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李卫当官

李卫当官

简介:   江南大水,四阿哥胤禛与十三阿哥胤祥受康熙旨意微服南下查案。岳子风女儿岳思盈与儿子小满逃难路上结识李卫与李母。四人结伴来到江都县。李母与小满与灾民一起哄抢粮食时被抓后被判谋反即将处决。李卫被迫假扮钦差劫法场,临走前,他偷走同住一个客栈的胤祥的宝剑。胤祥与胤禛跟随其后。法场上,李卫成功吓住了县令冯月清及在场所有官兵。胤禛对这个不学有术、外邪内正的小子非常欣赏,索性让李卫继续假扮钦差,以转移太子党的注意。李卫也不含糊,挖出杀害岳子风的真凶是太子亲信徐祖荫,而他假钦差的身份也被太子手下揭穿。太子情急篡位,被废。李卫有功,胤禛将他收为包衣奴才并派他去苏北最穷的一个县当县令。第一次当官的李卫闹出许多笑话。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 李卫当官 第1集

    洪水泛滥,人民流离失所。治河的三百万两赈灾银被河督贪没,江南道御史岳子风又因上摺直言惨遭杀害,皇上震怒,令四阿哥与十三阿哥微服查案。李卫一家在逃难途中结识了岳子风的女儿岳思盈和儿子小满,他们随著难民涌到江都县。谁知李母和小满因饥饿难忍,在街上捡拾被灾民抢夺的一车米而被官府捉进监狱。李卫、思盈用尽办法救人失败,江都县令冯月清因钦差快到,为掩饰其谳狱不清的罪名,胡乱定了李母、小满等人谋反罪,李母等因不识字,被骗画押。李卫为筹银子救母,在码头设下赌摊,却无意中救了江南名妓顾盼儿,顾盼儿以一把名人字画的檀香扇答谢。思盈识货,拿扇子当了千两银子,李卫去牢中打点,才知母亲与小满早定了死罪,即将问斩,李卫铤而走险,歪打正著的借用比邻而居的四爷携带的尚方宝剑,大胆劫了法场,救下母亲与小满。四阿哥暗中观察,对李卫的胆识,和他外邪内正的独特作风,颇有好感。李卫知道闯了大祸想借夜色逃走,谁知此时江甯知府魏敏中和江都县令冯月清领兵将李卫住的客栈团团围住。魏敏中和冯月清只因他们误把李卫当作是微服私访的钦差,派兵保护,不但李卫、思盈两家人逃不掉了,连隐身客栈中的真钦差四爷与十三爷,都无法动弹,正好藉机暗中观察李卫的举动。冯月清对李卫百般奉承,送古董画,李卫不收,就又送去一名小丫鬟─石榴,其实是安插在李卫身边的奸细。很快李卫就识穿了石榴的身份,故意透露自己家大业大,食指浩繁。冯月清得知李卫缺钱,决定送金子去客栈。思盈因李卫要收贿赂而责李卫,因其父岳子风就是因秉公执法而招杀身之祸。李卫猛然醒悟过来,将金子还给冯月清。

  • 李卫当官 第2集

    李母见到手的金子没有了,情急之下说漏了嘴,石榴知道李卫是假钦差。这时太子也加快谋反的步伐。这边厢四阿哥也在密切注视事态的发展。冯月清、魏敏中再次派兵包围客栈,捉拿假钦差,在这危急关头,四阿哥施计解救李卫,并摘了冯、魏二人的顶戴。四阿哥要李卫继续扮演钦差。冯、魏二人将功补过,出兵到莫灵山庄协助李卫,捉拿杀岳子风的凶手。在山庄外捉到给徐祖荫送信的绿营兵,李卫假冒徐祖荫手下将凶手们骗到江都县衙门,没问口供就处死了。凶手死了,有人欢喜有人忧。四爷责问李卫考虑不周,没有将赃银追回。也没有抓到幕后指使人的把柄,李卫这才知道逞一时之快,又闯下祸事,而四爷为了查出赃银,已带了十三爷悄然离去。思盈也想离开李卫,李卫情急生智,想用激将法逼出太子门人、杀害岳子风的真凶,江苏臬台徐祖荫,特差前来请罪的冯月清,将凶手的头颅送到徐祖荫处,徐祖荫以不知情为由拒收。李卫又想一计,让石榴冒充冯月清的丫鬟去找徐祖荫,假称赃银在县衙。徐祖荫上当,亲自出马,到县衙要银子。李卫布置人马准备捉拿徐祖荫。在公堂上姜还是老的辣,李卫斗不过徐祖荫,被识破是假钦差。李卫处境危急,冯月清派人监视李卫,思盈感到李卫本事有限,向江南名士任南坡求助。

  • 李卫当官 第3集

    李卫受挫后心灰意冷,小满故意说思盈立誓要嫁给为她父亲报仇的人,李卫受激,谎称李母是皇上的奶妈,骗过了县衙捕头,先行脱身。李卫与小满一齐去找思盈。在任南坡家,李卫大吃飞醋,而李母却在客栈中大吃大喝,浑然不知自己危在旦夕。神机妙算的任南坡,叫李卫赶快回客栈救母亲,这时臬台府已派了亲信到江都县,将李母和石榴关进柴房。李卫无计可施,只好按任南坡吩咐去找四爷胤稹,四爷怕假冒钦差的事情闹大牵动朝廷,被太子党抓到口实,想给些银两打发李卫,可是李卫誓要救出母亲才罢休。思盈慷慨陈辞,并带十三爷胤祥去找任南坡。李卫听说任南坡谁的帐也不买,独独锺情江南名妓顾盼儿,忙赎出顾盼儿赠送的扇子相送,任南坡终于答应出山帮忙,这时太子已派亲信琦亮下江南,与徐祖荫布置人马捉拿李卫。李卫、胤祥等人去救李母。冯月清与魏敏中软硬兼施折磨李母迫其招供。李卫依计带冯月清去云水寺取赃银,抓住了冯与上级勾结的证据,思盈救出李母石榴。真钦差终于露面了,四爷胤稹在臬台府将琦亮、徐祖荫稳住,这边厢李卫和胤祥、年羹尧己将冯月清、魏敏中等人抓获。李卫用他那套市井流氓的方法,逼冯月清先认了罪。徐臬台亲信知事湮灭证据,但被眼明手快的年羹尧夺下。李卫用“贴加官”的逼供法,令知事供出真情,并签字画押,于是两江官员勾结河道总督贪污三百万两赈灾银的案件终于水落石出。

  • 李卫当官 第4集

    胤祥下令把贪官游街示众。思盈担心李卫的安危,劝其赶快离开是非之地,李卫却拿出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江湖义气,不肯独逃,太子亲信琦亮不甘心同党徐祖荫获罪,一定要把李卫拖下水,希望藉此扳倒四爷,四爷无奈默许了。李卫被抓入狱,视死如归,赢得狱卒的尊敬。顾盼儿亲自上门找江苏巡抚,晓以利害,劝巡抚为明哲保身而全力保护李卫的安全。李卫暂时捡回一条命,但自知被押进京,仍难逃一死,于是答应与石榴结为名义夫妻,只为今后照顾其母。两人分批向京城赶去。顾盼儿在思盈面前赞扬李卫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并劝思盈一切随缘。胤稹等依任南坡之计将李卫在江南干下的整治贪官大事传遍京城,令琦亮等对李卫无从下毒手。太子与胤稹胤祥争取李卫的审理权。康熙传手谕命有八贤王美誉的八爷过问此事。李卫在大理寺狱中成了名人,又把一身赌技传授好赌的狱官,上下都把他视为好友。李卫的日子过的十分逍遥,遇上奉康熙之命前来暗访的侍卫领班。也拿凡事一肩扛的李卫毫无办法,这时生怕东窗事发牵连自己的太子,急欲借李卫之口,攀诬四爷和八爷,以便为自己脱罪,特地派了琦亮到狱中,想对李卫严厉逼供,幸被及时赶到的九爷胤峨所救,胤峨持康熙手谕将李卫带走。一直与四爷明争暗斗的八阿哥想一举扳倒太子和四爷,将李卫、徐祖荫搬到一处偏僻大院,一方面保护他们,免被太子杀人灭口,一面隔离审问。

  • 李卫当官 第5集

    徐祖荫抱定了必死决心,宁被胤峨打断双腿也闭口不言。李卫捉弄胤峨等人,令胤峨又气又恨。八爷胤祀认为李卫不过是个大字不识的江湖混混,只要给点甜头,一定可诱他吐实,暂时对他优礼有加,而太子利用八爷府的管家王福做内线,也密切注意两人举动。李母死活要见李卫,胤峨将李母等人带到李卫处,想迫李卫开口。孝顺的李卫正感计穷,碰上狗急跳墙的太子,命王福下毒杀李卫和徐祖荫灭口,奸计被李卫识破,八爷将计就计,叫九爷派了人假冒太子的杀手,行刺徐祖荫,谁知这时太子真派了亲信闯入大院,另一方面,胤祥、思盈也在布置人手保护李卫,三路人马在大院中一场混战。太子见事情败露,决心谋反,康熙秘密回京,传口谕,如太子叛乱,令胤稹立即缉拿。太子迫不及待派兵围城,徐祖荫见太子不念旧情,心灰意冷向李卫吐衷肠。徐祖荫将太子罪证交给李卫后自杀身亡。太子命数该绝,叛乱失败,胤稹亲自将太子抓获,因此案牵连甚广,皇上下旨,由胤稹、胤祀主审一干人犯,李卫始终没有攀扯四爷和十三爷。思盈为救李卫,直闯四爷府,力陈李卫忠义,并拿出徐祖荫给李卫的罪证,胤稹、胤祀深受感动,想出了救李卫的唯一办法,那就是向皇上陈述李卫是岳思盈未来的夫婿,李卫为岳父报仇而假冒钦差,情有可缘。

  • 李卫当官 第6集

    李卫在监狱正饮断头酒,胤稹亲到狱中收李卫做门人,并给他捐了个官,李卫欣喜若狂。康熙召见李卫,李卫不识他就是当今皇上,二人畅所欲言。康熙觉得李卫是可造之才,钦点李卫做苏阳县令,并赐他与思盈成婚。李卫、思盈到雍亲王府谢四爷赏赐,李卫怕思盈为难,向四爷苦求,不与思盈成婚,只认作兄妹。胤稹只好答应。李卫一家到苏阳县上任,途经驿站,见官场腐败现象,决心整治,得罪了致仕归乡的老相国高士奇的侄子。在县衙门口,李卫、高侄针锋相对,气走高侄,李卫慷慨陈词,振奋人心,反被前任县令、已高升为知府的葛春霖痛加斥责。初入官场,葛春霖就给李卫下马威,而李母更像刘姥姥初入大观园,闹出了不少笑话。李卫巡视水灾灾区,看见民不聊生,百废待兴的景象,心急如焚,但是皇上答应给李卫的五十万两修堤防灾银子,经过层层剥削,到了李卫手中却只剩下了十五万两,李卫急拦葛大人的座轿要银子,反遭葛知府一阵羞辱,思盈利用新任河督是其父年宜的关系帮李卫多讨了十万两银子。思盈没想到好心帮倒忙,反遭李卫冷嘲热讽,一气之下离开李卫。葛春霖留在县衙的两位师爷与修河工头商议,如何苛扣工款,但再三交代,南坡的一段堤,保护的是高相国的一千亩良田,必须用足工料。林工头受命,在开工当天,锣鼓喧天的叫李卫过足官瘾,以为李卫初入官场,好欺好哄。其实李卫内心通透,自知学问太浅,识字不多,看不透县衙帐目中的玄机,也不知两个阴险师爷葫芦里卖什么药。

  • 李卫当官 第7集

    思盈不在身边,李卫只有去求顾盼儿,托她出面请任南坡再度下山帮忙。李卫了解前任葛县令拖欠百姓的货款,在师爷摆弄下,竟要自己这个后任去补亏空,李卫用大白话写了一张告示,叫百姓都拿著白条,到知府衙门去追讨欠款,葛大人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只好开库兑银,但是怀恨在心又生一计,特别送李卫一个“治河模范县”的牌匾,再集合县官到河堤上挑毛病,想抓出他修堤偷工减料的把柄。思盈无意中得知,飞箭传书提醒李卫。李卫用祭河神的老故事逼修河工头招供,并承诺一定真材实料的用心修堤。为了把修河的钱全部用在百姓身上,李卫不惜得罪高相爷把南坡修河的工料撤走,又巧妙的将修河的矛盾转移到葛春霖身上。高相爷的一席话令葛春霖心中警惕,李卫修的河堤上又挑不出毛病,这回葛大人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李卫及大小官员到高相爷家祝贺他受皇上邀请参加千叟宴,席间李卫直言修造堤坝的银两不够,欲求得高相的帮助,但被其巧言推脱。而且暗示巡抚,亲自上县衙逼著李卫用最好的工料修造南坡堤坝,李卫不为所动。巡抚震怒,命李卫住在堤上,若洪水冲垮堤坝,李卫就以身殉。在京中,康熙与高士奇谈起自己倡廉惩贪的决心。高相心领神会,回到苏阳县后,应用影响力,命有关官员全力协助李卫修堤,河督贺文宣亲自夜访堤上的草屋,通知李卫,已拨足修造堤坝的工银,要李卫立即完成修坝工程。李卫打了头一个胜仗,接到回京述职的命令,一家人赴京。百姓雨中相送,心悦诚服的送上感谢李卫的万民伞。李卫上京述职,途径定州府眼见迎接扬州盐会会长黄伯仁的盛大排场。李母起了心思,怂恿儿子争一个扬州知府干干,谁知李卫到京后去吏部点卯,才知争夺扬州知府这个肥缺的人头汹涌,又听说母亲?此事竟去求神问道,忍不住数落了母亲一顿。

  • 李卫当官 第8集

    李卫前去主子胤稹府上请安,被派往刑部任典狱,并查审将要处斩的数任扬州知府。这时黄伯仁已经在京中上下打点,为下一任的扬州知府人选做安排。八王爷欲推荐门下能员闽靖元出任扬州知府,不料被其断然拒绝。胤稹胤祥决定推荐李卫出任扬州知府,要求他去审讯几任贪墨获罪、即将处斩的扬州知府,用意就是警告他不可有贪念。这时李卫才感受到了身为扬州知府的压力。胤稹、胤祥正式命李卫出任扬州知府,八王爷则派闽靖元出任江南道御史监督李卫。李卫施计将黄伯仁送至家中的纯金太上老君拍卖救济贫苦百姓,然后带了全家到扬州就任,扬州官绅已经对这个出名难缠的清官“严阵以待”。李卫进城前与母亲约法三章。不得因为贪小便宜而授人以柄。扬州宦绅在望江楼摆下鸿门宴,被李卫单枪匹马化解了。此人摸不清李卫的路数,在贩运私盐上是更加小心翼翼。思盈在码头上查访私盐的出处,被盐帮的人盯梢。李卫兴冲冲地通知人马前去抄拿,因内奸报讯,被黄伯仁偷梁换柱,害李卫竹篮打水一场空。思盈重新布署查证,捉到河防营守备公器私用,竟为贩私盐护航,将他送到盐道衙门,被盐道独子,也是官商勾结贩私盐的幕后主使季允梅杀人灭口,令李卫无从查证。李卫出奇招,让扬州城所有的花船堵住码头,让私盐的装卸成了问题。黄伯仁花重金将花船驱走,李卫也无可奈何。任南坡带著顾盼儿前去为李卫助阵,扬州城的官商听说顾盼儿的花船到了,个个摩拳擦掌,想会会她。任南坡设计,故意让黄伯仁发现李卫去找顾盼儿,误以为李卫也逃不过美色这一关。对李卫的防备稍有松懈,李卫趁机由任南坡出面去年羹尧处搬兵,一举查处上千担私盐,并扣押了盐商总会长黄伯仁,谁知季允梅魔高一丈,亲自上了顾盼儿的花船。以转移李卫等人的注意力,私下却已暗中布署,当李卫带年羹尧前去黄伯仁处查抄,发现私盐已被掉包,换成了黄沙。年羹尧因为越界带兵查案又无所获,受了河防营的侮辱。李母步步为营防人陷害,谁知光吃对面店家的豆腐也吃出了问题,原来在盐商安排下,豆腐竟用猴脑等珍贵材料做成,价值不菲,豆腐店要李母支付两千五百七十两银子的欠款,让李母尴尬难堪。这边盐商也因黄伯仁被抓,用罢市的方式逼迫李卫放人。

  • 李卫当官 第9集

    盐道季东平与李卫当街吵架,巡抚福桐将两人责罚,并让李卫放人重开盐市。黄伯仁赖在狱中不肯出来,季允梅让顾盼儿传话,只要李卫去盐道衙门前磕三个响头,就让盐市重开。李母因家中拮据,只能挖野菜度日,李卫忍辱负重去盐道衙门磕头,季东平让盐市重开。李卫假装与季东平等人修好,一面改变策略,想打进盐帮,用釜底抽薪之计,摸清贩私盐与逃税的种种关系。李卫在任南坡策划、顾盼儿引路推荐下,冒充御医为盐帮的老帮主公买秋看病。副帮主冉成杰心怀鬼胎,怕老帮主病愈后坏了他与盐商勾结运私盐的勾当,对李卫扮的御医处处刁难。任南坡把脉后告知李卫,老帮主没有生病,而是因帮中内讧故意装病的。冉成杰对李卫一行已生怀疑,派人去探听消息。李卫开出剧毒的药方想要试试老帮主的病是否真实。老帮主故意手抖身颤的打翻了药碗,李卫在帮中住下,与公老帮主这只老狐狸几度交手,终于搏取了公氏父女的信任。出盐的旺季到了,官商与冉成杰等人商议如何运送私盐。季允梅怕李卫作梗,派郎中去府衙打探装病不出的李卫行踪,被李卫捉弄。雍亲王派人送信给李卫,提醒他今年的两淮盐税不可少。老帮主与李卫推心置腹开始倾谈,并把几年来扬州官商勾结偷漏税的帐簿交给了李卫。八王爷也没有闲著,密令闽靖元,要他在扬州追索数年来逃漏的大笔盐税。

  • 李卫当官 第10集

    李卫对闽靖元以朝中大员的身份干扰他查盐税,很不开心,见闽靖元又对思盈处处示好更加痛恨,一气之下入了盐帮,拜公老帮主为师。老帮主有意纳婿。李卫半推半就。闽靖元前来拜访李卫,再见思盈,送上为她亡父岳子风编的文集,并畅言为朝廷效命应不分彼此。思盈深受感动,透漏李卫已打进了盐帮,对追查私盐一事,已有眉目的秘密。闽靖元拉了李卫望江楼赴宴,又大放交情,与商家确定今年的盐税多交两成。让盐商放松了戒心。盐道季东平父子以为缴盐税的成数已定,朝廷想必不再追究,同时又听说一直护著他们的巡抚福桐升任两江总督,终于放松警惕,再次贩运私盐。李卫等蓄势待发,请来年羹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抓住拿著官家盐引的私盐贩,并扣住了三万担私盐。然后守株待兔把护航私盐的河防营管带熊九如抓住。这时福桐正宴请宾客庆祝他升官。李卫等人分兵几路去抓拿贩私盐的官商。此时福桐已得到消息,正无计可施时,闵靖元献计杀季冬平灭口和其他知情者,并派兵去抄季冬平家及捉盐商,与李卫争功。季冬平、季允梅自杀,冉成杰、黄伯仁被抓,福桐下令将此案交由闵靖元负责审理,将李卫的功劳全抢了去。闵靖元还想一网打尽铲除盐帮,李卫赶到,亲自画押担保,救下了公老帮主,让盐帮上下对他感恩又敬佩。这时李卫已厌倦了官场,想辞官入盐帮去快乐逍遥。年羹尧却带来了四爷的旨意,奏请皇上,给李卫官加一级。还要思盈押李卫回京述职,李卫只好挥别了他喜爱的江湖生涯,再去为老百姓请命谋福。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