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贤妻良母

贤妻良母

简介: 《贤妻良母》描写普通大家庭的平凡生活,两家两代人在不同时代、不同命运下的喜怒哀乐,全景式地呈现我国普通家庭人生价值观、道德观的蜕变与发展。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 贤妻良母 第1集

    1985年春,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市场形势一片大好。 玉芳为人善良朴实,和父亲耀宗、丈夫永发经营着一家面馆,三个儿子建国、建业、建邦十分可爱。虽不是大富大贵,一家人却也十分融洽。 玉芳的邻居丽红是个极其妖艳的女人,无意中发现自己的丈夫来旺和春好勾勾搭搭,用刀将来旺砍伤,来旺一怒之下决定与她离婚。玉芳目睹了这一幕,将丽红收留在自己的面馆里做出纳。丽红带着女儿新悦来到玉芳家,看到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十分羡慕。 玉芳和婆婆美云因观念不同时常发生冲突,两人成见日深,使得丈夫永发夹在中间很难做人。在一次冲突中,美云被气得住进了医院。丽红趁机讨好美云,取得了美云的好感,心中十分得意。丽红见有机可乘,故意诱惑永发,永发十分尴尬,暗示玉芳让丽红搬出去住,玉芳见丽红单身女人又带着孩子,不忍心将她拒之门外。 永晴是永发唯一的妹妹,家里人十分疼爱她,但是丈夫四海却好赌成性,经常靠玉芳接济。为了缓和与婆婆

  • 贤妻良母 第2集

    永发和丽红结婚了,两个孩子都不肯认丽红做妈妈,美云要丽红善待两个孩子,丽红违心地答应了。 永发和丽红新开的小店生意十分清淡,丽红要永发去向玉芳要秘方,永发硬着头皮来到朱家,玉芳为了孩子们能更好地生活,将秘方给了永发。自此之后,玉芳的面馆生意越来越差,员工们十分不满,纷纷要求加薪水,玉芳得知是永发用高薪挖阿姜等人,便去找他理论,结果反被永发骂了一顿。丽红恶人先告状,对美云说玉芳的坏话,美云支持丽红挖人的事情,用高薪将阿姜等人全部挖到自己的店里来,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玉芳选择了坚强面对…… 玉芳的生日到了,建业想送给妈妈一件布拉吉作为礼物,决定捡破烂攒钱。班主任李亮发现建业最近经常迟到,找玉芳了解情况,玉芳气愤之下打了建业,建业委屈地跑了。玉芳到街上寻找建业,得知了事情的真相,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孝顺,感动得热泪盈眶。 李亮到建业家做家访,了解到玉芳一个人照顾着家人的生活,被她的坚毅所打动。耀

  • 贤妻良母 第3集

    玉芳的面馆里客人三三两两,玉芳和耀宗招呼着客人,两个外国客人要吃面,玉芳和耀宗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外国客人对店里的卫生十分不满,建业进来将他们赶走。 两个外国客人原来是美国公司考察人员,错把玉芳的店当成了丽红的店,丽红知道后十分生气,要永发去找玉芳换招牌,永发十分为难,恰巧美云将孩子们要到玉芳家吃团圆饭的事说了出来,永发计上心来。永发来到了玉芳家,以让孩子们过来吃饭作为交换条件要玉芳换招牌,玉芳妥协了。 阿姜要求丽红涨工资未果,被丽红开除了,并且让同行封杀他,阿姜找不到工作,来到了玉芳的店外,却始终不敢进去,玉芳发现了阿姜,不计前嫌收留了他。丽红得知玉芳收留了阿姜,十分气恼,故意在美云面前旧事重提,使美云拒绝了让建国和建邦回家过年的请求。 玉芳和耀宗热烈地讨论着过年给孩子们做什么好吃的菜,突然接到了丽红的电话,得知孩子们不能回来过年,耀宗伤心不已,玉芳向耀宗保证一定要完成爸爸的心愿,过年的时

  • 贤妻良母 第4集

    美云的妹妹美仙不知玉芳和永发已经离婚,带着儿子大宇从乡下来到玉芳的面馆,准备投奔姐姐,被耀宗赶走,两个人一天没有吃东西,无奈之下,美仙只好带着大宇到街上乞讨。玉芳接建徽放学回家,正好碰到了美仙,美仙欣喜若狂,玉芳带着两个人回家。美仙和大宇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耀宗回家看到两人大吃一惊,要玉芳赶走他们,玉芳劝说爸爸收留二人。 建业在念英文,大宇却在屋里放声高歌,建业十分厌烦,将大宇撵了出去。大宇找到美仙告状,美仙对玉芳冷嘲热讽,玉芳让建业向大宇道歉,建业十分委屈。第二天,玉芳向建业道歉,喂他吃了一勺野蜂蜜,美仙发现了,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偷出来让大宇统统吃光。玉芳发现蜂蜜没有了,询问美仙,美仙却诬赖是建徽吃的,建徽委屈得大哭起来。大宇无意中说出自己吃蜂蜜的事情,弄得美仙十分尴尬,玉芳对两母子深感无奈。耀宗对母子俩十分不满,劝玉芳让他们早日搬出去,玉芳允诺等帮他们找到了工作再让他们搬家。 玉芳要大

  • 贤妻良母 第5集

    酒楼门口竖立着“一口鲜”酒楼的招牌,十分气派,服务员们在大厅里穿梭着,丽红要永发去厨师大赛现场挑选厨师,永发借口打牌不肯去,丽红趁机推荐刚刚留学回来的新悦代他参加,永发满口答应。 厨师大赛现场紧张而忙碌,建业也在其中,新悦在评委席上微笑着看着他,最终建业以一碗拉面赢得了冠军的头衔,他在台上动情地说着自己的得奖感言。玉芳望着电视机里的建业热泪盈眶,玉敏和耀宗也目不转睛地看着,不停地夸奖着建业。 观众们陆续退席,记者们围着建业采访,建业表示自己以后还要继续在妈妈的面馆里工作。主持人递给建业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约他在天台见面,建业感到十分奇怪。建业来到天台,新悦正在上面等他,建业没有认出新悦,新悦邀请建业跳舞,建业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陈家一家人围在一起看电视,丽红询问新悦厨师大赛的结果。大宇将建业获奖的消息告诉了大家,美云大喜,要新悦将建业叫来一起吃饭。建业来到陈家,美云要建业到酒楼帮忙,

  • 贤妻良母 第6集

    建业向玉芳建议面馆的工作忙不过来,准备请一个帮手,玉芳同意了。小英出色地洗菜、切菜、炒菜,玉芳对她的表现十分满意,决定聘用她,并且让她住到自己的家里。 玉敏鬼鬼祟祟地站在存款机前存钱,然后飞快地向外面跑去,与迎面过来的小英重重地撞在了一起,两个人争执起来,慌乱中,玉敏的汇款单掉在了地上…… 耀宗不甘心地在家里找着丢失的钱款,玉敏十分不安。玉芳带着小英进来,小英发现玉敏就是和自己争执的女人,玉敏怕自己的事情暴露,忙不迭地把小英拉到了屋里。玉敏叮嘱她为自己的事情保密,小英趁机敲诈玉敏,将她的耳环、项链、戒指都要了过来。 玉芳和小英在店里忙碌着,玉敏过来盯梢。建业看到小英戴着玉敏的首饰感到很奇怪,两个人说着悄悄话,玉敏以为小英将自己的秘密说了出去,气急败坏地出去了。秀娟忍不住承认自己拿了钱,耀宗生气地打了玉敏,大家纷纷上前劝阻,耀宗不依不饶,玉敏哭着跑了出去…… 外面雷电交加,倾盆大雨直泻而下,

  • 贤妻良母 第7集

    玉芳看到一堆人围在一起,很好奇,只见建国坐在桌前,她先是一愣,继而抱住建国失声痛哭起来,责怪建国一直不来看自己。耀宗端出一碗面给建国,建国不断地说着恭维话讨好玉芳,玉芳向建国询问着兄弟俩的情况,告诫建国好好照顾建邦。 玉敏指挥着工人把一台电视机搬进来,玉芳、耀宗、建业、小英好奇地看着她,玉敏说是自己的官司打输了,心情不好,所以买电视机来开心一下,小英和玉敏争执起来。玉敏陪着耀宗逛街,耀宗劝玉敏不要再针对小英,玉敏趁机怂恿耀宗拿面馆做抵押帮自己打官司,耀宗抝不过她,只好同意,玉敏嘱咐他不要将这件事告诉玉芳。玉敏主动向小英示好,结果两人一言不和又吵了起来,小英生气地跑了,建业赶紧追了出去。建业劝慰着小英,说着自己小时候捉弄玉敏的情景,小英被逗得哈哈大笑,心情也好了起来。 玉芳从李大婶处得知耀宗将面馆抵押了出去,整个人呆住了。玉芳将一本十万块钱的存折拿了出来,让玉敏将店赎回来。耀宗询问玉芳钱从哪

  • 贤妻良母 第8集

    玉芳将没把建邦教育好的责任归到自己身上,十分自责,建业向她保证会劝弟弟好好做人的。建业在陈家门口见到建邦,要他去看玉芳,建邦认为玉芳没有养过他,不肯回去,两个人打了起来,建国和大宇出来劝阻,建业拉着建邦回家。玉芳正在店里招呼着客人,建业带着建邦进来,玉芳向建邦倾诉离别之苦,建邦却以小时候玉芳不要自己为理由离开,玉芳伤心不已,暗下决心一定要管好建邦。 建邦正在游戏机房里玩游戏,玉芳进来找他,建邦不理她,玉芳执著地跟着建邦。建邦赶紧逃跑,玉芳追上去,忽然整个人摔在地上,建邦停住了,想回身去扶她,想了想又转身离开,玉芳看着建邦的背影,难过地哭了起来。 建徽抱着书和同学们有说有笑地过来,忽然看到小英站在树下发呆,正想过去,看到郭笑迎着小英走去。郭笑不耐烦地看了小英一眼,向她要钱,之后就迅速离开了。建徽提醒小英小心被骗,小英表面为郭笑辩解着,心里却十分担心。 建徽发现郭笑和另一个女孩罗娜在一起,将事

  • 贤妻良母 第9集

    玉芳发现了小英脖子上的伤痕,撩开她的衣服一看,身上全是伤痕,得知是郭笑将小英打成这样,玉芳想要去报警,被小英拦住。玉芳为小英的事担心,建徽为帮小英,把罗娜带到了家里,玉芳将郭笑脚踩两只船的事情告诉了罗娜,罗娜不肯相信,两个人决定合作。玉芳让小英陪着自己到市场采购,罗娜拉着郭笑过来了,小英看到了郭笑的真面目,感到很绝望。 小英给玉芳留了封信离家出走了,玉芳赶紧去找小英,房东告知小英一大早就走了,玉芳十分担心。夜深了,风呼呼地刮着,下起了大雨,玉芳一家人冒雨去寻找小英。小英神色恍然地在街上游荡,接到了玉芳一家人发来的短信,要她赶紧回家,小英失声痛哭。 全家人簇拥着小英回到家里,玉芳要小英搬回来住,并认小英做了干女儿。 小英找建业帮忙,准备教训一下郭笑。校园里四处张贴着郭笑和小英的亲密合照,同学们经过,纷纷指指点点。罗娜看到了,生气地往前走去,郭笑在后面紧追不舍,罗娜向郭笑提出分手。小英和建业过

  • 贤妻良母 第10集

    建国帮小英进行包装,小英改头换面,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建国将小英带到自己的客户处,客户色迷迷地看小英,小英十分不舒服。正在谈话间,电视中闪出股市的情景,建国借口上厕所,让白经纪帮自己买股票。小英找到建国,告诉他自己将客户打了,保单黄了。建国正要发火,突然接到白经纪的电话,告知自己的股票升了,赚了很多钱,他高兴地抱着小英不断转圈。 小英一边收拾桌子一边盯着电视里的股票分析情况,玉芳劝小英不要玩股票,小英将建国买股票赚钱的事情告诉了玉芳。玉芳决定劝建国不要再玩股票了,将建国叫到家中吃饭,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建国违心地答应了。一家人喝酒吃饭,笑成了一团。 玉芳站在证券所门口等建国,建国从里面出来,看到玉芳,低着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玉芳赶紧追上去,建国闪进人群中消失不见了。玉芳给建国打电话,建国撒谎说玉芳看错人了,自己在办公室,玉芳只好离开。建国从转角处露出脑袋来,重重地吐了口气。 玉芳回到面馆,向阿

  • 贤妻良母 第11集

    建国陪玉芳和玉敏逛街,请求玉芳做他和新悦的和事佬,玉敏说这件事包在她身上。玉芳忽然感到腰骨一阵疼痛,整个人蹲下来,建国和玉敏赶紧将她送到医院。玉芳躺在病床上,医生说她的腰长期劳损,得住院观察一阵子,要建国好好照顾她。建国替玉芳垫高枕头,这时旁边的电视机里出现了股市的画面,他情不自禁地看着股市的涨落情况。玉芳看出他的心思,要他哪也不能去,留下来照顾自己, 建国借口上厕所跑了出去。建国给白经纪打电话,要他帮忙买股票,白经纪说永发不准他再帮建国炒股了,建国气得火冒三丈,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看到玉敏拿着热水瓶从远处走来,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她面前,要她帮忙买股票。 股民们排队买股票,玉敏左看右看十分兴奋。丽红也来买股票,玉敏跟了过去。玉敏觉得丽红肯定比建国在行,所以没有按建国的嘱咐买股票,偷偷地买了丽红刚才买的几支股票。 建国坐在电脑桌前认真地看着股票的涨跌情况,手越捏越紧,脸上冒着冷汗,他拿起公文包

  • 贤妻良母 第12集

    永发一家人在一起吃饭,阿姜扶着玉芳从外面进来。玉芳求丽红放过玉敏,丽红不为所动,和永发、美云上楼去了。新悦劝玉芳先回家,玉芳不肯走。天渐渐暗了下来,丽红和永发扶着美云下楼,玉芳赶紧迎上前,继续恳求丽红,丽红仍然不答应。玉芳一气之下揭穿了丽红的真实面目,丽红赶紧狡辩,阿姜证实了玉芳的说法。 美云坐在外面晒太阳,丽红过来,向她解释着自己的苦衷,让她劝劝永发。永发坐在大厅里看报纸,丽红扶着美云进来。永发看到丽红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美云向永发说着丽红这么多年在陈家的好,丽红落泪,永发心软了。 新悦帮建业把买来的菜装上三轮车,建业刻意回避着她。新悦刚要向建业询问对自己的态度,米米背着包飞快地跑过来,建业赶紧迎上去,掏出手帕给米米擦汗,新悦有点尴尬。建业告诉新悦米米是自己的女朋友,新悦逃一般的离开,眼睛里有泪光闪动。建业有点难过,但没有挽留。建业带着米米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他和新悦的距离越来越远。 面

  • 贤妻良母 第13集

    建徽站在大树下大口地喘着气,脑海不断浮现着孙萍萍认她做女儿的情景。汉杰走了过来,建徽让他找别人照顾孙萍萍,转身的时候,汉杰看到了她脖子上的胎记,告诉建徽她真是自己的女儿,建徽不肯相信,汉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汉杰向建徽忏悔着,建徽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哭着离开了。 汉杰扶着萍萍在学校门口等建徽,玉芳也来学校接建徽。建徽从里面出来,看到玉芳向她走来,叫着“妈妈”跑了过去。萍萍和汉杰赶紧冲上去,拦在建徽面前。玉芳问建徽怎么回事,建徽说是不相干的人,萍萍上前一把扯住玉芳,让她还女儿。建徽将萍萍拉开,护在玉芳身边,萍萍去拉建徽,被她推倒在地,头撞在柱子上,整个人晕了过去。玉芳、建徽和汉杰坐在长凳上焦急地等待着,医生说萍萍需要输血,建徽站了出来。 朱家人在一起开着家庭会议,玉敏得知建徽的生父很有钱,劝玉芳敲他们几百万。玉芳打算将建徽还给汉杰和萍萍,她征求父亲的意见,耀宗也同意让他们亲人相认。 萍

  • 贤妻良母 第14集

    美云和丽红押着永发和新悦回来,美云指着永发大骂起来,永发顶撞了她,美云气得晕了过去。美云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美仙在一边伺候着她,永发端了碗粥进来,美云要他永远不许再见玉芳,永发很为难,新悦在门口看到了这一幕,求丽红去劝美云,禁不住女儿的软磨硬泡,丽红只好同意。 玉敏在电话里给美云支着招,要她继续绝食,玉芳听到了,很是担心。建业来到医院看美云,对她讲了一番道理,美云终于肯吃饭了。玉芳要玉敏赶紧解决阿姜的事情,并把钱退给美云,否则就不认她这个妹妹,玉敏只好妥协了…… 火车要开了,阿姜上车而去,玉芳一家挥着手目送他离开。 足球场上,林绍问卖力地踢着足球,建徽混在女孩子中间做拉拉队,两个人眉来眼去,十分默契,同学们纷纷调侃着建徽。绍问的足球踢到了围墙外,建徽去捡球,同学们一起起哄。建徽捡球回来,忽然脚下一绊,整个人重重地摔了出去。同学们将她送到医院,医生告诉她以后可能会瘸,建徽难过地哭了。 建徽抱着

  • 贤妻良母 第15集

    玉芳一家人精心准备着,打算迎接绍问和他妈妈的到来。林妈妈来了,告诉玉芳她要的是一个健康的儿媳妇,而不是一个瘸子,玉芳十分意外。 绍问和建徽手拉手从公司出来,建徽十分担心,绍问让建徽先瞒着妈妈,等她想通了再说。绍问接到妈妈的电话,骗她说在公司加班,谁料林妈妈却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建徽和林妈妈争执起来,绍问打了建徽,建徽委屈地跑了。建徽站在河边痛哭着,永发开车经过,看到建徽赶紧停车过来安慰她,唱歌逗她开心。建徽要永发常回家看看玉芳,永发答应了。 玉芳卖力地把买好的菜一捆一捆地往三轮车上放,永发过来,帮着她一起放,永发想回朱家和大家一起吃饭,玉芳同意了,永发骑上车载着玉芳往家里驶去。玉敏、小英和建徽在一起谈论着,建业帮耀宗按着肩膀,建国回来了,小英上去帮他整理脱下来的衣服,永发端着菜从厨房出来,一家人其乐融融。永发接到丽红的电话,躲到一边去接,玉芳喊他端菜,电话那端的丽红听到了。丽红将永发去玉芳

  • 贤妻良母 第16集

    天上下着大雨,建徽走到门口才发现忘了带伞,绍问上前把伞递给她,建徽看了他一眼,往雨里冲去。绍问一把拉住她,责怪她不该任性,两个人争执起来,建徽飞快地冲进雨里。 建徽坐在桌前不断地画着珠宝,一边画一边撕,玉敏进来看到了建徽画的图,取笑她画得太差了,建徽推着玉敏离开,把桌上所有的设计稿都扫到了地上。 绍问看着建徽的设计稿,都塞进了碎纸机,让她重新再设计,两个人又争吵起来,建徽生气地离开。建徽有气无力地回到家中,投入玉芳的怀里哭了起来,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情绪越来越激动,突然晕了过去。玉芳不断地用毛巾擦拭着建徽的额头,建徽醒了过来,玉芳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建徽将自己和绍问的事情说了出来。 玉芳来到林家找绍问,林妈妈推说绍问不在,不肯让玉芳见他,玉芳离开,林妈妈重重地关上门。绍问洗完澡从里面出来,问林妈妈是不是有人找他,林妈妈搪塞了过去,继续劝绍问不要再和建徽来往,绍问跟妈妈说晚上要值班,拿起

  • 贤妻良母 第17集

    小英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玉芳,玉芳赶紧去找大宇。美仙站在门口,玉芳追了上来,向美仙要电话号码,美仙正要将号码告诉玉芳,大宇开车过来,将美仙塞进车里,玉芳用包去挡,包卡在了车缝中。大宇告诉美仙自己亏了很多钱,不能让丽红回来,说完将车门一拉,把玉芳推倒在地,开着车扬长而去。 美云的情况越来越危急,却为自己没有看到孙子们成家立业感到很遗憾,玉芳为了安慰美云,谎称建国和建业都有了女朋友,美云让建国和建业把女朋友带来看看。玉芳和孩子们商量着对策,建业准备请米米帮忙,建国说自己可以去相亲,一旁的小英十分不悦。 建国和一个女孩在咖啡厅相亲,小英偷偷地搞着破坏,女孩离开了,建国发现是小英搞鬼,连忙追了出去。小英飞快地冲过街道,建国追了上来,正好和迎面过来的同学小雪撞在一起,小雪认出了建国,两个人交谈起来,十分开心。小英看到两个人的样子,气愤不已。 建国带着小雪来到舞厅,挽着小雪的手跳舞,并且要小雪嫁给他。小

  • 贤妻良母 第18集

    美云虚弱地靠在病床上,对玉芳说着感激的话。小英进来,大宇故意找茬和小英吵了起来,美云越听越气,呼吸慢慢急促起来。大家纷纷劝架,小英还想争辩,被建国喝止,生气地跑了出去,大宇十分得意。 大家一起吃饭,小英依然忿忿不平,玉敏听说小英要住到建国家,马上收拾小英的房间准备做健身房,建国要小英避避风头再住过去。 玉芳和美云聊着天,小英拿着一束百合花送给美云,美仙和大宇进来,大宇尖酸刻薄地说着小英,为了顾全大局,小英拼命忍耐着。小英气呼呼地回到家里,忽然干呕起来,玉敏怀疑小英有了怀孕,劝他搬回陈家,试试建国是不是真的爱她。小英来到陈家门口等建国,向他要名分,建国没有理会,开着车离开了。建国来到公司,同事们纷纷对他说着恭喜,只见小英正在四处发着喜糖,建国赶紧上前将小英拉了出去。 建国再一次向小英提出离婚,小英将怀孕的事情告诉了建国,建国拉着她去堕胎,小英死也不同意,建国十分懊恼。小英跑回面馆,扑倒在玉芳

  • 贤妻良母 第19集

    新悦穿着运动服慢慢跑步,国南同样一身运动服过来,两个人一起跑步,国南向新悦谈起了自己的女朋友,新悦松了口气,建业骑着三轮车过来,看到这一幕呆住了。 新悦和国南从便利店买水出来,边走边说着,一对男女从他们身边走过,搂在一起接吻,国南看到两个人愣住了,原来其中的女孩子就是她的女朋友可玲。他冲上前去,一拳将男子打倒在地,质问可玲为什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可玲反唇相讥,说如果不是自己父亲帮助,他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两个人争执起来,可玲拉着男孩离开。国南和新悦来到河边谈心,新悦的脚被蛇咬了,国南捧起她的脚一口一口地吸了起来,看着他的模样,新悦的心动了一下。国南走在回家的路上,可玲突然出现,让国南不要再管自己的事情,并且拿出一盘录有国南收受患者贿赂的磁盘威胁他,国南恨得咬牙切齿。 新悦在酒楼里指挥着服务员,丽红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告诉新悦国南将自己的女朋友谋杀了,已经被警察抓了起来。新悦冒充国南的未婚妻到

  • 贤妻良母 第20集

    丽红让国南离开新悦,将一张支票递给了他,国南将支票撕成碎片扔在地上,表示自己不会出卖爱情,不会和新悦分开。新悦拼命地给国南打电话,手机却一直关机,当她从美云处得知丽红找过国南,和她大吵了起来。 新悦在国南家门口排徊着,国南醉醺醺地沿着街道从远处走来,新悦赶紧迎上去。国南不想新悦吃苦,跟她提出分手,新悦表示不管怎么艰苦,都要跟他在一起。 新悦拎着皮箱悄悄从楼上下来,小英看到了,新悦向她说出自己要和国南结婚了,小英佩服新悦的勇气,陪着她一起去国南家。小英环顾四周,屋里很干净,新悦准备将房子重新布置一下,两个人一起忙活起来。夕阳西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新悦和小英一起坐倒在地板上,新悦忽然想起还没有买钩子,下楼去了。小英哼着歌往里走去。 国南过来按电梯,电梯门开了,国南正要进去,忽然一个中年男人拿着刀将他推进了电梯。电梯缓缓上升,国南看清楚了,竟然是可玲的爸爸郑叔,郑叔要替女儿报仇,两个人打了起来

  • 贤妻良母 第21集

    国南拿着大包小包从远处走来,一个乞丐拉住了他,向他要钱。国南一脚将他提踢倒在地,恶狠狠地瞪着他,乞丐痛得趴在地上打起滚来,国南悠闲地往前跑去。不远处,玉芳望着这一幕,愣住了。 玉芳让新悦和国南到家里吃饭,闲聊中对国南说起人如果做了亏心事就会腰痛,但如果拿木炭供奉,鬼就不敢近身了。国南忽然觉得身上有点不舒服,用手按住了腰。国南来到厨房里,看到周围没有人,偷偷地拿了一小块木炭放在口袋里,玉芳在门口看到了一切。 玉芳将自己试探国南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建业很担心,玉芳让建业去提醒一下新悦。建业约新悦在河边见面,将国南的真面目告诉了她,要她先不要嫁给国南,新悦不肯相信。建业向新悦表达爱意,新悦推开建业,哭着离开了。 屋里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丽红拉着穿新娘装的新悦到处应酬,国南和永发碰杯,建国在旁边喝着闷酒。玉芳来到酒楼,再一次提醒新悦注意提防国南。丽红拉着玉芳走进客人堆里,她话里带刺,客人们议论纷纷。

  • 贤妻良母 第22集

    屋里一团漆黑,国南站在窗前抽烟,忽然,他看到楼下建业送新悦回来。新悦开门进来,国南问新悦有什么心事,新悦打开电脑,把图片调了出来,质问国南为什么会有这些暴力图片?国南向他解释全都是游戏图片,自己并没有暴力倾向,并且询问新悦是不是一个人到外面去了,新悦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国南满脸阴翳。 建业骑着三轮车往前走去,忽然冲出一群人,拿着棍棒向他身上打去,建业奋力反抗,依然被打得头破血流。警察跑过来,那群人一哄而散,警察带着建业去做笔录。国南从巷子口探出头来,微笑着离开。 建邦认真地料理着植物,主任过来了,责怪建邦擅自换肥料,两个人争执起来,建邦生气地离开。建邦回到家中,非常沮丧,美云轻声安慰他,要他到酒楼帮忙,建邦同意了。 丽红带着建邦和国南来到仓库前,要建邦做采购部经理,国南协助建邦工作。国南和几个工人带着建邦来考察市场,建邦看着各种各样的海鲜,兴奋得难以自抑,两人来到陈老板的货摊前,让工人将

  • 贤妻良母 第23集

    玉芳坐在咖啡厅里,丽红和永发赶到,玉芳将一台录音机放在桌子上,里面传来了阿旺的声音,阿旺承认这个事情跟建邦没有关系,永发和丽红目瞪口呆。 丽红将国南叫到办公室质问,国南始终不肯承认。国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了想,轻手轻脚地起来,将柜子底下的钱一叠叠地放进了皮箱里,新悦醒来,看到这一幕愣住了。国南谎称这笔钱是可玲父亲给的,新悦提议将这些钱捐给有需要的人,国南无奈只好同意。 新悦拿着捐款的证书挽着国南出来,国南的脸色非常难看。建业骑车过来,和新悦打着招呼,国南的脸色更难看了。 玉芳和玉敏来到商场,看到美仙和大宇在门口卖烤玉米,玉敏拉着玉芳上前,美仙看到她们,赶紧放下玉米,拉起大宇就走,玉芳让玉敏帮着看玉米摊,自己追了上去。美仙拉着大宇往前跑去,玉芳在后面紧追不舍,大宇要吃玉米,甩开美仙的手往回跑去,玉芳追了上来,拦住他们。大宇斥责玉芳,美仙喝止了他,向玉芳表达着歉意。玉芳看到他们窘迫的

  • 贤妻良母 第24集

    玉敏劝大宇认了这个爸爸,这样就有了报名费。大宇一听有理,便来到陆伯家,陆伯正拿着碘酒擦伤,看到他吓得后退了几步。大宇向陆伯道歉,同意他和美仙在一起,要他赞助自己一万块钱,陆伯拿出柜台里仅有的七八千块钱,大宇一把抢了过去。 老师弹琴,大宇唱歌,一曲弹完,老师劝大宇放弃唱歌,大宇不肯,老师建议他再开小课把基本功补上,但是需要两万块钱,大宇拿出手机打给陆伯。陆伯将两万块钱放在大宇手中,大宇拿着钱往外走去,这时候,陆伯的子女进来,和大宇吵了起来,美仙正好进来,陆伯的子女将怒气都撒到她的身上,几个人大打出手,一时间,所有人都乱成了一团。 大宇去音乐训练班练嗓子,玉芳让玉敏去请美仙吃早饭,玉敏推开房门,大叫起来…… 比赛现场,大宇放声高歌,所有评委都皱起了眉头,大宇沮丧地从里面出来。建业跑了过来,告诉大宇美仙成了植物人,大宇飞快地往医院跑去。 美仙安静地躺在床上,大宇和建业进来,大宇哭着扑了过去,责怪

  • 贤妻良母 第25集

    医生告诉小英怀孕了,小英愣住了,脑海中浮现出和建国缠绵的情景。小英慢慢地走在街上,建国开车经过,看到小英大叫起来。小英飞快地往前跑去,建国开着车紧跟在后面。小英跑进一个小巷,建国的车开不进去,只好停了车去追她。小英走进路边摊,建国一把抓住她,王俊走了出来,小英一把挽住王俊,告诉建国这是她的男朋友,建国离开。小英将怀孕的事情告诉了王俊,并且表示会将孩子拿掉。 陆伯和美仙在院子里聊天,隔壁传来一阵阵的哭声,两个人赶紧过去查看,只见孩子倒在地上哇哇大哭,周围却没有大人的身影。陆伯用力撞门,怎么也撞不开,美仙拿起一块大石头将玻璃砸碎,往里爬去。美仙爬进房间,将孩子抱起来,打开了门,陆伯进来,看到美仙的肩上和脸上都在流血,陆伯让美仙去医院,美仙走了几步,晕倒在地。 美仙躺在床上,玉芳拿着红糖水喂她,陆伯抱着孩子感激地望着玉芳,陆伯的子女们闯了进来,大声斥责美仙把家里的玻璃砸碎了,并且让陆伯和美仙离婚

  • 贤妻良母 第26集

    酒楼一片忙碌,国南戴着耳机指挥着服务员们,丽红站在柜台前盯着他,眼睛一错不错。国南过来向丽红汇报工作,丽红警告他不要玩花样。国南将账本送到丽红的办公室,丽红一点点地查看着,突然发现账目有问题,赶紧去找国南,国南已经下班了。丽红回到家中,发现国南没在家,丽红告诉新悦国南拿走了采购部的所有回扣,新悦不肯相信。国南走到门口,听到了丽红的话,转身离开。 丽红来到酒吧喝酒,来旺在里面卖烟,丽红抬头看到来旺,愣住了。两个人说起了分手后的事情,丽红让来旺不要来打扰新悦的生活。丽红从酒吧里出来,看到国南从对面的酒吧里出来,开车离开,丽红开车追了过去。 丽红轻手轻脚地跟过来,看到国南把一叠钱交给一个农民,农民让国南尽快把剩下的钱给他,否则就去告发他,两个人纠缠起来,丽红欲走,不小心踩到了瓦片。农民将国南杀可玲的事情说了出来,国南跪下来请求丽红原谅,丽红为了新悦,准备替国南还剩下的六十万。国南跟着丽红离开,走

  • 贤妻良母 第27集

    玉敏出来倒垃圾,云翔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玉敏愣了一秒钟,转身回屋。云翔将自己得绝症的消息告诉了玉敏,玉敏讽刺他是恶人有恶报,云翔将自己的酒店地址留了下来,玉敏无动于衷。云翔离开了,玉敏拼命地擦眼泪,可是眼泪却更多了。 玉敏心中惦记着云翔,却放不下面子去看他,小英用激将法让玉敏去找云翔。玉敏打扮得花枝招展来到宾馆找云翔,让他把剩下的钱都给她,云翔告诉她公司亏空,钱都没有了,可自己依然深爱着她,放不下她,玉敏哭着离开了。 云翔找到永发,要他以后替自己照顾女儿,想到人生无常,永发哽咽了。永发让丽红签张一百万的支票,打算给玉芳,丽红跟他吵了起来,说玉芳不会要这一百万的,永发说会把钱给耀宗。耀宗跟一群老人在打太极,永发飞快地跑来,将支票交给耀宗,让他不要告诉玉芳,在家里遇到困难的时候再用。 玉敏逛街,忽然看到药店橱窗里放着抗癌新药,玉敏犹豫着要不要买给云翔,忽然和丽红撞在一起,丽红将耀宗收了一百万的事

  • 贤妻良母 第28集

    玉敏穿着婚纱气呼呼地坐在大厅里,大家劝她不要把钱看得那么重,她却仍然执迷不悟。耀宗拿着一堆零钱和存折进来了,扔在她面前,将她撵走。玉敏以为有钱就有了一切,开始到外面疯狂购物。她来到商场里,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从自动扶梯上摔了下去,她支撑着脑袋,痛得大叫起来,周围没有人帮她,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叠人民币,宣布谁帮她叫救护车这些钱就是谁的,围观的人四散而去,帮她叫来了救护车。 玉敏脖子上戴着脖箍,一边吃水果一边指挥着护士,护士有些不耐烦,玉敏掏出一叠人民币往护士面前一堆,让她替自己做事,护士没有理她,离开了。玉敏想上厕所,拼命按铃,没有人理她,玉敏难受地哭了起来,她大喊大叫起来,周围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无奈之下,玉敏只好给玉芳打电话。玉芳想给玉敏点教训,拒绝了她,耀宗很担心。玉芳打电话给云翔,告诉他玉敏受伤的事情。 护士扶着玉敏从洗手间出来,敲门声响起,云翔推门进来,问她有什么需要,玉敏掏出一叠钱

  • 贤妻良母 第29集

    建国坐在花园里喝闷酒,脑海中不断浮现着小英的影子,美云见他如此颓废,建议他多交几个女朋友。建国约小雪出来,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小雪一口答应了,两个人开始约会,建国却总是把小雪当成小英。 建业找到建国,要他去家里吃饭。得知建国要来,小英精心地准备着,做的全是建国爱吃的菜肴,建国突然打电话说不能来了,小英非常失望。 云翔将一份人寿保险拿给玉敏,要她签字,玉敏不肯。临出院前,玉敏向医生咨询有什么办法治肾衰竭,医生告诉她只有换肾才有可能,但是需要几十万的费用。 玉芳和小英将玉敏接回家。玉敏开始积极地攒钱,将一切能卖的东西都卖掉了,大家质问她为什么还那么贪钱,她只好将云翔要换肾的事情说了出来,玉芳拿出一本存折给了玉敏。 云翔在医院里检查身体,玉敏很紧张,医生出来了,告诉他们之前的检查报告出了问题,他不是肾衰竭,而是轻微的肾炎,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玉敏和云翔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永发在玉芳的面馆里吃面,

  • 贤妻良母 第30集

    丽红坐在秋千架上发呆,国南匆匆忙忙地过来,将一瓶药给了丽红。永发抱着美云的照片痛哭着,丽红进来劝他,永发说最近总是失眠,丽红将药拿给永发,让他吃了。永发困了,打了个呵欠躺在床上,丽红发现他口袋里露出了美云的那封信,借着盖被子的时候去拿,永发一把握住她的手,质问她要干什么?丽红说要看看美云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永发一把夺过信,塞回口袋,翻身睡觉。 国南和丽红商量着转移财产的事情,新悦跑了过来,告诉丽红永发不见了,丽红拍案而起,去玉芳家找永发,新悦也要去,被国南拦住了。永发要玉芳帮他看遗书,玉芳伸手去拿,却被丽红夺在手里,永发去抢信,丽红三两下就把信撕成碎片。 永发和丽红回到家中,丽红继续大吵大闹着,永发想上楼,忽然整个人晃了晃,靠在墙上,丽红上前询问,永发说最近总是头晕,丽红告诉他是药效不够,让他从明天开始吃两粒药。永发突然对丽红说了对不起,告诉她同样的错误不会犯第二次,丽红呆住了。 新悦要国南

  • 贤妻良母 第31集

    永发和建国找到玉芳,将丽红干的坏事都说了出来,玉芳将他们接到家里。建国在桌前整理电脑,永发坐在床上环顾四周,玉芳端了水进来要永发烫脚。建业进来,见状拉起建国,要他陪自己出去走走,永发和玉芳倾心交谈。 小英在炖汤,建国进来,两个人纠缠的时候,建国的手碰到了桌上的壶,摔在地上碎了,小英蹲下来捡碎片,忽然发现里面有一张纸,小英打开一看,竟然是保证书,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丽红向员工宣布酒楼已经归自己所有,让员工们努力工作,建国和小英陪着永发进来,将保证书拿给她看,丽红面如死灰,一个踉跄向前倒去,新悦和国南赶紧扶住她。办公室里,不断有员工进进出出,跟律师核算报表,经过核算,律师告诉永发丽红名下只有几万块钱,整个酒楼的资产都与她无关,真正的法人代表是国南。 丽红和新悦回到家中,丽红不停地称赞着国南,新悦表示不会和他们同流合污,生气地离开了。丽红要国南将钱转到她的名下,国南不肯,两个人争执起来。国南将

  • 贤妻良母 第32集

    屋里弥漫着哀乐,宾客们陆续离开,永发看了看表欲上楼找玉芳,国南说玉芳和新悦有很多话要说,要大家留下来吃饭。国南拿出一瓶酒,给每个人倒了一杯,大家一饮而尽,没一会儿大家就晕了过去,国南绑住了永发和小英,拖着建业往外走去。 国南将车停在了荒郊野外,他打开后备厢,把建业拎出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建业虚弱地望了他一眼。国南拉着建业往山崖下走去,建业挣扎着,最终不是国南的对手,被他重重地推了下去。国南开车离开,忽然,一只手从悬崖下伸上来,慢慢地往上攀去。 玉芳和新悦想着逃生的办法,玉芳准备放火让邻居来救她们,两个人走进卫生间躲了起来,火势越来越大。建国开车过来接大家,看到了熊熊大火,飞快地翻墙而入。永发和小英倒在地上,建国将他们叫醒,三个人一起往外走去,突然听到楼上有动静,建国冲了上去。玉芳和新悦听到敲门声,赶紧奔到门前,建国用力地撞门,门终于开了,五个人赶紧往外跑去。 国南开车回来,拦在五人面前,用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