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大宋提刑官

大宋提刑官

简介: 宋慈京试得中进士,与同科好友孟良臣相约酒肆。孟良臣已请命受任梅城知县,宋慈对好友单枪匹马奔赴险途甚为担忧,意欲回家完婚后陪好友同赴边城。完婚之日,父亲迟迟未归,全家人翘首盼望。就在新人拜堂之际,一辆马车骤然而至,马车载回的是宋父的遗体——宋巩一生从事刑狱审戡,从无出错,却因一次误判人命而以死谢罪。老推官留下遗书,不许宋门后人涉足刑狱!谁知不久传来孟良臣赴任途中不幸遇难的噩耗。在母亲的开导之下,宋慈毅然奔赴边城,查明了两任知县惨遭谋杀的真相。从而声名鹊起,被朝廷破格擢升为大理寺正六品主事。时隔不久,宋慈突然请命离京外任,遂被任命外省提点刑狱。受任提点刑狱官后,宋慈凭着他那一手“检验”“推理”的绝妙手段,接连侦破了“太平县冤案”、“李府连环案”、“毛竹坞无名案”、“城南井尸案”、“遗扇嫁祸案”、“梁雨生命案”、“李玉姑失踪案”等一桩又一桩的疑难命案,“神断宋提刑”的名声大振。时任吏部尚书的宋慈岳父薛庭松在朝廷竭力游说,要把宋慈调回京城高就,不料宋慈却执意留在外省,问其何故,他避而不答。嘉州发生了二十万两库银失盗大案,薛庭松在朝中力荐女婿担纲破案。宋慈不负众望,案子破了,可翁婿嫌隙却更加大了。由于破库银失盗案有功,宋皇下旨调宋慈进京任京畿提点刑狱。进京后的宋慈和岳父仍然很少往来。岳父的六十寿筵上,人称京城第一剌头的史文俊突然发难,搅了宾朋的兴致。第二天,就传来史文俊因私通敌国而被打入天牢的消息。宋慈金殿受命,担纲复审史文俊案,谁知竟查到了自己的岳父头上。薛庭松为保全自己,进而又陷害女婿,使宋慈陷入囹圄。宋皇惜才,仍命宋慈为史文俊案副主审。宋慈狱中带枷审案,终于查明真相。翁婿二人在狱中摊牌,十六年前宋慈突然离京的原因,正是薛庭松今天自陷法网的源头。薛庭松被革职遗返,途中服毒自杀。此案对宋慈是沉重的一击,但他的法治理想尚未破灭,他深信只要皇帝圣明公正,就能匡正官场陋风。随后,京郊发现一具疑尸,随着疑尸案的侦查,一个个炙手可热却卷入案中的朝中重臣浮出水面。最令宋慈心惊不已的是本案真正的对手,原是与他两度交锋的刁光斗。此人先后任过知府、知县之职,因贪赃枉法、草菅人命而两次被宋慈弹劾,却两次都咸鱼翻身,起死回生。现在他虽然摘去乌纱,远离仕途,却凭财势控制了整个官场。刁光斗设下圈套,将宋慈引入歧途,导使其误判。宋慈向宋皇请求容他戴罪立功。宋慈呕心沥血将连环命案一一解开。眼看大功告成,不料风云突变:懦弱的宋皇面对整整八大箱的审戡记录、验尸格目以及供状证词,道出了一番做皇帝的无奈和苦衷,并当场将宋慈花两年零六个月搜集的八大箱证据证物付之一炬。一场惊心动魄的连环谋杀案,就被生怕引起朝臣大乱的宋皇一把火烧了个消声灭迹。宋慈欲呼无声,欲哭无泪。在父亲的坟头,宋慈点起一把火,烧的正是他穷毕生经验和心血写成的那本《洗冤集录》——幸亏,一生相随宋慈的英姑早已暗中偷偷抄录了一本,才使这本奇书得以流传至今。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36-40集 41-45集 46-50集 51-55集

  • 大宋提刑官 第1集

    南宋学子宋慈,自小着迷于断案释疑,在睡梦中解开一个骷髅之迷,醒来豪言,此生必得成就刑狱伟业。翌日,京榜题名的宋慈与同科好友孟良臣相邀酒肆,举杯畅饮。席间,孟良臣告诉义兄他已请命受任梅城知县。宋慈深知梅城县地处边远,人事艰险,前任知县上任仅半年就不明不白地遇难身亡,宋慈对好友此去甚感忧虑。梅城县已故知县竹梅亭之女竹英姑怀疑父亲死的蹊跷,来到京城找到曾在衙门当过捕头并有着“捕头王”之称的远房兄长商议,欲请当朝著名刑狱推官宋巩出马,查明父亲遇难真相。

  • 大宋提刑官 第2集

    宋慈从父亲的遗容上发现父亲是死于中毒,就向老家院追问。老家院只得呈上宋父的遗书:原来,四十年刑狱从无错案的宋巩,却是因误断命案而服毒自杀以死谢罪的。父亲的遗书给儿子留下一道“终身不得涉足刑狱”的遗命。从小立志子承父业的宋慈从此心灰意冷,整日以酒浇愁。宋老推官的猝然作古,使英姑和捕头王到嘉州之行落了空,而梅城县却又传来新任知县孟良臣在赴任途中死于客栈起火的恶讯,捕头王和英姑以此力请宋慈赴梅城破案,宋慈却碍于父命而去留两难。好友孟良臣的猝然遇难,使宋慈更加焦灼不安。

  • 大宋提刑官 第3集

    梅城县果然水深难测、暗含杀机。以杨主簿为首的一班县吏早有防备,以至使宋慈到梅城后每每遇壁,处境艰难。英姑为缓解宋慈的烦乱心绪,端来脚水,为宋慈泡脚调理,宋慈心态放松,果然想起了父亲遗书中提到过的一着验法,遂往火烧现场验证孟良臣死因。用酽醋泼地,果然见卧尸之处,浮现出一大片血迹。正在宋慈验地之时,杨主簿率县吏们突然赶来。宋慈临危不乱,机智应变。

  • 大宋提刑官 第4集

    黑三要杨出五十两黄金换取沉默。杨主簿明里答应,暗施黑手,结果,就在英姑领宋慈到其父当年遇难的落马坡时,竟发现了坠落悬崖的黑三尸体。所幸与黑三同行的“六月红”被树枝挂住,保得一命。宋慈从黑三七孔的血色断定黑三死于谋杀,遂将“六月红”带回客栈,意欲从此女嘴里挖出梅城迷案的线索。英姑无意中说出一番话,揭穿了卢知州的一个谎言,宋慈巧设敲山震虎之计,对卢知州提出要对半年前遇难的竹知县开棺验尸。离开知州府,宋慈和捕头王就被一群黑衣人追杀。幸亏宋慈的岳父薛庭松受命钦差,及时赶到,暗施援手,才使宋慈摆脱追杀…

  • 大宋提刑官 第5集

    负伤醒来的“六月红”终于道出真相,梅城县两任知县谋杀案昭然若揭,宋慈向岳父请命收网。大堂上,卢怀德在宋慈无以辩驳的案情推理之下,却狂笑宋慈找不到谋杀孟知县的证据。谁料宋慈却用惊世骇俗的检验之法,将孟良臣被谋杀后又遭焚尸灭迹的证据从卧尸的地面上验了出来……宋慈初次出山,就建下奇功,令朝野震动,被破格擢升大理寺正六品主事…

  • 大宋提刑官 第6集

    太平知县吴淼水仅三天就破得一桩凶杀命案,凶犯曹墨供认因垂涎玉娘美色意欲夺爱而杀了其夫王四,并交出了杀人时所穿的血衣一件。一年后,宋提刑前往太平县视察狱事的路上,将一伙盗贼拿了个人赃俱获,给了鼓吹自己治县有方的吴知县一个难堪。在视察牢狱时,一位给待决死囚儿子喂食的白发老母令宋慈心动。宋慈突然问何故杀人,曹墨脱口而呼没有杀人!旋即又连连改口是他杀了王四。宋慈疑云在心;吴知县暗暗惊心。是夜,宋慈翻阅案卷,发现太平县疑案多多,愤然难抑。而吴知县却半夜悄悄来到死牢,对曹墨循循善诱,嘱其不得翻供,并许诺:只要坚持原先的供词,可免其一死。

  • 大宋提刑官 第7集

    宋提刑正让捕头王半夜去请吴知县问案,吴知县正好跨了进来,并呈上了曹墨一案的所有案卷,还尤其郑重地向宋提刑展示了那件作为物证的血衣。不想宋提刑细察血衣之后却愤然击案。宋慈对捕头王和英姑说,除非在三天之内查出真凶,否则将无法改变经刑部审核的原判,可案发一年,时过境迁,查找真凶谈何容易!县衙书吏唐某,怀疑玉娘与曹墨通奸杀夫而在暗中监视,果然发现了玉娘有不轨之举,就急急往宋大人下榻的官驿奔去。时间紧迫,没等天亮,宋慈就命吴知县陪他去一年前的案发现场。路上,吴知县向宋慈讲述当时的案发过程,宋慈听出了几处漏洞,却不动声色。

  • 大宋提刑官 第8集

    正当宋慈找不到头绪之际,唐书吏却提供了一条线索:被害人王四之妻玉娘和凶手曹墨家过往甚密,且经唐书吏描绘的玉娘还是个淫荡之妇;宋慈又传王媒婆询问,而从王媒婆嘴里说出的玉娘,却又是一位恪守妇道的贤淑女子。同是一个玉娘,同是当初曹墨和玉娘在王婆瓜店的邂逅,从吴知县、唐书吏和王媒婆三人嘴里说出来却是截然不同,宋慈断定三人之中必定有人说谎。为求个眼见为实,宋慈带着英姑去找玉娘求证。

  • 大宋提刑官 第9集

    宋慈和英姑跟踪着玉娘,果然见玉娘进了曹府。宋慈进了曹家,见正堂大门紧闭,英姑上前推开门,只见堂上摆着两口棺木,一口是母亲为即将受刑的儿子预备的,另一口是老母亲自己的,宋慈见状动容。玉娘终于对宋慈细说了前因:吴知县曾认定这是一桩奸夫淫女通奸杀人案,公堂之上,严刑逼供,是夜,又将曹墨和玉娘同囚一处,曹墨为保玉娘清白无罪,独自顶下罪名。宋慈再向朱母问起那件血衣时,老人家当时就泪如泉涌……当晚,宋慈连夜将曹墨提出死牢问案,曹墨万念俱灰、拒不翻供。宋慈以曹母讲的一个故事,让曹墨一场痛哭……虽然能证明曹墨并非凶手,但找不出真凶,还是翻不了案,而三日刑期已去其半,宋慈焦心如焚。正在这时,捕头王无意中提到了来太平县路上查获的那帮盗贼,令宋慈双眼一亮!

  • 大宋提刑官 第10集

    吴知县对宋慈要提审那帮与本案毫无瓜葛的盗贼甚为不解,而宋慈则微笑着说所谓病急乱投医,碰碰运气而已。当晚,盗贼们被提上大堂。宋慈机智提问,果然获得重大线索:被害人王四的一个银袋子成了其中一个小蝥贼屁股上的补丁。待再提审那小贼,却说银袋子是他在逛窑子时从一个叫王四的嫖客身上偷的,而王四当日已经遇害,不可能出现在窑子里。刚找到的线索又断了。宋慈泡着脚,在心里推着案情,忽然双目一瞪。

  • 大宋提刑官 第11集

    大堂之上,宋慈胸有成竹,一一指出了原案的破绽;吴知县大汗淋漓,竭力狡辩,最终还以血衣为证。而宋慈却说本案最大的破绽也正是这件血衣。继而以无可辩驳的逻辑推理,道出了这件血衣的来历:原是一位慈母不忍心儿子再受酷刑而亲手制造的一件假证。宋慈条分缕析,层层推理,最后结论是王四溺水而死。吴知县拼死力争,说宋大人所言不过是推断,并无证据。宋慈下命开棺验尸:人被杀死后抛尸水中,鼻息全无而沙土进不得颅内;而生前落水溺死者,水中挣扎,鼻息取气,必然吸入沙土——取出死者骷髅,以热水自脑门穴灌入,随即流出,果见过滤用的白布上有一小撮河中细沙…

  • 大宋提刑官 第12集

    李家祖上本是望族,到了李唐一代,却家道衰败,夫人和氏和小妾柳氏对整日靠变卖家产过日的丈夫时有怨言。岳父和魁六十寿辰,李唐和大娘子和倩娘同去贺寿,李唐取出一把匕首给小妾柳絮儿防身。柳絮儿胆小没敢接。和倩娘好言劝其将刀放在枕下壮胆。寿筵罢,和魁将女婿一顿训斥后慷慨资助三百两本钱,供女婿开酒店用。为绝女婿退路,逼其进取,翁婿签下契约:三个月内不能酒店开张,女婿得向岳父让出祖传的庄园。当夜,李唐心挂小妾而带着三百两银子连夜赶回;大娘子倩娘却被岳父强留在娘家。

  • 大宋提刑官 第13集

    半夜出逃的柳絮儿被捕头赵追回,大娘子倩娘听到后也从娘家匆匆赶回。现场遗落的匕首成了柳氏杀夫的证据,和氏也一口咬定柳絮儿心狠。柳絮儿百口莫辩,当场晕倒。宋慈为其把脉,却另有发现。英姑拿着宋慈为柳氏开的药方去药房抓药,一问,才知宋大人开的原是保胎药。既然柳絮儿怀有身孕,谋杀亲夫的动机便不能成立。宋慈和英姑一起推案,结论是谋杀李唐者设下栽赃柳氏之计。和员外来访,万般恳请宋大人为其女婿报仇,言词间却泄漏出案发当晚其女倩娘情有异常。

  • 大宋提刑官 第14集

    正当宋慈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捕头赵兴奋地闯了进来,交给宋慈一支玉簪。宋慈讯问贾仁,贾仁说是案发日李大娘子失落在他家门前的。贾仁的证词证据和和员外漏嘴的证言,无不印证了和氏半夜潜回作案的事实。宋慈于是便放了柳氏,而将和倩娘捉拿归案。大堂上,和倩娘虽然矢口否认案发日回过家,却说不清自己的玉簪怎么会失落在旧货店门口。正当和倩娘百口莫辩之时,柳絮儿却来为和氏伸冤。柳絮儿出示了一包倩娘亲手缝制的婴儿衣衫,使倩娘因嫉恨柳氏怀上身孕而杀夫嫁祸柳氏的作案动机荡然无存。

  • 大宋提刑官 第15集

    命案扑朔迷离,宋慈夜不成寐,夜月下,鬼使神地差来到库房,却见英姑埋头在库房角落里阅着尘封案卷。为解开那支玉簪之迷,宋慈赶到和家镇和员外府上,却意外发现严家厨娘竟是大脚。经追审,老厨娘却道出一桩怪事:案发夜,戏班男优曾穿着女装夜半潜出严府。捕头王赶到男优住处,却发现男优已悬梁气绝。经检验,宋慈识破男优是他杀。由此,一位道貌岸然的父亲处心积虑,杀婿祸女,欲霸庄园的案情浮出水面。进而一份陈年案卷又揭开了和魁三十年前谋杀和氏生父的悬置血案。

  • 大宋提刑官 第16集

    唯一知情严家秘密的老厨娘上堂作证,和魁却利用亲情百般狡辩。为揭穿和魁谎言,宋慈当堂用滴骨辩亲法,验证了和魁父女并无血缘之亲。在无以辩驳的事实面前,和魁终于瘫痪于地。此案具结,和魁伏法。柳氏生下一男儿,续了李家之脉,大娘小妾悲喜交加,相拥而泣。邹记酒馆生意火爆,老板邹仁步入大堂向酒客致意,逢场作戏的一番套话,倒招来酒客们的冷嘲热讽,正想离去,却闻邻居的杨易和童非打起了嘴仗。杨、童两家素有小怨,童非对杨易言语讥嘲,令杨易无地自容,起身离去。

  • 大宋提刑官 第17集

    杨易从家里找出一个包裹,重回酒店当众打开,竟是百两白银。借着酒兴,杨易声称昨夜在城南门外将一商人推入枯井,夺得这百两银子。众人都当杨易是酒后疯言。老板邹仁想上前劝说,却被杨易一顿狠话堵了回去。第二天一大清早,童非就去提刑衙门报案。宋慈笑道,世上真有杀人越货还到处张扬之人吗?可出于慎重,还是去城南察看,不想果然从井底捞出一具男尸。而报案的童非一见男尸,大出意外地溜了。验尸中发现尸体七孔内有血迹,十指呈黯黑色,即命英姑张贴告示。

  • 大宋提刑官 第18集

    躲出家门的童非终被捕头赵押回提刑衙门。捕头赵一番自以为是的推论,将童非断成凶手。岂料,童非口齿伶俐,一番辩驳,竟让捕头赵张口结舌、理屈词穷。多亏英姑出面另作一番假设,才挽回了捕头赵的面子。丈夫被害,弟弟又涉嫌入狱,杨月儿整天以泪洗面。邻里前去劝慰,开酒店的邹老板也古道热肠地前去看望。宋慈来到杨家,杨月儿跪求宋大人放了弟弟杨易。宋慈说要让杨易摆脱嫌疑,就得找到真凶。

  • 大宋提刑官 第19集

    杨易说,姐姐买过砒霜,是为毒老鼠的。宋又提起后院的小门,杨似有隐情。宋慈突然又追问一句,你是否见过鬼?杨易脸呈痛苦之状,宋慈便不再多问,而心里却对案情渐有眉目。宋慈将童非释放,却让他必须找到本案的一件证据。童非按宋提刑所嘱,在邹记酒馆门外守株待兔,终于找了那架常给邹记酒馆送酒的驴车。宋慈从驴车的车轮缝隙中取出些许粘泥,正和他取自城南井边的粘土相符,从而证明了宋慈的推断。是夜,宋慈到邹记酒馆拜访邹仁,伙计说主人在后花园,宋慈相随到后花园,却不见邹仁身影。

  • 大宋提刑官 第20集

    邹仁与杨月儿作为“奸夫奸妇”被带上公堂。邹仁坦言与杨月儿有私情,却声称与谋杀丝毫无涉。宋慈依据种种证物,层层推理:事发当晚,邹仁毒死崔成,而后故意在酒客面前招摇,造成案发时不在现场的假象。巧缝杨易用百两银子当众吹牛,就将计就计,将送酒的车夫骗进酒店用酒灌醉,然后用驴车移尸城南枯井,意欲除了崔成,又栽赃杨易,从而夺得杨家房产来扩展他的酒馆。为证实推理,宋慈一一举出多项证据,使邹仁在如山的铁证面前彻底崩溃……杨月儿自知罪不可恕,绝望下,以额磕地,求宋大人让她再见胞弟一面。

  • 大宋提刑官 第21集

    毛竹坞横着一具外乡人的尸体。提刑衙门接到报案后,宋慈亲领捕头王和英姑到现场验尸。见死者除右臂有一块火烙伤痕外,胸前有多处形状奇特的刀伤,后知是为刀头呈三角的篾刀所伤。捕头赵在离尸体不远处找到一把有着“牛记铁铺”铁印的新刀,但赶到铁铺前,却发现牛铁匠人去屋空。英姑奉命满城张贴死者的图形告示。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妇见了图形发出惊呼,急急赶到尸棚,捋开那条有一个火烙伤痕的手臂一看,竟喜泪纵横。毛竹坞出了命案,令村民惶惶不安。

  • 大宋提刑官 第22集

    翠姑欢天喜地走在回到毛竹坞的路上。捕头赵快马出山,与翠姑打了个照面,忽觉眼熟。翠姑与母亲说起那恶人已死,才得以回家和母亲团聚时喜泪纵横。三叔婆却因何老二近日的反常之态而忧心忡忡。宋慈与邓九等毛竹坞村民相商查案之事。宋慈向众人通报,方圆三里没有找到杀人现场。大叔公邓九问官府是否怀疑杀人现场就在村民家中?并表示各家自愿开门接受检查。宋慈则要求将各家的篾刀悉数收缴查验。英姑和捕头赵来向宋慈报说各自所获。已可确定死者正是前些天在邻县发生作案抢劫的在逃盗贼。

  • 大宋提刑官 第23集

    何老二散尽家财后,将脖子套进绳索。宋慈率捕头赵及时赶到,从吊索上救了何老二一命。宋慈在将军庙前开设法堂,公开审案。百余把篾刀摊放在地,苍蝇聚来,却只叮其中一把,而那把杀过人的篾刀上刻着何老二的名字。村人震惊之余,纷纷跪下求情。何老二为情所感,痛哭着承认是他杀了外乡人。宋慈如履其境地将何老二在强敌入室行凶之时,出于本能反抗而侥幸砍倒恶贼的过程推说一番,并当众宣告,何老二不但杀人无罪,还杀贼有功!村民欢腾。

  • 大宋提刑官 第24集

    首富吕文周平时恃财傲物,不结人缘。如今案发,落了个墙倒众人推。有现场扇子的物证,还有邻人亲眼目睹吕文周当街调戏被害人何氏的人证,更有百姓联名上书共指吕文周品行不良的旁证,白贤升起大堂,秉公而断,吕文周判了死罪,打入死牢,报请上司核准处斩。宋慈夜读青阳县案卷,有所疑问,连夜启程赶往青阳县。吕文周妻三娘探监,吕文周对平时拈花惹草,不善待妻子深表悔恨。三娘听后泪如泉涌,表示要散尽家财,以期老天开眼,为夫平冤。三娘大办佛事行善,吕府门前诵经声震天。

  • 大宋提刑官 第25集

    白贤对宋慈的到来,有些惊惶,问案中有何不妥。宋慈说虽有遗扇为证,却少了赠扇人郑玉的旁证。白贤深夜下狱,再问郑玉其人。吕坚称并无此友。宋慈进而又指出案发在四月初三,是夜细雨绵绵,天气寒冷,凶手为何带携扇作案?白贤听此一说,深感审案确有疏漏,愧恨之下,竟昏倒在地。看着昏睡在床的白老知县,宋慈不禁想起承受不起过错而以死谢罪的父亲而潸然落泪。宋慈看着扇面题字,忽然觉得诗文眼熟。再去深巷酒肆,果然见墙上题诗与扇面的是同一首诗。可酒肆老板王二却怎么也记不起题字的王传是何方人氏。

  • 大宋提刑官 第26集

    宋慈和白贤再去童家,在童家内房的窗台前,宋慈忽见王二老婆珠儿正在对门楼上向童家探望。宋慈此时才想起昨天珠儿话中似有别音。急急赶往王二酒肆,珠儿细说了当时王传和几个读书人在此喝酒的情景。正说着,王二突然上楼,说他终于想起来,王传家住邻县凤阳。宋慈注意到王二鞋底沾着黄泥。宋慈赶到凤阳,拿出扇子,王传说诗是他作的,但扇面上的字却像出自他好友郑鉴手笔。捕头王率捕快赶到黄泥岗陈鉴家时,却见陈鉴早已中毒身亡。

  • 大宋提刑官 第27集

    王二因在楼上窗口窥见对门何氏美貌,趁童四出门在外,深夜潜入童家,意欲行奸,何氏拼死不从,王二遂杀何氏奸尸,事后设下遗扇嫁祸之计,使吕文周蒙冤,眼看案情败露,又杀为他扇面题字的陈鉴灭口,宋慈将案情推得如履其境。王二却说没有实证而不能定其死罪。宋慈开棺验尸,死者刀伤右浅深,右窄而左宽,正是王二这个左撇子所为。铁证面前,王二伏法,吕文周得以重见天日。而白贤老知县却悄悄挂冠,携老伴如释重负地回归故里。楼家为女儿订亲喝酒至深夜。清晨家人急报:小姐死于后花园枯井之中,井中另有一未死男子,是在楼家教书的落魄秀才梁雨生。

  • 大宋提刑官 第28集

    刘皓认定,既是相约私奔,为何未带行李,而小姐带的银财在他身上?必是谋财害命。宋慈读梁雨生案卷读出疑问,即潜入楼宅枯井处查看,捡得一小儿饰物——狮形的铜挂锁。宋慈告知刘皓此案有疑点。二人同去狱中探视疑犯梁雨生。那人如疯如癫,痴念着已死的小姐。宋慈问梁如何与小姐相约。梁说,那夜喝酒后回房看到桌上有纸条,小姐约他私奔他乡,故急急赴约,谁知害了小姐性命。宋慈与刘皓去楼家查探。宋要看梁雨生住的屋子。

  • 大宋提刑官 第29集

    宋慈从狱中叫出梁雨生,有意吟起小姐房里的那首词,梁雨生即说此词是他所作,即写下整首词。又说与小姐只是隔墙遥望,从未私会。刘皓说你把小姐肚子弄大了,还说这话?梁大喊冤枉,说诗文是楼家小儿交丫环,再转小姐的。宋慈想到丫环是关键人物。再去楼宅,丫环已用剪刀自杀。宋慈细察其伤势,认为是他杀。又发觉死者指甲内有血迹,而楼员外左边脸颊恰有两道抓破的血痕,楼夫人说是她睡梦中不慎抓破的。

  • 大宋提刑官 第30集

    英姑暗随一个脸上有抓痕的男人,见其走进一座破落小院。稍后,楼夫人携宝儿去私塾读书,不一会也悄然走进破落小院内,与那名叫袁生的男子幽会。 宋慈、刘皓及楼员外赶到,男人已倒地身亡。众惊。宋慈从容讲出此案的微妙内情。有人密谋“李代桃僵”之计:梁雨生与小姐隔楼遥望而生情,将情诗交学生宝儿送给小姐,宝儿给了丫环,丫环则给了袁生,袁又另抄一份当作己作送给小姐。小姐爱袁生风流潇洒,以身相许。袁生与她相约于订亲夜外逃。

  • 大宋提刑官 第31集

    楼员外质问女人:我待你不薄,为什么还这样做?女人愤然道:我不过是被你花五百两银子买来的卖笑女子,你女儿对我屡出恶语,只怕将来我们母子没有好结果,故而趁早除去,让宝儿独得家产。此案既破。夫人求宋慈与儿子再见一面。女人将自己的一缕青丝交给尚不懂事的儿子。而后,她用刀自刺胸口,拔出刀子交给宋慈,说是杀人凶器……杜松妻子李玉儿离家三月未归,杜母街坊里听到风言风语,拖着病体到豆腐坊责问儿子。妻舅李丁也怒气冲冲赶到,喊着要杜松还他的姐姐。

  • 大宋提刑官 第32集

    杜松当堂喊冤,刁知县却也不怒,好言道若交不出李氏,只得将杜收监,李氏何时出现,本案何时具结。时隔半年之后,贾博古来催知县结案。刁光斗绵里藏针地问贾何以对此案如此尽心?贾只得再奉上一张银票。于是,刁知县便对杜松动了酷刑,无奈杜松死不认罪。宋慈下县暗访,路遇李丁运姐姐尸骨回家。宋慈问一堆尸骨何以就能确认死者是令姐?李丁说敢认下姐姐的尸骨,全凭一对祖传银镯。宋慈取镯细看良久,或有发现,遂假称高人,劝李丁停棺七日再下葬。

  • 大宋提刑官 第33集

    宋慈向杜松母亲探问事因。老人迟疑地说起一件事:去年夏天,她亲眼见儿媳玉儿与秀才老爷说些调笑之语。老人怕惹祸水,便将此事压在心里。宋慈赶到李丁家,对那具李丁接回的尸骨进行检验。结果,原来那是一具男子的尸骨,且也是被谋害致死。宋慈和英姑几乎同时把贾博古作为本案最大的嫌疑人。一位从京城来的信使进了县衙,交给刁知县一封密件,刁光斗感到太平县城有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果然,随后就发生了两件奇事:一件是摆渡的老大在风雨亭上吊了;另一件是贾秀才突然失踪了。

  • 大宋提刑官 第34集

    大堂上,刁知县假作善意,声称愿替杜松供养老母。杜松感念知县大恩德,举笔正要画押,宋慈突然走上堂来,说是受杜母之托,前来打这场官司的。宋慈用其让人称绝的推理,把此案始末一一道来,所谓杜松杀妻案,原是贾秀才为夺人之爱而设下阴谋;而身为父母官的刁光斗则明知此案有假,而将错就错,不惜以百姓的生命换取钱财。刁光斗知道事情不妙,把宋慈请到后堂说话。到后堂,刁光斗得意地从袖中取出一封来自京城某大人的密信,声称自己有朝中大人保护。

  • 大宋提刑官 第35集

    嘉州银库一夜间失盗二十万两。据报,库监公孙健与盗贼里应内外,盗走官银。公孙健受审时撞壁而死。朝廷上议论纷纷。吏部尚书薛庭松提议急调宋慈至嘉州,协查此案。宋皇应允。宋慈急赴嘉州途中,嘉州衙门派人人迎其上花船,船上有弹琴女子。宋慈怒而下船,骑驴进城。知州范方一副病态出来见宋慈。二人谈话很不投机。宋慈即去狱中察看,追查公孙健尸体。狱吏胡乱找来一具,被宋慈一眼识破。通判袁捷赶至,责打狱吏一顿,令其找到公孙健之尸。

  • 大宋提刑官 第36集

    宋慈到库监公孙健家查探,见其妻疯疯癫癫坐在门前,不与人交谈。又进得公孙家,见屋内抄搜得十分零乱,未有赃物。案情一时难有进展。宋慈故作闲极无聊,上茶楼听曲。一位弹琵琶的紫玉姑娘,性气高傲,给他留下较深印象。又听人议论嘉州两位官员,对贪财的范方深恶痛绝,对干练廉洁的袁捷大加称赞。是夜,袁捷率部得胜而归,称已剿灭那伙盗贼,且获一图纸,得知被盗之银未在运出城,掩埋在城内,且在州衙附近。袁捷要在衙门内挨家搜查,从官员自家搜起。

  • 大宋提刑官 第37集

    清早,袁捷带一队人马到衙门搜寻赃银,且从自家屋内搜起,其他官员敢怒不敢言,范方惊惶不已。捕头王找到公孙健尸体。宋慈查验认定:公孙健被毒打,骨断数处,舌头被割断,强塞入咽,致使气息难通,撞壁而死。是夜。宋慈被袁捷请至城外河道边听曲赏月。半夜时分,河道关卡拦住一条船,船上竟是范方之妻。即搜出船上有二十余万两银子,即被扣下。范方赶来,声称银子是自己攒下的。袁捷质问:州官一年才有多少俸银?这二十余万两银子如何积下来?又何必偷偷摸摸半夜起运?范方有口难辩。

  • 大宋提刑官 第38集

    袁捷约宋慈上城外小山观景,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宋慈却说,范方并非盗银之辈,实是另有手段高明者在操纵此案。宋袁二人言词交锋,不欢而散。紫玉偶尔发现邻屋藏有十二口大箱子里,箱内全是银子。她欲找袁捷,未见,却与袁妻有一番对话。原来,袁妻对丈夫与紫玉相好之事十分清楚,亦知其他秘事。袁捷至紫玉住处。紫玉质问袁,为何做这种下道之事?袁羞怒不已,竟将紫玉击昏后抛至河中。薛庭松、冯御史等重臣到嘉州,向袁、范宣读诏书。

  • 大宋提刑官 第39集

    宋慈在紫玉住处抬出十二大箱,计十万两白银。袁捷矢口否认与此银有关。紫玉再现,原来她已被捕头王从河时救起。袁捷见大势已去,服毒而死。薛庭松为女婿入京为官费了气力,宋慈却不想做京官。岂料宋皇下旨,任其为提点京畿行狱。宋慈只得上任。岳父六十大寿这天,宋慈去薛府,路遇兵部侍郎史文俊,被奚落几句。酒宴上,史文俊仗酒胡言,搅得众人不开心,遂拂袖回府。宋慈随即离去,途经史府墙院外,似乎听得墙内有异常声响。

  • 大宋提刑官 第40集

    御林军将史府团团围住,骗出史文俊,押至临安府受审。史文俊无所顾忌,从容走入临安府。宋慈见状有疑惑。新任知府吴淼水升堂审案。原告唐二宝声称表妹小凤被拐卖至史府,遭史文俊强暴,故而出逃,却被史刺杀。史文俊大怒,说绝无此事。唐二宝又说出更严重的情节:小凤窃得史文俊与北方敌国私通的证物——腰牌和史亲笔写的通敌文书。吴淼水据此判定史文俊为通敌罪,打入“天”字号大牢。史府老家奴求见宋慈,要宋帮主人洗却诬告,卸除罪名。

  • 大宋提刑官 第41集

    金銮殿上,文武大臣对处置史文俊各叙己见。宋皇问宋慈意见?宋慈说此案尚未查清,如何谈得上处置?宋慈要求参与查案,弄清案因。薛庭松提出冯御史当主审,宋慈、吴淼水为副审。史府内。宋慈查验小凤尸体,见其衣衫被扯破,头发披乱。判断杀人凶器为单锋剔骨刀,而非原先认定的史文俊随带长剑。接生婆用绵丝缠在手指上,查验出小凤仍是处女,排除了史对小凤施暴的指控。宋慈对唐二宝提问:那夜二更后才出现月光,如何看得见杀小凤的情景?唐有些惊慌,答非所问。

  • 大宋提刑官 第42集

    史夫人向宋慈讲出小凤身世:十几年前,去郊外拜佛,遇一年轻女人,将的女儿交托寄养。留有一块印章,有“偶得佳句共剪窗”几个字。郊外有人被杀。宋慈急急赶去,胡知府也同时到达。一妇人认出是其丈夫黑三,在醉花楼做事。宋慈进狱中询问史文俊。史说,一日在醉花楼,有部下送画给他,恰遇薛庭松及店主沈彪。史让丫环小凤转送画给薛。出门时,见一卖柴汉子倒在外面,夫人起同情之心,加上沈彪劝说,就让唐二宝入史府做事了。嘉州袁捷案尚有十万两银子不知去向,宋慈曾让英姑向袁妻追问银子送到京城的去向,袁妻只知经手人为酒楼店主,脸上有一块暗红的胎记。而醉花楼店主沈彪的脸上恰有一块暗红色胎记。

  • 大宋提刑官 第43集

    宋慈向冯御史报说此案的新线索。冯御史忽然头痛不止,倒在椅子上。宋慈见房里有张字画,题款上的闲章,正是“偶得佳句共剪窗”几个字。吴淼水请宋慈到临安府。公堂上摆了一具死尸,竟是黑三妻。胡说宋慈去过黑三家,走后便发觉妇人死在家中。又叫出两个丫环,摆出物证:一万两银票及一张纸条。胡称宋慈在后街与英姑双宿双飞,银票与小院丫环是史文俊送的,宋慈写纸条给史文俊,可保其过关。宋慈验查看纸条上的字,确是自己的笔迹。至此,环环相扣,宋慈已无言可辩,即被关入“地”字号大牢。

  • 大宋提刑官 第44集

    薛玉贞来狱中探望宋慈,表示要帮宋慈洗清冤屈。她在慧珏公主住处见宋皇,为宋慈申辩。慧珏提议,让宋慈戴镣自查,洗清身上的冤情。宋皇允诺。慧珏去狱中宣读诏书。宋慈拜谢圣恩,要求在狱中审案,并要求查阅所有证物案卷。吴淼水无奈从命。深夜,宋慈在狱中细看有本人笔迹的信纸,百思不解。玉贞来狱中给他洗脚,不慎弄湿纸页,忽有所察。醉花楼店主沈彪跌死。宋慈验尸。查到楼上扶栏,有被锯断的痕迹。慧珏公主请宋皇、薛庭松等人看傀儡戏:一男一女有了私情,女人怀了身孕,被男人逼死。

  • 大宋提刑官 第45集

    宋慈说出案情真相:小凤原是薛庭松的弃女。薛偶尔得知此事,让唐二宝混入史府,诱出小凤,谁知弄巧成拙,唐二宝于混乱中失手刺杀小凤,无奈只得编了谎话,说是史文俊所为。薛庭松因亲女被杀,愤而报复史文俊。吴淼水说,史文俊私通敌国罪有腰牌和文书为凭。宋慈取清水一盆,将信纸投入水中,即见那纸片散成小块了……原来是由许多小片碎纸拼起,在炭火上烘干成一封书信。有此妙法,便可编成有力假证,将史文俊及宋慈打成重罪。宋皇怒道:将薛庭松等拿下!宋慈去狱中探望岳父。二人有一番对话。

  • 大宋提刑官 第46集

    宋慈在瓦舍看锦玉班演杂剧,忽报西郊明泉寺后山发现一具白骨,即赶往现场。死者发间有一银簪,后又捡得一只绣花软底鞋。山下有一座大庄院,忽遇恶犬,有人拔刀杀死恶犬,是刑部小吏竹如海。宅院称“如意苑”,十分热闹。宋慈想进去,被拒之门外。见锦玉班的小桃红从里面出来,竹如海随之而去。宋慈去瓦舍询问锦玉班女班主,那鞋果然是女旦所穿。一年前,美貌女旦绿腰忽然不见踪影,死者莫非是她?宋慈再去如意苑,路遇去如意苑买马的驸马爷梅子林。

  • 大宋提刑官 第47集

    一直未露面庄主给宋一份厚礼,宋未收。回到家中,却见那礼物分别是给母亲及刚刚怀孕的妻子玉贞的野山参和鹿茸,宋慈大惊:此人不简单!如意苑内有一幢小屋,石瓦石壁,铁门紧闭。两个黑衣人死于屋外。宋慈得报去查验死尸,系毒箭所伤。二黑衣人半夜欲入屋,被毒箭射杀。庄主终于露面,竟是宋慈原先打过交道的刁知县刁光斗。刁从容打开石屋,让宋慈、曹纲入内。室内仅一床一椅,另有八口大箱子,别无他物。宋慈暗生疑窦。西郊明泉寺后山又发觉死尸,是锦玉班的女旦小桃红。宋慈验尸后认为小桃红死于两天前。

  • 大宋提刑官 第48集

    竹如海在公堂说,有人来报,小桃红被拘明泉寺,他即赶往明泉寺。在后殿听到有女子低泣,叫唤小桃红,果然应声。二人刚刚相会,和尚们追赶过来,便摸黑往山上逃,慌不择路,小桃红惨叫一声,滚下陡坡,从此不见踪影。然而,明泉寺住持出来作证,前晚寺内十分安静。又有车夫张大力作证,竹如海曾雇他的车,拖上一个裹着被子的死人……宋慈据已知证据与线索,作出推论:竹如海暗恋小桃红,那日闯入屋内求欢而不得,一时恼起,扼颈至死,不得已黑夜里移尸郊外……判定竹如海为杀人凶犯,将其关进死牢。

  • 大宋提刑官 第49集

    刁光斗突然造访,对宋慈说,已将宋所撰之书熟读,这回案子是套用一次而已。又说,竹如海想借小桃红进如意苑之机刺探内情,这回借宋慈之手除掉竹如海,十分开心。宋慈悔疚不已。刁光斗以话激他:你父亲审错案以自杀谢罪,你也应如此。宋慈要喝毒酒,被英姑等拦住。宋慈向宋皇请罪。宋皇赦其无罪,嘱其排除阻力,查清此案。姜氏说,四天前城里富户朱某请小桃红去家中唱戏,再没见其人。朱称,那天小桃红刚来,就有几个人抬了宫轿将她接走了。宋慈找柳青,那人已离去。

  • 大宋提刑官 第50集

    宋慈找到管理朝廷粮草事务的驸马爷,见其神情不佳,又将玉饰让他辨认,竟失态跌下马来。几个老臣随冯御史和曹纲到提刑司探问案情。宋慈让被捕头抓回的柳青讲出实情:有人以保她大红大紫为诱饵,让她假扮小桃红在明泉寺与竹如海相会,逃往后山时,又假装跌落陡坡……发觉此案竟追到驸马爷身上,曹纲与冯御史等惊惶起来,要宋慈不必再查。谁知,慧珏公主带着驸马爷来提刑司自首了……

  • 大宋提刑官 第51集

    宋慈进如意苑“请”刁光斗。刁在那幢小屋。宋慈独自进去,与之交锋。刁问宋此案查询得如何,是否查到驸马爷身上?又是否将驸马爷定为无罪之人?宋慈说,此案是你刁某一手制造的。宋慈将案情一一推演出来:刁光斗欲拉驸马爷做北方劣马换南方粮食的生意,以春药入酒,驸马爷将小桃红扼死并奸之,自此只得由刁某摆布了。刁某将小桃红之尸浸入池中,造成假案,借宋慈手逼死竹如海。可谓一箭三雕。刁光斗称赞宋慈推演得一丝不差,又说,运粮船队一路顺风,很快便到北国地界。

  • 大宋提刑官 第52集

    宋慈拿出宋皇手谕,将八大箱子抬往皇宫。宋慈向宋皇讲八大箱子所涉各案实情,宋皇竟说睡着没听清楚,让宋慈先走。宋慈刚出宫门,就见宫内燃起烟火。宋皇出来说,一时失火,将八大箱子烧毁了。候在宫外焦急万分的官员们大喜过望,宋慈沮然而归。早朝,宋皇提宋慈为二品刑部左侍郎。宋慈却已辞官而去…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