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法证先锋

法证先锋

简介: 冷静理智的法政部高级化验师高彦博,洞察力过人的他单凭一条头发、衣物纤维便能协助警方破案。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妻子的弟弟、身为法医的古泽琛和高级督察梁小柔,都怀疑彦...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 法证先锋 第1集

    勇救婆孙发现血案 汀汀在跑步途中,救了一对险些被高空堕下的花盆击中的婆孙,因而揭发一案灭门惨案。经验丰富的法医泽琛单凭流到屋外的血迹已断定屋内仍有生还者。果然,泽琛发现户主的儿子伟升仍有气息。 血案怀疑是因屋中藏有名贵钻石所致,彦博与泽琛发觉凶器应是两张刀,可是在现场却遍寻不获,幸在汀汀提点下,彦博在一辆垃圾车的垃圾中找到重要的证物。 小柔在死者丽玲的手机上找到她与男友文狄的照片,小柔更记得他曾在案发地点出没,所以便到文狄工作的车房找他问话,文狄声称当晚他在酒吧消遣;其后小柔到酒吧调查,遇上泽琛,得到他的协助,终发现文狄一直也在说谎。 小柔再到车房找文狄,发现在他的储物柜藏有大量钞票,小柔怀疑是他变卖钻石后得来的金钱,所以断定他便是真凶;可是,这时候彦博到新的证据,将先前推断死者丽玲的死亡时间推翻,间接证明文狄并非真凶,令小柔感到不满……

  • 法证先锋 第2集

    疑点再现重新调查 彦博发现原来丽玲在死亡前曾服用退烧药,误导众人对她死亡时间的推断,小柔虽心中不满,但她为人公正,接纳彦博的讲法,对案件重新开始调查。 文狄虽没有杀人而被释放,可惜却因受承认偷车而被警方再次调查。 彦博与泽琛找何医生听取泽瑶的验身报告,得知全身瘫痪的她竟患上末期肝癌,泽琛为姊姊的不幸感到非常难过,彦博心中虽同样感到难受,但仍努力开解泽琛。 汀汀投考法证科工作,终因为良好的记忆力及脑筋灵活,终获得彦博录用。 法证科在调查模特儿施锜被骚扰当中,发现嫌犯家乐的居所竟在灭门血案旁边,彦博更在家乐的计算机中找到怀疑是灭门血案凶手的相片…… 彦博与小柔想到凶手有意制造假证据误导警方,所以联同泽琛再回到凶案现场调查,三人终想到犯人原来便是伟升,纵然泽琛在在屋中找到第二张凶刀,但他却无法想到凶手如何在自己背上加上一刀,这时,在旁的

  • 法证先锋 第3集

    寻回赃物水落石出 彦博等人从方面的证据中,已确定伟升便是杀人真凶,但是由于仍未能找到贼赃,一时间也未能落案起诉伟升。小柔将伟升带返凶案现场,但他仍未招认杀人…… 彦博最后从伟升的衣物中找到新证据,终在鱼缸内将所有钻石寻回。 小柔成功破案,兴高采烈回家,却收到男友从外地寄回来的分手信,小柔唯有借与同僚庆功,借酒消愁;其后小柔在街上遇上泽琛,泽琛见小柔失恋,忙加以安慰。 汀汀首次跟彦博出勤,调查狂徒高空掷物案,由于她学习能力高,所以很快便能全情投入工作之中,而且表现相当出众。在掷物案中除一名老妇因此死亡外,亦有一名女孩受伤,她被送到医院之时,被发现身体出现很多伤痕,怀疑曾遭虐待…… 淑媛协助调查女童被虐事件,往调查女童的父母,陈广及艳萍声称女童是被已离职的菲佣虐打受伤……另一方面,经过化验后,彦博得知在案中凶徒所用的砖中,染有电镀厂常用的「生埃

  • 法证先锋 第4集

    彦博无情小柔侧目 小柔将彦博对待老父的情况看在眼内,对彦博的人品重新估计。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在工厂大厦旁找到的砖块与从高空掷下的属同一批,而且更在砖块之中找到一张写有「正」字的纸张,当中似乎隐藏着一些重要的线索…… 泽瑶开始接受化疗,彦博前往探望,在医院中,他重遇旧同学沛沛,当她知道泽瑶遭逢惨变,心中黯然。 小柔对掷物案仍无头绪,泽琛见状出手相助,为小柔分析犯人的心态,怎料反而差点令小柔被砖块击中,小柔为之气结;但当她仔细查看从砖块中找到的纸张,小柔发现此乃马夫带私钟跑钟的记录,开始认同泽琛的分析。 淑媛在此案表现我准,彦博追问之下,方知淑媛儿时亲眼见到妹妹被虐致死的真相…… 泽琛在街上见到马夫耀光拿着砖块状的物品,于是立即通知小柔,自己则独自跟踪,怎料在后巷受到袭击……

  • 法证先锋 第5集

    耀光逃走误伤高通 小柔及时赶到,阻止耀光攻击泽琛,二人一同追捕耀光,耀光拔足而逃,撞倒刚巧经过的高通,令他头破血流,幸而最后小柔及泽琛终将耀光拘捕。高通虽无大碍,但却验出他患有白内障,他不欲将事情宣扬,命泽琛不可将此事告知彦博。 经化验之后,证明在砖块之上的指纹并非来自耀光,不过,当耀光的「大佬」有权前来保释他之时,不慎露了口气,令小柔发觉他便是拋砖块攻击她的真凶,于是拖计套他的指纹,结果实了小柔的推断正确。 泽琛与高通、小柔往探望泽瑶,事后,泽瑶命泽琛将一木盒送到沛沛手上,她打开之后,发现木盒内藏有将年她写给彦博的信…… 泽瑶在十年前,无意中看到沛沛写给彦博的信,当时因一时私心而将信件收起,令沛沛与彦博的感情无疾而终,沛沛得悉真相,令二人姊妹情顿时决裂! 当晚雷声大作,彦博显得心绪不宁,突然电话响起……

  • 法证先锋 第6集

    爱妻去世 彦博心酸 泽瑶突然去世,彦博与泽琛同感悲伤,而汀汀亦大为愕然,反而沛沛则表现得非常冷淡…… 泽琛到医院取泽瑶死亡证时,发现医院女工玉姐竟然因心脏衰竭而入院。从而令她得知玉姐在进食泽瑶留下的蛋糕之后才出事,心生疑问…… 经化验后,泽琛发现在蛋糕内含有一种名为「斑蝥素」的毒素,所以他决定要申请将泽瑶的尸体作解剖化验,结果显示泽瑶死前连续十日服用有「斑茅素」的食物,中毒导致心脏衰竭而死,泽琛与小柔不约而同怀疑购买蛋糕的彦博便是凶手。 小柔往找与彦有亲蜜往来的沛沛,刚巧她在烧毁十年前的信件,小柔发现后将灰烬交给法证部化验,终令十年前的信件重现人前,揭开沛沛与彦博不为人知的关系。 高通见儿子卷入杀妻事件中,竟然假造证据将罪名加诸自己身上,更欲跳楼了结事情,可是最后也被人救回,而且他的证据更被泽琛一一破解。曾被泽瑶感化的细 

  • 法证先锋 第7集

    徐田彩玉 顿成疑凶 泽琛见到蛋糕盒,发现一直忽略了检查蛋糕盒,立即回彩玉家找寻当日的蛋糕盒。几经转折,小柔终于也将蛋糕盒找到,而且在上面找到类似「徐田」的字样……小柔初时以为是玉姐不想泽瑶受苦而落药为她解脱,但彦博与泽琛未能相信。 为寻找更多证据,小柔等人到医院搜查玉姐的储物柜,幸而给她们找到一些药方,这时,小柔电话响起,原来玉姐已经苏醒过来,所以小柔立即向她录取口供。原来玉姐以乡间的抗癌药方煲药给泽瑶服用,却不知药中含有「斑蝥素」,反令泽瑶身亡。 事情告一段落,彦博听取泽琛的劝告再与高通接触,二人坦诚倾谈,高通更道出当年妻子的真正死因,父子二人终能冲破多年隔膜,重拾父子情谊。 泽琛与小柔到酒吧消遣,遇上 Mon 与 Joe 吵架。翌日, Joe 被发现被藏尸于胶袋之中,而疑犯便然

  • 法证先锋 第8集

    杀人藏尸 Mon 昏迷 Mon 被发现在山坡下昏迷,被送往医院救治。彦博在案发现场找到的众多对象之中,以垒球棒与 Joe 的头部伤痕最吻合,加上棒上只有 Joe 及 Mon 的指纹,所以昏迷中的 Mon 便成为杀人的疑犯…… 心怡收到消息,神憎鬼厌的何永章将会调入小队工作,众人忙向小柔痛陈利害,小柔本来答应拒绝他入组,怎料小柔看过永章的资料之后,竟批准他入队…… Mon 苏醒过来,她向小柔供出事实的经过,但坚称没有杀害 Joe ,她只是见到 Joe 的尸体,一时情急才将他收藏于胶袋之中;法证完成化验之后,竟发现在 Joe 指甲找到的皮肤组织 DNA 竟与 

  • 法证先锋 第9集

    四名疑凶 齐声呼冤 原来 Sue 的好友 Fanny 暗中与 Joe 拍拖。而经检验之后,亦确认案发当日 Fanny 亦曾过案发现场,可是,直至现时为止,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四个疑犯是杀害 Joe 的真正凶手…… 正当彦博与泽琛为寻找真正凶器而苦恼之际,却在使用扶手电梯之时得到启发,想到 Joe 的真正死因,加上 Fanny 的口供,二人更加可以确定 Joe 只是死于意外,因失救致死。 小刚一直被小柔保护,所以胆小怕事,所以泽琛打算带他到酒吧消遣,怎料泽琛因事迟到,而小刚则被一妙龄少女兜搭,泽琛到达时,他已被迷晕在后巷中…… 小刚在酒吧遇事,被永章误打误撞揭穿,小柔更因此事而迁怒泽琛,

  • 法证先锋 第10集

    骸骨身份 尚待查证 彦博发现,原来污水渠上方以前曾是漂染厂,染料及化学物料足以令尸体的腐化速度加快,所以尸体极有可能是容婶的女儿容慧;但是由于骸骨被污水长期冲擦,所以无法抽取 DNA 化验,泽琛唯有尝试在牙齿中抽取 DNA 化验。 小柔依容婶的资料,找到容慧投靠的亲戚张泰,小柔发现张泰夫妇讹称没有收留容慧,淑媛与小刚、汀汀更在张泰家中找到容慧的头发及她留在墙上的血迹…… 经过调查,小柔得知在骸骨身上的衣物残渣是来自一间夜总会的制服,所以前往调查,但霍经理似乎有意阻碍调查,而且夜总会更在翌日发生大火,所有的人事记录也被烧毁…… 小柔在一超市经理相助之下,找到认识容慧的人林晶晶及 Red ,但二人不愿与小柔合作……与此同时,彦博与泽琛发现从火场找到的火机上找到的 DNA&nb

  • 法证先锋 第11集

    容慧未死 疑云再现 泽琛与彦博从 DNA 样本中发现原来放火的真凶竟是已死的容慧,所以立即将消息通知小柔。当警方取得搜查令后,小柔立即前住 Red 的住所搜查,除揭穿小花原来就是容慧本人,法证更从其家中找到怀疑是骸骨旁的结他线及染有血迹的玻璃碎片。 Red 与容慧起初不肯承认杀人,但其后 Red 竟肯承认因小花企图勾引他;二人在纠缠间,小花撞伤头部并跌入浴缸中溺毙…… 可是,经过化验,在 Red 家中找到的玻璃碎片上的血迹竟属容慧所有,所以彦博肯定案发时容慧亦在现场。 证据确凿,容慧亦无从辩驳,唯有将自己误杀小花的经过和盘托出。华健的助手 Vivian 因涉嫌撞死途人而被警方调查,她致电华健求助…… Vivian 

  • 法证先锋 第12集

    父子和睦 皆大欢喜 彦博要将高通回家中居住,可惜高通已决定回家乡中山养老,彦博亦尊重父亲的意愿,不过高通在未回乡前,仍会暂住在彦博家中,二人相处和睦,泽琛放心。 两名跑步人士在路上发现女尸,大惊下报警,由小柔的小队负责侦查。 女尸由于经过雨水和沙泥的污染,所以大部份证据被毁,令调查更加困难。泽琛在检验尸体后发现死者曾被遭性侵犯,而且凶手非常细心,竟懂得以漂白水清洗死者,令警方无法从尸身上的精液中抽取 DNA 化验。 小柔命永章加入调查工作,但当他听到其中一名证人的名字叫「郑晓东」时,登时面色一沉,又借故逃避工作…… 小柔等虽努力调查,但仍一无所获,加上永章因小事而打伤证人晓东,更加令小柔感到心烦。 华健向淑媛坦言,已经与 Vivian 搭上半年,而且 Vivian&nbs

  • 法证先锋 第13集

    永章原是 热血探员 沉雄等人已经对永章忍无可忍,向小柔投诉,小柔仍如旧加以维护;永章当年原来在学堂中是最出色的学员,而且更在小柔年幼时助兴隆的士多赶走恶霸,所以小柔认定永章是一名热血探员,所以一直维护他…… 永章受小柔责备后,良心发现,向小柔道出十四年前与晓东的恩怨,他更认定晓东与奸杀案有关;小柔咨询泽琛与彦博的意见,虽然无法确定奸杀案是否与晓东有关,但他认为可以重开这案件调查,最后,小柔亦得到上级允许她展开调查。 永章重新振作,投入查工作;小柔又得到美国刑警的协助,查知晓东移居美国期间,亦曾有八宗类似的奸杀案发生,彦博更发现死者间微妙的相同处…… 小柔为令晓东露出原形,派出与众死者有相当特征的女警 Amy 接近晓东,怎料亦无功还。原来晓东早已识穿警方行动,乔装避过警方线眼,目的是要消除一直对自己死缠难打的永章,虽然彦博

  • 法证先锋 第14集

    晓东被捕 永章受创 小柔等赶到永章家,发现永章的血迹及他留下的线索;另一方面,晓东没有实时杀死永章,将他运到一所废屋中,更在他面前向一名女子狠施毒手;永章挣脱捆缚,与晓东搏斗,混乱中永章中刀,而小柔等及时赶到,将晓东枪伤…… 因为婚姻出现问题,淑媛决定向彦博提出辞职,彦博劝淑媛三思…… 永章被送到医院,但因为肝脏受到重创,而且失血过多,所以返魂乏术。小柔及众组员也因永章的死而痛哭流泪。 小柔向晓东审问,他竟癫倒事非黑白,声称永章才是真凶,他只是自卫杀人,碍于此时证据不足,所以仍未能将晓东入罪;彦博为找寻犯罪证据,故到晓东家搜查,终于也找到他在多年来的犯罪证据…… 永章的事令淑媛对人生有另一体会,决定取消辞职的念头,重新投入工作。 小柔的孻叔兴中笃信风水,命家族中所有人也要改名迁就,更要祖父迁坟,令她非常不满……

  • 法证先锋 第15集

    彦博心思 观人于微 彦博见小柔对着小刚管束过严,令他做事缺乏自信,所以略施小计,令她改变对小刚的管束,泽琛见彦博竟然轻易摆平小柔,暗暗称奇。 小柔与彦博得知高通喜欢粤曲戏宝,竟不约而同努力为他寻找,令二人的接触机会增加。 彦博送小柔到兴中家,怎料发生失窃事件,幸彦博机智,瞬间便发现原来是两名菲佣监守自盗,彦博更发现兴中家中不少古玩字画也是赝品,令兴中大为愤怒。 高通与泽琛见近日彦博与小柔来往甚密,欲撮合二人,令二人啼笑皆非。 兴中经营非法勾当,更哄使兴隆成为代罪羔羊,晋升他为公司总经理,结果因为货仓被盗而东窗事发,兴隆身为公司总经理,因涉嫌贩卖贼赃而被警方扣查。 兴隆思前想后,决定找兴中理论,但欲无法找到他,最后从兴中秘书口中得知他正要出海,所以便赶往游艇会找兴中…… 海边发现浮尸,死者竟是兴中,而经调查后发现

  • 法证先锋 第16集

    不甘迫供兴隆晕倒 卓坚将兴隆,而且不断迫问他杀死兴中的经过,兴隆突然心脏病发,被送入医院。小柔因紧张兴而心绪不宁,彦博则努力协助兴隆回忆整件事情的经过,终于令他想到可以证明他在兴中被杀时的不在场证据。 泽琛在检验兴中尸体时,发他口中含着一枚硬币,而且更找到一种极之珍贵的羊毛;经化验后,证实兴中并非死于海中,反而是死于泳池水中,而且更验出兴中体内有「檀花」花粉。 卓坚查知兴中有一情妇金海潮,于是到她家中问调查,怎料遇上替兴中睇风水的允天机,原来他竟是海潮姊姊的情人。 彦博到兴隆助手 John 的办公室调查,发觉他喜欢渴一种非常特别的咖啡,所以通知卓坚前往售卖这种咖啡的专门店调查,终成功将 John 拘捕;基于兴中已死, John 亦不想连累他人,所以供出所有罪行,还兴隆一个清白……

  • 法证先锋 第17集

    事情败露承认杀夫 彦博发现小柔身上沾有与兴中口中同样的名贵羊毛,小柔细想之下,疑是由司机邦身上沾来的,所以通知卓坚往兴中家向邦查问,怎料邦竟连忙向湄致歉,湄心知事情败露,无法隐瞒,于是向卓坚等人供出兴中死亡的真相…… 事情得到解决,?小刚决定陪同兴隆往外地旅行,小柔却在这时病倒,幸而小柔曾在电话中向身在中山的高通提及自生病,所以高通便致电彦博,?他对小柔加以照料,小柔见彦博对自己细心照料,心中感到甜丝丝。 淑媛因为不想一人度过与前夫的结婚纪念日,所以找彦博相伴用膳,令彦博误会她对自己有意,令淑媛啼笑皆非;可是小柔亦目睹二人一起,心中不禁产生酸溜溜的感觉…… 小柔在遇上淑媛,得知一切也是一场误会,心里释疑,更主动约会彦博;彦博在酒吧等待小柔时,遇上卓浩企图用迷药迷晕少女,加以阻止,怎料卓浩另有同伴,暗地里在彦博的饮品中落药,不知袖里的彦博误服软性毒品,

  • 法证先锋 第18集

    一夜风流彦博大惊 彦博一觉醒来,发觉小柔竟成枕边人,彦博大惊,不过小柔则神态自若…… 泽琛一见彦博的情况,便觉得他似是服食过软性毒品,彦博为了不想事情曝光,一方面向泽琛说谎,另一方面则拜托他人代为化验。 化验结果证实彦博尿液样本中含有迷幻药成份,彦博即想到当晚在酒吧发生的事,所以再到酒吧,发现卓浩与友人 Paul 又在服食软性毒品,于是立即报警将二人拘捕,卓浩对彦博更是恨之入骨。 彦博向小柔表明当晚只是意外,他无意开始另一段感情,令小柔非常失望…… 汀汀接获白泥婆婆电话,与泽琛到她家中调查古怪事件,怎料原来一切也是白泥公公与女儿善的所为,目的只为白泥婆婆可以出市区,易于照顾。 心怡表妹 Ella 怀疑被迷奸,报警后由小柔负责调查,疑凶卓浩竟称一酒店行政总经理,他指称是 Ella&n

  • 法证先锋 第19集

    博忍辱负重,取得浩的唾液作基因化验。柔知道真相后大受打击。刚发现情敌原来是琛后,不但不愤怒,还大表安心。浩二叔莫伟图是成功商人,他视浩如己出,苦口婆心劝浩远离提供药物给他的Paul。Ella备受谣言困扰,欲放弃起诉浩。柔怀疑是浩之近亲将Ella迷奸,却苦无证据。琛助柔取得图之唾液,证实图才是犯人。图被带返警署,对警方所问一概不回答。图闻浩于迷幻派对中堕楼身亡,迁怒于Paul,柔指图才是害死浩之凶手,图终和盘托出。柔出席旧同学婚宴后遇到旧同学林少聪,二人交换咭片,聪为基金经理,自视甚高。博、琛得知聪追求柔,二人均认为他口没遮拦。

  • 法证先锋 第20集

    汀彻夜替琛的新书设计封面,令琛感动。琛、汀买菜回家,享受温馨入厨乐,怎知食物煮过了头,二人最后要吃饭盒。隆欲替柔牵红线,柔惟有以聪作为挡箭牌。Vivian服过量药物身亡,琛检验后,发现她不断以人工方法来保持身段和美貌。媛虽已与健离异,但却仍关心他。警方怀疑健制造Vivian自杀的假象,将他带返警署,健道出Vivian脸上瘀痕的起因,并坚称没有杀人。博测试过媛的判断能力后,让她继续调查此案。媛在健家中找到Vivian的记事簿,并发现其二人楼上的单位遭爆窃,博拘捕窃匪,真相水落石出。健欲与媛重拾旧欢,媛断然拒绝。柔与聪约会,聪得悉柔与博之关系后,误会柔为人随便,柔反感。

  • 法证先锋 第21集

    博因为未能正视与柔之间的问题而感到无奈。敏为了帮琛的著作编写网页而努力进修,并在琛介绍的骄阳杂志社工作。敏的同事Tracy双足残废,她到澳洲进行脊椎手术,可惜手术失败。同事为她举行派对,琛和汀一道出席,敏因此惊悉二人是恋人。聪前妻江韵琴携儿子烧炭自杀身亡,柔怀疑聪教唆前妻自杀图利,带他返警署调查,岂料却被他指公报私仇。通、隆欲撮合博与柔,二人虽然感到啼笑皆非,但他们的芥蒂却因此得以消除。女子Bonnie送花致祭琴,柔前往调查,Bonnie指聪为了琴的财产而跟她离婚,更表示愿意指证聪教唆琴自杀。网友在琛的网页上讨论聪的个案,不久聪便离奇身亡,死状跟署名判官的网友在网上的留言一样。

  • 法证先锋 第22集

    博认为凶手刻意模仿琛小说中凶案现场的布局,且手法精密。柔发现聪的汽车被人刻意破坏,其后发现是Bonnie所为,Bonnie承认毁车泄愤,却否认有杀聪。柔往聪办公室调查,发现其同事Bowie有可疑。通、隆又制造机会给博和柔,二人无奈。敏以计算机坏了为名,邀请琛到她家中;期间,二人看到敏的邻居喜婶带病上街行乞,(好剧情电 视网)遂带她看医生并送她回家,岂料其子李国维却强要二人赔偿损失。喜其后跌倒失救而死,琛不值维向传媒博取同情图利,当众直斥其非。维不久后亦离奇死亡,死状如琛另一本小说所描述一样。

  • 法证先锋 第23集

    柔、博着手调查维被杀一案,因怀疑与案件有关的女子特征普通,二人侦查时大有困难。敏于楼梯间将汀推倒,汀受伤,琛见状后责备敏。博在琛网页上相约判官见面,柔亦派手下埋伏。行动失败,柔更因在公众场所造成混乱,险伤及孕妇而遭投诉。敏向琛示爱遭拒,她以为琛嫌弃自己曾沦落风尘,愤然离去,琛对此感到失望。柔备受舆论压力。博重看网上有关片段,发现可疑女子,遂再进行调查,竟发现疑凶有骄阳社的旧徽章。柔在敏家中找到一个假发,怀疑敏为琛杀人,琛担心汀之安全,到医院守候她。琛接到敏的忏悔电话短讯后,不久即接获敏服毒自杀身亡的消息,不禁大受打击。

  • 法证先锋 第24集

    法证组同事化验证物后,怀疑敏并非凶手。柔为查案而茶饭不思,博不忍,哄她吃饭并让她在他的车上小睡。博虽然对柔有意思,但却始终未能放下对瑶之感情。卿求琛替敏找出真凶。博发现Tracy熟悉足部按摩器的操作,不禁怀疑起来;Tracy(haojq.com)为了掩饰,不惜忍痛烫伤自己双脚。琛与汀往骄阳社探望Tracy,二人从编辑口中得知她准备回澳洲。汀送药膏到Tracy家,不料竟有意外发现;与此同时,琛、博亦各有新发现,琛更赶往Tracy家。Tracy向汀和盘托出后,挟持汀到天台。此际,琛亦到来,Tracy感到为时已晚,一跃而下。琛因Tracy一事而怀疑自己误导了读者,汀好言开解。

  • 法证先锋 第25集

    博遭嫁祸,被牵涉入一宗放置假炸弹案。博忆起曾在商场遇到一个小丑,怀疑是他套取了自己的指纹,在四处寻找小丑时遇伏。柔设庆功宴,博迟迟未至,众不禁感到奇怪。博醒来后发现被小丑囚禁于货柜中,小丑声言设计了一场游戏,要让博的同伴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博深信众人定能救自己出生天。柔接获包裹,骇然发现博被困的录像片段,众侦查博失踪的经过。琛接获博出现缺水症状的片段,焦急不已。汀从一架失车中找到博遗下的戒指,从而查出是Tracy好友苏志文所为,遂将他拘捕,文在羁留期间自杀身亡。博缺水四天,奄奄一息,他在弥留之际看见瑶及柔……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