经有关部门调查后,认定爆炸是由王彦兵在第一个炮眼近前打手机所致。于是被判定死责自负,并赔偿伤残炮手5万元。苏丽丽不服判决,拒不支付赔偿金。法院强制执行,将她的一处房产查封。这天,溪湖派出所接到市局电话:孙家有纠集了一伙人在市法院门前闹事。曲二群率警赶到现场,经调查,孙家有是受苏丽丽雇用,其他人从是孙从劳务市场招募来的农民工。曲二群从现场旁的一辆轿车里将苏丽丽带走,依法对她拘留。孙家有等自然也就散了。不久,王彦兵的前妻来到所里,带了一些食品要看望苏丽丽。原来苏丽丽发现王彦兵的“外遇”是他的前妻和孩子后,虽然和王彦兵闹了一场,但最终接受了王彦兵照顾他们的现实,尔后很是厚待他们。故而王彦兵的前妻对苏充满感激之情。王彦兵的前妻也认为事故责任

  • 情暖万家 第16集

    曲让失主与盗贼联系,对方让失主将赎金打到他们的账户上,然后再告诉他被盗轮胎所在。这是一种从绑架人质犯罪演化出来的“绑架物资之绑架轮胎案”。所不同的是,人质有人看管,而轮胎只是被藏匿在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无人看管,所以支付赎金后去“解救”轮胎时,将见不到犯罪分子。曲二群他们正在侦案,失主因有急事用车,按盗贼要求用钱赎回了轮胎。曲二群他们很气恼,这等于在纵容盗贼。果然,盗贼变得十分猖狂,车轮胎屡屡被盗。曲二群一边派人收寻被盗轮胎,一边查寻犯罪踪迹。失主们见侦查工作没有进展,有的与盗贼交易,有的则找到派出所,指责曲二群他们办案不利,甚至说他们不作为。此时牛万宝在派出所“闲坐”(牛万宝的闲坐其实是在催使群二群他们追捕胡玉海),见状便为曲二群辩护,与失主争吵。曲二群此时只好采取一个危险措施,在停车集中的地方派人蹲守。之所以称危险,是可能因此惊动盗贼。果然,盗贼发现了网子,便收手不干,令侦案工作陷入僵

  • 情暖万家 第17集

    曲二群又去学校接丹丹,仍遭丹丹拒绝。她表示以后自己走,不会再劳累他们。丹丹果然自己滚动轮椅,并且不要曲二群跟随看护。当她走到一处路段时,看到曲二群用铁锹在为她填补路上的坑洼之处。当她重新接受了曲二群的推助后,向曲二群提出了一个胡玉莺曾向他提出的问题:她父亲罪应被追捕,但曲二群能不能把这事交给别人。曲二群没有回答,他告诉丹丹:她父亲逃亡在外忍受着生存、恐惧、思乡思亲的多方煎熬,非常痛苦。如果能归案,会比现在过得更好。回到家里,丹丹问胡玉莺:曲叔叔他们对她这么好,是不是为了抓到她爸爸。胡玉莺说:在你得病以后,曲叔叔他们对你只有怜爱了。丹丹说:咱们能让爸爸回来吗?胡玉莺问为什么,丹丹说:我还没有见过爸爸。曲二群和民警们又开始接送丹丹,丹丹则按当初的承诺捡回画笔给他们画肖像,她暗暗地观察他们的音容笑貌。 在西北小城罗平县一家面粉厂,胡玉海默默地干活,力求不引人注意。他总把自己放在一个卑微的境地,别

  • 情暖万家 第18集

    曲二群带人来到林家,对闹事者好言相劝,但没人听,便变了脸,指责造成如此局面,他们自己也有责任。“都是你们的贪心所致!”谁知他们也不吃硬的,指责曲二群袒护兰美阳。由此议论曲二群和兰美阳的关系,有人说出了更难听的话。曲二群恼了,下令民警把林家父母、兰美阳母子从家里赶出去,然后将他们的家具、铺盖一样一样往街上搬。众人问其故。曲二群说:现在兰家只有这栋房子了,你们去找个买主把房子卖了还你们的债。众人一下子无话了。曾受曲二群恩惠的孟家琐站出来,将投资者们劝走。曲二群把这些投资者召集起来,了解他们的受骗情况,然后带着这些材料到省城找处理此案的相关部门,试图替这些群众追回受骗钱款。但是此部门门前涌满了受骗客户,相比之下,溪湖投资者的受损程度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排不上队。受骗金额虽小,曲二群便夸大渲染溪湖受骗者反应的激烈强度,甚至称有人出现了精神症状,以至于有人喝了农药。他软缠硬磨,终于为溪湖受骗者们争取回

  • 情暖万家 第19集

    兰美阳摆了水果滩之后,经常在半下午收滩后,声称为了生意上的事,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到市里,然后很晚才回溪湖,这让林茂财妇夫很是不安,怀疑儿媳妇在外面有了人。曲二找兰美阳,兰美阳的解释让曲并不感到意外:为了养家她白天摆水果滩,晚上到市里又操起了陪酒的旧业。曲二群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把此事告诉了林茂财夫妇,并为兰美阳辨护。但林茂财例举了两个例子,说明兰美阳不是到市里陪酒:一是兰美阳虽然从市里回家晚,也在九至十点之间,而陪酒这活儿,一般要晚至午夜;二是兰美阳回来家后还有男人给她打电话。曲二群到市里的酒吧和夜总会探访,并不见兰美阳的踪影,却在夜晚的街市上撞见了兰美阳和一个中年男人。兰美阳辨称此男是她一个客人,但曲二群指出,她过去做陪酒时就坚守一个原则:不和客人出去。现在为人妻母,怎么反而跟客人出去?兰美阳只好承认此人是夏天雨。曲二群警告夏不要打兰美阳的主意。兰美阳知道后,怒冲冲找曲二群,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 情暖万家 第20集

    孙家有又来找曲二群他们,他振振有词:“你们不是常说,人民群众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吗?现在父母没钱花了。”曲问他这次又为何事,孙家有说这回可是有理上访。原来夏天雨所在铅锌矿增办了一个选矿场,其中用的化学原料给附近的二道村水源造成了污染。村民们与厂长交涉无果,于是孙家有自荐为村民们代理人,来向派出所求助。曲二群他们来到二道村进行调查,然后拿着证据与厂方派的代表夏天雨交涉。夏、曲二人本来就有芥蒂,话说的不好吵了起来。曲二群找环保部门来勘查,然后给厂方下了整改令。但厂方另有部门撑腰,拒不执行整改令。弄得环保部门也没有办法。二道村民见状,便设人障封堵了矿井口。曲二群下令撤出警力,装作看不见。夏天雨找到派出所,要曲二群他们出警清除人障,夏说;“为村民出面说话非你们份内事,而保障生产秩序则是你们的责任。”曲二群不理睬他。但某上级部门打来电话,命令曲二群立即出警。曲无奈到了现场,劝走了堵井的村民。 这天晚上,

  • 情暖万家 第21集

    刘亚娟的两个女儿放学回来告诉刘亚娟,她们在学校围栏外边又看到了那个叔叔。刘亚娟在街上一家旅店找到了前夫何满顺,何满顺说来看看孩子。刘亚娟不容他多说,要他马上离开溪湖。但第二天,孩子们又在校外看到何满顺。刘亚娟后问何满顺到底想干什么,何说他的官司已了结,并且和妻子离了婚。他说这些年一直惦记着刘亚娟母女,因而与妻子失和,而这一次经济纠纷,原因就在他想给刘亚娟母女留一笔资产。现在他向刘亚娟母女还债来了,希望和她们重新生活在一起。这令刘亚娟大为吃惊,责令何满顺离开溪湖。然而第三日,小女儿竟带着何满顺给姐俩买的礼物回家来。刘亚娟将礼物藏起来,告诉女儿们不要将此事告诉老黄。而后她向曲二群求助。曲二群警告何满顺不要毁掉刘亚娟母女的平静生活。他看何无去意,便以骚扰罪将何塞进车里,离开溪湖。何满顺被驱赶后,刘亚娟若有所失,她心绪不宁,丢三落四,引起了老黄的注意。而后老黄发现了何满顺送给两个女儿的礼物,才知道

  • 情暖万家 第22集

    曲二群路过老黄家,看见他的出租车停在门外。走进去,看见老黄病歪也躺在床上。老黄拿出一份诊断书,原来他也患了绝症,由郁闷所致。医生说已失去手术治疗的价值。他不想告诉儿女,怕他们怒向刘亚娟,去找她的麻烦。他叮咛曲二群,也不要把此事告诉刘亚娟。但曲二群没有听他的。刘亚娟领着两个女儿回来了,孩子们扑向她们的养父。老黄执意要刘亚娟带女儿们回去,别耽误她们学习。送走两个女儿,刘亚娟执意留下照顾老黄。曲二群把治牛万宝的偏方拿给老黄,老黄服用此药,竟奇迹般的痊愈了。曲二群高兴的把此事告诉牛万宝,以提高其信心。但偏方对他却没有效果。因为牛万宝家的动迁协议签订的晚,现虽然新居已盖好,却还得排队到明年才能入住。牛万宝的心愿是想在死前住几天新房。曲二群为此奔波斡旋,让牛家提前搬进新居。入住后一星期,牛万宝不行了。临终前对曲二群说:不要再追胡玉海了。为这件事,弄得曲二群和胡玉莺难成眷属,他心里一直为此不安…… 在西

  • 情暖万家 第23集

    在罗平火车站,胡玉海接着了妹妹。胡玉莺目睹哥哥困窘的生活,劝他投案。胡玉海说我投了案,王红娘俩怎么办?胡玉莺回到溪湖,从丹丹口里得知曲二群遭遇车祸但已脱险的消息。她带着丹丹去看望曲二群。路上丹丹问胡玉莺是不是见他爸爸去了。问她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胡玉莺无语。在曲二群病床前,丹丹向他展示了给所里的民警画的肖像,竟是一群卡通形象。她说卡通可亲可爱,如此才是她心中的形象。胡玉莺问了曲二群一些她哥哥归案后的问题:如果她带民警去找他哥哥,算不算投案自首。曲二群做了肯定的回答。 曲二群带着佟子、杨安理、康英、胡玉莺乘机飞往罗平。为了不惊动王红母子,他们没有去胡玉海家,打算在三轮车等候处带走胡玉海。他们租了一辆出租车,转遍县城,没有发现胡玉海的踪影。因为胡玉莺来去匆匆,在陌生的县城里迷失了路径,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胡家所在街区。此时已是下午,胡玉莺请求晚上再来,白天人多,带人时会被人看见,对王红母子不好。曲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