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好心作怪

好心作怪

简介: 在贫穷家庭长大的方自力,从小就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因此他感到生命无常,导致做事心狠手辣,经常为求目的而不择手段。但正因为这种处事作风,令他在商场的地位日高,并占上一席位,...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 好心作怪 第1集

    自力质疑 日山能力 商界枭雄方自力以行事狠辣见称,加上性格火爆,为求目的不择手段。自力为了成功收购旧区建造不夜城,对收楼桓多番威吓,作势要取其性命。自力的妻子唐善行则心思细密,为了丈夫在幕后打点一切。善行身为护士,除了照顾自力的健康,亦会处理公司里内部斗争的势力。善行遭一名货车司机撞到车尾,向对方列出赔偿银码时亦价目分明,但司机因无力偿还维修费,结果驾车时刺激过度引致急性心脏病,险些造成交通意外。 女警小吉 化解意外 幸好休班警员阮小吉骑单车经过,及时挽回这次危机。小吉为人仗义,乐于帮助弱小。她的男友姚日山是慈爱医院的心脏内科医生,生性乐观极具医者仁心。心脏内科医生郝名翰资历深厚,相当于日山的师傅。适逢快到郝名翰的生日,日山与好友兼同期的心脏内科医生唐善知,欲替师傅准备办大寿。 自力证实 患冠心病 自力工作认真,在开会时极为严厉,虽然会称赞有功绩员工,但动辄大

  • 好心作怪 第2集

    提议自力 换心保命 善知擅自到自力病房向他询问经历死亡的体验,惹自力反感,善行也指善知有失专业。日山知自力情况不稳不让他出院,指要留院观察。趁自力住院,公司内部出现变化,昔日自称与自力打江山的KY乘势要召开股东大会,指自力健康出问题不能任主席,逼使放权由自己继任。小吉终于有时间到日山家享用情侣晚餐,可是日山收到医院的电话,结果要赶回医院。善知代日山与小吉共餐,因对侦探故事十分有兴趣,便趁机缠住小吉问查案的情况。日山回到医院,原来是自力发脾气捣乱病房更提出要出院;日山平静地再叁强调,自力病情严重,努力安抚他的情绪。 自力勉强 继续工作 小吉的部门有一饼店东主报案,指饼店常受不明人士破坏,似是地产商收楼行径,但可惜没有证据。小吉带同日山回到现场,感叹警权似是强大,却无力帮到小市民;日山安慰她,只要尽力做好本分不用勉强。自力在医院召回公司要员到病房开会,才知道KY在公司裡有所

  • 好心作怪 第3集

    自力错失 移植机会 自力要所有职员都进行身体检查,又要他们同意参加器官捐赠计划,结果却发现公司数百员工,只有少量人身体健康。自力认为香港难以找到适合的心脏进行移植,善行称将不惜任何手段都要得到合适的心脏,甚至可以用海外的器官,俊平提醒她不能非法从海外购入器官。俊平的女友一菲是大学的研究生,俊平得知一菲的父母来港,便花巨额换车,善行也安排招待她的父母,与自力一同视俊平为亲人般照顾。 小吉重遇 玩伴思嘉 小吉与邻队赵sir的队伍合作捉拿锺爱长腿的色魔,却发现这小队的成员全都逸懒已久,拥有爱打扮、贪吃等缺点。当中家明身为警察却热忱发明,更特意製作了一支胡椒喷雾笔给小吉傍身;可惜当小吉与色魔遇上发生纠缠时,家明的胡椒喷雾笔竟失灵。小吉在这次行动中重遇小学的好友夏思嘉,因她发现思嘉便是色魔下手的对象;可是思嘉已记不起小吉,她更称自己已成为演员。 日山首提 胞弟月山 日山

  • 好心作怪 第4集

    日山救人 意外重伤 善行为替自力求平安到泰国拜神,自力到了旧区视察未来不夜城兴建的环境,深知数年后该地段会成为亚洲最大的娱乐城。饼店女店主艳芬认出自力,想他不要收购丈夫遗留的饼店,但自力反称艳芬年迈,应收下赔款安享万年。 送赠豪宅 礼待下属 自力礼待下属,为俊平与一菲的新婚买下豪宅。善行从泰国回来,按照神喻要自力遵守各种奇怪规矩。自力一时心血来潮,想与善行完成度蜜月的心愿前往大堡礁。善行反对离开香港,因为随时有适合的心脏可移植,于是二人改作本地游,坐游艇享受二人世界。自力体会到时间珍贵,希望善行能继续不夜城计划,又因感到身体已渐到极限,更已立下遗嘱。 思嘉贪念 欺骗善知 思嘉的信用卡还款上限已满,又遭包租公追讨租款,于是约小吉打算向她借钱。思嘉在路上见到善知正使用最新款手提电话,便心生一计,骗走他的电话。没想到与小吉会合后,却发现善知也是与小吉同行。善知虽然力

  • 好心作怪 第5集

    死去日山 再次出现 日山遭到砖头击中头脑,转去神经外科做手术,但已证实脑干无反应,可宣布死亡。事情发生太过突然,善知和小吉得知后也无所适从。日山生前曾签下器官捐赠咭,院方知日山的姨婆和弟弟都不在香港,已无亲人可办理手续,便要小吉同意捐出日山遗体。自力在病床上感生命流逝,本已对求生不存希望,此时竟收到通知可以立即进行移植手术。善知身为医护人员,更亲眼看到日山的心脏移稙到自力身体的过程。小吉取回日山的遗物,当中有已改好尺码的求婚戒指,小吉听日山最后的电话留言,只能痛哭怀念。 小吉调查 意外原因 小吉相信日山的死可能另有内情,便回到现场调查,更促小队成员查证砖头是人为还是意外跌下。小吉又去追问艳芬的儿子,要他再次落口供,世九见对方已因至亲受伤昏迷不醒而心烦,便阻止小吉继续再问。正巧姨婆此时已去外地旅行,善知便靠电邮通知日山弟弟有关事情原委。自力的心脏移植手术十分成功,因医院需

  • 好心作怪 第6集

    自力得知日山是捐心者 小吉遇到样子极像日山的男子,原来他是日山的双胞胎弟弟月山,月山只有外貌与兄长相似,但性格则如日山生前所言,是个游手好閒,靠小聪明求生的人。善知代替日山成自力主诊医生,叮嘱他服用抗排斥药时会令抵抗力变弱,必须注意饮食,善行在旁强调自己是护士,暗示无需善知多言。自力留意到善知的名字与善行只差一个字,善知便坦白向他说出自己与善行的关系。善行忆述在母亲离世后,父亲另娶继室才产下善知,所以一直都不愿提起,亦不承认善知是弟弟。 月山小吉 伪装情侣 小吉探望日山的姨婆陆蓉,见到她伤心流泪,以为月山已通知她日山的死讯,不料月山竟以日山的打扮现身老人院,装成日山以隐瞒死讯,更与小吉在陆蓉面前装作情侣。月山指怕姨婆年事已高,受不住日山逝世的打击,才作此决定。小吉虽不情愿,但亦只好配合月山的计划。原本小吉已答应安排日山的丧事,希望按日山生前喜好而一切从简,但月山则持相反意见,希望

  • 好心作怪 第7集

    月山得知兄长心脏去向 月山遭收数公司追讨,原来收数公司属自力旗下的外判公司,而员工竟认不出大老闆,令自力颜面无存。自力气愤地责骂下属竟不知老闆是谁,命员工每人都要拥有自己的照片,又命人查月山的背景。另一边厢,月山向善知打听日山与自力之间的交情,被善知看穿他想攀附自力,他急忙转话题。月山得悉善知手机被骗,便提出交换条件,替他取回手机换取借钱。 月山智夺 被骗手机 月山趁与小吉探望陆蓉的机会偷看小吉的电话,记下思嘉电话,然后引思嘉上当见面。月山悉心安排扮成富家子弟,引起思嘉的虚荣心,更约她到高级食肆以减低她的戒心,终于成功为善知取回被骗手机,更拍下与思嘉的合照作证。离开时他遇到自力和善行,不小心弄跌了他们为捐赠者准备的心意咭。当思嘉发现受骗已太迟,更要为昂贵的一餐结帐,只好请小吉帮忙。小吉趁机劝思嘉转行,要为未来储钱,但思嘉享受目前的生活,反过来关心小吉的感情生活。善知取回一度失去的

  • 好心作怪 第8集

    小吉惊见日山画作 月山找自力确认是否出了误会,自力却指要他由低做起,以证明他有实力。其实让月山做低下层职员的工作是善行的主意,她认为月山根本只是个好高骛远的小人。小吉开始了与思嘉同一屋簷下的生活,彼此因生活习惯不同而互有磨擦,小吉斥思嘉骗善知电话在先,害她也平白为受骗的一餐付款,但结果反被思嘉哄得怒气全消。 调酒高超 吸引来客 思嘉上班时,见月山已在同场担任侍应,可是月山装作不认识她,思嘉只好叫一众姊妹帮忙。月山在会所任调酒师,高超的调酒技术同时娱乐了客人与员工,连原本答应要替思嘉出一口气的姊妹都被吸引。当思嘉求助无门时,月山却主动与她和解。俊平在会所报告业务,因KY的小动作令不夜城的项目进度受阻,另有人推介一种天然火山泥美容,想找人入股。善行认为可行,叫俊平调查背景。月山特地在自力面前表演调酒技术,但自力故意冷待他。 小吉调查 高空掷物 小吉和咏恩因茶餐厅满座打算另觅

  • 好心作怪 第9集

    月山自力联合救人 自力晚上因睡不了而独自驾车四周散心,见到小吉踏单车经过,不自觉地跟在她身后,回家后又看着小吉的咭片沉思。善行与一菲相约吃饭,期间一菲透露初为人妻的生活苦闷,反而希望学以致用工作。善行替一菲说情,暗示要俊平答应让一菲工作,反令俊平与一菲又再因此争执。KY突然闯入众人吃饭的包厢,向自力表示已夺得美容产品的代理权,更奚落他一番,丝毫不知已堕入精心安排的陷阱。 自力感到 有人控制 思嘉担心小吉早上工作,晚上踩单车达旦而过劳,请大家一同为小吉庆生日。思嘉记得小吉儿时很想办一场魔术师和小丑表演的生日会,便强行要月山担当此职。虽然思嘉原来记错了小吉生日的日子,不过生日会确实为小吉带来惊喜和让她放鬆。小吉与月山玩Mastermind游戏,也让她从月山身影忆起日山。月山回到公司会所,也与自力玩Mastermind游戏,自力竟然第一次便猜中了月山的题目,感到彷彿有人控制自己进行游戏

  • 好心作怪 第10集

    月山拒绝成为兄长替身 一菲平安无事,俊平与一菲亦在这期间学会为对方着想,而俊平不再反对让一菲工作。另一方面,自力觉得与月山充满默契,月山也认为已立下大功有机会晋升,却又被善行警告,指他不应与自力一同追捕绑匪。俊平看见月山不悦,教他与上司的相处之道,就是不应过度表示意见。两人一同试新酒,月山发现Ben购入的新酒有问题,似是假酒,指应尽快向自力汇报,俊平认为应查清楚再报告,暂时别让客人喝到这批酒,却因思嘉贪心偷喝出事,而证实整批酒果然是假酒。自力感到月山加入后令公司化解多次危机,决定升他为副经理兼高级调酒师。而思嘉因误喝假酒要洗胃,被安排入住医院的私家房,思嘉原本可得公司赔偿,却又因贪心而被善行减少赔款。 咏恩受压 突吻善知 因被假酒伤到胃,思嘉只能吃清淡食物,善知也发挥了医生本色,对她无微不至。咏恩请善知吃菠萝包,也被借花敬佛转交给小吉和思嘉。原本咏恩对社工主任一职胸有成竹,但结果

  • 好心作怪 第11集

    小吉迷糊 误认月山 善知对先前与狗隻相关的交通意外十分在意,怀疑有人借狗隻运毒,善知被世九发现自己鬼祟地观察,便向世九告知他的见解,世九便用手机拍下狗隻的照片作证。自力公司为了拍新的广告而需找女模特儿,导演却不满模特儿质素低,俊平解释是公司内有要员带同高质素的模特儿离职所致,于是善行向自力提出接管公司旗下的模特儿公司。自从一菲成为上司后,咏恩及一众员工的工作量激增,咏恩不满一菲不了解工作便下达不合理的指令而发脾气,另一方面一菲亦感工作受气,认为同事因她是名媛而有偏见。俊平与月山变得熟稔,月山受其所託,在俱乐部充当耳目。 月山孝心 接走陆蓉 小吉收到世九的线报后,安排小队出动侦查毒贩拆家的消息,成功发现毒贩藏毒的单位。但世九竟把小队的行动告知善知,好让他不会从中阻挠。小吉探望陆蓉,发现她已被月山接回家,月山不忍陆蓉每次分别时都流露出牵挂的神情,便一尽孝心,又在家中安装多处

  • 好心作怪 第12集

    自力展露 手术伤口 自力重新向俊平确认要修改广告内容,知道善行想招揽高价的着名模特儿后,亦爽快地一口答应。月山因店中有客人遗失名贵手錶,便追问思嘉是否偷窃之人,虽然思嘉多番否认,但月山仍不相信,善知则认为可能只是误会。月山见善知被骗多次仍袒护她,觉他已被思嘉迷倒。怎料思嘉因这次失錶竟被錶主掳走。月山与善知遇到俱乐部的同事Peter,觉他行迹可疑,威吓他坦白,他却只交出一张手錶的当票。此时,月山收到电话,称思嘉被錶主生果雄捉走,因为生果雄是黑道人物,二人都担心思嘉出事。 月山善知 救出思嘉 月山一人到指定地点见生果雄拖延时间,经历多次生死之危,幸好危急时善知成功取回手錶赶到。小吉亦收到善知的电话留言,知道思嘉正身陷险境,便带同小队去救人。这次成功救出思嘉,善知为她付出的钱又增多,但仍未影响二人关系,连小吉亦觉她与善知间不止友人关系。 善行暗中 恐吓师傅 得到自力

  • 好心作怪 第13集

    小吉倾听 自力心跳 思嘉晚上梦见童年时遭母亲遗弃的往事,与小吉一同想起在孤儿院的生活。小吉趁机向她追问感情状况,指善知对她不错,小吉见她没有太抗拒,也觉二人有可能发展。自力在公司开会途中收到善知电话,告知父亲铭森因疑似淋巴癌进院,便急忙散会,自力又再劝善行去见父亲,终于与她一同到医院探病。到了医院后善知告之父亲并没发现癌细胞,颈上只是良性肿瘤。善行感到铭森有心装病骗她,但铭森解释只是害怕在病床上等待死亡,想见亲人最后一面。原来善行无法原谅铭森昔日冷待她和母亲,更与继母丽荷吵起来。善知向自力透露希望能解开亲姊的心结,于是自力便提出可与善知里应外合解决问题。月山在俱乐部依然深受欢迎,更常被一众女公关包围,为了能与月山单独相处,思嘉谎称有心事要倾诉换取同情,更把小吉丧母的经历当成自己的情况诉苦,又趁此要求月山也说出一个秘密作交换。 自力扶助 问题边青 夜青彦权被指偷钱而遭解僱

  • 好心作怪 第14集

    为了救人 身陷险境 善行把手机中自力与小吉的情景展示给自力看,称明白二人并无暧昧,只怪自力隐瞒她独自在晚间踏单车,恐他伤及未完全康复的身体而已。一菲听小吉提及因夜青的黎明计划有成效,夜青的问题有所减少,便想请自力和小吉等人吃饭。自力听见小吉的名字,忌讳善行会在意而刻意回避。善行为巩固公司形象,有意用旗下模特儿开拍青春片,无奈公司只有一位名模够分量担任主角。 协助小吉 走出阴霾 月山、思嘉和善知三人跟踪小吉到超级市场,有感她生活刻板枯燥,都想改造她的形象。小吉以为大家担心日山之死对她带来打击,但思嘉是想她放下母亲被杀的阴影,小吉没想过思嘉会擅自对其他人提起这件事,一气之下愤然离家。月山急忙追回小吉,安慰她要放下往昔种种,小吉记得日山生前相信笑云代表离世家人的鼓励,放眼望天确实见到笑云再现,终於走出过往的阴霾。 思嘉带小吉改变造型,向她透露欲为了心仪的男生作出转变,结果不止

  • 好心作怪 第15集

    世九发现 小吉身世 自力成功救人,事件马上引来传媒追访,但Vannessa.S却冷静地向传媒解释轻生是因为私人感情问题,而非传闻中拒绝应酬被解雇,背後自然又是善行的安排。月山拟向自力提出办调酒师比赛以壮公司名声,可惜正值股东大会,错失发表机会。股东都赞赏善行在模特儿自杀一事处理得宜,反之可能受到广告影响,令财务公司的业绩下跌,自力扬言会负起责任,认为业绩下跌只是暂时性。祸不单行,俊平收到通知,不夜城地基有严重的溶洞问题,虽然地基最佳补救方法是灌浆,可是费用太高,在流动资金不足之下,借贷会令负债比率提高。自力强调不夜城项目须注意安全,但善行却打算绕过安全标准。二人问俊平解决方法,俊平不敢逆二人意思,便提出可向股东集资。 世九得悉 小吉身世 善知背着知情朋友约见世九,告之小吉母亲被杀时的事,想世九以警察之便可追查这宗悬案。 世九看到相关剪报,惊觉案中被杀的凤姐竟然是自己年轻

  • 好心作怪 第16集

    思嘉发现 善行秘密 月山推行的小额贷款计划获自力重视,更被晋升为项目主任 ,月山原打算按计划直接四出找客户,但被俊平叫停,指要他按公司规矩做事。自力见状後,竟免除一切繁琐规矩,要月山亲自向他报告便可。得知月山升职,众人都替他高兴,思嘉更希望可以做他的秘书,更决定实行「姨婆政策」讨好陆蓉。小吉在警局接到一宗疏忽照顾儿童的个案,随即称疑犯为人渣,令世九不禁勾起自己没尽父亲责任的过去。世九追问有关小吉父亲的事,小吉坦言也不清楚父亲是谁,亦因此自小受人欺负,世九後悔让她受苦,决心弥补过错。 自力好心 定有好报 俊平从大马请到一位投资者林镜水投资模特儿公司的电影,因他出手阔绰,善行和俊平都乐意与他来往。善行为了令公司有足够资金投资不夜城,命俊平以公司资产秘密买股票,并且不能让自力知道。要填补不夜城地基漏洞需筹集大量资金,可惜各股东都不想再注资,自力提醒他们当不夜城运作时

  • 好心作怪 第17集

    月山向吉 表达爱意 月山从思嘉口中得悉善行与俊平以公司款项投资失败,便以隐喻形式告之自力。自力命下属Ken查看帐目,才知道善行曾拿巨款作不明用途。投资电影的镜水有意在中国建影城,找善行长期合作。善行回家後,自力马上追问私用公款动机,善行反驳因感到自力在换心後失去斗心,而自行找方法去为公司集资。一菲亦因俊平忙於工作而令夫妇缺乏沟通,便向善行求请教。 月山妙计 推销手袋 月山向一单车店东主倾谈贷款事宜,在店内购买单车手套给小吉,陆蓉发现善知不约而同也买了单车手套,知道他对小吉有意,便加以阻挠他和小吉相处。但陆蓉在另一方面,又鼓励月山追求小吉,更指日山报梦,要他照顾小吉。 月山协助 手袋宣传 在善知帮助下,Helen的手袋样办已完成,却苦於缺乏知名度及销售途径,於是月山叫公司旗下的模特儿拿着手袋见传媒,结果成功吸引传媒注意,推销公司为残障人士提供支援。可是俊平却斥此

  • 好心作怪 第18集

    发现自力 手臂纹身 小吉独自在离岛的码头呆等,遇到刚刚抵埗的自力,发现对方也是独自一人。自力回到旧日与善行一同用石头砌成心形图案的沙滩,图案依旧不变,然而他们夫妻之间已有所改变。晚上郊区有大雾,自力不慎扭伤脚,於是小吉便陪同他上船为他急救。 自力施计 鼓励小吉 两人分享最近的感情生活,小吉觉得月山终日游手好闲不肯安定,而自力亦觉善行变得只追求权力。为证明权力的用途,自力与小吉玩一个权力游戏,答应为她实现一件事。小吉指希望看到日山口中的笑云,翌日回到码头时,自力已找人准备了一副可随时看到笑云的太阳眼镜。 小吉误会 月山不忠 自力回到家,向善行展示仍然留存的石堆心形图案,夫妻间算是打破了僵持的关系。可是善行马上伺机确认,得知自力一整晚都和小吉一起。小吉独自回到家中,竟见月山和思嘉相拥在她的床上,马上气得赶走月山,任凭月山如何解释,小吉都不再理会他。月山彻夜未归,陆

  • 好心作怪 第19集

    浪漫安排 感动小吉 自力为救小吉再次受伤,令善行无法抑止对小吉的妒意,另一方面,自力有心撮合小吉和月山,说会全力协助月山。小吉与世九在商讨案情时,被婉心误会世九与小吉有暧昧,世九只好说出小吉是亲生女儿。婉心未料一向忠於家庭的世九竟在外有其他家庭,世九解释这是婚前的事,可是婉心面对小吉已不如以往一样亲切。善知向小吉自告奋勇,指想到办法接近自力调查,却被小吉阻止,更要他把整件事瞒月山。小吉回到小时居住的单位,发现那裏已被丢空,但亦难免触景伤情,更誓要把凶手绳之於法。为了接近自力,小吉特地去到他常到的酒家,月山正与自力进午饭,自力为了避嫌,很快便离开。月山趁机向小吉再解释,不过小吉一心只顾调查,并未放在心中,她更拿走自力喝过的酒杯作以作化验。 思嘉决心 放弃月山 虽然被小吉阻止,但善知仍借探望亲姐之名到自力家,以便追查自力的过去。善行首次向善知提及过去被父亲不顾的往事,称并未

  • 好心作怪 第20集

    小吉调查 自力过去 月山成功感动小吉,便向陆蓉覆述追求过程,陆蓉信任他会好好照顾小吉。小吉虽然答应了月山的追求,可是日山在她心中的地位无人能取代,亦疑惑是否应该与月山开始。月山暗地裏为自力调查,确实如自力所料,是善行向杂志社报料提供小吉的照片,令自力明白妻子极为着紧这段婚姻。自力陪善行带镜水到会所,席间俊平故意让月山表演调酒。月山知他有心奚落,因此故意失手。 小吉推断 自力行凶 小吉知道若要调查自力过去,便要向与他一同捱出头的KY套取资料,於是在酒吧等待KY,果然顺利让他说出自力在廿多年前,曾一度到中国大陆进行走私生意,回港後突然变得富有起来。世九亦调查过入境处纪录,在小兰死後翌日自力便到国内,小吉认为一切证据都十分脗合,自力是凶手的机会很大,但一切仍只是推测,仍缺乏有力证据。 月山不想 成为替身 月山约小吉去自力的游艇,自力却临时有事缺席,而月山更与一班记者

  • 好心作怪 第21集

    小吉承认被自力吸引 善行自问为公司尽力,但自力不理她的感受,竟然要翻查模特儿公司的帐目,不免对自力感到失望。她向俊平申诉一切,俊平顺理成章与她联成同一阵线,答应共同面对眼前难关。俊平回到家中,一菲告之她已怀孕,俊平喜出望外,两夫妇仔细地为将来安排。自力等善行回家,因白天发脾气时打坏了善行的手提电脑,便再买一部新的回来。当善行打开电脑,发现桌布竟然是二人共同的回忆,亦有海滩的心形石堆照片。自力向善行放下在公司时的强硬态度,表示不想为公事争吵影响夫妻感情,善行悔恨一时沉不住气犯下大错,但已无法回头。 月山升职 活化工厦 小吉带小队去作体能特训以应付即将来临的考核,世九再借故避开特训,又向小吉提及她母亲的凶案,指因为无新发现,故必需找出一针见血的证据。小吉仍在思索时收到月山电话,要她赶快到一间工厂大厦,当她到了半废弃的大厦,月山正与一班年轻人在组乐团玩音乐,说要为小吉带来惊喜,小吉白担

  • 好心作怪 第22集

    小吉承认 被力吸引 由於月山在案发当晚亦醉倒,所以无法出示不在场证据,亦没有人证和相关详尽记忆。加上工厦看更洪树根口供指曾见月山与Venassa.S纠缠,表面证供对月山极不利。俊平虽与律师到来,不过月山身上衣物沾有毒品,结果被警方拘留不准保释。因月山是小吉男友,小吉受上司及传媒压力,不能调查此案,只好私下追查。 善行俊平 逼於合污 善知自信能协助破案,於是到凶案工厦调查,正好遇上小吉,二人便一同行动。小吉说看更树根证供指案发当晚,闭路电视没有放进录影带,不能证明月山的出入时间。善知以警员口脗向树根追问情况,口供竟与小吉所知大有出入。小吉已断定树根正谎报证供,但未能推断出当中原因。林镜为逼使善行同意发展影城,约她和俊平一同到一隐秘单位,之後故意在他们面前,以严刑教训一名意欲拆夥的合作伙伴。林镜称手持拍电影时二人做假帐证据,威胁二人同意签约发展影城为他洗黑钱。善行和俊平深明

  • 好心作怪 第23集

    责备自力 不肯自首 小吉出院後亲自为看更树根落口供,树根表示当年只推开小兰及偷钱,听见有人落楼的脚步声便急忙逃走,根本没有杀人。树根牵涉两宗案件,令传媒广泛报道,咏恩才知道小吉过去的事,而婉心也表现出极关心情况,善知告之世九亦在追查此案,但不便透露案件而已。善知又向月山解释小吉为他而付出的努力,月山终於明白错怪女友,更为她准备烛光晚餐补偿。自力也看到新闻,随即想起当年也在同一大厦,便约小吉见面,跟她说明已知道她在调查自己,但却不肯作证,只说明树根并非杀人凶手,以免她错怪无辜。 思嘉成为 贱男杀手 由於Vanassa.S已离世,原本她参与的电影也要改剧本,这重任交由月山负责。思嘉在便利店替少女揭穿男子欲迷奸她的计划,此事被途人拍片放上网,思嘉被封为「贱男杀手」,瞬即红爆网络。於是月山趁机建议把思嘉的故事也编进电影中以博人气,更得到善行全力支持,善行又把与林镜要签订的合约都

  • 好心作怪 第24集

    自力拘留 反思过错 自力召开临时大会交代自首的事,说会为过往过失负上责任。由於官司会持续数月,主席职务由月山暂代,每日将向他本人直接报告。原来自力计算,当月山拥有实权後,善行会用尽方法拉拢,便有机会取得证据。虽然自力已自首偷钱,但小吉仍不相信他没有杀人,月山夹在女友和尊敬的老板之间也感为难,二人亦希望不会因此而影响关系。 转调资金 遭受反对 月山在大会提出重新设计不夜城,外观和环保意识都有所提升,问题需再添建设成本,建议影城资金调到不夜城。此建议马上遭善行和俊平反对,指放弃影城计划即违约,届时需作巨额赔偿,更不得股东支持。自力自首後感到轻松,也劝善行早日收手,不要泥足深陷,然而善行的想法已与他同床异梦。 月山地位 有名无实 月山虽已成主席代理,但只有名无实权,例会取消、模特儿公司庆功亦没有人通知他。月山若无其事现身庆功会,却趁机借酒解愁。思嘉劝月山面对公司主席

  • 好心作怪 第25集

    日山之死 并非意外 月山和思嘉酒醉乱性,但事後二人甚有默契,都决定要隐瞒不被小吉得知。思嘉关心小吉与月山的关系渐转疏远,小吉认为二人的想法开始有差距,月山甚至接受中小企贷款计划中止,只好减少见面和磨擦。思嘉为月山说好话,可惜无法打动小吉,原来她被善行拜托过,要劝月山与自己连成一线,故一直都在有意无意间说出支持善行的意见。 小吉开解 沮丧一菲 因认为疑凶已落网,小吉前往拜祭母亲,期间巧遇婉心也去拜神。两人谈到这宗凶案,小吉一心只想令凶手承担罪行,小吉更指虽然自幼丧母,现在已认了婉心为契母,亦已感满足。一菲指证俊平有新的婚外情,但俊平竟谎称是工作达旦,结果让一菲不知如何面对丈夫不忠。小吉接获一宗家庭纠纷案,正巧这家庭由一菲跟进,知其家人关系因丈夫外遇而面临破碎。一菲以自己为例子,成功劝止欲自杀的女子。小吉知道她也受家庭问题困扰,便以笑云的照片鼓励她,又建议她重新认识身边的人

  • 好心作怪 第26集

    追踪月山 遇上车祸 小吉就日山之死重新展开调查,先找善行查问当天在医院发生的事,特别问她为何饼店的东主艳芬,在听完善行的说话後萌轻生念头。善行推说并无教唆他人自杀,亦不能预料艳芬的行动。俊平亦向善行查问事情是否与她有关,更指当时曾替她隐瞒,作不在场证供。善行只好向俊平道明一切,的确是故意用言语刺激艳芬令她自杀,更称为了自力而为十分值得,就只怕被小吉盯紧不放。 自力狱中 面对过去 另一方面,自力在狱中被KY的党羽袭击,又遇到一个因不夜城计划收购用地时受影响的年轻人,令自力知道自己昔日做事的影响,亦明白要补救已太迟。善行前往探监,知自力受KY的人骚扰,提出已找KY算帐报仇。自力担心妻子会被KY缠纠,又表示在狱中生活安稳,能有时间让他思考和面对过去的错事,更希望出狱後能把公司变成良心企业。善行得知自力已非昔日不择手段的枭雄,忍不住讥笑他不复当年勇,结果被爱将逐一离弃。 一菲小

  • 好心作怪 第27集

    自力发现 月山背叛 小吉送院后证实视网膜脱落,幸而经手术后已修补裂口,只是暂时失去视力。月山趁小吉双眼不方便,到医院探望她时默不作声,装作是巡房的护士,又在晚上偷偷送上音乐盒给小吉,却未正式现身相见,众人不知,均以为月山反面无情。因为俊平已决定抽身离去,明白自己与月山再无任何冲突,更提醒月山留在善行身边要格外小心。咏恩因婉心入狱,决心好好照顾母亲种植的花卉,但其中一盆兰花却不知何故正要枯萎,亦因此令她自责不已。世九不忍女儿闷闷不乐,便请善知想办法。善知到花店向店员请教时,咏恩也与同事带同快要枯萎的兰花到同一间店中求助。店员为咏恩挑选另一株相像的兰花顶替,于是善知便把咏恩丢弃不要的兰花带回家栽种。  月山受命 拉拢股东  善行命月山拉拢股东,希望在自力出狱后,各股东能支持她取代自力成为公司主席。月山为了替善行奔波而疏忽家中姨婆,善知看不过眼,又追问小吉撞车是否与善行有关,

  • 好心作怪 第28集

    月山发现 杀人证据 善行的主席梦落空,才知道月山根本从来没有背叛自力,而是一直与自力合作策划令她失去权力。自力解释只想为妻子挽回局面,但善行不接受,更指破坏家庭幸福的人是自力,提出要跟他离婚,分走他的身家。自力在公司重掌大权,月山重新成为自力的助理,亦想找回思嘉协助。不过思嘉已不想回头,更自称已成了半个明星,但其实她正愁失业无事可做。当她见到有食客把手机遗留在餐厅,决心改过不再私吞,更前往还给物主。  自力出面 挑战林镜  自力决定正式中止模特儿公司的业务,善行在公司失势,原定与林镜投资的电影及影城计划都告吹,林镜向她追讨两亿元损失。自力知道后便亲自与林镜谈判,只带同司机便上了对方的游艇放下现金五千万,要他收下钱作罢。林镜没有即时表态,不过自力知道他不会就此罢休,便派出保镳加强保护善行。  小吉继续 追查善行  众人出席俊平葬礼,只有小吉未敢在一菲面前出现,只

  • 好心作怪 第29集

    为救亲姊 身受重伤 当月山从停车场苏醒过来,发现俊平的信已被夺走。他致电给自力却无人接听,只能通过放假的保镳,知道自力会去发布会。月山在发布会上追问俊平所写内容是否真实,自力支吾以对,月山一口咬定他便是杀害兄长的凶手,不过小吉认为还有有疑点,尤其善行的说话不可信,而俊平遗下的书信亦可能是​​伪造。她指自己不想重犯,查母亲被杀案时错怪好人的情况,更相信自力并无杀害日山。  自力被指 挪用黑金  自力与律师讨论多项官非时,世九等警员到公司指他与杀害日山、以公司名义掩盖黑金等嫌疑要他回警署协助调查。自力努力解释,指各种指控都与事实不符,尤其日山之死更与他无关。世九认为他有意隐瞒事实,以小兰一案时他肯自首亦不想冤枉好人,请他说出真相。另一边厢,善行向警方作证时,却把一切罪名归咎于自力身上,最让自力意料之外的,原来指证他作黑金交易的人正是月山。  善知咏恩 终成情侣  

  • 好心作怪 第30集

    小吉被困 危在旦夕 善知脑部受创昏迷,而其父本身已患心脏病,他在善知的病房与善行争吵起来时,突然心脏病发去世。后母埋怨善行令唐家支离破碎,其实善行并非真心希望父亲死去,想到自己已举目无亲,善行独自在酒吧饮酒解愁。在酒吧附近,善行仿佛看到已故的日山,有如幻影般在她身边出现,甚至到了停车场。当善行要驾车离去时,日山亦在座位上,善行心中有愧,于是离开座驾,这次见到小吉出现嘲笑她已毁容,已不能再争夺自力。  善行认罪 真相大白  善行面对小吉,终老实说出为何要冤枉小吉,目的只因以为她有意抢走自力而报复。除此之外,小吉用手机展露善行在医院天台出现的照片,原来是医院对面大厦反射出的影像。善行终于承认自己所犯的罪行,不过她背后的动机,全都因为太爱自力而做。善行终被逮捕,自力答应等待她刑满出狱,但善行只留下一句「恨他一辈子」。  自力等候 失踪妻子  警车在运送善行途中,与迎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