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总理和我

总理和我

简介: 讲述了如同圣诞礼物一样的妈妈,走进“100分总理,0分爸爸”的总理家庭而展开的爱情故事。允儿在剧中扮演28岁女性的角色,对手则是40多岁的年轻总理李凡秀。绯闻news’报社以三流狗仔新闻而恶名远播。热血记者南多贞(林允儿饰),为了挖掘新上任总理权律(李凡秀饰)的绯闻而接近他,最后反而成为了‘权律的她’这段绯闻的主人公,并且受到了公众的瞩目。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 总理和我 第1集

    权律与南多贞传出绯闻 韩国最年轻的总理权律设宴款待各界来宾,记者们赶到宴席现场,待权律拉着南多贞的手纷纷争抢拍照,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南多贞笑容满面跟着权律站到宴席台上,两人相视而笑满是幸福之意。 权律冲着南多贞笑了一会儿忽然拉长了面孔,南多贞也像是看仇人一样充满敌意看着权律,两人渐渐幻想出了一幕打斗场景,相互间身手了得难分高低。 时间回到二个月前,权律当时还没当选总理,一名政要人员秘密与权律商议票选总理的事情,权律认真倾听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南多贞悄悄在户外偷拍其它人。 南多贞是一名记者,平时喜欢拍摄一些名人的花边新闻,她根本不知道未来的总理就在不远处秘密商讨要事。 权律与政要人员谈完要事走出房间,由于夜色寂静,他忽然听到了一阵快门响动的声音,听着快门响动的声音权律产生了警疑,立即快步向声音起处走去。 南多贞根本不知道权律正在找她,她正站在一处屋角旁边偷拍一对男女亲吻,拍了几张照片之后,权律

  • 总理和我 第2集

    权律当上总理 雨哲打算找南多贞询问绯闻的事情,一个同事做了过来,跟雨哲谈起南多贞受人指使收钱与权律发生绯闻的事情,藏在一边的南多贞听完之后愤怒的看着权律,认为是权律在污蔑她。 待雨哲离去,南多贞质问权律为何要污蔑她,权律心知公共场所不是谈话的地方,于是将南多贞带到天台谈话,虽然权律极力解释,南多贞就是不相信她的话。 由于权律与南多贞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姜仁浩决定让南多贞扮演权律的真正爱人,借此封堵大众的传言,权律根本不知道姜仁活的安排,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赫然发现南多贞走了过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南多贞亲密的看着权律,伸手挽住权律故做亲密,由于正在接受采访,权律虽然心中反感南多贞的行为,但又不便表露出来,只得任凭南多贞依偎在身边。 采访活动结束,权律将南多贞带到办公室训斥了一顿,姜仁浩忽然走了进来,透露南多贞出现在采访现场是提前安排好的环节,权律一听姜仁浩擅长安排南多贞来现场扮演爱人,一时之

  • 总理和我 第3集

    权律决定跟南多贞结婚 清晨,南多贞从熟睡中苏醒过来,睁眼一看发现房间的环境不是自己的房间,南多贞立时面色一变迅速从床上坐了起来,仔细扫视完房间一遍,南多贞心知住到了他人的家中,情急之下赶紧来到窗户旁边向外看去。 窗外是一片草地,权律正在指导三个孩子练习博击技巧,三个孩子老老实实练习的时候,慧珠来到草地上找权律有事,权律忽然借口要处理垃圾才能跟慧珠谈话,说完话不等慧珠明白是怎么回事,权律离开草地回到了房间里面。 南多贞已经苏醒过来,至于前晚发生的事情毫无印像,权律见南多贞竟然失忆,哭笑不得之下将前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前晚的时候南多贞喝醉了酒被权律护送回家,本来权律以为南多贞的家就在一条小胡同里面,不料等他带着南多贞来到小胡同的一幢楼房外面,南多贞忽然透露已经搬家,权律闻言气不打一处来,数落南多贞搬家不及时更新地址信息,害得他白白带着南多贞走了冤枉路。 南多贞由于醉酒意识模糊,她扑到权律怀

  • 总理和我 第4集

    南多贞与权律结婚 南多贞去腌菜馆采访一个小妹,朴俊妻子故意为难南多贞,好在权律及时出现带走了南多贞,两人向前走了没多远停了下来,权律一本正经看着南多贞提出结婚,南多贞有些惊讶的看着权律,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话才好。 权律严肃的看着南多贞,提起了南父患上绝症时日不多的事情,南多贞一听之下误以为权律是在同情她,于是决定不结婚,权律见南多贞不同意,心中想到了儿子万岁非常喜欢南多贞,于是立场坚定希望能跟南多贞结婚,南多贞见权律真的愿意结婚,最后只得答应了他的要求。 权律回到办公室为结婚做好准备,慧珠得知权律要结婚,立即与姜仁浩走进办公室,劝说权律不要草率做出结婚的打算,权律实际上也不知道自己结婚的做法是否正确,但是一想到当初跟南多贞扮演恋人,要是再不结婚势必名声受到影响,所以思前想后权律决定跟南多贞结婚。 慧珠见权律主意已定,无奈之下离开了办公室,跟在后主的姜仁浩见慧珠面色有异,于是关怀地询问慧珠的

  • 总理和我 第5集

    权律要求南多贞销毁结婚协议书 南多贞与权律结婚入住套房,徐慧珠忽然打电话给南多贞,透露套房中潜伏着间谍,南多贞不听则已,一听之下赶紧出房寻找权律,权律并不知道套房中有间谍,由于想修改与南多贞的结婚协议书,他专程向南多贞的房中走去打算找南多贞谈话。 才走到院子里面,权律遇到了迎面奔来的南多贞,南多贞见权津出现立即上前打算将有间谍的事情说出来,权律打断南多贞的话要求修改协议,南多贞情急之下赶紧抬手捂住权律的嘴巴,权律伸手拉开南多贞的手再次开口说话,南多贞情急之下再次抬手捂住权律的嘴巴,权律对南多贞捂嘴的行为非常恼火,提高声音要求南多贞修改协议。 南多贞扭头往院子外面一看,赫然发现有两名保镖正向院子里面张望,由于担心两名保镖中很有可能是间谍,南多贞情急之下与权律接吻,借此堵住权律的嘴巴。 权律惊讶万分向后退了一步,南多贞低声透露套房有间谍。 权律惊讶万分跟南多贞回屋,左思右想要求南多贞将婚姻协议

  • 总理和我 第6集

    权律参加万岁在幼儿园的晚会 权律要求南多贞以后行事稳重得体一些,南多贞不喜欢被人管教,气急之下要求权律离开房间,权律一本正经看着南多贞,指出两人虽然是假结婚但实际上已经是真的夫妻,因此以后必须要同住一个房间。说完话不等南多贞表态,权律走到房中休息,南多贞不太愿意跟权律共处一室,虽然她逼于无奈跟权律结婚,但两人实际上从来没有恋爱过,因此如果在一起同房自然显得不伦不类。 晚上的时候权律坐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南多贞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拿起手机一看离天亮时间还有几个小时,由于办公桌前的灯光照了过来,南多贞扭头向办公桌看了过去,发现权律依然没有睡觉,南多贞嘟哝了几句再次倒头睡去。权律在批阅文件的过程中向床铺方向看了过去,发现南多贞睡得跟头死猪一样没有动静,他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南多贞成为新任会长,跟许多官夫人在餐厅包厢中见面,朴俊基妻子故意为难南多贞,要求南多贞结算餐费,不等南多贞表态同意,朴俊基

  • 总理和我 第7集

    南多贞带权律到民间吃喝玩乐 临睡之前南多贞捧着一本故事书念读故事给权律听,结果念了一会儿南多贞昏昏沉沉睡了过去,权律哭笑不得看着昏睡中的南多贞,悄悄将故事书拿到手中继续阅读。 南多贞在睡梦中慢慢靠到权律的肩头,权律生怕南多贞睡得不舒服,赶紧轻轻地将南多贞扶到床上躺好,南多贞忽然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一见权律坐在身边立时惊恐的坐床上坐了起来,质问权律在床上做什么。 权律受到冤枉哭笑不得,透露是想让南多贞睡得更舒适一些,南多贞不相信权律的话,开口直呼权律是色狼,权律身为国家总理还从没被人称呼为色狼,恼怒之下他离开房间在门外独自生闷气。 一天权律回到家中忽然听到钢琴室传出一阵悦耳的琴声,立时间他的脸上升起惊讶的神色,快步向钢琴室走了过去,南多贞并不知道权律向钢琴室走来,她坐在钢琴中间带着万岁与国家姐弟两人弹琴。 权律来到房门口产生了错觉,将南多贞看成了新任妻子,直到他闭上眼睛再次观瞧才恢复了正常视觉

  • 总理和我 第8集

    权律马路搭救南多贞受伤住院 南多贞来到马路上寻找权我们,由于分神没有注意从一侧行驶过来的货车,好在权律出现二话不说将南多贞拖到了马路旁边,两人倒地的一瞬间货车呼啸从路上穿行过去,南多贞躺在地上惊魂未定看着权律。 权我们就藏在不远处,由于南多贞遇到了车祸,他悄悄站在不远处的隐蔽地点探出身子向南多贞这边看过来,南多贞躺在地上根本没有发现权我们,权律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儿子权我们就藏在远处。 权律躺在地上没好气地看着南多贞,数落南多贞粗心大意过马路不看车流,南多贞自知不对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权律刚想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身体受伤无法站立。 南多贞回到总理室召开新闻发布会,向记者们透露权律遇到车祸的事情,记者们没有料到权律会遇到车祸,关切之下向南多贞追问情况。 徐慧珠关心权律的伤势,来到医院病房探视权律,权律穿着病号服从一边走了过来,徐慧珠关切之下询问权律因何受伤,权律经徐慧珠一问,立时回想起了当时被南多

  • 总理和我 第9集

    权律智答雨哲记者叼钻的提问 姜仁浩来到宴会现场查看工作人员布置情况,扭头看着总理与南多贞的专座,姜仁浩不由自主回想到了与南多贞在一起的晚上,当时姜仁浩由后方搂住南多贞大胆示爱,回想完当时的情景,姜仁浩内心感概万分。 南多贞依然躺在床上睡觉,权律已经梳洗完毕穿上了整齐的西服,一见南多贞还没有起床,权律立即来到床边催促,南多贞从床上坐了起来,忽然面色痛苦大呼头痛,权律认为南多贞是喝了很多酒的原因,由于宴会时间即将到来,权律再次催促南多贞起床。 南多贞皱着眉头再次从床上坐了起来,由于昏昏沉沉头痛欲裂,她当着权律的面又躺在床上睡去,权律对南多贞的行为哭笑不得,考虑到宴会时间即将到来,他将南多贞身上的被盖拉开,要求南多贞必须尽快起床。 南多贞无奈之下起床梳洗完毕,穿上外衣与权律来到宴会现场,记者雨哲有心要为难权律,当着所有人的面质问权律与南多贞是否是合同假结婚,在众人的注视下,权律有些惊讶的看着雨哲

  • 总理和我 第10集

    南多贞与姜仁浩被记者围堵 南多贞与姜仁浩走出房间险些被朴夫人发现,好在姜仁浩机智的与南多贞靠墙站住扮成情侣模样,两人才躲过了朴夫人的寻找。 朴夫人急着向一间房间走去,转眼功夫便消失在了姜仁浩与南多贞的眼中,姜仁浩长长松了口气,带着南多贞向宾馆外面走去,走过一个拐弯角的时候两人赫然发现一群记者站在前方。 带头的记者雨哲扭头看到了姜仁浩,立即与其它记者围上来追问姜仁浩为何与南多贞在一起,姜仁浩虽然心中慌乱,依然故作镇静提醒雨哲不要乱采访,双方僵持不下间权律赶了过来,记者们一见总理来到赶紧毕恭毕敬站定不敢再采访姜仁浩,权律数落完记者带着南多贞向房中走去。 姜仁浩独自一人走出宾馆遇到了徐慧珠,一见徐慧珠也来到了宾馆,姜仁浩好奇的询问徐慧珠为何来宾馆,徐慧珠平静自若看着姜仁浩,将听到记者发布消息对外宣传在宾馆发现南多贞的事情说了一遍。 南多贞跟着权律回到屋中,一想之前紧张的局面,南多贞如释重负之下与

  • 总理和我 第11集

    南多贞父亲离开医院下落不明 权律带着南多贞在餐厅中用餐,用完餐上台唱了一首歌曲,南多贞惊叹于权律动听的歌声,离开餐厅夸赞权律唱歌非常好听,一想到权律也有音乐天份,南多贞提议以后与权律一起学音乐,权律由于要忙于国事,为难之下决定以后有时间再跟南多贞商讨音乐相关的事情。 姜仁浩来到医院看望大哥,当年大哥与一名有夫之妇有染,由于一时大意被女方的丈夫欺骗,姜仁浩大哥开车发生危险受伤住院,回想完大哥被送进医院的情景,姜仁浩难以自持之下失声痛哭。 徐慧珠与权律见面,希望以后可以抽出时间照顾权律的三个孩子,权律没有接受徐慧珠的提议,劝说徐慧珠应该将重心放到工作上,徐慧珠见权律排挤她,心中立即想起了南多贞,一想到权律平时总是接受南多贞的帮助,徐慧珠悲愤之下认为权律不公平对待她。 南多贞来到医院陪着姜仁浩看望姜大哥,探视完毕南多贞与姜仁浩离开医院,意外发现父亲失踪不见,情急之下南多贞来到权律身边,将父亲失踪

  • 总理和我 第12集

    权律遇袭住院 权律遇袭被姜仁浩和南多贞紧急送往医院,几名医生将权律抬到病床上向手术室方向赶去,南多贞非常担心权律的情况,一路跟随一边呼喊权律,权律处于昏迷状态中,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几名医生将权律拉到了手术室外面,南多贞依然依依不舍不忍离开权律,直到医生提醒南多贞要替权律做手术,南多贞才离开权律让医生推着权律进入手术室。 权律被推入手术室开始进行手术,医生替他戴上了氧气罩以及其它抢救仪器,权律在手术室接受抢险的时候,徐慧珠气喘吁吁闻讯赶到了医院。 权律做完手术依然处于昏迷状态中,姜仁浩带来了食物劝说南多贞食用,南多贞因为权律没有苏醒心情非常差,姜仁浩非常理解南多贞的心情,关爱之下笑称自己是南多贞的守护天使,因此南多贞必须要按照守护天使的要求进食。 虽然姜仁浩努力安慰开导南多贞,南多贞却依然没有胃口进食,姜仁浩没有气馁提醒南多贞吃了饭才有力量照顾权律,在他的劝说下,南多贞终于愿意进食。 进

  • 总理和我 第13集

    权律爱上南多贞 南多贞向权律表达爱意,权律惊讶的看着南多贞,认为南多贞是在开玩笑,南多贞一本正经看着权律再次表达爱意,权律见南多贞的神色非常严肃,半信半疑中站在当场看着看南多贞。 第二天权律与孩子们吃早餐,权国家发现情况不对,总觉得你们权律与南多贞似呼吵过架,最小的权万岁索性直接询问权律是否与南多贞吵过架,权律没有料到孩子们心思缜密,惊讶之下否认了与南多贞吵过架。 坐在一边的南多贞也挤出笑脸看着孩子们,一再声明没有与权律吵过架,最大的权我们不相信南多贞的话,提醒两个大人以后吵架最好提前明示。 在三个小孩的注视中,权律只觉有些难堪,随后起身谎称已经吃饱饭,南多贞见权律离去,赶紧起身跟着权律来到客厅的过道上,权律见南多贞出来止住了前进的步子,南多贞来到权律身边只觉有千言万语想说,但一时之间又不知从何开口,权律没有心情与南多贞交谈,提醒南多贞收拾物品去政府工作。 权律带着南多贞来到了大学时候的图

  • 总理和我 第14集

    权律妻子依然健在 权律向南多贞表达爱意,南多贞没有料到权律会爱上她,惊喜之下流下了感动的眼泪,权律深情的注视着南多贞,发誓会好好爱南多贞一辈子,两人在房中交谈的时候权万岁推门走了进来。 权律见小儿子忽然走进房间,难堪之下不知如何是好,权万岁来到南多贞的身边,责怪南多贞不回房陪他睡觉,说完话权万岁扭头看到父亲的床铺上有二个枕头,立即意识到了南多贞打算与父亲一起睡觉。南多贞见权万岁胡言乱语,情急之下连哄带骗将权万岁拉出房间。 权律的妻子朴娜英并没有死去,为了见权律一面,朴娜英来到公馆外面徘徊,公馆女负责人见朴娜英神色异常,警疑之下上前盘问,朴娜英慌乱之下赶紧离开了公馆。 事后权律来公馆工作,一名安保人员向权律透露之前有个女人来公馆徘徊,权律并不知道保安口中的女人就是妻子朴娜英,与保安谈完话之后向工作地点赶去。 朴俊基打算安排徐慧珠与妻子一起共事,朴夫人得知朴俊基的安排,情急之下来到朴俊基面前提

  • 总理和我 第15集

    权律在剧院见到前妻 南多贞在街上遇到朴娜英之后,心事重重来到教堂与权律见面,权律见南多贞愁眉苦脸不想说话,心中升起狐疑将南多贞搂在怀中,南多贞没有透露在街上遇到权律前妻的事情,仅是坐在权律身边独自伤感。 权律见南多贞忽然变得心情失落,心中还以为南多贞是因为结婚有精神压力才不开心,于是赶紧柔声劝说南多贞,在权律的劝说声中,南多贞的思绪飞到了朴娜英身上,心烦意乱之下不知如何正视自己第三者的身份。 南多贞打算跟朴娜英见上一面,为了能与朴娜英见上一面,南多贞将姜仁浩约到餐厅交谈,姜仁浩见南多贞想见朴娜英,情急之下提醒南多贞不能与朴娜英见面,要是真的与朴娜英见了面,南多贞肯定会改变想法离开权律。 南多贞不认同姜仁浩的观点,一想到权律的三个孩子从小脱离亲生母亲朴娜英生活,南多贞一本正经看着姜仁浩,自责自己不能因为私心向三个孩子隐瞒朴娜英依然健在的事情。 朴俊基准备执行一项解除权律总理职务的方案,徐慧珠

  • 总理和我 第16集

    权律辞职重新开始 权律在追到南多贞后将她带走并且进行了谈话,南多贞虽然内心哀伤但还是对权律说出了狠心的话想让权律放手,最后南多贞独自离去,权律原地忧伤。 权律指责姜仁浩最后一个让他知道真相,徐慧珠指责南多贞不应将真相告诉权律。两人神伤并且看着对戒思念对方。 南多贞住在父亲病房中,父亲怀疑权律与南多贞吵架,这时权律出现,一番解释让父亲宽慰。权律与南多贞坐下交流,权律表示希望南多贞不要离开他但是南多贞却表示不会再回到权律身边。 前妻与权律见面。前妻表示虽然对不起权律但是还是希望做三个孩子的妈妈,权律表示可以做妈妈但是不可以做妻子。 南多贞与权律见面。南多贞发现权律有心事权律表示没有并且对南多贞表达了思念。两人一同坐车回家,权律靠在南多贞的肩头睡着了,南多贞看着权律的睡颜微笑但最后还是先行回到医院。 朴俊基与权律见面要求前妻回到自己的位置但权律只答应让前妻做回母亲。这一事实被门外的我们听到,我们

  • 总理和我 第17集

    权律与南多贞握手相视一笑 权律与南多贞在路上行走,权律表示没有南多贞自己也没有未来并对南多贞表达思念之情。 三个孩子来找南多贞和多贞父亲。孩子们送了礼物给南多贞和多贞父亲。多贞父亲与孩子们愉快的玩乐。孩子们离开的时候碰到了前妻,我们认出了前妻但在前妻面前说自己没有这样的母亲让前妻难过的在大街上哭泣。 多贞父亲在被急救回之后发现自己活不了多久,在南多贞包里寻找笔时意外打开南多贞的笔记本发现南多贞与权律契约结婚的事实。父亲严厉指责了南多贞并且责怪都是自己的错让南多贞难过不已。 姜秀浩醒来,姜仁浩与前妻都留下了欣喜与激动的泪水。多贞父亲神智不清晰,南多贞推着父亲去外面看没有下的雪,两人在交流中,多贞父亲去世。 我们和前妻相见,两人均激动不已,迎来经过七年之后的拥抱。权律与朴俊基也冰释前嫌,相约和好。 权律最后一天在公馆回忆与南多贞的点滴,南多贞与权律交流并表示如果有缘到时再见。自己要去进行旅行。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