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36-40集

  • 大清徽商 第1集

    大清盛世,皇上南巡。扬州的徽商们在盐商总商汪仲连的带领下大张旗鼓地准备接驾。突然,他们接到消息:济南总领接驾事宜的商人邹嗣煌未合皇上的意,遭到追究而自杀了!凶讯传来,扬州商人不知接驾之事该办得节俭还是豪华,诚惶诚恐。 汪仲连请扬州知府钱木斋给当年的同榜、现在南巡行营中随驾的房崇古写信,托房崇古代为引见总管太监洪公公。洪公公借机敛财,二十万两银子只换得他一句回话:按豪华办!商人们为保全自身,只得挖空心思想办法讨皇上开心…… 在商人们的老家徽州竺溪村,汪仲连的小儿子汪宗昊和茶商程省吾的儿子程元亮、以及汪寡妇的儿子汪无竞是极要好的小伙伴。他们商量着要去 扬州去见见这举世仰慕的大场面。在一番凑盘缠和谋划之后,汪宗昊、程元亮两个少年上了路。 汪宗昊程元亮偶遇仗义救人而被巡丁捉住的私盐贩子李福全,初涉人世的两人偷放了他……

  • 大清徽商 第2集

    盐运使大人与盐政孙大人之间打起了“降息战”。最后,汪仲连从孙启贤处借了钱补上了窟窿,盐运使和布因此心中起恨,他翻出去年孙启贤与几位总商提留盐引款的事…… 汪宗昊终于说服父亲回家,谁知汪仲连一回到家,就为他定下了婚事。正在汪宗昊婚、礼当天,汪仲连却被数名衙役抓走,汪仲连被抓到扬州府衙,知府钱木斋不容分辩就把他押进大牢,而巴文藻也早已被抓。 汪宗昊到新安会馆求救,方仲景急忙派人到牢狱去打点,一方面找人摸底。曹百万赶来,表示愿为解救汪氏父子出力。他的举动让汪宗昊感到意外。汪仲连被抓到扬州府衙,知府钱木斋不容分辩就把他押进大牢,而巴文藻也早已被抓。汪宗昊到新安会馆求救,方仲景急忙派人到牢狱去打点,一方面找人摸底。曹百万赶来,表示愿为解救汪氏父子出力。他的举动让汪宗昊感到意外……

  • 大清徽商 第3集

    徽商们打探到此案的底细,方仲景把汪宗昊收留在新安会馆,并把送牢饭的任务交给了他。同时,方仲景亲自出马,利用给钱木斋内子谢氏看病之机,见到钱木斋,问清了汪仲连的提留案,说清提留款并没有私分而是用在新安会馆置义冢、办义学、做义金上,并请钱木斋慎重行事,不要激怒商界罢市…… 孙启贤向钱木斋出诡计,让他严刑拷打杀人灭口,这样他们借孙启贤的债就得用房产、店铺、田庄抵押,他就可以发一笔横财了。而同时,盐运使和布也向钱木斋施加压力,不准整死盐商,从而借机搬倒孙启贤,这使官道上无甚背景的钱木斋左右为难。 知府夫人谢氏给钱木斋出了个主意:拖!谢氏还告诉汪仲连等人只有不说出盐引提留的事他们才有可能保住性命。 徽商程省吾按照方仲景的部署,赶往京城找军机章京曹晟大人帮忙,程省吾找到曹晟,把方仲景的信递上,曹晟见信便立即写奏折禀奏皇上,参劾扬州几个盐官假借盐引提留制造冤狱。程省吾在出京

  • 大清徽商 第4集

    曹晟的奏折到了皇上那里,皇上批示那不过是盐商偷漏盐税贪污挪用,不牵扯官吏。曹晟再次向皇上面奏,皇上当堂把他训斥了一顿。 孙启贤和和布得到上面的旨意后串通一气,让钱木斋把盐引提留案变成了贩私盐案。汪仲连决定挺身而出担下贩私盐的罪名,被发配富安盐场充苦役。 汪仲连的老家家产被抄没,来还借孙启贤的七十万两借款。汪方氏受此打击,晕了过去。汪无竞的母亲收留了无家可归的汪方氏。汪宗昊未拜完堂的媳妇也留了下来。 汪家被抄,方仲景只好让汪宗昊留下,学做生意。汪宗昊去和泰布庄,跟着胡文信老板的徒弟叶记安做了学徒。 无竞娘动员酷爱读书的汪无竞放弃学业,让同父异母的哥哥汪廷翰读下去。她要汪无竞做个孝子,帮母亲完成对父亲的承诺。

  • 大清徽商 第5集

    和泰布庄老板的独养女儿胡玉玲教给汪宗昊一些做布生意的知识,引起早就对胡玉玲有意的叶记安的嫉恨,故意折磨汪宗昊。 汪无竞到扬州找到程省吾,请他为自己引荐去做学徒。程省吾安排汪无竞去吉昌当铺学生意。汪宗昊发现叶记安去“飘香”妓院,便授计程元亮去妓院闹事,自己约胡玉玲坐到“飘香”里对面的茶楼里,看程元亮借故送饭,把叶记安从妓院中逼了出来…… 胡玉玲没想到叶记安品行不端,见状大惊,布庄老板胡文信不知道叶记安的丑行,他跟女儿商量,想让叶记安当上门女婿,胡玉玲不愿意,但又不好意思把叶记安嫖妓的丑行揭穿。 程省吾把恒兴茶行全权交给了儿子,程元亮在父亲指点下去吉昌当铺借本钱,在吉昌遭到吉昌老板吴朝奉的拒绝并让他去找到曹百万……

  • 大清徽商 第6集

    曹百万看出他是个做生意的苗子,借给他二万两银子与他合伙做生意,叫他贩红茶到边境恰克图卖给俄国人。程省吾担心儿子涉世不深,恐有闪失,老管家舒子承愿陪程元亮跑这一趟,他教程元亮买下各茶庄去年的红茶,装上船。 叶记安设计让汪宗昊烧火,故意让他大火烧坏丝料,汪宗昊气愤不过失手打伤了他,受到胡文信重责…… 被打受屈的汪宗昊找到汪无竞、程元亮,他们决定让汪宗昊、程元亮一起去恰克图。 和泰布庄不见了汪宗昊,派人四处寻找。胡玉玲责怪叶记安不该算计汪宗昊,叶记安悄悄向胡玉玲解释那天“飘香”里的事,胡玉玲因而更看不起他,叶记安更加仇恨汪宗昊。 在路上,舒子承发现了做学徒私逃的汪宗昊,一定要他回 扬州……

  • 大清徽商 第7集

    汪宗昊、程元亮在路上又遇上李福元。程元亮又叫他跟着走,舒子承反对也没有用,只好让他们一起跟着走。茶船沿运河北上,在戴家庙闸遇上漕运的粮船过闸,民船一律被困在了闸前,把闸的张把总问程元亮他们要二千两银子才能过闸…… 汪宗昊用“千里眼”发现了张把总纠缠一女戏子“一枝花”,他们便去找“一枝花”,不料“一枝花”不肯帮忙……汪宗昊和程元亮去戏班子看戏,给“一枝花”捧场,程元亮跟“一枝花”套近乎,还表示从恰克图回来给她带一件最好的狐裘,感动了“一枝花”,她终于答应帮忙…… 常来当铺当东西的卫秀才十分感谢汪无竞,带他到他住的丰乐堂西侧小院,丰乐堂是培养“瘦马”(艺妓)的地方,卫秀才也教“瘦马”画画。为报答汪无竞,卫秀才决定教汪无竞画画。

  • 大清徽商 第8集

    汪无竞遇上一个来学画的名叫“解银子”的“瘦马”。卫秀才让汪无竞跟解银子学画,两人情投意合、无话不谈。解银子觉得不应该隐瞒汪宗昊的下落不说,汪无竞赶紧把汪宗昊的实情告诉了胡文信。 茶船通过一枝花的帮助终于过了闸……茶船到了察汗巴尔,改成驼车队住进了仁和客栈。晚上汪宗昊去茅房时偷听到客栈老板正与伙计商量准备对商队下手,谋财害命。程元亮得知此事,主张立即开拔,汪宗昊却提出主动出击,先砸了这个黑店!在精心策划下,众人冲出了险境。没想到舒子承为保护程元亮,挡住了黑箭,客死大漠。程元亮背着他的骨灰和汪宗昊带领商队向西跋涉…… 丰乐堂的女老板不让解银子私自溜出来,封死了院门。解银子给汪无竞留下一副画,并以汪无竞的名字为句首题了辞。汪无竞无法忘掉解银子,他在丰乐堂外徘徊…… 商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了恰克图。

  • 大清徽商 第9集

    程元亮和汪宗昊在买卖城里却没人跟他们做生意。原来晋商们担心徽商挤进地盘会影响自己的生意。正当程元亮和汪宗昊一头雾水时,稽查官哈大人找上门来,收了关税后主动帮他们找堆货的地方。不料这是个圈套!程元亮他们明知上当又不敢跟哈大人翻脸。他们在义顺祥斯基酒店遇上了俄国商人彼得留波夫,他看了货后愿意买下他们的茶叶。 彼得留波夫提出用皮货换茶叶来做这桩生意。可程元亮等人根本就不识皮货,他们到俄国人开的皮货店里把价格摸清,跟彼得留波夫谈定了生意。 他们的举动引起西北商帮和俄国商人的注意。原来,俄国帮也如西商帮一样,不想让初来乍到的彼得留波夫挤进这块地盘。俄国帮找到晋商商量设计,欺负两个中国少年不识俄文,想假冒彼得留波夫手下人把茶叶提走……

  • 大清徽商 第10集

    胡文信心里放不下汪宗昊,和方仲景一起到北京接应两个少年。 西北商帮的主事管老板决心帮助这两个徽州少年,俄国帮的阴谋没有得逞…… 丰乐堂溪水终于流出解银子的诗稿折成的小船,汪无竞欣喜如狂,当铺里的人都怕他疯了。汪无竞告诉卫秀才他想为解银子赎身,不知解银子已被买走了…… 程元亮和汪宗昊到了北京就去天合盛谈生意,没想到天合盛的老板竟是管老板! 在徽州会馆的帮助下,胡文信、方仲景打听到程元亮和汪宗昊的下落,汪宗昊跪到胡老板面前赔礼道歉。见到两个孩子做成了这么一大笔生意,方仲景胡文信又惊又喜,汪宗昊程元亮要去找一枝花,送她一件狐皮袄,方仲景等竭力反对。受人之恩不能不报,他们只得跟着汪宗昊程元亮来到骚子营,没想到这里已变成废墟。 众人回到扬州,程元亮一下船便被父亲打了两记耳光,汪宗昊忙来跪下认错,程元亮也拿出了舒伯的骨灰……

  • 大清徽商 第11集

    丰乐堂主肉金刚把解银子卖给盐运使和布,被和布老婆赶到厨房做粗活。 程元亮到曹百万家还钱,他不用帐簿把几万两银子的来往出入报的一清二楚。曹百万看上了程元亮,拉他过来帮忙,谁知程元亮不仅要自己干,还打算有一天要超过曹百万! 汪宗昊回和泰布庄被胡玉玲教训了一通,汪宗昊把在恰克图买的银镯子送给胡玉玲。 汪无竞来找他们,还把准备为解银子赎身的事告诉汪宗昊他们,程元亮爽快地答应下来。他他们到了丰乐堂,没想到解银子被卖了。汪无竞失魂落魄,无心再当学徒,苦求卫思齐买通关节让他到盐运使衙门当了杂役。汪无竞在盐运使衙内当差,他巴结和忠得到收纸的差事,在烧纸的时候,而解银子无法忍受和布老婆的折磨,走上了自尽的道路……

  • 大清徽商 第12集

    解银子正将绳锁套上脖子时,被烧纸的无竞发现,两人抱头痛哭,无竞求卫秀才找道士配药救解银子,但是狠毒和布老婆这时却将解银子卖出了 扬州城…… 汪宗昊在巴文藻的管家巴福的陪伴下来到富安盐场。盐课司大使杜雨侬住在一破衙中,硬要给他三千两银子他才勉强放行。在煮盐围场,汪宗昊见到被折磨得不象人形的父亲,汪仲连一听汪宗昊没有回徽州在扬州学做生意,以死相逼让他回徽州老家,汪宗昊只好先应承下来…… 汪宗昊探望父兄回来,胡玉玲猜到汪宗昊的父亲一定儿子不要学生意了,所以她来接他,相信他能学成生意。汪宗昊不愿违背父亲的心意,决定回老家。 汪无竞找不到解银子心如死灰,精神陷入崩溃,程元亮和汪宗昊焦急万分……

  • 大清徽商 第13集

    胡玉玲让汪宗昊送汪无竞回家,打听解银子消息的事她来办,程元亮也表示可以一起回家收茶叶。 汪宗昊、程元亮和汪无竞回到竺溪村,方梦松遇到汪宗昊说想带女儿回家,汪宗昊一口答应,并承诺不将此事告诉茵儿,茵儿得知此事后以为汪宗昊准备休她,无处可去的她悄悄投水自尽,幸被丫环柳烟救起,汪宗昊一时也没了主意…… 汪廷瀚终于中举了,他马不停蹄往家赶。而无竞娘的身体已撑不住了,她叮嘱汪无竞回去学生意,扶助哥哥。汪廷翰跑到家门口,娘已咽气…… 村里人都来吊唁无竞娘,甘泉公说无竞娘一生的贫苦、守节,要为她在村头水口为无竞娘立一座牌坊,但是无竞娘生前早有交代……

  • 大清徽商 第14集

    汪宗昊和程元亮再次离开家人,踏上去扬州经商的征程…… 程元亮在竺溪村开一家恒兴分号,让汪无竞在那里收茶…… 汪宗昊和程元亮到了扬州,胡玉玲带汪宗昊去见她爹爹,老板胡文信正为派谁到广州去销布而发愁。在胡玉铃的极力推荐下,选了汪宗昊去广州,叶记安很不平衡。麻知事给叶记安出主意,叫他积攒本钱准备背叛和泰,伺机另起炉灶。 汪无竞在老家收茶叶,发现茶叶的量少成色不太好,打听原由。原来眼下已不是收茶的最好季节,而且明年他也未必能收到好茶,汪无竞一听,自己跑进山区访问茶农,对症下药,提前跟茶农签明年的合同,不仅价格高于他人,还先期付款,茶农纷纷来跟他签约。 叶记安带着和泰的三四个染布踹布师傅,另立门户准备自己开一家布店。程元亮、汪无竞也要跟汪宗昊一起到广州去,去卖茶叶。

  • 大清徽商 第15集

    汪宗昊程元亮汪无竞到了广州,通过新安会馆找到专跟洋人做生意的“十三行”。他们去见十三行的总商潘文昌,汪无竞拉潘文昌站到自己一边,到洋人身上去赚钱,使得潘文昌放下架子跟他们结忘年交。 广州仁和行的谢老板谢天垣的货船遇到风暴沉了,债主纷纷要债,东印度洋公司的伯恩要把他告到广州府衙门,他来找潘文昌想办法。 汪无竞找到正在当广州南海县知府的汪廷翰,兄弟俩正在说话,广州海关总监督哈大人和广州知府钱木斋一起来到,他们是来跟地方官一起审伯恩告谢天垣的案子。判谢天垣以全部家产抵债,如不够,由“十三行”总商负责替谢天垣还二十万两白银。 汪宗昊程元亮与潘文昌的生意谈成了,正交割付茶叶钱时,却被闯进来收谢天垣还款的官员没收抵帐了。消息传出后,客商们纷纷上门向潘文昌要债,潘文昌焦头烂额。程元亮和汪宗昊徘徊在江边,潘文昌追来,把茶叶退给程元亮。 汪宗昊和程元亮在江边还遇见了被

  • 大清徽商 第16集

    程元亮汪宗昊决定直接和伯恩做生意——走私,他们和伯恩反复讨价还价后,伯恩让程元亮把茶叶送到公海作交割。谈到布的生意,他不愿做,因为在英国已经用蒸汽机来织布,汪宗昊看了伯恩的衬衫布大吃一惊。汪宗昊想把蒸汽织布搬到中国来,织这样的好布。伯恩觉得他很有眼光,但他还要征得大班的同意,汪宗昊也必须向海关申请才行。 汪宗昊找汪廷翰,请他陪同去见哈大人,谈从英国卖蒸汽织布机。哈大人认为此举是邪魔外道,毫不客气地把汪廷翰和汪宗昊赶了出去。伯恩也被大班达卫森骂了一顿,他认为不能把技术卖给中国,而应该把鸦片卖给中国。 汪廷翰带汪宗昊去见哈大人的事被巡抚曹大人知晓后,曹大人狠很的训斥了汪廷翰。

  • 大清徽商 第17集

    广东巡抚曹晟派汪廷翰按皇上文治武工的旨意,在十日之内务好五万套军棉衣发往小金川…… 程元亮一手交茶叶,一手拿钱,没想到伯恩玩了个花招,不用银子而用鹰元,少给三千多两银子。 他们去见汪廷翰,汪廷翰正为五万套棉衣的事愁眉不展:巡抚大人虽拨了些钱,他从县库挤出些钱,但远远不够,他又不愿从老百姓头上摊派…… 汪宗昊决定把自己带来的布捐给他,此举让想在其中趁机捞一把的钱木斋气愤不已。 广州街头,程元亮和汪无竞遇见在这里挑台唱戏的一枝花,程元亮告诉她,从恰可图带了一件雪白的狐裘,于是一枝花决定和他们一起回 扬州……

  • 大清徽商 第18集

    胡玉玲在码头接到汪宗昊一行,见到了一起回来的一枝花。程元亮把买茶叶的钱分一半交给胡文信,汪宗昊却实话实话布都捐了,胡玉玲大吃一惊,胡文信怪他不该背着他捐布,非常生气,自从叶记安把和泰的伙计挖过去之后,和泰差不多要靠借贷度日了,又受到这样的打击更加艰难,叶记安和麻知事得知此事,把布庄改名为“胜泰”,一切照和泰的格局来。 汪宗昊在胡玉铃的劝说下决定找程元亮借钱去松江收布,钱来支持和泰,还要跟叶记安比一比。胡文信怀疑女儿看上汪宗昊了,他告诫女儿。 一枝花找到在扬州的师姐,搭了她的班子。叶记安、麻师爷与和忠来搅场子,一枝花只好去松江,程元亮依依难舍…… 汪宗昊到了松江,给自己的布庄取名“鸿泰”,却一匹布都没有收上来,一打听,原来叶记安早在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预支粮食给织户,秋天以布作抵。汪宗昊看着能干的织妇,心里突然冒起个念头:收布不如收人,办个织布工场岂不两头得实惠。

  • 大清徽商 第19集

    汪宗昊回到扬州,说服了胡玉玲,两人背着胡文信开织布工厂,汪宗昊则认为钱不够可以借,他记得彼得留波夫说过不会借钱的人就不会赚钱,钱应该在流转中生利……胡玉玲指点汪宗昊去永盛钱庄借钱,老板胡珏也直言不讳,借钱可以,这事前面是人情:工场办不成他不收利息;后面是生意:假如工场办成了,要扩大时他要参股。 胡玉玲把和汪宗昊和伙办织布工厂的事情向父亲摊牌,胡文信生气地找到胡珏,责怪他不该把钱借给两个孩子。胡珏认为自己没错,再说他胡珏曾受过汪仲连的救命之恩,他帮他是应该的。 胡玉玲死活要去松江,胡文信没法只好让她带着几个亲信养娘同往,并借了胡钰在松江的别业给她用,他也警告汪宗昊不要有任何非份之想。

  • 大清徽商 第20集

    胡玉玲教汪宗昊看“登科记”和“官宦录”,发现了松江知府沿慕贤和汪廷翰是同榜进士,他请汪无竞帮忙跑一趟他哥哥那。 汪宗昊程元亮一行来到松江,又再次遇到李福元和在松江买唱的一枝花,并且,聪明的胡玉玲通过一枝花找到了织布工厂的厂房。 叶记安到松江同知吴济元面前煽风点火,说织布场男女混杂,伤风败俗,并让姘头香叶儿混进织布工厂肆机闹事,幸亏被李福元偷听到给汪宗昊报了信。 胡玉玲先给布钱,让女工们照着汪宗昊带回的洋布织,织布工厂风风火火的办起来了,从和泰棉库调来的棉花很快就不够用,汪宗昊得去开封采购棉花,叶记安得知此事,设计准备在开封棉花大集上整死汪宗昊……

  • 大清徽商 第21集

    汪宗昊一行来到开封,中了早已被叶记安买通的张老板的诡计,尽管二人小心再小心,但没防备在运棉花回松江时被沉了船,棉花全都泡了水,幸而遇到了管天成,管天成为他们出头让张老板赔了棉花,二人感激不尽,并于管天成结下契约,管天成销给他们棉花,他们包给他布……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叶记安和麻知事决定从官府入手整倒汪宗昊。偏偏女工阿桃的丈夫因家中无人做饭,心神不定,他找了几个农人一起到织布工厂捉人,汪宗昊看不下去拦住了阿桃的丈夫,女工们把阿桃带回场子里,早就跟在一边的叶记安趁机叫阿桃的丈夫去告官。 松江府知同吴济元认为妇女外出做工抛头露面有伤风化,到了衙门,知府尚慕贤出来一审案子。汪宗昊曾带汪廷翰的信见过他,此时,尚慕贤心中有数。他警告阿桃的丈夫通奸就是死罪,不要信口开河,阿桃的丈夫一听会把老婆判死罪,拔腿要走,不告了。尚慕贤就此结案。

  • 大清徽商 第22集

    与此同时,胡文信为胡玉玲说好了一门婚事,来到松江要带她回去。。。 吴济元不依不绕,把办工场的事上书皇上,皇上看到吴济元的状子后批旨要查这个案子。同此同时,叶记安指使香叶儿诬告汪宗昊奸骗,谁知在衙役要带走汪宗昊时,香叶儿却又临时翻了供。从广东调回京师任军机大臣的曹晟让他的学生,省提刑按察司的常庚诰来向尚慕贤透风…… 省提刑按察使邹龙标来到织布工场,要封工场,汪宗昊只好听他令,叫女工们先回去,关了工场。 这时长江溃堤,灾民向县城逃荒。两江总督张太杭把尚慕贤和吴济元找来想办法。汪宗昊去见尚慕贤,准备接济灾民,条件他让工场开工,尚慕贤不愿惹事,但灾民已经准备抢官仓了,他不得不让答应汪宗昊开工场的条件,而且答应他让他开五家工场,只要汪宗昊尽快安顿灾民。

  • 大清徽商 第23集

    工厂重新开工,胡玉玲、汪宗昊、一枝花、程元亮两对有情人在雨中互表心迹…… 汪宗昊、程元亮去找曹百万借钱,汪宗昊把他在松江的事说了一通,分析工场会如何赚钱,劝他低息借给他五万两银子。曹百万被汪宗昊程元亮大胆善谋征服了,他要参股。汪宗昊欲擒故纵,最后以让三分五的股,拿到了借款。 汪宗昊说起自己已经娶了茵儿不敢再有什么祈求。胡玉玲说她不在乎什么名分,他们都不会回徽州乡下去,在这里跟她一起生活就行了…… 胡文信觉得女儿太不顾名声,不愿女儿给人家做妾,胡玉玲把汪宗昊的想做盐商和钱庄的想法告诉胡文信,胡文信坚决不同意,而且,他不许女儿单独跟汪宗昊在一起。

  • 大清徽商 第24集

    汪无竞到永盛成钱庄跟着胡珏学生意。看到汪无竞那样聪明,胡珏不禁器重起他来。 麻师爷把吴济元远调湘西的消息告诉叶记安,鼓捣叶记安跟他走。 汪宗昊来到 扬州借钱做盐生意。他和汪无竞去找曹百万,碰了个钉子。他们又到永盛成,胡珏也不能借给他们。汪宗昊垂头丧气地回到总店去,不料看见了胡玉玲也在!听说汪宗昊没借到钱,她拿出一张卖布得的钱让汪宗昊先用着,松江那边她再去借…… 胡珏让汪无竞到盐运使衙门送帐单,原来胡珏为得官员们的好处便不惜高息让他们存款。汪无竞拜见盐运使和布,看到和布收藏的名画被耗子咬了,便帮忙拿回去修补。 汪宗昊、胡玉玲去见巴文藻。巴文藻告诉他们盐商是怎么回事、应该怎么做。 在巴文藻的总商会所,盐商们拿着绿色小旗来买引地。只有小本钱的汪宗昊最后捡了一处湖南靖州,巴文藻等都为他担心,但汪宗昊决心依靠自己的财力从最难的地方做起。

  • 大清徽商 第25集

    汪无竞帮盐运使和布修补好了名画,和布一高兴把修盐场的公款低息存进了永盛成钱庄。而胡玉玲也告知汪无竞巴文藻家的一个侍妾好象叫银子。。。 汪宗昊来到盐场盐仓取盐,场商杜九成借口年成不好,叫他到客栈等着。同住在客栈的客商告诉汪宗昊,只有给杜雨侬孝敬钱,杜九成才会发货…… 汪宗昊不得已去见杜雨侬,杜雨侬问汪宗昊要一千两银子,一引一两,没得让步的。汪宗昊哪里拿得出来,他闷闷不乐回了客栈,哪里知道杜雨侬正在交代杜小四把盐放到他的包袱里,清晨,带人把汪宗昊以贩私盐罪抓了起来…… 汪无竞参加了巴文藻家举行的吟香诗会,巴文藻让汪无竞作诗,汪无竞就把解银子在丰乐堂时写在纸上折成小船的那首诗写下来,巴文藻让人传到吟香阁上,解银子弹着琵琶唱了出来,汪无竞泪流满面。

  • 大清徽商 第26集

    汪宗昊被押进围场煮盐,见到了父亲。汪仲连怪儿子不该不听话,走了这条不归路。 消息传到扬州,胡玉玲要到富安去救汪宗昊,汪无竞赶紧把这事告诉方仲景和巴文藻,两个老徽商也手足无措…… 和布派人把汪无竞找去,逼他去帮他开钱庄当“财狗”,于是,胡珏准备派汪无竞躲到汉口分号去。 胡玉玲来到富安去找杜雨侬,杜雨侬说出汪宗昊的案子是盐运使衙门和忠叫办的。 汪无竞去找和布,提出要放了汪宗昊为条件。此时,巴文藻、方仲景也来找和布,送他银票求他放了汪宗昊。

  • 大清徽商 第27集

    和布收了钱,转身来答应汪无竞的要求,派人去富安盐场放汪宗昊,但他同时要汪无竞死心塌地跟他干。 盐运判官到了盐场放了汪宗昊,汪仲连从裤子补丁里掏出一本《行商备要》手稿交给汪宗昊,鼓励他好好走下去,别回头。 汪宗昊从盐场提盐后,驾船回去,不料又遇巡丁在河上设障又要敲诈。胡玉玲与坝虫咸鱼头周旋,咸鱼头给汪宗昊写了封信,一路的坝虫少收了点人情费,一路放行了。 和布在 扬州的前街开了和发升钱庄,叫汪无竞走马上任:一、去胡珏那里把他所有的钱取回来做本钱;二、通知所有的总盐商都得到和发升钱庄借贷,利息三分八,不借就别想做盐生意。他还给汪无竞配了两个跟班和一个师爷,他让汪无竞怎么动汪无竞就得怎么动。汪无竞成了个傀儡。 和忠和义逼着老徽商们每人在和发升钱庄借钱三十万,老徽商想起当年汪仲连借款一事不寒而栗。一直呆若木鸡的汪无竞突然开口,同意每人只借十万,老徽商们这才松一

  • 大清徽商 第28集

    巴文藻、方仲景看出汪无竞心里是向着他们的,断定他做豺狗定有隐情,汪宗昊回到扬州听说汪无竞当了豺狗十分震惊。 胡文信质问汪宗昊准备对胡玉玲怎么样,汪宗昊答应回徽州回来就让巴文藻作媒,娶胡玉玲过门,他决心回去和茵儿作个了断。 胡玉玲的干姐姐江玉儿过来看她,江玉儿的丈夫郑思文调任江宁府任管粮同知来了。江玉儿告诉胡玉玲,郑思文正在忙着置办木材。胡玉玲向江玉儿提出要包做这笔木材生意。郑思文却不同意。。。 郑思文为端亲王二格格大婚从绍兴夹带的两百匹金丝绫的漕船在江里翻了,原来端亲王是郑思文好不容易巴结上的靠山。 汪宗昊表示,弄到金丝绫,他替郑思文送到北京,胡玉玲连夜赶回扬州。

  • 大清徽商 第29集

    郑思文正和江玉儿长吁短叹,胡玉玲和汪宗昊送来两百匹金丝绫,胡玉玲不仅要郑思文把皇木的生意给他做,还要跟汪宗昊一起押送这些金丝绫进京。 程元亮和一枝花贩茶到了广州没找到伯恩,于是决定用茶叶换取海鲜鱼翅,就和渔民出海掉鲨,遇到炮击,程元亮和老黄被海水冲到了达卫森占据的一个岛上,达卫森送他们许多东西,让他们提供中国炮台和军营驻扎地图。程元亮怒火中烧,被达卫森抓住关了起来。老黄用牙咬开程元亮手上的绳索,他们发现岛上有很多鸦片,两个人趁达卫森不注意,逃走了。一枝花和程元亮、老黄汇合了…… 程元亮去官府告番鬼偷占屿澳岛、偷运鸦片的的事,哈大人和钱木斋一起会审,达卫森说屿澳岛是一商船触礁后不得已抛锚抢修,现已离开那里。问到鸦片,达卫森马上反咬程元亮走私鸦片。哈大人等人来到岛上,鸦片船早就走了,哈大人叫人把程元亮绑起来。 这时,天利行老板潘文昌来找哈大人,证明程元亮是来跟他做

  • 大清徽商 第30集

    而富安盐场传来噩号,汪仲连仙逝了。。。 汪宗昊到了端亲王府,献上金丝绫,又送上三万两银票,说是郑思文送给格格大婚的彩礼,端亲王喜到心里。端亲王答应帮郑思文谋盐运使的差事。 汪宗昊和胡玉玲回到江宁,把端亲王准备让郑思文当两淮盐运使的事告诉了郑思文,郑思文高兴地把皇木的生意给了他们。汪宗昊和胡玉玲又向靖州进发贩盐了…… 汪仲连的灵柩接回了扬州,徽州老乡们准备把汪仲连送回老家,茵儿出现在公公的灵堂上,拒绝了乡亲们的帮助,独自奉灵回乡……

  • 大清徽商 第31集

    汪宗昊和胡玉玲一路辛苦来到靖州,看到那里贫瘠穷困,老百姓吃的都是硝盐…… 靖州知府竟是当年松江府同知吴济元,他听说汪宗昊要用盐换木材,完全不能接受,坚绝不同意。 盐公所的兰老板说淮盐最高只能卖到三十文一斤。伙计兴旺出了个往盐里掺沙子的馊主意,被汪宗昊拒绝了。这时兰老板找了来,愿意按五十文一斤的价收下全部的盐。但是第二天,他们发现满街卖的淮盐是二十七文一斤。原来兰老板是受巴文藻,不能让汪宗昊亏本,兰老板的亏空由巴文藻出,知道这些后,汪宗昊坚决不把盐买给兰老板了。

  • 大清徽商 第32集

    汪宗昊把他们最后的一万两银子捐钱给吴济元修“论语墙”,还鼓捣他削山刻圣言。吴济元终于答应让他以盐换木。 汪宗昊和胡玉玲顺利回到江宁,汪宗昊得知父亲过世的消息,晕倒在码头上…… 程元亮带一枝花带回家,告诉父母他要娶一枝花为妻,程省吾不同意。程元亮只好暂时安排一枝花在后边小院住下。 茵儿久病不起,夜夜靠拣铜钱度过长夜,汪宗昊赶进城里请名医程杏轩来给茵儿看病,还细心的亲自喂药。茵儿救转过来,汪宗昊向她坦白了一切,茵儿爹爹已死,汪宗昊也不忍心休了茵儿,左右为难。 和布开堂审曹百万等盐商,叫钱商们都不许贷款给 扬州的盐商。叶记安、麻师爷等把汪无竞带到“飘香里”吃花酒,叶记安阴险地指派汪无竞去找汪宗昊程元亮,让他们来借钱。

  • 大清徽商 第33集

    汪宗昊无奈只好再次离开徽州老家,回扬州。 汪宗昊回到扬州,说并未把茵儿的事办妥,胡玉玲心灰意冷,要和汪宗昊只保留生意关系,汪宗昊在扬州又开了家鸿泰盐号。 在巴文藻家的聚会上,被徽商嫌恶的汪无竞躲到后园,竞意外偶遇解银子,被巴文藻的另一姬妾看到,赶去报信,众人赶到,误以为汪无竞戏弄巴文藻的姬妾,巴文藻怒而拂袖离去。被众人误会的汪无竞大叫:“你们打死我好了!我是败类!我是豺狗!” 汪宗昊和程元亮决定再也不理汪无竞,他们商量着下面先一起做盐。 曹晟就向皇上举荐了汪廷翰任两淮巡盐御使,整肃盐政。汪廷翰准备微服私访……

  • 大清徽商 第34集

    汪无竞来见巴文藻,他求巴文藻不要为难解银子,把往事和盘托出。巴文藻又问他为何要做豺狗,汪无竞表示那件事他不能说…… 汪宗昊程元亮又找曹百万借钱。他们用激将法激曹百万,曹百万最终把钱借给他们。 巴文藻把解银子喊来,要她把丰乐堂的那些纸船拿给他看看。解银子只得从命。 胡文信终于让步,让巴文藻作媒,让汪宗昊前来提亲,但胡玉玲却坚决不同意。 湖北巡抚窦鄂亭在湖北限盐价,汪宗昊、程元亮、一枝花、李福元一行半路上收到消息,只好把盐船停下来再做打算,桂盛又命和布急催盐商到湖北销盐,一律不得在江边抛锚拖延,汪宗昊上京去找曹大人帮忙,程元亮等在江边拖着,却被沿江搜捕滞留盐船的张德标捉住,原来这个张德标就是当年的张把总,他再次把一枝花捉去准备污辱一番……

  • 大清徽商 第35集

    不甘受辱的一枝花自毁容貌。 皇上发下口喻,指汉口盐案地方官吏有错,被扣押的盐商都放了出来,但已毁容的一枝花不愿再见程元亮,汪宗昊在回家的路上遇上了穿戴青衣小帽的汪廷翰,汪廷翰说被削职为民了,要给汪宗昊当帐房先生…… 汪廷翰跟着汪宗昊他们到了破庙似的富安盐场盐课司衙署,杜雨侬叫许汪廷翰按老规矩每一引交一两银子,一共是三万引,汪廷翰要杜雨侬写收条或按手印。杜雨侬考坚决不肯按手印,杜雨侬的老婆为杜雨侬代按手印,将银票取走,又多拿了一千两手印费。 到了提盐的盐仓,泰坝闸口,汉口的坝虫们层层要钱,汪廷翰一一找他们打了白条……

  • 大清徽商 第36集

    汪廷翰他换上官服袍带,就在盐堆前摆上桌子审案子外面呼啦啦一下子又抓进来一百六七十名贪官。咸鱼头等认出了汪廷翰是帐房先生,杜雨侬还在抵赖。盐商们无不欢欣鼓舞。 抓了一百多盐务官的消息很快传开,张太杭叮嘱和布不能有把柄落到汪廷翰手中,并叫和布一口咬死与钱庄没有关系,实在不行就除掉汪无竞。和布害怕汪无竞讲出他们所干的坏事,派人去杀人灭口。汪无竞带着小本子逃到画师卫思齐那里躲避。 汪宗昊和胡玉玲和解,他叫胡玉玲到江宁让郑思文给端亲王写一封拜寿信,他带去北京并送上十万两银子给端亲王拜寿。他看出和布必垮,空出两淮盐运使的位子可以由郑思文来接…… 在汪廷翰那里说情遭拒绝的官员们都聚到两淮盐运使和布这里,和布鼓动他们上折子告汪宗昊。同时,他收买看守让那些牢中的贪官翻供…… 汪宗昊和程元亮来到北京,把七百多封告发信带给了曹晟,接着就去给端亲王拜寿,端亲王决定让郑思文当

  • 大清徽商 第37集

    皇宫中,军机大臣们对汪廷翰上奏要求革新盐政议论纷纷。桂盛拿出四十五个两淮地方官员告发汪廷翰大行冤狱的联名信,曹晟拿出七百二十四封 扬州商人的告发信,端亲王又被皇上叫走了…… 端亲王举荐阿思保去扬州会同勘审,但交代几条:一、严审贪官,一钱银子也得吐出来,标底至少四百万,皇上等着这钱做军费。二、盐法不要动。三、杀了贪官后,一百多个肥缺,可以让人捐官补上。 钦差大臣阿思保到了扬州,和汪廷翰一起审贪官。杜雨侬招了他的贪的钱有六成才上交了。汪廷翰追问交给谁,阿思保又挡住话头。

  • 大清徽商 第38集

    审案时,汪宗昊挺身而出,告发和布办钱庄是从杜雨侬他们那里收钱,和布说钱庄是汪无竞开的,汪廷翰大吃一惊。阿思保劝汪廷翰不要再多说了,只管追回贪官的银子。汪廷翰问汪无竞在哪里,和布说卷款逃走了,汪宗昊说定是被和布杀人灭口了,汪廷翰一听,头晕目眩,阿思保赶紧结束这次审讯。 卫思齐旧疾复发,汪无竞去为他请郎中时被和布手下人看见。叶记安与和忠等人冲进了卫思奇画室,等汪无竞抓药回来,看到卫思奇临终前用血在床单上写的“快逃”二字,愤怒至极,发誓要让和布死。 阿思保告诉汪廷翰追回赃款是最重要的,只管审贪官,别去动盐法。。汪廷翰认为必须得将这案子后面的东西挖出来,进而改进盐制,阿思保说要查就查汪无竞。汪廷翰也表示决不徇私情。 汪无竞跑到巡盐御使衙门前击鼓告状,他有重要证据,要告发和布,汪廷翰请阿思保一起开堂夜审。汪无竞说为了保护胡珏为了救汪宗昊才不得已做豺狗,杜雨侬也揭发陷害汪

  • 大清徽商 第39集

    扬州商人们连夜联名上书,解救汪无竞。汪宗昊商量进京给端亲王祝寿唱戏,把汪无竞的事编成戏,让端亲王下令既判了和布又放了汪无竞。 巴文藻请胡玉玲给解银子做伴娘,要把解银子嫁给汪无竞,对外说解银子是胡文信的义女。解银子与汪无竞在牢内相见…… 汪宗昊拿出扬州三百多盐商写的告和布的诉状。端亲王怀疑是汪宗昊指使商人们做掉和布,汪宗昊慷慨陈词。很快,阿思保收到信,让他与张太行一起审和布。和布看自己大势已去,便抵出张太行来。阿思保不想再审,汪廷翰认为要让和布把话说完,和布不服,有人熟练地捂住他的嘴,把他下巴拧下来了…… 圣旨到,皇上调汪廷翰进京做右侍郎兼任光禄寺正卿。(全剧终)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