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前妻回家

前妻回家

简介: 年轻漂亮的秦腔剧团演员彩梦是秦腔导演理想的女友,两人为了排一出秦腔大戏苦苦筹集资金。当理想下定决心准备向女友求婚时, 理想的前妻,原剧团演员韩青意外的带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子大志从外地归来。 因为理想的房子中有一半产权是前妻韩青的,所以当前妻要求暂住一段时间,心软的理想看着带着孩子的前妻,实在无法拒绝,但又无法和但彩梦解释。为了不引起了女友的猜疑,理想想方设法凑足钱想买回另一半房子的产权,前妻却不要。她拿出了一份协议,让理想做孩子三个月的临时父亲。如果理想愿意,协议期满,前妻将放弃所拥有一半房子的产权,远走高飞。 这个协议既让他心动,也让他头痛。签下协议后,他被迫得履行职责。韩青对理想继续在秦腔里摸爬滚打非常不满,一心想用现代生活理念证明理想的做法没有出路。理想是你说什么都行,唯独谁说秦腔不行就跟谁急。但在生活上理想认为韩青是落难归来,很忍让。在外人眼里很像一对真夫妻了,引起了彩梦的不满。 由于志存的提醒,理想突然感到觉得大志有可能是自己的孩子,是他们离婚后生的。理想偷偷带着孩子去做亲子鉴定,却因手续不全计划泡汤。理想有心脏病的母亲得知理想带着一个小孩,前来探望,母亲原先就非常喜欢韩青,离婚他俩就没有告诉母亲,理想只好骗母亲说孩子是自己的。 理想一心拉来投资排一出秦腔新戏,参加全国调演,却十分艰难。一个企业的老板程经理因为迷上了彩梦的戏而愿意给剧团投资,但是彩梦频繁被邀参加厂商的商业活动引起了理想的不满。彩梦认为理想已经放弃了振兴秦腔的梦想,也很不满,两个人的的感情出现了危机。 前妻韩青留下孩子和没有当父亲经验的理想突然离开,闹的理想十分狼狈,彩梦不忍心让孩子也受罪,帮理想做起了饭。看着和孩子玩的很开心的彩梦,理想非常感动。韩青归来见孩子和理想已经亲若父子,也十分感动。 得知理想前妻归来还带着一个孩子,彩梦的父母十分生气,逼他们立即断绝关系。从秦腔剧团返家的周末,彩梦被父亲锁在了房里,拒绝理想见面。闻讯而来的程经理很讨彩梦父母喜欢。理想越来越相信孩子是自己亲生的,他想说服彩梦和自己把孩子争取过来一起抚养。这更惹恼了彩梦父母。 因为挪用资金问题,程经理被抓。排了一半的戏因没有投资又停下来,这让理想万分苦恼。关键时刻剧团里又传出谣言,说彩梦是靠和老板睡觉才套来的资金,彩梦经不起理想的追问和谣言的打击,灰心丧气的离开剧团去酒吧唱歌。理想费尽心血追寻到酒吧,声泪俱下企图打动彩梦,回剧团继续实现自己的梦想。彩梦没有听从。 在理想誓死坚持要把戏拍下去的时刻,前妻韩青站了出来,为彩梦避谣。这时突然有一笔巨额捐款回到团里,指明捐助是振兴秦腔基金。理想恢复了信心。为了让演女主角的彩梦回到剧团,韩青亲自上门去做彩梦的工作,并将自己的全部真情告诉彩梦。原来理想的前妻韩青已经是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因身患癌症已到晚期。她抚养着女同事意外死亡留下了大志这个孤儿。她了解自己前夫理想为人心地善良,想把孩子托付给他。实际上她已经为理想今后安排好了一切。但当她试图改变理想的生活时,她失败了,她被彩梦和理想为振兴秦腔不顾一切的执著感动了,她在彩梦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所以决定倾尽财力全力支持自己曾为之奋斗过的秦腔事业。彩梦被韩青深深打动了。 一个叫石虎的人突然出现了,说那个叫大志的的孩子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把韩青告上法庭要求对孩子的抚养权。事实确凿,大志确实是石虎的的孩子。但是韩青不能饶恕石虎当年抛弃女同事的行为,不顾一切的要保留大志的抚养权,但是,病入膏肓的韩青已经支持不到开庭了。理想和彩梦找到石虎,拿出了韩青给大志每年生日写的信,一直写到大志十八岁。韩青对大志的爱感动了石虎,放弃官司和解。终于让韩青放心的离开了人世。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 前妻回家 第1集

    戏曲茶园内正在热闹的演出,青衣彩梦博得了阵阵喝彩,酒厂老板陈经理更是大加捧场。此时,在外联系演出的理想风尘仆仆归来,看到陈经理对彩梦的慷慨,又忌又妒,言谈中对陈经理充满不屑,早早带彩梦离开了茶园。 回到理想家,彩梦埋怨理想小心眼,自己是想让陈经理给他们的剧本投资,理想却十分不屑,要彩梦离陈经理远点。久别胜新婚的两人回要温存,却被前来传话的梁艳打断,原来理想的茶园因没有效益很多股东要求退股。理想草草打发走梁艳后,将自己精心挑选的戒指戴在彩梦手上。此时,理想的前妻韩青带着儿子大志找上门来。 彩梦尴尬离去,韩青以自己对房子的所有权要求住在理想家,理想大为恼火,但却无可奈何。彩梦警告理想,她的父亲就要来视察他这个未来女婿了,让理想尽快解决此事。无处可去的理想只好睡在朋友志存的宿舍,半夜却因为志存的呼噜而回了家,与韩青一番争吵后无奈睡在了沙发上。

  • 前妻回家 第2集

    理想怕彩梦误会,对彩梦隐瞒了自己住回家的事实。理想跟人谈投资再次失败,彩梦安慰理想,却担心韩青回来是为了和理想复婚,理想发誓决不会对不起她。回到家,理性却发现韩青在重新布置房间,一下火冒三丈,问韩青到底是来度假还是另有目的,韩青却不回答。理想无奈去找剧团团长,团出却说这是他的家务事。理想又找前辈西斗,西斗答应前去说和,不料碰了一鼻子灰。理想和韩青大吵,意外碰伤了大志,两人赶紧送大志去医院。理想骗彩梦说韩青只是暂住,彩梦告诉理想她的父母快要来了,让理想做好准备。

  • 前妻回家 第3集

    程经理请彩梦吃西餐,彩梦欣然。理想猜测韩青是在外面混背了,回来是为了房子和钱,于是找西斗、志存借钱。不料韩青却拒绝了理想的钱,反而拿出钱让理想搬走,理性大怒,摔门而去。茶园,程经理给彩梦批红捧场,理想气不过和他抬价,程经理悻悻而走,彩梦不满。理想家被水淹,韩青与理想再次爆发战争,恰巧被彩梦看到,和韩青发生争吵。理想对彩梦又哄又劝,答应会处理好韩青的事,彩梦这才作罢,说会编理由阻止父母前来。心情郁闷的理想去酒吧喝酒,借着酒劲竟打电话报警说韩青私闯民宅。

  • 前妻回家 第4集

    警察到理想家弄清事实后要严肃处理,在团长的说情下这才离去。理想醉醺醺回到家,倒头就睡,一个人在家的志存十分害怕。韩青回到家看到狼狈不堪的理想,为他盖上了被子,还告诉大志慢慢他会喜欢这个叔叔的,大志却满脸不满。彩梦的弟弟小钢突然到来,差点发现了韩青的事,理性和彩梦千方百计骗走了小钢。韩青和理想谈话,说自己只想在这住满3个月,还订好了一份协议让理想签字。理想和西斗商量后觉得可行,便决定接受。但志存的一句话却让他再度困惑,按大志的年龄推算,大志很可能是他和韩青的孩子。

  • 前妻回家 第5集

    理想偷偷跟踪韩青,并制造巧遇,顺口请韩青和大志吃饭,言谈中对大志甚是关心,还像其它父亲一样将大志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这人韩青莫名激动。但这一幕却被出租车上的彩梦看见,彩梦伤心不已。理想和韩青在协议上签好字,理性刚准备离开,不料韩青拿出合同指出,如果不经她允许离开,理想就要支付精神赔偿。理想懵了,原来韩青更换了合同。戏园开戏彩梦却没有出现,理想急得焦头烂额,安抚戏迷。彩梦却在酒吧借酒消愁,恰巧被程经理遇到,痛苦的彩梦越喝越多。理想找到彩梦带她回家,不明原因的他却对程经理颇多怨恨。酒劲上来的彩梦跑到理想家大闹,惊醒众人,彩梦负气而去。韩青对受到惊吓的大志愧疚不已,决定放弃合同带大志离开,不料理想却因为心有所虑,反而要韩青母子留下来,他愿意继续履行合同。 彩梦找到一水果老板愿意投资秦腔,劝理想去谈谈,并让理想换身像样的衣服。没想到韩青将理想的旧衣服全部换成了新的,理想赌气不穿,彩梦大为不

  • 前妻回家 第6集

    理想和彩梦正在为衣服吵架,韩青却送来了崭新的西服,一番争吵后,理性索性转身离开了,彩梦十分懊丧,韩青却自告奋勇替理想去谈投资。回到家,韩青劝理想要想成功,必须改掉他坏毛病,否则将一事无成。 然而,什么也听不进去的理想却处处与她针锋相对。为了帮助理想,韩青请团里的前辈吃饭,请他们多帮帮理想,但理想却不领情,扬言凭他不依靠团里照样也能成事。彩梦告诉理想程经理有意投资他的秦腔,心存芥蒂的理性压根不信。韩青接到一个电话后情绪大变,黯然落泪。程经理请理想和彩梦吃饭谈投资的事,理想却一反常态不停地说风凉话,根本不相信程经理真会拿出钱来。理想给大志买玩具,韩青十分惊讶,不知道理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劝理想要实现他所谓的伟大理想,就必须踏踏实实做点事,理想却不以为然地大谈自己的梦想,韩青冷笑。为了缓和关系,理想去接大志,韩青欣慰。理想偷偷带大志去做亲子鉴定,不料大志反抗,差点被警察当成人贩子。

  • 前妻回家 第7集

    程经理答应给理想投资,请理想和彩梦吃饭,理性却处处挖苦,彩梦十分尴尬。当程经理说出要投资500让理想排戏时,理性反而呆住了。理想瞒着彩梦住在家里,对大志更是关爱有加,还拐弯抹角从韩青嘴里套话,想知道大志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韩青劝理想离开彩梦,因为他们不合适,彩梦有女孩子的梦想,而理想却需要一个能踏踏实实在背后支持他的女人,理想却不以为然。面对从天而降的500万,理想却一时手足无措,只是空谈着自己的伟大理想,这让韩青心生担忧。彩梦终于发现理想瞒着自己和韩青住在一起,伤心离去,理想赌咒发誓说自己和韩青什么事儿都没有,彩梦不听。平静后的彩梦找韩青谈判,韩青表明自己并不想复婚,还劝彩梦离开理想,他们并不合适。彩梦一气之下也住进了理想家。

  • 前妻回家 第8集

    韩青对彩梦的入住十分不满,却也无可奈何,理想更是两头受气,郁闷之极,来到西斗家躲避。西斗劝理想另租房子住,理想求西斗劝说彩梦。当晚彩梦因陪程经理应酬喝多了,回家后又吐,这让韩青大为恼火,双方再次争吵。接连不断的麻烦让理想筋疲力尽,但彩梦却怎么劝都坚决不搬出来,理想陷入泥潭。此时,小钢却在老妈的支使下来探听姐姐的婚事,不料发现了韩青,认为理想骗了姐姐的小钢准备好好教训一下理想。得知事情败露的理想慌忙赶回,却被小钢一顿狠揍,幸好被及时赶到的彩梦救下。说明真相后,理想和彩梦请小钢吃饭。

  • 前妻回家 第9集

    彩梦对弟弟威逼利诱,叫他一定要瞒着父母,理想更是出手大方,保证一定不会对不起彩梦,小钢这才满意离去。经过此事,彩梦终于答应搬出理想家,彩梦妈也在小钢的哄骗下放下心来。理想和彩梦四处找房子,均不满意,不料这时,理想妈却突然到来,这让理想再次犹豫了,因为母亲身体不好,他和韩青离婚的事至今还不敢告诉她。无奈,理想只得和韩青假扮起临时夫妻,将大志送到了西斗家。理想和韩青在这段时间里渐渐走近,理想和大志的关系也有所缓解,彩梦对理想的处境慢慢理解,一时风平浪静。然而,小钢一时说漏嘴引起了彩梦妈的怀疑。

  • 前妻回家 第10集

    理想和韩青的奇怪举动引起了理想妈的怀疑,在证实两人撒谎后理想妈决定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正在排练新戏的理想被母亲叫回。彩梦也接到小钢偷偷打来的电话,说老妈就要到理想家了,让他们赶快想办法。焦急如焚的理想终于将母亲带出家门,与正在上楼的彩梦妈三人擦肩而过。理想还没来得及打电话阻止韩青回家,韩青却推开了家门,事情终于露馅了。彩梦妈逼理想答应和彩梦立马结婚,不料理想未答应,气愤之极的彩梦妈命令女儿和理想断绝关系,彩梦不舍,其母恨恨而回。理想妈此事也发现了理想和韩青的秘密。 因为理想母亲的到来,理想和韩青只好把大志寄存在西斗家。夜里大志哭着要妈妈,理想和韩青只好去西斗家哄大志。理想的母亲感觉理想和韩青行为怪异。理想骗母亲说西斗和老伴吵架,他们是去劝架的。理想母亲白天碰到西斗,西斗不慎说漏了嘴,理想母亲心里有了怀疑。 由于小刚在家里说漏了嘴,彩梦母亲气呼呼地来找理想算账。在理想

  • 前妻回家 第11集

    韩青欺骗理想母亲,说她和理想分居是因为自己身体不好。理想母亲暂时相信。 彩梦的弟弟来找理想,逼迫理想去和彩梦把结婚证领了。两个人差点动起手来,幸亏彩梦及时劝架。小刚逼迫理想不成竟然去找理想的母亲。 把理想和韩青离婚,然后和自己姐姐谈恋爱的事情统统告诉了理想的母亲。理想母亲伊始接受不了心脏病发作,送进了医院。 理想母亲醒来后,劝理想和韩青复婚。 小刚被彩梦训了一顿,这时候程经理刚好路过,要求彩梦吃饭,小刚抢着答应了程经理的要求,小刚对程经理这样有钱的人很崇拜。 彩梦母亲来找小刚,小刚急忙把程经理介绍给自己的母亲。

  • 前妻回家 第12集

    彩梦妈拉着小刚来到理想家找理想算账,恰巧理想母亲在家,彩梦妈要求理想写个保证书,以后不再和彩梦来往。理想母亲正想让理想和韩青复婚,本来就不想让理想和彩梦来往,于是答应。这时候正好理想赶到,两个家长都逼着理想写保证书,理想不写。理想母亲心脏病发作又被送到了医院。 由于理想不愿在所排的戏中按照程经理的要求打广告,程经理承诺的赞助费也就无法到位,秦剧团的人都等着理想的决策。 彩梦决定邀请程经理喝酒,然后让程经理帮忙把赞助费打给剧团。彩梦由于不胜酒力结果喝醉了。 理想知道彩梦是陪程经理喝酒后,很生气,告诉大家说这个戏他不排了。

  • 前妻回家 第13集

    理想约程经理见面,然后不由分说就动手打了程经理。韩青去给理想求情,程经理看在韩青的面子上不告理想。理想被派出所放了出来。 理想放出来后还是不相信彩梦和程经理是清白的,彩梦很伤心。 程经理约理想出来告诉理想他和彩梦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不信可以处查宾馆的监控录像,理想去查了监控录像,真的没发现什么。回来后的理想心情异常的好。 理想的母亲要回去老家了,临走的时候一再地叮咛让理想和韩青复婚。 这时候韩青身体上的病却发作了,韩青不得不要离开西安去看病。于是她留下大志,给谁都没打招呼,就离开了。

  • 前妻回家 第14集

    韩青突然消失,把大志留给了理想,理想想趁这个机会,把大志带去做个亲自鉴定,看看大志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但是亲自鉴定需要开相关证明,证明自己是孩子监护人,理想看不出证明,只好作罢。 大志慢慢地习惯和理想相处了,性格也“男性”了很多。 大志在街上看到小偷偷东西,他告诉理想有小偷偷东西,结果被小偷听见,小偷看是个小孩就要动手打大志,理想几拳把小偷打翻在地,狠狠教训了欺负大志的小偷。

  • 前妻回家 第15集

    小刚给彩梦打电话说母亲病重,彩梦急忙赶回老家,却发现自己被骗了。原来彩梦的母亲为了不让彩梦和理想来往,决定在他们老家给彩梦相亲。并让小刚盯着彩梦,不让彩梦去西安。彩梦借相亲的机会甩掉小刚又上了去西安的长途车。 彩梦刚回来西安,彩梦在公安局工作的父亲就和小刚一起来找理想算账了。在理想家彩梦父亲问理想到底什么时候娶彩梦,理想不知如何回答。彩梦父亲无奈只好强行把彩梦再次带回了家。 彩梦给程经理打电话,希望程经理能够做通自己父母的工作。结果彩梦的父亲根本不买程经理的账,彩梦让程经理帮忙,假装送程经理,然后再一次去逃跑了。 理想去接大志放学,结果老师告诉理想大志已经被他母亲接走了。

  • 前妻回家 第16集

    理想一个人喝闷酒的时候突然看见彩梦和程经理在一起,很生气。彩梦告诉理想,自己要和理想分开一段时间,好好想想他们的事情。 韩青回来了,看到大志的变化很吃惊,但是她同时看到理想和大志已经建立起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韩青很欣慰。大志已经把理想当成一个准爸爸了,总是要求理想接他放学。学校组织家庭运动会,大志希望理想和韩青都参加,理想同意了,在运动会上,韩青和理想都感觉到了一种家庭的温暖。 韩青的病情又发作了,韩青知道是时候告诉理想一些事情了,于是她告诉理想他又一个坐牢的爸爸,希望理想和她一起去看望。理想同意了,原来韩青的爸爸正是因为当年杀死韩青的母亲才坐牢的。 从看守所回来后,理想问大志真的是自己的孩子吗?韩青点着头说是的。

  • 前妻回家 第17集

    理想和韩青一起去看望了韩青死去的妈妈。 理想决定把大志是自己亲儿子的消息告诉彩梦,但是当彩梦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明显接受不了。彩梦说她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这时候理想却被警察局的人以涉嫌诈骗为由带走了,原来程经理用投资给剧团的钱炒地皮,结果被他的同学给骗了。虽然理想被放了出来,但是剧团的资金没有了。 心灰意冷的彩梦跟着父亲回老家了。 没有资金剧团的人都无法工作,就在理想一筹莫展的时候,韩青暗中让自己的合作伙伴给剧团投了资。 当理想知道有人给剧团投了资,他兴奋地坐上长途车去找彩梦,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彩梦。

  • 前妻回家 第18集

    理想在一个演绎吧里找到了彩梦,那时彩梦正在演绎吧演出。理想把剧团有了投资的事情告诉了彩梦但是彩梦却说自己已经不想干了,自己总觉得理想和韩青才是一对,她说完把理想送她的戒指摘下来还给了理想。然后就走了。 伤心欲绝的理想开始荒废了工作,剧团的事情他已经没有心情去管了。他告诉韩青,如果韩青愿意他们就复婚。 韩青知道理想爱着彩梦于是她亲自去找彩梦,希望彩梦能回到剧团继续工作,也回到理想身边。彩梦被韩青的真诚感动了,她决定回到剧团继续唱戏。 这时候,给剧团投资的左光北约理想见面,他告诉理想给剧团投资的实际上是韩青。

  • 前妻回家 第19集

    监狱给韩青的爸爸放几天假,在理想的陪同下,韩青爸爸很满意地过了一个假期。韩青告诉理想她马上就要离开了,去大洋彼岸定居了,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这时候大志的亲爸爸石虎却突然出现了,他希望从韩青手里要回自己的亲生儿子,韩青面对大志亲爸爸态度变得不可理喻,她死活也不肯让大志的亲爸爸带走大志。 韩青让理想带着大致离开西安,理想不明白韩青这是为了什么,韩青无奈只好说了真话,大志并不是理想的儿子也不是韩青的孩子。 原来大志的妈妈和韩青原是好朋友,由于大志亲爸爸的过错,导致了大志妈妈的去世,所以韩青痛恨那么没有责任感的男人。

  • 前妻回家 第20集

    大志的亲爸爸无奈中选择把韩青告上法庭。这时候韩青的病情却发作了,原来韩青的癌症已到晚期,她即将离开人世,她希望在自己离开人世之前给大志找一个可靠的归宿,所以他才选择来到自己的前夫理想身边,让大志和理想培养感情,以便自己死去可以让理想照顾大志。 韩青被送到医院,她回到理想身边的目的被每个人所理解了。 大志的亲爸爸了解到韩青的真相后宣布撤诉。让韩青完成她设计的这个梦。 理想在韩青临死前答应韩青照顾大志,直到大志成年,韩青含笑离开了人世。 韩青死后,大志被亲爸爸领走了,他们每年都回到理想和彩梦这儿来领走一封韩青在世时留给大志每年的生日贺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