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亲爱的

亲爱的

简介: 《亲爱的》:描写改革开放初期,印刷厂“一枝花”李宝莉(闫妮饰)是许多男人的梦中情人,但由于自身文化水平不高,便一心希望找一个有学识的男人为伴,大学生马学武(曹炳琨饰)在情书中一句“亲爱的”打动了她,她放弃了对她热烈追求的青年工人郑坚(何冰饰),扑进了马学武的怀抱,从此三人的感情及生活陷入了一片混乱,衍生出延续近30年的啼笑因缘。 剧中只有小学文化的李宝莉因为仰慕知识分子,走上了一条“错爱”的路,从女工成长为女强人,而这条成长路她走了30年。闫妮说,如此大的年龄跨度是她第一次尝试,“从少不更事的少女成长为忍辱负重的女强人,我希望她更加生活化,更像我们身边都见过的人。”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 亲爱的 第1集

    八十年代,机械厂工人郑坚被警察误当成了打架的小流氓,拷在了永红商店门口,正碰上印刷厂女工李宝莉跟好友兼店员的万小景,在店里翻箱倒柜找毛线。宝莉见真流氓欲围攻郑坚,挺身而出挡在了郑坚身前,郑坚对宝莉一见钟情。 李宝莉找毛线其实是为了织毛衣送给自己的意中人,隔壁的邻居大学生王仲。正当宝莉憧憬着她和王仲哥的关系,去大学送毛衣时却碰上了王仲的女朋友范琳。王仲的一句“亲爱的”,使李宝莉明白了二人关系,伤心不已。 郑坚自从商店一见后就喜欢上了宝莉,为了讨好宝莉,追求宝莉,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还特意送了宝莉和“媒人”万小景一人一条当下正兴的喇叭腿牛仔裤。宝莉将牛仔裤带回家,妹妹宝蝉很是喜欢,几次想试穿都被宝莉制止了,宝蝉就趁姐姐不注意时偷偷带了牛仔裤穿出了门,却弄丢了扣子,宝莉很生气,因为她并不喜欢郑坚,不愿意欠他人情。 郑坚追求宝莉的攻势加剧,同宿舍的工友马学武是大学生,郑坚便求他支招,马学武难抵郑坚

  • 亲爱的 第2集

    郑坚手头的电影票不够,便央求同宿舍的工友马学武给他一张电影票,马学武早就想看《远山的呼唤》,而且自己也就一张票,于是没有同意。宝莉和小景如约来到电影院门口,遇到也赶来看电影的马学武,郑坚便将他介绍给大家,马学武对宝莉一见钟情。恰遇到路过的宝禅,和姐姐闹着也要看电影,马学武让出了自己的电影票,一人留在影院外听电影。宝莉也对这个文质彬彬的,酷似“王仲哥”的技术员产生了好感。 郑坚去南下做生意之前跑到厂子里见李宝莉,李宝莉正在为英文排版的事情焦头烂额。郑坚跑回机械厂强拉马学武去解决麻烦。马学武见得到与李宝莉相处的机会十分认真地帮宝莉排版,李宝莉见马学武的衣服蹭上了油墨主动给马学武洗衣服以示感谢。李宝莉将洗好的衣服送还给马学武时碰到了郑坚,郑坚不满马学武接近宝莉,进而吓唬马学武要打断他的腿,马学武向他解释宝莉只是感谢他帮忙,二人都没有别的意思。 郑坚拿了一堆时髦衣服送给宝莉,宝莉并不接受,郑坚转而

  • 亲爱的 第3集

    郑坚拜托宝蝉多在姐姐面前夸夸他这个“以一当十”的姐夫,马学武给郑坚出主意,让郑坚给宝莉使一技“欲擒故纵”,冷宝莉一阵子。郑坚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便依计而行。没想到对宝莉早已暗生情愫的马学武,却趁着郑坚去广州的这段时间向宝莉展开了“情书攻势”,正当宝莉犹豫不决时,马学武一句“亲爱的”叫得宝莉头晕目眩,如醉如痴。 郑坚从广州进货回来见马学武神色慌张对马学武展开了审问,马学武骗他并没有接近宝莉。郑坚找到宝禅给了宝禅二十块钱去买复习资料,宝禅告诉郑坚,马学武给宝莉写情书。郑坚怒气冲冲回到机械厂找马学武算账暴打了马学武一顿。 李宝莉去郑坚宿舍为马学武报仇,坚痛斥马学武的卑鄙并向宝莉表白自己的爱意,李宝莉告诉他自己要和马学武谈恋爱让郑坚死心。宝莉告诉万小景自己要和马学武结婚万小景说还是郑坚实际,马学武除了一张文凭什么也没有。 郑坚的兄弟六毛知道后给郑坚出招,让他对宝莉先下手为强生米煮成熟饭,郑坚听从后以

  • 亲爱的 第4集

    宝莉劝说郑坚和她一起回厂说清楚,但郑坚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宝禅去找郑坚说自己不考大学了,要和他一起去广州做生意,郑坚让宝蝉好好念书,自己设法脱身。宝禅和六毛喝醉了被郑坚送回了家,但宝莉妈却认为是郑坚灌醉的宝禅,宝莉出面为郑坚解释。 马学武在宝莉家楼下等了一宿,希望能得到宝莉的原谅,看到宝莉终于下楼了,马学武拉着宝莉向她求婚,但宝莉说还没有见过家长不能答应。宝婵缠着郑坚想跟他一起去广州做生意,郑坚碍于李宝莉一直不答应,其实小丫头懵懵懂懂爱上了郑坚。 宝莉带马学武见了父母,宝莉爸妈觉得马学武虽有不足但还算满意。学武妈担心学武随便找的女友把握不住,会不合他们的心意,特派学武爸先来看过宝莉,并吩咐要带回照片给自己看。学武妈看过照片后对宝莉的外貌很是满意,还大夸宝莉是大城市的姑娘就是不错,立刻让学武爸联系学武带宝莉回家。 宝莉到学武家见到学武爸妈,却当着邻居的面说出自己学历低微,学武妈顿觉大丢脸面

  • 亲爱的 第5集

    学武、宝莉爸妈开始忙活着为自己的孩子介绍对象。韦继红来到学武宿舍,学武知道是他妈的安排,只是客气的招待她,心里是认定了宝莉的,看到同屋的工友林国栋也是单身,对韦继红也有点意思,便顺手撮合了二人的好事。郑坚从小景那得知宝莉的情况,请宝莉喝咖啡开解她,以他对学武及他家人的认识,劝说她要搞好婆媳关系,宝莉却反过来劝郑坚,挣钱不容易不要乱花钱。 宝莉妈向万小景打听郑坚的情况,但对郑坚没有正式工作不算称心。学武答应宝莉一定会做通他母亲的工作,同意他们结婚,这才这让宝莉对他的态度稍有缓和。但学武妈的态度仍旧十分坚决,认为宝莉找学武就是一心想攀高枝。学武妈亲自来工厂找到宝莉,处处都表现出看不上宝莉,并且让宝莉死心,不要耽误了他儿子的前程。 宝莉因为心烦摔坏了郑坚给宝禅的录音机,宝蝉大怒,拎上录音机就去找马学武说理去了。宝蝉见到马学武,嘴下一点没留情,马学武也因为宝蝉的一席话,担心夜长梦多,反被郑坚占了先

  • 亲爱的 第6集

    小景顺着宝莉妈的意思打算撮合宝莉,但宝莉告诉小景,即使没有马学武也跟郑坚没可能,两人闹得不欢而散。宝莉妈这边也没闲着,找来宝莉爸的徒弟东强,打算撮合二人,宝莉不悦告诉妈妈不要掺和她的事。马学武以伤势骗来了父母,学武妈在学武爸的劝说下终于勉强同意学武和宝莉的婚事。 双方父母碰了面商量着结婚的事,宝莉爸妈说学武不是本地人没有住房,学武妈挑宝莉学历低的刺儿,学武跪在了宝莉面前,发誓会爱她一辈子,李宝莉和马学武终于高高兴兴的裸婚了。宝莉和学武领了结婚证,门口正好遇到郑坚,马学武便以胜利者的姿态挑衅式的向郑坚发出了婚礼邀请,郑坚表示一定会参加宝莉的婚礼,并发自内心的向宝莉和学武表达了祝福,也说出了内心深处的痛苦。 结婚后的住房问题又被提上了日程,宝莉因为担心没有房子不能怀孕,对学武的夫妻要求也是躲躲闪闪的。原本机械厂答应帮忙解决房子,临了房子却又没了着落,给两人的婚姻蒙上了一层阴影。学武跟同屋的林国

  • 亲爱的 第7集

    宝莉婚后回门,宝莉妈不时的打听着宝莉的情况,担心闺女受委屈,学武拍着胸脯向丈母娘做着保证,但妹妹宝蝉在一边添油加醋的说着宝莉婆婆的种种不好,惹得宝莉妈心里很不痛快,也没给学武好脸色。宝莉住进了马学武的“宿舍新房”,两人面对面的深情凝望对方,述说着对彼此爱的誓言。 夜深了,二人睡到正憨时,国栋敲门杀回来了,原来是和韦继红吵架没地儿去了,马学武做国栋的工作,让他随便找地儿凑活一宿,被宝莉听到二人对话请国栋回来住,国栋只好打了个地铺,但因为鼾声大宝莉在床上干坐了一宿。林国栋和马学武商量搬回了宿舍,宝莉和马学武只能周末在宿舍里过二人世界,其余时间各回各家。 万小景找了个香港商人做男朋友,还给小景买了一套单元房,这个消息刺激了宝莉家人,家人感叹没房结婚不明智,宝莉却极力维护马学武——有了文化以后要什么有什么,学武向宝莉保证一定会让她住上大房子。 郑坚送了一台当时十分珍贵的彩色电视机给宝莉做结婚礼物。

  • 亲爱的 第8集

    宝莉开心的看着电视,马学武一脸怒气,宝莉告诉学武已经还了电视的钱,但学武却质问宝莉和郑坚又见面,宝莉骗学武是请小景转交的。宝莉为使学武开心,大方的说了句“我错了”,学武很意外,气也消了一大半。正当二人准备亲昵时,国栋突然进来了,想借电视和工友们一起看女排比赛,宝莉和学武被挤到了一边,将本该二人世界的宝莉和学武挤出了家门。二人只得去公园亲昵,又被联防队抓到,二人十分尴尬。 就在两人为房子发愁的时候,宝莉怀孕了,这使得房子的问题显得更加紧迫。马学武信誓旦旦要在孩子出生前解决房子问题。但懦弱的马学武根本从领导那要不来房,只能继续哄骗宝莉。二人在医院复查时碰到了送母亲看病的郑坚,回到宿舍时却发现林国栋失恋,醉酒倒在宿舍床上,将屋里吐得十分腌臜,马学武和宝莉在屋里一宿没睡坐到天亮。 郑坚依旧对宝莉念念不忘,但又不能见面,便托万小景以她的名义带了许多东西慰问宝莉。马学武为了赶走同宿舍的林国栋,打起了宝

  • 亲爱的 第9集

    宝蝉向家人宣布了自己要做生意的决定,不考大学了,跑去告诉郑坚自己的决心,被郑坚再次拒绝,告诉她就算为了宝莉也不会让宝蝉蹚浑水。宝蝉铁了心要跟着郑坚混,于是收拾起行囊,瞒着所有人上了南下广州的火车,郑坚很无奈。 到了广州,宝蝉像跟屁虫一样腻着郑坚,宝蝉从广州给宝莉打了电话,被宝莉一顿臭骂,家里人责怪她竟敢不告而别。宝蝉和郑坚住到了同一屋檐下,让郑坚觉得十分别扭,也哭笑不得。而宝蝉却一直想各种办法亲近郑坚,但每每都被郑坚拆了招。宝禅在郑坚朋友面前以郑坚女朋友自居被郑坚拒绝,宝禅感觉自己很委屈。 回到北京,郑坚为了避免宝禅的纠缠将她送回家,宝禅将郑坚强行带到自己的家里,将自己和郑坚在广州的日子叙述的很暧昧,宝莉父母将郑坚视作宝禅的男友。郑坚连忙解释并慌忙逃离了宝莉家。 宝莉约郑坚喝咖啡,郑坚连忙向宝莉解释与宝禅的关系,表示自己当初接近宝禅只是为了曲线救国,能讨好宝莉,还大骂马学武下手够快,他心中

  • 亲爱的 第10集

    宝蝉见姐姐动了胎气吓得哭了,担心姐姐流产了,宝莉借机开解宝蝉,宝蝉不听话,宝莉就用怀孕的肚子做挡箭牌。宝莉去宿舍给学武送饭,随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房子的问题让宝莉焦虑不已,和学武吵起来了。宝莉妈觉得老这么等着房子,房子也不会从天而降,于是打起了楼里厕所的主意,开始量起了尺寸,准备改造厕所给女儿生孩子用,被宝莉知道后直喊恶心。 学武到房管科去要房子,但领导也只会给他打马虎眼,学武只能巴巴的哈着领导,无计可施的。宝莉去找小景求助,希望能把老陈给小景买的房子先借来用用,小景很为难,因为房子已经借出去了,再次怪宝莉不该嫁给马学武。正巧遇到来找小景买折叠床的郑坚,便和宝莉聊了几句,宝莉关心郑坚母亲的病情,郑坚也为宝莉房子的事儿发愁,踌躇后将自己的家门钥匙交给宝禅,让她转交给宝莉,并一再叮嘱不要让宝莉知道是他的房子。宝蝉对郑坚此举大为感动,称赞他大爱无疆。 马学武动起了小心思,偷摸的将宿舍门锁换了,

  • 亲爱的 第11集

    马学武去小平房看宝蝉,却扑了个空。家里人都以为宝禅在宝莉的小平房复习,其实宝禅独自住到了郑坚家里。马学武到小平房去给宝禅送东西,结果发现宝禅并没有在那里居住,并且在家人面前隐瞒了这件事。一家人吃饭,学武和宝莉妈因为汤里放不放盐的问题争论,宝莉妈还唠叨学武妈的不是,学武觉得很不舒服。 郑坚的妈妈因为肾病复发住进了医院,医生告诉郑坚必须做肾移植手术,但是费用会特别高,郑坚立刻决定排肾源手术,四处借钱为妈妈筹措手术费。郑坚发现住在他家的原来不是宝莉而是宝蝉,便劝说宝蝉回家住,但劝说无果,找到小景诉苦。小景拎着保养品去看望宝莉和小宝,小景将宝禅住在郑坚家的事情告诉了宝莉,宝莉一听这事完全不敢相信,以为小景搞错了,一心以为宝蝉住在小平房里,亲自裹着头巾去郑坚家抓回宝蝉。 宝蝉被带回家了,宝莉埋怨马学武,早知道宝禅住在郑坚家却不告诉她,宝禅道破马学武早就知道她住在郑坚家,而之所以不告诉宝莉,就是怕她回

  • 亲爱的 第12集

    郑坚还在焦急的等待着母亲的肾源,六毛主动请缨卖掉存货能凑出几万,加上郑坚的钱也还是差着手术费。宝禅跑回家翻箱倒柜找钱给郑坚,还告诉母亲,借郑坚钱救命自己责无旁贷,但母亲并不信任平时胡闹的宝蝉,借钱的事十分犹豫。小景告诉了宝莉郑坚四处筹钱的事,宝莉拿出了生孩子时婆婆给学武的五百块钱,并答应回家说服母亲借钱给郑坚,宝禅缠着姐姐要亲自把钱给郑坚送去。 郑坚收下了宝莉的钱对她表示感谢,宝莉告诉郑坚是宝禅说服母亲借钱给郑坚。郑坚骑着摩托车送宝莉回家,马学武见宝莉不在家只见万小景在帮着带孩子,马学武就询问万小景宝莉的去向,万小景佯作不知,马学武翻箱倒柜在家里找钱,什么也没找到。 郑坚送李宝莉到家碰到马学武,马学武呵斥李宝莉并阴阳怪气地讽刺宝莉吃里排外,郑坚将钱交还给马学武,告诉马学武没有对宝莉嚷嚷的权利。马学武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闹引来了众人围观。郑坚向宝莉道歉——自己给宝莉惹了麻烦。郑坚的出现使马学武疯

  • 亲爱的 第13集

    宝禅不顾父母的反对,决心要去监狱旁边守候郑坚以自己的爱给予郑坚支撑。临走前夜,宝蝉和郑坚的朋友吃了顿告别饭,郑坚的朋友对宝禅的行为十分感动,为宝禅壮行并将宝禅认作大嫂,就连宝莉都对妹妹的行为大为感动,赶到长途车站为妹妹打气,父母却为女儿的将来担心。宝莉和六毛小美等人继续给郑坚母亲筹钱,宝禅去监狱探望郑坚,告诉郑坚在监狱旁边租房守候郑坚,郑坚听后指责宝蝉,虽然非常感谢她,但他是个犯人,无论如何不会接受她,宝蝉却坚持,不以为然。 宝禅许诺郑坚在他服刑期间替他照顾母亲,无论生活怎样艰难,她也一直撑着坚持做了下去。宝蝉追随郑坚住到监狱附近,在旅游景点做着摆地摊的小买卖,独自辛苦的坚持着她执着的爱。郑坚几乎每次都婉转的拒绝宝禅的示爱,宝禅十分难过。在宝禅频频被郑坚拒绝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她生活中,因摆摊而结识的留学生威廉,宝蝉给威廉当起了导游,威廉很喜欢宝蝉,对宝蝉很温柔并且大胆的追求宝蝉,这让宝蝉

  • 亲爱的 第14集

    学武爸妈来探望孙子,没见到宝莉婆婆有些不悦,但学武替宝莉解了围,说她去看妹妹了,但婆婆还是责怪了宝莉。宝莉去监狱探望郑坚,替妹妹向郑坚表达了不好意思,郑坚非常理解。宝莉关心郑坚,还在带去的《安徒生童话》里夹了郑坚母亲的照片。 晚上,小宝发烧了,公婆非常着急,下班回来的学武立刻裹上小宝去了医院,公婆在家等的十分焦急时,宝莉和学武一起抱着小宝回来了,婆婆责怪宝莉,学武打圆场,婆婆气的临走时甩了句话,她不是为孙子压根不来。 宝莉接到医院的电话,赶到时郑坚母亲已经去世了,六毛和小美去监狱,郑坚得知后痛苦不已。万小景和香港富商老陈结婚了,在婚礼上,消失许久的宝禅出现了。宝禅的时髦造型让父母和宝莉大感意外,让他们更意想不到的是,宝蝉告诉他们自己和威廉去美国结婚,父母欣喜宝禅找到终身所托,但有对即将远嫁的宝禅心生不舍。嫁了大款的小景和生活混乱的宝蝉,成了晚上马学武和宝莉在被窝里的谈资。 马学武流露出对王

  • 亲爱的 第15集

    马学武终于如愿的高升了,现在是机械厂厂长办公室主任,那个唯唯诺诺的马学武现今摇身一变,已经是一脸的官相十足。马学武一直想给李宝莉找一份正式工作,突然林国栋领来了一个厂长介绍来的打字员吕欣欣,说干得好就尽快转正,马学武十分不快。 马学武回到家,和宝莉因为教育小宝的事儿吵吵了几句,马学武放下架子要和宝莉谈话,他告诉宝莉家里的房子快下来了,而且进厂的事儿也快办成了,宝莉听后特别的高兴,学武告诉她一定要低调,他担心会有别人使坏,会有变数。还吓唬宝莉事情还未落听还有威胁。吕欣欣工作特别积极,问国栋什么时候可以办进厂,国栋告诉她就连马主任的爱人都排了好几年,让吕欣欣好好干。 厂职工都在大闹分不到房子,房管科长却给马主任分了一套两居室。国栋告诉学武进厂指标只有一个,是不是可以考虑给吕欣欣,学武坚决反对,替宝莉打抱不平。而吕欣欣也开始向马学武示好,一心想取得进厂指标。学武将新房的钥匙交给宝莉,指标也没问题

  • 亲爱的 第16集

    吕欣欣这边为尽快转正使劲讨好马学武,刻意接近、送礼给马学武,委屈时会依附到马主任身上撒娇,马学武也很享受和漂亮女孩的暧昧,但心里有鬼的他开始对李宝莉的询问起了戒心,开始注意打扮自己,开始对宝莉撒谎。马学武和吕欣欣开始搞起了婚外情。 郑坚提前释放出狱,回到了滨江,宝丽在袜子店门口看到了出狱的郑坚。马学武以郑坚早就离开机械厂为由拒绝接收郑坚,郑坚在街道的帮助下,在大河货运公司找到了一份司机的工作。小美和六毛赶来为他们的坚哥庆祝。宝莉带爸妈来新房参观,爸妈看到江景房都连连夸赞喜出望外。 宝莉忙于家庭琐事和新家的装修,根本没有注意到马学武的异常举动。发现不对劲的小景提醒宝莉,要多留意学武的变化,和自己的关系,宝莉还在为学武说话,但小景还是告诫他要时刻注意,婚姻是需要经营的。宝莉认为马学武没有出轨的胆子,但还是听进去了小景的话,给学武补过了一晚的生日,宝莉特意将自己打扮了一番,大秀美腿为他唱了一首夜

  • 亲爱的 第17集

    宝莉的生活没有感到异常,还在专心的一个人盯着装修,小景还给宝莉送来了壁纸,还提醒宝莉她认为马学武外面肯定是有人了,宝莉骄傲的告诉小景,马学武绝对没胆,借他胆他也不敢。宝莉到厂办给学武送汤,门外就看到对着镜子臭美的学武,宝莉突然的进门吓坏了他,责怪宝莉事先不打电话。宝莉告诉学武自己已经辞去了袜子店的工作,遭学武埋怨为什么不和他商量。学武告诉宝莉进厂指标这次没有了,搬出林国栋说不能便宜都占才唬住了李宝莉。 郑坚和宝蝉偶遇,两人互诉了近况和曾经付出的感情。马学武来看新房的装修,挑三拣四的挑毛病,对小景和小景送的马桶更是指桑骂槐的,学武和宝莉大吵不止。宝莉打算不管了,让学武置办家具电器。学武正好看郑坚送的老电视不顺眼,找了收废品的就卖掉了,和吕欣欣约会,还相约一起去买电视机。 小景劝宝莉要多注意,父母让宝莉叫学武回家吃饭,宝莉都是各种的不屑。马学武晚上没有回家和吕欣欣到一家叫“人间仙境”的小旅馆偷

  • 亲爱的 第18集

    宝禅告诉威廉自己怀孕了,威廉让宝禅打掉孩子否则会影响二人结婚。宝莉在金悦大饭店找到了正在吃饭的宝禅和威廉,邀请他们去自己的新家做客,和父母见面。威廉和宝禅爸妈在李宝莉家见面,威廉说自己近期没有结婚的打算,李宝莉质问威廉是不是根本不想结婚,威廉无语。 宝莉向学武解释,郑坚来是因为放心不下宝蝉,马学武依旧没事找事,说郑坚就是放心不下宝莉,俩人一人一嘴,连小宝都看不下去了。马学武和吕欣欣在“人间仙境”幽会,吕欣欣要马学武离婚,因为自己怀孕了,马学武决定试一试。宝蝉带威廉来到宝莉新家,和父母谈谈,威廉表示没有想要结婚,宝蝉爸爸明示威廉不要耽误宝蝉,各走各路。马学武让爸妈多带人来为他的新家暖房,学武佯作不知,学武爸妈带着一群人点火锅,还摔破的花瓶,宝莉见家里搞的乌烟瘴气很不痛快,关起门和学武对峙,不料马学武像早有准备,顺势借题发挥和李宝莉提出了离婚。 宝莉向小景哭诉,小景看到马学武的离婚协议破口大骂

  • 亲爱的 第19集

    宝莉发现宝禅身体的异样,并不像是来例假,猜出了一些端倪,很心疼妹妹的遭遇。马学武对宝蝉明着关心,暗则是报复他们当年对自己的瞧不起。晚上,宝禅给宝莉化妆,让她漂亮些好留住自己的老公。却无意中发现马学武鬼鬼祟祟地给一个女人打电话,话里话外的提醒姐姐注意和姐夫的关系。宝莉打扮的很妩媚,凑近学武亲近他,怎料学武没有反应,借口厂里有事,倒头就睡了,留下可怜的宝莉在一旁发呆。 宝蝉回拨电话发现是女人的声音,她提醒宝莉注意,却被宝莉说破小产的事。宝禅不甘心,亲自去马学武办公室探个究竟,吕欣欣吃醋的表现被宝禅看在眼里。宝禅敲打马学武,如果对宝莉不好就要马学武好看,马学武被宝禅吓了一跳,还倒打一耙,让宝蝉不要拆散他们。宝莉接到了威廉打给宝禅的电话,大骂了威廉一顿。 姐妹两个在万小景面前大吵了一架,宝禅埋怨宝莉不该对威廉恶语相向,准备搬走时还是担心姐姐,再次提醒宝莉马学武外面有了情人。宝莉不相信,拉着万小景一

  • 亲爱的 第20集

    学武让宝莉给自己点时间,求宝莉给他一次机会,宝莉为了孩子答应了他。宝蝉回家了,爸妈很意外,更意外的是宝蝉告诉父母马学武出了事,宝莉妈立刻跑去安慰宝莉,自己也生了病,马学武拎着吃的去看望二老,被宝莉妈用鞋一顿好打。学武表态以后会慢慢补偿宝莉,他做错了。 晚上,宝莉和学武准备相拥而睡,但学武很别扭,宝莉更是气他。被撤掉了厂办主任的职务,工厂里的人找一切机会嘲笑马学武,墙倒众人推,林国栋通知马学武下岗了。宝莉找到李国栋为马学武讨公道,国栋说结果无可挽回但会为学武找其他工作。学武爸妈没打招呼卖掉了老家的房子,来到了学武家,投奔儿子,公公觉得没和宝莉商量不妥,婆婆趾高气扬的教育公公,宝莉吃学武喝学武的,没她说话的份儿。 马学武陷入了两难,一家人凑到一起他感到十分尴尬,不好意思告诉二老自己已经被停职,他无法面对一心期望他成才的二老,宝莉对二老突然袭击大为不悦,一是下岗的事会立刻败露,二是事先不商量,但

  • 亲爱的 第21集

    学武妈对宝莉言语相讥,还要给一千块钱堵宝莉的嘴,宝莉还嘴说出了马学武出轨下岗。学武爸妈自觉无脸在学武家待下去只得离开了学武家。马学武回来情绪异常低落,发现父母出走,急忙出去寻找,宝莉也发现自己一时失言闯了大祸。父母回来责备儿子不该犯此糊涂,学武当面抽自己的耳光,宝莉情绪也狠激动,小宝这时被吵醒了,全家人这才做罢了。 宝蝉约了饭局,带来了新欢勒夫,并约上了郑坚,打算撮合他和宝莉,郑坚决定重出江湖,和六毛下海。马学武鬼使神差地来到“人间仙境”,向前台刘姐求证报警的事,得知当初报警的可能正是宝莉。马学武转身去找吕欣欣希望在那可以寻得安慰,并告诉她是李宝莉报的警,还告诉她准备离婚,吕欣欣却无情的告诉学武,孩子不是她的,并告诉他当初只是各取所需,还被吕丢了一记耳光,马学武彻底崩溃。 晚上,学武找国栋喝酒倾诉,没有了地位和尊严的他,几乎嚎叫的情绪失控。马学武回家和宝莉摊牌,差点掐死宝莉,宝莉说自己很后

  • 亲爱的 第22集

    学武妈不让工作人员火化马学武的尸体,学武爸妈因为待遇不公去学武单位大闹,还和房管科长厮打起来。国栋代表厂子找到宝莉当说客,希望宝莉能化解此事。宝莉出面去机械厂替死去的马学武讨说法,林国栋念及故交从旁帮忙,最后厂里答应给5万抚恤金,并且保留房子的居住权,但就是这样的结果,婆婆还是没能满意,其实婆婆是为了孙子能多留下点。 夜里,宝莉只身来到学武跳河的地方,内心挣扎着想随学武而去。除夕之夜,学武父母和宝莉爸妈,一家人热闹的围坐一起,吃着年夜饭,宝莉不忘给旁边的空座倒上一杯酒,宝莉说那是给学武倒的,正当大家陷入沉思时,宝莉宣布了一个决定,过完年她要去俄罗斯了。除夕的雪夜,郑坚轰走了要陪他过年的小美和六毛,孤独地放着花炮排遣寂寞,思念着已故的父母。 漫天大雪,烟花之下,落寞的郑坚,在小排档遇到了孤独的宝莉,二人喝着小酒聊着。宝莉告诉了郑坚她出走俄罗斯的决定,二人道别之时,宝莉和郑坚玩起了猜丁壳。这一

  • 亲爱的 第23集

    郑坚为救六毛,四处筹钱而犯了难。无奈之下,郑坚将一批电子表卖给了一个俄罗斯美女娜塔莎,其实这不过是郑坚精心谋划的一个骗局,“手表”是假货,谈判席间跳出来参与竞价的外国商人其实是郑坚雇佣的托。郑坚正在为营救六毛成功而沾沾自喜,却不料纳塔莎其实是宝莉早有安排。 当郑坚再次看到娜塔莎时,以为是找他算账来了,十分尴尬,娜塔莎却若无其事地告诉郑坚表很好,老板十分满意。郑坚一时如坠雾中,此时纳塔莎递上的一张电影票,背面的几个字“不见不散”让郑坚一头雾水。被放出来的六毛让郑坚好一顿臭骂。 郑坚去电影院赴约,看到的是似曾相识的背影,那人正是失踪三年的李宝莉。宝莉回家见到了公婆和儿子小宝,表面看一家人再聚还是其乐融融的,宝莉请自己父母吃了一顿大餐,再去永红时那里已满是灰尘杂乱,物是人非了,她萌生了一个念头,打算与郑坚合伙重办永红。 其实婆婆对于宝莉回来的目的心里特别打鼓,担心她这次杀回来是要打他孙子的主意。

  • 亲爱的 第24集

    小宝吃西餐不小心弄伤了手指,宝莉回来和婆婆如实汇报了,婆婆大怒,指责宝莉一回来就弄伤了小宝,他们带孩子几年都没出过差错。郑坚忙着永红的装修,凡是亲力亲为,连口水都没得喝,六毛实在看不下去替郑坚叫冤。美容院里,宝莉旁敲侧击的从小景那打听郑坚这些年的情况主要是“个人问题”。 宝莉组织饭局,请郑坚小景六毛小美等人吃饭,从穿着到座位的安排,郑坚都得听宝莉的吆喝,一旁的小美很不屑,郑坚也不舒服。饭后,大伙都喝大发了,手拉手在街上又唱又跳的,已经很晚了,婆婆还留了饭等在桌旁。宝莉回到家,借着酒劲和婆婆痛诉了心中的苦,和这几年在俄罗斯独闯的不易,把大把的钞票摔在婆婆面前,艰难的叫着“妈妈”。 清晨,酒醒的宝莉为家人做好了早饭,就到永红工地看现场了。婆婆觉得宝莉这些年赚了不少钱,更担心他会抢走孙子,和公公商量着和宝莉谈谈。郑坚找小美拿些请客的经费,却遭小美刁难,其实小美知道郑坚是请宝莉吃饭。宝莉看不上郑坚

  • 亲爱的 第25集

    婆婆不愿意宝莉住在家里,实则是担心小宝,和公公二人一起到宝莉爸妈家了解情况,言谈中还不时的吹风,总担心宝莉要打他们孙子的主意。郑坚骑着自行车后面驮着宝莉走在林荫道上,二人鸡同鸭讲的一个大说羽绒服生意,一个高谈爱情,二人不时的叙着旧,宝莉着重的回忆着曾经的点滴,但郑坚似乎不解风情,并不对宝莉打出的感情牌接招。 宝莉妈告诉宝莉公婆来家里的事,妈妈直替女儿打抱不平,但宝莉表示理解公婆。宝莉和郑坚去商场买西服,一切都得听宝莉的安排,郑坚很无奈但也全随着宝莉的意。焕然一新的永红商贸,终于在热闹的鞭炮声中重新开张了,宝莉在剪彩仪式上慷慨激昂的发言,还隆重的请出了合伙人郑坚,但郑坚却说是正式开始为宝莉打工,惹得小美不悦。 娜塔莎对郑坚做羽绒服生意不放心,觉得他不按规矩办事,跑去提醒宝莉,宝莉开解了娜塔莎,为郑坚说话。此时,郑坚正特别负责的在跑动跑西的张罗着生意。宝莉回家拉了个帘子,打算低调的和公婆过着,

  • 亲爱的 第26集

    河边,宝莉借着美景向郑坚抒发着感情,郑坚还惦记着去谈生意,宝莉大呼他俩就像中国和俄罗斯,有时差。小宝在学校屡屡挨劫,宝莉来学校接小宝发现儿子脸上有伤,晚上洗完澡发现身上还有伤,小宝急匆匆的躲回屋里,小宝说是打篮球时摔的,还嘱咐妈妈不让告诉奶奶以免老人担心。这日,小宝再次被劫,宝莉早有准备在暗中盯梢,并自称“倒栽葱”,出面用一顿饭的功夫搞定了小混混们,也了解到小宝的一些问题。郑坚“顺手”买来的香水让宝莉特别开心。 小宝从小混混嘴里得知,是妈妈出面替他平了事,回家大声质问宝莉,二人挣扎不下时小宝对宝莉近乎吼叫,扯出了爸爸的死,和这几年对宝莉的不满,宝莉大为震惊,第一次正视马学武的死来面对儿子,做了内心的忏悔,并且鼓励小宝。小宝学习成绩下降,老师请宝莉去学校交流,宝莉向老师吐露对儿子的愧疚,央求老师多照顾小宝。 小宝的事稍微能喘口气了,怎料宝莉从学校回到公司,迎面而来到是郑坚愤怒的质问。原来是羽

  • 亲爱的 第27集

    婆婆察觉了宝莉和郑坚的“非常”生意往来,公婆和宝莉交心,支持她和郑坚再走一步,但有一条,不管宝莉家给谁绝不能带走小宝,而且孩子必须姓马。宝莉也当面表态,公婆永远是小宝的爷爷奶奶。小景的老公已经失踪两个多月了,焦急的小景拜托郑坚和宝莉去找神秘失踪的老陈,郑坚直呼小景犯傻。宝莉也开解小景,安慰她不会出大事,郑坚安排六毛跟踪老陈。 公婆到宝莉父母家谈宝莉和郑坚的事,岂料宝莉父母还压根不知道二人的好事。宝莉带郑坚和父母吃饭,其实是正式的见面。宝莉父母本就喜欢郑坚,加上他特别会哄老人,宝莉父母特别开心,更乐得撮合二人,加速二人在一起,但郑坚似乎顾虑重重,和宝莉父亲道出苦衷,他认为男人娶女人必须先满足经济地位的对等,而且成家是份责任,他看的特别重,所以可能还需要些时间,宝莉爸对郑坚的真诚表示理解,但他也了解自己的女人,断言二人的好事一定能成。回去路上,对尊重和相爱,到底谁是前提的问题,宝莉和郑坚又展开

  • 亲爱的 第28集

    晚餐时,小景的老公老陈游说宝莉和郑坚和他一起做炒楼花的生意。宝莉答应再考虑考虑,郑坚却认为小景是为了让老陈回家让宝莉当药引子。回到家,老陈当着小景的面损宝莉,说她没有眼光不懂投资,小景为宝莉说话。郑坚和宝莉逛花卉市场,表态不同意做楼花生意,但宝莉却让郑坚多学习老陈对小景的呵护。但郑坚觉得是有苦难言,宝莉是老板,他应该帮帮里做好生意。宝莉的咄咄逼人,郑坚没有了气势,宝莉对着一捧捧的鲜花大喊,不要楼花要鲜花。 小景对老陈诡异的行踪依旧怀疑着,宝莉希望她和小景都能有幸福到归宿。宝莉为做不做楼花,帮不帮小景的事和郑坚又起争执,郑坚对宝莉假意的尊重他而感到不满,愤然离去。岂料到晚上没抗住,又向宝莉妥协。小景发现老陈炒楼花的秘密,老陈借了高利贷。郑坚主动找宝莉缓和关系,二人在河边拌嘴,白骨精向孙悟空道歉。 娜塔莎因为家事回国了,小美不安现状要开服装专卖店,小宝也考上了重点高中。似乎生活正在平静之时,突

  • 亲爱的 第29集

    宝莉回家得知公婆和房管科长的争执,问清原委后决定出面解决。为了房子的事,宝莉欲找国栋帮忙,便硬着头皮去了学武的机械厂。在厂办的楼道里,每走一步的宝莉都会触景生情,发现早已物是人非,宝莉在回忆的碎片中难过不已。在国栋的帮助下,房子买下来了,婆婆看到购房合同后还不满意,宝莉以为婆婆是想把名字写成自己的,其实婆婆是想把小宝落成房子的户主,让他永远姓马,宝莉很感动,爽快的答应去办。宝莉告诉小景,她和郑坚商量的结果,他们不准备做楼花生意。 不料,小景却告诉宝莉千万不要和老陈炒楼花,因为她在老陈的包里发现了假公章,小景为了老陈的事日日痛苦,宝莉开解小景要想开要独立。小美和六毛的服装店开业了,约了一帮朋友在KTV庆祝,六毛看到小美不快,为她唱了首歌并且表达了爱意,但小美却沉默不语。晚上,小美约郑坚去酒吧,借着酒劲向郑坚吐露情愫,郑坚告诉小美他只爱宝莉。 老陈被高利贷堵在了家里,房子都快被拆了,危急时刻,

  • 亲爱的 第30集

    宝莉去学校看小宝,给小宝买了新衣服,关心他的生活和学习。宝莉的公婆和父母都开始张罗忙活宝莉和郑坚的婚事,公婆更是拿出钱来让宝莉置办嫁妆,以补这些年的愧疚,还希望宝莉能像亲闺女一样从公婆家出门,宝莉父母大为感动。宝莉的公司解散了,公司也被搬空了,宝莉收拾起家伙事,搬到郑坚的家里准备过上属于他们的新生活。郑坚不甘心就此下去,总想着生意上能再有起色,也算对宝莉有个交代,努力的找客户拉生意。 一日,郑坚约了一个客户谈生意,宝莉得知是个女的,便要求和郑坚一同前往。二人在大堂有说有笑的等着客户的到来,没料到等来的是如此大的一个惊喜。一个熟悉的面孔缓步向宝莉走来,这张脸是宝莉此生都不会忘记,也不想再看到的,来人正是当年的第三者,间接害死他老公的吕欣欣。 宝莉回家后大怒责怪郑坚,怪他让她见到了不想见的人,做了不想做的事,郑坚听着宝莉的叫嚣很是委屈,二人随即争吵起来,话赶话的宝莉说出了当年是她报警的事实,郑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