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走出硝烟的女人

走出硝烟的女人

简介:   该剧讲述的是1948年,硝烟弥漫的关中大地上,在犬牙交错的战场情势下,猛虎营女营长陈大蔓临危受命:护送我军一支身怀六甲的孕妇队紧急转移。几十名怀有身孕的女兵在远离大部队、紧急向后方转移途中,不幸进入敌纵深部,被层层裹挟其间,险象环生。敌军为获取情报,对这支特殊的娘子军步步紧逼,穷追不舍。 陈大蔓和姐妹们不屈不饶,在沟壑山涧、村前屋后、街巷树丛间与敌展开了巧妙的周旋,以无畏的勇气和智慧冲破敌军和土匪的围追堵截,克服了险恶环境下的重重困难,终于走出战争的硝烟,胜利归队。 陈大蔓是一个电视剧人物长廊中的新形象,一杆三八大盖在她手中如有神助,指哪打哪,枪枪雷人。观众将跟随剧中人物的命运去结识一位巾帼女英雄,同时感受那个非常年代的非常故事,非常孕妇的非常精彩。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集

    1947年3月,国民党在西北地区纠集了二十五万余众大举进攻延安,三百里峰火,六百里硝烟,陕北大地在燃烧,在毛泽东和战友们转战 陕北的同一时空下,一支混编了又混编的无名家属队也意外地裹挟进了犬牙交错的战火硝烟中。陈大曼在行军途中赶往凤村,她一路打听还女扮男装,郑强负责送董冰去驻地,几人骑马先行,他回去后向汪司令员汇报。 国军黑司令带部队来到闵财主家中,石海山的老婆还在怀孕之中,黑司令是他的外号。汪司令员和董冰商量行军之事,她让他一定要对自己的身份暴露,董冰是中央首长的夫人,她的身份是传递重要文件的机要员。董冰的真名叫刘寒萍,军统一直对她进行追踪,他们在董冰身边藏有卧底,主要是想查出中共中央的位置。石海山向军长报到,他清楚那一带的山山水水。 国军在老百姓中抓壮丁时陈大曼开枪出手相救,他们慌忙逃走,陈大曼在后面不断追赶,逃跑的两名国军见到村子后慌忙躲进去,陈大曼误打误撞来到凤村,还见到了郑强,陈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集

    石海山用密集型的炮火轰向山头,郑强及时带人撤退出去,陈大曼带人准备下船时见到郑强,冰姑也在其中,郑强没想到会接应这么多人,陈大曼带部队去吸引敌人,郑强带着那些女人们沿河道去追赶大部队,冰姑看出陈大曼是一员虎将,郑强命人轻装上阵,在沿途将多余的东西扔下。石海山的太太凤儿从门缝中看到了以前和她订婚的郑强,郑强正在外面发动群众工作,她想出去时被拦住。 闵财主让儿子去凤村给黑司令报信,可他儿子不过去,闵财主为了活命只好过去通风报信,他追赶上了石海山的队伍并将郑强等人在村中的事情说出来。文工团的梅子要生孩子了,可只有徐松是医生,梅子不介意她是男的,还让人用布帘遮住。徐松检查后发现梅子离生孩子的时间还早着,他说她那是疼痛臆像。 徐松的话让她们有些吃惊,也感觉很有道理,有些人还骂他。石海山带人包围了闵财主家,那里有几十号人,石海山的老婆凤儿也在其中,闵财产对他家十分担忧,陈大曼怀疑有人告密,郑强过去对她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3集

    陈大曼看到郑强和郭小凤在一起很生气,她哭着跑出去,郑强让郭小凤收拾一下转移,他跑过去追赶陈大曼进行安慰。徐松也没办法接生孩子,他建议应该用剖腹产,但条件达不到,水莲让人去拿把刺刀来把孩子取出来,由于她羊水流完致使孩子缺氧,水莲要坚持留下孩子。陈大曼让人牵来驴将水莲放在上面并让人牵着驴跑,徐松认为那违反了很多临床规定,陈大曼的土法子让水莲母子平安。 她们抱着孩子让陈大曼来起名字,她给他起名叫难生,冰姑的解释让大家感觉也挺好。郑强和陈大曼率领队伍转移,他们带着郭小凤一起行动,石海山看到郭小凤在队伍之中,他想上前时被陈大曼阻止。郑强带着队伍离开时看到一队国军,双方交火,石海山让郑强不要伤害老婆和儿子。 郑强冒着生命危险将郭小凤救走,石海山看到军长的车开过来,军长到后让石海山将枪放下,石海山的姨娘被乱枪打死,主要是为了保护郭小凤,刚才开枪之人是丁处长,军长劝他和黑司令的误会就此解除。石海山让二狗命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4集

    郭小凤向人打听起郑强前面的陈大曼,她要找郑强说肚子里孩子的事情,陈大曼听说过他们的事情。石海山命二狗带人化妆后去找郭小凤,郑强带队到了王母村,他以前带人在村里驻过军,对于村中守军的位置也很清楚。郑强见队伍被发现后急忙带人撤退,二狗听到枪声后让他不要惊动王母村的人,他还试图解释着上次打斗之事。二狗带人和王母村的驻军发生冲突,他们也是为了保护郭小凤离开。 二狗带人赶上了郑强的队伍,他要将带的东西交给郭小凤,他说石海山被调到前线虎跳峪,还求郭小凤和她一起离开,郑强同意让郭小凤离开,当她要过去时突然被追赶上来的国军袭击,二狗带人反抗,郑强急忙命队伍转移,安全后他们在树林中休息,水莲死在途中,他们将她埋藏后继续行军。 司令员派王中柱带着小分队去接应陈强等人,之后赶往青化砭追赶他们。丁处长拿着照片让闵财主辨认,他让人带孝儿辨认,照片上的人是董冰,他称自己见过,还说在家里见过,这让闵财主很惊慌。董冰提出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5集

    闵财主对丁处长十分害怕,他夫人不想轻易离开,她要守住祖上留下的基业,她想和全院的人通气一口咬定没见过。丁处长准备从知孝身上下手,还让军长帮忙,军长要考虑五分钟。闵财主听到声音后出去查看,这才发现是军队要抓他儿子去当兵,闵财主称他儿子才十四岁,丁处长进行质疑,闵财主答应多交赎金还苦苦哀求,丁处长坚持要将他儿子送上火线,闵财主答应让儿子跟他们走,知孝不害怕,只是担心他娘。 知孝让闵财主告诉他娘说不要担心自己,他用石磨将儿子的腿压残,闵财主感觉对不起他,军长知道后要派车将知孝送到战地医院抢救。郭小凤告诉徐松说她想流产,他认为那不可能的事情。知孝躺在床上休养,闵财主太太将黑司令婆娘在队伍中的事情说给军长,并让他保密。 徐松告诉他们说不能只让孩子喝葡萄糖,她们将玉米嚼成糊糊时看到一群羊过来,陈大曼让张虎拦住过去挤羊奶,赶羊的小孩儿慌忙要跑,他说村里有国民党驻兵,还说是中央军。放羊的小孩儿误把他们当成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6集

    国军驻夏宫苟富贵团长让舒连长全权处理,舒连长感觉到党国悲哀。郑强说他是猛虎营营长,舒连长听完感没什么用,郑强和他谈一下,他这才知道他叫舒德启,郑强说起了日内瓦公约,舒德启拿枪指住他,还让人连夜把郑强送往军部交给丁处长。王中柱得知郑强被押出后在半路伏击他们,郑强要跑时被人开枪打伤,他们将郑强救走。 舒德启见人被救走后只好率部撤退,陈大曼带着队伍向大于村前行,但他们都不知道大于村在何处,陈大曼向郭小凤问起,郭小凤知道大于村的位置,但她要等郑强回来,董冰向陈大曼建议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可陈大曼将郭小凤从马车上拉下来,她要逼她带路。陈大曼发现一队人走过来时命人马上隐藏,那些人正是二狗寻找郭小凤的队伍,二狗带人想接她回去,陈大曼让他们赶快走,还说郭小凤不能走,董冰同意她离开,徐松让她回去后赶快看医生。 郭小凤走过去后又不想走了,她想和陈大曼的队伍在一起,还让二狗回去如实向石海山汇报情况。军长清楚丁光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7集

    陈大蔓和吴娘娘趁夜色找到银翠,得知郑强已牺牲。大蔓本就伤心欲绝,而气愤的吴娘娘又提起青峰峡战斗的教训,使她委屈地跑开。冰姑告诉吴娘娘,青峰峡战役是大蔓内心无法磨灭的伤痛。吴娘娘这才意识到自己伤害了大蔓,主动在家属队所有成员面前向她敬礼道歉。陈大蔓被吴娘娘的举动感染,二人相拥而泣。 闵财主为儿子抓药回家途中,遇见二狗。二狗这才得知张军长招黑石头回来是为找家属队。青化砭战役敌军节节败退,张军长很是恼火,便命令黑石头火速返回;而丁处长则准备利用闵至孝找寻家属队。 家属队为能好好休整,准备再回到大于村。此时郑强也得知家属队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他不顾自身的伤痛,主动要加入营救队伍中…… 家属队,大脚婶正在和队员们夸耀自己的白皮鞋时,银翠和郭小凤驾车而来。将郑强被救走的消息告诉给了大家,陈大蔓听后兴奋地扑向郭小凤,哪料小凤不经摇晃晕了过去。经徐松的诊断,因郭小凤长期使用一种打胎药,而其中含有慢性毒药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8集

    经徐松确诊,大脚婶假孕。大脚婶难以接受,欲轻生时被王梅子救下。而病倒的孙志坚可是真的怀孕了。 张虎和苦女奉命找大部队,路遇敌人觉察家属队危险,便绕行报信。此时陈大蔓已知敌人动向,刚准备上山隐蔽,就遭遇敌人强攻。家属队队员们都在作战,只有徐松躲在角落。战役刚刚告一段落,只见徐松高举一面写有红十字和鲜红的“孕婦”二字的白旗,迎敌人而去。陈大蔓以为徐松要变节,欲射杀时,被吴娘娘制止。冰姑明白了徐松的用意,便带领家属队随徐松向敌人走去。夕阳下,一队孕妇在国民党士兵的临时阵地前走过…… 舒德启奉命追击大于村的家属队。舒德启出发途中遇见银翠,银翠调侃中判断舒德启要对家属队不利,便尾随其后。舒德启率队赶到大于村,与之前到的敌军部队交涉时,家属队全身而退。 家属队藏身沟壑下,陈大蔓抓来徐松给吴娘娘后背治伤,还不时地对徐松刚才的冒险举动表示不满。不善言语的徐松没有反驳,但当他看见吴娘娘那满身疮痍的后背时,他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9集

    深夜家属队撤退途中,卷进一股百姓人潮。天亮时,奔逃了一夜的陈大蔓才发现身边只有尹秀跟着。陈大蔓再三思量,决定只身去找大部队,把家属队交给冰姑和吴娘娘。 村口,苦女想抱回难生,与张虎发生争执。闵财主在河边烧纸祭祀完女儿,回家的路上看见张虎和苦女拉扯,不明原因的他上前阻止。张虎见状忙打岔,拉走苦女。闵财主回家看见难生,意识到孩子是村口那对夫妻的娃。 陈大蔓一人寻找大部队途中,遇见一队解放军,却被缴了枪。此时郑强也带伤从野战医院逃跑,直奔营救支队。 张军长为能尽早找到家属队,命舒德启将银翠带来询问。他们的谈话被门外的丁处长听见,丁处长来到闵至孝的病房,命他跟踪个人…… 舒德启随后到苟团长处找唱戏的银翠。银翠回屋换衣时,郑强被扶了进来,正在二人谈话之时,舒德启闯进,与郑强扭打。郑强身弱昏了过去,舒德启怕苟团长知道,忙把郑强送至尚书镇医院。 郑强被推入治疗室时,刚好被闵至孝发现。经救治,郑强苏醒。舒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0集

    闵财主心疼难生,请了两个奶妈,还给她起了个失踪女儿的名字叫“添香”。闵财主虽担心闵至孝的安全,但因丁处长给了他安全保证,他也只能等待。 黑石头与马家军作战,他极力要抢占龙虎关,不仅是为自己的杂牌军抢个生存的地盘,而且也让国民党主力军看得起自己。黑石头得胜回到军部,张军长又命他立刻追查家属队, 陈大蔓被带到了王陵村,遇见了一个和自己脾气相似的雷团长。无论大蔓怎么吵嚷要自己的枪,雷团长都只是问她为什么冒充猛虎营郑强。雷团长部队驻扎在西堂,却不知同屋的东堂驻扎着国民党军。大蔓和雷团长争执时,吴娘娘闯入,道出村内有敌情,话音未落,枪声响起…… 这时中间甬道上乡绅老汉伍长出面与双方交涉,使得两方队伍撤退。撤退时,双方仍不时向对方开枪。受伤的伍长虽被解放军架出战场,但还是体力不支滑落坡下。伍长用最后的力量把胸前的符牌交给了大蔓。当村民赶到时,伍长走了,大家看着胸前挂着代表伍长身份符牌的大蔓,全体跪倒…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1集

    郑强一行四人至王陵村,当他们正在为这个未受战争毁灭,有祖先保佑的地方感叹时,远处一个国民党士兵的尸体使得四人立刻鸦雀无声。 被村民拥护成伍长,又被换成女儿装的大蔓,央求吴娘娘帮助逃跑。哪知大蔓刚要跑时,郑强等四人冒了出来。郑强对大蔓的女儿装大加赞赏,又听到大蔓当上伍长,便心生一计:让白小八抬大轿接大蔓上任,实际是为了造声势寻找家属队。这一切看在闵至孝的眼中,他暗自找到僻静处打开了信号接收器…… 白小的父亲何老汉说出王陵村选伍长的老规矩,同时也告诉陈大蔓:伍长是靠着秘籍来解救村子危难的,除非将龙符和秘籍一并交出,否则必须当伍长。大蔓无奈。 丁处长收到闵至孝发来的信号后,向张军长请求调兵,但是不许舒德启参与行动。张军长为能破坏他清剿家属队的计划,安排黑石头参与行动。 张虎将自己怀疑郑强叛变的事告诉给了陈大蔓。这恰好被门外的郑强听见,他正准备进屋与张虎理论时,又一股国军部队进入了王陵村……进村的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2集

    黑石头策马扬鞭与二狗等飞驰向王陵村。他知道闵家姨太太在后面跟着,他也理解姨太太想女儿的心,便和她一同上路…… 舒德启在王陵村外筑起工事。而张军长之所以不阻止丁处长的做法,是想借黑石头的手除掉丁处长。 张虎的怀疑引起陈大蔓与郑强的矛盾,自责的张虎把这事告诉给了苦女。面对张虎与苦女的接近,喜欢苦女的闵至孝大为反感。 陈大蔓要走,何老汉则坚持只有把秘籍留下才能放人。大蔓一直说没有秘籍,而吴娘娘正是借用这没有秘籍就是最好的秘籍,缓解了大蔓的危机。 走散的大脚婶和王梅子在夏宫镇找到了冰姑。 舒德启将赶到王陵村的黑石头等人带进帐篷,威逼姨太太给自己办事。姨太太带着舒德启让郑强等快跑的话进入王陵村,找到正准备出发的郑强、张虎、苦女和闵至孝。此时舒德启也正在逼问黑石头,他为什么寻找冰姑? 陈大蔓等人在深夜撤离。张军长下令要除掉黑石头,舒德启于心不忍,但无奈只得执行命令。在深夜黑石头与射杀人员激战,枪声传到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3集

    陈大蔓、吴娘娘和郑强审问黑石头和二狗,黑石头只说要见郭小凤,郑强气不过黑石头对待郭小凤的方式,二人争执。 苟团长将银翠送到夏宫镇军营演出。银翠演出完毕,直奔王陵村。途中被舒德启看见。这时丁处长和苟团长出现在舒德启面前,他们准备进攻王陵村。张军长得知后,希望舒德启能以胡长官外甥的身份压制丁处长的气焰。舒德启也正是这样做的,可是王陵村的危机还是没有化解。 银翠刚把苟团长要进攻王陵村的消息告诉给陈大蔓,就听外面炮声响起。在陈大蔓等人躲避之时,已回到舒德启军中的姨太太,因思女成疾扰乱了丁处长的进攻计划,加上舒德启的干扰,炮声停了下来。 陈大蔓从废墟中爬了出来,看见郑强正用尽全力扛着横梁,来保护身下的黑石头。无论大蔓怎么移动都会伤到黑石头,无奈她只得用手扒。黑石头见两名解放军战士这样救他,很感动。他让郑强放弃,只为能有人照顾好郭小凤。黑石头获救,郑强却体力透支晕了过去…… 陈大蔓、吴娘娘和村民等人将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4集

    冰姑判断枪声会引来敌人,紧急下令撤退,同时让二狗带着黑石头到野战医院救治。二狗感激不尽,同时将陈大蔓在王陵村的消息告诉给了冰姑。 陈大蔓和吴娘娘等人找老郎中给闵至孝接好腿后,回到何老汉家得知,舒德启和丁处长进驻王陵村。为求得大家的安全,何老汉把他们送往后山。舒德启虽得知有村民出村,却不跟踪只是监视丁处长。 黑石头和二狗被苟团长抓获,在威逼下,二狗道出与舒德启是仇家,反倒自救了二人的性命。此时,黑石头一直惦记的郭小凤却想和郑强在一起,主动找徐松帮忙打掉孩子。徐松晓之以理,使郭小凤体会到孩子带来的温暖。 牛家院中院,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外面人却很难进入的院子;孙志坚同时发现安静的牛家大院进的来却出不去……冰姑找来徐松帮忙,动员窦寡妇到王陵村找找陈大蔓等人。徐松刚走,孙志坚等人便将院子的秘密告诉给了冰姑…… 丁处长想拉舒德启联手,但是舒德启担心村里没有家属队。丁处长便把他的声讯跟踪器给舒德启看,同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5集

    徐松担心郭小凤的安全,出来寻找时看见回来的窦春英。她将路上得知国军在抓孕妇,和郭小凤可能去夏宫镇驻军医院找黑石头的事告诉给了徐松。 夏宫镇,国民党士兵抓来很多的孕妇,陈大蔓在人群中一眼认出郭小凤。为脱险,陈大蔓一人进攻,当苟团长倒地之时,她拉着郭小凤逃出,直奔牛家院中院。此时,白小已将郑强等伤患接到家中。 躲在暗处的徐松,突然跑了出来,给这些国民党伤兵包扎了起来。而丁处长则将黑石头转院到尚书镇,只为能尽早找到家属队。 陈大蔓和郭小凤到了牛家,窦春英记得徐松的话,不让外人进入。无论郭小凤如何说词,窦春英都说没有家属。陈大蔓认为被耍,便带着郭小凤在一所民居内监视牛家。 舒德启虽对军部命令更替频繁很是不满,但是他又能奈何?苟团长将救命恩人徐松留在夏宫镇的驻军医院,还派贴身护卫护送徐松回牛家。窦春英见徐松的打扮一惊,监视的陈大蔓举枪就要打,郭小凤忙阻止……窦春英质问徐松为什么给国民党做事,徐松讲出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6集

    院中院的队员们对徐松还是持有怀疑的态度。冰姑便与徐松深谈了一次,这才了解徐松是为了大家负责。冰姑表示信任徐松,徐松感激不尽。 陈大蔓和郭小凤对徐松的立场问题争执不下。着急的陈大蔓叩响了牛家的门。哪知牛家院落太深,徐松等人没听见,却招来了国民党的巡逻兵。郭小凤见势不妙,与士兵扭打起来。在郭小凤被打倒的时候,陈大蔓开枪射击…… 枪声惊动了院中人和城内的士兵。陈大蔓见郭小凤情况不好,便命抓获的士兵抱起郭小凤,送往当地驻军医院救治。 闵至孝想自己回老郎中家看看,借口是看看姨娘走的地方,苦女担心便和他同行。郑强察觉,闵至孝是因为砸碎的石膏腿才去老郎中家的,吴娘娘随后跟上。闵至孝和苦女到了老郎中家刚坐定,舒德启就冲了进来。闵至孝熟练地从苦女背后拿出枪,苦女瞠目,而舒德启则说知道他会回来。闵至孝要丁处长为他姨娘的死给个说法,而舒德启提出要他和自己合作,留下苦女。闵至孝极力保护苦女,舒德启则笑着扬长而去…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7集

    一群国民党兵,将郑强和吴娘娘逼至陈大蔓绑架舒德启的公堂。舒德启抨击共产党惹怒了吴娘娘。 为救白小,银翠驾车和苦女、闵至孝送他去尚书镇医院,途中看见有兵直奔王陵村。此时连副还在洞穴中搜索,也看见苟团长带兵来找舒德启报仇。 无论郑强如何威逼利诱,舒德启坚持要看见家属队,才放抓来的老百姓和孕妇,就在此时苟团长奉丁处长的命令开始攻击舒德启。陈大蔓等人见事态不好,强逼舒德启下令救老百姓。苟团长见包围成功,便下令血洗王陵村。 情势紧张,郑强让大家都回公堂,并让舒德启赶快联系军部求救。吴娘娘带领着连副等人冲杀出去阻击苟团长;公堂内,陈大蔓为救百姓,欲逼舒德启投降,此时何老汉刚好发现大钟下有个能通往村外的地道…… 吴娘娘奋力拼杀,见形势不容乐观,又怜连副等人贫苦人家出身,便叫他们留下弹药速速撤离,孤身一人冲了上去。枪炮声消失,苟团长在公堂没有找到任何尸体,阴森下只有吴娘娘的那支烟杆静静地躺在那里…… 白小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8集

    刘雪鸣将自己是因为逼婚而想打胎的原由讲给了徐松,徐松正被这复杂的情况搞得头晕目眩时,孙志坚大咧咧地进来,质问徐松为啥总叫她检查。徐松将利弊讲于孙志坚后,敲门声响起。原来是苟团长,他想留宿牛家。长工忙把徐松叫出院中院…… 张军长得知苟团长并没除掉舒德启,决定立刻采取行动找寻舒德启。而此时落败的舒德启面对这么多生死弟兄,他恨这个不争气的党国,摔碎了电台。 吴娘娘的衣冠冢上插着烟袋杆,郑强严肃地道出对陈大蔓的作战攻略和青峰峡那一仗的肯定。陈大蔓感动地哭了,郑强安慰着,还说吴娘娘让把烟袋杆留给大蔓。郑强由于激动又咳血了,大蔓忙扶他回村找老郎中。老郎中将诊断结果告诉大蔓:郑强危在旦夕,有一味药可救,但是会令郑强没有生育能力。大蔓左右为难,为救郑强的性命,他决定下药…… 驻军医院,郭小凤在治疗室检查时遇见徐松,倍感吃惊……张军长和丁处长同时也得知郭小凤现身夏宫镇,便下令急招黑石头去见郭小凤。黑石头和二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19集

    罗参谋要找郭小凤和黑石头,苟团长都不知去向。罗参谋只得直奔郭小凤病房,哪知又扑了一空。而后不死心的罗参谋便去找黑石头。 罗参谋追问黑石头他老婆的去向?黑石头和二狗一问三不知。此时苟团长早就将郭小凤秘密送到了牛家。徐松正为苟团长对郭小凤的安排不解时,抬眼看见罗参谋带来的黑石头二人站在门口……罗参谋为能再确认郭小凤在夏宫镇,便到牛家勘察…… 孙志坚等人为找寻院中院的出路,建起人墙。孙志坚刚爬上墙头,就看见院子中穿着国民党少校军服的徐松。她迅速缩身,回屋取出枪直奔屋外,紧急集合大家准备战斗。冰姑听见,急忙安定大家的情绪,此时一名队员生产在即,队员们都七手八脚忙活着,把孙志坚放在了一边。因为外院有人,孕妇不能大声喊叫…… 罗参谋在院子中上下搜查,没见人影。突然他听见声音,朝后院走去。徐松和窦春英一惊,罗参谋在围墙边一排竖着的秫秸秆前找到一个豁口,伸头过去,一个个挂着一个大铜铃的牛站在他的对面……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0集

    陈大蔓正在吴娘娘的坟前,倾诉着内心的苦闷。突然她感觉有异动,刚抓起枪,就看见屋角门后出现的,由猛虎营三连长带领的家属救援队。大蔓为能尽早和大部队会和,决定和三连长一起去找家属队。 婴儿的降生给院中院增添了许多温馨,就连一直想打胎的刘雪鸣也被感动了……孙志坚和尹秀对徐松的立场还是怀疑,便把他抓到冰姑面前质问。孙志坚不依不饶,而徐松则以不变应万变,冰姑见到二人争执不下,便告诉孙志坚判断人是黑还是白,不是只看表面的,要有信任才是。 窦春英正在和徐松庆祝劫后余生,突然长工带着翻墙进入的陈大蔓和三连长进来。大蔓逼问徐松,家属队是不是在牛家?徐松守口如瓶。尽管知道救援队来了,徐松还是为能保护住孕妇们,决定不让陈大蔓知道家属队的去向。 闵至孝自认张军长为“干爹”后,就决心要把自己变得强大,保护好自己喜欢的人。闵财主不敢见回来看母亲的闵至孝,躲在暗处,老泪纵横。 陈大蔓见牛家没有线索,便和三连长回到王陵村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1集

    黑石头为找到郭小凤,命二狗把徐松抓来。在徐松严厉斥责他不负责任时,黑石头这个彪形大汉竟然也歇斯底里地讲出了自己的委屈,徐松感动地答应他,把郭小凤交给他,但是为能保证郭小凤的安全,让黑石头听他安排。 苟富贵因罗参谋要顶替他的位置,加上为了保命便决定将财物移至牛家。徐松认为他的威胁很大,便决定将其除掉。苟富贵将家当搬到了牛家的墙门外侧之时,墙门内侧的孙志坚正带着大脚婶和尹秀研究着出路问题,墙门内外都似听到声音。徐松谎称猫的声音,拉走了苟富贵;孙志坚等人悄悄走出了墙门。三人看见两个弹药箱很是惊慌,但是当她们打开后,高兴地将这笔财富充了家属队的公。 郑强还在恢复中,汪司令明白了陈大蔓的委屈,还夸奖家属队为大部队的战役拖住了敌军两个师的兵力。郑强很是兴奋,但当得知自己没有后的消息时,他还是摸不着任何头绪。 郭小凤要和黑石头离开家属队前,她将徐松当上了国民党少校军医,陈大蔓来了却没进院和吴娘娘牺牲的消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2集

    枪声不断,孙志坚担心家属队危险,便将在夹墙外搬来的两个弹药箱的事告诉给了冰姑,还计划着分头撤退寻找大部队。冰姑听后给他们讲了道理,同时命令将弹药箱放回原地,以免给徐松带来危险。孙志坚不明白冰姑为什么那么信任徐松。 郭小凤疼痛难忍,陈大蔓等人边阻击边向林子撤离。黑石头见情势危急,把郭小凤托付徐松后,独自冲上迎敌,二狗为掩护大哥中枪身亡。这时,舒德启带着队伍也和尾随丁处长的闵至孝和苦女赶了过来。苦女看见了陈大蔓,欲上前时身边许多枪口瞄准了她,闵至孝立刻大喊:张军长是我干爹…… 丁处长用黑石头的儿子要挟黑石头就范,被逼无奈黑石头将自己所知和盘托出。丁处长最终把找到家属队的希望放在了郭小凤的身上。而此时的小黑石头在苦女的保护下,同闵至孝送回了闵家大院。黑石头为不伤郭小凤的心,一直没说孩子被带走的事情,直至虚弱的郭小凤再三逼问,徐松才谎称孩子让奶妈抱去喂养了。 郑强一直想去找家属队,便借用自己“无后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3集

    孙志坚等人为留后路,便将弹药箱的财物以牛粪顶替。孙志坚和尹秀正在将箱子运回原位时,墙门这边陈大蔓由徐松带路寻找家属队……清晨,徐松将家属队中的孕妇资料给陈大蔓看,只为告知大蔓,不告诉她确切位置是为了家属队的安全考虑。 郑强出院,立刻得到汪司令员接应家属队的命令。为方便行动,郑强找到了银翠,本想去牛家找陈大蔓,当他得知郭小凤也在夏宫镇,而且还生了娃娃时,他便决定和银翠接上何老汉一起去看白小。路上,郑强找到老郎中确认了自己无后一事,使得他很郁闷…… 闵至孝和苦女来看白小,白小为孩子们准备了美国的炼乳作为礼物。高兴的苦女急忙送去闵家大院。丁处长到闵家大院将孩子掳走。恰巧被苦女看见,苦女急忙追赶,哪知身后有尾巴……相继黑石头也从舒德启口中得知孩子被拐走。 苦女被抓时,看见远处驶来了银翠的大车。情急下的苦女蹬掉了一只鞋,可银翠的大车未停……当银翠带着闵至孝等人来到寻找苦女时,苦女早已不知去向。 三连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4集

    陈大蔓回到王陵村找到老郎中,希望他能治好郑强。老郎中提出个男病女治的方法,但是需要郑强结婚,这下可难坏了陈大蔓。 陈大蔓回来告诉郑强这件好事,郑强反倒十分生气。冰姑的到来,使得郑强忘记了与大蔓的争执,更多是担心如何安排家属队撤离。苦女的被抓,算是郑强的安排,但是家属队撤离却成为了大家的隐忧。虽提出要先送走冰姑,但是冰姑提出,留下无疑是给家属队上了一个双保险。 苦女被带到了大于村,在被押期间得知国民党是要在大于村建造军火库。此时,闵至孝则借用张军长和丁处长的力量极力寻找着苦女。大于村的工地上,洗衣工苦女看见了苦力张虎…… 陈大蔓同意了徐松的决定,先把家属队安置在牛家!但她心中对郑强“无后”一事仍耿耿于怀,便和冰姑商议,冰姑开解大蔓。郑强自己还是找到老郎中求救,本以为喝了酒就能治愈的郑强,哪知还得男病女治,吓得郑强丢下药酒拔腿就跑。回到戏班,郑强无语,陈大蔓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刘雪鸣要打胎,队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5集

    张军长面对战事吃紧,很是头疼。但是他又不想放弃对冰姑的追捕,便下令罗参谋和舒德启加紧对夏宫镇进行搜查。丁处长则盘算自己的小九九,准备把连副刘洪拉拢过来。 苟富贵军衔被撤,为能在银翠面前显示自己的富有,他到牛家要取走弹药箱…… 连副刘洪从丁处长那听说苟富贵有一箱金条,便请舒德启出兵与苟富贵对峙,舒德启对刘洪的行径很是不满。丁处长为能找到冰姑,他是想顺着苟富贵的藤摸过去。 徐松看见弹药箱的金子都变成牛粪,便巧妙将苟富贵诓走。事后找到孙志坚,希望他把金子原封不动的放回去。孙志坚不信这个邪,便又在弹药箱里放上了石头充数。 郑强从大部队回来并没有找到支援,却听说敌军有个临时的军火库。他便和大蔓商量决定用炸军火库来促成家属队转移。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6集

    黑石头惦记着小黑石头,又不能在郭小凤面前表现出来,只能拿小凤在月子里搪塞。然而多次的阻止见孩子,也让郭小凤开始怀疑。丁处长和舒德启找到黑石头,提出让家属队有行动,孩子就可以回来。黑石头再三思虑,找到苟富贵帮忙完成打草惊蛇的行动。苟富贵却找来代理团长罗参谋,以家属队作为保住自己性命的交换。 自军部派人搜了苟富贵的家,他就决定搬到牛家。徐松正欲找郑强和陈大蔓商量苟富贵的事,陈大蔓早已穿着便衣而来。院中院,陈大蔓正和冰姑商议着如何突围,窦春英跑来说前院有敌军,徐松让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前院刘洪率兵来找苟富贵要金条,院中陈大蔓等人在夹墙的内侧也做好了突击的准备。刘洪找到弹药箱,结果倒扣出来的却是石头和牛粪。冰姑听到夹墙外的动静后,知道情况紧急,便命大蔓出院后找到郑强准备突围。 刘洪离开牛家大院,苟富贵立刻质问徐松,要他交出金条,驱散家属队。徐松答应,并准备设宴答谢苟富贵。徐松找到孙志坚催要金条,冰姑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7集

    院中院家属队所有队员都在为送陈大蔓顺利出院,做着“火牛阵”的准备工作…… 徐松宴请苟富贵,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苟富贵有些醉意,窦春英便让长工送陈大蔓出院。同时冰姑安排着撤退时的阵形…… 丁处长听候张军长的安排,极力拉拢刘洪,并将他连升三级,成为罗参谋的副官。此时黑石头找到丁处长要儿子…… 苟富贵不胜酒力,加上伤口崩裂,瞬间倒地,立刻送往医院急救。陈大蔓一方面命银翠速速把郑强和三连长找来牛府接应家属队,另一方面她亲自盯住苟富贵。牛府门外的罗参谋则蓄势待发,准备跟踪家属队。这时,冰姑下令突围,孙志坚和尹秀端枪,刚出大门,刘洪命令开火…… 冰姑为救家属队准备孤身引开敌人,哪知陈大蔓抢先一步。二人一前一后牵制住了敌人,刘洪也不示弱追杀上去。冰姑、尹秀和陈大蔓三人会和,迅速消失在巷道。刘洪则穷追不舍。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8集

    窦春英酒醉,长工将她抱回闺房。脱掉衣服的窦春英,性感妖娆。顿时让长工有些心发慌,而后他还是给窦春英盖好被子,走了出去…… 陈大蔓、冰姑和尹秀在躲避时遇见返回的银翠和三连长及士兵。大蔓要冰姑离开,而冰姑则以保存实力为主,让大蔓找到郑强,来个围魏救赵。刘洪没有抓到人,惹怒了罗参谋。罗参谋为能逼出家属队,决定断了牛家大院的水粮。 黑石头由于思子心切,虽心中对出卖好人心有余悸,但他还是建议罗参谋找徐松带路,逼家属队出来。徐松刚宣布苟富贵救治无效,就被罗参谋带走了。郭小凤用尽全力阻止,而黑石头则说全是为了儿子…… 刘洪将牛家大院围得水泄不通。罗参谋威逼徐松带路找家属队,为求得顺利,他挟持窦春英,逼徐松就范。徐松见窦春英处于危险中,便答应罗参谋带路。行至纵深巷道,徐松给罗参谋大腿上一针,罗参谋便任由徐松摆布,牛家大院暂保安然…… 徐松正在和窦春英商量,准备把孕妇托付给她。此时黑石头被刘洪押了进来,黑石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29集

    郑强在王陵村营地军火库勘察敌情;陈大蔓也在抓紧组织村民,准备好工具,配合家属队撤离。而这时老郎中还不忘让大蔓带上给郑强治病的药酒。 黑石头要挟丁处长,张军长淡定处置,并以小黑石头做筹码,让黑石头调军增援蟠龙战役。 牛家大院,徐松在院中院将留下的金条交与家属队,准备晚上突围。此时黑石头闯进牛府前院,要带走郭小凤去龙虎关调兵,只为救回儿子…… 徐松还是执意要留下孕妇在牛家大院;冰姑坚持要自己引开敌人,保证家属队全体撤退。正在大家对撤退方案争执不下时,郭小凤急找大蔓回牛家,将黑石头去龙虎关调兵和张军长要困死家属队告知大蔓。大蔓二话没说,便马不停蹄地追赶黑石头而去。 冰姑命三连长速回王陵村营地,防患突发,以便及时救护家属队。同时她安排郑强带上快马追上陈大蔓,冰姑不仅要阻止黑石头,而且要策反他。陈大蔓服从命令,路上把老郎中的药酒交给了郑强。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30集

    张军长和丁处长意见不一致发生了争执,丁处长见形势不利,立刻见风使舵,保全实力。 凤村,冰姑和尹秀乔装改扮,以丁处长部下名义,给丁处长打了电话。当张军长和丁处长意识到是冰姑的时候,电话彻底断了。刘洪奉命集合队伍向凤村出发,张军长却就是不动用围困家属队的队伍…… 一直在军中不得意的舒德启,和黑石头在龙虎关畅饮。黑石头内心对解放军愧疚,可面对儿子的安危,他真是不得已。正在黑石头等人酣畅之时,陈大蔓和郑强到了关口。黑石头将他们请入堂内,而舒德启则另有图谋。陈大蔓和郑强好言相劝黑石头策反,并说明解放军正在营救小黑石头。黑石头动心,但提起舒德启时,他不免还是有些迟疑……郑强本想利用舒德启来个谎报军情,哪料陈大蔓和郑强刚喝完茶,就被麻翻。舒德启坦然自若的出来,黑石头对他卑鄙的行径大为不满。趁夜色,黑石头软禁了陈大蔓、郑强、甚至舒德启,可他知道他们毕竟都是救命恩人。 丁处长和刘洪在凤村搜索冰姑,而冰姑在一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31集

    三连长回到王陵村的火药库。 陈大蔓和郑强也回到银翠的戏班子,夜话之时郑强说出陈大蔓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后听说黑石头的孩子在凤村出现了。大蔓立刻乘银翠的大车去凤村协助冰姑,把家属队托付给了郑强。黑石头也闻讯直奔凤村。 丁处长歇斯底里地以孩子做诱饵,想引出冰姑。闵财主不忍心看见孩子被折磨,黑石头更是恨得牙根痒痒,下山救孩子。 冰姑脱掉改装,走到了丁处长的面前。千钧一发之时,银翠的大车飞驰而来,陈大蔓一枪毙命丁处长。眼看着装有两个婴儿的柳条筐就要落入火堆。银翠的两只长袖甩了出来,将柳条筐一拽,婴儿安然无恙。黑石头见孩子获救,也开始了反攻。 黑石头为报恩,准备以死相报。丁处长未死本想借着口气找条活路,却被黑石头的兄弟给抓了起来,黑石头还是心软放了这个最该死的人。 冰姑和孩子获救到王陵村。张军长一门心思抓冰姑,便找来舒德启带路。哪料王陵村这个没有人烟的地方,竟然一阵锣鼓喧天,吓得舒德启疯了,张军长也

  • 走出硝烟的女人 第32集

    闵财主心疼娃娃,便将奶妈送到了队伍上。闵至孝也在银翠的促成下,和闵财主父子冰释前嫌。当闵至孝说姨娘是听了苦女一声娘才闭上双眼时,闵财主老泪纵横。 冰姑看见黑石头和郭小凤正苦恼着两个婴儿谁是谁,同时她也发现大蔓与郑强之间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也许真的是药酒的作用…… 刘洪面对身边的人不是死就是疯的,深感只有金条才是真的。张军长面对已完全疯癫的舒德启时,也深感无奈。 舒德启送往南京。丁处长也出了车祸身亡。 窦春英将冰姑的突围计划告诉给徐松,她很希望徐松永远都不离开她。但是徐松有他的梦想,窦春英只能留住的是和他在一起美好的回忆。 刘洪奉命掘地三尺也要挖出家属队。院墙的轰然倒塌,使家属队员们各个蓄势待发。黑石头准备出发前,向儿子和郭小凤告别。陈大蔓也和家属队员们会和,做好了一切突围的准备,只待军火库一爆炸就行动。 大于村,正有一场战地劳军演出马上上演。银翠把炸药给了苦女,一转身时小手镯露在了戏服外,苦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