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我在北京,挺好的

我在北京,挺好的

简介: 1985年,陕南沙坪坝村的乡下姑娘谈小爱在结婚前夕收到从小定亲的曹力张悔婚的信,偷偷跑去北京找正在念大学的曹力张讨说法。而此时,曹力张在城里正和国营商店的营业员徐晓圆约会。面对变心的曹力张,谈小爱终于放弃,此后独自留在北京,为了有尊严地在城市生活,为了让自己的家人和孩子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经过了二十多年艰难曲折的奋斗拼搏,经历无数次挫折失败,凭借吃苦耐劳,顽强不屈的精神一次次站起来,在时代变迁,社会发展过程中融入到城市中,超越了狭隘,最终得到亲情、爱情、事业的全面丰收。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36-40集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集

    由于未婚夫曹力章的背叛,农村女孩谈小爱到北京寻找曹力章,曹力章一直躲着谈小爱。 公交车上,谈小爱的钱包被偷了,好心人丁莉在追小偷的途中崴了脚,谈小爱把丁莉背回家。 在北京举目无亲的谈小爱留在丁莉家当保姆,当丁莉的女儿徐晓园带回男朋友的时候,谈小爱傻眼了,原来徐晓园的男朋友正是曹力章。 谈小爱离开了丁莉家,去学校找到曹力章的领导,要求曹力章跟自己回去结婚,学校要曹力章自己处理这件事。 校领导安排谈小爱住到学校招待所,曹力章和徐晓园想方设法地让谈小爱回乡下老家。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集

    徐晓园和曹力章都没有办法说服谈小爱回乡下,徐晓园让弟弟徐晓辉帮忙把谈小爱搞定,不要再去学校闹事,以免影响曹力章的工作分配。 徐晓辉倒觉得谈小爱这个人挺实诚的,就把她带到摊位上帮自己看摊儿,一来可以兑现对姐姐的承诺,二来也可以帮自己盯着另一个小贩陆粉英,因为陆粉英手脚不干净。 但是徐晓园一直想让徐晓辉把谈小爱辞掉,觉得谈小爱在北京对她和曹力章就是定时炸弹。 徐晓辉不同意,他觉得这样做不地道。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3集

    徐晓辉答应徐晓园把谈小爱送到火车站,结果徐晓辉直接带着谈小爱去广州进货了。 与此同时,谈小爱的两个同乡周宝明和刘建群也到北京寻找谈小爱。 在进货的过程中,谈小爱发现发货的老板掺假,徐晓辉和谈小爱两个人对发货老板动了手。 第二天去批发市场,谈小爱上厕所的时候被发货老板绑架了,徐晓辉带着赎金去约定的地点赎谈小爱,结果两个人都被绑起来扔在废弃仓库里。 几经波折,两个人终于逃回北京。谈小爱遇到了周宝明和刘建群,看到他俩没地方住,就拉了个帘子让他们打地铺。第二天早上被徐晓辉撞见,双方差点动了手。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4集

    由于周宝明和刘建群找了曹力章的领导,曹力章的工作分配受到了影响,没能去他想去的杂志社而是去了工商局。 徐晓园到处找不到曹力章,到工商局门口守着。谈小爱和周宝明拿着北京地图找遍一家家报社杂志社,终于找到曹力章,在徐晓园的安慰下曹力章重新振作起来。 徐晓辉的父亲给他介绍了个对象,他拉着谈小爱演了一出双簧,把相亲对象吓跑了,之后两个人去逛了公园。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5集

    徐晓辉回到家里,跟父母说自己想娶谈小爱,父母和徐晓园都不同意。 徐晓辉告诉陆粉英,谈小爱以后就是老板娘,陆粉英很是生气。 徐晓辉带谈小爱去逛了长城。徐晓园找徐晓辉商量,希望徐晓辉放弃谈小爱,但是徐晓辉很坚持,姐弟俩闹得很不开心。 徐晓园去找谈小爱闹事,徐晓辉出面摆平。 徐晓辉带着谈小爱回家吃饭,碰巧徐晓园也带着曹力章回家吃饭,饭桌上闹得很不愉快。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6集

    陆粉英不甘心徐晓辉被谈小爱抢走,于是晚上去找徐晓辉喝酒。谈小爱去给徐晓辉送鞋垫碰巧看见两个人喝酒,转身离开了。 徐晓辉骑着摩托车去追,不慎出了车祸。谈小爱天天在医院照顾徐晓辉,一直到徐晓辉出院。 徐晓辉买了礼物要去谈小爱家提亲。 徐晓园跟曹力章说要去看看曹力章的父母,曹力章本不想回去,在徐晓园的劝说下终于同意。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7集

    谈小爱带着徐晓辉回到沙坪坝老家提亲,谈小爱的父母让徐晓辉再好好考虑考虑。 徐晓辉为了博得谈父、谈母的欢心,大张旗鼓地出钱买了村里其他农户的砖,要给谈家盖一个厨房,结果反让谈父反感,觉得徐晓辉是故意炫耀自己有钱,立刻否决了徐晓辉和谈小爱的婚事。 徐晓园跟曹力章回到沙坪坝,曹父看不惯徐晓园的娇气。 徐晓辉把收来的砖用来翻新村的学校,谈父看到徐晓辉的诚意,决定同意二人的婚事。 徐晓辉通知父母,婚礼如期而至。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8集

    徐晓园在徐晓辉的婚礼上大闹一场,曹父气得对曹力章破口大骂,觉得曹力章没出息,连自己的媳妇都管不住。 新婚之夜,徐晓辉发现自己不能尽人事,第二天便早早起来在河边散心。 徐晓辉碰到徐父,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徐父让他回北京找个专家看看。 徐晓辉和谈小爱回到北京之后,从各种途径寻偏方治病,但都不见成效。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9集

    徐晓辉背着谈小爱试用各种偏方,结果不起作用不说,反而上吐下泻,但他没有放弃,费尽心思找到一位中医,但开的药也不管用。 徐晓园和徐母不知道情况,觉得徐晓辉结婚都一年了,谈小爱肚子还是平平,以为谈小爱出了问题,准备带着谈小爱去医院检查。 徐父把实情告诉她们,原来,徐晓辉在那次车祸之后就不能进行正常的夫妻生活了,徐晓园带着徐晓辉去看病。 周宝民从架子上摔了下来,但是舍不得花钱去医院,刘建群没办法,只能找谈小爱。 在谈小爱的劝说下,周宝民去了医院,谈小爱把当天的营业额给周宝民交了住院费。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0集

    徐晓辉由于病情心情不好,在外面喝醉酒拿了一组玛丽莲·梦露的挂历,让谈小爱照着上面的姿势摆,谈小爱拒绝,徐晓辉一气之下推倒了她,谈小爱磕破了头。 徐父、徐母来到服装摊,看到了谈小爱的伤,徐父非常生气,要打徐晓辉,被徐母和谈小爱拦住。 徐晓辉突然对谈小爱很好,说要带她出去逛逛,实际是想把谈小爱带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谈小爱坚决不同意。 回到家后,徐晓辉各种为难谈小爱,之后就一直躲着谈小爱。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1集

    谈小爱回到家中,发现徐晓辉已经回来了,并且在收拾东西,谈小爱抱住徐晓辉不让他走,但徐晓辉执意要走。 谈小爱觉得这个家是徐晓辉的家,她收拾了东西去找周宝民,暂住在周宝民的一个仓库里。 谈小爱走后,陆粉英又回到徐晓辉的服装摊看摊,谈小爱和周宝民、刘建群也合伙开了一个服装摊。 曹力章所在的工商所开始严打洋垃圾,曹力章把这些信息透露给徐晓园和徐晓辉。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2集

    江老板把所有的洋垃圾都低价处理给了周宝民,工商局来检查的时候周宝民和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动了手,谈小爱所有的衣服都被查封了,周宝民也被抓走了。 在曹力章的帮助下,周宝民被释放。曹力章当上了局长秘书。 谈小爱无奈之下开始摆摊卖煎饼,碰到曹力章和工商局的同事吃饭,同事看到卖煎饼的谈小爱没有证件,要没收谈小爱的摊位,在曹力章的极力劝说下作罢。 徐晓辉知道谈小爱有困难,送了一台缝纫机给她,谈小爱开始加工服装。 徐晓园和曹力章的婚礼如期而至,婚礼上曹父觉得很丢人,动手打了曹力章。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3集

    谈小爱回到家中,看到徐晓辉和陆粉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气得跑回自己的加工店。 陆粉英找谈小爱示威,被谈小爱赶走。谈小爱和徐晓辉离婚,回到加工店里就一直不出来,不停地做衣服,把自己累倒了。 周宝民给谈小爱摊煎饼,曹力章也去探望谈小爱。 徐晓园去找曹力章,周宝民为了谈小爱和徐晓园吵了一架。周宝民白天扛煤气罐、晚上干零活,拼命赚钱想帮助谈小爱。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4集

    周宝民签下用工合同离开了北京,几个月后,他的同事突然上门,通知谈小爱周宝民在一次事故中去世了,并送了一份受益人为谈小爱的保险。 谈小爱和刘建群悲痛不已,刘建群向谈小爱诉说了周宝民对她的深沉爱意,谈小爱悔恨自己后知后觉。 周宝民突然回来了,原来他的死讯竟是一场乌龙。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5集

    时光飞逝,谈小爱和周宝民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并且她已经怀孕临产。 徐晓辉早已一蹶不振成了酒鬼。陆粉英挺着大肚子回来找徐晓辉,称自己怀了他的孩子,两个人拉扯起来,陆粉英倒在地上,徐晓辉慌忙将其送进医院。 与此同时,谈小爱也出现临产迹象,进了同一家医院。 谈小爱难产,孩子没能保住,周宝民担心她难过,强忍悲痛瞒住了她。 陆粉英产下一名男婴,徐晓辉不能确定孩子是自己的,决定做亲子鉴定,陆粉英十分恐惧,丢下孩子离开了医院。 周宝民抱走了陆粉英丢下的孩子,瞒过谈小爱,并给孩子取名叫周天禹。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6集

    谈小爱抱着孩子来咨询承包柜台的事,被徐晓园呛了几句。 谈小爱说服周宝民在红梅商店承包了一个柜台,徐晓园被安排做营业员。 徐晓园不满商店的安排,和顾客起了冲突,经理一怒之下要开除她,谈小爱出面保住了她。 徐晓园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因此心怀怨念,打定主意要报复。 徐晓辉炒股赚了钱,鼓动姐姐和自己一起炒股。徐晓园将谈小爱的全部货物甩卖,谈小爱发现徐晓园连人带货消失,焦急万分,四处寻找。 徐晓园把全部货款投入了股市。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7集

    徐晓园躲在股市,对家人的劝阻、谈小爱的恳求毫不动摇,坚持不肯还钱。 债主堵在谈小爱家逼她还钱,全家人陷入十分困难的境地。 周宝民重操旧业干起了木匠活,没日没夜地加班赶工,却仍还不上巨额的债务。 徐父、徐母想替徐晓园还债,谈小爱不愿接受他们的钱,只接受了徐母介绍的一单木工活。 谈小爱和周宝民几个人去买油漆的时候撞上了正在选家具的徐晓园,几个人冲上去堵住徐晓园让她还钱,却被她各种讽刺,几个人拉扯起来,徐晓园踢翻了谈小爱的油漆桶。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8集

    徐晓园住院,错过了股票抛售的最佳时机,所有的钱都赔了进去,徐晓园将这一切算在了谈小爱的头上。 债主再次上门逼债,谈小爱和周宝民一筹莫展。 徐晓辉偷偷替谈小爱还了债,并让债主们不要告诉谈小爱。 周宝民求曹力章劝徐晓园还钱,曹力章自作主张把徐晓辉送来的那笔钱还给了谈小爱。 谈小爱去还债,却得知钱已经被人还上了,她心知那人是徐晓辉,约他见面把钱还给了他。 徐晓园发现曹力章背着自己把钱给了谈小爱,跑去谈家大闹一场。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19集

    曹力章去医院看病时,帮医院的小护士、陆粉英的妹妹陆惠英解了围。 谈小爱的弟弟谈阳被公司派到北京,得知徐晓园为难姐姐的事后十分气愤。 曹力章在菜市场巧遇陆惠英,两个人聊得十分投缘,一不小心忘了时间,回家被徐晓园一通狂批。 刘建群探听到徐晓园的服装厂伪造名牌,提议去工商局告发,被谈小爱阻止。 谈小爱约曹力章出来,让他劝徐晓园不要再干违法的事,却被尾随而来的徐晓园抓了个正着,引起了误会。 徐晓园去谈小爱家大闹,刘建群和谈阳非常气愤。 刘建群带着一帮记者去了工商所,曹力章骑虎难下,只得带人查抄了徐晓园的服装厂。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0集

    徐晓园假冒名牌的事被抓了典型,有可能还要坐牢,徐母又气又急,险些背过气去。 徐晓辉去谈小爱家算账,一酒瓶子敲在了周宝民的脑袋上,还顺手将周天禹抓为人质。 众人被疯狂的徐晓辉吓坏,周宝民在倒下之前喊出“他是你的儿子”,徐晓辉惊呆,被警察制伏。 周宝民进了医院,几番惊险,终于醒了过来,眼睛却暂时失明了。 徐晓辉被判15年,徐晓园将一切算在了谈小爱头上,对她更是怨恨。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1集

    周宝民几次想向谈小爱说明周天禹的身世,都被她阻止。 周宝民眼睛恢复,谈小爱这才向他询问周天禹的情况,得知真相,根本无法接受周宝民的欺骗。 谈阳劝说,谈小爱这才解开了心结。 曹力章的父母从乡下赶来看望孙子,徐晓园却对他们的突然到来有些不满,曹父气愤,让儿子找旅馆去住。 谈小爱遇到曹家父母,邀请他们去自己家,并摆了丰盛的接风酒,两个老人十分感动。 曹力章为父母的事和徐晓园大吵了一架。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2集

    陆粉英突然回到北京,找徐晓园闹着要寻找当年丢下的孩子。 徐晓园一筹莫展,向狱中的徐晓辉抱怨,徐晓辉告诉她,孩子在谈小爱和周宝民那里。 徐晓园带着陆粉英去谈小爱家挑衅,谈小爱和周宝民惊恐万分,只能整日将周天禹带在身边。 周天禹偷偷溜出去玩,被陆粉英搭讪。 陆粉英在陆惠英家里遇到曹力章,误会了二人的关系。 陆粉英企图通过法律途径要回孩子,却没有打官司的钱。 徐晓园称可以替陆粉英出这笔钱,但提出要求:孩子是徐晓辉的骨肉,要回来后交由徐家抚养。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3集

    陆粉英本不赞成徐晓园的提议,却被一通逼债电话改变了心意,陆粉英和徐晓园以5万元钱的价码达成协议。 谈小爱约陆粉英见面,求她为孩子考虑,不要闹上法庭。 陆粉英称只要给她10万元钱,她就撤诉。 谈小爱和周宝民决定卖掉家具店筹钱保住孩子。 陆粉英被债主抓到,称再不还钱就要了她的命。 徐晓园要和谈小爱打官司的事被徐父徐母知道,两个老人坚决反对,徐晓园却一意孤行。 无奈之下,徐父徐母说出了一个惊人秘密:徐晓园是在沙坪坝收养的。 徐晓园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跑出门去,被一辆卡车迎面撞上……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4集

    谈小爱一家正忙着凑钱,陆粉英却反悔了,她让谈小爱一次性借给她20万元,并承诺此后再不纠缠。 谈小爱将家具店抵押贷了款,并和陆粉英签下了协议,孩子的事就此告一段落。 转眼又过去几年,谈小爱的生意越做越好,还在北京按揭买了一套房子。 徐晓园和曹力章的感情越来越差,曹力章和陆惠英的关系却越来越好。 身体状况不好的谈母来到了北京。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5集

    谈母告诉了谈小爱一个隐瞒多年的秘密:谈小爱还有一个妹妹。 原来,谈小爱的亲妹妹30多年前被军工厂的一对夫妇收养,后来军工厂迁回北京,孩子也被带走。 谈母这次来,就是为了找到当年送人的孩子。 谈母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徐父、徐母看到,察觉徐晓园和谈小爱可能是一对亲姐妹,忙去谈家打探,最终证实了此事。陆惠英向曹力章表白,却遭到了拒绝。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6集

    谈母病倒入院,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徐父、徐母决定说出真相,将谈小爱和徐晓园召集到了一起。 谈小爱知道实情很高兴,却也担心徐晓园不愿与母亲相认,决定先瞒着母亲,做通徐晓园的工作再说。 谈小爱几次三番恳求徐晓园去看母亲,徐晓园不为所动。 “非典”来临,谈小爱的生意陷入低谷,高额的医药费却刻不容缓。 刘建群和翠翠商量,拿出自己准备装修店面的钱帮助谈家。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7集

    谈小爱和周宝民决定卖掉房子为母亲治病。 谈母询问谈小爱找女儿的进展,称无论如何都想见女儿一面。 谈小爱再次找到徐晓园,求她去医院看看母亲,徐晓园仍执意不去。 谈母从周天禹口中知道了谈小爱买房子的事,留下一封信独自离京回了家乡。 谈小爱急忙赶了回去,并在母亲弥留之际告知了她真相。 徐晓园被谈小爱临走之前的话触动,和曹力章也一起赶了回去。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8集

    徐晓园赶到,谈母却已经咽气,母女还是没能相见。 谈小爱的家具厂倒闭,多年打拼成了一场空,一切只能从头来过。 徐晓园经过此事,性情有了一些变化,和曹力章的关系也稍稍缓和。 为了给孩子赚学费,谈小爱瞒着周宝民做了 “蜘蛛人”,周宝民发现后极力阻止,谈小爱却坚持要做。 曹力章给陆惠英介绍了一单清洗外墙的活,两个人一起去工地视察。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29集

    徐晓园在工地楼下看到曹力章和陆惠英,追上了楼顶。 陆惠英试图向徐晓园解释,被徐晓园呛了回去。 陆粉英对陆惠英和曹力章的关系十分不满,鼓动陆惠英主动出击拿下曹力章,陆惠英无奈。 谈父来到北京,他去找徐晓园,徐晓园冷淡的态度让弟弟谈阳非常生气,两个人呛了起来。 陆粉英为给妹妹出头来到徐晓园家搅和,徐晓园受了刺激割腕自杀。 谈小爱破窗而入救了徐晓园。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30集

    曹力章去谈家道谢,被谈父好一通教训。 曹力章一阵阵头晕,谈小爱将他送到医院,被查出其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 曹力章却为了升迁坚持不住院,并恳求谈小爱不要告诉徐晓园。 徐晓园从朋友口中知道了曹力章生病的事。 曹力章局里空降了一位局长,曹力章升迁的希望破灭了,回家后又和徐晓园大吵一架,倒地不起被送进医院。 曹力章生病的事被陆粉英知道,为了阻止陆惠英和曹力章联系,她将妹妹关在了家里,陆惠英却一点儿也不领情。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31集

    为了让陆惠英死心,陆粉英假意同意陆惠英和曹力章联系,却抢先一步见了曹力章,逼他和陆惠英断绝关系。 曹力章和陆惠英摊牌,自己不能放弃家庭,陆惠英死心,跟着陆粉英离开。 陆粉英姐妹离开后,徐晓园竟从隔壁走了出来,原来陆粉英设计让她来偷听,曹力章所说的一切她都听在耳里。 自尊心受到伤害的徐晓园决定和曹力章离婚,儿子曹行听到父母要离婚的消息,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被谈小爱遇到带回了家。 谈小爱试图调和曹力章与徐晓园的关系,还游说曹行帮助自己。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32集

    曹行听谈小爱的话回了家。 谈小爱又出主意让曹力章给曹行补习功课,以拉近父子关系。 徐父、徐母也劝徐晓园再给曹力章一次机会。 谈小爱和周宝民合计要开一家装修公司,两个人为新事业忙活起来。 转眼又是几年,谈小爱的装修公司步入正轨,周天禹长成了大小伙子。 徐晓园和曹力章的感情也渐渐好了起来。 就在大家过着平静的日子的时候,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徐晓辉出狱了,10年的牢狱生活使徐晓辉加深了对儿子对周天禹的感情。 徐父、徐母约谈小爱一家为徐晓辉接风。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33集

    周宝民不愿意让周天禹和徐晓辉见面,谈小爱只能一个人去参加了饭局。 面对满怀期望的徐晓辉和徐家父母,谈小爱承诺会尽快说服周宝民,告诉周天禹真相。 徐晓辉去学校看周天禹被察觉,周天禹甩掉徐晓辉,并告诉父母自己被人跟踪。 周宝民和谈小爱明白此人肯定是徐晓辉,担心他冒冒失失吓到孩子。 周宝民终于同意告诉周天禹真相。 周天禹知道身世后不愿和徐晓辉相认,徐晓辉只能默默关心。 周天禹察觉到母亲和徐晓辉的关系似乎不一般,从谈父口中探听到两个人曾经有段短暂婚姻。 周天禹被家里复杂的关系搞得十分混乱。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34集

    周天禹在学校和同学起了冲突受伤,徐晓辉出手教训那些同学,被学校保安带走。 徐晓辉和周宝民当着学校老师的面吵了起来。 周天禹失踪,谈小爱和周宝民、徐晓辉四处寻找,得知周天禹独自回了陕南老家。 徐晓辉抢先赶回陕南,试图和周天禹解释,周天禹为了躲避徐晓辉跑进了山里。 谈小爱、周宝民赶回来一起进山寻找周天禹。 周天禹失足落下山崖,谈小爱爬下山崖救了儿子,周天禹痛哭,与母亲和解。 徐晓辉在山上迷路,周宝民再次进山找到了他。 徐晓辉得知是谈小爱救的周天禹,当即跪下磕头道谢。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35集

    汶川地震,谈小爱为就徐晓园受了重伤,徐晓园受到触动,终于和姐姐相认。 谈小爱努力想要调节徐晓辉和周天禹的感情。

  • 我在北京,挺好的 第36集

    (大结局) 徐晓辉和周天禹做亲子鉴定,却发现周天禹不是自己的孩子,两个人都受了刺激离家出走。 谈小爱找到两人,与他们和解,几个家庭在长城团聚。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