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屋顶上的绿宝石

屋顶上的绿宝石

简介:   筹备将近一年,北京东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第一部时装偶像剧《屋顶上的绿宝石》,即将于九月底正式开拍,为了呈现优质的画面美感、动人心弦的剧情和演员阵容,北京东王文化公司特地组合霍建华、孙俪、姚采颖、胡宇崴双生双旦,演绎一场浪漫悲伤交杂的爱情故事,将不惜花费大成本前往英国、上海、海南等地拍摄,将雪地的英伦浪漫、上海风情以及海南的碧海蓝天,通通拍摄入镜。据悉,该剧特别的组合,以及远赴英国拍摄外景的大手笔,不仅开拍前已凝聚超强的人气,甚至成为北京“中国国际影视节目展”备受瞩目的热门电视剧之一。  北京东王文化公司表示,电视剧的幕后制作班底非常重要,由舒淇、霍建华领衔主演的《风尘三侠之红拂女》目前正进行后期制作,预计年底就可与观众见面,而即将开拍的《屋顶上的绿宝石》相当重要,因为这是公司第一部投资拍摄的时装剧,无论如何都要呈现最精致的作品。为此,北京东王文化公司不但继续延揽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集

    --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集

    方敏生日会上,众人齐欢畅,方敏大嚷要展歌喉之余,并谓有一重要来宾要等之同庆贺……原来此人是海生的老同事,方敏正要将之介绍予念中母亲碧霞,好撮合二人。谁知方敏一说出目的,碧霞马上托词生病避席,弄得场面尴尬。念中不解,追出去看母亲,母亲只道心领众人好意,自己尚不欲找老伴。念中对之更是不解。 小吃摊外,聂凯逗着念中笑,只道无论是快乐与忧愁,父母还是兄弟,也愿与念中一人一半,念中听罢,心上一畅。 念中到聂家借宿,却听得方敏说着一段念中也不知的母亲往事,原来当年念中尚幼时,其母亲曾遇人交往,但那人却不喜欢念中,其母因不忍将念中交到孤儿所去,终与那人断绝来往,自此也不再与其它男生交往。方敏谓碧霞此举,全然是为了念中,念中闻言,终明白母亲意思,马上赶返家陪母亲。及至回家,见母亲为自己留了宵夜,心下对母亲的体贴大受感动。 翌日星期天,念中自动自觉主动帮母亲开档,路上,念中对母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3集

    梁蕊乘车子时,司机谓车子有问题,遂将梁蕊安置于其友方敏处稍歇。方敏不住缠着梁蕊请她喝自家酿的米酒,实则是见梁蕊皮肤好,想请教梁蕊护肤心得。梁蕊受不了方敏热情招待,急急离开。 梁蕊一肚气回到家,正要找佣人帮忙家事,才发现所有佣人都给辞退了。梁蕊为家事无人照顾,正要发作。家琦马上想到主意,谓有佣人好介绍,原来家琦所谓好介绍,正是筹钱买花瓶的念中。 念中一连两日就在家琦的家中当起佣人,做尽家事,家琦对之肆意劳役,一时着念中煮食,又着之打扫,见之上气不接下气,为之大乐。是夜,梁蕊在朋友家打通宵麻将夜归,广良又在外办生意,大屋中只有家琦一人,家琦怕一人独留在家,念中忙了一天,累得将死,趁机稍息。两人就在厅中嬉闹着。 翌日,梁蕊天亮才归,一抵家门,见家琦与念中竟昏睡于客厅中,气炸了肺。念中见梁蕊恶相,怕生事端,急急离去上学,家琦心中磊落,对此不以为然。 音乐社内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4集

    天气报告述说着天气渐恶劣,家琦独留在房中,广良不为意,未敲门就送汤来,家琦好生尴尬。 校园上空无云,正是台风前兆,聂凯与念中在梯间发呆,聂凯一提起家琦,家琦就出现,聂凯当之是天机,忽生出勇气表白。但当聂凯一与家琦打照面,心头勇气又突荡然无存,念中见之表白不果,心下为之一宽。 是晚,聂凯晚饭时无神无气,其母方敏见之,马上猜知是单思发作,遂献「英雄救美」计予聂凯,更谓此招对女生万试万灵。聂家三人更在厅中演练,虽然如此,聂凯对此计成效半信半疑。 翌日,聂凯就找来同学螃蟹,要之唬吓家琦,让己上演「英雄救美」。谁知当聂凯现身准备出手相救时,家琦早已使出学来武术,将螃蟹制服了。聂凯计划不得逞。 岛上风雨交加,台风终到来。聂凯本在家闲着,却听得天气报告等谓近海与低洼一带可能淹水,聂凯想起念中,急冒着风雨前往相助。 此时,念中家处处漏水,正狼狈不已地补漏,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5集

    周念中与聂凯是由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与同学,周念中家境虽然不太好,与小康之家的聂凯好大对比,但二人友情要好。从小到大,他们都爱在平交道上与驶过的火车斗快赛跑。转眼间,他们二人都十八岁了。而一向与母亲梁蕊及继父莫广良在印尼生活的莫家琦,也举家回来海南居住了。家琦对这新地方满有期待。 一夜,周念中与聂凯闲极无聊,闯进了一间早就空置了的大屋里探险,二人听说大屋主人客死异乡,以为大屋早被人遗弃不顾,临走前,二人约定将此处列为秘密基地。及后,家琦举家前来视察,讨论着房子的装修,原来此屋竟是家琦继父莫广良所有,莫家众人即将搬回大屋。 周念中与聂凯在海边捉龙虾,不料竟遇上好事的恶少们要抢聂凯的龙虾,念中与聂凯与恶少们打作一团。是夜,聂母方敏与聂父海生,见聂凯与人打架弄得满身是伤,大加斥责,聂母认为儿子在校参加武术社而弄得好勇斗狠,勒令他改学音乐。 周念中回到家,也被母亲碧霞责难了一顿。周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6集

    --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7集

    念中不堪自己不是碧霞亲生的打击,在街上乱奔,想起碧霞。碧云在码头,要送别将上船的碧霞,两姊妹万般不舍,念中寻至码头,不巧碧霞已上船,念中万般不舍,只好遥对着船上的碧霞,着其保重身体,并谓自己会照顾自己,叫碧霞不用为己担心,碧霞见之孝心,大为感动,碧霞与念中二人皆为此落泪。 夜,念中与碧云在房中,碧云向他诉说唐家种种,但念中不以为然,只是不住想起以往的海南风光,又想起碧霞与家琦等。 家琦冒雨在周家屋顶上想着念中,聂凯找着家琦,劝之散心。二人遇上返抵海南的碧霞,二人不见念中,大惑,碧霞只道念中会逗留上海,不再回来,二人不料,大感错愕。 翌日早餐,念中又与唐世杰打照面,只见唐世杰一派阔少嘴脸,对念中与碧云更不放在眼。碧云问念中可有计划将来,又谓可代安排出国读书,念中不领情,误会碧云嫌弃他,更坦白自己已知碧霞是其生母,但心中只当碧霞是母亲。念中决绝,碧云心下惆怅又心伤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8集

    当念中返抵海南老家时,却不见碧霞踪影,适时,聂凯至周家,念中与聂凯撞个正着。念中始知碧霞病重。 聂凯带念中赶至病房,碧霞见日夜思念的念中,乍喜之余,又恼之返回海南,大责之,只遣念中于房外,不准念中进房探自己。念中不忍逆碧霞意,只好待在病房门外,聂凯遂陪念中于房外等候,竟等了近一日,聂凯见念中一整天来滴水不沾,怕他捱坏,使计耍宝要念中往陪吃。就在此时,碧霞知念中在外等了一日,心下凄然。聂凯不解念中往上海后的巨变,念中也不知如何应对。 远在上海的碧霞忽收到医院急电,马上赶赴海南。碧霞于病房外遇上念中,错愕之余,已抢奔入病房,碧霞正病危,人将濒死,只着碧霞一定要带走念中,好好照顾,更谓只有如此自己才会瞑目。念中闻言大哭,只道自己将如碧霞所愿往上海,碧霞弥留之际,只道碧云与念中俱在身边,死而无憾,言罢,含笑病逝。念中不堪打击,失控晕倒。 不久,碧霞的丧礼已办妥,念中也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9集

    聂凯带家琦到音乐室,聂凯用尽心机为家琦庆祝,更将课室清空,中间放着心形蜡烛,不住逗着家琦。念中也去到莫家访家琦,找不着家琦却遇上梁蕊,梁蕊只责念中与聂凯常来纠缠家琦,念中猜知二人必在一起,遂获度二人去处。 念中走到音乐室,果然见到聂凯正替家琦庆祝,只见聂凯笨拙的对钢琴自弹自唱,家琦好生感动,聂凯轻吻了家琦。念中见状,不忍卒睹,掉头就走。家琦不忍聂凯待己痴情如此,道出自己始终不舍念中的情怀,聂凯强自镇定,强颜欢笑。三人为着情事,各自神伤。 聂凯送家琦回家,家琦面对聂凯待己情真如此,心下感激。念中踮至杂货店,摇电予家琦,念中忍痛欲成全聂凯,只道自己正身在上海,又称聂凯比自己适合家琦,谁知家琦听得电话传来火车声,心血来潮猜想念中人在海南,就奔去杂货店,终遇上念中。念中见家琦竟找到自己,又惊又喜,二人打照面,念中强自压抑感情,说尽违心话,更道一路以来都是家琦自作多情,自己从未喜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0集

    家琦终找着聂凯,聂凯不料家琦果真有心学武,于是授她武术,先要她立马,家琦也不畏苦,见聂凯肯授武,为之大乐。 小路上,放学的家琦碰见碧霞,家琦见碧霞有的菜倒在地上,马上上前帮她,念中此时出现,撞见家琦帮忙自己母亲,家琦与念中打照面,马上又斗气起来,碧霞只着念中快送家琦回家。念中只好顺母亲意思,骑车送家琦回家,一路上,二人嬉笑怒骂,虽依然不相让,却没了之前火药味。 翌日,家琦要念中教自己爬树,整天出气出力的,弄得念中快累死了,经过一番努力,家琦也终能爬到树顶了。日子过去,念中耐心的学着拉小提琴,聂凯武技更见精进,而家琦更是芭蕾舞,钢琴,武术全部都专心的练习。 一日,音乐社的老师见家琦和念中表现出色,选了他们做下个月音乐表演的代表,着二人节目中合奏一曲,二人一知要与对方合作,面色大变。教师着二人试奏一曲,二人你拉我弹,出来的曲子难听之极。及后,二人在走廊一角为着合奏时谁作主调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1集

    --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2集

    唐家父子来工地监工,起山盘算着要凌信夫注资酒店,又替世杰留了总经理高位,好让儿子于此地大展拳脚。 起山问起世杰与佩妤的感情事,不住提醒与佩妤的婚事是拑制凌信夫的关键。世杰只道自己真心爱佩妤,已不断对之示好。起山闻言,着世杰加倍用力,世杰答应着。 念中想着与家琦之事,在家中呆愣,佩妤返家,称已安抚了法国客户,念中对之动粗一事,法国客户不予追究。妤佩问念中何以动手,念中默言,满怀心事就外出了。适时,佩妤替念中接电话,来电者正是梁蕊。念中将满载着海南回忆的小铁盒埋在墓园内。及后,念中竟喝至大醉返家,佩妤照顾着醉倒的念中,忽尔上前欲吻之,但念中竟未全醉,只道当佩妤是真正朋友,不欲破坏二人间的友谊,更称自己心意遗在海南,佩妤见之心痛。 佩妤遁来电纪录找到梁蕊,道己是念中之友,欲与之见面,梁蕊见佩妤后,为着好处,将家琦与以前海南旧事告之。佩妤从而得知念中不忘家琦,更去到家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3集

    佩妤往访家琦,诉说念中赴英以来的种种,言明自己与念中关系密不可分,劝之死心。家琦闻言,只道自己对念中之情,却是情根深种,自己决不退让。 家琦依样在酒吧中兼职弹琴,但琴音不似以往忧愁,反透着快乐气息,原来念中正在台下边听着家琦弹琴,边画着画。念中满有心思,画了封情书,要约家琦外游,只见情书中画满念中要家琦准备之物。家琦见其心思,喜极。 念中带家琦游尽英伦的名胜,由皇宫,泰晤士河畔,剑桥校区等,二人不住嬉笑,一路游玩,一路欣赏途上风光,旅程中二人大乐。晚上,二人同在小木屋中过夜,家琦只道今日之行,是多年来最快乐的一日,念中闻言,只觉幸福,二人的欢乐言溢于表。同夜,佩妤却独留家中,不料房灯又坏掉,对着漆黑的房子,佩妤陪感孤单。 翌日,念中与家琦又四出游玩,念中与家琦骑着单车于道上飞驰,想起以往在海南之时,也曾有过如此无忧的日子,二人不期然回想以往,亦忆起聂凯。&nb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4集

    梁蕊找念中求助,不料却见到佩妤,正猜度二人关系时,马上就言明自己欠下巨债,佩妤只道其欠款太多,即使是自己,一时三刻也筹措不来,梁蕊走投无路,只求能借得款项与家琦避债,佩妤终借款予梁蕊。 念中与家琦尚在新宅中报置了整日,念中叹道明天开始,二人将可每日共赏黄昏美景。翌晨,家琦熟睡时,却被梁蕊执拾行李之声吵醒,梁蕊只称自己破坏女儿幸福,着家琦赶快出门,与之出走。 晨早,念中一早就将杂物行李等打包好,在忙着搬屋。家琦终知悉其母欠债的前因后果,但不欲念中不知其去向,多次致电,惜忙着搬屋的念中始终听不着来电。念中在新宅中等着家琦,等极不见家琦,暗里担心,始见有未接来电,更觉不妥,于是马上奔至家琦家,念中抵家琦家时,只见门没锁,屋内又满是打包好的杂物,又见满载海南回忆的小铁盒置在家琦床前,中大感错愕,忙问邻居家琦母女行踪,始知二人一早离家了。 家琦与梁蕊终抵机场,家琦突忆起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5集

    广良闯入正预备洗澡的家琦浴室,家琦大惊,就一股脑往外跑去。念中往外视察菜园时,其母竟发现了念中的小提琴,更误会念中为学音乐而起贪念,偷去聂凯的琴,要捉念中往聂家认错,念中有理难申,欲辩无从,与母亲拉扯间,一下抢回小提琴,就冒着风雨往外奔去。 风急雨劲下,念中茫然不知去处,走到公车站前,竟遇上同是冒雨出走,狼狈不堪的家琦。而聂凯终赶抵念中家,他见念中不在,其母又在雨中病发虚弱,马上在念中家打点起来。 念中与家琦回到学校音乐室,大家既俱拘促又尴尬,又各有心事,本来一直无话,但念中教了家琦保暖方法后,二人以音乐躯散寒意,又在黑板上签名以留念,家琦见念中又写错自己名字,心里只觉好笑,二以音乐扶持着,合奏着乐曲,忘了时间,也忘了寒冷。聂凯终将自己求念中代己学琴的事告知碧霞,碧霞这才知道错怪念中,心内思絮复杂。 一夜过后,台风已过,天气始回复晴朗,念中与家琦约定今晚之事为二人秘密,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6集

    --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7集

    梁蕊往找佩妤,将家琦因车祸而瘫痪一事告之,梁蕊且道出当年佩妤帮助逃难时,有遣走家琦的私心,否则断不可能与念中发展至如今订婚的阶段,佩妤对此无话可说,梁蕊只求佩妤此后事事多关照聂凯,让家琦能有幸福日子。 佩妤到医院复健室,见下身瘫痪的家琦正辛苦的接受复健治疗,为之大是难过。家琦着佩妤决不可让念中知悉自己瘫痪,只道想保留一点尊严,佩妤错愕不解。佩妤返家,见念中竟已准备了满桌饭菜,本想告之念中家琦之事,但想起家琦叮嘱,又不想失去念中,终于忍住。 酒店的工作会议上,佩妤以副总经理身份提起世杰否决的企划案,只道企划案可行,又暗里讥讽世杰的判断,替念中山气之余,成功争取得执行企划案。庞宪等暗为之高兴,念中却暗里不悦佩妤假公济私替己出气。佩妤又找聂凯,只道她与家琦为好友,现今人在海南,朋友不多,期望互相多帮忙。 佩妤送午饭予忙着的念中,又替之安排上门试礼服,念中又为之不悦,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8集

    梁蕊知家琦不快,不住安慰,只道是自己连累了家琦,否则今日与念中订婚之人必为家琦,梁蕊内疚得落泪,家琦反慰之,谓往事早已忘掉,现在有聂凯也不错。家琦为此整夜无眠。 酒店会议上,世杰以股东不满为由,对念中负责的时装企划案诸多挑剔,适时佩妤至,只道已安排了念中与股东会面,由念中对股东解释,世杰耐之不得。念中向股东解释计划,众股东对计划大表支持,更认定念中是人才,念中与聂凯,庞宪等高兴,庞宪见大家久别重逢,邀大家饭局。 饭局当日,庞宪却缺席,念中与佩妤到聂凯与家琦住处吃饭,家琦依样不让念中知道自己瘫痪之事,全程只干坐着,更险些穿帮让念中发现,四人聚旧,闲话家常,又谈起往事。家琦刻意与聂凯耍甜蜜,念中不知如何反应,只好用力陪笑,佩妤将念中心思看在眼里。饭后,佩妤说破念中心事,念中对此不表态,及后到酒店处理公事,却又在码头撞见在吹风散步的聂凯与家琦,念中终见得家琦坐于轮椅上,为之呆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19集

    时装周终于开幕,念中与家琦在台上表演着合奏曲,乐韵似有慑人魔力,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台上的念中与家琦边奏着曲,边又想起二人的往事。舞台上,营造效果的雪花与花瓣纷飞,更令家琦感慨,一曲奏罢,台上众模特鱼贯进场,台下众人听得感动,大是赞赏。念中与家琦在台前与幕后间无语,却又对视着。 佩妤由听得二人合奏开始,心神已不安,聂凯与她一样心思,马上赶往后台把家琦抱走,却又要往别处帮忙。念中感慨万分,家琦只道二人错过于念中称己为聂凯时,念中称己以朋友身份抱家琦走,适时聂凯至,念中唯有将家琦交予聂凯。世杰在旁看到一切,知念中与家琦之间有情。 信夫与起山等对时装周的开幕式办得有声有色,大是高兴,众人祝酒庆功。信夫称赞世杰出色,世杰邀功,佩妤不值,道破意念来自念中,世杰一路针对等事,气氛尴尬,信夫忙打圆场,起山不悦。 世杰有意无意的向佩妤说起念中在后台抱家琦之事,只道二人关系不简单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0集

    唐家主人唐起山返家,与念中打照面,念中满有心事,只冷淡理睬起山。碧云忙为念中说话,只道念中是其姊之子,暂时寄住于此。唐起山豪气,只道唐家供得起念中衣食,却责碧云要顾全唐家身份,不要再招惹无谓人等,更着碧云落力打点与世交凌家父女的饭局。 凌家大宅上,凌信夫与其凌佩妤刚自印尼迁至不久,凌信夫着女儿记紧到唐家赴宴,也好见见唐世杰。原来凌信夫与唐起山为商场上的朋友,凌家与唐家向为世交,生意上颇有往来,而凌佩妤与周世杰更是青梅竹马的好友,两方家长见大家门当户对,二人又像颇相处得来,早有意思撮合二人。虽然佩妤对世杰感情颇好,但口里只说要先把书念好,才想其他,敷衍着父亲。 唐氏企业大楼内,刚于外国读书回来的世杰正百无聊赖,好感纳闷。虽身有高职,却对未有获派重要工作而颇有怨言。当他找着小秘书出气之时,却遇上路过的唐起山,起山听得他欲求有工作表现,遂将几份有关企业将来发展的计划书交予世杰,着之全权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1集

    --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2集

    庆珠返,告之梁蕊聂凯升职与需找居所之事,梁蕊大喜之余,就另找居所一事,往电佩妤。佩妤帮梁蕊张罗找房子,又代安排有名的复健中心望能助家琦康复,适时念中返至,佩妤望将当日念中忘带在身的订婚戒指交念中,要之替己戴上,本想提出解除婚约的念中开不了口。 翌日,佩妤对梁蕊称替之在上海找到一有名的复健中心,那里包吃包住,医药费等佩妤可替之代支,佩妤称此为两存其美之法,梁蕊却暗里不悦,只道佩妤怕家琦在此而刻意遣走,心中又另有盘算。 家琦与聂凯往复健,问起医师曾谈及的复健名医,医师称名医身在三亚,家琦得闻名师既可助复健又身在海南以外,遂决前往之。梁蕊却以人地生熟为由拒绝家琦远行,更道破聂凯升职一事,家琦始知聂凯宁弃高职也欲陪己,不欲自己成聂凯负累,遂劝聂凯留于此发展,自己则前往三亚复健。 酒店内,聂凯终获正式公告为特助,众人往恭喜之,念中也上前替之道贺,聂凯却刻意与念中保持距离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3集

    身在三亚的家琦未有被严冬当是病人般对待,严冬只着她需于此担当煮食与家事等,更称此处只有复健病人,并无残废之人,严冬又常对堂中一黑白照像诚心礼拜,家琦虽好奇,但又不敢多问。 严冬已接过家琦病情,要由她复健就得听她,家琦不可反对,严冬要家琦以后代己煮早餐,从今起就要丢弃轮椅。严冬在海边搭建的木栏前训练家琦,要家琦凭己之力来往,家琦见之生退意只觉甚远,严冬马上大责之,家琦倔强性起,费尽劲始能完成。念中至,见家琦费劲练习,百感交杂。家琦不料念中寻至,见之大为错愕,念中只道自己与佩妤已解婚约,已无用向他人交待,且不再顾虑聂凯,省悟明白友情不能以爱情换,知聂凯为家琦付出多,自己愿由此地重新始追赶,今次离开酒店已决定不再退让。念中见家琦跌倒欲帮忙,且被严冬喝止。严冬不知二人关系,却对念中留下印象。 酒店会议上,聂凯正式为世杰特助,世杰得意宣布念中突然辞退一事,佩妤却将念中之辞呈撕碎,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4集

    聂凯在办公室中不忿将文件扫往一地,佩妤见聂凯颓然若失,聂凯道出念中与家琦一起之事,佩妤道己早知二人之事,着聂凯平静面对,恨与自虐不是爱人的方法,她有信念念中有日必会归来与她相聚,聂凯无法释怀,一路心情复杂。聂凯在家中看着其母摄录的录像,其母不住着聂凯说与家琦之事,又问二人近况,聂凯为此更陷痛苦,叹谓知道念中必能令家琦幸福,但自己又不忍退让,自己不知如何自处。 世杰与聂凯打球,借机说起早前交聂凯调查的财务状况,世杰暗示念中亏空公款,聂凯尚替念中说话,称他为人不会亏公款,世杰又刻意问起念中与家琦之事,不住挑拨,暗中又盘算计划。 世杰往安慰佩妤,言谈间更对佩妤示爱,称己对佩妤从未变过,欲强吻之,佩妤反抗怒掴之,对之更是厌恶,世杰矢言要佩妤赔上更多。世杰着助手许真实行计划,岂料许真早已预计到世杰计划,早已代之行事,世杰准备将财务亏空,且嫁祸念中,由聂凯揭发之,决要以此计打垮念中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5集

    梁蕊与家琦去到英国投靠友人,不料其友人却欠下巨债,自身难保,二人只好另想办法,梁蕊只道现在已无退路,遂于此地租了廉价小房渡日。家琦欲出外工作赚钱养家,却遭梁蕊拒绝,梁蕊谓变卖其珠宝首饰可维持二人生活,且执意要家琦嫁富有大户,以图生活无忧。家琦不欲如此,却惹来梁蕊生气,家琦无奈。 家琦到处找工作,人生路不熟又不黯英语,结果处处碰壁,最终在一酒厂找上装酒瓶的小工。家琦向来少做粗重功夫,但家琦别无选择,只得咬紧牙关坚忍下去。一日,梁蕊满身酒气返家,身上的珠宝首饰却全不见了,原来她终日流连麻雀馆等地方,行当全部给输清光了,但她仍不忿,不住叫骂,家琦不忍见母亲如此,心下叫痛。 转眼间,春天已至。念中果然考到了车牌,佩妤与念中大乐,佩妤又介绍念中到其父酒厂当企划人员,念中知佩妤事事帮忙自己,心下感激。佩妤带念中往酒厂示察,却竟是家琦当小工的酒厂,二人身在毗邻,却又缘悭一面,二人始终遇不上。&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6集

    --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7集

    佩妤登门找欧萍。佩妤一见着欧萍,但觉眼熟,马上问及冒念中名买屋一事,欧萍只道受念中之托而为之,语罢落荒而逃。佩妤终见起欧萍是世杰女伴,确认此事果然是世杰主使。欧萍往找世杰,着有人就冒念中名买屋一事查问,世杰予欧萍钱,遣之远离海南。 梁蕊入院,执意不吃食物,与家琦斗气,念中矢言解尽力照顾梁蕊与家琦,但梁蕊不领情,心中盘算着唯有聂凯才可阻止二人婚事。家琦只道母病亦不能阻其随上海见念中生母,二人只道分头努力,家琦说只要自己能得幸福,假以时日,其母将不予反对。念中为之感动,心中又为一事紧张。 念中往欧萍住处找之,却来迟一步,不料坻门时遇见的女子正是欧萍,心想唯一的线索都断了,暗为之失望。 酒店会议上,世杰假惺惺夸奖念中在时装周中表现卓越,令新企划台湾美食节反应超预期,但念中并未邀功,却将功劳还予庞宪,庞宪暗为之感动,且对念中道自己不信谣言,坚信念中清白。念中于佩妤门外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8集

    酒店内,佩妤欲往查证签呈,却遭到许真阻止,只道查阅签呈要先得总经理批准,许真且向世杰报讯。佩妤为如何查阅而伤神,佩妤不得其法,唯有冒险摸黑潜入去找。 世杰留意到变化,着起山快行动侵占凌氏。聂凯与佩妤在签呈上细心端详,终发现当中的可疑之处,证实签呈上的日期经揣改,当下只要找着冒签之人,着他顶证主使人即可还念中清白。 起山就侵吞凌氏一事四处张罗,不住打电话拉拢其它董事支持自己,只道自己已有计划架空信夫,且将世杰捧上董事长之位,如生枝节的话,就将责任推给念中云云,在外的碧云听得念中与世杰的计划后,大是震惊。马上闯入房间打断起山,求起山放过念中,世杰笑之不知时势,且道碧云不知自己一向于唐家地位可有可无,竟对起山讨价还价,起山只着念中只是碧云远房,他的死活与碧云无关,着之莫理。碧云不忍念中被害,且道出念中是自己未过门时生下的私生子,起山闻言大是震怒,不料碧云骗己多年,当下就将碧云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29集

    念中往找聂凯,只道不知如何道谢,聂凯却说道谢的最好方法就是还家琦,念中只道自己曾承诺不与聂凯分享所有,虽独家琦与爱情却不可。聂凯又问佩妤如此为念中偷文件以犯险,于念中又是何位置。念中无语,为之痛苦。 庆珠往找庞宪,大赞之勇敢认错,二人共往宵夜,成一对了。。念中往见信夫,称自己惭对信夫与佩妤,欲推却总经理之职,信夫却道经世杰一役,酒店内部信心不稳,极需有能力的念中帮助,信夫不允念中辞退,且安排了记者会公布人事安排。 庆业往送礼予念中,梁蕊得知念中复得高职,为之大喜,猛着家琦等加码庆祝,此时信夫往找家琦,欲与之单独会面。家琦信夫对谈,信夫只道念中虽出身低微,有如今前途无限的机会非常难得,着家琦莫要局限念中发展,反之佩妤虽一向为娇生惯养的富家女,却甘愿为念中不惜冒犯法之险偷取文件,又愿委身予讨厌的世杰,如此种种令己不得已出不此下策。语罢随即亮出支票,促家琦离开念中。家琦面对信

  • 屋顶上的绿宝石 第30集

    念中与家琦在新居中装潢着,念中以未婚妻称家琦,逗得家琦大乐。念中着家琦陪同出席一舞会,家琦却怕自己舞技拙劣会失礼念中,念中却道以前二人也曾在音乐教师安排下,共舞以练出默契,语罢念中即与家琦与厅中共舞,好不温馨。 舞会当日,念中与家琦盛装出席,众宾客见之如见东方壁人。是晚佩妤亦有到场,家琦与之照面,二人寒暄,家琦只道假如佩妤愿意,自己永远都愿意与之结为好朋友,佩妤也同出此言,家琦闻言后,当下放宽心,却不料佩妤却道自己对念中感情认真,不会轻易放弃,更称此后要与家琦较劲,家琦怔住。是夜,念中与家琦共舞,只见二人合拍非常,众宾客见之盛赞,佩妤却为之失落。 梁蕊在麻雀馆的赌债越借越钜,众流氓设一天为限要梁蕊还钱,更要胁会砍下梁蕊双手与捉家琦予抵债。梁蕊没办法,只得上门找念中求助,不料却只见到佩妤,正猜度二人间的关系时,马上就言明自己欠下钜债,佩妤只道其欠款太多,莫道是念中,即使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