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红色通道

红色通道

简介: 《红色通道》:背景选取在了莫斯科召开的中共六大的结束之后。为了使我党高层领导得以顺利返回,地下党员在短短的十天之内,在绝境中用生命和鲜血铺就了一条红色通道。《红色通道》讲诉了短短十天内发生的惊险刺激的故事。从多角度出发,通过对伍权、周默涵、宋雅茹、杨小曼、王德彪等人各条线索的描述,展现了一场斗智斗勇的保卫对暗杀,而在此之外又将爱情与信仰穿插结合其中,让本剧既有惊险刺激的情节戏,也有感人至深的情感纠葛,情节跌宕起伏。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36-40集

  • 红色通道 第1集

    一九二八年,军阀纷争,党派林立,是中国革命史上最黑暗的日子,在这个严峻而残酷的特殊时期,中共六大在苏俄首都莫斯科郊外的一栋乡间别墅圆满结束。我党重要领导人9号首长携带着特殊使命秘密返回,徐经东北边境小城绥芬河,为了防止国民党特务的暗杀和破坏,曾在苏俄接受特殊训练的我党高级保卫人员伍权临危受命。 伍权是中共中央特别行动组高级特工,拿到接头暗号后见到049号焦胜,伍权清楚保护9号首长的重要性,他被安排成江海洋的名字,组织上安排扎克给他当助手,伍权去酒吧打听扎克的消息时被人跟踪,发现对方后将其解决并打听到扎克的行踪。国民党中央党务调查科密查组组长周默涵接到长官徐缓增的电话后立马赶过去,徐缓增命他秘密截杀共产党的9号首长,绥芬河是奉系的地盘,徐缓增命周默涵尽量减少和国民政府的联系。 扎克和日本人山木交易时被抓获,伍权跟过去出手相助,扎克被救走,但身上受了刀伤。扎克回家时见爱人达丽被人用刀刺死,他伤

  • 红色通道 第2集

    北风牺牲前的提醒让伍权清楚地意识到内奸的存在是他能否顺利联系绥芬河地下组织的最大障碍,他要需绷紧第一根神经,确保9号首长毫发无损的顺利通过绥芬河,而在未来不到十天的时间迎接他的将是更加严峻和残酷的挑战。伍权给扎克改名为海德尔,扎克现在的身份是德国工程师,伍权交待他以后叫自己江海洋,扎克要背下纸上的内容后烧毁。程岐山得知死了两名警察后命人马上封锁阜宁镇,扎克和伍权搭乘便车离开。 沈四娘去青楼找警察署署长孙玉海,孙玉海回警察署后命人叫程岐山到办公室。伍权和扎克下车接受盘查,伍权下车前把枪藏在车上,司机替他们说话,程岐山看到他们后重新核查身份,扎克身上的枪伤被发现,程岐山命人将他们全部带回警察署。 程岐山回警察署后没去见孙玉海,他见到黄金水后了解情况,沈四娘很恼火,她要去找旅长王德彪时孙玉海只好放了老皮等人。沈四娘在监狱里见到被抓捕的伍权和扎克。伍权见到孙玉海后自称是德国公民,孙玉海并不理会他。

  • 红色通道 第3集

    程岐山开车来到奥尔加旅馆,他派人24小时紧盯那里,伍权透过窗户看到他们的监视,他开门时看到沈四娘的手下在门口偷听。伍权从王德彪那里知道国民党要员要来,他清楚这一切都是冲着9号首长来的,在这个边境小城必将有一场血雨腥风的战斗。王德彪派一个连进山剿匪,共产党的游击队让他头疼。 王德彪收到司令部的命令,让他们配合警察署行动。严浩民向王德彪建议调查一下江海洋,王德彪不想引起王海洋的怀疑,严浩民自有分寸。伍权仔细观察着屋里的装饰,窗户下面的布局引起他的注意。沈四娘怀疑江海洋有问题,她曾在俄罗斯餐厅见他等人,他的身手让她意外。程岐山在赌场找到韩参谋,韩参谋说起南京军委会有要员到缓芬河,但程岐山对伍权和扎克感觉兴趣,他用钱收买韩参谋,韩参谋答应帮他盯住两人。 刘一鸣牺牲前交给伍权的东西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喝多的扎克被严浩民和沈四娘扶入房间,扎克险些说了伍权的名字。伍权隐约地察觉到有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看似

  • 红色通道 第4集

    宋四娘去警察署打听杨小曼的情况,杨海轩给孙玉海打电话询问,孙玉海无能为力,宋四娘经过孙玉海的许可来到监狱里见到杨小曼,杨小曼担心她娘的病情,宋四娘安慰她不要伤心,还要一口咬定是被冤枉的。 杨海轩想去找孙玉海疏通关系,被徐大夫劝住。伍权在火车站柜台前通过刘一鸣给的牌子取到一包东西,宋雅茹发现一个可疑电台,那电台有很强的干扰信号。周默涵得到情报,设备都已取回,正在调试中。沈四娘回去后向杨海轩说明孙玉海的态度,杨海轩不知如何是好,沈四娘打算去找王德彪,杨海轩因祖传的交椅得罪了他,沈四娘知道如何说。 伍权取回的东西是一把狙击步枪,回到住所后打开组装,之后把它藏在暗格之中。周默涵和程岐山秘密见面,他说出此次行动代号为猎狐,程岐山说明之前怀疑的江海洋和海德尔,周默涵暂时不打算动手。代号黑鹰的特务是程岐山两年前安插的,周默涵让程岐山的一切行动都服从安排。严浩民来到伍权房间,他趁机观察了屋里的情况,伍权注

  • 红色通道 第5集

    信号突然停止让电台侦测车也无能为力,程岐山找伍权谈话,他问起罗斯餐厅的事情,伍权谎称不知。伍权请宋雅茹跳舞,沈四娘让占元赶快去找杨海轩,她向王德彪说起对宋雅茹的怀疑,沈四娘提起杨小曼被抓之事,还假装哭起来,王德彪向严浩民问起情况,他不想因为此事去找孙玉海。 占元见到杨海轩后说明情况,王德彪在沈四娘的哭闹下去找孙玉海,孙玉海向程岐山了解杨小曼,程岐山想回警察署时被王德彪拦住。麻脸带警察进入奥尔加旅馆搜查,沈四娘去拦截时没能挡住,麻脸要坚持挨屋搜查,王德彪听到声音后出来查看,孙玉海被指责,程岐山上前一巴掌打了麻脸,麻脸被训斥后只好退回去。 老鲁向黄金水说起铁路上看到的打斗情形,事后黄金水向程岐山汇报,程岐山让他想办法把水搅浑。伍权摆脱特跟踪后将两人制服,逼问之下得知是王德彪派人,他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一定和南京来的人或者和程岐山摆脱不了干系。宋雅茹睹物思人,她的表情变化被周默涵看出来,他劝她学

  • 红色通道 第6集

    严浩民把那两把枪放在桌上,程岐山假装不知道,他承认枪是警察署的,但人就不敢肯定了,还把责任推到山上的游击队身上,严浩民要把警察署的人带回去逐一查看,程岐山想单独和他谈谈。杨海轩在监狱中见到杨小曼,等人离开后程岐山承认是他派人跟踪江海洋,严浩民要带程岐山离开时孙玉海突然来到,孙玉海听到两人谈话。 在孙玉海的调解下程岐山向伍权道歉,伍权答应不再追究。程岐山回到办公室后怒斥麻脸,麻脸是担心暴露才嫁祸给十七旅。程岐山接到释放杨小曼的命令,他清楚杨小曼身上得不到有价值的线索,只能释放。回去路上伍权向严浩民提出要和海德尔去矿上看看,严浩民聊起三岔口,伍权自称对古董感兴趣。 杨海轩和沈四娘接杨小曼回家,周默涵仔细地核对着江海洋的身份,接到电话后出门。伍权在严浩民的建议下来到古董市场,严浩民暗中跟踪他,周默涵在约定地方见到程岐山,店老板是程岐山暗中发展的人员,周默涵把江海洋的资料交给他,他怀疑江海洋在伪装

  • 红色通道 第7集

    宋雅茹和伍权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相遇,他当时侥幸活下来,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在一艘货轮上。赵玉堂在理发店见到广德,广德收到上级接头暗号,他说出后被黄金水在窗户外面听到,赵玉堂怀疑内部有奸细,他相信二嘎。伍权到德国后下船疗伤,后来留在德国,伍权回到苏州时曾找过她,但是一直没她的线索。 宋雅茹当年被军警抓捕后来到安徽,后来她跟随周默涵加入国民革命军,周默涵告诉她说她爸被共产党打死,伍权倒酒为久别重逢干杯,宋雅茹不明白他为何改名字,伍权的解释让她没有多加怀疑。周默涵在赌场见到程岐山,上楼后说明共产党接头之事,周默涵让程岐山亲自带队行动。 周默涵让浩天只抓功广德,接头的人要放走,他担心共产党改变计划。宋雅茹扶着喝多的伍权回到奥尔加旅馆,浩天把看到情况向周默涵汇报,周默涵让他注意任务。宋雅茹见到周默涵后说明去见江海洋,周默涵这才知道江海洋曾是她的恋人,在她最后的视线里江海洋被军警打死在黄浦江,伍权的名

  • 红色通道 第8集

    宋雅茹带人来到奥尔加旅馆,伍权没走正门,他从后面翻入,沈四娘看到宋雅茹来时上前问话,麻脸等人到后被沈四娘指骂,他们要确认江海洋是否在房间里,麻脸声称怀疑江海洋是共产党,还提到邮局抓捕之事。海德尔听到争吵后出门,麻脸敲门时里屋没有响动。周默涵低估了接头人的能力,他不建议大加搜捕。麻脸将门撞开,众人进入后看到江海洋躺在床上,江海洋的质问让麻脸无话可说,沈四娘一巴掌打了麻脸,她让占元给严浩民打电话,麻脸只好带人撤退,海德尔给孙玉海打电话告状。 等人走后宋雅茹要拿伍权的衣服,伍权顺手穿上,宋雅茹提出要用他的卫生间,伍权没反对。许逸看到功广德后发现他受伤很重,他让其他人出去后处理伤口。宋雅茹在卫生间没发现异常,伍权让她吃早饭时宋雅茹借机离开。警察四处搜查功广德的行踪,功广德扔的帽子被发现,地上的血迹通往杨家。功广德见到许逸后说出组织里有内奸,他不想让许逸暴露,他们的谈话被路过窗外的杨小曼听到。 程岐

  • 红色通道 第9集

    伍权和扎克来到凤山矿,扎克打算住在山上,严浩民告诉他们山上有个守备连。杨小曼去书店订书,店老板告诉她等到了电话联系。许逸下班后望着钢笔发呆,杨小曼着急来到医院说母亲病重,许逸跟着她赶过去。严浩民把车留给伍权和扎克,有了那车就等于有了通告证,在王德彪管辖的地盘上可以畅通无阻。 韩炳义等伍权走后向严浩民打听,严浩民警告他以后不要玉纾面前问东问西。杨小曼感觉功广德很伟大,她崇拜共产党,两次被抓入警察署让她并不害怕。伍权开车进城时故意加速,进城后让扎克先回旅馆。宋雅茹发报时跑神被周默涵看出来,伍权开车来到那天抢夺自行车的地方,浩天认为功广德在杨小曼房间里很巧合,伍权发现杨家墙外的血迹,一路追过去之后跳入杨海轩家。 周默涵最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能揭开执行护送任务的人的真面目,许逸检查完杨小曼母亲的病情后提出需要马上手术,他帮忙联系外科大夫。伍权在杨府询问钟嫂关于功广德的情况,他在带领来到杨小曼的房间。伍

  • 红色通道 第10集

    周默涵出门时伍权下车和他握手,宋雅茹有些尴尬,浩天一语不发,周默涵让宋雅茹留下来陪伍权坐会儿。杨海轩回家后听钟嫂说起家里发生的事情,杨小曼并不害怕。宋雅茹感觉伍权酒后不像过去的他,扎克拿出从沈四娘那里买的香炉给伍权看,宋雅茹借机离开,沈四娘走上前说明香炉的来历,他的话让沈四娘很生气。 浩天在奥尔加门口等到宋雅茹后说明共产党特工又出现了,黄金水见到程岐山,程岐山清楚那人去找麻脸的目的,他们不理解对方为何会盯上麻脸,程岐山断定那人不是绥芬本地人,他的怀疑对象就是江海洋,只是不敢确定,黄金水相信把怀疑对象引向鲁大海,赵玉堂让他们等待71的消息。 起子找伍权询问罗斯餐厅之事,伍权要起身时被他用枪顶住,起子想动手时被伍权制服,沈四娘到后劝起子离开。周默涵回去后研究那名神秘人物的出现时间,他怀疑那人上了屋顶,浩天提出再去一趟梨树胡同,他把车钥匙还给宋雅茹。程岐山回去途中被伍权拦截,他掉转车头离开,伍权

  • 红色通道 第11集

    沈四娘把那五百块还给扎克,她想要回香炉,伍权帮着沈四娘说话,扎克还差她三百块钱,沈四娘不明白伍权是怎么想的。宋雅茹找到那个神秘枪手的脚印,浩天对太平间之事也没主意。伍权和扎克开车时看到后面有人骑车跟踪,宋雅茹和浩天收到情况后坐在电台侦测车里搜索信号,停车后闯入可疑房间。伍权来到福音医院见到许逸,他拿出的药方让许逸感到惊讶,许逸起身将门关上,伍权猜出他的代号是71,伍权让他马上联系绥芬河的地下组织人员,还提醒他以前的联络方式不能再用。 宋雅茹和浩天带人闯入房间时发现两名外国人在发电报,看过电报内容后无功而返。玉纾发现周默涵的电话已更换,她经过努力后监听到电话里的内容。许逸带着药箱要出去时遇到杨小曼,她约他晚上回家吃饭,许逸借故推托。伍权和扎克来到古董店,店老板拿了一块宋代的砚台,伍权分析的头头是道,店老板出两千块大洋,伍权决定改日再来。严浩民在古董店找到伍权,他说起程岐山的邀请,伍权应邀前往

  • 红色通道 第12集

    黄金水的阴谋没能得逞,他开车离开,黄金水途中停车后掏枪下来。沈四娘安排起子带人跟踪伍权,伍权在晚上来到接头地点,到那里时被二嗄用枪指住,黄金水躲在附近偷听,赵玉堂和许逸出现后让二嘎先把伍权绑起来,他们承认是绥芬河地下党支部的,伍权被带走,起子安排人继续跟踪,他回去向沈四娘汇报情况。伍权被带到秘密联络站,那里原来是守陵人住的,后来废弃了。 伍权被赵玉堂和许逸怀疑,他们提出疑问,伍权说明来此目的,许逸质问他为何不按照预订的联络方式进行联系,伍权暂时不能把重要任务告诉他们,他只负责下达具体任务,没找到内奸之前伍权什么都不会说。沈四娘向海德尔打听江海洋的去向,海德尔也不清楚。伍权说出刘一鸣牺牲之前的再三叮嘱,他们的困惑对伍权来说同样存在。 起子回去后向沈四娘说明江海洋去了西郊陵园,她清楚江海洋背后的买卖是不得见光的,沈四娘在弄清楚之前不想让王德彪知道,她让起子带人去西郊陵园,起子坚持不去,无奈只好

  • 红色通道 第13集

    黄金水向程岐山说明江海洋的真实身份,程岐山找周默涵汇报情况。工棚被警察包围,黄金水向赵玉堂提议连夜上山提审鲁大海,赵玉堂质问黄金水为何返回,黄金水把责任都推到伍权和鲁大海身上。周默涵担心黄金水暴露,程岐山认为黑鹰也是迫不得已,他认为黄金水暂时不会暴露,周默涵知道黑鹰暴露是迟早之事,他希望黄金水能引起绥芬河地下党的内讧。 赵玉堂不想轻晚给鲁大海下结论,他要弄清伍权的真实身份,黄金水不明白他的想法。赵玉堂准备联系地委以确认伍权的情况,二嗄知道有小路可能躲开关卡,周默涵让调查科彻查伍权,他把事情交给大礼和监测站办,周默涵不想让宋雅茹知道。赵玉堂来到福音医院,见到许逸后说明来意,赵玉堂让许逸收拾东西离开,他认为伍权的逃走会让许逸暴露。黄金水在南草甸集市盯着二嘎,沈四娘将黄金水的情况告诉伍权,伍权开车出城。 赵玉堂把晚上的详细告诉许逸,许逸很意外,他们认为埋伏在外面的人是程歧山的,许逸准备把情况向上

  • 红色通道 第14集

    许逸去奥尔加旅馆接杨小曼时见到伍权,他没直接上前,许逸出门后看到告示上关于张二嘎的消息。许逸来到杨海轩家,杨海轩问起他家的情况,许逸家中只有老母和妹妹,杨海轩劝他早日万家再立业。程玉堂打听伍权的消息,许逸出门后上了黄包车,拉车的人是伍权,伍权将他拉到偏僻的地方,杨小曼追上去送围巾时看到。 杨小曼想袭击伍权时被他弄晕,伍权带许逸见到躺在床上的二嘎,二嘎掉下山坡后被伍权所救。黄金水打听到伍权的房间号,赵玉堂提出在奥尔加旅馆动手。二嗄醒来,杨小曼趴在桌子上听到他们的谈话,二嘎让许逸通知赵玉堂除掉黄金水,许逸赶回医院找消炎药时杨小曼假装醒来,她跟着许逸离开。振鹏拿出土手雷,老毕想用它对付伍权,这正中黄金水之意。杨小曼途中质问许逸,她把听到的话说出来,杨小曼猜出他是共产党,许逸提醒她以后来说话注意分寸。 沈四娘向扎克问起他和伍权认识的经过,当年伍权救了他一命。许逸回医院拿了一些治伤的药,杨小曼帮他警

  • 红色通道 第15集

    严浩民带周默涵等人视察军士的训练情况,伍权下车后见到他们,周默涵让宋雅茹陪伍权去天长山观看景色,伍权开车带她离开,他让扎克坐严浩民的车回去。许逸来到山上后见到赵玉堂,赵玉堂向他们介绍了许逸,许逸没直接揭穿黄金水,他故意说出二嗄没死,黄金水听到后很紧张,许逸说二嘎在医院处昏迷之中,黄金水提出把二嘎转移出来。 黄金水答应回去弄一辆车,赵玉堂安排人行动,黄金水感觉不踏实,他无法阻止众人的行动。伍权停车后和宋雅茹聊天,她希望能回到过去,伍权从来没想到再活着见到她,宋雅茹没多说就让他送自己回去。杨小曼给张二嗄送去吃的,黄金水去找程岐山汇报情况,程岐山让他先回去,黄金水想和他样一起行动,程岐山要找周默涵商量应对之策。许逸带赵玉堂等人见到张二嗄,二嗄告诉他们黄金水就是藏在内部的奸细,他将事情的原委说明。许逸提出在医院活捉黄金水,赵玉堂担心程岐山在医院的埋伏,伍权自有安排。 周默涵同意除掉黑鹰,程岐山准备

  • 红色通道 第16集

    周默涵安慰程岐山,南京方面的必杀令就是不成功便成仁,程岐山提请对黑鹰的家属进行重金安抚,周默涵拿出六根金条,他想等任务结束后亲自登门造访,程岐山表示感谢。张二嗄因伤胡言乱语,许逸赶来时见他已经快不行了,子弹穿过锁骨后卡在里面,要马上实施手术,伍权帮许逸处理,二嗄体内的弹头被取出。程岐山准备实施抓捕,周默涵劝他先放一放游击队的事情。 周默涵想让伍权孤掌难鸣,他想起到打草惊蛇的效果。赵玉堂很自责,他为相信黄金水而感到后悔,好在内奸已经清除。许逸帮二嘎包扎伤口,赵玉堂介绍二贵和老毕和伍权认识,伍权下一步打算逐一甄别绥芬河的地下党组织人员。浩天在宋雅茹面前的紧张被看出来,她清楚周默涵怀疑伍权。伍权对众人交待任务,形势很严峻,伍权为了慎重起见将会以背靠背的方式告诉他们。杨小曼来到病房看望母亲,杨母在床上没有吭声。赵玉堂在会上自我批评,伍权不想追究,他聊起护送任务。 老毕长年在游击队活动,原本铁路是最

  • 红色通道 第17集

    受伤的赵玉堂被程岐山抓获后送往医院抢险,许逸回房间后被老毕问起杨小曼,老毕对她有些怀疑。赵玉堂迟迟没回让伍权担心,他感觉有事情要发生。赵玉堂突然被捕打乱了原来的计划,伍权明白当务之急是先设法营救老赵。程岐山来到病房询问赵玉堂时被医生劝阻,赵玉堂已经醒来,他看到自己被铐在病床上。鲁大海回去后向同志们说明赵玉堂被关在白沟村后面的教会医院,伍权让许逸想办法混入。 程岐山让麻脸加派人守看护赵玉堂,杨小曼悄悄来到医院。严浩民来到电报房查看监听记录,他看到程岐山和周默涵的电报内容。医院守备森严让许逸和伍权难以进入,两人看到救护车后准备伺机混入医院,伍权所枪交给许逸,还交待他如果见到赵玉堂就告诉他营救之事。许逸换上医生服装后进入医院,程岐山见到周默涵后汇报赵玉堂的情况,周默涵已在天长山等地埋伏兵力。 扎克看到那尊金佛后很喜欢,沈四娘想等伍权回来后询问价值。许逸从护士那里了解赵玉堂的情况,在护士的带领下许

  • 红色通道 第18集

    许逸提醒杨小曼在行动时注意安全,他特别不希望她去,杨小曼相信能做好。伍权在奥尔加旅馆遇上宋雅茹,看到桌上的红酒后宋雅茹说是他的生日,沈四娘已安排好饭局。严浩民跟着麻脸来到厕所,麻脸被逼说出病房里关的共产党姓赵。杨小曼扮成护士进入赵玉堂的病房,伍权回到屋里拿出武器,沈四娘敲门进入询问东陵的那些宝贝。 杨小曼帮赵玉堂量体温时把枪交给他,还说明伍权会在晚上十点营救他。沈四娘看到伍权放在桌上的鼻烟壶,打开后还闻了一下,沈四娘突然感觉头晕,宋雅茹进门时看到伍权在照顾沈四娘,她生气离开,伍权随后出门。周默涵让行动小组出发,宋雅茹要奥尔加旅馆陪伍权,她想按计划拖住他,伍权坐下陪宋雅茹过生日,她提起当年那个温馨的生日,伍权解释说和沈四娘之间是逢场作戏。 伍权说明他已有未婚妻,她是当年救自己的大副的女儿,宋雅茹明白了,伍权把喝多的宋雅茹抱出旅馆。周默涵命浩天指挥晚上的行动,沈四娘让起子带上全部家当准备去交易

  • 红色通道 第19集

    沈四娘指责孙殿英言而无信,外国人尤里想抢钱时发现包里全是石头,沈四娘等人被围,他们被捆绑起来。伍权带人来到杨小曼家中的仓库,他和许逸亲自送她回家。宋雅茹向周默涵提起伍权已经订婚,周默涵搞不明白,他感觉没那么简单,周默涵知道程岐山那一套审讯方法根本没用。 伍权得知沈四娘等人被绑后了解情况,程岐山带人撤出审讯室,交由宋雅茹对赵玉堂展开审讯,他被电刑折磨的十分痛苦,很快晕了过去,赵玉堂宁死不屈。伍权开车来到观音庙,他和占元进入,伍权交待扎克如果他们十分钟还不出来就去找严浩民帮忙。伍权突然进门让沈四娘等人意外,占元拿出银元,伍权承认他和沈四娘是一伙的。 老外用枪顶住沈四娘来威胁伍权,扎克在车上等的很焦急,十分钟后他径直走进观音庙,进去后认出尤里,占元亮出身上捆绑的手雷,众人惊慌失措。宋雅茹生气来到奥尔加旅馆,敲了门之后才知道伍权不在。伍权站出来和尤里商量,出钱多的人可以把货拿走,孙殿英命人把货抬出

  • 红色通道 第20集

    麻脸深夜给程岐山打电话,程岐山在赌场见到了闷闷不乐的起子,见面后程岐山提出赌两把,程岐山故意输钱给他,之后程岐山提出和他喝两杯。严浩民见到伍权后答应用军需专用线运输那些古董,设备预计后天到达。伍权的监狱是没见到季诺夫,他担心季诺夫落到周默涵手上。 喝酒时起子识破程岐山的计量,他把钱还给程岐山。伍权担心扎克身份暴露后会影响到自己,他劝扎克暂时离开绥芬河,扎克有些不甘心。程岐山找人调查江海洋,伍权在车站送扎克去哈尔滨,两人在车站分别。周默涵见到满身是伤的赵玉堂,他假装好人让人找来棉衣,周默涵亮明身份后劝他投靠国民党。 二嘎的伤势渐渐好转,伍权带来冲锋枪让同志们很欣喜,他让老毕带自己进山,伍权想对济南队员进行战术培训。鲁大海去五站了解警察的部署,伍权带人去山里,阿贵留下来照看二嘎。宋雅茹在伍权房里见到沈四娘在他屋里收拾被褥,沈四娘谎称两人晚上一直在一块儿,宋雅茹生气离开。扎克思来想去没离开,他又

  • 红色通道 第21集

    王德彪担心自己人走漏消息,严浩民怀疑韩炳义,王德彪曾知道韩炳义做情报买卖,一旦查实就地解决,王德彪让严浩民把缴获的古董放在沈四娘那里。二贵趴在桌上睡着,许逸穿衣出门。逃走的季诺夫找到扎克,扎克见到他后匆忙跑开。宋雅茹看到扎克在街上被人追赶。伍权跟踪许逸,他看到许逸和神秘人在咖啡厅密谈。扎克被逼到一个角落,季诺夫用枪指住他,季诺夫想知道和尤里决斗的人是谁,扎克没说。 季诺夫开枪时被宋雅茹一枪打倒,扎克获救,警察到后抓捕受伤的季诺夫。许逸和伍权来到杨海轩家中,杨海轩认为伍权想把古董倒腾到国外,他让许逸送客。扎克被救后着急离开,宋雅茹一再询问他,火车已经晚点,扎克想起当初伍权教他说的话。 宋雅茹开始怀疑扎克和伍权,但扎克的回答也是滴水不漏。杨小曼带着吃的去看望二嘎,她问起伍权,二嘎随口回答说伍权去了山上。扎克匆忙回到奥尔加旅馆,沈四娘见他慌张的样子之后加入询问。程岐山派人抓到赵玉堂的家人,赵玉堂

  • 红色通道 第22集

    周默涵不想让绥芬河的地下组织取得武器,他想让王德彪认清伍权的真实身份,程岐山担心查物资会得罪军方。宋雅茹把怀疑海德尔的情况告诉周默涵,她想通过季诺夫查清海德尔的真实身份,杨小曼见到许逸后要求加入共产党,许逸答应等任务完成后向组织上申请。程岐山带人去火车站封锁全部仓库,他了解到大宗货物都在西郊的两个仓库。宋雅茹见到程岐山后让他给警察署打电话审问季诺夫, 严浩民来到警察署向麻脸索要季诺夫,麻脸一口咬定季诺夫是共产党,严浩民拿出司令部的文件,季诺夫被带走。宋雅茹到警察署之后才知道季诺夫被军方带走,严浩民把季浩夫交给伍权,伍权让季诺夫回国,还给他一些钱,快过境时季诺夫抢了严浩民的枪,严浩民只好把他打死。周默涵向宋雅茹说明江海洋就是这次执行任务的中共特工,宋雅茹回忆之前的事情。 周默涵知道那对宋雅茹来说是虐心的选择,他又提起她父亲的死。伍权去见宋雅茹时被浩天阻止,宋雅茹让浩天把枪放下,周默涵怒指浩天

  • 红色通道 第23集

    二嘎担心伍权等人,他和许逸一起出门。杨小曼在医院里被警察署的人带走,警察怀疑许逸是共产党,而许逸是她未婚夫。严浩民把警察署包围西郊货场的事情告诉王德彪,王德彪给孙玉海打电话时他没在,王德彪很生气,他看出程岐山的怀疑,王德彪安排严浩民去警卫营调兵接管西郊货场。杨海轩知道女儿被警察署的人带走后很意外。许逸要出门时被二嘎用枪指住,他只好交枪,二嘎怀疑许逸和黄金水是一伙的,许逸这才知道他被伍权怀疑了。 鲁大海回来时见二嘎用枪指着许逸,鲁大海让他把枪放下,许逸提出要见伍权,他被捆绑起来。杨小曼回到家中,杨海轩这才放心,回家后问起许逸的情况,杨小曼想去找许逸时被杨海轩阻拦。军方到后令麻脸带人撤出仓库,麻脸见抵挡不过只好撤退。 程岐山去十七军驻地见王德彪时见到严浩民,他看不懂严浩民的做法,程岐山指责十七旅干涉警察署办案,他想求严浩民撤兵,严浩民说明军需物资将至,程岐山坚持要查。伍权在沈四娘的暗室里见到古

  • 红色通道 第24集

    严浩民向玉纾打听韩炳义,韩炳义的话让严浩民借机离开。伍权回房间时在门口发现异常,他掏枪进入,桌上的信物让他想起壁虎,严浩民随后从暗处走出来,伍权放下枪,他曾试过严浩民多次,严浩民说明占元是自己人,他清楚武器之事,还说明许逸是自己的联络人,严浩民将之前的疑惑说出。 严浩民对于武器的即将到来自有安排,他和伍权都看出赵玉堂可能叛变,严浩民准备把赵玉堂的情况汇报给满洲临委,伍权已确认在医院帮他们解围的人就是严浩民,严浩民对于赵玉堂的了解也是通过许逸知道,他担心赵玉党会影响到临委的安全。伍权回去后解开被绑的许逸,他说明和壁虎的接头,许逸委屈地哭出来,他感觉到地下工作者的不易。伍权说出对赵玉堂的怀疑,众人吃惊万分。 赵玉堂想离开时被程岐山叫过去,周默涵让赵玉堂留下来配合行动,赵玉堂很生气,他别无选择。赵玉堂把伍权背靠背传递消息的方法告诉程岐山,程岐山清楚他在北满地区工作多年,他明白自己无法面对曾经的同

  • 红色通道 第25集

    程岐山的手下封锁杨海轩的店铺,杨海轩知道后急忙赶过去。周默涵的人没能在车厢里查到可疑之处,王德彪很生气,他必须要个说法,程岐山也很恼火,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程岐山回到监狱后指责赵玉堂给了假情报,赵玉堂坚持认为自己说的都是实话,他猜想伍权已经提前防备,赵玉堂说出鲁大海等人的底细。浩天开车和周默涵去了十七旅的旅部,宋雅茹返回火车站。 赵玉堂怀疑武器可能藏在五花山,程岐山让他带路。杨海轩找孙玉海帮忙,孙玉海焦虑不已,他答应等程岐山回来后询问清楚再说,孙玉海张口索要金条,杨海轩提出要先看货。严浩民告诉伍权说9号首长到达的时间在三天后,伍权打算去边境看一看,他们了解到边境哨卡提高了审查级别。宋雅茹返回火车站询问车厢的铅封情况,她发现异常情况。 宋雅茹了解到0333车厢的铅封在途中被人动过,孙玉海怒指程岐山提高过境防护的级别,程岐山把责任推到周默涵身上,孙玉海又提起查封博古轩之事,程岐山以许逸是共

  • 红色通道 第26集

    老毕对游击队员进行系统训练,因子弹紧缺也不能实弹练习。宋雅茹回去后向周默涵汇报说0333车厢的铅封被动过,他判断武器已到游击队手中,宋雅茹建议从十七旅内部开始查找,周默涵让宋雅茹给南京发报。程岐山带人追赶受伤的张二嘎,张二嘎的出现让他怀疑游击队的藏身地就在附近,张二嘎用自己的牺牲为游击队报信,老毕和振鹏带人赶过去。 周默涵得知游击队就在五花山,他希望程岐山能人赃并获。警察署的人被游击队伏击,伍权和严浩民听到枪声后判断五花山的游击队被袭击,两人赶过去支援。振鹏建议老毕带人撤退,程岐山开枪打中振鹏,振鹏牺牲,程岐山带人继续追赶,等伍权和严浩民到时看到牺牲的振鹏和同志们,伍权想开枪时被严浩民劝阻。 同志们的牺牲让两人难过,伍权和严浩民将同志们掩埋。杨小曼撬开窗户逃走让杨海轩有些惊慌,他急忙派人出去寻找。杨海轩来到奥尔加旅馆,沈怀玉出门询问,杨海轩说明事情原委,他担心受许逸影响,还提起古董被封之事

  • 红色通道 第27集

    严浩民发现监测站在皇后区的伏岭,他把情况告诉伍权,伍权猜想赵玉堂可能被安置在那里。王德彪带老母来到奥尔加旅馆,沈怀玉特意找来了哈尔滨的大厨,王德彪见到周默涵后劝他一起参加家宴。严浩民把衣服和通行证交给伍权,伍权开车赶往伏岭。沈怀玉质问孙玉海为何要封了博古轩,她警告他不要惦记杨海轩的那些古董。伍权穿着军装去接游击队成员,游击队员们都换了国军服装,这才安全转移。 严浩民派人紧盯韩炳义,主要看他和什么人接触。严浩民来到奥尔加旅馆后在王德彪耳旁说了悄悄话,王德彪借机出门。韩炳义向程岐山出卖情报,两人约在赌场,出门后严浩民把韩炳义的怀疑告诉王德彪,王德彪很恼火。严浩民又提起孙玉海封了博古轩之事,他怀疑周默涵下套。 伍权安排游击队员们住下,他们还不清楚警察关押赵玉堂的地点,伍权安排鲁大海去找徐文书。鲁大海找到徐文书之后说明赵玉堂被抓之事,徐文书说出程岐山的安全房可能在皇后区的宅子,还提到了救护车,徐文

  • 红色通道 第28集

    伍权来到宴席上,周默涵替宋雅茹向伍权道歉,沈怀玉说明情况后王德彪询问起来,面对质问周默涵借机离席而去,伍权以身体不适为由回房休息。杨小曼根据周默涵的提醒在琴谱上发现密电文。严浩民和伍权商量应对三方联系会,伍权清楚他的身份迟早会暴露,严浩民担心伍权的身份会被指证出来。 周默涵回房间后一巴掌打在宋雅茹脸上,宋雅茹想知道为何隐瞒他,她自称对伍权已经没有感情,周默涵让她去大礼那里报道,宋雅茹只得服从命令。伍权看出周默涵另有企图,严浩民也猜到了,他担心韩炳义的出卖,严浩民打算利用王德彪除去韩炳义,伍权提议应尽快启动应急方案,严浩民一直在犹豫,他一直感觉各方面的条件都不成熟,伍权劝他上报方案,严浩民准备把游击队的同志们安排到矿上工作。 麻脸发现许逸后向程岐山汇报,程岐山带人赶往杨海轩家。许逸看到伍权送杨小曼回家,他跟过去时被特务盯上。许逸甩开跟踪后和伍权一同离开,杨海轩知道许逸来祠堂后匆忙赶过去,见到

  • 红色通道 第29集

    程岐山带人走后伍权等人从暗室出来,伍权打算带杨小曼去奥尔加旅馆,杨海轩同意把丁香胡同的货交给伍权使用。老毕等人悄悄摸入院里,打听之后得知房中之人都是南京来的搞电台侦测人员。伍权去观音庙找老毕时才知道他们去了皇后区,他清楚那里戒备森严,伍权让许逸留下,没命令都不允离开。老毕等人的行踪被发现,无奈双方交火,伍权听到枪声后赶过去。大虎被宋雅茹打死,老毕只好撤退,伍权突然出现掩护他们离开,宋雅茹看到伍权跳墙离开时开车追赶过去。 程岐山得到消息后匆忙赶过去,当他听说宋雅茹和浩天去追赶后急忙上车。伍权开车时故意弄断电线杆以阻拦宋雅茹的追击,宋雅茹见线杆倒下后急忙刹车,受伤后被送入医院,周默涵到医院后怒斥浩天,宋雅茹一直处于昏迷中,没有生命危险。老毕等人回到观音庙,伍权批评他擅自行动,整个计划受到影响,老毕说起赵玉堂上山时被程岐山打死,伍权让众人一切行动听指挥。 周默涵让程岐山安排监测点的转移,程岐山奉

  • 红色通道 第30集

    大礼接完电话后带人赶往南草甸集市,严浩民在王德彪面前又说韩炳义和程岐山见面之事,王德彪暂时不想动他。占元赶马车来到指定地点后取出发报机,宋雅茹从医院出去后来到侯车室。三方联会召开,王德彪最后一个到场,他问起赵玉堂时周默涵解释原因。程岐山的话惹怒了众位在坐的军官,赵玉堂因死无法对质。 大礼到南草甸集市后让人分头去找一辆金项马车,周默涵提到0333号车厢之事,只是没有证据,王德彪指责后孙玉海从中调解,宋雅茹带五站货运仓库的管理员来到会场,他说明0333号的铅封不见了。 占元的马车被特务发现,大礼带人悄悄摸进院子,占元正在接收电报,发现异常情况后警觉起来,看到窗外人影后吃下电文度砸毁电台,大礼带人闯入后抓捕占元,他在地上看到被摔碎的电台配件。 占元被大礼带走,大礼没能拿到密码本。老毕将武器都埋藏在城外土地庙下面,伍权让老毕等人尽快熟悉那列军列专线,他们将以护送古董之名让9号首长顺利通过。王德彪见

  • 红色通道 第31集

    程岐山拿出硫酸对付占元,占元痛苦万分,昏迷后又被弄醒。严浩民在玉纾房间看到一台值班电台,他说明姜督察清查内奸之事,他担心私下做的军火生意会牵扯到王德彪和自己,严浩民让她谨慎交待,他最担心的人是韩炳义,还劝玉纾也要当心他。杨小曼回到奥尔加旅馆时在门口遇到沈怀玉,起子带人回来,沈怀玉见占元迟迟不回有些担忧,她让起子带人马上去看看。 王德彪同意按严浩民的提议去办,他在文件上签上严浩民的名字。周默涵见到姜督察,他说明刚抓到的占元,姜督察也意外之喜。起子在南草甸集市只找到占元的马鞭,回去后向沈怀玉汇报情况,沈怀玉很着急,她让起子急忙去查询。沈怀玉去找王德彪时见到严浩民,占元出事让严浩民很意外,沈怀玉说明事情经过,严浩民的话让她心里不踏实。 占元出事让严浩民担心,严浩民打电话给伍权。沈怀玉派人四处打探占元下落,始终没有消息。伍权在接头地点见到严浩民,严浩民说明占元被抓之事,他猜想占元肯定被关押在秘密地

  • 红色通道 第32集

    王德虎把调查名单交给姜督察,姜督察提出对名单上的人进行隔离审查,王德彪表示反对,姜督察把名单交给周默涵。韩炳义提醒冯玉纾注意严浩民,她让他直接找旅长。沈怀玉忧心忡忡,看到占元的车后马上出门,出门后见到宋雅茹带人前来,沈怀玉承认好运是她的车,宋雅茹派人搜查占元的房间,沈怀玉被带走,周默涵让宋雅茹把人交给程岐山。 杨小曼悄悄靠近仓库,他在窗口看到伍权等人。沈怀玉被带到审讯室,程岐山说明原由,还让人把占元抬过来。杨小曼听到伍权的许逸等人的谈话,他们准备晚上营救占元,有人担心徐文书无法提供确切地址。鲁大海联系过徐文书后回到仓库,杨小曼看到后悄悄离开。沈怀玉见到满身是伤的占元,那让她意外万分,她禁不住哭出来。 程岐山让沈怀玉交待情况,沈怀玉被绑起来,程岐山派人动手打她。名单上的军官被逐一审查,周默涵清楚王德彪会过来要人,他向程岐山问起徐文书,那是杨小曼把消息透露给周默涵。杨小曼把沈怀玉被带走的事情告

  • 红色通道 第33集

    鲁大海躲过宋雅茹的追捕后上车离开,杨海轩找到严浩民后说明沈怀玉被抓之事。鲁大海向伍权汇报情况,伍权仍打算晚上动手。姜督察找王德彪谈话,他怀疑严浩民就是壁虎,王德彪根本不相信,姜督察说出考查严浩民之事。王母让王德彪给警察署打电话,王德彪这才知道沈怀玉被抓。周默涵要实施最新计划,他想知道伍权的全部情况,还浩天派人抓紧审查沈怀玉。 王德彪劝老母不要着急,她让他晚上之前千万要找回沈怀玉。严浩民把事情原委告诉王德彪,王德彪知道占元是共产党后很意外,严浩民认为都是程岐山搞鬼,王德彪让严浩民去要人,严浩民建议把消息告诉起子,还让孙玉海去打听关押地点。王德彪在姜督察面前提起沈怀玉,他保证好不会和共产党有关系,严浩民和王德彪故意演戏给姜督察看。 伍权跟踪麻脸来到五彩楼,老毕在故意给麻脸引到伍权房间。麻脸从声音上猜出是伍权在背后,他只好跟随他们离开。严浩民见到玉纾后让她去大车间把东西交给起子,还提醒她千万注意

  • 红色通道 第34集

    程歧山要动手时严浩民主动站起来要求试一下,这让周默涵很意外,占元故意大骂严浩民。大礼清点人手后想去抓伍权,浩天劝他不要冲动,他要把账算到沈怀玉身上,浩天找周默涵汇报情况。严浩民假装劝说占元,无奈亲自动手烙晕他,周默涵等人出门。 沈怀玉在途中让伍权把车停下,她从小到大就没受过那样的苦,伍权不想看到最亲近的人受到伤害,沈怀玉想帮他,她已经确定伍权就是共产党。周默涵对严浩民的表现不以为然,他感觉严浩民的举动有些表演的成份,周默涵要让严浩民继续演下去,严浩民听着弟弟受苦的声音 心里很难受,但他还不能暴露。程岐山在占元的伤口上浇酒,占元多次昏迷又被弄醒,严浩民提出杀了,王德彪提出回去休息。 周默涵听说占元扛不住之后来到审讯室,占元被放下来,严浩民上前,占元用脚踩在他脚上传递信号,他指认壁虎就是王德彪,严浩民掏枪对住他,程岐山制止了,周默涵要带严浩民离开时占元抢过他手上的枪扣去扳机自杀。 伍

  • 红色通道 第35集

    占元的死让伍权很意外,伍权和严浩民打算一起杀死程岐山报仇。程岐山听到外面动静后警惕起来,他要掏枪时被伍权阻止,严浩民和伍权放下枪,程岐山和严浩民打起来,在伍权的帮助下严浩民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走向倒地的程岐山,严浩民说出占元是他亲亲,随后用玻璃杀死程岐山报仇。占元的死让沈怀玉很惊讶,王德彪说起当时的场景。 伍权安慰严浩民后说明他和哈尔滨的交通站失去联系,最后一次收到9九首长的消息是在两天前,备用密码只有占元知道,伍权问起占元临死前的举动,严浩民把占元死前的话说出来,他和伍权赶往小西沟。杨小曼回家时听杨海轩说起沈怀玉,许逸突然来到杨家商量货款,他让杨海轩在规定的时间和地点把货送到。伍权和严浩民来到占元坟前,祭拜之后将坟挖开,仔细查看后发现占元脚趾少了一根,伍权推断出占元的用意,他拿到加密密码,严浩民再次失声痛哭。 鲁大海一直在想白天中埋伏的情况,伍权回去后向他说明老毕和占元的牺牲,许逸回去后了

  • 红色通道 第36集

    韩炳义如期来到接头地点,伍权躲在暗处用枪口对准他。宋雅茹和浩天躲在暗处监视着韩炳义的一举一动,严浩民在五站接到北京来到华班主一行人。许逸看到韩炳义后将纸条塞在他手上,在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后离开,宋雅茹和浩天带人围上去时韩炳义被伍权一枪狙击,宋雅茹和浩天分别去追赶伍权和许逸。杨小曼悄悄回家后进入秘室,打开箱子后取出定时炸弹。 许逸在逃跑途中被枪打伤,他趁机藏起来后躲过追捕,宋雅茹对伍权紧追不放,伍权摆脱后开枪打伤她。伍权走出来站到宋雅茹面前,她掐住他的脖子时伍权没有还手。受伤的许逸来到博古轩,他让伙计去外面看着。伍权在宋雅茹面前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听到外面声音后弄晕宋雅茹,浩天在地上看到弹壳,他判断附近肯定有人。林叔看到杨小曼从祠堂出来,他告诉杨海轩,杨海轩来到杨小曼房中,她急忙把乐谱收起来。 王德彪拿到韩炳义手上的纸条,浩天回去后向周默涵汇报情况,接头人不是严浩民让他意外,程岐山没出现让他

  • 红色通道 第37集

    王母见到戏班的当家青衣,班主建议先唱一段,王母让她演一出贵妃醉酒,王德彪陪老母一起观看,沈怀玉坐在一旁,严浩民见到孙玉海来时上前询问,孙玉海说起程岐山被人杀死,他心里没底。沈怀玉听说程岐山死后很解气,见到孙玉海后又恶心他。 伍权来到王德彪府上,王德彪问起来由,孙玉海借机离开,伍权说明货已入库,押送的问题由严浩民负责。严浩民看出周默涵不相信韩炳义就是壁虎,麻脸带人来到王府查询戏班人员,他自称是代理队长,伍权和严浩民假装不知道程岐山的死。宋雅茹回去后向周默涵汇报情况,周默涵对她不太信任,他让她把枪交给浩天,宋雅茹只好照办。 许逸因伤住在杨小曼家中,杨小曼腾出房间让他住下。大礼从南京查到山竹的真名叫林少锋,是行动科的主要负责人。宋雅茹想离开房间时被阻止,她站在凳子上从屋顶离开。麻脸当上代理队长后开始摆谱。伍权送沈怀玉回奥尔加旅馆,沈怀玉回去时见到幺鸡,当天起子没让他上去,幺鸡一直躲藏在秘道中不敢

  • 红色通道 第38集

    入夜后,伍权开始按原计划行动,严浩民打开冯玉纾的电台和海参威国际组织取得联系,中央保卫局特别行动队队长林少锋准备去绥芬河和严浩民见面,由严浩民安排见面时间和地点。矿北发现可疑人物,巡逻的哨兵发现后开枪吓走对方。冯玉纾醒来时见严浩民在沙发上就睡着了,严浩民说她晚上折腾了一夜,他借机去奥尔加旅馆看堂会。 严浩民来到中俄会馆,在指引下来到房间见到代号为山竹的林少锋,伍权安排过山里事情后回到奥尔加旅馆,戏台已经搭好。林少锋清楚二号方案很安全,他知道对手是诡计多端的老特务,周默涵已死死盯住伍权,林少锋让严浩民安排他和伍权见面,地点就在奥尔加旅馆。 周默涵已把目标重点放在凤山矿的那趟专列,他担心在矿上动手会惹怒王德彪,还安排姜督察的人在五站布防,周默涵想让列车通过阜阳五分钟后爆炸。麻脸将戏班人员的花名册交给周默涵,周默涵让他听浩天指挥。林叔路过祠堂时看到杨小曼走出秘室,他悄悄躲藏起来,等杨小曼离开时林

  • 红色通道 第39集

    周默涵知道山竹就是林少锋,山竹的出现让他意外,周默涵想听一下风车的建议,杨小曼建议一同铲除伍权和林少锋,那样她才能和许逸一同顺利登上那趟火车。周默涵安排宋雅茹执行特殊任务,他把枪交到她手中,那是周默涵一箭双雕的毒计。严浩民接到9号首长,周默涵派浩天埋伏在奥尔旅馆周围。许逸要提前赶到奥尔加旅馆,杨小曼假装担心他,她让他先喝了药,许逸端起来喝下。 许逸喝了药之后晕过去,杨小曼将他扶到床上,浩天来到宋雅茹房间,他说明行动时间,宋雅茹不想和他多言。奥尔回旅馆如期挂出打烊的牌子,伍权和山竹会面,他问起林少锋的女儿,林少锋到广州之后再也没和她见过,伍权说起宋雅茹就在绥芬河,还是周默涵的得力干将,伍权说起他和宋雅茹相识的经历。宋雅茹潜入奥尔加旅馆,沈怀玉听到声音后被她打晕。伍权看到林少锋拿出的长命锁,那和宋雅茹当时拿出的一样,她就是林少锋的女儿,林少锋没想到宋雅茹会成为周默涵的人,他十分自责。 伍权知道

  • 红色通道 第40集

    沈怀玉抱住伍权,林少锋和严浩民商量一号方案的实施,林少锋打算登上那列火车,他把离开时的情况告诉严浩民,林少锋让严浩民按他所说的执行,9号首长的安危全靠严浩民的二号方案。许逸带枪出门时看到屋外扔出的纸条,他打开看后才知道杨小曼是南京派来的特工风车,许逸惊讶万分。严浩民去见王德彪,王德彪让他按时出发,沈怀玉哭着去找王德彪,她说明奥尔加旅馆被烧之事,严浩然正替伍权担心。 王德彪准备带沈怀玉去乡下祭祖,他让孙玉海调查原因。许逸夜里去找杨小曼,他谎称伍权已经牺牲在奥尔回旅馆,许逸让她和自己一同在凤山矿上车,杨小曼假装吃惊。杨小曼一早出门时被许逸跟踪,林叔把疑惑告诉杨海轩,杨海轩不明白杨小曼去祠堂做什么,他进入祠堂后来到秘室,秘室里发现杨小曼藏的定时炸弹。许逸在远处看到杨小曼进入了书店,杨小曼和周默涵会面,她向他汇报说伍权已死,但山竹还活着,杨小曼和周默涵约定中午在阜阳见面,周默涵和杨小曼先后出门让许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