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飘帅

飘帅

简介: 该剧以汪伪政权控制的“上海孤岛”为背景,剧中,傅程鹏饰演的金融专家利用自己的特长,紧抓人性贪婪的弱点,与对手展开“步步惊心”的高智商经济对抗战。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36-40集

  • 飘帅 第1集

    帅飘智救卢笑庵 1940年的上海,豺狼当道民不聊生,大汉奸卢笑庵就任上海副市长后,大肆打压抗日活动横征暴敛巧取豪夺,在日本人的严密保护下,军统局对卢笑庵展开了一系列暗杀行动,虽然行动屡屡失败,但从来没有停止过。 华灯初上,夜色迷离,上海某娱乐场所开业,卢笑庵受老板邀请来新开业场参与开业活动,不等卢笑庵到来,一名自称帅飘的男子坐到卢笑庵的座位上打算拍照,娱乐场所老板并不认识帅飘,一见帅飘坐到卢笑庵的座位上,老板立即上前驱赶帅飘,帅飘与老板理论的时候卢笑庵来到开业场所,得知帅飘也是来参加开业活动,卢笑庵不以为然要求帅飘去其它地方入座。 帅飘离去之后卢笑庵与相关人等坐成一排拍照,一行人全然不知道危险即将来临,负责拍照的二个男子便是军统派来的杀手。 眼看二个男子就要操控相机上的武器射杀卢笑庵,有人忽然不小心打翻了酒杯,顿时间,保护卢笑庵的保镖立即掏出手枪与一伙不明身份的枪手激战,刚刚还一派祥和的开

  • 飘帅 第2集

    帅飘为报家仇接近卢笑庵 卢笑庵带着帅飘与几个重要人士见面,当中一人是一个日本长官,名叫影佐,由于之前曾经遇袭,卢笑庵埋怨影佐没有追查到凶手,影佐无可奈何看着卢笑庵,透露不能随意去租界地区调查凶手。 卢笑庵见影佐也不敢去租界抓凶手,眼珠一转提议让帅飘去租界举行抗议活动,谴责军统局的人大搞暗杀活动破坏上海治安稳定,帅飘没有料到卢笑庵会安排他去举行抗议活动,为难之下提出上厕所。 从包箱走出来,帅飘走进了女厕所里面,正当帅飘解开裤子想撒尿的时候,意外发现垃圾桶中存放着一捆炸药,看着垃圾桶出现的炸药,帅飘好奇心升了起来,伸手将炸药拿到面前观瞧,正当帅飘仔细观瞧炸药的时候,两名军统杀手从厕所外面走了进来,举起手枪就想结果帅飘的性命。 帅飘一见两名杀手来意不善,情急之下表示可以帮助两人逃走,两名杀手正被赵队长带人追捕,一听帅飘有办法逃走,两人便打消了杀掉帅飘的想法。 赵队长带着一伙手下冲到厕所外面的时候

  • 飘帅 第3集

    听到卢琳被袭,卢市长很担心,派人连夜把卢琳带回上海。管家把帅飘的资料交给卢市长,并说查证的人半路遇到劫匪已经死亡。影佐将军打电话要他到南京军统,卢琳在给市长送茶时发现了有关帅飘的材料。 卢市长找到帅飘,直截了当告诉他,已经查过他的老家,并说出帅飘隐姓埋名到他的身边,为父报仇的想法。帅飘否定卢市长的说法,卢笑庵就把做厨师的赵叔带上来。卢市长说的一切都是从赵叔那里得来的,赵叔劝说帅飘认了这件事。卢市长要即可枪毙帅飘,帅飘发火了,说他不认识什么罗子林,要赵叔说出或者是画出他长得样子。 赵叔说不出来,就赶紧改话说是警察局潘局长让他诬陷帅飘的,并拿出一张警局的调款单,让卢市长深信不疑。原来帅飘曾打电话给赵叔,如果被卢市长的人抓了,就交代出帅飘的真实身份,他又找到司马空帮忙进入警局,搞到一张调款单,把所有的罪责全都压在潘达身上。如此的计谋,让帅飘真正赢得卢市长的信任。把帅飘做他的私人秘书,换掉老周。

  • 飘帅 第4集

    对于帅飘不在病房,卢琳显得很不安。对卢市长谎称她怕帅飘洗胃很难受而担心的。原来帅飘到药剂室服用了鸦片制剂中毒,险些导致生命危险。卢笑庵派人到影佐将军那里,化验中毒食物,没有问题。卢笑庵心里明白,是帅飘在搞小聪明。但他也决意要推帅飘,进入汉奸的道路。 卢市长到医院看望帅飘,说明已经到梅机关替他在声明中签字的事。帅飘无奈,强装高兴。卢笑庵也假装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说帅飘是食物中毒。 帅飘病好出院,陪卢笑庵到市政府办公,碰上找卢市长讨说法的盛天林,守卫赶走他,他撞墙而死。对于盛天林的死,卢笑庵感觉像除去心病,很高兴。这让在与市长讨论帅飘和潘达两人的关系的林士群有些不满,卢笑庵特意让帅飘去处理盛天林的事,吩咐守卫处理尸体之后要离开。被曾参加过他开业典礼的大美晚报记者邢书媛叫住,她斥责帅飘给卢笑庵当走狗的做法,帅飘在卢笑庵的监督下,冷眼相对邢书媛,让这位晚报记者真的认为他已经是地道的汉奸了。 监督帅飘

  • 飘帅 第5集

    他找到卢笑庵,表明求婚态度,并声称要用巨额黄金来作为嫁妆。卢笑庵不信帅飘,帅飘说用自己的命来兑现承诺。帅飘的坚决让卢笑庵震惊。卢笑庵同意帅飘的求婚,但表明如果婚礼当天没有黄金,那么婚期就是帅飘的死期。潘达见卢笑庵背信弃义把卢琳嫁给帅飘,欲要发作,被林士群稳住。 帅飘暗中和司马空订下计划:以婚礼安保之用,帅飘说服卢笑庵调走林士群和潘达的所有人马,使得林士群的立泰银行安保空虚,司马空则带人洗劫立泰金库,然后帅飘在中途假意拦截黄金交给卢笑庵。卢笑庵虽然知黄金的来路不正,但贪婪的他还是全部笑纳。林士群见黄金被劫,大为恼火,他明知是司马空所为,但抓不到司马空,于是将邢书媛抓了起来,逼司马空前来。帅飘和卢琳顺利结婚,在洞房,卢琳却向帅飘透露了一个惊天秘密:她要除掉卢笑庵。卢琳要帅飘帮助自己,帅飘一时觉得不敢相信。 卢琳向帅飘述说了自己的身世:当年卢家从湖南迁到上海,家境殷实,卢琳的父亲酷爱古代书画,家

  • 飘帅 第6集

    司马空得知邢书媛被抓后,心急如焚,立刻要实施营救,但在五毛的劝阻下,他转而向帅飘求援。司马空将正要参加重要会议的帅飘劫持,要他营救邢书媛,帅飘无奈只能答应。帅飘耽误了事关提高利率的重要会议,引起卢笑庵的怀疑,关键时刻卢琳出来替帅飘解围。 卢琳声称是自己硬要新婚的帅飘去静安寺上香,并遇到了南京行政院长周淮海的夫人杨秋慧。卢笑庵虽解除了怀疑,但是随即就要帅飘前往76号处死邢书媛。帅飘急中生智,声称与其承担杀记者的罪名,便宜林士群,不如逼迫邢书媛为自己效劳。卢笑庵权衡利弊决心一试帅飘拿着卢笑庵的手令,从林士群手里救出邢书媛,林士群暗中憋气,但是隐忍不发。 邢书媛虽然被救,但是卢笑庵提出苛刻的条件,要邢书媛为自己树碑立传,还要她制造舆论欢迎日军进驻租界。不仅如此,卢笑庵还抓了报社的两个编辑作为人质押在自己府中,限期三天,否则邢书媛和同事难逃一死。卢琳和帅飘商量对策,却无计可施,时间慢慢逼近。 帅飘

  • 飘帅 第7集

    帅飘找司马空除掉卢笑庵 帅飘找到司马空,谈起卢笑庵的厨师朱彪可以作为刺杀他的最好对象。并告诉司马空朱彪常去喝酒的高升酒馆,希望他去激发朱彪的血性及对日本人的仇恨。 帅飘又把卢琳收集的卢笑庵犯罪细节的资料让司马空交给邢书媛,通过报纸揭露卢笑庵的罪行。并提醒司马空事情办成卢笑庵的财产全部归自己所有,对金钱没有多大兴趣的司马空爽快答应。 司马空把有关卢笑庵的资料送给邢书媛,并要她配合去到高升酒馆见朱彪。朱彪确实是内心仇恨极深,在酒馆借酒消愁。邢书媛找到他,然后把朱彪带到他们安排好的地方,由她逐渐激发朱彪内心深处的仇恨,让他说出对日本人,对卢笑庵的仇视。 司马空趁机出现,说明他的身份和找朱彪的用意,要他去刺杀卢笑庵。朱彪很想解恨,但是事情突然,没有当场答应司马空。帅飘又让卢琳去找朱彪火上浇油,卢琳对挨打的朱彪也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苦衷,他们把一切矛头全都指向卢笑庵。以此彻底激发血气方刚的朱彪内心的怒火

  • 飘帅 第8集

    卢笑庵去找邢书媛 司马空给朱彪早已准备好了杀死卢笑庵的毒药,要他把毒药放进卢笑庵喝的汤里。并说保证朱彪的安全,还给他一些金条,到别处过清闲的日子。 狡猾的卢笑庵找到邢书媛,要她赶快写亲日文章并见报,文章登报才会放了报社的两位编辑。卢笑庵回去时,因为喜事多很高兴,就到新世纪酒店吃饭去了。 晚上卢府,朱彪已经准备好了给卢笑庵和的放了毒药的汤,刚好卢市长喝醉,帅飘陪着回到家。朱彪把放有毒药的汤端给卢笑庵,但是,卢笑庵把汤打翻了,一切出于意料。 冷静的帅飘吩咐朱彪再去盛一碗,可是没有了毒药,无奈之时,朱彪又想起了肉案子上砍肉的情形,就假装送汤,怀揣菜刀,到了卢笑庵的居室。看到醉如死猪的卢笑庵,一时眼红,举刀向卢笑庵身上砍去,连砍数刀,解了窝在心中已久的仇恨,之后,来到帅飘他们的住处,告诉他们把卢笑庵杀死消息就走了。 听到卢笑庵已死的消息,卢琳既高兴又害怕,乱了手脚,帅飘安慰她,他们象什么也没有发生

  • 飘帅 第9集

    帅飘没有把邢书媛的忠告放在心上,林士群找到帅飘,毫不客气的要他降下通商银行的利息,并在原来的基础上再降一厘,他的利泰银行要开业。林士群命令帅飘必须照办,否则,不讲情面,要把他抓起来,无奈,帅飘找到也曾提高利息的当市长的周淮海帮忙,周淮海也不愿为帅飘做主。 周淮海也有意提醒帅飘要明白些政治上的事,权利就是一切。从市政府出来,卢琳陪帅飘到外面散心,两人互相信赖,互相支持。半夜,卢琳醒来发现住室里挂有一只杀死的公鸡,他们知道是林士群干的,为了卢琳,为了安全,帅飘被逼答应了林士群的要求。 帅飘按照林士群的要求贴出了报告,可乐坏了林士群夫妇,没想到通商银行降了利息,他们利泰银行还一样不景气,最后弄明白是周淮海在捣鬼。就气愤的找周淮海讨说法,周淮海送给了林士群一份五千万的大礼,两个人是表面和气,暗地争斗。 卢琳到百货公司给帅飘买围巾,碰到潘达,为了讨好卢琳,他一味献媚,结果又讨了个没趣。帅飘和卢琳回到

  • 飘帅 第10集

    帅飘资产被巧取豪夺 帅飘郁闷之极,昏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卢琳把她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了帅飘,帅飘觉得对不住卢琳,卢琳安慰帅飘只要他们在一起,一样是幸福的。 林士群的妻子听说周淮海的夫人把她看中的帅飘家的房子抢先占有,很气愤,找林士群诉苦。林士群很不在意,反而内心欢喜,帅飘又被周淮海整治了,替他出了气,当然,他和周淮海之间是暗暗争斗。抢在周淮海之前把原本卢笑庵在其他地方的资产以涉嫌走私的名义为他所有。 林士群派手下逼迫帅飘交出浦东商船厂的股权文件,关键时候,影佐将军派人找帅飘劝他与日本人合作,日本人可以当他们的靠山。因为林士群和周淮海对帅飘的欺负,让他很苦恼,帅飘就有些心动,想投入日本人的怀抱。卢琳的一番话,让他又找回了自我,拒绝为日本人做事。 日本人,林士群,包括周淮海在内,都想吃通商银行这块肥肉,日本人要求周淮海答应让他们参与到上海的财政中去。周淮海找到帅飘告诉他要用五百万收购通商银行,没有

  • 飘帅 第11集

    此时的卢琳和帅飘已经成了患难与共的夫妻。帅飘也因为有了孩子,就又产生了重新崛起的信心,想起以前他们家里做过绸缎生意,就和卢琳商量可以开一个绸缎行。拿定主意,帅飘就用卢琳的私房钱帮他开了个飘帅庄绸缎行。 开业当天,生意不错,两人很高兴,司马空也在店铺旁边出现,他告诉帅飘开店铺也不是很容易的事,不要太大意了。要注意疏通关系,他可以帮忙,但是帅飘对政治不很了解,拒绝了司马空的好意。 潘达手下老马告诉他,有人开了个绸缎行,并且没有任何人做靠山,他们也没有捞到好处,就决定找店主的麻烦。潘达派老马到店里把他们一天的收入全都拿走了,帅飘他们是忍气吞声,却又无可奈何。 潘达知道是帅飘和卢琳开的,卑劣的想法促使他决定再给卢琳点颜色看看,第二天,潘达派老马把他们的绸缎行闹事,又栽赃他们与共产党有联系,把帅飘抓走了。并且又逼迫卢琳晚上去找他,否则帅飘会被送到日本人那里,卢琳想到了邢书媛,让鲁妈去找她帮忙,而卢琳

  • 飘帅 第12集

    老马发现刺杀帅飘失手,就赶紧带人到大华旅馆。卢琳要等帅飘回到家的电话,潘达告诉卢琳帅飘已经死了,不可能再等到帅飘回家的消息了。万分紧急的时刻,帅飘赶到大华旅馆,用刺刀奋力刺向了潘达,遗憾的是没有致潘达于死命。 帅飘带卢琳刚出旅馆,老马带人赶到,发现潘达被刺,从潘达口中知道是帅飘干的,就命人封锁所有出城道路,要抓帅飘和卢琳。帅飘和卢琳无奈看到他们无法逃跑,就到大美晚报去找姓郑的邢书媛的朋友,让他帮忙离开上海,到乡下躲一躲。帅飘他们逃离虎口,到了乡下,过着平静的日子。 邢书媛到皖南去了解有关政局情况,去的时候,皖南事变已经发生,不过,蒋委员长要视新四军为对手,仇视亲日军队。邢书媛回上海的车上遇到了司马空,谈起了上海发生的一些事。 潘达好事未成,反被挨了刀子,更痛恨帅飘,命令老马到鲁妈的乡下老家和附近的地方去找他们的下落。在湖州鲁妈的老家,他们村里的无赖王保长去要赶走住在那里的帅飘和卢琳。帅飘只

  • 飘帅 第13集

    帅飘与卢琳在艰苦的日子里,显得更加理解和恩爱,在乡下的日子也算得上是清闲。王保长带老马在鲁妈家外,看到了帅飘和卢琳,当即决定开枪打死他们。王三胆小,怕影响他的名誉,就劝老马悄悄地干。 刚好有人找帅飘卖他们的茶叶,帅飘跟着那些人走了,只剩下鲁妈和卢琳。老马带人进到院子里,要带走卢琳,被鲁妈阻拦,失去人性的老马就开枪打死了鲁妈,卢琳也被打昏了。 帅飘正在查看茶叶的质量,一位鲁妈曾经救济过的村民,惊讶的问帅飘为何没有逃走,说他已经画了一幅画给帅飘报信了,上海发了通缉令,王三已经告密,上海方面派人来抓他们了。帅飘才想起在院子里拾到的一幅画,以为是孩子们闹着玩的。他赶紧向家中跑去,院子里已经不见卢琳,鲁妈艰难的告诉帅飘,卢琳被带到房后的小树林,就要他赶快去救。 小树林里,老马让王三杀死卢琳,王三胆小,下不了手。刚好帅飘赶到,与老马厮打在一起。最后,老马开枪要打帅飘,都被卢琳给挡住了。再要开枪打死帅飘

  • 飘帅 第14集

    帅飘沦落时遇到贵人张九思,从他身上帅飘学到了很多东西。潘达为防止帅飘找自己报仇,在上海对他全城搜捕。在帅飘和张九思老人的计谋下,潘达手下谎称帅飘已死。张九思老人含笑九泉,帅飘决定去新世纪酒店应聘服务生。 邢书媛知道帅飘回到上海,清楚他的处境,还想帮助已经很落寞的帅飘,老郑提醒还不是时候,要他看到社会底层人民的生活,才会把他的性情给激发出来。邢书媛就让司马空帮忙打听帅飘的下落。 潘达派的伪军在龙王山没有找到帅飘,就告诉潘达,在他住过的院子里发现刻有“报仇”二字的石头。这让潘达想到帅飘会找他报仇,就立即派人在上海撒下罗网,找出帅飘。 帅飘确实已经到了沦落的地步,身无分文的他因为饥饿偷苹果认识了张九思老人,就跟着他干活求得生路。司马空派人了解到帅飘跟张九思干活,表现还很积极。司马空对帅飘遭遇大难,却没有心灰意冷的行为表示赞赏。潘达派人已经找到了帅飘的下落,弄清了他跟着张九思干的情况,就下命令要连

  • 飘帅 第15集

    帅飘给马老板出主意,让他装疯,这样就不用还债。马老板装疯,在酒店做服务员,帅飘成酒店新主人。马老板被激怒,在日本人那里告状。激怒的日本人,带兵保卫新世纪酒店。 司马空告诉邢书媛,重庆方面来电,要他查处从皖南到上海的新四军,如果发现,立即处决。邢书媛对这些不感兴趣,司马空告诉她,帅飘在新世纪大酒店的情形,邢书媛担心潘达追杀帅飘的事。司马空告诉她,潘达已经随周淮海到日本了,他的手下对追杀的事显得很消极。两人不明白,帅飘到日本人常去的新世纪大酒店去的用意,就决定去探个究竟。 司马空到新世纪大酒店,故意找帅飘的麻烦,要试探他。并且在马老板面前显示了他的富有,这些都是做给酒店马老板看的。当然帅飘心中有数,他知道是司马空设的局。雪儿去酒店看帅飘,看到司马空欺负帅飘的情景,特别气愤。帅飘告诉雪儿,他的机会就要到了,这让雪儿很不理解。 司马空用钱迷惑了马老板,就又找帅飘,以喝多的假象,借机给帅飘了一千元钱

  • 飘帅 第16集

    林士群为了自己的利益,杀死老马。飘帅取得了林士群的欣赏,并答应做他的靠山。潘达得知帅飘没死,就派人暗杀他。对于潘达的暗杀,林士群静观其变,对帅飘的不信任,并趁机考验他。 林士群的手下赵之江告诉林太太,晴气中佐派宪兵包围了酒店,还指责林士群的不是。林太太赶往酒店,因为她已经提前打电话通知给帅飘。司马空早已离开酒店,所以她希望老马要对进入酒店的事负责。 进入酒店,没有找到司马空,林太太也借机指责老马诬陷帅飘。当然,林太太提前通知帅飘,并不是为了帮助他们,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精明的帅飘趁机把酒店的账本全拿出给了林太太,并说要继续帮助他们发财,做茶叶的生意。 一番较量,从表面上看帅飘取得了林士群的欣赏和信任,把酒店和茶叶的生意全交给帅飘处理。林士群也表示,要做帅飘的靠山。虽然他感觉帅飘家破人亡之后表现异常,但是由于潘达投靠周淮海,让他很气愤,有了帅飘,他也可以利用。 林士群也是容不下钉子,命人把坏

  • 飘帅 第17集

    潘达和熊万东气势汹汹来到新世纪,发现帅飘不在,于是胡吃海喝起来。跑堂看不惯潘达和熊万东,在其汤里面加入了污秽之物存心恶心二人。

  • 飘帅 第18集

    老猫把竹石图送给潘达的事告诉了老郑,原来这一切都是帅飘的计谋。帅飘让老郑给潘达送礼,并让老猫怂恿潘达放走那些在牢房里面白吃白喝的流浪汉,然后向外传言那几个流浪汉是共产党,让日本人误解潘达与共党合作。

  • 飘帅 第19集

    帅飘一来到新世纪大酒店,熊万东就荷枪实弹等着他。帅飘毫无畏惧,巧舌如簧,不仅让熊万东相信其副官是死于潘达之手,还且用茶叶收益分成来把熊万东拉到自己的阵营来,并想借助皇协军的力量来共同对付潘达。

  • 飘帅 第20集

    潘达被毒死,周淮海和吕秘书一口咬定是帅飘在外卖里下毒,周淮海还通过影佐将军,要林士群杀掉帅飘。林士群不动声色,准备执行死刑。这时帅飘说出周淮海利用林士群不懂经济,在江苏省的财政上做手脚一事,让叶秀卿很动心,她力劝林士群留住帅飘,但林士群似乎杀心已定。

  • 飘帅 第21集

    林部长开会回到家里,大家赞赏帅飘急中生智,不仅打断了周院长的讲话,而且还打破了周院长想要分批次拨款的念头,这次自己可以一次性拿到这些款项。这时候,之江找过来叫走了林太太说自己看见帅飘跟雪儿很要好,但是雪儿却跟邢书媛有联系。帅飘对林部长说了这次林部长又一次失算了,而周院长却手掌财权,而林部长在上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出了上海就什么都不是,这次抗日武装就是一个机会,这次就是一个夺权的好机会。帅飘对林部长说只有等林部长拿到了实权才能真的掌控一切。林部长却呵斥帅飘出去。 林太太进屋对林部长说帅飘说的都是实话,为什么还要发火。林部长说帅飘看清了自己的心思,太可怕了。 周院长来找影佐将军说帅飘是共产党,还说帅飘本来是要被枪毙的,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林部长的秘书。影佐拿出潘达临死前写下的周字让周院长看,还说自己不得不答应林部长的要求。 雪儿来找帅飘说邢书媛问他事情进展怎么样。帅飘说这里不是好地方让她以后

  • 飘帅 第22集

    林部长对帅飘说日军的清水师团不仅扑了空,还让人踩了尾巴。帅飘说自己天天跟在林部长身边不可能将消息泄露出去的,还说熊司令的手下都是饭桶,不一定非得是自己这里出的问题了。林部长说有这可能,但是日本人却不会这样想。林部长还对帅飘说不过日本人已经兑现了对自己的承诺,两千万的储备券马上就要到自己手里了。帅飘说如果是自己宁可要一千五百万的法币也不要二千万的储备券,如果不能流通就如同一堆废纸。车子正走着被日本人的哨卡拦住说影佐要找帅飘。帅飘说一定是有人暗地里给自己使绊子,于是就跟日本人走了。 晴气来找刑书媛说影佐将军让自己请她到司令部坐一会儿,说着就让手下人将刑书媛带走了。见到了影佐之后,刑书媛没有半点恐惧,显得很淡定。影佐将军带刑书媛来见已经被严刑拷打过的雪儿。刑书媛对影佐说自己跟汉奸帅飘一点没有关系,还说自己只是一个中国人。影佐让刑书媛脱下衣服,刑书媛说不用他们碰自己,说着自己就要把衣服脱掉,影佐问

  • 飘帅 第23集

    帅飘晓之以理说如果自己死了之后就说明日本人相信自己是共产党,如果连秘书都是共产党,那么林部长一定也逃脱不了,只要处理得好就能反转危机。林部长听了之后很感兴趣让帅飘继续说下去。帅飘说如果现在将刑书媛他们杀了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还说出了杀了刑书媛和雪儿的弊端,这件事和抛售储备券都是机会,让别人占了先机就后悔都来不及了。林部长犹豫不定支走了帅飘之后自己跟太太合计这件事。 林部长对太太说自己搅乱了经济市场很像是共产党的计谋,但是转念说周院长利用类似的手段赚的是盆满钵满,于是就让太太找汪主席说要给他两成的利润,还叮咛太太要把挣来的钱都换成金条。 司马空抓住了帅飘说街上经济混乱的事情是不是他造成的。帅飘承认了,但是说不让他动储备金,储备金马上就会贬值,如同一堆废纸。司马空临走的时候警告帅飘一定要救出刑书媛。 之江和林太太报告林部长说事情成了,连吃斋念佛的周太太都购买了储备券了。于是林部长就让之江马上

  • 飘帅 第24集

    帅飘说周院长已经找过林士群了,可能就要进行一场战斗了。司马空说前段时间军统和七十六号大战了一场,双方死伤不少。司马空还说周院长和林士群都向戴老板要求停火,戴老板答应了他们,所以上海平静了不少。帅飘说这次触及到了经济利益,他们一定会被逼急的,难道非要看到人头落地吗,说着就生气的一个人走了。 周院长见了林部长,周院长说中储会请林部长,他却让帅飘代替他去,还说他很聪明让帅飘当炮灰,还说自己知道林部长头痛什么。周院长说四大银行拒绝接受储备券,日本人很恼火,要杀一儆百维护金融秩序。林部长说要是这一动重庆方面就会挑起战火。周院长说储备券推行不顺就会威胁经济的巩固,说着就要跟林部长谈条件,自己不想要再见到中国银行经理胡见长和中央银行的经理白之际,因为他们都是重庆孔兆熙的心腹,只要他能做到这件事,之前储备券的事情自己就不再追究。林部长唯利是图答应了周院长的要求。 花旗银行的戴维和渣打银行的琳达跟着白之际来

  • 飘帅 第25集

    刑书媛听从老郑的安排给爱国人士讲了日伪军的搜刮民脂民膏的行径,他们就在刑书媛的带领下上街游行说要坚决抵制储备券。 周院长叫来税票帅飘,帅飘说自己会相面,于是周院长就让他帮自己相面。帅飘说他印堂发黑,官运和财运都要到头了,晚年可能有牢狱之灾。周院长说自己的履历是公开的,然后问帅飘知道林部长去苏州的目的吗,帅飘说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他的秘书了,不知道他去干什么。周院长惊讶的问他好端端的帮助林部长出谋划策为什么还被辞职了。帅飘说部长嫌自己太聪明了,才把自己赶出来。周院长说林部长看不出帅飘的作用,还说自己需要他的帮助,现在需要他这样的人才。这时候,吕秘书赶来对周院长说很多民众都上街游街示众,还把胡和白的尸体抬过来。周院长惊慌失措,又顾忌民众们在租界无可奈何只好请求日本人来出面做主,还让帅飘给林部长打电话。 刑书媛带领民众来到租界工部局说要他们答应自己的要求,于是就开始跟工部局谈判。 吕秘书对周院长说自

  • 飘帅 第26集

    帅飘及时赶到林部长那里说周院长确实想要自己跟着他,但是自己从来都不愿意跟这样一个疑心这么多的人,现在他还跟梅机关秘密来往,只有汪主席知道他们之间的勾当。林部长说自己现在就去找影佐,想要让自己为日本人做事要给自己一个说法。 林部长去找影佐,影佐对他说让他不要打听这么多,还说让他打消军统的势力。私下里林部长对之江说上海乱世影佐就想起自己了,现在根本不把自己当一回事,还说自己不能让周院长得逞了。车子开刀了林部长门前,帅飘拦住林部长的车说林太太被人绑架了,只留下一封信。帅飘将信交给林部长看还说让林部长拿两千万换回林太太。之江说现在看来可以人是周院长。林部长说想讹诈自己两千万简直是做梦,于是让之江赶快联系绑匪。 戴老板来电报夸奖司马空这次杀死钱大魁。帅飘来找他说让司马空把他的地方借给自己用用,还为他找了一个新地方,还拿来了钥匙。帅飘对司马空说林太太是不是他绑架的。司马空说自己要林部长把身上的毛全部拔

  • 飘帅 第27集

    司马空和手下化装成夫妻俩住在虹口麦田旅馆里,店里的服务人员见到司马空就认出了他就是日本人一直通缉的人,于是就给影佐打电话。周院长分析着司马空有可能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还说这个人很狡诈,而且胆子也很大,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于是影佐就给之江打电话说有任务布置。 之江跟晴气在虹口麦田门口集合。之江和帅飘带着人先上了楼,晴气还把周边的街道都封锁了。影佐也赶来,晴气说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等到之江和帅飘冲进屋子里竟然没了人影。帅飘拿起桌子上的纸条念给大家听,司马空嘲笑林部长无能,还说要搅合他不得安宁。影佐生气打了晴气,让之江和帅飘留下来剩下人开始搜索。 司马空徒手杀了三名日本士兵。晴气找来林部长说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抓到司马空。林部长说虹口是日本人的饿聚集地,自己去搜索不方便。晴气说影佐已经下达命令允许林部长的人进出任何地方,抓捕司马空,影佐也会亲自到七十六号监督他的工作的。 帅飘拿着匕首说这个匕首显示

  • 飘帅 第28集

    周淮海要影佐对《大美晚报》下手,影佐却以大美晚报背后是美国人为由拒绝。影佐告诉他,东京破获了一个共产国际间谍案,军部派了特别委员会主任中村功到达上海,抓捕残余的共产国际间谍,并让影佐派人协助中村功。

  • 飘帅 第29集

    日军大开庆功宴,新任宪兵司令柴山将军在日本使馆内约见周淮海和林士群。同时在上海的日军大举开进了租界,英美友人被抓,大美报社也被烧毁,记者遭到屠杀。面对这血淋淋的一幕,邢书媛和帅飘更坚定了抗日的决心。

  • 飘帅 第30集

    帅飘提议让重庆配合搞个庆功会,先分散敌人的注意力,同时找到老郑帮忙。正逢龙华寺钟声的日子,晚上有传统的游行和舞龙,帅飘借此想到了好办法。

  • 飘帅 第31集

    帅飘借柴山逼林士群追查司马空,劝林士群去江苏避祸,林士群也正有此意。龙华寺钟声当晚,帅飘让司马空把人分为三组,一组去虹口海军陆战队仓库,一组到龙华寺,还有一组去仓库。虹口仓库起了大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柴山下令将76号的便衣派到虹口去,老郑和司马空则趁乱用龙华寺花车将黄金送到了码头,偷运出上海。日军气急败坏,却已经无计可施。

  • 飘帅 第32集

    原来这个货场是司马空盘下来的,他把钥匙给邢书媛,要其随意进出。帅飘将刚才给林和周出的两个建议告诉给司马空和邢书媛,并分析出汪伪政权长久不了了。中途岛海战日本失败,周淮海预感到日本人好景不长,与夫人杨秋慧商量准备借日本军票与储备卷挂钩的机会大捞一把。巧合的是,帅飘也给林士群和叶秀卿出了个这样的主意。

  • 飘帅 第33集

    日伪军占领新四军阵地,却发现空无一人。作战失利,日伪高层大为光火,林士群要杀凌烟,帅飘提醒他凌烟是清水的朋友,不能动,要杀只能杀唐绍雄,并说是他的铁团带走了新四军。林士群听了后,假传清水的命令扣押了唐绍雄,并毒死了唐绍雄。

  • 飘帅 第34集

    林士群放风要在龙华寺处死老郑,引诱帅飘和邢书媛去救,趁机将他们一网打尽。帅飘和邢书媛没办法,只能准备硬闯,但是他们都是文人,没有打仗经验,临行前一刻,被司马空麻倒。司马空带着五毛等人去解救老郑,雪儿自告奋勇前去,她化装成邢书媛引诱敌人的注意。

  • 飘帅 第35集

    林士群回到家,迅速催吐,并找来医生给自己洗胃,同时误以为是赵之江的背叛,把他绑了起来严刑逼供,赵之江苦苦哀求,为表忠心,最终咬舌自尽。叶秀卿劝林士群急流勇退,远走高飞,林士群绞尽脑汁想着逃亡的办法,可是日本人给林士群下的是慢性毒药,直到林士群回到家后,体内残存的毒药才渐渐发挥了作用。叶秀卿以为是林世群太累了,喊人把他送到了医院。

  • 飘帅 第36集

    日本人为了确定林士群看不到明早的太阳,严守医院,不让他有丝毫被救治的希望。林士群无计可施,眼睁睁地在医院含恨而终。林士群一死,周淮海就与重庆勾结,架设秘密电台,共同对付沪宁杭的新四军,并给司马空找了新窝,妄图通过巴结司马空来向国民党表忠心。司马空得知消息后,告诉帅飘和邢书媛。

  • 飘帅 第37集

    病危的汪精卫不得不飞往日本接受更好的治疗。汪伪政权由陈公博和周淮海代理。没过多久,汪精卫死在了日本医院,伪政权的日子变得更不好过了。由于帅飘屡建奇功,经受住了重重考验,共产党组织也终于批准了帅飘的入党要求。

  • 飘帅 第38集

    周淮海来到日军司令部,柴山表示自己并没有找过周淮海。周淮海得知后,立刻打电话回家,高正道已经离开了周家。周淮海约军统一同抓捕高正道。司马空拒绝执行,并暗中派五毛去送消息,帅飘等人才及时逃脱。五毛牺牲,司马空痛心裂肺,和吴在先彻底翻脸,吴在先把司马空押回重庆。高正道随即逃离上海。

  • 飘帅 第39集

    吕秘书以为周淮海也要跟着倒台,带着周淮海的罪证逃走,并向他敲诈二十根金条。实际上重庆军委会已经任命周淮海为上海行动总队长,负责上海一切事务。帅飘将这个消息捅给老郑,老郑和邢书媛将此丑闻见了报。

  • 飘帅 第40集

    大结局 帅飘在街上找到司马空,并力图说服司马空,司马空没有明确表态。老郑叫帅飘回根据地,帅飘明确表示暂时不回去,想争取司马空到党内。司马空接到上级命令,要他杀死帅飘和邢书媛,他内心犹豫了,想到过去,在小河边找到了帅飘和邢书媛他们,用枪指着他们,最后指向帅飘,经过内心的挣扎,向天开了一枪,表示愿意加入共产党。经过老郑一番测划,假装司马空杀死了帅飘他们,后回去复命,司马空依计行事,得到国民党信任,加官进爵,进入汤将军府,后来搞到了军事布防图,汤将军叫司马空到前线为他处理私产的事,最后司马空和帅飘和邢书媛他们在桥头迎面走近,故事就此结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