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娘心计

娘心计

简介: 清末民初,江南濮院镇贺家是江浙缫丝业首富,贺家的兴旺荣华都是老太太金普荷一手开创的。当年丈夫病死,她带着年幼的小叔贺贵全,凭借腹中胎儿顶压继承家业,在家里金老太太说一不二。虽遭到宗亲憎恨,但励经图治将贺家的产业发扬光大。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 娘心计 第1集

    清末明初,中秋佳节,濮院首富贺家正在举家看戏,庆祝节日。贺家是一个以老夫人金普荷主的桑园绸缎大户。金普荷二十几年掌握大权,带领贺家稻田变桑田,一步步壮大。谁知以铁面为首的马匪突然袭击。

  • 娘心计 第2集

    金普荷再一次被自己的梦境惊醒。她伸出双手,不断的呻吟——还我孩子,还我孩子。马匪的不断出现,另她开始担心自己隐藏多年的双生儿秘密就要暴露。贺文达却一心要报复马匪,一边对阿虎严刑拷打,又交给衙门,天真的希望贪官县令可以将马匪一网打尽。

  • 娘心计 第3集

    贺家全家都为文达的杀害县令之最奔走,但是新到任的县令油盐不进,拒贺家人于门外。宝琴和铭生去探望的时候,在监牢里意外见到楚楚,铭生出言将楚楚赶走。贺老夫人金普荷,更是因为这桩事情病倒再床。

  • 娘心计 第4集

    文达没有放弃买官之心,他认为只要有权有势,不但可以将马匪一网打尽,更是可以借此抢夺贺家的大权。二叔更是乐意成为文达的帮凶,一起来到宝琴的绸缎庄,要宝琴帮自己做假账筹集买官的钱被宝琴拒绝。

  • 娘心计 第5集

    铁军深入贺家内部,诱使楚楚大闹金普荷的庆寿大典。通过表演的形式巧妙地达到“换身”的目的,将贺文达囚禁山寨,顺理成章地成为贺家大少爷,逐步关心家中事务。

  • 娘心计 第6集

    铁军深夜入佛堂,得知母亲对其的挂念。楚楚求得儿子仍活人间,无比欣喜,大闹菊生婚礼时遭铁军大打出手。楚楚怀疑儿子是铭生并告知铭生。

  • 娘心计 第7集

    春娘试探润生,确信其就是当年楚楚被送走的儿子,编排故事骗润生取得他的新任。并约见培伯故提往事做要挟,培白心存担忧将此事禀告贺老夫人。春娘明目张胆的进入贺家祠堂,当场摊牌较劲贺老夫人,贺老夫人霸气袭人直入主题,答应春娘的巨额敲诈。春娘不惜就此善罢,又找到楚楚,并且说自己愿意作证,证实贺家人偷走了她的儿子,但是前提是:要回风月楼,当老板。春娘情急之下只好以谎言骗走润生,贺家险入慌乱。

  • 娘心计 第8集

    春娘带走润生并将其迷倒,铁军及时赶到,出手相救整治了恶人切平安救下润生。雨浓因此事伤心落泪引起铭生的吃错。铁军的贴心引起了宝琴的质疑,贺夫人帮铁军圆谎,对宝琴隐瞒实情。正在此时被关押的文达得到盟友的相助成功越狱。回家未果又被马匪误认为铁军待会山寨里,成了正真的马匪。

  • 娘心计 第9集

    铁军走后,宝琴几多挂念。这日,贺二婶瞧见雨浓和润生从一处房间出来,心中有了想法,便去找宝琴,挑拨润生与铭生的关系,让宝琴给润生找个媳妇好让他断了对雨浓的想法,宝琴也暗自忖度。宝琴找来润生,给他说起了亲事,不顾润生的意见,就自己做主定了几个丫鬟,让他好好想想娶谁。润生在路上遇见雨浓,雨浓让他带自己走,润生以贺家的恩情为由拒绝,并对雨浓以兄妹相称,雨浓心碎。夜晚,润生告诉宝琴自己不想成婚,打算离开贺家,去当捕快,并称呼宝琴为夫人,宝琴知道自己伤害了润生,求他体谅自己,润生感念宝琴的恩泽,两人痛哭。翌日,宝琴告诉老夫人,润生想当捕快的事,问老夫人的意见,培伯也请夫人遂了润生的心愿,并夸铭生越来越懂事,可以帮宝琴打理生意。铁军带着铭生返家,贺府收到消息宝琴高兴不已。文达回到山寨,决定打劫贺家商队。这边,铁军吩咐大和尚照顾好车队,自己和铭生先回家。宝琴在贺府建议把全宗族的人请来庆贺,老夫人点头同意。铭生到家,和宝琴有说有笑,却对润生置之不理。大和尚在路上遇到文达戴着面具前来打劫,两帮人火拼。贺府,雨浓给铭生送茶,铭生高兴不已,拿出给雨浓的礼物,雨浓只得应付着。大和尚打不过马匪,回去报信,文达接到消息,让宝琴安顿好家里,自己前去查看情况。找到大和尚了解了情况,铁军决定去会会文达。宝琴来到老夫人房里陪她聊天,丫头来报说车队回来了,但很奇怪,老夫人出去查看,大和尚说谎想要隐瞒,老夫人逼问,宝琴只好告诉她实情,老夫人大怒。山寨内,文达正在庆祝,铁军暗中查看了情况离去,回到贺府见老夫人,老夫人怒斥他,面对老夫人的偏帮,母子俩争执不休,铁军欺骗老夫人文达已不在人世,并表示自己会补上贺家的损失。桑园里,两个丫头说起润生与雨浓的闲话,还牵扯进铭生,恰巧被铭生听见。张捕头询问润生为何当捕快,润生为了掩饰心中所想,只说自己适合干这个工作,可以打击马匪,也能保护贺家。铭生听见两个下人想念润生,发了脾气。雨浓来送饭,铭生便朝雨浓发脾气,而雨浓的态度更是激发了铭生对润生的恨意。绸缎庄,宝琴让铭生去劝润生回来,铭生不肯,母子俩因此起了争执,宝琴一时气愤打了铭生,铭生夺门而去。培伯找到铁军,问他打劫的事和文达的消息,铁军骗他说文达死了,并决心完全替代文达。老夫人正诵经,宝琴端茶进来,劝她早些休息,俩人出门看见醉酒的铁军,宝琴告诉老夫人铁军最近心情不好。宝琴回到房内,看见铁军躺在床上,铁军质问她为什么老夫人不要他,欲对宝琴不轨,拉扯中宝琴看见铁军的伤口,发现他不是文达,以死要挟他,然后趁机夺门而逃。

  • 娘心计 第10集

    宝琴逃进佛堂,堵住了门,铁军正想踹门,被前来的下人阻止。铁军转身去找老夫人,质问她为何不承认自己,母子俩又起争执,不欢而散。清晨,宝琴来找老夫人,告诉老夫人自己的怀疑,老夫人说他多疑,宝琴说自己发现铁军身上的伤疤,老夫人骗她说是因为楚楚受的伤,还安抚她不要胡思乱想。贺二叔来找铁军赌钱,路上问起他和宝琴吵架的事。又说起了楚楚卖风月楼的事,让他去风月楼看楚楚,宝琴躲在暗中听见两人对话。风月楼里,楚楚正与人商量卖风月楼的事,,文达前来赶走买风月楼的人,两人重修旧好。楚楚告诉文达,自己帮他疏通了买官的事。铁军让她不必费心买官的钱,还不让她卖风月楼,说会养她,楚楚心内感动。出了楚楚房间,遇见小时迁,纠缠着他不放,却叫偷看的楚楚起了疑心。宝琴在风月楼外跟踪铁军,见铁军出来惊讶不已。楚楚亲自接待小时迁,并套他的话,得知文达与他的渊源,让他带她上山看看。宝琴来风月楼找楚楚,问她是否觉得文达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楚楚说不在乎文达是真是假,宝琴嘲讽楚楚,两人不欢而散。回到贺府的宝琴,辗转难眠。天亮,铁军出门,宝琴跟踪他,铁军发现后,躲着甩掉了他,又牵着一匹马出现在她面前,宝琴只好假装买胭脂,铁军问她为何跟踪自己,宝琴说想弄清楚他是什么人,铁军依旧说自己是他丈夫。张捕头抓了一个马匪,此人说知道马匪的寨子愿意带他们去。山寨外,铁军换回马匪的装扮潜伏着,另一头小时迁带着楚楚也前来,却迷了路。铁军来到山寨的银库,支走了马匪,进去查看了抢劫的财产,并找出一条秘密通道,山寨外,张捕头一伙人埋伏在外面。铁军放火烧马棚,文达带人出来救火,铁军趁机劫走文达。

  • 娘心计 第11集

    铁军来到自己的山寨,查看了一下金库,为了制造混乱点燃了山寨的马厩,混乱之中,将前来救火的贺文达掳到土地庙,而在山上迷路的楚楚也不得不跟小时迁和阿安躲到了土地庙过夜。铁军和文达又一次正面相对。

  • 娘心计 第12集

    在宝琴的细心照顾下,铁军伤势渐好,宝琴为了替铁军掩盖伤势,更是二天一夜没有出过房门,这却引起了下人们的议论——东家和夫人和好了!宝琴便要求伤愈的铁军带自己上山找文达,还以铁军受伤的血衣为要挟,请来张成昌,几次差点将真相说出口。

  • 娘心计 第13集

    润生奉命来到风月楼,提醒大家注意马匪,没想到却遭到楚楚的奚落,但是楚楚灵机一动,托润生带一封信给铁军,要告知他文达已经回到濮院,并且一心要杀了他。润生虽然心存怀疑,但还是帮助楚楚转交信件。

  • 娘心计 第14集

    培伯和金普荷将文达捆绑起来,企图要审出文达的去向,谁知,发现了现在的这个就是自己的儿子。而金普荷的这一行为反倒另文达起了一心,既然已经直到家中的不是真的自己为什么还要母慈子孝的演戏。金普荷和培伯暂时用自己的理由搪塞了文达的疑心。

  • 娘心计 第15集

    文达到工厂巡视,发现女工在踢毽子活动,训斥了众人,又反悔了铭生与雨浓的婚事。张捕头带人在河边训练,楚楚偷偷看润生。楚楚被发现,润生追上来,两人坐下闲聊。老夫人正与宝琴说话,文达前来,质问老夫人铭生的婚事,两人爆发矛盾。两人因为铁军吵起来,文达气走。楚楚与润生聊天,谈及润生在贺家的情况,楚楚试探润生对自己亲娘的态度,润生思念母亲,楚楚哭泣。风月楼,楚楚照顾铁军,两人谈起润生,铁军希望楚楚去认润生,楚楚介怀自己身份。铁军劝导她。并告诉楚楚自己的身世纠葛。文达找到宝琴,宝琴正在房中哭,文达言辞侮辱宝琴,宝琴寒心。楚楚告诉铁军他的兄弟的藏身之处,铁军激动想要去寻找,被楚楚拦下。文达为了买官,假意温柔对待宝琴,想让她挪出银子,宝琴不肯,文达夺门而去。风月楼,楚楚向铁军表明真心,铁军告诉她自己真实身份与姓名,楚楚也告白铁军自己对他的情谊,并让铁军带她到山寨,给他做压寨夫人,铁军傻愣。贺家大堂,文达拉着贺二叔想说服老夫人答应买官的事,老夫人借口不信任楚楚打发文达。文达决心耍狠。风月楼,楚楚正与铁军聊天,小楠进来说有官兵进来搜查,楚楚忙带着铁军掩饰,润生发现铁军在此,询问了两句,润生发现铁军衣服上有破洞,顿生怀疑,带铁军到了大堂。告诉了张捕头情况,张捕头上前审查,铁军见此,上前与张捕头耳语,张捕头立即放过他并致歉,润生不解。张捕头带人离开,润生见楚楚维护铁军,心有不满。楚楚后悔,担心润生因此讨厌她,并感叹起自己命运。

  • 娘心计 第16集

    楚楚问及铁军与张捕头耳语内容,铁军如实相告,楚楚嗤笑。随即又感叹想要过普通人生活。两人倾心相谈。菊生回娘家,培伯前来禀报文达,文达怕引起林家不满,训斥菊生将她送回。楚楚来见铁军,发现无人,追出门外,发现铁军要走,楚楚让他留下,并表明心迹,铁军无奈拒绝离去。文达送菊生回林家,林祖刚出来迎接,两人相谈甚欢,文达一味指责菊生不是,文达欲找林祖刚借钱买官,林祖刚推脱,让他去银行借贷,史密夫提醒要抵押才行,林祖刚建议文达拿自家地契抵押,文达决定回家商议。文达带铭生喝酒,以雨浓和润生刺激他,想与他联合夺过贺家大权,并拿出地契让铭生去偷老夫人的印章。铭生回家偷印章,被培伯撞见,铭生只好撒谎离开。铭生做贼悄悄偷印章,根据文达的提示跑进老夫人房内,哪知老夫人醒来,铭生只好躲床底下,老夫人睡不着起来念经,铭生只能躲着直到天亮。早晨老夫人用过早饭,与培伯说完话离开,铭生偷偷溜出来,但还是为拿到印章,想出去却发现被锁在屋里。账房,宝琴询问雨浓铭生的情况,这时铭生使计出来到了账房,宝琴发现他着凉了急忙关心,并让他回房休息。风月楼,楚楚想起铁军的话,忧愁不已。文达醒来,嘲讽楚楚,并询问买官的事,小楠进来禀报徐公公的情况,文达急忙去准备,楚楚决定为了润生,帮助文达。宝琴进来照顾生病的铭生,铭生不耐烦,替他收拾床铺时发现他的夜行衣,铭生借口掩饰,文达来找铭生,雨浓告诉他铭生着凉回房了,文达急忙去找。

  • 娘心计 第17集

    文达匆忙来找铭生,支开宝琴,两人谈论起偷钥匙的事,宝琴在门外偷听,见偷不着,文达又生一计,与铭生耳语,交代好后文达出来,撞见宝琴在门外,训斥了她几句就离开了。铭生端着银耳汤来讨好老夫人,问起自己与雨浓的婚事,又借口要买钻石向老夫人要钱,老夫人禁不住铭生撒娇,回房取出印章给银票盖了章,让铭生拿去买,铭生找借口支开老夫人,趁机拿印章在地契上盖了章,却被宝琴看见,宝琴维护铭生替他掩盖过去,私下里宝琴知道了一切,找铭生要地契,铭生不给随即跑掉,宝琴没能阻止。

  • 娘心计 第18集

    菊生伺候回房的林祖刚,趁其不注意想要找出贺家地契,被林祖刚发现,侮辱菊生并对其动粗。贺家,润生回来,向雨浓打招呼,雨浓不理,润生想问她最近贺家近况,被铭生看到,润生问他地契的事,铭生随即炸毛,训斥润生,还拉扯上雨浓,润生怒了,两人打在一起。阿山和铁军来兑银票,却只有十两。铁军郁闷文达耍诈,只好离去。贺家,老夫人询问铭生润生怎么回事,两人都说谎是自己摔跤。老夫人语重心长劝导润生,润生随即跪下认错说出实情,老夫人又问铭生,铭生不说,宝琴问润生,润生如实说出,宝琴与老夫人都觉气愤,老夫人以婚事要挟,铭生只好说对不起,随即出去,老夫人劝导润生,叮嘱润生要好好忍让铭生。老夫人疑心宝琴有事瞒她,宝琴只得说出一切,老夫人大怒,宝琴急忙跪下认错,老夫人也无奈,只担心让族人知晓此事,这时培伯进来,告诉老夫人文达抵押地契的事让宗亲知道了,正赶来要说法。老夫人让宝琴急忙前去应付。

  • 娘心计 第19集

    众人忙奔走救润生。老夫人为救润生约了张捕头见面,而风月楼内,楚楚不知润生险情正为他做衣服,文达前来,楚楚才得知润生的事,情急之下,说出润生是文达的儿子。文达不信,楚楚发誓要保护自己儿子,文达嫌烦只能走掉。回到贺府,文达去找老夫人,一转头又去找宝琴,问润生是谁的儿子,宝琴只能如实相告。文达气急却也不想办法救润生,只把责任推给老夫人。 楚楚来见润生,问事情真相,润生依旧说是自己的责任,楚楚痛哭而去。老夫人等着张捕头,可始终不见人来。楚楚来见县官,送钱想替润生求情,可县官怕担责任不敢答应,只能打发走楚楚。张捕头便装来见老夫人,谈起润生的事,老夫人求张捕头救救润生,可张捕头表示为难,培伯向他跪下,张捕头只能哭着拒绝离去。 老夫人无功而返回到贺家,文达质问她为何隐瞒润生的事,母子俩爆发冲突,文达甩袖离去,老夫人气极。菊生回林家求l林祖刚救润生,林祖刚不肯,菊生以长跪不起要挟,林祖刚也丝毫不动容。 宝琴坐马车来找铁军帮忙,阿山带人巡山时发现宝琴的马车翻车,宝琴与下人昏迷,阿山带回两人并向铁军通报,铁军前往查看,发现是宝琴,带回自己屋内,替她喂药照顾她。宝琴醒来后,求铁军救润生,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铁军,铁军却不愿意帮贺家的忙,送她和家丁下了山。家丁和宝琴偷偷回到贺府,碰见雨浓,问了几句就回房了,铭生叫雨浓,雨浓不愿意过多搭理他,转身就走。 大牢,张捕头请牢头喝酒,拜托他好好照顾润生。润生躺在牢中,听见凿墙的声音,后来发现墙被凿开一个洞,隔壁的老人找他要水,两人聊起天来,听到官兵的声音,两人又赶紧把洞堵上。张捕头来见润生,告诉了他老夫人求自己帮忙的事,并感到抱歉,两人正聊着,隔壁的老人暴毙而亡,张捕头忙叫人去找大夫。这时润生想到什么,急忙叫张捕头。

  • 娘心计 第20集

    润生逃狱被送法场。张捕头闻声返回,润生求他给自己打开手铐,张捕头劝他不要想逃跑,润生说自己不会跑,张捕头便命人替他解开手铐。官兵将死去老头的尸体装进口袋系好,不敢夜晚出去抛尸,决定明天天亮再丢,润生从之前凿开的洞里钻出去,把老头尸体拖出,自己钻了进去。天亮官兵来处理尸体,用板车拉到乱葬岗丢掉,润生逃出。 牢房内,牢头发现润生逃跑,猜想他会去,让人去贺家抓人。润生逃到桑园,被工人发现,叫来雨浓,雨浓将润生抱在怀里,诉说情谊,两人痛哭,官兵赶来分开两人,强行抓走润生。培伯向老夫人禀报润生逃狱的消息,老夫人大惊。县官向洋人禀报润生的情况,并再三保证不会让润生逃跑,洋人不依,威胁县官立即处决润生,县官只得答应。官衙贴出处决润生的告示,楚楚见到,顿时软倒。贺家,下人来通报了润生即将斩立决的消息,贺家众人陷入悲伤绝望之地,文达命人准备好棺材,出来后见到铭生痛哭,训斥他不许哭,告诫他要忘掉这一切,不然会一直活在愧疚中。 小楠扶着楚楚走在街上,楚楚想要去见润生最后一面,小楠怕楚楚更悲伤,拦着她不许去,楚楚执意要去,小楠问她是否打算告诉润生身世,楚楚怕润生担上污名又不敢去了,坐在街上痛哭。阿山带着兄弟,买了枪准备运回山寨。楚楚吩咐小楠准备两口棺材,想要和润生一起死,这时看到阿山经过,忙上前问铁军的消息,并让他们带她上山找铁军。 铁军在铁鹰坟头感叹自己该怎么复仇,兄弟来报说阿山回来,带回来两个女人,铁军前去查看,楚楚与小楠在一群马匪中手足无措,见铁军前来,忙上前求铁军救润生,见铁军不答应,便以性命相逼,铁军命人救下楚楚,却依旧不答应,让人送楚楚下山。 贺家,文达在玩壶,宝琴进来,文达与她说起壶,宝琴见他铁石心肠质问他,文达发火摔了手中的壶,宝琴问他明天去不去法场,文达不去,宝琴离开,文达抱头痛哭。 出门后,宝琴见菊生回来了,菊生说自己来送润生,说话间,传来下人尖叫声,雨浓在房中上吊了,众人慌忙救治,这时培伯提出人工呼吸的方法,并支走其他人,铭生赶紧为她渡气,救活了雨浓。 大牢内,张捕头送来酒菜,与润生话别,两人倾诉兄弟情义。润生想起年幼时与菊生铭生和雨浓的种种,悲从中来。 贺家,铭生守着雨浓,天将亮,润生被送往法场,雨浓醒来要去看润生,铭生怕她伤心拦着不让去,雨浓执意要去。 法场上,贺家老夫人等人都到了,林祖刚跑来看热闹说风凉话。这时雨浓哭着跑来。

  • 娘心计 第21集

    润生问斩之日,贺家人都来到法场,要送润生最后一程,雨浓带命跑来,更是泣不成声。如果不是贺家人将她拦住,她一定会走上断头台跟润生一起赴死。而就在监斩官准备行刑,侩子手中的大刀举起之时,官差忽然上报,衙门和牢房同时起火,正在混乱之时,以铁军为首的马匪犹如天降奇兵,点燃了法场,将润生救走。但是润生却在逃离之时,中了史密夫一枪。铁军将润生送往风月楼疗伤,和逃避官兵追捕。铁军等众马匪弟兄,换装出城。贺家举家都为铁军救走润生而高兴。但是却引起林祖刚和洋人,衙门的怀疑——贺家和马匪有关联。贺家被衙门全部监控起来。洋人和衙门的咄咄相逼,贺家被查抄,全家人的性命也许都不保。二叔在这个时候开始为败落给自己做准备,竟然联合林祖刚,打起贺家金库的算盘,快剧网首发,林祖刚时个见钱眼开的人物,并且也早就对贺家的金库垂涎依旧。不成想,怕死的文达也受了林祖刚的蛊惑,自以为只要给洋人黄金,贺家就不会被连坐。也开始为自己的活路打算起来。而在风月楼内,楚楚对润生细心照料,但是润生却不领情,一心要回到贺家,小楠情急说出楚楚就是润生的亲生母亲,母子二人终于得以相认,而就在这时,本以为买官无望的楚楚,却意外收到了徐公公发来的官文。但是楚楚这次决定,不会让贺文达这么轻易的得逞。

  • 娘心计 第22集

    楚楚骗文达徐公公中风,买官之事无望。贺文达更加暴怒。也开始打起家里金库的算盘。贺文达假装给娘送汤,骗过宝琴在汤中,下药迷晕了金普荷,当晚救带领大和尚,强行抢走了贺家金库的所有金子。任凭妻子和培伯怎样阻拦都没有用。文达天真的以为将金子交给老史密夫,事情就会平息,没想到,正中了洋人和林祖刚的计谋。洋人收了金子,只答应宽限10天。10日之后还是要交出润生,不然,贺家还是会遭殃,贺文达才知道自己上了林祖刚的当。但是为时已晚。宗亲们前来贺家讨说法,贺文达气急败坏,非但没有内疚之心,反而掏出手枪将宗亲们吓跑。知道贺家已经不保。文达事先给自己藏下了两箱黄金,当他想自己带着黄金,远离贺家的时候,大和尚良心发现,将文达的丑事告知了金普荷。所以当文达趁夜去挖金子的事后,没有想到娘和妻子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看着自己的一切丑陋行径。金普荷对文达失望至极。在贺家为难之时,文达竟然选择离开贺家,不与贺家共患难。文达此时已经丢掉了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的所有尊严,亲口说出,自己不会陪着贺家一起死,金普荷伤心,绝望,斩断了多年的母子请。文达从此离开贺家。而在风月楼养伤的润生不放心贺家,一心想要离开,楚楚阻拦,但是润生绝强,楚楚只好用缓兵之计,一方面答应润生离开,另一方面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劝得住润生。

  • 娘心计 第23集

    楚楚知道润生的个性,他绝对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安危而陷整个贺家与危险。但是楚楚又不能让自己这个刚刚相认的儿子去白白送死,她知道,现在能求助的,就只有一个人——金普荷。金普荷得知润生在风月楼,就猜到楚楚已经知道真相。

  • 娘心计 第24集

    铁军带领阿山众人在风月楼外等候,准备营救润生后将其带出城。林祖刚带人搜查风月楼,楚楚阻拦,种种迹象更让林祖刚怀疑,楚楚极力辩护,仍未能阻止林祖刚搜查自己房间,而此时润生就在房梁上,林祖刚搜查无果生气离开。

  • 娘心计 第25集

    林祖蓝来到贺家想要威胁贺家,老太太言辞喝斥。润生和雨浓逃至荒野,以苍天为誓结为夫妻。铁军来到贺家,进入官场。成为贺家顶梁。润生雨浓误入黑店,雨浓被卖出去当丫鬟,雨浓逃了出来逃到风月楼。

  • 娘心计 第26集

    得知雨浓回来了铭生欢欣,担心雨浓名声次日宝琴便到风月楼接雨浓回来。雨浓回来后担心润生情况,茶饭不思。铁军也派人四处寻找润生踪迹,找寻无果,贺家上下无不悲痛。老太太主张铭生和雨浓完婚,雨浓不敢忤逆老太太,在大婚当晚告诉铭生她与润生在夜晚成亲。润生无法接受,推搡之中伤及雨浓。医生把脉以后,发现雨浓竟已有身孕。

  • 娘心计 第27集

    宝琴来风月楼找楚楚,说了雨浓怀孕之事,希望雨浓能由她照顾,楚楚喜不自胜,又担心起润生来,宝琴宽慰她,两人又聊起女人的命运,坦诚相谈,彼此都确定了自己的归属。文达流落到赌场,靠耍老千赢了钱,却被人当场抓住,按规矩要斩断手指,文达急忙说出自己是贺家东家身份,赌场老板不信,依旧命人斩断他的手指,文达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拿出手枪到赌场寻仇,吓得众人不敢动弹,文达报了私仇拿起桌上的银票就走。风月楼。楚楚拉着雨浓聊天,两人说着体己话,楚楚让雨浓好好养胎等润生回来一家团聚,婆媳俩相处融洽。乔装打扮后的文达在一茶铺歇脚,听见两人议论濮院新来的督查,说他是贺家的东家,文达起疑,跑来督察府外偷看,果真发现是铁军假扮的他,愤恨离去。贺家,老夫人在佛堂念佛,宝琴陪伴,两人说起雨浓润生,宝琴也担忧起文达,两人都牵挂文达希望文达能回来,这一切被躲在门外的铁军听到。文达来到破庙,遇到一群曾经结怨的土匪,文达故意激怒他们,然后用枪打死几个,朝逃跑的人叫嚣自己是铁军,随后骑着抢来的马匹来到马匪山寨,受到众兄弟欢迎,文达召集众人,说自己的手指是被督查所伤,而且他就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以此来激起马匪们的愤怒,决心下山找督查报仇。

  • 娘心计 第28集

    楚楚转卖了风月楼带着小楠准备悄悄离开风月楼,众姐妹还是发觉了一起来送,姑娘们都舍不得楚楚,纷纷送上祝福,楚楚与她们依依惜别。楚楚来到贺府,见宝琴亲自给她打点房间,两人稍显尴尬,支开小楠,楚楚与宝琴以姐妹相称,并直言宝琴是否真的接受她,宝琴袒露心声,楚楚深受感动,但是担心自己会影响贺家的关系,宝琴劝慰她,让她有信心,两人畅聊文达与铁军,关系变得融洽。天亮,宝琴见铭生整夜做账目,心疼不已,但也感动他上进,并告诉了老夫人,老夫人也欣慰,这时楚楚进来请安,坦言自己不懂规矩,希望老夫人和宝琴多担待多教导她,老夫人安慰她慢慢来。楚楚表示自己想为贺家做点事,尽些心力好让自己踏实,宝琴便让她替自己和老夫人管理家里的事。楚楚欣喜不已,老夫人高兴楚楚有这份心,上前来提点她,楚楚一时忘形说起自己管理风月楼,后来发觉自己说错话,老夫人也并不责怪。文达带着阿山等马匪来到贺家桑园外,吩咐他去抓铁军,阿山带人冲进桑园,没找到铁军,将铭生误认为是要找的人并劫走他,润生没能阻止。马匪带着铭生回到山寨,文达误以为麻袋中装得是铁军,准备让人乱棍打死,铭生却听出是文达的声音急忙呼叫,文达让人打开麻袋发现是铭生,一时间马匪也被父子俩搞糊涂了,文达承认铭生是自己儿子,但哄骗了众人铭生的出身,最后让人带铭生下去想要糊弄过去,这时却有人起了疑心,要文达解释清楚,阿山上前维护,更让众人肯定文达不是铁军,阿山动起手,一时混乱起来。文达制止大家,用对贺家的仇恨转嫁众人的疑虑。鼓动马匪杀进贺家。贺家,张捕头向贺家人禀报了守卫情况,老夫人差润生送张捕头,宝琴哭泣,老夫人也感叹文达的归来,铁军也觉得歉疚。

  • 娘心计 第29集

    老夫人说起当年,自己不能生育,于是去猎户家买了文达铁军两兄弟,却不幸遭遇马匪,被铁鹰威胁必须带走一个不然两个都会杀死,老夫人无奈只能让他带走一个。老夫人坦诚自己的脆弱,知道铁军现在有危险,劝他赶快离开,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铁军感动,下跪表示自己会好好保护贺家,老夫人拉他起身,母子俩抱在一起。楚楚替宝琴担起家中事务,清算各种贺家账目和日常开销,却耐心不足脾气急躁,还不服规矩。这时,贺二叔来领月钱,楚楚故意拿他无后的事讥讽他,拿他日前带宗亲闹事的事骂他,还故意乱立规矩不给他拿月钱,将贺二叔气走,一旁的培伯和冬至婶儿都觉得很出气。楚楚抱了账本去找铁军,朝他抱怨贺家难管,铁军正写字,楚楚笑他,俩人都谈起在贺家生活的感受,正亲热着,来福来禀报林祖刚来了,铁军猜出他是为买官而来,楚楚表示自己有办法对付他,铁军让林祖刚进来,林祖刚带了许多礼物来讨好铁军和楚楚,说请楚楚拜托徐公公想买官做,楚楚先是假意答应,让林祖刚以为买官有望,接着楚楚又突然翻脸不认人,痛骂林祖刚将其赶走。林祖刚回到家中,将气撒到菊生身上,两人吵起来,林祖刚欺负菊生。贺家,雨浓和润生正安睡,雨浓突然惊醒,润生问其故,雨浓说自己梦见铭生要杀他,润生安慰她,两人都担忧起铭生,也对马匪前后不一致的行为产生疑惑,决定明天去庙里替铭生祈福。马匪山寨,文达带着铭生一同为匪,带着马匪四处烧杀抢夺,让铁军这个督查头疼不已,而贺二叔帮林祖刚写好参奏铁军剿匪不力的书信,想要罢了铁军的官职,林祖刚也表示自己买官之事办妥,两人狼狈为奸好不得意。贺家,冬至婶儿伺候宝琴喝药,宝琴打翻药碗,冬至婶儿出门收拾,转眼宝琴就不见了,连忙喊人。宝琴跑到桑园,满嘴胡言乱语,疯疯癫癫,铁军见此,将她抱回桑园休息的房间,宝琴说自己要住在这里,等文达和铭生回来,铁军只好答应她,并保证会帮她找回文达和铭生。铁军被罢了官,回到贺家,桌上吃饭时楚楚替其抱不平,铁军却看得很开,老夫人润生都支持铁军辞官,楚楚怄气不吃饭去看宝琴。贺二婶儿去看宝琴,故意说刺激她的话,见她没反应,知道她是真的疯了,便指使她伺候自己还侮辱她,这时楚楚赶来,制止了贺二婶儿。

  • 娘心计 第30集

    楚楚指责贺二婶儿欺负宝琴,并赶走她。楚楚拿出饭菜,宝琴却拿手就抓,楚楚看着心疼,亲自喂她吃,见她痴傻,不觉哭泣起来,让她早点好起来,和自己一起振兴贺家。宝琴看着楚楚衣服上的菊花,记起菊生,问菊生在哪儿。林祖刚在街上溜达,遇见贺二叔,两人讥笑起铁军罢官的事。林祖刚告诉贺二叔自己是青花巷烟馆的新老板,贺二叔连连拍马屁,林祖刚又显摆自己打算开个西洋赌场,贺二叔更是把他捧上了天,并表示自己也想入股,林祖刚见其故意引诱他拿出资金,贺二叔表示自己拿不出这么多钱,会再想想办法。贺二婶儿跟贺二叔说起宝琴发疯之事,两人说着风凉话,贺二婶儿问起月钱,贺二叔炸毛,表示自己翻身的日子就要到了,随后两人去找老夫人,借着自己膝下无儿想要为以后打算为借口,提出分家,老夫人只说容她想想就打发他们走了。老夫人让培伯叫来铁军,问他关于分家的意见,铁军无异,老夫人只好同意了。贺家,老夫人坐着无心吃早饭,楚楚来问安,老夫人感叹起贺家近况凄凉,楚楚安慰她,老夫人表示只希望家里完整,就算过苦日子也没关系。铁军回来报告分家产的情况,楚楚听见黄金都分尽了,不禁大吃一惊,老夫人却泰然处之,说 一切都是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楚楚感叹自己几辈子都比不上老夫人的能干,老夫人却安慰她说她能行。贺二叔夫妇拿着分到的金银高兴不已,林祖刚前来,吹捧起贺二叔,贺二叔也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了,决心跟林祖刚一起开赌场做生意,两人互相吹捧,欢喜不已。宝琴蹲着地里,铁军陪着老夫人来看她,老夫人看着桑园,感叹大不如前,铁军安慰她一切都会好起来,铁军正看书,楚楚前来,让他早点休息,铁军不依,楚楚嗔怪他冷落自己,铁军告诉他自己不会长久留在贺家,找回文达和铭生他就走,他要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楚楚表示自己愿意跟随他。贺二叔抽着鸦片烟,醉生梦死,林祖刚假意招呼着。

  • 娘心计 第31集

    宝琴承认自己装疯不对,跪求老夫人让文达回来,楚楚情急怕文达回来铁军会被逼走,不赞成文达回来,宝琴继续苦求,老夫人担心文达回来会再次祸害贺家,宝琴赶紧为文达说情,楚楚却极力反对,文达来到老夫人身边,向老夫人跪下认错,真诚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母子抱在一起痛哭,铁军前来,见此情景赶紧回避。菊生与润生前来,见了铁军赶紧打招呼,铁军一句话不说就走,两人来到大堂,看到文达,大惊不已。

  • 娘心计 第32集

    文达立下家规,宝琴进来送茶看见,问他为什么写家规,文达说希望后代能行的端站得直,并将贺家交给宝琴,说自己明天去承担一切,夫妻俩倾吐心声,宝琴痛哭。铁军去见楚楚,两人都担心着明天之事。中秋团圆之夜,贺家众人脸上皆无喜色,文达强作欢颜向大家敬酒,又向老夫人敬酒,感谢她的养育之恩,宝琴痛哭,文达继续挨个敬酒话别,最后两兄弟敬酒,相顾无言却似有千言万语,老夫人抓住两兄弟的手痛哭。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