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借问英雄何处

借问英雄何处

简介:   民国年间,石大头、彭二骡、武山虎三异姓兄弟为湘西名绅沈家齐收养,三人肝胆相照,情同手足。十年后,因缘际会,三兄弟分别投入“国、共、匪”不同阵营,接连不断地卷入政治的明争暗斗,成为你死我活的对手。曾经同生共死的兄弟,在愈发激化的矛盾中,终于走到了割袍断义、挥刀相见的一天……抗日战争爆发,尽管旧日恩仇如山,但在民族大义面前,恩断义绝的三兄弟重新站在了一起。他们各自率部,组建抗日湘军,在“淞沪会战”的关键时刻,远赴杭州湾,凭着简陋的武器,与日军侵略者殊死血战,用鲜血与生命,铸就了气壮山河的血肉长城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集

    民国十年,江南大旱,大湘西镇守使沈家齐为饥民请赈不成,愤而辞职返乡。北洋政府随即调遣大军进剿湘西,血腥镇压率饥民抗捐抗税的湘民秘密组织黑旗会。黑旗会大刀把子石波平挨了两枪后要被处决,二刀把子想去救人被劝阻,石波平被人押上邢台,他们还请出了彭公刀,沈军门在台下讲起了使用彭公刀的法规。九峒八十一寨的乡亲们不同意何老太爷用彭公刀杀人,当他们要换刀时石波平的儿子石大头前来劫法场,鞭炮声音响后现场乱成一团,石波平让二骡子和大头先走,官兵围住他们,双方以小女孩儿为人质,大头命二骡和三狗将刀放下,他们只能放下刀等死。沈军门向前劝说放了三个孩子,他们的孝义勇仁之情感动了乡亲们,沈家齐愿意收留三个孩子并为他们做保,石波平为他的相救表示感谢,他命三人当着彭公的面发誓这辈子不沾匪字的连,顿时狂风大作,黑云压顶,石波平一头撞在石碑上死去。石大头要走,他不想呆在沈家呆着。

  • 借问英雄何处 第2集

    石大头将账都记下,他和二骡及三狗想一起赚钱。万虎山的刀匪没能把几个孩子带回来,这让刀把子感觉他们无能。沈家齐将三人的名字分别起为石云飞、彭成儒和武山虎,他让他们以后齐心协力报效国家,大头说他愿意叫大头,对于更换名字让他有些不太高兴,那是他爹起的名字,他不想欠别人那么多。民国十三年,祭刀节来临,彭公刀又被请了出来,刀客们纷纷出手比试刀法,石云飞和众人也在台下观看比赛。得胜者最后佩刀一天,石云飞想和他学刀并跪下,但获胜者并没理睬他。石云飞、彭成儒和武山虎的刀被何家大少爷下了,他将他们的刀一一砍断,他们听到沈家齐被何家大少爷骂后就回过头来拿起断刀,尽管他们打不过,但还是冲上去拼。石云飞相信刀能将瓷碗拼成两半,沈家齐向他们讲了真正的刀客用的是心,说罢他拿刀劈开瓷碗,等他走后瓷碗两半而开,他们三人一起向沈家齐学习刀法,他向他们讲了天地正气的道理,他们一口答应了。十年后他们都长大了,兄弟几人开了兄弟刀铺。报纸上传出国军32师进入湘西围剿红军,沈家齐对上面的消息懒得一看。市井之上传开了钟克俭的威名,龙叫天的名号也不一般。沈芷兰和彭成儒在码头见到何必来,何必来陪同省城做茶叶生意的张老板,张老板听说过何家齐的名字,他这次是微服私访。祖司镇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暗藏玄机。 武山虎喜欢上了赌博,石云飞在妹妹线儿的求情下让他叫老三回来。祖司镇码头上锣鼓喧天,他们迎接的人是张昭勋,石云飞和武山虎看出了那些人身上有名堂。

  • 借问英雄何处 第3集

    三兄弟久别重逢,欣喜之余,成儒却看出了山虎与线儿的亲密。山虎没察觉他的异常,反而跟他说开了心思。然而一直暗暗喜欢线儿的成儒,面对开心的山虎和线儿,全不知是什么滋味。沈府家宴未散,张绍勋与钟克俭几乎同时前来登门拜访。原来张绍勋与红军首领贺龙,当年都曾是沈家齐的部将,如今在湘鄂川边境上,贺龙的得力干将钟克俭已闹得风生水起。张绍勋想利用沈家齐得威望以及湘民的力量,搞“大湘西剿匪反共联保联防”,共同清匪剿赤。然而,对他的请求,沈先生淡然一口回绝,并送了他四个字:“淡泊明志”!其实张绍勋也并未抱说动沈家齐出山的奢望,他希望的,只是沈家齐不跟他唱反调,不暗中支持贺龙就谢天谢地了。张绍勋走后,钟克俭继续劝沈先生能站在红军一边,抵制国军的清剿行动,造福桑梓。但沈先生早已不问世事,对于这些年来的党派之争,恕他两不相帮。话已至此,钟克俭只得起身告辞,先生也同样送了他四个字:“一尘不染”!不过,对于此次成立保安总团的“清匪剿赤”行动,先生不免心有余悸。然而随着祭刀节临近,祖司镇波谲云诡,暗藏杀机:贺龙同志领导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赤色之火,正在湘西的土地上悄然燎原,而大举围剿的国民党政府,也将八百里湘西大山,看成了阻挡“赤祸”漫延的天然屏障,一场在“祭刀节”上争夺“彭公刀”、进而争夺大湘西山区控制权的生死较量,由此展开。在大湘西八十一寨寨主大会上,各方意见不一。何老太爷为显示他们何家向来的公正公平公开,提出了“比武夺刀” ——即在祭刀节上夺得“彭公刀”者,就理所当然地当这个“大湘西立保安总团”的总团长!在韩裁缝店,身为地下党员的沈芷兰与大湘西边区司令员钟克俭接上了头,商量如何挫败国民党控制湘民“剿匪反共”的阴谋。一张“比武夺刀”的告示轰动大湘西八十一寨:今年的祭刀节非同以往,要仿效当年彭公出征,比武夺帅了。

  • 借问英雄何处 第4集

    谁能在祭刀节上夺刀,那才叫真正的英雄好汉!钟克俭认为阻止成立保安总团的最好办法就是——夺得这把彭公刀!张绍勋支持何家夺取“彭公刀”,进而号令湘西山民,成立“大湘西剿匪反共保安总团”;盘踞万虎山的“黑旗会”为求自保,也有意下山参加比武夺刀;清晨,老憨跪求大头哥,说是昨晚深夜何家大少爷带着白花花的大洋来找过他了,威逼老憨必须打出三十六把鬼头云刀……原来何家要打的这些刀,是祭刀节上用的,不但刀口锋利无比,而且每把刀不同部位要留两寸三分钝刃,外表上还得一点看不出来……老憨哪敢得罪何家,否则他一家人就别想活了。可是,要做到钝刃还得看不出来,这份手艺,他老憨实在没这高超的手艺啊。所以他只能去求大头、山虎帮忙——能有这份手艺的,祖司镇里也只有兄弟刀铺这一家。这是何家为确保在祭刀节上夺得“彭公刀”,欲在比武用的云刀上作弊呀!就在大家骂何家好不要脸的节骨眼儿上,素贞又给送来了一双新鞋,来感谢大头哥上次在码头上的救命之恩。成儒感到这事也有些蹊跷,山虎却把素贞的这一番好意,看成了何家的拉拢的手段,大头只好追出来把鞋子退还给她,对此,素贞伤心之极。当线儿问明原委,将大哥、山虎骂了个狗血喷头。对于该不该打这批作弊用的刀?三兄弟一时犯了难。

  • 借问英雄何处 第5集

    老憨实在没有办法,就 找来了大头兄弟三个过来帮忙,这大湘西也只有他们兄弟三个有这手艺,成儒三个仔细分析了何家让做刀的方法,才知道何家是想在祭刀节作弊。大头很生气,但为了老憨的一家三口只好忍气了。素贞一边绣着鞋子,一边唱着欢快的歌曲,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山虎和成儒非常淡定,但大头焦急的走来走去,成儒和山虎知道何家这是借老憨一家的命威胁他们做刀,三个正说着,何二少爷就赶过来了,借故找素贞妹子,但素贞不在何二少爷就走了。走后,素贞就拿着鞋子来了,让大头试着鞋子合不合适。大头一穿上,很合适,素贞这才不好意思的走了。成儒和山虎感到这事情不对劲,他们觉得这是何家使的美人计,在这祭刀节上正好送来了鞋子。大头一听,立马把鞋子去送回给素贞,素贞生气的离开了。何老爷和何家大,二少爷在送客,正好看到素贞拿着鞋子回来了。何老爷很生气,把素贞训了一顿。饭间,大头心里很憋气,故意说饭不好吃。线儿很纳闷,问到大哥是怎么回事,山虎把今天的事情说给了线儿听。线儿也很生气,他们三个从小跟素贞一起长大,很了解素贞的为人,线儿把大头也教训了一番,让大头快去给素贞赔礼道歉。黑旗会一伙人也在商量着对策,这时,下人来报,管库房的彭鱼脑壳偷了银子逃下山了。大头兄弟三个正在吃饭,杨老师和芷兰也过来了。几个人就喝起酒了,杨老师感谢当日几人在船上相救的事。杨老师又让店伙计拿上了大碗喝酒,山虎感觉这气氛不对,又提议来接豆子来算谁喝酒。黑旗会的彭鱼脑壳被逮着了,大刀把子准备处置这两人。这两人以为这次是何家和军官相勾结,黑旗会非死不可,这已在黑旗会传开了。杨老师和山虎们还在喝着酒,还变换着玩法。杨老师果然猜对了,山虎很佩服杨老师,想拜杨老师为师傅。黑旗会也在安抚军心,在商量着对策。杨老师和山虎兄弟在听店家说当年湘西第一刀的故事,杨老师也在劝山虎兄弟夺刀,黑旗会也在计划着夺刀。最后,山虎几人去找沈家齐商量,把事情说给了沈先生听。沈先生也没多说什么,毕竟他们都长大了,沈先生 送了他们一句话,人心齐,泰山移。最后,大头三个决定打刀即使他们不打刀,其他人也会打的,三个在用力的打着刀,打的打,锤的锤,忙活着。线儿也在跳着舞打着锣,舞姿优美。何大少爷一直在盯着线儿看,被线儿的舞姿吸引了。比武快开始了,何大少爷在做准备,必来走过来给大哥加油,但何大少爷毫不畏惧。何老爷临时改变了踩刀的步伐,素贞在一边偷看着。黑旗会的大刀把子也决定去夺刀,为黑旗会争气。大刀把子也原谅了那两个偷银子逃走的,就把他两放走了。

  • 借问英雄何处 第6集

    这天何必成来到线儿的刀铺里,调戏起线儿;还好这个时候三狗过来了,何家大少年这才规矩一些,躲在门外听线儿说他赖蛤蟆想吃天鹅肉。晚上的时候,何必成在外面很晚才回去,中途老虎爷又请去喝酒。饭间何必成谈到了他媳妇的事情,他的媳妇不能生孩子,便想着再去讨一个,老虎爷看何必成这几天经常往线儿的刀铺里去,便知道他喜欢线儿。可是又没有办法把线儿得到手。已经是五更天了,何必成还没有回来,何仁泰便派人出去找他,何必成躺在自家的大门外。明天就是祭刀节了,何必成居然还喝成了这样子。第二天十年一度的祭刀节,隆重开始了,而今天更是沈家的磨刀日。远近的村民都过去参加,石大头三兄弟也去了,就连日本人都去凑热闹了。祭刀大会上杨老师见到了张师长,两人又是一阵客套话。祭刀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手冢君带着礼物来到沈先生的家中。何家的大少爷也来参加了,更是为了证明给线儿看。沈家齐让手冢君见识了祖传的磨刀日,手冢君跟一同来的人介绍了沈家齐先辈的事情。大祭祀的几句话后,祭刀大会算是正式开始了,而沈家那边的磨刀日也同时开始了。各路豪杰都带来了自己心爱的宝刀,对于这届的比武夺刀大会,何仁泰增加了一些难度,在三十六把云刀上面抹了油,能够从云刀上面走过去的人才能算是第一步的胜出者。比武夺刀马上就要开始了,沈家齐逼着石大头三兄弟必须把磨刀看完,这可把三狗和二骡给急坏了,就连芷兰和线儿也替他们着急。三狗何时肚子疼上厕所为理,想云参加夺刀大会,还想着拉着石大头和二骡,可惜被沈先生给看了出来,为了他们的安全沈先生告诉他们外面的夺刀大会虽然精神,但是却是暗藏杀机,三人这才将迫不及待的心先收一收。上云刀的人一个又一个,可是都从云刀上掉了下来。沈先生磨完刀后又让他们在三人在那里品磨刀茶,目的就是想留住他们,不让他们云参加夺刀大会。芷兰和线儿想办法让石大头他们云参加大会,无奈只好想到了让杨老师来帮忙了。看着从云刀上掉下来的人一个又一个,下面的观众都不敢参加了。这时何家的大少爷,却站了出来,一步一步的爬上云刀却没有受任何的伤,又安然的从云刀上下来,赢得了阵阵的掌声。再过一柱香的时候,如果还没有人从云刀上走过的话,那彭公刀就归何必成所属。下面的观众一声声的“彭公刀,彭公刀”,就在何必成去拿彭公刀的时候,黑旗会的大刀把子龙叫天来了。他此次也是来参加夺刀大会的,大家伙都嚷嚷着让龙叫天跟何必成来比武,如果谁赢了,那才是真正的胜出者。何仁泰一看有来闹事的,便想着怎么来除掉龙叫天。龙叫天对着彭公刀行过三个头后,便朝云刀走去了。眼看龙叫天就要爬到头了,何仁泰的人居然在下面放阴招,可是还是没能阻止龙叫天爬到顶端。接下来的便是何必成跟龙叫天的比武,两人一时难分个高低。

  • 借问英雄何处 第7集

    何仁泰对他儿子何必成信心十足,何必成听到癞蛤蟆后想起了线儿说过的话,他冲向龙叫天是被踢翻在地。何必成比武输后想自杀被龙叫天阻止,这样龙叫天可以顺理成章地拿到彭公刀,黑旗会的人准备把彭公刀带上山去,钟克俭和沈芷兰对此都很担心,沈家齐平心静气地等待着,钟克俭亲自来到沈家齐处说明了外面的情况。何仁泰秘密调集人手包围了祭刀处,双方对彭公刀都是势在必得的阵势。沈家齐听完劝告后让他们不用陪自己了,石大头三兄弟来到夺刀现场,他们提出要夺刀,但首先要先过刀山。龙叫天提出要再加上一局以命赌刀,三个决定一起逮。武山虎猜出他身后只有一把刀,这是彭成儒提醒过的,第二次是杨先生说出来的,台下的线儿从沈芷兰那儿知道了赌刀的奥秘,他这一关算是过了,这和沈家齐事先预料的都一样。素贞到后对彭成儒说刀是按照倒梅花的顺序排列的,他听后飞身上了刀山,龙叫天提出要求变化刀的排列顺序,彭成儒用他的记忆力记下了被打乱的顺序。彭成儒顺利地上到了刀山之上并滑下来,众人对她的记性感到惊叹,沈家齐知道石大头不是龙叫天的对手,结果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石大头带刀上台要和龙叫天比刀,龙叫天从石大头的胳膊上认出了他就是大哥的儿子,龙叫天放弃了彭公刀后带人离开。石大头用刀断碗,石云飞、彭成儒和武成虎成了夺刀英雄,他们可配彭公刀十日,这个结果让众都意想不到。何仁泰回去后训斥了何必成,张昭勋对此也很不满。何仁泰想把三兄弟拉为已用。

  • 借问英雄何处 第8集

    何仁泰要想办法收服石大头三兄弟,张昭勋给他了这个机会。何七在街上拉拢武山虎赌博,武山虎对他不予理睬,何仁泰感觉石大头相对好突破一些,何七的看法不同。何仁泰对日本人十分憎恨,他不和他们做生意。沈家齐命人将傩师请来,作法之后彭公刀被请出,日本人看到了这把神刀。日本人清太提出要拿神风剑和彭公刀比试,沈家齐默许了,石大头拿刀应战,和清太交手后双方未分胜付。手冢接到军部命令后返回上海,沈家齐不希望以后在战场和老同学对决。沈家齐的话点明了彭公刀的学问,手冢家族当年是彭公的手下败将,沈家齐知道中日这战再所难免,他将彭公斩交给三兄弟,并告诫他们这一招只能用一次,必须是关键时刻。给石三头三兄弟提亲的人都跑上门来,线儿将他们叫了出来。彭成儒赞成三民主义,但他暂时不想加入国民党,何仁泰出来后看到了石大头三人,他知道石大头喜欢素贞,何家二少爷让石大头带头在纸上按手印,石大头说他只会打铁,不会那些。素贞将改过的鞋子交给石大头,他洗过脚后穿上了新鞋,见到来人后素贞害羞在跑走。武山虎从老憨那里拿到了独一无二的银锁,他是想送给线儿的,他进线儿房门的时候看到彭成儒在里面后就跑开了,等彭成儒追出门时撞上了芷兰。彭成儒在溪边遇上张昭勋在钓鱼,张昭勋想极力推荐他当保安团总。何必成在打媳妇彩凤,何仁泰看到后将他训斥一番。

  • 借问英雄何处 第9集

    何必成对他爹让素贞嫁给石大头有些反对,何家派人主动向何大头提亲,线儿应答下来。在雷峒主的牵线下何家同意了这门婚事,还将庚帖八字送到,线儿将其留下来。石云飞当上了保安总团团总,张昭勋接到司令部命令准备实施计划。石大头在筹备保安团时并不顺利,兵未聚齐但粮草成了头等大事,何素贞在屋外听到了何家父子的对话,她变得一筹莫展,何仁泰是想让石大头几兄弟为他们卖命。龙叫天想将石大头三兄弟接到山上,当他听说石大头要成为何家姑爷时有些吃惊。石大头当上保安总团团总后烦心之事也增加了,他在屋外看到了龙叫天在他小时候做的小木刀,他明白龙叫天不想让他和官府搅在一起。何素贞将听到的事情告诉了沈芷兰,她不想因此害了大头哥。张昭勋命令征收物资钱粮是重中之重,他想先剿灭钟克俭的游击大队。钟克俭明白石大头三兄弟在这次斗争中的重要性,峒首大会上要确定征粮派款的事情。武山虎知道他们兄弟被人当枪使了,他们要在十天内将钱粮筹集完成,钟克俭建议他们要想清楚。石大头害怕会连累何素贞。石大头三兄弟参加了峒首大会,石大头率先在大会上讲话。石大头三兄弟原话让众人很吃惊,他们认为不能派钱派粮,何仁泰出面阻止,张昭勋还撤了石大头的职。黑旗会收到了石大头搅黄民团之事后很高兴,何家万万没有料到会成这样的结果,他们怀疑可能是共产党所为。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0集

    何老爷现在想毁婚,何大、二少爷在劝告阿公。阿公一气之下,竟吐血了。阿公让何大少爷去把素贞的庚贴要回来,于是何大少爷找上门,问线儿要庚贴,被线儿羞辱一顿。何大少爷不甘心他太喜欢线儿了,就又进屋,请求线儿答应他嫁给他。何大少爷一冲动,把线儿抱在怀里亲吻。线儿在大叫着,山虎三兄弟看到后把何必成痛打一顿,山虎很是冲动,想拿着刀砍死何必成,但被何必成及早逃走了。山虎很气愤成儒拦着他这才没来得及砍死何必成,一气之下,成儒也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原来他也喜欢线儿。阿公也知道何必成被打成这样,决定领一伙人去对付大头三个。大头为妹妹着想,也为了不让山虎和成儒为此事闹矛盾,就让线儿说出心中的想法,到底喜欢他们两个谁。山虎和成儒也能接受,无论线儿做出什么决定。线儿也很无奈,就把银锁放在其中一只碗下,让山虎和成儒来猜,自古婚姻天注定,谁猜对了线儿就跟谁。山虎让成儒先猜,成儒犹豫不定最后选了一个,这个是没有银锁的,最后山虎和线儿喜结连理,婚期就定在赶年节。山虎很高兴,待山虎出去后,线儿把另一个碗揭开,这个碗下其实也没有银锁。成儒很伤心,就和芷兰出去喝酒了,成儒喝醉了流下了泪水,他太喜欢线儿。龙叫天知道线儿要和山虎结婚也很高兴,正准备着去给线儿送贺礼。歌曲又婉转的唱起来了,素贞在忧愁着。大头和山虎、线儿,成儒几个人在石泼平坟前向石老人家诉说线儿和山虎的婚事。保安总团也办不成,大头和素贞的婚姻也不成,苦了素贞。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1集

    龙叫天和何必成一伙打了起来,山虎和线儿也赶到了这时,何必成把门踹开了,用枪指着山虎,何七在桌子上找到了大头同匪的证据。素贞在为大头求情,但被哥哥推过去了。大头趁机把刀架在何必成脖子上,情势十分紧急,一气之下,大头用刀砍了何必成,何必成就这样死掉了。大头连忙逃走了,山虎也被何七等人逮着了。何七在狠打着山虎,但山虎绝不招任。成儒也赶过来了,成儒想替山虎洗掉罪,以此来放山虎。何老爷就让人把成儒也抓起来了,张师长也过来了,让何老爷把成儒给放了,人不是成儒杀的。于是,何家就把成儒给放了。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2集

    大头出现了,拿着刀过来了,背着线儿上花轿,线儿上了花轿,何家一伙人就赶过来抓石大头,布置好了一切,好汉做事好汉当,大头嘱咐了线儿。大头请求这事情跟山虎和成儒没关系,请求着要让花轿先走。大头看见线儿和山虎们安然的走了,也就放心了。归还彭公刀的时候快到了,石大头要先把刀放回彭公庙自己再认罪。最后,何二少爷也就同意了。龙叫天也在考虑着要再次下山去救石大头,但手下劝还是不要去的好。何老爷和何二少爷商量着抓大头的计划,素贞还在请求阿公。沈先生也过来了,把沈家的一万大洋拿过来放大头一条生路,可何老爷不同意还是不能给沈先生面子。花轿在走着走着,成儒就让轿子停了下来。线儿把银锁交给了山虎,让山虎戴着,线儿也嘱咐了成儒。线儿很不舍山虎,但也没有办法啊,在轿子上哭着,山虎和成儒也只能忍心这样做。大头来到了彭公庙,归还彭公刀,何七一伙人在埋伏。阿公还想着这会肯定把大头抓住了,正要去看热闹。被山虎和成儒逮着了,何二少爷和何七还在抓大头,准备用枪击毙大头。这时,成儒和山虎劫持着何老爷过来了,何二少爷也不敢轻易下手。可这会何家又抓到了线儿带着过来了,何七给何二少爷出计划,要交换人质,双方就在谈判着,素贞也过来了,要求用她做人质来交换阿公。沈家齐和芷兰也过来了,大头还有一柱香的时间逃跑,双方在僵持着,沈先生做公证人。大头带着线儿,山虎成儒等人离开了,何老爷还想着大头脚受伤肯定跑不了。钟司令也带着一帮人在避开敌人,张师长在极力追他们。一柱香的时间到了,何家派人赶忙去追大头等人。大头脚受伤,走路很是艰难。山虎让大头和成儒先走,自己去拦一下何七等人。山虎在地上埋下了炸弹,何七等人知道中计了。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3集

    石大头和素贞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万虎山,万虎山是大刀把子龙叫天的地盘,下人来汇报给大刀把子石大头来到山上了,大刀把子正郁闷着怎么这时大头突然来访。何二少爷带着一伙人也来到了万虎山,何二少爷准备向大头开枪,被素贞拦着了。这时,黑旗会的人也过来了,这才把大头领到了万虎山里。无奈,黑旗会的势力也很大,吓的何二少爷只好带人先离开了。石大头和素贞来见龙叫天,大头请求龙叫天放他们两个下山。龙叫天答应了放大头下山,但又提出了要素贞的命,何家是他们的仇人,也是大头 的杀父仇人。但大头坚决不同意交出素贞,大头表示自己活着一天绝不让素贞受害。成儒和张师长一伙人在山里搜索着,走出山路,在尽力追赶着赤匪,山虎和钟司令也在急着找出路,避开敌人。大头很倔强,龙叫天一怒之下要杀大头和素贞,大头提出了比武来定输赢,若是大头赢了就放素贞下山,若是大头输了就任龙叫天处置。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大头和龙叫天开始了比武。大头带着脚伤,依然还在与龙叫天比武。大头想起了沈先生教他的救命的一刀,使出了彭公斩,龙叫天只好认输了。大头还想要换素贞的命,他要求用他的命换素贞的命。大头把子让大头三思儿后行,但大头坚持要换素贞的命。素贞离开了,大头才放心下来。山虎还在和钟司令找出路,可后边的张师长紧跟着他们,山虎知道后边肯定有高人在帮忙。山虎想出了声东击西的战术,张师长和成儒看到了山上有火把,知道赤匪要去天门山。大刀把子放石大头离开,大头是一个汉子,但大头还想比武光明地换回生命,大头脚还受着伤,最后在龙叫天的劝说下大头打算离开,可没走几步就倒下了。山虎帮忙,要挺身做诱饵,把敌人引过来,先让钟司令一伙人先离开,钟司令要山虎跟他们一起离开,可山虎仗义坚持要帮助红军,不顾生命危险,钟司令很感激山虎的赤胆,就留了几个士兵帮助山虎下山。成儒和张师长追着追着不见敌人的踪迹,突然成儒感觉中了敌人的计,决定采取别的方法。山虎在等着敌人 的来到,可一直不见人过来,知道了敌人可能识破了他的计谋,还在想着敌人那里定有高人在旁帮助。成儒在看着路上的蛛丝马迹,感觉很不对,知道这个办法的只有他和山虎知道,成儒又问了张师长他们所追之人是不是赤匪,张师长确定是赤匪,成儒这才安定下心来。山虎和几个手下在山上埋伏着,看到了张师长一伙人赶过来了,就向山下扔石头,张师长下令开枪射炸弹打赤匪,几声炸弹,山上的赤匪消灭了好些,这时成儒感觉情况不对,成儒发现了路边有一半银锁,才知道山虎在上面。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4集

    炸弹燃烧着,死伤的人很多,成儒突然感觉情况不对,在路边的草丛里有发现了银锁。成儒想起了当日兄弟三个分银锁的事情,山虎曾说拿银锁可以保平安,山虎在另一处生命的最后关头奋力保住自己的生命。线儿在伤心的流着泪水,几天都没吃东西了。成儒看着也很心疼,在安慰着线儿。山虎醒了,找到了钟司令要钟司令派人去何家报仇,钟司令召集了所有的人数,可人数才几个人啊,山虎很生气,这么几个人怎么能报仇啊。山虎没有办法,在郁闷的喝着酒。钟司令劝山虎留下来,等到队伍大了,再去为兄弟们报仇。山虎不想等可也没办法,山都封了,人都出不去了。何老太爷也在责怪何二少爷和手下办事不利,忙活了一个晚上,也没抓到了人。何老太爷知道张师长把成儒带回来了,想问张师长要人。正好这时,张师长过来了,何老太爷想要人,可张师长考虑到以后的长远利益,成儒有用处,是个才人。何老爷只好给张师长一个面子,就只好不再追究这事了,张师长又责备了何二少爷,昨晚在万虎山的事情,那毕竟是黑旗会和何家的恩怨,还是要剿匪。张师长和成儒在谈话,现在是危机时刻,为了成儒的安全,想让成儒离开祖司镇避避风头,成儒可以到南京从军,考虑到线儿,张师长同意让线儿跟着去南京。张师长很欣赏成儒的才华,很想重用成儒,对成儒有很大的期望,很想推荐成儒去南京学习。线儿还在伤心着,成儒想到了那天岔路口大哥说过,谁活下来,线儿就归谁养。成儒想让线儿跟他一起离开这里,仇还是要报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大头在睡梦中还在叫着素贞,龙叫天和下人也在大头旁边,大头已昏迷了三天三夜了,醒来后就担心着兄弟们,可山下已经封锁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出去,龙叫天答应等他伤好后亲自送他出去。钟司令听到敌人过来了,就逃,山虎很是纳闷,钟司令的计划是等以后人多了,队伍壮大了,给敌人打一场好好的仗,好好争口气。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5集

    军官和成儒分析当前的形势 ,军官对成儒说 现在还不是对付日本的时候,但是首要任务就是剿灭赤匪。今天是石泼平的忌日,大刀把子龙叫天在为大哥烧纸。龙叫天在诉说着内心的苦楚,说起了大哥临死前对大头说的话,不让大头为匪,石大头也在父亲的牌位前,也很难过,龙叫天们想让大头留在山上,可大头执意要下山,这让龙叫天很是伤心,没有办法,大头要下山,明摆着是去送死啊,现在还不是敌人的对手。成儒给线儿做好了早餐,实在太困了,就又咪了一会。线儿帮成儒盖上衣服,成儒才醒了。成儒和线儿的心里都不好受,他们都在担心着兄弟大头和山虎,线儿心中也一直有心事。龙叫天又在劝说石大头留在山上,才能为兄弟们报仇,大头才答应了。线儿生病了,成儒带着线儿去看病,医生看了看说线儿这是心,线儿长期以来有心病,医生误以为成儒是线儿的丈夫。在龙叫天的再三劝说下,大头最后同意留在山上了,不留在山上怎么为兄弟们报仇,想着为兄弟们报仇就答应了,就这样留在了山上,举行了入旗的仪式。线儿为成儒做了好吃的饭菜,两个人在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又提到了山虎和往事。成儒也很不开心,不知道兄弟们现在都怎么样了,就端起酒来大喝起来,只有喝醉了,才能忘掉往事吧,成儒想喝醉来排解忧伤。线儿看着成儒伤心的样子,自己也很难过。成儒在小睡,线儿拉着成儒的手,成儒昨晚说了一夜的梦话,原来线儿昨晚也没睡,在陪着成儒,成儒也拉着线儿的手,但线儿不好意思,成儒又说起了大头说过的话,三兄弟谁活着,谁就照顾线儿,线儿也答应了。营长的手下在和山虎赌牌,山虎戴着帽子生怕别人认出,但山虎次次都赢了,最后营长过来了,要和山虎赌牌。成儒回来了,线儿也做好了饭,成儒抱着线儿,成儒和线儿很亲密,两个人都很高兴。成儒在吃饭的时候,说起了到祖司镇要和线儿把婚事办了,都这么多年了,成儒对待线儿很好,线儿心里也明白,但线儿顿时犹豫了。这下子,营长又输了,营长很不高兴,拿着枪要动手,山虎这才要把赢的所有钱都归还给营长,可营长还不依不饶。营长还要给山虎赌牌,营长还得意洋洋,以为自己肯定会赢,可这次还是被山虎给赢了,山虎赢了这把枪,营长要动手,可山虎亮出了身份,把这个营长吓的直发抖,也抓住营长,威胁营长,让营长带山虎去码头。成儒和线儿来上船,无意间又见到了国梁兄,几年不见,两个人又寒暄了一会相互恭维对方,成儒和线儿就上船了。山虎带着营长,要营长喊话,谁知正营长在那边开枪了。山虎很出乎意料,这手下又来不及闪躲,受伤了。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6集

    山虎很是生气,愤怒没想到那正营长在那边会开枪,没想到让那敌人逃走了。山虎这次又失算,老憨也在抱怨山虎又一次过失,山虎粗心造成的,山虎准备到栖风渡码头抓敌人,可老憨一句话说出了那是万虎山的地盘,山虎也想到了请万虎山帮忙。张师长对山虎很愤怒,要灭掉红军游击队,张师长一直不满,都几年了,红军的势力也越来越大了。下人来汇报给张师长,昨晚有一个过山虎的人劫了张师长的军粮。何二少爷在一旁说到了过山虎,不是山虎就是石大头。张师长很是生气,有重赏抓此人的勇夫,就不愁逮不到山虎和大头了。南京的急电也到了,军火快到了。张师长想办法要顺利运送军火和军粮,要让其顺利到达祖司镇。张师长也想到了在栖风渡码头红军和刀匪会不会勾结起来,张师长也提到了成儒,让必来不要因为往事而嫉恨成儒,要为现在的关键时刻先放下恩怨。芷兰也过来了,必来开玩笑,芷兰都没主动看过他。张师长有事先要出去了,留芷兰一个人在屋里,张师长交待必来也要带上保安团。必来正要离开,想到了文件还留在张师长办公室里,于是就又回去取了。必来去取文件,芷兰也很是怀疑。红军的一伙人闲着没事,在讨论山虎,山虎这个队长也特逗搞笑,山虎坐在弟兄们周围,给手下讲有趣 的事,惹得大家团团转。山虎给手下们讲到了共产党名字的由来,原来是马克思和恩克斯创的。山虎鼓励同志们也要好好学习,山虎一句都不离共产党,可问道山虎是否是共产党,钟司令也过来了。山虎向钟司令交待了失掉这批军粮的事情,钟司令也没怎么处置山虎,只记了山虎一过。山下送来了情报,钟司令看后很高兴,钟司令选择在栖风渡口动手,来夺走军火和军粮。栖风渡的四周都是万虎山的势力,山虎提出要向黑旗会借兵,他看了布告,知道大头也在黑旗会。成儒和国梁在聊着,时间过的真快啊。线儿在船上,一路的风景,线儿显得也很开心。钟司令同意了山虎的意见,山虎很好奇,有人竟拿到这样的情报。但钟司令没给山虎说是谁,毕竟这是关键时刻。线儿也在感慨着几个兄弟再也不可能相聚了,成儒也是内心愧疚,山顶那一炮,害了山虎。手下来向大刀把子,有个叫山虎的要见龙叫天。龙叫天让刀锋二爷大头去接见山虎,自己身体也不如从前了。线儿和成儒在望着远方,成儒很照顾线儿,两个人很恩爱。山虎在等人接见,大头先在山中发出声音,两个人对了很长时间的话,大头认出了山虎,然后才显出人,大头和山虎相认了,这让山虎和大头很激动了,想不到还能相见已别离这么长时间。黑旗会大刀把子和手下们为山虎和大头庆祝团聚,喝酒祝贺。山虎说到了今晚有两批军火和军粮,让黑旗会的兄弟们帮忙。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7集

    黑旗会的大刀把子和手下在为山虎和大头庆祝团聚,兄弟们都喝酒祝贺,山虎提到了有一买卖的事情,今天晚上有一批军火和军粮,山虎的意思是想让游击队和黑旗会一起去逮,到时候事成功了四六分账。山虎向黑旗会说出了这次的计划,但傩师公不满这四六分账,大刀把子也同意了让大头和山虎去逮,但必须是一家一半。最后,大头也说话了,五五分账,山虎看在大哥的面子上也没有再说什么。山虎穿着红军的衣服,带着一伙人赶过来,借故船上有赤匪要上船搜查。但三十二师的人阻止了,山虎放了狠话,吓的三十二师也不敢阻拦了。老憨搜了军粮发现了烟土,这让看管军粮的士兵无话可说,山虎借故说那营长的一伙就是武山虎。山虎亮出了自己的身份,提到了前晚营长开枪打山虎一伙的事情,营长才明白过来他就是赤匪武山虎。成儒和线儿也在船上,手下一伙人正忙着搬运东西。成儒突然发现了情况不对,借故去拿行李,暗暗去查看情况。成儒发现了有火在燃烧,大喊着不好有人要炸船,船上炸弹炸起来了,线儿也害怕的大叫成儒哥哥。刚刚才到故乡的领土上,还没和兄弟们团聚,成儒就领教了两兄弟的厉害,成儒知道大头和成儒还活着,这是他们一贯的做法。张师长接到消息,黑旗会和赤匪勾结抢走了军粮。鹤必来很不明白,为何张师长这么看重成儒,话刚落下,成儒就到来了。张师长要亲自为成儒和线儿办婚事,陈国梁等人已为成儒请功了。张师长并没有怪罪军粮丢失之事,还在夸赞成儒。张师长让成儒看了一张纸,成儒看后知道是山虎,张师长告诉成儒大头和山虎并没有死,还说了山虎和大头现在的现状。成儒很高兴两兄弟还没死,但自己现在已是军人,在张师长的建议下,成儒打算劝说刀匪投降。成儒很有自信,但何必来不同意,被成儒一番批驳,何必来也不再说什么。成儒是接受过党国军校,张师长对成儒很有自信,成儒想再找一个人来劝兄弟们招安,张师长明白是沈家齐,毕竟沈家齐是他们 的再生父母。成儒在张师长这里看到了要悬赏大头和山虎的人头,张师长的解释,成儒也不再有疑问了。成儒走后,何必来给张师长说成儒看到这张通缉令时,成儒的表情,原来张师长是故意让成儒看到这张通缉令的,张师长相信成儒不会回到黑道,何必来一直对成儒有成见。但也只有成儒了解到大头和山虎,才可以正确下手。何必来说到了一个人这个沈芷兰很是让人怀疑,何必来说了当时和沈芷兰一起在长沙上学的情况。何必来提到了那天下午他正和张师长商量,南京的急电正好被沈芷兰看到了。何必来提出了要拿沈芷兰当诱饵,来挟持大头和山虎。成儒回到屋子,但线儿出去了,成儒的心里也很矛盾,是否把山虎和大头活着的消息告诉线儿,若不告诉线儿,毕竟山虎和他是兄弟,线儿在寺里祈求神灵的保佑,向大师解释疑惑。线儿想让大师给他们刻墓碑,大师问到了两兄弟和线儿的关系。线儿又把他们两个的生辰八字给大师看了,大师掐指一算,说大头和山虎并没有死去。成儒穿上军装,来看望沈先生,先生很开心见到成儒。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8集

    成儒见到了沈先生,告诉了先生他想和线儿成婚,先生嘱咐成儒要处理好此事,不要让线儿受伤害。芷兰知道成儒要娶线儿为妻,芷兰在质问成儒,很是对成儒不满。芷兰在为山虎说话,沈先生还在劝说芷兰。最后,芷兰说娶线儿的事情要征求大头的同意,成儒也给先生说了此次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让沈先生帮忙让大头和山虎招安。沈先生让芷兰为线儿收拾房间,暂时让成儒和线儿分开住。山虎这几天很是不顺利,吃饭也感觉饭是生的。钟司令在指导着手下加入共产党,党员们在大喊着入党宣誓。山虎偷偷的看到那些入党的队友在喊着宣誓,很是不快,喝起闷酒来。线儿回到了他们以前的刀铺,回忆起了几个人的美好记忆,往事仍历历在目。线儿想着往事,一边笑着,这里的一切都有着多么美好的回忆。突然线儿哭了起来,成儒也找过来了。线儿还不知道山虎和大头还活着,成儒看到线儿伤心的样子,就要把山虎还活着的事情告诉线儿,但又忍着没说。党员在开会,山虎和这些非党员在吃着鸡肉,钟司令和其中一个党员走了过来,钟司令告诉山虎他的游击队升为游击大队,山虎升官了。线儿也和成儒说了自己去庙里大师的解说,山虎会升官。成儒告诉线儿大头有消息了,现在大头在万虎山。山虎也在炫耀着夺军粮的就是他大哥,钟司令想让山虎去劝大哥入红军。山虎很想入党,给钟司令说了入党的事情,可山虎现在的政治思想还不成熟。何必来又在张师长面前说沈芷兰的不是,还在怀疑沈芷兰是奸细。果然,芷兰偷偷见韩裁缝,被何七逮个正着。何妻不这事告诉何必来,必来让何七看紧韩裁缝。凄凉的 歌声又响起来了,何必来走到素贞的窗前,对素贞说了一番话,原来素贞知道大头还活着。但何必来告诉素贞,大头的死期也快到了。钟司令亲自来找芷兰,他们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见面。红军的秋枫同志被敌人逮着了,钟司令让芷兰一伙人阻止拦截来救秋枫。钟司令想着要拖延成儒上山的时间,山虎要赶到成儒之前,这件事就交给了芷兰去解决。张师长和何必来来找沈先生,沈先生知道张师长这次来是有目的的,张师长把要奉命围剿的匪徒的布告让沈先生看了,张师长的意思是想让刀匪招安,这样天下就太平了。可沈先生 的疑问是红军和刀匪是否能顺利招安收编,张邵勋想让沈先生亲自出来说话,这样红军和刀匪也就容易被收服了,毕竟沈先生当年救过他们。张师长极力劝说沈先生要当面去请红军和刀匪,但沈先生还是委婉的拒绝了。张师长听了沈先生的拒绝,也生气想动手。成儒也在劝沈先生,但先生还是拒绝。这令张师长很是不满,何必来还在一旁说沈先生的不是。何必来又提到了沈芷兰,张师长一样会公事公办。成儒想上山,沈先生教导了成儒一番要忠义。沈先生交给成儒一封信,只有兄弟三个都在场时,才可让三个看。芷兰向成儒提建议,带上线儿会好一些。成儒来找张师长,要带着线儿去上山,遭到必来的反对。线儿拿着银锁在看,成儒过来对线儿说不让线儿上山了。

  • 借问英雄何处 第19集

    张师长和何必来为成儒送行,成儒骑上马去了万虎山。钟司令也在和山虎说事情,要山虎加紧也赶到万虎山。何必来向张师长汇报,找到了共党的秋枫同志,这可是一条大鱼啊,但秋枫被万虎山劫走了。山虎也接到消息,秋枫被抓到了万虎山。张师长在和何必来分析去万虎山的形势,必来的意思是让陈国梁在山下封锁逮秋枫。何必来想让秋枫当诱饵,来抓到潜伏在祖司镇 奸细。线儿从韩裁缝那里出来后,听到了路上何家人的对话,知道何必来是想拿线儿来威胁成儒。线儿赶忙跑到鼓台击鼓,邻里人听到了这鼓声,有点哀怨,知道这是女子心中 的哀怨。山虎都听到了击鼓声,山虎感觉这像是线儿的击鼓声。张师长的下人来给成儒传达,中共的秋枫被抓到了万虎山要让成儒把秋枫抓到。天黑了,外边很乱,沈先生担心芷兰的安危,他不希望女儿介入政治。芷兰偷偷要出去,这时,何必来正好赶过来了,故意把三十二师兵力调整部署说给沈芷兰听。下人来汇报,两个夜闯万虎山的人被抓到了。带上来一看,原来是成儒,大头也过来了。大刀把子又让下人祝贺他们团聚,山虎也和老憨在赶路去万虎山,路上两人聊起来了。龙叫天和成儒也高兴的聊起来了,这时山虎也到了,兄弟三个终于相聚了,这三个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芷兰在和父亲聊起了线儿和成儒,沈先生问到了芷兰,芷兰这么大了,也该考虑终身大事了。黑旗会抓到了秋枫,秋枫得知今晚黑旗会有喜事。龙叫天在和三兄弟喝酒,成儒手下的人借故肚子不舒服就先离开了。龙叫天让手下逮到这两个人带上来,秋枫和大刀把子对了一会话,龙叫天让秋枫也坐下来陪他们一起用餐。山虎别有用心,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其实内心早有打算。山虎和秋枫聊了几句,秋枫在大刀把子面前出言不逊。秋枫还句句教训大刀把子,说的头头是道,向大伙们讲了一番大道理。最后,成儒怒了,质问秋枫是共产党。但秋枫不承认,山虎也想生气了,秋枫承认了自己是共产党。山虎给龙叔说要秋枫,龙叔要什么好处都给。可成儒也在阻止不让带走人,大头开始说话了。龙叫天也没办法,让他们兄弟三个自己做主。成儒给大头说了张师长的交待,但山虎站在另一边,山虎想让大头加入红军。成儒说起了当年石泼平临死前的交待,这让大头一时无法做主。大头也很怒了,成儒说起了素贞,成儒和山虎两个人吵起来了。屋子里就剩下这三兄弟了,大头倒起酒又喝了起来,天冷,成儒的手下给山下把守的弟兄们一瓶酒来取暖。秋枫也隐约知道他们的大队长是土匪山虎,那个国民党就是成儒。三个都喝醉了,成儒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兄弟们。他后天就要结婚了,山虎还幻想着以后要和线儿结婚,大头和素贞结婚。可成儒说娶的是线儿,山虎很冲动,要杀成儒。山虎很伤心,大头还在一边劝说山虎,山虎这才明白来之前钟司令为何和他说了那么多话。

  • 借问英雄何处 第20集

    山虎和成儒为了线儿的事情在争吵,大头也很为难。想到了沈先生在就好多了,成儒想到了沈先生给了他一封信,三兄弟都在场时,方可打开看。于是,信被打开了,三兄弟为了民族大义重归和好。成儒和大头三兄弟同心协力磨制了一把刀,山虎把秋先生脚上的脚链砍断了,准备放秋先生下山。可遭到了成儒的反对,若山虎放了秋先生,成儒就要翻脸了。何必来带着一伙官兵也赶到了万虎山,山下被包围了。可成儒并不知道必来带着人包围山下,山虎趁机带秋先生离开了。大头也领了一伙人与何必来的人交战起来,双方针锋相对。红军也过来帮大头的忙了,红军与何家展开殊死搏斗。事后,张师长在怒骂何必来自作主张去攻打黑旗会,何必来怀疑共匪有奸细,否则不会对国民党了如执掌。何必来带着一伙人半夜找到韩裁缝,韩裁缝知道事情暴露就开枪自杀了。钟司令也知道韩裁缝自杀了,对韩裁缝感到很遗憾。他们也知道芷兰的行踪是暴露了,恐怕会有危险。山虎也在郁闷着一个人喝闷酒的,他心中所受的苦太多了吧。也吃了很多辣椒,又哭又笑的。伙伴们实在没有办法了,把山虎扔进水里或许这样可以清醒。钟司令对山虎说,地下党的那个人是沈芷兰。令山虎很是意外,想不到这个人竟是沈芷兰。芷兰在慌忙着为线儿张罗着喜事,有人还在一旁监视芷兰。何必来派的人在监视着芷兰,必来交待只要人出来就行动起来。何必来在张师长面前告芷兰是共产党的人,成儒也在一旁,但成儒一直在为芷兰辩解。明天就是成儒大喜的日子了,张师长想让明天接亲的有大头。张师长还想着劝说大头招安,希望成儒给大头做做思想工作。张师长交待成儒招安这件事可以放手去做,明天还要去喝成儒的喜酒。成儒走后,何必来还在说成儒的不是,被张师长训了一顿。芷兰在帮线儿打扮梳妆,两个人在逗笑,线儿和芷兰聊起了山虎和成儒。成儒回去的路上,还在想着刚才何必来诬告芷兰的一番话.线儿心中有疑问,在问芷兰,可芷兰回答也吞吞吐吐。果然,何必来找到了沈芷兰通敌的证据,正要带人去抓芷兰。成儒匆忙的回来了,找着芷兰,知道芷兰在陪着线儿,但今天是和线儿成婚的日子。线儿很高兴,但成儒心里很担心,线儿知道山虎没死后会怎么样。成儒正要和线儿说的,却被媒婆拉走了。成儒走出了大门,何必来的一伙人都拿枪对着成儒,一问才知道他们是抓共匪的。芷兰正要离家,沈先生也知道了自己女儿是共匪,沈先生想让芷兰现在回头。l芷兰想离开,可沈先生阻止了她现在出去也不是办法。成儒在路上,还在为芷兰的事情担心,山虎也出来了。沈先生打算以不变应万变,明天照常迎亲。山虎见成儒,讽刺了成儒一番,山虎这次来是想让成儒帮忙。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