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零下三十八度

零下三十八度

简介: 剧中,外科女医生常青和电影放映员年定邦本是一对幸福夫妻,然而,两人却都有着一个不能为对方所知的秘密——一个是中国地下党员,一个是诈死隐居的国民党特工。在一次秘密军火交易中,各方势力逐渐浮出水面,而这对夫妻也因此陷入交锋。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36-40集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集

     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九个年头,年定邦搞到了回关内的出境证,他要带着自己的妻子常青离开满洲国。在满洲国生活的中国人是三等国民,需要忍受一切的不公与屈辱,但是在离开之前他必须一切如常,不能让任何人察觉,否则就是杀身之祸。气流的变化已经告诉年定邦常青起床了正在靠近自己,她的脚步均匀一切如常,现在年定邦能感受到常青呼吸的内容,她很幸福,她会抱住自己,自己虽然洞察秋毫,但是还要装作吃惊的样子,他知道那样常青会更幸福。年定邦对常青说让她回屋穿件衣服,天气太冷,让她先吃饭不等自己。常青说自己一觉醒来以为他会把行李都收拾好了,没想到他还在慢条斯理烫衣服。年定邦说自己已经收拾好了,要带的行李不多。年定邦跟常青说最后一天上班也要把她的衣服熨得平平整整,这样同事们回忆起她就是漂亮的记忆。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集

    史本龙来到医院找到长青说要她帮忙救活一个不明身份的女人,还对常青说她很有可能是抗联的。常青开始不想要做手术的,但是一听她可能是抗联的就答应了史本龙但是打发史本龙出来等,说是要给伤者脱下衣服检查伤口。史本龙不得不出来手术室,一个同事来找史本龙说上午松本遇到刺杀。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集

    史成龙出示了通行证,成功将常青带入松本的病房。常青见到照顾松本的小山中尉,向小山中尉了解松本的病情。小山对常青说病人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松本有感染的症状,由于感染还有可能有肾衰竭的症状。常青就说自己想要亲自查看松本的伤口,一会儿还要小山中尉协助自己进行手术还劝说小山先去休息一下。史成龙将常青的医术精湛告诉了小山中尉,小山中尉才放松了警惕,史成龙说要出去抽烟于是自己就跟着小山一起出去说是要抽根烟。

  • 零下三十八度 第4集

    年定邦来到餐厅先是故意把杯子摔掉,以表自己对史成龙的不满。史成龙要为常青敬酒庆祝她手术成功。常青却说他们夫妻俩要敬史成龙。史成龙说常青跟自己太客气。年定邦说应该的,还说要是在古代史成龙还是一个官爷,于是就讲述起古代的官职,史成龙是当年的九品官,还不如七品的芝麻官。常青忙着活跃气氛说年定邦有点死脑筋。史成龙冷嘲热讽说年定邦只是电影院里卷胶片的。年定邦想要让史成龙难堪,于是跟服务员要筷子吃西餐。常青知道年定邦一定是误会自己跟史成龙的关系了,但是她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得罪史成龙,毕竟史成龙是一个很好的挡风墙。

  • 零下三十八度 第5集

    年定邦在站内焦急等待,终于在开车前看到常青进站,上了最后一节车厢,年定邦松了一口气,自己也随即上车。但这只是常青为了让定邦安心离开所演的一场戏,她知道定邦不可能抛下她独自离开,于是求石成龙放定邦离开,自己愿意留下。石成龙便带常青来到火车站,常青看到定邦上车后,自己马上下车离开,随石成龙和便衣们回到警务厅。一旁,鲁远和陈大根也目睹了这一幕,鲁远以为常青案发,决心带人营救常青。钱子恩、梅玉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发传单”的事情,梅玉认为红姑怎么可能用如此拙劣的伎俩,她怀疑年定邦并不是红姑,但钱子恩固执己见。

  • 零下三十八度 第6集

    “一家子”就这么凑齐了,开始了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常青不解丈夫口中早已去世的公婆怎么突然又活着出现了,而年定邦对父母又好像十分厌恶?年定邦被逼无奈,只好悄悄对常青编造起他与“父亲”的恩怨往事。常青信以为真,感慨、怅然。年定邦对鲁远略有所闻,知道常青确有这么个叔叔,家在外地,从事贩卖皮帽子的小生意,偶尔会到哈尔滨来送货。但鲁远伤势难以掩盖,他只好谎称是在路上遭遇了土匪。钱子恩表面同情,暗自怀疑。为了守住各自的秘密,“一家人”开始相互“盘道”:钱子恩、梅玉与鲁远,俨然“亲家”初次见面,彼此格外热情,话里话外却在想尽办法试探对方底细;钱子恩、梅玉对常青同样不放心,假装是公婆对儿媳问长问短,实则却在探常青的底;鲁远谨慎起见,也对年定邦格外警惕。只有常青,真的把钱子恩、梅玉当成了年定邦的父母,虽然丈夫与父母显然存有隔阂,她却完全是儿媳妇初次见公婆的心态,紧张地应对着。

  • 零下三十八度 第7集

    常青为鲁远解开绷带,原来鲁远早有准备,以自残制造刀伤掩盖了枪伤,骗过了郭三。但危险并未就此解除,郭三还是让几个警察搜查全屋,鲁远来不及处理的衣服上还留有弹孔,正是受枪伤的明显证据。眼看搜捕的警察就要发现那件衣服,常青赶紧把衣服扔进了火炉。证据被销毁了,可房子却被常青不慎点燃。一家人流落街头,石成龙主动伸出“援手”,请他们到他的三号别院暂住。所有人都能看出石成龙在觊觎常青。年定邦醋意盎然,坚决不受石成龙的恩惠。但鲁远和钱子恩都认为三号是“灯下黑”,石成龙的身份正好可以给他们当做最佳掩护。年定邦拗不过他们,一家人只好住进了三号。

  • 零下三十八度 第8集

    渡边想要将周医生的东西扔掉,常青为周医生收拾遗物,想起周医生无辜受累、遇害,常青愧疚万分。定邦一再否认自己是红姑,而他笨拙的刺杀技巧也让人哭笑不得,梅玉认为定邦就是个一心一意护着老婆的小男人,钱子恩却还是觉得定邦在演戏,钱子恩试图找到鸽子,以证明年定邦的身份,他认定“红姑”不肯归队,正是被常青所累。常青出于愧疚,没有请示鲁远就私自跑去给董医生的家属送钱,以兹抚恤,结果却被东乡派去蹲守在董医生家门口的敌人发现。东乡由此开始怀疑常青身份:特使遇害时常青也在医院,她有作案机会;决定对其进行抓捕时,她已到了车站,又说明她有潜逃迹象;如今又跑来抚恤董医生家属,这就更加可疑。于是,东乡决定派人跟踪、监视常青。

  • 零下三十八度 第9集

    钱子恩终于找到刺杀董玉山的最佳时机,可是他精心设计的方案却年定邦执行得荒腔走板,甚至引发了一场小火灾。钱子恩以为这次又要失败了,不料年定邦竟然瞎猫碰上死耗子,十分“意外”地结果了董玉山。石成龙带着衣服去三号“慰问”常青,还没坐稳,就听说浴池失火,董玉山被刺,只得匆忙离开。东乡早就赶到现场,并且正在审问一干目击者。定邦战战兢兢地应对审问,倒也没出纰漏,东乡不疑定邦与钱子恩,但也认为这并不是一场单纯的意外。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0集

    定邦也发现在三号门前似乎有便衣在进行监视。常青在医院试图继续为地下党获取药品,她的行动却被渡边医生搅乱,常青有些疑心渡边是东乡等人派来埋伏在医院内的眼线,但她除了小心防备之外,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应对方法。她开始担心自己会暴露,她不怕牺牲,却怕连累年定邦,于是她的行为也愈加谨慎。东乡得知常青一家寄居在石成龙的别院,派石成龙秘密调查常青。石成龙答应得痛快,其实他根本不相信常青会是地下党,他只是乐得多往三号跑,好多一些机会接近常青。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1集

    鸽子伤势稍微缓和,就离开了陈大根家,陈大根阻止不及,只能将鸽子离开的消息告诉常青,常青和鲁远都担心陈大根和整个地下党组织因此暴露。定邦前脚离开避难屋,鸽子后脚回到避难屋,两人错过了彼此,但鸽子看见了定邦给她留下的接头信物。鸽子主动找到军统滨江站深潜人员卢菊生,卢菊生早与钱子恩接上了头,卢菊生告诉鸽子,红姑果然还活着。下班的时候,年定邦刚回到家门口,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鸽子竟然出现在三号门口,久别的两人重逢,鸽子激动不已,拥抱了年定邦,她对年定邦的感情毕现无疑。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2集

    常青来给惠子治病,并不紧张,可东乡却很紧张。尽管石成龙一再打包票,东乡对常青的怀疑却似乎没有放松。若不是情势危急,他是绝不会请常青来的。他吩咐手下,治疗过程中一旦发现常青有对惠子不利的迹象,可立即动手将其击毙。如果惠子不治身亡,也要常青逮捕。石成龙后悔把常青带来。手术过程中,东乡和石成龙都捏了一把汗——东乡是为惠子,石成龙是为常青。然而最终,常青还是将惠子治好了。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3集

    常青中计,故意让女仆把自己的衣服弄湿,趁换衣服之机,常青偷听到东乡打电话,得知晚上日本人要围剿地下党。常青一惊,把消息带给鲁远。鲁远也信以为真,眼看着两人就要落入东乡的圈套,暴露出自己的身份。鲁远刚出门去送信,常青却从定邦的一番无心之谈中发现不妥——三号门前有特务在进行监视,常青立刻意识到这是东乡试探她的招数,常青冲了出去,将鲁远带回家,两人有惊无险,转危为安。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4集

    定邦首先发现了家中被装上窃听器,告诫钱子恩、梅玉要小心说话。但是常青、鲁远却不知道家中已被监听,就在石成龙带人窃听之时,常青、鲁远不慎说漏了一些可疑的话。定邦心知自己和常青的房间肯定也被监听了,故意说出了一些谅解常青和石成龙来往的话,常青惊讶,却很感动定邦如此理解自己。监听器那头的郭三却耻笑定邦的懦弱。石成龙在距离三号不远的监听处守了一夜,腰疼病又发作,郭三为了尽快让石成龙得到治疗,将石成龙带到了三号。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5集

    冷战中的常青和年定邦一反往日常态,夫妻两人各自起床,没说一句话,家里气氛异常,年定邦想和常青道别,还没开口,常青已经自顾自地出门上班。同时,东乡在新京汇报工作,却被上级训斥了一顿,之前松本、董玉山的案件还未解决,上级又得到国共要合作的消息,责怪东乡办事不力。东乡表示回到滨江会加大搜捕力度,保证在九条的来访之前,彻底清查全城。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6集

    常青拿到情报,回家与鲁远分析讨论,地下党决定在喇嘛台附近租一个房屋作为据点,挖地道放置炸药,牛金已经物色到合适的地点,准备开始挖地道。东乡从新京回到哈尔滨,制定计划,决定要公开揭幕仪式的举行地点,设陷阱引蛇出洞,于是发布公告。公告里不仅公开表明九条特使会参与喇嘛台神像揭幕仪式,而且告诫喇嘛台附近公众不得租借房屋。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7集

    由于郭三使坏,年定邦频繁加班,常青担心定邦真的帮日本人做事,但她同时又觉得是定邦进入警务厅工作,自己也有责任,犹豫要不要劝年定邦辞职。常青向鲁远倾诉,鲁远希望常青借助年定邦了解喇嘛台附近巡逻排班的信息。但常青不想用试探情报的方法对付自己丈夫,也不愿把年定邦牵扯进这堆麻烦里。周末来临,常青、年定邦相约去看电影。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8集

    牛金带着孙晓升在武馆偷挖地道,被牛忠良发现,但是得知两人的地下党身份之后,牛忠良毅然决定带领徒弟们参与行动,一同抗日。东乡去喇嘛台附近查看,发现消防署的人也在喇嘛台工作,其中竟有年定邦,东乡疑惑叫来年定邦质问,年定邦向东乡报告自己的工作,“顺带”透露出郭三敛财的事情。东乡叫来郭三对质,郭三面对确凿的证据,无言以对,郭三当场被东乡撤职。

  • 零下三十八度 第19集

    常青赶到火场,发现粮仓已经被大火包围,几乎无路可逃,得知定邦被困在内,常青不顾旁人劝阻,要进火场。鸽子也站在旁边围观的人群里,鸽子几乎落泪,却忍住不能泄露情感。同时石成龙也赶到火场,发现常青正要冲进粮仓,石成龙拦住常青,将她抱在怀里。正当常青以为年定邦就此葬身火场的时候,年定邦死里逃生,从火场里逃出,并淡定地指挥众人救火,常青悲喜交加,冲向年定邦,紧紧拥抱年定邦,生死关头,常青、年定邦重归于好,石成龙在旁,嫉妒不已。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0集

    常青告诉石成龙,她觉得定邦并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因此请求石成龙能批准年定邦辞职,石成龙答应了常青的请求。常青回家,告诉鲁远,自己已经替年定邦向石成龙请辞,只要等熬过这一个月,完成了任务之后她就马上和年定邦离开。钱子恩、梅玉找到了机会,制造了一场意外,使得剧团的其中一个演员受伤,无法继续排练演出,钱子恩趁机进入了剧团替补了该名演员。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1集

    距离九条来滨江的时间越来越短,警察厅工作更加繁多,年定邦乍一升职,重新布置了安保方案,并向东乡报告,需要增加人手,东乡批准年定邦招收新警察,年定邦也借此将四猛子招进警局。本来就记恨年定邦的郭三发现四猛子进了警局,又跑去向石成龙打小报告。郭三抱怨东乡不把石成龙放在眼里,石成龙不置可否,让郭三收敛一些,本来他就觉得喇嘛台是棘手任务,现在顺势推给年定邦,也未尝不是幸事,郭三这才明白。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2集

    武馆中,牛金、牛忠良成功将地道挖掘完,可是滨江城内外封锁严密,地下党无法从城外运来炸药,鲁远决定联系国民党,希望国民党能提供资助,让地下党能在黑市上购买到炸药。陈大根将这个消息传递给鸽子,钱子恩同意合作,却也为资金问题而烦恼。经过一番思量,钱子恩决定派浦云志、卢菊生去抢劫银行。钱子恩也希望定邦能够参与行动,可是定邦加班久久未归,钱子恩只能冒险让卢、浦二人行动。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3集

    常青来到松花墅,才得知惠子是想让自己来为婉儿治病,常青心疼被虐的婉儿,与东乡周旋,希望能带婉儿离开,东乡故意让常青与他一同去见浦云志,让浦云志明白,只要他配合招供,就能让婉儿得到照顾。常青虽然明白自己成为了东乡威胁浦云志的工具,但为了婉儿的安危,常青也请求浦云志同意她带婉儿离开。梅玉去浦云志家取钱,差点被埋伏的暗哨发现,幸亏暗哨露出马脚,梅玉险险避开,回家通知钱子恩。钱子恩让梅玉去给定邦报信,准备撤离,定邦决定带常青、鲁远一同离开。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4集

    东乡向鹤见宪报告发现红姑的线索,认为之前松本、董玉山的死与红姑脱不开干系,鹤见宪帮东乡找人去苏联的一所间谍学校获取与红姑有关的资料。东乡认为浦云志虽然没死,但也没什么用处了,便派下田去将婉儿带回来,要将父女二人一同处置,下田来到三号,要带走婉儿,下田粗暴的行为让常青非常担心,常青要陪着婉儿一起去松花墅,下田押着常青、婉儿离开。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5集

    常青向鲁远报告自己在孤儿院的发现,鲁远马上向上级汇报了情况,让常青等上级指示,常青按捺不住心焦,只能去找定邦帮忙,定邦表面上拒绝,认为731相关事宜,即使是警务厅也无法插手,但实际上定邦已经决心要去营救婉儿。常青以为狠心定邦拒绝了自己的请求,无奈之下只得向石成龙求助,却也得到了同样的回复,常青为保婉儿,毅然决定独自行动,陈大根得知常青的决定,也要一同参与行动。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6集

    战斗结束之后,鸽子疑惑陈大根身为地下党为何来救婉儿,陈大根的一番无分党派的话让鸽子内心有些动摇。鸽子随陈大根一起去常青的狙击点收拾东西。鸽子捡到了常青留下的珍珠,却没有声张。同时,常青也已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了放映厅。电影散场,常青、石成龙离开,两人走到门口才知道电影院外一场枪战已造成混乱,石成龙让常青赶紧回家,自己留下想要勘察现场,但是他却认出了731部队其中一人的身份,为免被牵连,石成龙悄然溜走。定邦回到警务厅,接到电影院发生枪击的报案,定邦随警队去调查现场。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7集

    定邦特意从警务厅偷取了一张看起来年龄、外貌与红姑相仿的犯人照片,钱子恩、梅玉也查探到了送资料的特务来滨江的具体时间和火车班次。定邦假借生病,向警务厅告假,坐上了那班火车。四猛子以为师傅生病,好意关怀,巡逻到医院附近时,特意问常青定邦的病情如何,常青疑惑,打电话回家,却发现定邦没有在家养病。火车上,定邦巧妙地截取了特务藏有红姑档案的公文包,并调换了档案里的照片,却没让特务察觉,成功的完成了任务。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8集

    定邦迅速回忆起,当年自己受命去杀一名叛徒,曾与东乡眳丸交过手,虽然东乡眳丸没能看到红姑的真面目,但是两人发生了枪战,更让红姑受伤留下了伤口。东乡眳丸终于到达滨江,先是对东乡治下的滨江秩序微有不满,紧接着马上去了警务厅视察工作。定邦早有警觉,提早一步告假离开了警务厅,定邦与鸽子商议应对东乡眳丸的对策。同时,常青因为担心定邦的病,也特意送药去警务厅,却发现定邦不在。常青离开警务厅,看见定邦从咖啡厅里出来,幸亏没有看见鸽子也在。

  • 零下三十八度 第29集

    东乡父子决定秘密抓捕石成龙,进行调查。就在此时,陈大根约鸽子见面,着急询问鸽子有没有在现场看见一颗珍珠,鸽子默认,故意从陈大根口中套话,发现地下党的狙击手竟是个女人,这一点引起了鸽子的怀疑。石成龙出差回到滨江,迎接他的竟是东乡父子的调查,种种证据都指向石成龙,石成龙一时竟有口难辩,只能拼命说自己不是红姑,为了证明清白,石成龙只好说出枪战当晚,他是和常青一起看的电影。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0集

    定邦实在无法面对常青和鲁远,只得出走,定邦心内彷徨,不知不觉竟走到了火车站,定邦希望就此离开,没想到鸽子竟一路跟了过来。鸽子希望定邦能和她一同归队,回到关内,定邦拒绝,在与鸽子的争吵中,定邦逐渐明白了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割舍与常青的这段感情。眼见东乡家宴的约定时间在即,定邦马上赶回城里,常青已经被接到松花墅,而定邦的下落不明,让常青不得不独自应付东乡父子,幸亏在最后关头,定邦及时赶到。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1集

    十盘街内地下党孙晓升藏身之处附近,伪警察、日本宪兵在进行搜捕,眼看就要搜查到孙晓升处,从常青那儿得到消息的鲁远终于赶到了,就在鲁远、孙晓升准备撤离的时候,定邦带四猛子等人恰好搜捕至此。过程中,定邦似是无意地帮助了鲁远、孙晓升,迅速带人离开,鲁远、孙晓升得以撤退,但是在撤离过程中还是不慎被发现了,孙晓升受伤。东乡行动再次失败,彻查行动消息走漏的原因,又得知常青并未回家,而是中途在医院下车。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2集

    晚上,地下党继续召开会议,鲁远将自己对定邦的观察告诉常青,使得常青内心十分煎熬,她徘徊在坦白与不坦白之间,难以抉择。没想到下午巡街的警察回到警务厅,竟尽职地报告了自己对武馆的怀疑,巡逻科科长带队来武馆搜查,为了不让炸药被发现,常青冒险装成小偷,抢了一块皮子逃跑,引开了巡逻科众警察的注意力。眼见警察们即将追上常青,一辆警车突然出现,抢先一步截住了常青,等警察们赶到时,却是定邦和常青坐在车上,两人还一副正在争吵的样子。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3集

    常青对定邦举枪相向,定邦明白自己身份已经暴露,只能向常青解释,但此刻愤怒而痛苦的常青根本听不进去,最终常青还是没法对定邦下手,只得收拾行李先离开三号。看到常青的举动,钱子恩、梅玉明白他们的身份也在常青那儿暴露了。石成龙突然来三号将定邦带走,梅玉担心定邦的身份是不是被发现了,焦急不已。没想到石成龙竟是带着定邦去向东乡请罪——东乡眳丸被炸死,石成龙明白东乡不可能轻易结案,于是故意让定邦去顶罪。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4集

    石成龙、东乡分别让手下监控马迭尔,掌握出入旅客的信息。定邦到医院送东西给常青,听说常青搬去了宾馆,联想到九条正住在马迭尔,了解常青的定邦明白常青肯定是搬去了马迭尔,警务厅内部在严密监控马迭尔的事情让定邦更是担心常青会提前暴露。定邦赶到马迭尔,常青正在登记入住,一番争执,定邦最终还是未能阻止常青住进马迭尔,常青此时赴死之心已决,她对定邦虽然还有怨恨与无解,但一想到很可能从此以后就是永别,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常青想要叫年定邦,但是忍住了。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5集

    眼见石成龙在,常青没有成功的胜算,只能将计就计,让石成龙带自己一同离开。宾馆外,原来来接应常青的鲁远目睹常青、石成龙、九条一同坐上了车,焦急不已。车子行进过程中,九条要求石成龙将自己带去郊外日军驻扎处,石成龙虽疑惑,却答应了他的请求。常青与开车的刘德柱坐在前面,九条、石成龙在后座,常青心知自己难以敌过车内三个大男人,最坏的打算是制造车祸,大家同归于尽。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6集

    定邦得知常青怀孕,既喜又忧,喜的是他和常青一直以来都盼着能有孩子,如今九条已死,他们俩的梦想也已成真,忧的是定邦听到常青对医院同事说,担心孩子影响定邦的决定,定邦明白常青是怕自己因为孩子才跟常青去红区。定邦只能假装不知。钱子恩听说常青与惠子遇刺一事,心生一计,决定派人去杀常青,栽赃给抗日锄奸团,这样就能让定邦心甘情愿地回归复兴社。鸽子不愿为钱子恩杀常青,钱子恩只得让卢菊生动手。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7集

    常青机智地取得了行程表,并没有引起穆勒的怀疑。同时,定邦也勘察了极乐寺环境。钱子恩、梅玉也接到剧团负责人的通知,演员和工作人员必须住进剧院。众人齐聚开会,极乐寺和剧院都是九条可能出现的地方,但定邦力排众议,认为极乐寺是圈套,剧院才是真正的签约地点,常青主动要求去剧院负责刺杀九条,定邦虽然不希望常青涉险,但此时也无其他办法,常青能通过惠子进入剧院,而且她在观众席接近九条可以方便刺杀。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8集

    剧院内,梅玉故意给导演等人打鼓表示也要参与演出,借鼓声钱子恩在准备实施刺杀的道具室墙上砸洞,方便常青、定邦撤退。并布置出一个假休息室。极乐寺行动照常进行,就在牛金指认陈大根等人,特务们准备实施抓捕时,锄奸团学生们却开枪动手,导致情势大乱,脱离了定邦的控制,寺内枪战,许多百姓受伤,山上来的地下党为救百姓牺牲了性命,陈大根也不幸中弹。

  • 零下三十八度 第39集

    牛金、陈大根、鸽子在约定地点等待定邦,没想到警察们却顺着陈大根遗留的血迹追了上来,千钧一发之际,定邦赶到,陈大根毅然决定让鸽子跟定邦一起离开,自己留下引开警察,牛金也奋然要求陪同陈大根。时间紧迫,定邦只好同意陈大根的要求。常青跟着惠子顺利进入剧院,却发现渡边也在剧院内,渡边表示自己是代替军医来随伺九条的,常青明白渡边是完成任务的障碍,却也只能迎难而上。

  • 零下三十八度 第40集

    东乡冲到休息室,发现九条已被杀死,大为震惊。常青、石成龙同乘一车,石成龙带常青搜捕定邦,石成龙到此刻仍然愿意相信,常青也被定邦瞒骗了,并不知道他的红姑身份,常青不置一词。定邦焦急地等待常青,恰好与石成龙正面碰上,双方发生一轮激烈枪战,正在搜捕逃犯的东乡也听到枪声,赶往现场。石成龙突然以常青为人质,要挟定邦投降,常青让定邦不要顾虑自己,赶紧离开,定邦怎么可能放弃!但东乡已带人赶到,眼见己方损失惨重,定邦只得忍痛与鲁远等人离开。定邦、鲁远、钱子恩、梅玉、鸽子逃到郊外避难。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