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刁蛮俏御医

刁蛮俏御医

简介: 何天心容貌清秀可人,个性叛逆,热心助人,活泼可爱,天不怕地不怕。从父亲所留之医书里学到粗浅的耆黄之术,在民间有小华陀之称号。为学正统宫廷医术,决心乔装成男医士,进宫习医。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36-40集

  • 刁蛮俏御医 第1集

    天心参加院士考试,却差点把监考官气的窒息。眼看监考官就要一命呜呼,天心当机立断,折断毛笔,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笔管插进监考官的喉头…天心虽然救了考官,却因为救人手法太过于惊世骇俗,被轰出了太医院!首席太医冷泉下令,天心终生不得再参加太医院医士征选! 在天心被轰出太医院的同一时间,朱历皇帝要六部尚书跟他席地而坐,一起吃烧饼,聊朝事。于是朱历为了探查民情,出宫去了! 但李保川的「宝贝」在宫中遭窃,东厂总动员,锁街封路。眼看天心快被抓走,朱历刚好路过,帮天心主持公道。一人单挑众东厂官兵,可怜的是天心、小石头,到处逃窜。 此时一旁的酒楼上。飞贼哲三,欣赏着这场街头恶斗,他身边的包袱,就是李保川的宝贝。 太师府千金大小姐赵湘凝出门,却遇到天心、小石头。 天心打翻了字画摊的墨汁,染黑双手,不小心跟湘凝在巷口对撞,两只手手牢实地压在湘凝的胸前!天心趁乱

  • 刁蛮俏御医 第2集

    哲三在缠斗中受了重伤,逃进了阉割房。虽然过追捕,但却又阴错阳差、被当成未净身的准太监,在受伤无力抵抗下、被五花大绑上了手术台。但没想到执刀的张师父因为伤风向天心求诊,忘了吃药不能喝酒。张师父头昏眼花、下刀失了准,哲三保住了命根子。不过因为身受重伤、无力逃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于是哲三将计就计,假冒太监,躲入皇宫。 天心刚闯祸,马上被大娘下令禁足,在猪肉摊旁严加看守,忽然市集来了大批官兵,颁来圣旨,宣天心进太医院当实习院士。天心、大娘两人面面相觑、不明原因。 天心为了要进太医院,答应了大娘三个要求「非病不理、非民不亲、男装入宫」,这才了了天心多年来的心愿,进了太医院。 天心在太医院受到冷泉为难,成了清洁工,忙了一天的天心,居然在洗澡的时候跟哲三「坦诚相见」。哲三为了蒙混过关,慌称自己是皇上的「密探」,两人互相承诺不说出彼此的秘密。哲三也因为这次,对天

  • 刁蛮俏御医 第3集

    朱历硬着头皮陪表妹放风筝。云莺对朱历示好,朱历多次想要逃跑不成,于是扯断风筝线,飞到太医院围墙边的树上!嘿嘿、风筝没了,这下可解脱了。但没想到云莺仗着太后撑腰、硬是要皇上上去捡风筝。 朱历想要救出哲三天心,却无法违抗太后命令,前来道别。哲三为救天心,私下向朱历坦白他飞贼的身份。朱历心生一计…

  • 刁蛮俏御医 第4集

    行刑当日,天心、哲三还不见朱历来搭救,心想大势已去,忽然这时李保川接到了封信,马上下令,放了天心、哲三两人。 忽然朱历、哲三同时醒来,原来刚刚是装醉,朱历跟哲三找出黄金瓮后,向哲三献计,要飞贼哲三故意暴露行踪,还要哲三死去… 与哲三商讨过后的朱历,回去经过了湖边,忽然发现女装的天心。朱历一回去,发现天心穿着男装,坐在家里。天心说那是他早逝的双胞胎妹妹,朱历是看见鬼了? 隔天,哲三引来李保川、赵甫嵩前来抓人,哲三一路逃到了悬崖边,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忽然往下一跳。只见黄金瓮跟哲三的尸首跟着深谷的溪水流去。而悬崖边的凹洞里朱历正拉着哲三的手,颇有英雄惜英雄的味道。当然刚刚掉下去的尸首,也只是假人一具。

  • 刁蛮俏御医 第5集

    保川要天心治疗太后的厌食症,如果治不好,就砍了天心的脑袋。但其实太后根本没病,只是缺乏运动而已。 天心三人一出宫,发现附近酒楼传来吵闹声。原来是湘凝在酒楼吃饭,但是钱不小心被扒了,付不出钱,于是跟店家起了争执。天心帮湘凝解围,没想到湘凝一路跟着天心回家,守在天心家门口。 天心生火要湘凝过来烘衣取暖,但湘凝就是不要。天心起了顽皮心,装MAN调戏湘凝,逗着湘凝。天心发现,湘凝想要自在的过生活,不愿意听爹的话选妃。天心于是带着湘凝回去吃饭。

  • 刁蛮俏御医 第6集

    大娘提醒天心,最近因为选妃,没事情就别回来了。原来天心的户卡上记的还是女儿,这时湘凝、哲三吵了起来。哲三故意激讽湘凝。湘凝气不过,砸的天心家乱七八糟,遭来一顿斥骂,湘凝觉得没面子,负气离开。天心喝令哲三马上跟出去看着湘凝。哲三这才知道,原来她是太师府的大小姐。 天心为了救娘出来,决定以女装现身。果不其然,大娘被放出了东厂大牢,知道是天心所救。当大娘看见天心时,吓了一大跳。原来天心办丑出现,以为这样不但可以救出大娘,还可以避免被官兵挑中,可以不进宫选妃。却没想到弄巧成拙,这次选妃专挑长的怪、长的丑的恐龙妹,天心也因此又被抓进宫选妃去了。

  • 刁蛮俏御医 第7集

    天心一回宫,发现选进宫里的佳丽全是些拐瓜裂枣的恐龙妹。而湘凝也进了宫来。云莺觉得湘凝是最大的敌人,一看见她就不顺眼,马上就跟李保川密谋,准备除去湘凝这个最大的敌人。 朱历来找天心,正巧天心要换回男装,虽然有哲三帮忙掩护,但还是差点曝光。朱历表示选妃一事是太后之意,皇上国事繁重,没有心思在这时候娶老婆!朱历说天心点子多、要天心帮忙想个既不得罪太后,又可以帮皇帝脱身的好点子?天心、哲三一阵瞎出主意,最后讨论到装病,朱历说太医冷泉一把脉便知真假。天心却说他有办法,可以骗过冷泉。

  • 刁蛮俏御医 第8集

    保川为了让云莺中选,偷偷塞了包春药给云莺,还暗示云莺,若是云莺先怀了龙种,管他湘凝是甚么来头,皇后一位,非云莺莫属。云莺下药成功。频频对皇上搔首弄姿,还趁势想脱朱历衣服,虽然朱历巧妙躲过,但还是不敌云莺的「胖后」硬上弓… 朱历落慌而逃,刚好遇到也在躲着湘凝的天心。天心发现朱历不对,带朱历逃进男浴池冲凉散「热」。朱历因为春药作祟,虽然知道何天是「男儿身」,但见何天与他梦中情人相貌实在太像了,忍不住还是怦然心动,不由自己的靠近何天。眼看何天就要被朱历「临幸」之际,何天抓起旁边的水瓢用力的往朱历头上ㄧ打,打昏了朱历,才化解危机。

  • 刁蛮俏御医 第9集

    太后限定的期限已到,太后抓来天心,问天心要怎么治好朱历的病,天心说不出来,太后下令马上砍了天心,就在这个时候,太后接到消息,朱历的病已经好了,选妃如期举行。 保川忽然将天心约来,同桌吃饭,说天心替他除去小孟这个害群之马,另外给了天心一盒毒糕饼,要天心在选妃前给湘凝吃,否则就要对大娘不利。 选妃前,保川在对候选人做最后吩咐,忽然湘凝拿出糕饼,说他牙疼不能吃甜的,东西还是分给大家吃好了,还要天心吃第一块。保川心知不妙,天心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吃糕饼。天心一阵挣扎后,就这样倒在地上,死了。众人大惊,保川马上带着候选人离开,命小太监处理掉天心尸体。哲三这时候来到,好意帮忙小太监处理尸体,两个小太监一走,天心马上醒来,原来这一切都是天心的计策,天心早已吃下解药。哲三也同时带来大娘平安无事的消息,天心终于松了一口气,不顾哲三阻扰,想要去前台看选妃,凑凑热闹。天心还在心想入宫这么久

  • 刁蛮俏御医 第10集

    天心却为了发现朱历的真实身分狂冒冷汗。所谓太岁头上动土莫过于此,天心想到自己过去老对着朱历大骂皇上,而且,还差点被皇上临幸! 在天心的小脑袋里,对朱历的心动,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天心对朱历说道,他已经知道他的皇帝身份,朱历表示是因为害怕天心知情会影响兄弟间的情感,但他们的感情没有因此受到影响。道歉之后,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朱历。 朱历成立了医疗救护队,派遣太医院太医前往灾区帮助灾民。但他与哲三、天心两人,却没跟着大队人马随行。朱历微服,希望可以看见灾区现况,还偷偷命哲三为巡按御史,可以命令调派各县的地方官。但三人还没到灾区,就在京外的一个小县城里,发现了居然有县官在盗卖官粮。朱历利用智慧,侦破了盗卖官粮的案件。这时忽然湘凝、茗菁来了。 湘凝刻意对朱历献殷勤,让天心醋坛大翻,但其实湘凝的所作所为只是想要证明天心在乎他,顺便气气他而已。但天心信以为真,负

  • 刁蛮俏御医 第11集

    一行人回京后,朱历马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布要成立廉政院,并令哲三为御史,引起甫嵩等人不满。朱历还将当初被保川关入大牢的东厂官兵放了出来,让哲三调度。朱历、哲三展开了反贪任务。而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挑了平日最招摇的钱兵部下手。 天心回宫后,想要继续找寻本草品汇经要的下落,天心回到太医院,不但没有找到,还被冷泉训斥,冷泉说如果想要活命,就不要再问这本书。让天心感到疑惑万千。太医院院士早就听闻天心在宫里的事情,希望天心跟他们切磋医术,天心自觉在宫中的一切都是歪打正着,说自己是因为祖传秘方,但是不便外流。这让在一旁的华妥听见,华妥找了机会,进了医护站,到处翻搜,结果秘方没搜到,反而找到了天心的肚兜。华妥以为天心私藏宫女,秽乱后宫。便将此事报给保川,宫女的肚兜都是由尚衣监统一发放,保川发现这件肚兜跟宫女的肚兜截然不同但皇宫守备森严,这肚兜究竟怎么来的?保川阴冷的笑着。 天心接茗菁通

  • 刁蛮俏御医 第12集

    甫嵩接获消息,皇上、哲三带着大批人马前来,甫嵩情急之下将账本交给了湘凝。天心躲了起来没被甫嵩发现,但湘凝手上那本账册,让天心不禁怀疑、担心了起来… 皇上、哲三带着大批人马前去搜查账册,但赵甫嵩说自己光明正大,不管怎么搜他都不怕,最后赵甫嵩为了以示清白,要朱历来搜他的身,哲三一阵搜查后,发现没有东西。最后朱历发现湘凝神情有异,于是谎称觉得湘凝身上的衣服漂亮,想要做一套给他的表妹,希望湘凝可以脱下来送给他。又命哲三叫来宫女或太监,看着湘凝换衣服。湘凝说不用,自愿让人搜身,不过要让天心来搜。 天心果然在湘凝身上摸到了账册,湘凝、天心一阵对望,忽然天心对朱历说道,湘凝身上什么都没有,朱历一无斩获,打道回宫。 湘凝最后受不过良心的谴责,将账册交给了天心,但湘凝在账册上动了手脚,并希望朱历饶了甫嵩一命。朱历顿时陷入天人交战,应该为了湘凝,饶了甫嵩跟那些贪官吗?朱历这时又心

  • 刁蛮俏御医 第13集

    李保川得知消息后,心里十分开心。跑去太后面前嚼舌根,说何家不识抬举,居然连太后的赐婚都敢违抗,不但无视皇族威严,甚至不将太后这个主婚人放在眼里。还建议太后派人监视何天,不然何天到时若是跑了,太后的面子该往哪摆? 就这样,何天身边都多了东厂官兵。去吃饭,后边站着人。上厕所,门口就有人守着。洗澡呢,外面依旧有人看守。那就别提天心回家、睡觉、买东西。弄得天心不只好几天没好好洗澡,好好上厕所,身上味道不好闻就算了,还憋尿快憋得快得膀胱炎了。当然,ㄧ个大姑娘洗澡上厕所,外面要是有人看守,哪个能不害怕,更何况,他还是个不能被发现身分的大姑娘啊。而何大娘,也在看守名单当中。母女俩就算在自己家里,外边站着大队人马,别说逃了,连苍蝇都飞不走。 夜里,天心在床上翻来覆去之际,忽然何大娘跑入天心房内,说不知怎么回事,外面的官兵都被人打昏了,要何天趁现在赶快跟他逃走。其实是何大娘出手将人打昏,

  • 刁蛮俏御医 第14集

    大娘被抓了,天心在小石头的帮忙下,放了风筝找来朱历,想要见大娘一面,却不小心被李保川发现。天心在哲三的掩护下,原本可以逃跑,但天心为了救大娘,决定娶湘凝为妻。 不懂天心为什么逃婚,湘凝前来对天心兴师问罪,而湘凝这时候才发现,原来何天是女儿身。但是大娘在保川手上,他不得不这么做。湘凝为了帮助天心,决定跟天心成亲,再帮助天心和大娘离开。 隔天,朱历、太后亲自主持婚礼,赵甫嵩以及文武百官都在场,而大殿外何大娘却跪在地上,脖子上架了把刀。里头是喜气洋洋的结婚殿堂,外头俨然是临时法场!若是天心稍有抗拒,他们马上砍了大娘。 天心当着所有人,将自己扮男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太后大怒,何天这小丫头居然将所有人都给耍了!朱历跟哲三纷纷求情,就连湘凝也说早就知道天心是女儿身。但太后在盛怒之下,还是决定,明日午时就将何天心斩首示众! 第二天,朱历跟哲三来到法场,天心第一次

  • 刁蛮俏御医 第15集

    原来这是朱历和哲三想出来救天心的方法,为了取信李保川,朱历甚至要求哲三在自己身上划一刀。李保川坚持不肯退兵,此时大娘突然驾着马车出现,将朱历、哲三、天心三人带上车就走,李保川气得说不出话来。 朱历命哲三好好照顾天心母子,便回到宫内,向太后禀明实情。太后听到朱历居然设计自己被绑架、劫法场,痛心万分,把朱历带到太庙,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太后鞭打自己,表示愧对祖宗…但忽然间太后头疼发作,太医院也都束手无策,朱历只能昭告天下,找寻能治好太后头疼的医生。 这个祸害就是六品宫正莫苡柔。从小就对权力充满野心的她,梦想成为皇后,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不甘于只在后宫做一女官。能干非常的她,是李保川得力的助手,连李保川也不晓得她拥有如此欲望。

  • 刁蛮俏御医 第16集

    天心好不容易得到哲三从宫里带回朱历的回信,信上却充满了不要天心担心、粉饰太平的言语,和哲三说的实情完全不同。天心毅然决然离开山上,要去宫里找朱历,全没发现哲三跟大娘也悄悄尾随自己出来。 苡柔故意讨好天心,让天心觉得和自己一见如故,藉此也与朱历拉近距离。因治疗脱力的天心,在朱历寝宫度过一夜,两人什么事也没发生,但次日醒来,看着对方的睡脸,两人都忍不住有点害羞、装睡。

  • 刁蛮俏御医 第17集

    苡柔为了尽速实现当上皇后的愿望,不惜发毒誓拜李保川为干爹。为了取信天心、朱历,还掩护天心逃过李保川的搜查。但天心知道了朱历的为难,自动选择离开,哲三现身,带天心回到山上。 太后知道了帮自己治病的人是天心,答应原谅天心的罪,但却不愿意饶恕劫法场的哲三,要朱历交出哲三的命来换天心的命。 天心不在,苡柔对朱历更频频示好,聪明的苡柔,以天心为话题,慢慢卸下朱历的心房,让朱历将天心抗旨逃婚等来龙去脉全部告诉苡柔。苡柔知道朱历心系天心,趁机向朱历献计,让天心重回皇宫。朱历感激苡柔对他跟天心如此用心,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苡柔的计策。 刚回到山上的天心,虽然准备安分过日子,但还是挂念着朱历,哲三看在眼里颇不是滋味,大娘也劝天心死了这条心。 小安却突然率领了大批官兵到来!小安表示,大家的罪名都免除了,他是要大家回宫!天心得知这是苡柔帮的忙,当下就把苡柔当成自己的姊妹,

  • 刁蛮俏御医 第18集

    苡柔亲切的带着大娘、天心参观。大家正高兴之时,云莺却突然出现,一直喜欢朱历的她,认为天心是玩弄朱历感情的大骗子,一定只是想在宫里为非作歹,所以气冲冲跑来找天心,不但迎头就打天心一巴掌,更把大娘赶出宫去。大娘忍气吞声,却在离宫前遇见自己的老友,也就是太医院首席御医冷泉!两人短暂的会面,却都想起了不愿回忆的昔日往事… 另外,保川察觉天心的身世有异,一边测试苡柔对他的忠心,一边要苡柔查出天心的身世。 天心昏迷了数天,一起来就遇到云莺来找麻烦,大娘为了天心日后在后宫的日子,对云莺低声下气,受云莺的污辱,还被云莺赶出皇宫。天心见此,暗自叮咛自己,以后在后宫,绝对不惹是生非,不再让任何人为难。 而天心前去探望苡柔,发现苡柔伤的比他还严重,并且高烧不退,对苡柔有无限的歉意。苡柔暗自一笑,何天心,你中计了。

  • 刁蛮俏御医 第19集

    天心要龄春去太医院帮苡柔抓药,苡柔乘机对天心打听他的身世,得知天心的父亲早就离开他们了,而天心的针灸手艺,全是靠自学来的。另外保川得知天心在找「本草品汇经要」一书,保川要苡柔加把劲,问出天心为何要找此书。 天心因为感动苡柔代受责罚,和苡柔的感情更好了,把《本草品汇精要》尽数告诉苡柔,没想到是李保川要苡柔来问的。哲三为了帮天心出一口气,偷偷把蜂窝丢在云莺的房间,把云莺螫得满头包。云莺跑来对天心兴师问罪,苡柔用巧计说退了云莺,救了天心一次,天心因此更是把苡柔当成自己的姊妹。个性天真单纯的天心从此对苡柔信任无比。 龄春说想学医,拜了天心为师父,天心和朱历的爱情,眼看也越来越甜蜜,云莺的死却打乱了这一切。 在苡柔的提醒下,朱历在宫里盖了一间小药圃讨天心开心,两人在药圃中忘情地接了吻,但云莺却在苡柔的设计下看到了这一幕。苡柔跟云莺说,天心对朱历果然包藏祸心,要云莺自己服

  • 刁蛮俏御医 第20集

    云莺一死,天心怀疑是不是哲三替他出气而痛下杀手,哲三证明自己没有杀云莺的动机,此时朱历带来消息,说云莺的案情有重大发展,但凶手的指向,是天心。当下要天心先行逃亡。 天心坚持不肯逃亡,要朱历为自己证明清白,于是哲三把东厂大牢的牢房布置成精美套房,要天心把坐牢当度假,等待清白被证实。 朱历建议天心一案让背景清白的哲三来调查,但太后执意要让保川来处理,一阵僵持下,太后把此事侦察交给赵甫嵩来办,赵甫嵩对天心用刑,差点把天心的手指夹到无法行医。朱历一方面背负太后的压力,另一方面哲三看不惯朱历的作法、两人吵架,苡柔就成为朱历贴心的倾诉对象。 但朱历发现天心并没有谋害云莺的动机,一方面太后拼命给朱历压力,朱历极力想替天心找到有力证据,这一切都被苡柔看在眼里。苡柔更不是滋味。 天心入狱的消息传到了大娘耳里,大娘前去哀求冷泉帮忙,冷泉碍于职务,不能答应大娘要求,更何况

  • 刁蛮俏御医 第21集

    朱历倍感压力,苡柔这时给朱历假的侦办方向,将目标指向选妃。 朱历、哲三认为甫嵩之前在选妃的时候涉有重大嫌疑,两人决定先将天心救离开刑部,再继续调查。 朱历、哲三兵分两路,一边去保川那边搜查毒药的来源。另外一边惜绑架赵甫嵩来审问,哲三一番威胁利诱下,还是没从甫嵩身上问到什么,反而更确定甫嵩没有杀害云莺的嫌疑,当下决定放走甫嵩,但哲三却在赵甫嵩面前露了马脚、泄漏身份,让赵甫嵩非常生气,禀明太后,说朱历三番两次干涉查案,现在无故又带走天心,甫嵩感到心灰意冷,决定辞官引退。太后果然中计,立刻下令,决定直接问斩何天心。 正当哲三在安慰天心的时候,甫嵩带着懿旨来抓人,哲三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心被抓走。唯一能做的就是马上通知朱历。

  • 刁蛮俏御医 第22集

    正在庙里替天心祈福的大娘,忽然收到天心要被送去法场的消息。天心、大娘在押解过程一阵生离死别,大娘不愿意天心就此送命,当下不顾老陶的阻挡,冲去法场要解救天心。 另一方面,朱历在最后一刻才接到天心要被问斩的消息。全副武装的大娘上法场打算救人,却被有备而来的官兵所阻挡!正当情势紧迫之时,朱历出现了,身上绑着历代祖宗皇帝的牌位,大喊「谁敢拦我!」 朱历要求太后再宽限一些时间,让自己证明天心清白。太后勉为其难的同意,但朱历一再地逾矩,也让痛心不已的太后决定一件事:如果朱历不能证明天心的清白,朱历自己就要被废帝! 而天心害怕朱历被废,让天下人因此少了一个好皇帝,决定去刑部自首,坦承自己杀了云莺。并要朱历永远记得他…誓死如归的天心,前去见大娘最后一面,大娘察觉天心有异,要天心不可放弃希望,就在双方一阵僵持的时候,传来消息,谋害云莺的真凶原来是华妥。 原来苡柔怕朱历

  • 刁蛮俏御医 第23集

    朱历向太后禀告侦办结果,太后得知原来云莺跟华妥是蓄意要害天心。当下要朱历对外隐瞒实情,并且打赏天心,以示补偿。 朱历发现华妥之死的种种疑点,跟苡柔讨论着。朱历察觉这事情或许不单纯,背后可能有庞大的集团在指使,苡柔一方面关心朱历,实际上模糊朱历焦点,让朱历不会怀疑他。又故意在天心面前跟朱历亲密,让天心看的不是滋味。就在此时,哲三带来消息,湘凝进宫了。 苡柔决定对天心再起新的阴谋,在李保川处取得太后的头发、生辰八字,加上诅咒,一起放在天心从小珍藏的布娃娃里。又假意提醒天心保川正在宫中有例行搜查,迫使天心将布娃娃藏在御书房内,这个布娃娃被朱历发现,让朱历对天心首次起了信任破裂之感。 而在搜查布娃娃的同时,哲三的假太监身份差点曝光,所幸哲三身手矫健,将刮胡子的剃刀藏了起来,这才保住了小命。

  • 刁蛮俏御医 第24集

    哲三为了报复湘凝,将湘凝抓起来关在男澡堂内,但没想到湘凝就这样不见了,哲三到处找不到湘凝,最后却被湘凝一把推进古井,而哲三以身子护着湘凝,自己却摔断了腿。 朱历被蒙在鼓里的天心,引来更大的误会,朱历觉得天心避重就轻,似乎在回避话题。并且天心、哲三之前曾对朱历隐瞒真实身份,双方不欢而散。而两人的误会,从此展开。 哲三、湘凝被困在井底,哲三担心湘凝害怕,不顾自己受伤,依旧说笑话斗湘凝开心。湘凝对哲三除了愧疚之外,也多了一丝丝的情意。好不容易,天心、茗菁终于找到了湘凝、跟哲三,但哲三被救上来时被人发现满脸胡渣,哲三假太监的身份曝光了。 朱历前去拜托李保川对哲三从轻发落,哲三死罪可免,但要被廷杖五十,充军十年。保川此举,引来甫嵩不满。甫嵩认为自己女儿的清白已被哲三所毁,于是派出人马要暗杀哲三,所幸哲三被湘凝、茗菁所救,虽然逃过被人追杀之险,但哲三身受重伤,有性命危险。

  • 刁蛮俏御医 第25集

    湘凝为了救哲三,前去药铺抢药。并且不离不弃的照顾哲三,但不懂医术的湘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哲三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却又无可奈何。 天心问起龄春,当时布娃娃有没有被人拿走,龄春心地善良,天心也觉得龄春不像是会设计陷害他的人,但究竟是谁在布娃娃里放了太后的生辰八字,天心依旧没有头绪。就在此时,茗菁假扮男装来找天心,希望天心救哲三一命。 苡柔利用龄春对他的信任,得知天心有可能外出替哲三治伤。而保川居然将春药交给苡柔,要苡柔先跟朱历有夫妻之实,尔后朱历想不负责任都不行。 天心替哲三治了伤,并且将哲三带回家里休养。湘凝担心茗菁安危,于是叫茗菁先回家,却没想到茗菁回到家后,受到甫嵩的刑求鞭打,但是茗菁始终没有供出哲三的下落。这时候李保川来对甫嵩献计,若是哲三失手将天心杀了,甫嵩不就除了两个心头大患吗? 天心回宫后,撞见朱历、苡柔两人共度一宿。之前的误会加上眼前的事情

  • 刁蛮俏御医 第26集

    朱历为了证明自己对天心的情意,决定也要立天心为妃,没想到天心居然拒绝,并且希望朱历专心一意的对待苡柔,并告诉朱历,他跟朱历从此之后,就只能是兄妹。 大娘害怕哲三藏身地被发现,将哲三移去其它安全的地方。但还是引来甫嵩的探子跟踪。但大娘警觉性强,将探子以及刺客擒住,并且知道刺客的来源是刑部。于是朱历、天心、哲三三人佯装成刺客,回刑部,果然知道了真正的幕后黑手是甫嵩。 哲三不小心在湘凝面前说出这一切都是甫嵩所指使的,引来湘凝不悦,认为哲三诬赖他爹。湘凝决定回去找他爹问个清楚,眼看父女俩就要撕破脸。哲三跟踪湘凝,最后阻止了。并且跟湘凝说他决定离开皇宫。 苡柔被封为贵妃,安排入住储秀阁。但没想到朱历不顾太后吩咐,居然对苡柔百般冷落,还让苡柔独守空闺到天明。苡柔心里明白朱历心里面的人还是天心,心里决定,一定要除去天心这个绊脚石。 太后因为朱历立妃,特去求子观音那

  • 刁蛮俏御医 第27集

    太后经过冷泉的治疗,脱离了险境。太后叫来哲三,问起哲三为什么躲入宫中,假冒太监。哲三如实道来,并坦承是因为认识了朱历、天心这两个好朋友,所以才不愿意离开皇宫。太后欣赏他的以德报怨,坦率直言,有心想要原谅哲三,于是下令放了哲三,并且在天心、朱历的求情下,免了哲三的罪,并任命哲三成为宫禁侍卫亲军。而哲三为了湘凝,也不愿对甫嵩报复,专心当他的侍卫亲军。 茗菁看出,湘凝其实已经喜欢上哲三了。 天心在储秀阁里闷得慌,整天吃饱睡、睡饱吃,引来翠环不满。但苡柔对翠环表示,他要慢慢折磨天心…另外医护站也在这次,让苡柔下令关了。朱历发现后,更加深他对天心的歉意于是向太后建议,立何天心为妃。这个消息马上就传到了苡柔的耳里…

  • 刁蛮俏御医 第28集

    保川对苡柔说道,他在后宫待了三十年,看了多少妃嫔被冷落。提醒苡柔还是得小心天心。而苡柔对朱历撒谎说天心在储秀合学习状态良好,骗取朱历来储秀阁,一方面又对天心说宫中有罕见的禁药黑玉香,让天心主动开口对朱历要黑玉香来研究。 而朱历担心天心学习状况不好,对天心严格叮咛了几句,引发天心不满,天心于是在朱历面前故做仪态端庄,弄得朱历更是别扭。 天心终于从朱历那边得到黑玉香,而且当下就决定要试药,没想到黑玉香马上就让天心陷入昏迷。天心醒来后,朱历想要收回黑玉香,但天心发现黑玉香其实有麻醉的功能,希望朱历给他机会,让他实验,或许有天可以造出可以太后头疼的止痛药。 而苡柔利用自己双重角色的优势,一边欺骗朱历,一边瓦解天心对朱历的情意,断绝天心的对外联络。最后还在天心的食物里下黑玉香,让天心染上药瘾。弄得天心不能自己,失去了行为能力。但天心发现自己被下药的时候,苡柔更是变本加厉

  • 刁蛮俏御医 第29集

    天心无法对外求援,于是打算用针灸舒缓黑玉香的毒性,但针灸都被翠环、苡柔没收,天心对于苡柔他的虐待,毫无招架之力。 哲三回家后,发现湘凝出现在他家里,并且替他整理环境、打理生活。哲三不解风情,不懂湘凝好意。让湘凝生气的离开,回去的湘凝,又跟甫嵩大吵一架。湘凝说出甫嵩当时想要暗杀哲三的事情。湘凝不但坦承当时就是他救了哲三,而且这几天都跟哲三在一起。气的甫嵩给了湘凝一巴掌。甫嵩也决定,这次一定要杀了哲三不可。 朱历还是没找到天心,朱历心一横,决定呆在储秀阁,没见到天心不离开。苡柔这才让朱历见天心。并且告诉朱历,天心在试药的过程中,不小心染上了黑玉香的药瘾。苡柔甚至弄伤自己来博取朱历的同情跟信任,让朱历自责不已。而苡柔乘机又对朱历表达自己的真情,朱历也觉得对苡柔颇有歉意。苡柔的计划,一步步的实践中…

  • 刁蛮俏御医 第30集

    朱历找来哲三,对哲三说天心染上药瘾的事情。哲三不但不相信,还把罪过怪在朱历身上。哲三决定自己求证天心是不是真的染上药瘾,并且许诺,绝不会给朱历带来任何麻烦。 哲三就在湘凝的帮忙下,偷偷潜入储秀阁。发现了天心,终于将天心救了出来。天心醒来后,对哲三说道黑玉香是苡柔所灌食的,哲三大怒,想去找朱历,戳破苡柔的谎言,但天心却阻止了哲三。

  • 刁蛮俏御医 第31集

    朱历前来找天心,希望天心跟他一起回宫。又因此跟哲三吵了起来,天心制止朱历、哲三,答应回宫。不过条件是让他回太医院继续当院士,再也不理后宫的事情。而天心不知道,让他回宫,是朱历答应太后,从此之后每天呆在储秀阁,直到苡柔怀孕的条件。 但人在储秀阁的朱历,依旧不愿意跟苡柔同房睡。朱历没想到,这样反而让天心陷入了更大的危机。 回到太医院的天心,从头开始学起,在学习过程中意外发现曲池跟洋泽的关连,而得知原来洋泽就是太医院的蒸药室,这是找到本草品汇经要的唯一线索。果然天心在蒸药室发现了一把钥匙。 苡柔为了当上皇后,跟保川一起设计冷泉,要冷泉在太后面前证实苡柔已经怀有身孕。而朱历也因此,不再对苡柔这么冷漠了。 天心得知苡柔怀孕后,心情大受影响。哲三、龄春想安慰天心,却让天心越听越闷,干脆走了。哲三因为担心天心,一路跟随、却因缘巧合下,来到了药师佛庙,发现了药师佛庙

  • 刁蛮俏御医 第32集

    天心、哲三两人回去找大娘,两人一搭一唱想要从大娘那边套出些话来,没想到大娘守口如瓶,而且居然说要是天心以后在从他面前提到这个名字,从此断绝母女关系。 藏书阁的老太监向保川告密,说何天心借走一套书,保川发现此套书似乎有可能是本草品汇精要。于是跟甫嵩密谋决定要除去哲三,没想到这些话居然让湘凝给偷听见了,湘凝赶紧通知哲三。哲三慌忙之际,带着半部的本草品汇精要逃了。 天心从大娘那问不到楚弘的消息,于是回太医院跟冷泉打听,没想到冷泉居然跟大娘一样不承认有这个人。天心另外从资深太医那打听到原来楚弘是之前太医院的太医,因为编撰本草品汇精要有误,而被下令满门抄斩。 这时候,龄春带来消息说,保川找到了本草品汇精要,并且马上就要销毁了,天心飞快赶去,以肉身挡住不让保川烧书,眼看保川就要连天心一起烧死的时候,朱历来了,救了天心一命。还下令不准保川焚毁本草。 天心要朱历帮忙

  • 刁蛮俏御医 第33集

    保川拿着追捕天心时,他们掉下来的九针别诀来找朱历,要朱历下令,完成先皇遗愿,缉拿天心、大娘到案。朱历无奈之下,只准保川、甫嵩捉拿他们到案,但不得伤他们半根汗毛。但保川、甫嵩却假传圣旨,不但要手下监视京城里谁买了刀伤药,更要他们如果发现大娘天心,杀无赦。 哲三、湘凝乔装,在街上找字画摊临摹本草品汇精要,两人差点被官兵发现,还发现街上贴满了天心跟大娘的通缉画像。两人正在纳闷的时候,发现了小石头。小石头便带着哲三湘凝去找天心大娘。哲三发现大娘受了重伤,但是苦无药材可以治疗,于是哲三自告奋勇拿了药方,要回太医院拿药材。但哲三才走远,湘凝、天心才想起来,哲三并不识字。 哲三回宫后,找来龄春帮忙抓药,却因此被翠环盯上。翠环、保川带了人马来抓哲三,并对哲三严刑拷打。保川打算折磨哲三,挖掘网注但哲三求仁得仁,坦承当时是他偷了保川的宝贝,保川正要将哲三亲手杀死的时候,朱历来了,并且救了哲

  • 刁蛮俏御医 第34集

    保川要苡柔去探听朱历、天心究竟在搞什么鬼。苡柔推辞,保川便以知道苡柔是假怀孕为由,要挟苡柔。还要翠环私底下监视苡柔,苡柔表面上顺从,实际上,已经在盘算反扑保川的计谋。 哲三前去探望湘凝,他发现湘凝的改变后,对湘凝更是亏欠,哲三劝湘凝一走了之,但湘凝坚决不答应,哲三只能告诉湘凝他住在小石头的秘密基地,如果湘凝想通了,就来找他。 太后叫来朱历,问天心状告先帝何事,朱历无奈说出,太后勃然大怒,要朱历不许办理,趁早杀了天心。但朱历不从,太后见朱历心意已决,这次朱历为了正义,狠下心来,第一次不听太后的命令。朱历一方面下令要冷泉对本草一书堪误,一方面又发现九针别诀里,有着一张挖空的纸卡。 保川因为甫嵩放走了哲三,跟甫嵩翻了脸,要甫嵩无论如何都要找出哲三,不然后果自行负责。甫嵩一气之下心绞痛发作,差点一命呜呼。甫嵩病情稍稍缓和之后,大彻大悟。不但答应湘凝退隐官场,还不强迫湘

  • 刁蛮俏御医 第35集

    大娘将本草一书交给了朱历,并且拜托朱历一定要救天心。过程中,朱历无意间发现,本草的序文跟字卡品凑起来,居然露出勿信皇上亡于常命几个字。 哲三只身来到太师府,打算替小石头报仇,湘凝为了保护父亲,不小心被哲三误伤成重伤,还要哲三快点逃。哲三虽然逃走了,但是心里有着无限的愧疚、不安。 朱历从冷泉那边得知,当年楚弘等人编撰本草一书的事情,而当年前来宣旨的人,正是保川,当年的拟圣旨的人也是甫嵩。朱历跟苡柔商讨,觉得其中有异,决定策反两人,解开当年的谜底。而这些话都被翠环给偷听到了,翠环将一切都告诉保川。保川一边提拔翠环,另一边要翠环继续监视苡柔。 湘凝受伤非常严重,哲三只好拜托朱历,让天心去替湘凝治伤,而天心不计跟甫嵩的前嫌,尽全力治疗湘凝,因此感动了甫嵩。甫嵩的心渐渐动摇,这时候李保川前来探望湘凝,甫嵩担心保川会对湘凝不利,跟保川一拍两瞪眼,跟保川的关系渐渐恶化,保川

  • 刁蛮俏御医 第36集

    本草一书已经确认编撰无误,湘凝的伤势也渐渐康复,但朱历为了天心的安全,依然不准天心离开医护站,朱历怕天心闷得慌,特别叫龄春来跟天心作伴。龄春一来,便跟天心说起这段日子他所受的委屈,但是他忍辱负重,就是为了能够再继续跟天心学医。而翠环得知消息,向苡柔禀告,打算利用龄春对天心下蛇毒。

  • 刁蛮俏御医 第37集

    虽然天心被层层戒护,但翠环的计谋依旧成功。眼看天心就要被下毒而死,龄春情急之下用嘴吸出天心的毒血,自己却不小心中毒。而龄春临死前,跟天心说道,云莺死的时候,他其实看见苡柔从医护站出来。 朱历跟苡柔谈及龄春之死。苡柔将一切责任都赖给了保川,说自己是被要挟,迫于无奈。连当初天心被灌食黑玉香也是保川的指使,苡柔说自己死不足惜,等龙胎产下,他愿意以死谢罪。朱历当下许诺苡柔,一定会保护他们母子俩的。 保川知道甫嵩是来跟朱历告密,决定要在御书房除去甫嵩,甫嵩过于激动,心绞痛复发,药丸掉落在地,保川刻意不让甫嵩吃药,甫嵩临死前,将一封信藏在了御书房,然后就这样死了。 朱历前去慈宁宫,发现太后没事情。原来太后只是想问天心告御状的发展。朱历乘机问太后,先皇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又告知太后先皇之死可能不单纯,而现在甫嵩正打算告诉他一切的真相。但朱历赶回去御书房的时候发现,甫嵩已经死了

  • 刁蛮俏御医 第38集

    李保川一死、朱历便从冷泉那得知、原来苡柔并没有怀孕。而苡柔也被朱历发现他想对天心下毒,就此将苡柔软禁在储秀阁。太后头疼又犯了、但是天心这次怎么治都治不好、天心在本草上发现几帖药、加上黑玉香、可以制成一种麻醉药、让太后进行开脑手术。手术过后、太后感激天心、决定立天心为后。而苡柔知道这个消息,就在储秀阁发疯了……哲三、湘凝最后决定到处行善,天心想要跟哲三他们一块去,他也可以行医、帮助百姓。但天心即将跟朱历成婚,哲三、湘凝婉拒了天心。而大娘见天心有了归宿,决定跟老陶去江南过日子。朱历、天心终于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但此时,边疆传出战事。天心一方面无法割舍对行医的热忱,一方面也想给朱历时间去完成的理想,于是天心决定离开皇宫,回到民间行医助人!当朱历看见留书的时候,天心已经离开了京师…. 战事平息!大殿内,文武百官列对两侧,一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臣上前禀告战事平息,皇上英明,朱历英明神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