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守业者

守业者

简介: 这是一套关于家族谋杀案的推理剧。男主角是一名回流家乡的军人,家族经营丝绸生意,他是三少爷,面对家族中有人被杀害,男主角联同女主角一起侦查案件。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 守业者 第1集

    家扬回乡 抢得花炮 政府军军医潘家扬发现一名伤兵乃敌军,见对方持有家人照片,明白此人想家的心情,便让对方胁持自己逃走。家扬怀着满腔热血,加入军医队伍期望救国救人,可是在军中五年,目睹无情战火,处於杀戮与救亡的生死间,感到无助与忧伤,不禁想起家乡的亲人。 家扬父亲潘永年是永泰隆丝绸厂的老板,永年责长子家显做事不够细心,使用开了花的桑叶,反观巧儿做事俐落,一旦发现桑叶开花便会全部弃用,因为开了花的桑叶会直接影响丝绸的质素。巧儿是永年的次女,也是永泰隆的当家,她因筹备嫘祖诞,所以请兄长代她巡视桑林。 巧儿有心 针对碧云 永年眼见嫘祖诞将至,不满巧儿夫婿张宝正到省城收数多天仍未返回。巧儿检查祭品时,发现天丝中有结,向女工领班冼碧云问责,女工冼燕欢承认勾断了天丝,由於燕欢是碧云下属,巧儿要求碧云负责任,碧云亦主动提出通宵再造一束新的天丝,巧儿却把再造天丝的责任交给唐冰冰。 燕欢与

  • 守业者 第2集

    家扬发现巧儿自杀 家扬自言一直铭记父亲的教诲,他给永年带来一副眼镜,永年戴上眼镜后视力立即改善。永年指家显优柔寡断,家声沉迷学戏,只有靠巧儿替他打理生意,若家扬肯接手,相信他定能把永泰隆发扬光大。 夜阑人静,巧儿提灯独个儿走到一间小屋。家显因巧儿未依时会客而回家找她,永年着各人到处寻找巧儿。冰冰在芦苇丛附近一小屋内发现巧儿尸体,家扬听到冰冰大叫,连忙走进小屋,他替巧儿检查,惟巧儿已返魂乏术,她的手中还紧握宝正所写的退婚书。永年夫妇看见巧儿尸体均告晕倒,家声也因受惊过度而昏倒。 宝正受够巧儿虐待 永年斥宝正当初要求入赘潘家,却竟写退婚书。家显自责不应把休书交给巧儿,谓巧儿不想父母担心,要求他守秘。 一个多月前,家显在广州找到宝正,责他一再私吞公款,着他回乡见巧儿。宝正表示已受够巧儿对他呼喝,甚至动手打他,决不肯回家,更把一纸退婚书交给家显。家显指巧儿看了退婚书后若无其事,还请他不要对任何人提

  • 守业者 第3集

    指控宝正害死巧儿 冰冰忆起曾因巧儿心情不好,陪她聊天,巧儿自言不值得为宝正这种男人饮闷酒,她只是为拣选嫘祖诞的酒而试酒罢了,巧儿更谓若非不想父母激心,早已休了宝正。 家扬视察过小屋环境,加上各种迹象,认为巧儿不会自杀,冰冰想往报官,家扬拉住她,冰冰猜他怕影响潘家声誉,家扬警告冰冰不要多事。家扬默默地观察家中每个人,希望找出与巧儿死亡有关的蛛丝马迹。 巧儿即将出殡,仍找不到宝正,美芬着家显办好丧礼,艷桃指美芬与永祥所做一切只是为了自己。 提醒家显小心永祥 初九修剪巧儿生前着他修剪的树,家扬从初九口中得知郑昌因争朱老闆的生意而当面诅咒巧儿,一班蚕农因价钱问题常与巧儿争拗,而碧云又常顶撞巧儿,初九又引述所见所闻,认为永祥及国良心地差。 国良谓永祥吩咐在巧儿治丧期间,一律不收蚕茧,碧云与国良理论,指家显交带她收蚕茧,并着蚕农把蚕茧留下。碧云赶在国良见到家显前向家显说明一切,谓逼不得已撒谎,并一再提

  • 守业者 第4集

    为求清白 脱光搜身 宝正默认事发当晚已回潘家村,但否认是凶手,却不能说出当晚身在何处。家扬回家,指宝正并非凶手,他在父亲追问下,表示因听闻冰冰提及此事,他暗中查探后,肯定巧儿是自杀的,却设法证明宝正的清白。永祥以冰冰造谣生事,实时辞退她。家显为冰冰求情,永年亦不想多生事端,冰冰才不致被解雇。 家扬责冰冰打草惊蛇,让真凶知道他们追查巧儿的死因。巧儿入土为安后,永祥派人殴打宝正。家扬静静放了宝正,他不明白巧儿怎会为宝正这种人自杀,宝正亦认为妻子绝无可能因他而寻死。 碧云搜查 冰冰宿舍 宝正透露曾拒绝替巧儿耍手段抢继兴盛的生意,后来巧儿终把生意抢到手,他相信是一个巧儿很信任,且很熟悉丝绸厂的人帮助她,家扬推断此人与巧儿之死有关。 冰冰发现天字茧有问题,她怀疑有人把次一级的蚕茧混入天字茧中,她正想告知家显,却已被召见。家显指近两天新织的丝绸出了差池,追查下发现是冰冰的天茧有问题

  • 守业者 第5集

    一夜之间蚕茧死光 碧云兄长大成代表蚕农,要求每担蚕茧售价由四元加至八元,碧云劝大成不要乘人之危,大成指番禺有人出价十元买蚕茧,他要求八元并不过分。 家显因没足够蚕茧而烦恼,永祥奇怪大成似知道永泰隆急需蚕茧,怀疑有内鬼,国良认为碧云嫌疑最大,因她是大成妹妹。永祥则怀疑冰冰,他促家显当机立断,又提议与永年商量,家显不想惊动父亲。家显决定催生永泰隆的四龄蚕,令其尽快变成五龄蚕吐丝。 冰冰指笑群不应忘本,笑群不明冰冰为何对巧儿那么忠心,她指冰冰虽与其子祖耀用生鸡拜过堂,但不必为她这个便宜家姑费心神。 冰冰深信祖耀未死 冰冰想起祖耀离乡之日,答应过做成生意后,便回乡与她成亲。丽娟知道冰冰因笑群的话不好受,安慰她,但她相信兄长当日身在沉没的船上,肯定回不来了,冰冰却坚信祖耀未死。 碧云知道家显想催谷四龄蚕吐丝结茧,她提议用旧的双青砖,因热力较均匀及持久,她听闻净土寺重修厨房,相信那儿会有这种砖,家显着

  • 守业者 第6集

    要求家显同任当家 家扬多谢冰冰的帮忙,得以令蚕农肯继续与永泰隆合作;家扬推断煽动蚕农的人便是杀巧儿的凶手,对方可能已知道他在追查巧儿死因,相信冰冰被怀疑偷天茧也是凶手陷害的,目的是赶走冰冰,令她无法再查下去。家扬与冰冰都认为永祥的嫌疑最大。冰冰在路旁看见灵芝,採来给笑群补身,她说起五年前与丈夫关祖耀相识的经过,家扬才知道冰冰已婚。原来祖耀乘搭的船沉没,但未找到祖耀尸体,为了方便照顾,她才与山鸡拜堂,并把笑群及丽娟母女接到潘家村。 看穿家扬暗助家显 家扬觉得世事无常,对冰冰无了期等待祖耀的做法表示疑问,更认为冰冰是在逃避现实。郑昌支持永祥任永泰隆当家,希望互相配合,永祥也对当家之位志在必得。国良看穿郑昌想借刀杀人,永祥却认为彼此互相利用,只是他未预算到家显背后会有高人指点,而这人便是家扬。国良听到阿武说家扬到赌坊,相信家扬已开始怀疑他们。家扬巡视漂染工场不见阿武,阿伟指他因家乡有事,已连夜回

  • 守业者 第7集

    发现巧儿 神秘木屋 冰冰用刀伤药替芷晴敷理伤口,她看过芷晴双手后,提议她到永泰隆投考女工。芷晴投考女工时,起初表现大勇,却差一点未能完成最后环节,艳桃出面让芷晴留下。碧云拆穿燕欢的小把戏,令芷晴无法在限时内通过考试,燕欢谓担心冰冰势力坐大,影响碧云地位,碧云把燕欢教训了一顿,又把事情告知冰冰,指燕欢已道歉。 艳桃与婉琴打麻将时,被婉琴教训应守女人本分。艳桃认为丈夫是长子,应分承继家业,她声言要拉拢冰冰,令家显无须看碧云面色。 巧儿经常 独处诵经 家显认为碧云的一组人手不够,把新人全拨给冰冰不恰当,艳桃则指碧云不给家显面子,要向碧云施下马威,她更以老姑婆形容碧云,令家显反感。 家扬在巧儿房内发现一条来历不明的锁匙,他问婢女阿竹有关巧儿生前的事,阿竹指巧儿一向喜欢陪母亲往净土寺吃斋菜,死前一个月却转到法华庵,她不但会独自留在庵内,且每两至三天到便到那儿一次,但不知原因。 家

  • 守业者 第8集

    千斤宁死 保巧儿声誉 家扬猜测小屋是巧儿与情夫幽会的地方,而情夫为掩饰秘密而杀了巧儿。冰冰无法相信巧儿有情夫,家扬则誓言要找出凶手。冰冰想起巧儿死前一个月,有客户要求颜色特别的丝绸,小屋门上掌印正是那种颜色。 家扬认为在染丝绸的七天内,曾私自离厂的人都有可疑。家扬向负责染丝绸又曾离厂的男工逐一查问,发现多人撒谎,他指千斤有份染丝绸,即千斤也有可疑,冰冰指兄长因受伤,一直留在宿舍,并无离开丝绸厂,家扬却称这并不代表千斤没问题。 芷晴撒谎 骗初九钱 家扬觉得冰冰自小屋回来后态度有异,表示若冰冰不想再查下去,不会勉强她,只求她保守秘密。冰冰谓一直很敬佩巧儿,在追查下发现巧儿不为人知的秘密,怕再查下去会发现更多她不想知道的事。 家扬认为冰冰在乡间地方,思想较保守,明白她无法接受巧儿背夫偷汉,冰冰直认不讳,指巧儿行为于理不合。家扬认为冰冰守生寡,甚至用生鸡拜堂很傻,冰冰不认同,且

  • 守业者 第9集

    芷晴自梳 以避债主 家扬从火场救出千斤,他相信巧儿非千斤所杀,千斤亦不是巧儿情夫,并指千斤既然宁死也要保住巧儿声誉,他绝不会杀巧儿。 千斤忆述巧儿死前一个月,在佛山无意中遇上她,从巧儿的反应猜到一二,他发誓会替巧儿保守秘密,并协助巧儿在小屋静养。家扬追问巧儿曾否提及任何人,千斤指巧儿曾骂国良做事没交带,家扬认为国良一向心术不正,但巧儿出事当日国良有不在场证据。冰冰想起在继兴盛的蚕农做了手脚的人也有可疑,千斤表示那是他做的…… 盲目痴情 是非不分 冰冰责兄不应因爱慕巧儿便是非不分,家扬更斥他间接害了巧儿。冰冰没想到巧儿一直利用千斤对她的痴情,家扬借题发挥,指千斤的一厢情愿,犹如冰冰明知祖耀不会回来,仍坚持等待,是很傻的行为。 家扬誓要找出真凶,冰冰愿意继续协助他,二人走着走着突然下起大雨,家扬想起战场上的事,情绪激动,独个儿走出淋雨…… 冰冰回想在路边摊档发现祖耀的陀表,

  • 守业者 第10集

    艳桃向外 散播谣言 家扬把陀表交还冰冰,冰冰不禁哭起来,她诉说丈夫已死,因她在摊档发现陀表时,摊贩坦言陀表乃在死人堆中找到。冰冰一直抱着丈夫终有一天会回来的信念,但自知是自欺欺人,知道希望是假的。家扬一手抢过陀表扔到河里,着冰冰面对现实,重新生活。 冰冰指家扬燥热,打算煲夏枯草给他饮,二人在桥上走过,与在桥下小艇上的祖耀缘悭一面。家扬巡视丝厂,发觉初九不时偷看芷晴,劝他死心。家扬表示天气燥热,喉干且有点咳,初九谓煲夏枯草给他饮,家扬着初九多煲一些给女工们饮用。 燕欢怀疑 国良偷窃 国良指家扬每天到丝厂巡视,又派凉茶给工人,永祥觉得家扬懂得收买人心,若他留在丝厂,对他威胁甚大。国良却指家扬并非如永祥扬所想的高明,因他听工人说家扬与冰冰走得很近,想他是有心打冰冰主意,永祥随即想到借此大造文章。 燕欢发现国良在丝厂的办公室鬼鬼祟祟,怀疑国良偷窃,国良假装身分卑微,表示单据出错

  • 守业者 第11集

    失踪两年 祖耀回家  永祥利用艳桃散播谣言,令家扬声誉受损,又令永年误会家显夫妇有心打压家扬。永祥与美芬在背后嘲笑家显没本事,无能力坐稳当家之位,永祥且重提自己能力不逊于永年,其父却让永年继承家业,令他深深不忿,现眼看永年的儿子争夺当家之位,自觉心凉,并要放长双眼看好戏。 艳桃不忿被永年斥责,向家显发脾气,反被丈夫责骂搞风搞雨,以家扬之名送水果给女工,造谣生事。艳桃表示要让人看清家扬为人,指家扬与下贱女工搞上,没资格做当家,家显闻言大怒,掌掴艳桃。艳桃自觉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丈夫,却换来如此对待,甚为伤心。 失踪两年 祖耀终返 家显酒后险跌进水里,碧云经过看见,把他扶起,他向碧云诉苦,相信碧云会明白他,他又自责十年前做错决定,令碧云伤心,要求与碧云重新开始,并好好补偿给她,但被碧云拒绝。 家扬拿西药给千斤,唐荣怕被说闲话,对家扬甚不友善。冰冰自问清者自清,不畏闲言

  • 守业者 第12集

    发现祖耀 遭到绑架 家扬在街上再次碰到祖耀,穷追不捨,他追至河边,把祖耀痛打一顿,甚至想把祖耀杀死,冰冰及时阻止。家扬把祖耀曾做土匪的事说出,斥祖耀恩将仇报,害死天赐。祖耀却谓自己只是求生,并无不对,反指天赐是被家扬所杀…… 祖耀回家后向冰冰表示沉船后一无所有,在绝望之际遇到土匪,被逼一同打劫。祖耀与土匪头目阿龙逃走时,阿龙中枪,阿龙把收藏金条的地方告知祖耀,着他与阿豹等把金条分给各兄弟…… 成亲之日祖耀失踪 祖耀拿出一支手枪给冰冰看,他担心再遇土匪,所以打算成亲后尽快离开潘家村,移居到一个土匪不会找到他们的地方。冰冰拿出陀表,祖耀把表与链重新扣上,象徵他与冰冰从此再不分开。 家扬自责错救祖耀,害死师傅而痛不欲生。冰冰出嫁前一晚显得心事重重,芷晴以为她像其他女子一样,在出嫁前心情忐忑,故谓出嫁后便会心情便会好转。冰冰出嫁时仍想着家扬指斥祖耀是土匪,并开枪射杀家扬师傅一事,此时冰冰

  • 守业者 第13集

    为夺金条 欲杀冰冰 阿豹想杀祖耀,家扬在屋外放火,趁土匪灭火时入屋救祖耀。家扬与土匪枪战,祖耀拉妻子躲起来,更想趁家扬与土匪搏斗时逃走,冰冰斥祖耀获救竟想一走了之,让家扬送死,祖耀反指冰冰与家扬有私情。祖耀拒绝助冰冰上前救家扬,反而只顾收拾金条。冰冰被阿豹用枪胁持,祖耀亦未予理会,不但趁机杀了阿豹,更想杀家扬灭口,终于家扬的腿中枪,冰冰以身阻止祖耀杀家扬,未料祖耀竟想连冰冰也杀掉……要求潘家 交出祖耀  笑群与唐荣等至天黑仍未见冰冰返回,十分担心。丽娟透露家扬白天曾到家中找冰冰,笑群怀疑儿子失踪与家扬有关。笑群到潘家要永年交出祖耀,更指家扬勾引冰冰,婉琴愤愤不平,指祖耀被绑架,家扬好心救人才会下落不明。潘家村村民到处找寻家扬、冰冰及祖耀。家扬把腿上的子弹拔出后晕倒,醒来发现冰冰伤口发炎又发烧,家扬替她治理伤口。女工们议论冰冰与家扬的事,猜测二人可能私

  • 守业者 第14集

    芷晴企图 打家声主意 笑群不相信家扬的话,在潘府外不肯离开,且声声斥骂冰冰不守妇道。永年责家扬不早把事情说出来,而私下与冰冰解决。婉琴担心儿子要坐牢,家显认为家扬自卫杀人,相信不会有事,但永祥谓村民会指潘家纵子行凶,把所有罪名都算在潘家头上。国良担心笑群或会发穷恶,煽动村民,艳桃闻言亦同斥家扬愚蠢,为冰冰强出头,惹下水洗不清的污名。婉琴提议冰冰离开丝厂,免再惹是非,家扬反对,指责美芬及艳桃不停落井下石。永年欲待笑群平静下来后给予安抚,永祥却劝兄长不要心软,指笑群上门大闹,分明是为了钱,请永年把事情交给他处理。 家扬拒绝 解雇冰冰 笑群母女送祖耀上山时被人殴打,国良把人赶走,笑群与丽娟知道是潘家找人打她们,斥国良假慈悲。国良留下五十元,警告二人不要再生事。家扬追究永祥找人打笑群一事,永年认为永祥做法虽过分,但亦是为了保住潘家家声,反责儿子闯祸在先,且指冰冰必须离开永泰隆。

  • 守业者 第15集

    冰冰发现 燕欢怀孕 家声用丝绸练习大戏步法,芷晴趁机上前与他唱戏,家声谓下次请芷晴看大戏。客户陈司理因丝绸有污渍要求双倍赔偿,被家扬识穿有心敲诈。家显讚扬弟弟,谓父亲把当家位交给家扬是对的,他表示会尽力协助家扬。 将满十八岁的燕欢快将自梳,遂要求国良与她成亲,国良诸多借口推辞。燕欢想把她与国良的事告知碧云,让她延迟自梳,国良藉口谓若碧云反对,他们便不能再见面,哄燕欢保守秘密。碧云把一隻玉镯送给燕欢,嘱她自梳后要生性。 家扬试探 国良紧张 燕欢身体不适,冰冰替她把脉后发现她有喜,问她是否曾与男人相好,燕欢大发雷霆,否认有男人,冰冰劝她尽快把怀孕的事告知对方。燕欢呕吐时弄髒了丝帕,冰冰再问手帕是否与燕欢相好的男子所送…… 家声表示梦见巧儿,所以到巧儿房间拿取丝帕烧给她。家扬无意中发现巧儿收藏在首饰盒暗格的丝帕,问是否千斤所送,千斤看丝帕似是入口货,相信只能在省城的万花百货才

  • 守业者 第16集

    国良巧儿 私情被揭 冰冰带家扬到国良与燕欢幽会的房间,她相信那是国良专用的房间,家扬却凭房内的字画,知道房间乃巧儿专用的。燕欢自责没有勇气打掉胎儿,担心会连累碧云及玉冰堂,碧云安慰燕欢时表示自己也曾做错过。 玉冰堂各人知道燕欢被男人欺骗并怀了孕,要求燕欢迁出,但被碧云说服。丝绸厂的男工议论燕欢未婚怀孕,碧云与冰冰斥国良散播燕欢怀孕的消息,令燕欢被人耻笑,国良反指燕欢愚蠢。家声在窗外听到,脑里飘过一些片段。 芷晴再向初九借钱,初九却已借无可借,芷晴向家声表示因其父被冤枉坐牢而烦恼。 家显故意 打断思绪 永祥严斥国良与丝厂女工搞上,可能会被赶出永泰隆,他打算借口派国良到佛山筹备新厂房,让国良暂避。 家声把看见碧云与冰冰找国良算账的事告知家显及家扬,并谓听到国良的话时,脑中突然闪过巧儿与国良吵架的情境。家扬鼓励家声慢慢想清楚,家显故意催促,令家声甚麽也再想不起。家声头痛欲裂,

  • 守业者 第17集

    哭诉曾怀 家显孩子 家显兄弟与冰冰指责国良利用巧儿,在丝厂图利,被巧儿发现后杀人灭口,国良以事发当晚身在白沙岛为由,否认指控。货仓突然起火,家显指国良放火想把货仓也烧掉。家扬继续逼国良说出真相,家显着弟弟应先往看货仓情况。最早进入火场的初九被烧伤,千斤指有人不小心留下火种引起火灾。家扬与冰冰从货仓返回,国良已逃之夭夭,家显被打至头破血流。家显指国良昨天才把一批有问题的染料搬进货仓,今天便失火,相信国良早有预谋。家显自责被国良逃脱,但货仓起火之事必须向父交代,提议只说出国良私吞公款,而继续隐瞒他可能是杀害巧儿凶手的事。怀疑有人 暗助国良家显兄弟与冰冰指责国良利用巧儿,在丝厂图利,被巧儿发现后杀人灭口,国良以事发当晚身在白沙岛为由,否认指控。货仓突然起火,家显指国良放火想把货仓也烧掉。家扬继续逼国良说出真相,家显着弟弟应先往看货仓情况。最早进入火场的初九被烧伤,千斤指有人不

  • 守业者 第18集

    家显揭穿 芷晴谎话 家显惊闻碧云亲手打掉胎儿,碧云埋怨家显失约,家显把当年被逼失约的来龙去脉说出。由于当时能救永年的只有艳桃父亲,家显逼于无奈与艳桃成亲,自言对艳桃只有恩情,并无爱情。虽然如此,他打算婚后再迎娶碧云,并写了信告知碧云,但碧云却没有收到。碧云担心腹部逐渐隆起,会被揭发未婚怀胎,惟有打掉胎儿并自梳,从此再不信任男人。家显提出与碧云重拾旧欢,碧云认为应面对现实,家显不肯放弃,誓言不会再错过一次,终感动了碧云。斥责家显 自把自为永年斥家显以潘家名义替燕欢出头,家显指国良一走了之,潘家应对燕欢负责,永祥却怀疑燕欢所怀未必是国良骨肉。永年责家显自把自为,谓国良是美芬姨甥,应把事情交由永祥处理。永祥不忿在潘家一直无地位,誓言当年输了给永年,如今决不会再输给永年的儿子,把他应得的抢回来。婉琴指家显为燕欢出头,其实是想帮碧云,婉琴又承认当年把家显给碧云的信都截住了,自言是

  • 守业者 第19集

    指控家显 杀害国良 芷晴与初九到了省城,把钱交给强叔,强叔表示会请治安局的刑侦大队长协助,着芷晴翌日到治安局接父亲。芷晴眼看强叔与公安相熟,相信强叔能救到父亲。初九问芷晴其父缘何会犯上杀人罪,芷晴把详情道出,并指道然是被冤枉的,所以不惜说尽谎话筹钱救父。芷晴翌晨到治安局,才知强叔是个骗子,而道然已被押往刑场。芷晴赶到刑场,亲眼目睹父亲被枪毙。玉冰堂各人议论芷晴,认定她会一走了之。芷晴回来坦言钱财被骗去,但会努力赚钱还给各人,即使要拉她到乡公所亦无怨言。怀疑家显 放走国良燕欢与碧云相信芷晴,各人亦表同情,再次接受她。芷晴为多次欺骗冰冰而向她道歉,自言不知如何报答冰冰及各工友。冰冰却指初九知道芷晴将搬回宿舍后,便为她造木柜及除虱,认为芷晴应多谢初九,并好好珍惜初九这个好男人。芷晴反问冰冰会否领家扬的情,谓家扬为了保护冰冰,在乡亲面前承认杀了祖耀,劝冰冰好好考虑接受家扬。冰冰

  • 守业者 第20集

    家显承认杀死巧儿 永祥对家显穷追勐打,永年等亦追问家显真相,家显坚决否认杀了国良,永祥要求报官。 碧云突然来到,自承是杀国良的兇手,她指国良玩弄燕欢,燕欢怀了他的骨肉却弃之不顾,更出言侮辱燕欢,她无意中发现国良回了潘家村,便跟踪国良,并详述国良死亡经过,碧云言之凿凿,但求令潘家相信她。 其实当日碧云跟踪家显到了山神庙,二人本欲抢救受了伤的国良,可惜国良在途中已死去。家显不想碧云无辜受罪,碧云谓若她与家显的关系被揭,她也会被浸猪笼,阻止家显说出真相。 碧云衣箱发现琉璃 永祥以为可剷除家显,没料碧云突然认罪。美芬想起家显曾与一女工相恋,怀疑此女工便是碧云,相信碧云只是替家显顶罪。 冰冰到玉冰堂替碧云拿取衣服,在衣箱中发现与山神庙拾获一模一样的琉璃。家扬不知如何处理,冰冰指时间紧逼,若不替碧云脱罪,碧云会被枪毙,而真兇亦会逍遥法外,家扬要求再给他一点时间查出真相。 家扬带家声到巧儿死亡的小屋,家

  • 守业者 第21集

    家声自首候审失踪 冰冰不认同家扬包庇家声的做法,家扬悔恨自以为正义追查巧儿死因,却把至亲逼上绝路,并指家声只是一时错手,且本想自杀以弥补他的错。家扬直言不想失去亲姊后再失去亲弟,并表明是为潘家的事,请让潘家自行处理。冰冰重提家扬曾多谢她一直相伴追查真相,但若家扬最终选择包庇家声,将来她与家扬要走的,便是两条不同的路。 永祥之子家勤听到家声亲口说杀了巧儿,永祥于是把事情闹大,永年夫妇不相信,且指家声为人善良,绝不会杀人,更不会杀了自己的亲姊。 看穿永祥觊觎当家 永祥把矛头直指家显,指家显利用家声杀害巧儿,因为他身为长子,却一直被妹妹压住,一时想歪了做错事不足为奇。永祥又指家显与国良同流合污,因东窗事发,便杀国良灭口,还哄骗碧云替他顶罪。艷桃替丈夫辩护,反被永祥嘲笑她天真,不知道家显与碧云当年的关系。 家显说出国良的死因,承认因自私,怕影响潘家声誉而没即时把事情澄清。永祥指永年一家污秽不堪,不

  • 守业者 第22集

    志仁扬言吞永泰隆 永祥与四大厂商开会,代表继兴盛出席会议的,是一位叫蒋志仁的人,跟随志仁前来的,还有碧云兄长阿成,志仁表示郑昌与继兴盛已无关系。志仁单独约见永祥,他表示会继续永祥与郑昌以往的合作,永祥装作不知所云。志仁说出各种永祥出卖永泰隆的勾当,又拿出一叠永祥与郑昌勾结的证据,但随即把证据烧毁,以示与永祥合作的诚意。 永祥介绍志仁予家扬认识,志仁表示要收购永泰隆,并扬言半年内可成事,家扬不甘示弱,反指继兴盛问题多多,无法捱得过三个月。 永年厉斥家显流泪 永年夫妇听到押送家声到省城的船沉没,及家声失踪的消息,把伤痛和怨气发洩到家显身上,永年更指应死的是家显,还谓当日没把当家之位传给家显是他一生人最正确的决定。家扬安慰家显指父亲只是一时意气,永年却表示并非意气之说,而是他一直想说的话,家显不禁流下男儿泪。 家显为父亲的话耿耿于怀,他认为婉琴非他生母,能接受婉琴不体谅他,但指永年是他亲父,他爱

  • 守业者 第23集

    永年拒让冰冰入门 家扬指控永祥在水中下药,更有钟邦作人证。永祥直认要对付家扬,因他不服家扬任当家,又指永年一家从不视他为家人。家扬与家显认为永祥不可再留在潘家,永祥要求分家。 永年着永祥到书房,拿出亡父所书的字画,永祥明白永年想借父亲遗言要他以和为贵。但永祥力指永年当年用卑鄙手段抢走当家之位,当年更查证过,知道家显并非永年亲生,只恨他无证据,否则早已告发永年。永年坚称家显是他的亲生儿子,且对子女一视同仁,只是让有能者居之,才让家扬任当家。 家扬当众抱起冰冰 永年劝永祥留下,同心协力做好丝绸厂,并答应待家勤长大,会让家勤打理丝厂。冰冰不适几乎晕倒,家扬当众抱起她。 永祥不明永年为何要留他在潘家,志仁认为永年是想引出永祥背后的合谋,他劝永祥继续留在永泰隆,与他里应外合,永祥声明不会把永泰隆拱手相让给志仁,志仁谓他的目标是永年,待达到目的后,会把永泰隆双手奉还给永祥。 家显暗中打听身世 志仁约见

  • 守业者 第24集

    家显得悉 自己身世 冰冰见家扬走进来便趁机离开,家扬追出,懒理父母叫住他。家扬请冰冰不要理会父母的话,答应安顿好丝厂的事便带冰冰到他做逃兵时到过的大理生活。冰冰往求籤,籤文示她要捱过艰难的日子,还要抵受闲言闲语。 婉琴遣人带冰冰见她,坦言想冰冰离开潘家村,她哭诉已无计可施,把银票塞给冰冰,求冰冰帮帮永年,因永年年事已高,担心家扬一走,永年便再等不到儿子回家。 不再反对 家扬婚事 碧云猜到潘家逼冰冰离开家扬,鼓励冰冰为自己的幸福争取到底,最重要是家扬的想法。冰冰表示家扬意志坚定,但指他做逃兵后还是回到潘家村,证明他很想家,她担心若家扬今次一走,将来会后悔。 冰冰给父兄做了丰富饭菜,唐荣提醒女儿若嫁进潘家,凡事要忍让。千斤看出冰冰有事隐瞒,猜测冰冰要与家扬私奔,冰冰请兄长保守秘密。原来冰冰决定独自离开,家扬知道后追出来拦截她,说服她留下。家扬带冰冰回家,婉琴指冰冰收了钱却反

  • 守业者 第25集

    军方出现拘捕家扬 家显赶及见绮红最后一面,绮红临终说了永年的名字。志仁把一隻家显被抢走时,绮红从他小脚上扯下的童鞋,他指绮红只馀一口气,仍想说永年害她骨肉分离。家显欲回家质问永年,把永年的丑事公诸于世,大不了离开潘家。志仁却认为死无对证,劝家显若想报仇,便更应留在潘家静待时机。 家扬与冰冰拜堂成亲后,永年决定宣布把永泰隆正式交给家扬,以后不再过问丝厂的事。 志仁尽数潘家丑事 志仁与丽娟不请自来,还送来写上「姦夫淫妇」四字的牌匾,丽娟指冰冰与家扬早有姦情,所以杀了祖耀,还诬陷祖耀是土匪。丽娟又指控潘家派人打她与笑群,令她们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幸后来她遇到志仁,对方答应替她出头向潘家讨回公道的经过。 志仁斥家扬与人妻冰冰通姦又曾杀人,村长要求家扬交代,并尽数潘家的家丑,又谓养不教父之过,斥永年教子无方,有歪伦常。家扬反击志仁还未养育子女,只是塘边鹤乱嘈乱叫,他当众称讚永年是个好父亲、好老闆,家

  • 守业者 第26集

    家扬受审判囚七年 永年要把永泰隆交给冰冰打理,永祥极不服气,冰冰也担心自己做不来,永年坚持决定,还早已准备了通告,命阿瑞张贴在丝厂当眼处。永年相信家扬的选择,又指冰冰有巧儿的影子,相信她有能力打理丝厂。冰冰表示家扬曾嘱她小心永祥及志仁,但不明永祥为何推荐家显做当家,永年却看穿永祥想利用家显作扯线木偶,他又谓若家显有本事,他早已把永泰隆交给家显打理。冰冰问碧云曾否向人提及家扬是逃兵的事,碧云表示没有,冰冰觉得奇怪,因除了家扬与她,没其他人知道此事。 家显否认告发家扬 永祥与家显因客户德宝突然要求在半个月内起货,打算不接其订单,冰冰认为有足够时间赶货,永祥提出诸多原因认为不应接,家显附和他,冰冰以家扬接订单的原则为依归,坚持接受。碧云问家显是否他告发家扬是逃兵,家显否认,但亦道出以为家扬不在,永年会把丝厂交给他打理,没料永年宁愿交给冰冰也不信他,自觉在永年心目中连一个女工也不如。碧云认为家显对

  • 守业者 第27集

    拆穿志仁 勾结日人 冰冰再问碧云是否把家扬是逃兵的事告知家显,碧云依然否认,但冰冰已肯定碧云撒谎,碧云表示无能为力,因她已自梳,与家显亦无名无份,无权管束家显任何事,而她一直视冰冰为好朋友,劝冰冰万事小心。家显逼永年把家业交给他,永年不肯,家显把参茶泼向永年。 永泰隆员工阿杰看见家显与志仁拜祭绮红,感到奇怪。永祥责初九用错了包远航货的油纸包生丝,初九表示依家显吩咐做,而整批货的包装规格都是由继兴盛所指定,包装完成便把货运到码头。永祥赶到码头了解,发现丝绸是运往日本的。 永祥直斥 志仁汉奸 志仁向三大厂商引荐上海的赵老闆,谓对方以市价的两倍价钱收购大量生丝。永祥拆穿志仁勾结日本人,收购中国生丝,再织造成日本绸卖回中国,打击中国货。志仁承认与日本人合作,但认为做生意只要有利钱即可。 永祥指日本人处心积虑想用经济侵略中国,又斥志仁做日本人的走狗,垄断广州生丝,让日本人为所欲为

  • 守业者 第28集

    显将家业 转给志仁 众工人不愿为家显工作,均欲离开永泰隆,家显谓已向三大丝绸厂交带,他们不会聘请由永泰隆离职的工人,警告各人不要再生事端。家扬回到丝厂,家显感意外。家扬把潘家巨变的事逐一追问家显,家显狡辩,更把二老住进石屋的责任推到冰冰身上,还斥她在永年面前搬弄是非,劝家扬提防冰冰。 志仁指家显是当家,不怕家扬指指点点,提议家显尽快把家产转到继兴盛,还谓届时要家显认祖归宗,跟他姓张。永年知道家扬见过家显表现激动,家扬问父为何不让他见家显,又因何把当家之位交给家显,猜到永年被家显要胁。 工人只听 家扬指示 芷晴要求初九一起离开永泰隆,另闯天地,被家扬听到,芷晴谓不想替家显工作,若家扬另起炉灶,她与初九愿意为家扬留下。但家扬请二人留在永泰隆,他有信心令永泰隆回复旧貌。 志仁提醒家显要准时交货给日本人,二人到厂内巡视,发现初九等没有离开,连家扬也正在工作。家扬嘱工人认真工作,

  • 守业者 第29集

    碧云以死 劝谏家显 家扬惊见父亲吐血昏迷,永年只说了句「家显是他亲生的」便身亡。家扬与妻捧着永年的神主牌回到丝绸厂,初九为永年的死伤心,跪地叩拜永年,倒是家显毫无表示,家扬指永年是被志仁害死的,要求身为潘家长子的家显为父讨回公道。 家扬与家显走到桑田,指父亲临终前表示家显是他亲生的,而志仁只是利用家显,家显不相信,还口口声声说志仁才是他的父亲。芷晴重提离开潘家村,一起到香港谋生,她指永泰隆已变,担心初九也有危险。初九不忍家扬孤军作战,誓要留下协助家扬。 初九听到 志仁秘密 初九瞥见阿成鬼鬼祟祟的走过,便跟踪阿成,一直跟到志仁的家,他听到志仁说家显是永年亲生子,志仁誓要令家显与家扬手足相残。志仁发现初九偷听,赶快追出,刚好家显与阿成来到,他命二人一同追截初九。初九逃至山边失足,家显欲救他,初九跌下山崖前及时吐出他听到志仁说家显非其亲生儿子的话。 芷晴心情差劲,冰冰猜到芷晴

  • 守业者 第30集

    怀疑志仁 为冰生父 志仁认为应把家显浸猪笼,家扬替兄长及碧云辩白,艳桃表示与家显夫妻恩爱,肯定丈夫与碧云并无苟且之事。阿成亦谓了解妹妹为人,指碧云与家显绝无私情,却被志仁斥骂。 志仁咄咄逼人,煽动乡民追究到底,家扬刺了自己一刀作交代,志仁仍不罢手,村长却替家扬说话,玉冰堂的自梳女相信碧云清白,乡民亦不再追究,纷纷赶志仁离开。艳桃悉心照顾家显,家显却斥骂她,他自问害人不浅,不想连累艳桃,故意恶言相向,希望艳桃回娘家。家扬却认为艳桃在最危急关头为家显说话,是患难见真情。 自责愚昧 宁愿一死 家显一再自责愚昧,宁愿一死。家扬谓若家显仍想寻死,则永年、初九及碧云都是白白牺牲了。他劝家显振作,为潘家做点事。家扬指志仁阴险歹毒,但不明他已得到所有,为何仍留在潘家村,家显相信志仁想寻回亲生女儿。冰冰认为志仁为人冷血,恐有亲生子女都不想与他相认。 玉冰堂各人拜祭碧云,看见阿成便骂他。阿

  • 守业者 第31集

    遭仁挟持 报复家扬 志仁带冰冰回到潘家大宅,又亲自煮了姜汤给冰冰,冰冰表明立场,即使志仁待她好,她也不会认志仁为父亲。家扬从张参谋口中得知志仁涉嫌通敌叛国,勾结日本人进行颠覆国家的活动,还贩卖军火,但找不到军火所在,军政府怀疑军火藏在潘家村,请家扬协助追查。家扬提出一旦志仁被定罪,冰冰不会受牵连的要求……志仁发现被跟踪,他只说了一句,冰冰便已猜到所指是甚么,冰冰透露家扬联同张参谋,想找出志仁的罪证。冰冰谓家扬知道她与志仁的关系,欲利用她对付志仁,但她做不到,因无论志仁如何穷凶极恶,却始终是她的父亲。 贩卖军火 人赃并获 志仁听到冰冰肯认他为父,高兴不已。志仁欲连夜把军火运往肇庆,被张参谋人赃并获,志仁及时逃走,要带冰冰离开潘家村。冰冰表示自己装作其女儿,只是为了套取情报,而验血报告亦是假的。家扬到继兴盛的货仓救冰冰,志仁用枪挟持冰冰,逼家扬交出他的女儿,家扬指冰冰便是志

  • 守业者 第32集

    冰冰离家 家声回乡 冰冰独自到苏州,打算在苏州的丝厂打工,并好好冷静。家扬赶到渡头追冰冰,已不见冰冰踪影,此时家扬看见一个小孩拿着冰冰的铃铛把玩,小孩表示铃铛是一位姐姐给她的,其人已于早上离开。 家扬与母对着雨后彩虹,慨叹家中变迁甚大,又留不住冰冰这个好媳妇。家扬指冰冰一旦作出决定,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家扬追问千斤,他只肯说冰冰去了苏州,所以亦打算待丝厂重回轨道后,到苏州找冰冰。 家声突然出现眼前,母子相拥而哭,家声收到家扬的信后,便立即赶回家,可惜赶不及见父亲最后一面。 艳桃有喜 潘家高兴 家显希望家声留在家中好好照顾母亲,但家声是清楚自己是带罪之身,不能久留,否则有危险。 家扬指家声随他的旧同僚为山区居民服务,成长了不少,家声自觉在山区修桥补路,为自己赎罪,虽然辛苦,但觉心安理得,并透露教山区居民养蚕造丝,令居民生活质素得以改善。 艳桃怀了身孕,但因怕胎儿小器,没向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