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拳王

拳王

简介: 《拳王》由郑嘉颖、黄浩然、李诗韵、唐诗咏、胡定欣领衔主演,两个不同成长背景的主人翁,在平凡的生活中遇上了自由搏击,找到了人生的价值。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每天出...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 拳王 第1集

    家成急向 伟廷求救 津田企业的货仓内,各人正急忙地为快将举行的运动鞋发布会作准备;办公室助理毕家成与众同事七手八脚地把所有新款运动鞋送上货区整装,同事Susan千叮万嘱,指不要忘记拿取主力推介「鞋王」,家成认真表示已妥当地完成任务。但好景不常,当Susan到达会场后,惊悉用来装「鞋王」的包装盒内所放的,竟是另一款运动鞋,各工作人员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家成顺利 挽救危机 德明收到Susan的求救电话,即吩咐家成把「鞋王」尽快送到发布会场;家成不负众望,在最后一刻赶至,让发布会顺利完成。Susan为答谢德明的帮忙,给了他数百元作小费。家成不满Susan因临时加单而几乎令资源调配部各人失职,忍不住单打了Susan一番。家成欲致电找女友淑蕙吃饭,但当淑蕙兴致勃勃地表示要和家成一起去看楼盘,家成不禁大惊。 父亲不满 家成懒散 淑蕙下班后即到家成父亲开设的豆品店帮忙,家成

  • 拳王 第2集

    好逑要求 家成道歉 家成误会拾一要找他报复,原来拾一只是应伟廷邀约到拳馆与他比试一番。家成看见伟廷与拾一在擂台上的对决,不禁叹为观止,对拳击运动更是着迷。拾一以狠拳打向伟廷时,不禁勾起了在泰国比赛时打死人之回忆,变得毫无战意。伟廷坚持拾一对拳击仍充满热诚,但拾一却只表示早已放弃了拳击,更潇洒地离开。伟廷看着拾一的背影,不禁既心痛又惋惜。 家成出面 讨回公道 家成明白失窃事件应错怪了拾一,即主动向他道歉,更表明会为他讨回公道。家成回到资源调配组,劝同事白大伟向警方自首,但他却以没有证据为由拒绝;此时Susan带着数名保安员匆匆赶至。家成关心拾一复职的问题,即找保安部仲强查询,仲强表示还未能联络上拾一,令家成甚表担心。家成无计可施下到拳馆找伟廷,希望能从他身上找到联络拾一的方法。 伟廷担心 拾一下落 伟庭的妻子宝琳答应会尽力寻找拾一下落,家成才安心离开;宝琳看见伟

  • 拳王 第3集

    拾一帮助 家成脱困 国龙与拾一解开了多年心结,重拾昔日师徒之情。腾龙拳馆各师兄弟聚首一堂细数当年情,惟独家成未能了解。家成陪伴好逑带爱犬散步,好逑得悉家成在大型体育用品公司工作,即要求家成代她购买特别版运动鞋。拾一与家成回家时,家成告知拾一不会把他以泰拳打死人一事宣扬开去,拾一只得尴尬一笑。 好逑游说 家成加入 家成向拾一坦言看过他与伟廷打拳时的英姿,对泰拳更为着迷;拾一看着家成边走边挥拳的怪模样,被弄得哭笑不得。家成把特别版运动鞋带到腾龙拳馆交给好逑,好逑为取得分红,遂极力游说家成加入腾龙拳馆练拳,家成勉强答应两个月试练。家成到「The Champ」拳馆练习时,看见子力与人对打,不禁大表兴奋;伟廷看见子力在比赛时留力,即大骂了他一顿。 伟廷鼓励 子力变身 伟廷教训子力,指站在擂台上就要努力获胜不能手下留情,子力惟有狠下心肠全力出击;众人看见子力判若

  • 拳王 第4集

    柏晖激动 拥吻拾一 家成看见子力在擂台上取得胜利後,不禁燃起了打拳赛的斗志;家成更苦缠拾一,要他教自己拳击。拾一不想家成不停缠绕自己,把他骂个狗血淋头,家成因碰了一鼻子灰而大感没趣。夜静无人之时,拾一上网重看子力打比赛的片段,看至投入时更忍不住大叫起来;其实拾一也明白,自己心中对拳击的那团热诚之火从未熄灭。伟廷得悉家成有兴趣参加新秀赛,遂向他提出条件。 求仁赞成 儿子参赛 伟廷向家成说出,让家成与自己对打两分钟,若家成能捱到两分钟仍未倒下,便答应让他参加比赛。伟廷轻松地把家成击倒,但家成依然再次站起来顽抗;家成最终没法支持够两分钟,但伟廷却认为家成的斗心强,终答应让他参加新秀赛。家成雀跃地把好消息通知家人,而求仁竟一反常态,赞成儿子参赛。德明看见家成工作散慢,即苦口婆心劝他应自我增值,以免被淘汰。 柏晖明白 男友私心 拾一巡逻到柏晖办公室时,又听见柏晖与男朋友

  • 拳王 第5集

    风流百德 东窗事发 颂猜找得拾一下落,向拾一下战书,但拾一拒绝了颂猜的挑战。颂猜愤怒地表示,誓要在泰拳体育会的拳赛当日,与拾一决高下。柏晖听罢颂猜之言,亦暗暗替拾一担心。柏晖欲向百德的妻子道出他有婚外情一事,最後却又犹疑不决;拾一看见柏晖为感情而痛苦,更鼓励她与百德说个明白。伟廷把颂猜挑战拾一之事告之国龙,国龙指会尊重拾一的意愿而不介入。 子浩专制 好逑辛苦 家成练拳时突闪现出被子浩击倒的情景,怕得不想参加新秀赛;家成一不留神被子力一拳击倒在地上,因手臂受伤而要到跌打医馆治理伤势。好逑遇上刚离开医馆的家成,家成见好逑购得韩国人气组合的演唱会门券,立即双眼发亮。好逑瞒着子浩与家成在茶餐厅大吃大喝,家成看不过眼子浩对好逑的专制,在好逑面前肆意批评子浩,但好逑为了面子,仍大赞子浩优秀。 拾一指出 家成扮伤 家成从好逑口中得知子浩曾学过其他功夫,更不愿与子浩在擂台上对

  • 拳王 第6集

    家成感激 好逑教导 家成首次看见拾一与颂猜的对战後,对拾一的拳击技术更是佩服。求仁与雪芳见家成在拳击上获益良多,亦大力支持儿子继续练习泰拳。家成与拾一晨运,家成趁机又想在拾一身上学取拳击致胜之道,拾一被家成的热诚弄得哭笑不得。 家成细听拾一与国龙的往事,始知拾一对泰拳仍然有着浓厚的兴趣。津田企业资源调配组解散,家成被安排调任到销售部门工作。 好逑教授 家成推销 家成首天上班,便要负责推销新产品「活力动球」,令他感到压力大增。午饭时间,柏晖竟不顾自己高层职员身分,走到拾一身旁与他一起吃饭。 拾一见各同事窃窃私语,即劝柏晖与自己保持距离;但柏晖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继续与拾一边吃边谈,拾一对她爽直的性格大为欣赏。 拾一到补习社接儿子放学,却看到补习老师无心教学的一面,气愤得带唐吉离开。 柏晖自荐 担任补习 唐吉不懂完成英文功课,拾一灵机一触致电柏晖,希望她能助儿子

  • 拳王 第7集

    恩慈感激 拔刀相助 拾一知道家成的言论引起了伟廷的不满,逐要家成赶快向伟廷道歉;家成果然找伟廷道歉,伟廷淡然地表示自己并不记仇,家成听后不禁放下心头大石。 锦豪看见家成用错了锻鍊的方法,本欲出手纠正他的错处,但伟廷出言阻止,锦豪心知家成已得罪了伟廷。家成突然收到好求的来电,好求指航空公司飞机出问题,延误了去韩国的行程,家成得知后立即赶到机场陪伴好求。 好求家成 结一夜情 好求怕未能参与偶像勇俊哥的聚会而心情烦躁,家成在旁努力开解;好求被家成逗得破涕為笑,遂邀约家成与她一同享用航空公司安排的补偿优惠。 两人在机场酒店内共度了快乐的晚上,醉人美景与浪漫的气氛下,家成与好求情不自禁发生了关系。翌日家成一觉醒来发现好求已离开,更看见好求留下给自己的讯息,不禁心中涌起一阵忐忑。家成按捺不住,把与好求之事告诉拾一。 拾一得知 家成闯祸 拾一得知家成与好求发生了关

  • 拳王 第8集

    好求怀孕 家成震惊 家成得悉伟廷蓄意误导,令自己在心赛中落败后,不禁怒火中烧,气得当面与伟廷对质。 力国龙带同徒弟赶到更衣室时,伟廷已换上另一副嘴脸,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全為了一挫家成的锐气,免他将来变得更骄傲自大,但家成听后却深感不服。家成在天台上狂打沙包发洩心中闷气,拾一见状阻止,劝他应适可而止。家成為向伟廷证明自己实力,决定越级挑战?? 国龙提议 个人参赛 家成决定参加七十一公斤的拳赛,誓要越级与伟廷拳馆的雷劲一较高下;拾一得知后提醒家成,参赛需要得到拳馆的推荐,不能以个人名义参加,家成听后大感洩气。家成求国龙在泰拳体育会会议上提出可用个人名义参加比赛一事,国龙答应尽力帮忙。伟廷得知国龙有心帮助家成遂反对提议,国龙尊重各人意见,提出以投票作表决。家成不能以个人名义参赛,於是在拾一面前大吐苦水?? 拾一出计 帮助家成 拾一不堪家成的哀求,结果又答应為他筹谋

  • 拳王 第9集

    伟廷拾一 形同陌路 拾一从泰国回港后,即找伟廷质问,问他当年收买察猜助手一事,结果拾一与伟廷多年来的兄弟情终告决裂。 柏暉得悉拾一心情不佳,决意一直陪伴着他;柏暉提议找察猜的助手以顶证伟廷,指出伟廷曾在察猜比赛前落药一事,拾一却激动地表示,自己根本不能分清楚谁才应该对察猜之死负责。 拾一与唐吉经过琴行时,拾一看到儿子似乎对弹琴甚有兴趣。 恩慈发现 好求秘密 拾一了解下,答应儿子会努力赚钱,买下钢琴让唐吉学习。家成自得知好求有孕后,多日未见踪影,当他再到腾龙拳馆时,更以為好求已公开未婚怀孕一事;家成见好求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即偷偷走到更衣室与好求密谈。 好求与家成為生孩子一事而发生争执,却让恩慈碰个正着。好求心情烦恼,感徬徨无助的她在拳馆内借酒浇愁时,却被恩慈劝阻指对胎儿不好。 好求不慎 弄伤恩慈 好求不听恩慈劝告,独自步出拳馆打算再买酒,恩慈衝出阻止她时,却不

  • 拳王 第10集

    拾一指导 家成打拳 镇凡辱骂拾一没资格养育唐吉,更提出要带唐吉往外国生活;拾一与唐吉父子情深,唐吉為拾一大骂外祖父,更拒绝与父亲分离。拾一将一切看在眼中,不觉大為心痛;而经过被镇凡教训后,更觉赚钱的重要。 為改善儿子的生活环境,拾一竟身兼两职,日以继夜地不停工作。唐吉放学时,看见镇凡带着一袋栗子在门外等候;这时镇凡被路人撞跌了手上的栗子,弄得狼狈不堪。 唐吉镇凡 关系改善 唐吉见外祖父吃力地执拾散满地上的栗子,於心不忍主动出手相助;镇凡与唐吉分享其母儿时的乐事,令唐吉渐渐放下了对镇凡的戒心。 拾一终為儿子买下了新钢琴,令唐吉喜出望外;唐吉将镇凡接自己放学一事如实告知父亲,更高兴地送上新拳套给拾一作礼物。拾一拒绝了儿子的礼物,更表示自己以后也不会打泰拳,唐吉听到父亲如此决绝的宣言,不禁大表失望。 家成偷偷 探望好求 家成趁国龙与眾师兄外出之时,偷偷到拳馆探望好求

  • 拳王 第11集

    家成成功 娶得好求 雷劲把家成重重击倒在地上,拾一赶到比赛会场替家成打气;家成在意识迷糊期间,听见各人对自己的支持声音,终於再站起来与雷劲一战。比赛落幕,家成要求国龙信守承诺,将好求嫁给他,国龙亦无话可说。拾一看到家成在擂台上热血的表现,亦决定顺应内心意向,决定再次回到胜龙拳馆当泰拳教练。恩樺与柏暉购物时,恩樺发现柏暉对拾一父子特别关心,即意识到她对拾一有非一般的感情。 恩樺质问 拾一心意 柏暉无意中看见拾一父子為一座钢琴而与搬运工人起争执,於是二话不说便协助搬运钢琴到慈善机构;恩樺乘与拾一休息閒谈时,直问拾一与柏暉之间的关系,拾一免恩樺有所误会,强调自己与柏暉只是朋友关系。 唐吉与父亲吃过早餐后,便要到机场与镇凡到外国生活,父子两人即将分别,甚是不捨。细祥时常陪伴恩慈,恩慈见细祥身体不适,细心地替他刮沙。 婚宴之上 伟廷受辱 胜龙馆因家成与好求的婚事而变得热

  • 拳王 第12集

    柏晖示爱 拾一狠拒 恩桦在交通意外中看见柏晖对拾一的着紧态度,心酸黯然。柏晖回想起自己与拾一共同经历的片段,顿感心乱如麻,思绪凌乱。柏晖无从宣洩自己对拾一的感情,竟致电到电台节目,尽诉心中情。 恩慈趁夜里无人,偷偷拿起拳馆内的拳套尝试练习拳击。正当她打得起劲之时,却被拾一无意中看见;拾一观察恩慈好一会,发觉她原来对拳击甚有热诚,于是拾一指导恩慈正确的拳击方法,令恩慈大为感激。 恩慈自卫 对付恶人 恩慈在薄饼店工作时,又遭到同一群不良青年欺负,经理终对各人的恶行忍无可忍,将他们赶走。恩慈在后巷清理垃圾时,被欲向她报复的不良青年围拢,更差点被他们脱去衣服,结果恩慈情急下向众人挥拳还击。 腾龙拳馆各人得知恩慈被人欺负,均担心不已,但当他们知道恩慈竟以拳击退一众不良青年后,禁不住大表兴奋,更大讚恩慈厉害。 细祥不满 恩慈学拳 但当细祥得悉恩慈懂得泰拳后,竟一脸不悦更不

  • 拳王 第13集

    宝琳为夫 抹黑国龙 健生被车撞倒昏迷,健生父亲国耀看见儿子重伤,不禁内疚不已。家成与众师兄弟对伟廷收买健生打假拳一事甚为不耻,国龙誓要在泰拳体育会上公开伟廷的恶行。伟廷从永青处得悉健生伤重昏迷后担心不已,原来宝琳一直未把私下收买健生一事向丈夫说出。宝琳为保丈夫名声,狠下心肠,再借传媒力量对付腾龙拳馆。国龙在泰拳体育会的会议上指伟廷收买健生,伟廷反驳子力是凭实力取胜。 国龙举证 无功而回 伟廷不知就里,以为国龙有心针对自己,因此对众人的指控更感气愤;这时永青拿出报纸,说报纸的标题上指是国龙迫害健生,国龙等人看见报纸的失实报道后,大感愕然。国龙无功而返,不禁大为难受。另一方面,伟廷发现腾龙拳馆的各师兄弟在指证自己时均流露坚定的神情,不禁暗生疑团;伟廷查核与宝琳的联名户口,发现宝琳果然动用了数十万资金,即明白国龙等人所言非虚。 宝琳承认 暗中施计 伟廷向宝琳质问内情

  • 拳王 第14集

    挑战擂台 以证决心 国龙得悉北京有名医或可医治健生,决定亲自陪伴健生到北京就诊;国龙决定把腾龙拳馆暂託给细祥打理,细祥得知后不禁喜出望外。家成为平息母亲与妻子间的纷争,决定与求仁合作,以谎言哄骗两女,希望她们和解;岂料雪芳与好逑在谈话间发现了家成与求仁的诡计,两人关係又再成水火。 子力鼓起勇气找家成询问有关打假拳一事,家成坦言拾一早已教晓健生如何拆解子力的拳招。 得悉真相 子力离队 家成更对子力说出,因为健生收了伟廷的金钱,因此必需要败给子力;子力闻言后痛心难受,更黯然离去。 子力回到拳馆质问伟廷,伟廷为保护爱妻只有隐瞒真相。失望的子力决定离开伟廷的拳馆,宝琳得知后忍不住怒斥他忘恩负义;伟廷看见自己一手栽培的徒弟离开,唏嘘不已。子力在酒吧内喝酒,突然一艳女Ann主动向子力投怀送抱,两人开怀畅饮醉意渐浓。 子力心灰 打算轻生 细祥全权打理拳馆事务,即找来广告公司

  • 拳王 第15集

    不满细祥 提出分手 宝琳为了证明子力的清白,暗中向传媒提供原告人Ann的放荡生活资料,令子力的桉件终获撤销控罪。伟廷有感错怪妻子,特意向宝琳道歉。子力顺利加盟腾龙拳馆,家成为此高兴不已。 另一方面,好逑决心改掉懒散的坏习惯,而整个人更似脱胎换骨,求仁与雪芳亦对好逑的改变十分满意。雪芳认为好逑的改奱全靠她假装脚伤而成功,但求仁劝妻子应适可而止,不能长期作假。 好逑得悉 一直被骗 电视台到豆品店作採访,好逑细心地替雪芳上妆,令雪芳甜在心头;豆品店关门前,有男子突然走入抢去了好逑的手提电话,好逑因怀孕而无法追上贼人,但雪芳却神勇地为媳妇夺回电话。好逑因此发觉雪芳一直在撒谎,气得大骂雪芳收买人命哄骗自己作苦工,雪芳百词莫辩。 细祥带恩慈到电器店购买一台闭路电视,打算安装在恩慈的房间内,恩慈得知后想拒绝此做法。 燃起斗心 挑战伟廷 细祥向恩慈解释此举纯为恩慈的家居安全着

  • 拳王 第16集

    国龙驱逐 细祥离馆 拾一按捺不住向柏晖表白,柏晖高兴得立即与拾一到机场,打算离开香港度一个疯狂的假期。 当两人终於冷静下来後,拾一理智地问柏晖对两人将来的期望,柏晖竟茫然不懂反应。拾一最後还是决定忍痛把对柏晖的爱收藏在心中,让柏晖与恩桦结婚。 家成因狂打雷劲一事被泰拳体育会作内部处分,指要罚他停赛一年,家成始料不及甚感怨恨。拾一向伟廷求情,但他坚决执行理事们的裁决。 家成发现 妻子成长 毕家得知家成遭处罚後都感无奈,但又爱莫能助。家成未能接受停赛一年的判决变得心情暴躁,更不小心把辛苦制造出来的豆腐倒在地上。好逑冷静地替丈夫善後,令家成惊觉眼前的妻子比以前变得成熟懂事。家成反思後亦明白自己的缺点,终向拾一道歉。拾一见家成对打人一事有了悔意而接受了他的道歉,更鼓励他利用停赛的时间加以锻鍊,以准备参加来年的比赛。 私按拳馆 众人不满 恩慈虽已向细祥提出分手,但细祥仍

  • 拳王 第17集

    伟廷厌倦 讨好权贵 自细祥离开拳馆后,时光飞逝,家成与好逑的女儿出世,恩慈亦在毕家安顿下来。 恩慈没有放弃学习泰拳,拾一对家成与恩慈悉心教导,两人亦因此而获益良多进步不少。恩慈与拾一相处日久,渐渐地,恩慈习惯了陪伴在拾一身边。 家成经过一年的操练,终可参加「省港澳拳王争霸赛」,但由于家成参加比赛的经验不多,因此自信仍不足够。拳馆各人为家成分析对手实力后,更令家成感到忧虑。 拾一提升 家成能力 伟廷自成为泰拳体育会主席后,将自己的拳馆办得更是有声有色,国龙看见伟廷发财立品,亦开始对伟廷改观。家成担心自己与澳门拳王苏志喜的对赛,于是主动找拾一求助。 拾一要家成习惯幪着双眼与自己对打,让家成只能凭直觉来寻找可以向拾一出拳的机会。家成在擂台上与澳门拳王比赛,两雄势均力敌,家成沉着应战,更尝试用拾一教他的方法来对付志喜,终令他成为省港澳拳王。 为了比赛 放弃广告 家成夺

  • 拳王 第18集

    私家侦探 调查拾一 拾一在超级市场内替忘记付款的柏晖解围,柏晖才恍然得知拾一原来出现在自己眼前。拾一关心柏晖与恩桦的生活状况,柏晖託词表示车祸后与恩桦生活仍是正常,叫拾一不用为她担心。 柏晖陪伴恩桦出席记者招待会向公众交代一切,恩桦自信的表现成功平息了不少不利谣言。恩桦更刻意与柏晖在传媒面前表现出恩爱的一面,但当离开会场后,恩桦又回复一脸阴沉与烦厌的模样。 恩桦受伤 性情大变 原来恩桦确实因车祸而受到极大打击,亦经常从恶梦中惊醒,因此性情大变。柏晖一直在旁默默忍受着恩桦的精神虐待,虽痛苦不堪但她仍强撑下去。 恩慈将代表腾龙拳馆参加慈善拳赛,而家成亦将与外号澳洲鲨鱼的Philip对赛,拳馆各人于是尽力为两人打气。恩慈看出拾一仍担心着柏晖,于是亲身到津田企业欲与柏晖见面。恩慈为追赶柏晖的座驾而扭伤脚,但却仍只着紧地叫柏晖与拾一联络。 柏晖发现 恩慈恋情 柏晖看着眼

  • 拳王 第19集

    自立门户 众骂反骨 柏晖的父亲锦荣得悉女儿被恩桦虐待后,立刻劝柏晖与恩桦离婚,但柏晖坚决拒绝父亲的建议。恩桦知道柏晖没有离开自己的打算后,既感动又内疚,终决定尝试与柏晖重新开始。正当柏晖以为雨过天青之际,恩桦又再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歇斯底里地把柏晖推倒。柏晖头部受伤被送院治理,拾一看见柏晖受尽折磨仍维护恩桦,气得去找恩桦对质。 拾一出言 提醒恩桦 当恩桦与拾一争拗时,突然收到柏晖失踪的消息。当众人四出寻找她的下落时,拾一在沙滩发现正走向海中心的柏晖。拾一大声呼叫她,但她仍毫无反应继续走往深水处,拾一只好冲进海中将柏晖救回。柏晖被救回到岸边,忽然才如梦初醒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无印象。恩桦被拾一提点,才惊觉自己对柏晖伤害之深,终大彻大悟下定决心改过,柏晖高兴得又哭又笑。陆老闆发现伟廷不想再参与他的计划,遂以退股来要胁伟廷,结果正中宝琳下怀。 宝琪成功 接近家成

  • 拳王 第20集

    滚下楼梯 诬告好逑 柏晖因涉嫌杀害恩桦而被警方拘捕,但警方却没法自柏晖口中录取口供。锦荣找拾一帮助劝女儿与警方合作,而拾一坚信柏晖不会杀害自己丈夫。拾一到口供室时看见柏晖一脸落漠,既心痛又担心。 柏晖黯然表示是自己害死恩桦,拾一听后觉得难以置信。柏晖将恩桦在车祸前所发生的一切告知拾一,拾一才恍然大悟,亦只感无奈。而无论拾一如何劝解柏晖,柏晖还是为恩桦之死而感自责。 拾一大方 称讚家成 了解一切后的拾一,不禁为自己当日把柏晖推向恩桦身边,最终让柏晖弄得如斯田地而感到内疚不已。看见拾一心情低落,恩慈只得陪伴在旁安慰。家成获得杰出运动员奖项,拾一不计前嫌带同一众腾龙拳馆的师兄弟齐来到贺。拾一在传媒面前大讚家成获奖实属实至名归,家成大为感动,但当家成想到以后大家将各奔前程,不禁感到怅然。好逑本想出席丈夫的颁奖礼,但女儿突然病倒,好逑只好专心照顾女儿。 家成为利 忘恩负

  • 拳王 第21集

    家成细祥 为虎作伥 宝琪因在楼梯滚了下来,被送往医院救治,幸好胎儿无碍。宝琪在家成面前装出一副可怜模样,与早前判若两人;好逑看在眼中,明白宝琪表裡不一并非善类。 家成被宝琪的说话弄得心乱如麻,更表示会对她肚中的小孩负责任,宝琪得知诡计成功不禁暗笑。求仁与雪芳见家成有婚外情,亦帮理不帮亲,大骂家成辜负了好逑。腾龙拳馆众人得悉家成与宝琪有染,均怒骂家成,家成无脸目面对众人,只有任由他们打骂。 好逑主动 提出离婚 好逑冷静地要家成作出抉择,家成犹豫不决更替宝琪说好话;好逑知家成难以抽身,故主动提出离婚,家成不想离婚,却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国龙与众师兄弟力挺好逑,家成有感众人不明白自己,只好无奈离开。伟廷与宝琳到医院探望宝琪,宝琪又再趁宝琳不在时死缠伟廷;伟廷力斥宝琪无耻,警告她不要再破坏家成的家庭,但宝琪不肯罢休。 家成不听 伟廷劝告 宝琪在医院内诬告伟廷想侵犯自

  • 拳王 第22集

    恩慈决定 重学泰拳 家成自成为帝国拳馆的代言人后,经常忙于宣传及应酬,终弄得身心疲累。雪芳的生日宴上,宝琪妒忌家成与好逑能出席宴会,竟不请自来刻意破坏。 雪芳被宝琪气得血压上升,更差点昏倒,好逑忍不住愤怒地赶宝琪离开。家成本欲享受的家庭乐被宝琪一手破坏,即怒斥她自把自为;但当宝琪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家成又不忍再责骂她。拾一相约恩慈早上练跑,希望她能再次练拳,但恩慈还是倔强地不肯出现。 拾一训练 子力参赛 帝国拳馆举办拳赛,更邀请腾龙拳馆派出拳手出赛,拾一提议让子力与家成对赛,以挫家成的锐气;拾一更自荐担任子力的教练,子力听到自己将有拾一相助,不禁信心大增。拾一胸有成竹,誓要将家成纳回正轨,并引导恩慈重拾拳击斗心。 求仁与雪芳得悉子力与家成对赛后,即高兴地大表支持子力,望子力能打败家成,令家成醒觉。恩慈替雪芳拿汤水给子力时,子力邀恩慈助他拿拳靶,恩慈久未尝练拳滋味,顿

  • 拳王 第23集

    家成被追 千万赔偿 拾一与家成对赛时体力不及他,因此战斗时感到相当吃力;两人大战多个回合,细祥不耐烦地要求家成尽全力把拾一打倒。家成不停向拾一勐攻,令拾一难以还手;比赛即将结束,拾一绝地反击,把家成狠狠击倒在地上,更博来全场一阵欢呼喝采。家成回想起拾一的说话,不禁羞愧得无地自容,终能彻底面对自己的失败。陆老闆见家成战败大感不满,更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家成醒觉 脱离拳馆 家成忍无可忍,醒悟到真正的拳击意义,遂毅然向陆老闆提出离开帝国拳馆;陆老闆因觉得家成令自己丢面,所以不肯让步放人。家成亲到腾龙拳馆向拾一认错,更郑重地表明自己所爱的人是好逑,不会与她离婚。 宝琳看见家成回头是岸,亦不忍再为宝琪隐瞒真相。家成终得知宝琪一直欺骗自己,愤而与宝琪对质;宝琪亦直认一切,说一直只视家成为提款机。 力证诚意 好逑软化 宝琪因激动地与家成争执而小产,令家成大吃一惊;宝琳到医院

  • 拳王 第24集

    忆起妻子 悲从中来 家成看见好逑的尸首后悲痛欲绝,脑内一片溷乱;一脸憔悴的家成看见国龙失去爱女,即自责又内疚,结果只有强装坚强,冷静地处理好逑的身后事。 当夜静无人时,家成无意中发现好逑留有一张光碟;当家成看毕光碟的内容后,眼泪再无法阻止一涌而出。拾一回港后得悉好逑的死讯不禁大表难过,家成把好逑到帝国拳馆找细祥倾谈赔偿金一事告知拾一,更自责累及好逑遭贼人劫杀。 宝琪屡次 勒索细祥 拾一劝家成要坚强振作,但家成始终未能放下丧妻之痛;细祥自好逑死后心绪不宁,变得终日精神恍惚。宝琪突然走到拳馆找细祥,更出言勒索细祥一笔掩口费。 宝琪重提细祥杀死好逑一事,细祥发难指宝琪早已拿取了二百万,但宝琪恶向胆边生,再以细祥杀人的短片要胁他再付巨款,细祥无奈就范。拾一收到国家体育委员会的邀请,希望他到北京教授泰拳,众人得知后替他感到高兴。 病情加重 柏晖伤心 国龙有意把拳馆结束,

  • 拳王 第25集

    为救细祥 恩慈受伤 撞车后,家成在车内不省人事,但在迷煳间竟恍惚听到了好逑的呼唤。家成得到启发要生存下去,于是努力挣扎爬出车外,最终成功救回自己一命。 家成带伤回到腾龙拳馆,突然提出要国龙把腾龙拳馆交给他打理;众人见家成突然发奋上进,又再对好逑之死释然而大感奇怪。家成为了不辜负好逑心愿,决心尽力照顾女儿及打理拳馆,国龙不禁大表安慰。 细祥亏空 终被发现 细祥为拳馆安排了泰国拳手他旺取代家成担任新的代言人,更在记者招待会上宣佈举办「亚太区帝国盃」大型拳赛。陆老找细祥到夜总会消遣;当细祥毫无防范之时,陆老闆突然以酒樽打穿了细祥的头,令他顿时头破血流。 原来陆老闆发现细祥亏空公款一事,更要他在指定期限内把该笔款项清还,细祥被吓得不敢反抗只得答应。细祥受朋友冲的邀请与拳赛的外围庄家岳猜见面。 细祥歪心 操控赛果 原来岳猜希望细祥能助他控制拳赛结果,细祥认为这是他能翻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