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紫禁惊雷

紫禁惊雷

简介: 武功高强的聂多宝(马浚伟饰)一心为民请命,投考御前侍卫,效命於裕亲王福全(马国明饰),两人在宫中建立了一份深厚的手足情,福全更推荐多宝出任三弟康熙皇帝(陈国邦饰)的近身侍卫,多宝之满腔热诚,却发现宫内云谲波诡,人人勾心斗角,福全更包藏祸心,图谋惊世阴谋,而心上人卓紫凝(李诗韵饰)竟然卷入后宫权力斗争,身边人时敌时友扑朔迷离,多宝惟有孤军上阵展开连场暗战……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 紫禁惊雷 第1集

    福全多宝 一见如故 以杀止杀 福全赞同 康熙二十五年紫禁城太和殿内,文武百官云集。就在这个时候,裕亲王福全却力指康熙继位实是非法,身登大宝的应是他福全。一切事情,由多年前开始:顺治带同二子福全及三子玄烨(即是康熙)去打猎,休息时,顺治向臣下表达用以杀止杀的态度对付抗清的汉人,玄烨不以为然,而福全则大表赞同,顺治表示将来要把江山交托给福全,福全大喜。未几,孝庄皇太后向群臣公布,顺治染上天花而死,由於天花有高传染性,不让众皇亲见遗容。 福全赞同 顺治出家 道廷跟随事实是,顺治因回忆已逝世的董鄂妃而郁郁不欢,萌生了出家之心;孝庄劝阻无效,顺治表示想传位予福全,但孝庄指福全心术不正,反而推荐玄烨。顺治终在五台山清凉寺出家,法号行痴,御前侍卫祈道廷亦陪同出家,法号行嗔。两人在人前以师兄弟相称,而道廷其实暗中把顺治的行藏向孝庄报告。道廷未告知

  • 紫禁惊雷 第2集

    尔豪神秘 被吊示众 多宝不满尔豪嚣张,遂与双喜埋伏并痛打他一顿作为惩戒,谁知翌日尔豪却被人吊起并挂上「满人狗」的木牌,引来街坊议论纷纷,多宝与双喜直斥他活该,尔豪终由友人救走。 多宝发现村民打更松为赚取更多收入,不惜在日间当兼职,工作至深夜再往打更,多宝见状表示可以替代捱至生病的他打更,并试敲了一下铜锣,谁知却把一只路过的犬只吓坏乱奔,多宝痛斥犬只的主人卓紫凝未有好好拉住犬只,令它乱冲乱撞,紫凝主仆却不满多宝打更吓坏爱犬来旺。 侍卫泰石 仗势欺人 紫凝扬言有谁可以把来旺拉住,便赏其银两,打更松闻言赶往捉犬,却因此而病发晕倒,紫凝吩咐婢女可儿向商贩赔钱了事,打更松则被多宝等人送回常满楼检查。此时,尔豪邀得御前一等侍卫表兄泰石到来,誓要找出将他吊起示众的主谋。 多宝阻止父亲冠一及母亲彩琼求情,并与尔豪打起来,打更松吓得连忙走

  • 紫禁惊雷 第3集

    逾时表现 未被录取 多宝与尔豪等考生,齐集御前侍卫考核校场,经历多次淘汰,多宝晋身最後比试,由官拜一品的领侍卫大臣布齐监考。多宝在擂台上表现极佳,却最终仍被指未能及时完成指定的项目。布齐完成考核後,向玄烨汇报情况,表示自己遵照其所愿,分别收录了满人及汉人的考生。 玄烨的皇贵妃曼筠忙於刺绣,以讨皇上的欢心,恭亲王五福晋建澄求见,希望精通音律的她可以传授自己弹奏马头琴的技巧,表示打算在恭亲王归来时演奏一曲。 曼筠被责 东施效颦 曼筠为方便建澄,著她把琴留低,以便日後再学;惠妃为玄烨表演剑舞,获得他的赞赏,她透露曼筠近日为忙於为玄烨完成一幅刺绣,使玄烨好奇前往。玄烨在曼筠门外听见马头琴的琴声,气得进内斥责她东施效颦後离开,曼筠感莫名奇妙。 曼筠向表妹桂伦倾诉此事。桂伦不明建澄何以得悉曼筠精通马头琴,她遂透露此琴乃惠妃转赠,桂伦

  • 紫禁惊雷 第4集

    福全多宝 调查布齐 多宝成功套得穆峰的功夫门路,与双喜借故离开,再向「鹰爪门」的师傅打听布齐的背景,终於取得相关线索。多宝与福全发现多位考核合格的汉人,均与布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向来清廉的布齐却不似为了银两,才让众人顺利过关,福全遂怀疑有人幕後操控。 多宝与双喜等在「常满楼」创作考核场作弊的歌谣,终於传到布齐的耳中,哈善向布齐承认福全曾问及此事。 孝庄催促 起程离京 福全向对兵器甚了解的布齐,了解西洋火枪的来历,借故问及怎麼才能加速火药燃烧,布齐直认侍卫营内有黄磷可以有此功能;其後福全又向他了解考场作弊的流言……。 孝庄传召福全,了解他收拾细软前往修葺皇陵的进度,并著他带同桂伦等於两日後起程,并送上不合身的大衣,暗示他应有自知之明,福全深明孝庄所言,并强忍内心不满。 泰石到「常满楼」指多宝等人乱传考场作弊的谣言,侮辱朝

  • 紫禁惊雷 第5集

    取录多宝 受训在即 和尚衍因对紫凝派药一事表示赞赏,多宝认定他是紫凝安排到来妖言惑众的神棍,谁知和尚仍善意地赠佛偈予多宝。和尚到故友祈道廷的墓前表示,多年来仍未觅得万昌及其子的下落,但承诺馀生定必继续努力寻找恩人之子,衍因继而忆起当年与祈万昌一别的情景……。多宝努力参透衍因的佛偈但不果,此时多宝接到侍卫营的取录通知,得知快将入营受训,不禁忆起衍因的佛偈。 福全亲情 打动孝庄 福全得悉孝庄前往斋戒,遂往见祖母,承认不忿被投闲置散多年,曾经欲借作弊一事取得玄烨的信任,破坏他俩的关系……。福全终以亲情打动孝庄,获准留在玄烨的身边。 玄烨委派福全管辖侍卫营,福全跟随布齐到处参观後,独自在宫中游走,自觉受到尊重。福全遇上建澄,发现她为免再为他人惹来横祸,而欲丢弃马头琴;建澄透露曼筠经历「东施效颦」一事後,一直备受玄烨的冷落。 福全与曼筠在御

  • 紫禁惊雷 第6集

    贯一彩琼 隐瞒真相 多宝被指是倪俊的同党,虽然获释但被下令彻查身世,贯一甚为担心,但多宝则自觉身家清白,戏言除非自己非二人所生,贯一夫妇立刻指儿子与自己相似。待多宝离开後,彩琼怪贯一反应过大,担心多宝的身世被查出,她遂立刻起行至多宝出生的石家庄,贯一则瞒骗多宝指彩琼回到乡下济南。 紫凝从外面回家,发现有可疑人士跟踪自己,後更在柴房外发现血迹,推门进去惊见父亲树棠的子侄倪俊身受重伤。 神秘树棠 夜祭倪俊 树棠带来宪承捉拿倪俊,谁知他竟胁持紫凝,要求众人让开,紫凝乘乱脱险,倪俊则惨死宪承的刀下。其後树棠向紫凝解释,因与倪俊多年不见,故未有发现此人竟是假冒其远房子侄。 宪承向布齐交代事件,认定花钱买下满人姓氏的树棠是满身铜臭的商人,一心巴结御前侍卫,但布齐却对他感可疑。树棠深夜在山头夜祭倪俊,并对他的死甚感歉疚……。 衍因在河

  • 紫禁惊雷 第7集

    致力推行 满汉一家 福全将一班入选的侍卫名单交予康熙过目,并表示通过重重考验的他们,相信定会忠心报效朝廷。康熙致力推行满汉一家,坦言希望新一批满汉共融的侍卫,可以成为全国典范,又著福全安排他亲自与侍卫们会面。 曼筠与桂伦在挑选布料时,看出表妹有心事,桂伦表示与福全结婚三年一直相敬如宾,却欠缺夫妻间的亲密,担心二人的感情会转淡,更透露曾目睹丈夫满怀心事地拉奏马头琴 。 陷害曼筠 惠妃得逞 众妃嫔与福晋出席康熙的设宴,欣赏贡品西洋镜子及尝试西洋香水,曼筠却迟迟未到。其後康熙得悉她缺席是为了替头痛不适的孝庄推拿後,被其孝心打动,对自己早前为马头琴大发雷霆一事道歉,并自责因为曼筠是由孝庄挑选入宫而一直冷落了她,决定亲往欣赏她的刺绣。 惠妃因试用了西洋香水而引起皮肤红肿,加上得悉康熙与曼筠修好,决定将香水转送曼筠。惠妃披上面纱出现

  • 紫禁惊雷 第8集

    多宝欲向 衍因拜师 「常满楼」上下热烈庆祝多宝成为首批汉人侍卫,他却发现紫凝高调包场,直斥其药店所赚的是不义之财。 衍因带同上等佛珠到「常满楼」兜售,意外助多宝免出洋相,多宝感激,并认定衍因武功高强,希望可以拜他为师。衍因表示自己市僧贪财,向当上六品侍卫的多宝开出昂贵学费,并相约他再见面。 紫凝多宝 互相了解 多宝首天当侍卫,即被泰石针对,命他与恩泽往驻守荒僻的「灯笼库」,但两人仍然紧守岗位十多天,并一起回「常满楼」享受假期。 多宝得悉树棠吞并了一间老字号药店,令老板郁郁而终,老板娘则因过於思念丈夫而患上失心疯,多宝带同她最爱的菜式往探望,谁知竟遇上紫凝正为老板娘煎药。老板娘喜见多宝到来,却错认他是出走多年的儿子,多宝与紫凝为免她病情加重,遂以儿子与媳妇的身分餵老板娘服药。多宝与紫凝相处过後,发现她厨艺了得,而树棠则是近

  • 紫禁惊雷 第9集

    多宝误助 康熙分忧 明珠联合八旗官上书要求康熙治玉铭谋反之罪,玉铭的门生亦要求他公平处理此案,使康熙甚感苦恼,独性德可以替他分忧,二人不知不觉走到「灯笼库」,康熙著多宝与恩泽一起进内避风雪。 康熙认出当日在大殿上对答如流的多宝,遂以大小灯笼借喻自己的烦恼,多宝则以早前衍因的佛偈,误打误撞令康熙想到解决办法,使他更加认同多宝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多宝与恩泽获康熙钦点调离灯笼库,布齐为免泰石再与多宝结怨,遂安排改由哈善当多宝的直属上司。 交由福全 彻查真相 康熙传召福全全权负责玉铭一案,并赐他手谕,叮嘱他放胆调查。侍卫奉福全之命调查玉铭的府第,竟将他与家眷全赶至大街上,使玉铭甚感气结。多宝发现泰石在搜查谋反罪证时,竟顺手牵羊偷掉玉铭的名贵玉石。哈善搜出一幅出自前朝太子手笔的「浊世清流图」,认定前朝馀臣玉铭仍然心系明朝,福全吩咐众人严密看守画卷。玉铭

  • 紫禁惊雷 第10集

    失宠惠妃 替父求情 惠妃深知玉铭犯下重罪,遂断发替父求情,向来施行仁政的康熙不忍怀孕爱妃伤心,决定除去玉铭的官衔并流放西藏。孝庄责惠妃自恃相貌与前皇后相似,父女俩恃宠生娇,使康熙後悔昔日过於宠爱惠妃。 桂伦相信曼筠是皇后的不二之选,对表姐与福全馀情未了的疑虑不禁感松一口气,谁知桂伦发现曼筠深知福全的口味,并且丈夫早年曾因公干而寄住曼筠的娘家。福全替玉铭求情,而被孝庄大赞有宽仁之心,与从前任意杀戮的他判若两人,并著他跟随自己往祈福。 福全难忘 昔日旧情 桂伦故意试探福全,他与曼筠曾日夕相处一事,福全直认不讳,但澄清二人并不熟稔,著桂伦别胡思乱想。福全得悉桂伦疑虑後,主动约见曼筠,发现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二人均未有承认旧情。曼筠提醒福全要顾全身分,重申往事已经烟消云散,但福全则表示一切仍然历历在目……。 福全训示众侍卫後,擢升哈善填补

  • 紫禁惊雷 第11集

    泰石求情 尔豪免死 树棠向紫凝道出「日月会」暗杀孝庄的行动,打算一挫八旗的锐气。福全对尔豪等人在酒坊买醉,让翠玉有机可乘一事大发雷霆,泰石为众人求情,福全答应赦免众人死罪,布齐建议扣除众人奉禄一年作小惩大戒。 哈善从刺客屍身发现疑似「日月会」的纹身,福全不禁怀疑事件与孝庄出宫礼佛有关,遂想出一系列措施,又加派人手,以防反贼有机可乘。忆起当年 灭门经过 多宝因不满衍因所传授的功夫,令他不能一展身手捉拿刺客,故意在寺内捣乱,衍因对自己的计画直认不讳,并透露其学费早已全数开办「多宝斋」义学,未料此举反使多宝坚决留守御前侍卫一职,并责衍因为人执著,一切被刚好路过的万昌听在耳内,惊悉多宝正是其失散多年的儿子。 万昌待多宝离开後,马上与衍因相认,二人来到道廷的墓前,忆起当年为保命以哑明志、继而改名换姓流落寺院的经过,万昌得悉多宝投身御前侍卫之列後,不禁

  • 紫禁惊雷 第12集

    泰石奉命 打击反贼 衍因破解茶园有毒的玄机後,透露曾目睹黑影闯茶园,成功为万昌洗脱嫌疑。孝庄感激福全舍命相救,加上他婉拒一切赏赐,使孝庄深信他是存心悔改。孝庄要求康熙将长期留守关外的五孙儿常宁调返京师共度佳节。 福全下令布齐五日内缉凶,多宝提醒疑凶手背会有被他打伤的痕迹,布齐认定「百喜堂」上下有可疑,派人监视紫凝等人。 收纳哈善 迅速破案 紫凝以调虎离山计骗倒尔豪等人,成功避过耳目,替翠玉找到金创药。多宝担心万昌受惊而向他致歉,表示相信他是无辜,承诺定必查出真相,还万昌一个公道。 哈善安排众人分组到福全中箭的现场调查,多宝与恩泽发现端倪,并成功推断出可疑人士及案发经过,遂设局测试疑凶,谁知令哈善想到事件或与福全有关,阻止多宝向外公布调查结果。 福全直认与事件有关,更推心置腹向哈善权衡利害,乘机将他收为己用。哈善迅速破案,

  • 紫禁惊雷 第13集

    万昌多宝 父子相认 多宝被血流如注的万昌吓坏,幸得一直跟踪二人的衍因赶至替万昌处理伤口,眼看多宝不明万昌何以自寻短见,衍因决定将二人的关系相告。多宝惊悉孝庄当年为保秘密,竟狠心令祈家灭门後不禁激动,并恍然衍因何以一直阻止他担任御前侍卫。 衍因希望多宝可以带同万昌到关外的佛寺暂避,但多宝则以欲继续扶助福全为由留下。多宝为免贯一等受牵连,返家虚称自己未有找到亲人。 曼筠涉害 惠妃滑胎 惠妃突然宣告滑胎,孝庄与康熙赶至了解情况,惠妃指服用安胎药後突感不适,太医检查药渣後,证实当中多了一款十分寒凉的药材,又暗示曾处方此药予曼筠,使她百词莫辩。孝庄坚信曼筠本性纯良,绝非毒害惠妃胎儿的真凶,康熙表示会彻查内情。 桂伦就曼筠再次被诬陷一事试探丈夫,福全表示以康熙的英明,定必可以查过水落石出,加上後宫的事实在不宜插手,著桂伦别担心。 福

  • 紫禁惊雷 第14集

    福全发现 传位秘密 多宝使计让陈妃平复心情,成功救回女孩,紫凝发现陈妃因痛失女儿才会变得痴迷後,竟以格格身分安抚她,并与多宝尽快把她带走,以免遭布齐派来的人追截。 多宝安排陈妃与福全见面,此时的陈妃竟突然变得清醒,并轻易答出自己的背景,福全认出她确实是当年最疼锡自己的陈妃,更惊悉她因得罪孝庄才被打进冷宫,而陈妃亦坚持当年顺治曾亲口表示由二阿哥福全继承皇位,使他感到难以置信。 多宝请辞 众人不舍 紫凝将遇上陈妃一事相告「日月会」众人,并对多宝状甚紧张一事起疑。福全细心照料陈妃,对孝庄多年来迫害多人,以及疑似擅改遗诏一事,希望多宝可以代为保守秘密。 泰石派人严加看守「虚云寺」,衍因与万昌不愿多宝步爷爷的後尘枉死,要求他答应早日起行到关外暂避。多宝向紫凝辞行暗示,并送上代表自己的泥娃娃。多宝返回「常满楼」向彩琼夫妇道别,表示自己要到关外

  • 紫禁惊雷 第15集

    维护孝庄 多宝失望 福全以急事为由提早将五弟常宁召返京师,并传召陈妃现身,康熙与常宁喜见儿时甚疼锡自己的陈妃尚在人间,正当一切矛头直指孝庄之际,福全竟喝止多宝道出真相,并透露陈妃患上失心疯及处处维护孝庄,使多宝更感福全深不可测。 福全向多宝解释为何未有在康熙面前揭穿孝庄的真面目,希望得到其体谅,并承诺他日会将道廷父子风光大葬,追封二人为镇国大将军。 大局为重 协助隐瞒 多宝对一切封号等不感兴趣,只求替道廷及万昌讨回公道,福全表示孝庄非等闲之辈,加上现阶段的陈妃失心疯未愈,先皇遗诏亦下落不明,实在不宜打草惊蛇,著多宝应早拆解婴儿鞋之谜。 福全与常宁带同妻儿与陈妃见面,常宁希望孝庄可以批准生母陈妃出宫颐养天年,但遭孝庄婉拒,福全见状竟帮忙劝服五弟顺从孝庄,常宁只好表示会多与建澄回宫探望陈妃。 孝庄对福全处处为自己说话感到好奇

  • 紫禁惊雷 第16集

    阻挠福全 继任旗主 陈妃因病发而忘记太妃的身分,认定曼筠是当年与她争夺后位的董鄂妃,意图以死控诉,福全见状与「皇后」曼筠以「手影戏」平复她的心情,信服二人的「恋情」。未料这一切被桂伦看在眼内,误会二人在宫内公然调情,气得斥责快将成为一国之母的曼筠勾引其夫,福全情急之下竟出手掌掴桂伦。 桂伦父亲铁帽子王硕克从关外回来探望爱女,并有意让福全继承自己的兵力及旗主之位,桂伦故意指丈夫公务繁忙当面推却。 福全使计 哄回桂伦 硕克看穿桂伦不悦,向福全了解二人关系,并表示桂伦是其掌上明珠,绝不允许别人伤害她,福全遂以夫妻间小争执胡混过去,并决定使计让桂伦原谅自己。 桂伦惊悉丈夫以公务为由,却带同马头琴外出,其後从哈善处得悉福全扯谎,只好迫他道出丈夫的下落。桂伦目睹福全冒著大风雪跪在火堆前拉奏马头琴,并直认怀念与曼筠昔日的恋情……。 多宝派人跟踪树棠,自己则往了解紫凝身世,并透露她或是

  • 紫禁惊雷 第17集

    玄烨为九门提督的事甚为苦恼,原来其总兵下属萨朗穆乃孝庄的亲信,玄烨命性德与多宝暗中查出真相。多宝质问福全是否借牺牲忠良来铲除异己,福全直认不讳。孝庄传召多宝并有意招揽他为己用;常宁发现太妃身上新旧伤痕处处,怀疑母亲曾遭人虐打。玄烨决定让常宁留京,好让兄弟三人可以随时联络感情,更安排常宁接任九门提督一职。树棠交托紫凝带同炸药粉入宫,借册立大典当日将玄烨炸死。宫中传出前皇后不满玄烨另立皇后而阴魂不散;侍卫营奉命在前皇后的寝宫守候,多宝发现异样,追至紫凝寝宫外却不见「女鬼」的踪影。

  • 紫禁惊雷 第18集

    多宝认为翠玉的身分有可疑,要求检查但无功而还。福全喜见曼筠珍惜自己所赠的蝴蝶手帕,竟向她表示将来可以从玄烨手上抢回江山及她。紫凝突然以主子身分传召多宝,欲借迷药为他保命,却被翠玉破坏;福全无意中发现香炉惹蚊虫的玄机,却挣扎应否往救多宝。玄烨在长春宫凭吊前皇后,多宝突然感到异样;大爆炸后孝庄喜见玄烨无恙,放下心头大石;玄烨心系重伤的多宝,并忆起他舍命相救自己逃离火海的画面。紫凝得悉多宝生死未卜后伤心欲绝,翠玉则为他救走玄烨而怒不可遏;福全赶往探望多宝,眼看太医束手无策感自责……

  • 紫禁惊雷 第19集

    衍因得悉爱徒身受重伤,连忙赶入宫将多宝救出鬼门关。孝庄召见衍因,试探他与多宝的关系;多宝获玄烨赐封「金刀侍卫」,擢升为一品侍卫营统领,遂连忙回到「常满楼」与家人庆祝。多宝提醒紫凝提防翠玉,以免遭其利用,并透露怀疑翠玉是反贼一事。恩泽目睹有同僚暗中照顾一名女子,后发现此人正是当日保守多宝身世秘密的庙祝;多宝与衍因见面,决定偕贯一与彩琼远走高飞保命。泰石带兵追至「常满楼」,惊见贯一与彩琼竟服药自杀身亡,只好将多宝带返侍卫营调查。福全到大牢了解情况,并下令释放多宝。

  • 紫禁惊雷 第20集

    玄烨为将为人父亲而大喜,急向御医下令好好为曼筠安胎。多宝把「常满楼」交由表妹双喜打理,但喜要求多宝辞职以打理贯一的心血。桂伦得悉福全入宫与曼筠会面,更认定曼筠勾引福全……翠玉破解树棠的暗号,并拟定另一个刺杀玄烨的方法;布齐带同下属捉拿紫凝与翠玉,翠玉突然胁持紫凝欲逃走……常宁得悉紫凝遭禁锢后,即赶往将她救走。多宝阻止泰石等人对树棠滥用私刑,但树棠突然承认谋反。树棠请多宝待他父女俩问斩后,公开一个他隐瞒多年的秘密,多宝终于揭发树棠的阴谋,孝庄表示要严惩树棠以儆效尤。

  • 紫禁惊雷 第21集

    凌迟处死 以儆效优 孝庄下令将树棠凌迟处死,又为了试验紫凝是否忠於大清,竟要求她列席目击行刑过程。行刑在即,紫凝被吓至慌张起来,常宁见状欲使计让妹妹避席,福全却认为紫凝必须通过此试验,日後在宫中才不会被孝庄找碴,此时上空突然飘起一只风筝,使紫凝忆起与树棠的往事……。 紫凝向多宝透露已体会树棠的苦心,答应会好好生活下去,但她对於自己的身分,以及身边的人与事仍然感到陌生,坦言只有多宝是她唯一相信的人,但多宝却表示将来自己或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衍因劝说 多宝辞官 建澄带同糕点探望紫凝与桂伦,公布怀孕的喜讯,并投诉遭常宁整天困在府内甚感沉闷,并分享怀孕的禁忌,紫凝与桂伦大赞常宁体贴,建澄认为只要持家有道,必定得到丈夫的宠爱,让桂伦有感而发。桂伦发现曼筠因身体虚弱急於进补,把整个御药房为寻得「高丽人参王」弄得团团转,但福全却轻易找来,并叮嘱桂伦亲自送

  • 紫禁惊雷 第22集

    多宝调查 惠妃死因 多宝认为惠妃是遭人灭口,而且行凶者武功高强,从屍体的手中更发现绣於三品侍卫制服上的金线,向紫凝了解早前与桂伦见面,可曾发现她有任何异样。紫凝透露与桂伦及建澄的见面详情,多宝发现众人曾谈孕妇避免触及的草药之特徵,与自己找到的线索相符……。桂伦早在事发後悄悄取回香囊,打开却发现非自己送赠的那个,此时,福全现身了解桂伦何以毒害曼筠,以及说出代她善後的解决办法。 教唆硕克 拥兵自保 福全表示没料到桂伦竟认定曼筠腹中怀的是自己的骨肉而加以毒害,气得桂伦直斥他是假惺惺的负心汉,在旁的硕克闻言不禁气责女儿胡思乱想,闯下大祸。此时,桂伦才发现丈夫是故意离间她与硕克的父女情。 福全向硕克承认曾与曼筠发生一段青梅竹马之情,但心中独爱桂伦,奈何她捕风捉影认定二人有染,并重提为了保护桂伦而另觅代罪羔羊一事,故千万不可将兵权交回康熙手中,福全又扬

  • 紫禁惊雷 第23集

    多宝担心康熙认为甚有可疑的人是自己,岂料康熙着多宝代为留意性德。多宝与恩泽到运河原定的终点站,发现有人在幕后操纵地方官员。紫凝、太妃与建澄吃过孝庄所赐的糕点后中毒昏迷,建澄更当场毒发身亡。多宝向康熙汇报调查性德父子的进度后,康熙要求多宝跟踪福全与曼筠。紫凝坦言怀念从前宫外的日子,多宝答应完成任务后会带她离宫。多宝调查毒害建澄等人的元凶时,泰石突然身亡;多宝虽怀疑与哈善有关,但矛头直指布齐;性德就囤积土地一事质问父亲,表示会向康熙指证他,谁知明珠竟为求自保颠倒是非指性德才是主谋。

  • 紫禁惊雷 第24集

    纳兰明珠感激福全帮助,亦庆幸性德只被免职。曼筠自觉有负众人,因此换掉皇贵妃的华服,改穿入宫前的平民服饰,并撰写了一封道别信予福全。康熙因曼筠之事伤心过度缺席早朝,并把一切公务交由福全代理。哈善被揭暗杀泰石,引起尔豪等人的追杀,布齐遂代孝庄招揽哈善。孝庄终于确知福全死性不改图谋造反,更成功向哈善套出多宝乃道廷孙儿的秘密,决定追杀多宝。多宝带紫凝离宫,并回“常满楼”向双喜等人道别。布齐带兵封锁“常满楼”捉拿多宝但不果,遂杀掉多宝的好友及打伤双喜与恩泽泄恨,更下令火烧“常满楼”。

  • 紫禁惊雷 第25集

    多宝成功避过布齐的追杀,并与紫凝成亡命鸳鸯。哈善赶至与布齐联手追击宝,最终将多宝迫至跳崖。多宝在“伏虎像”下找到顺治帝的遗书,决定回宫解决困局。曼筠经诊治后虽然苏醒过来但终生瘫痪;康熙罔顾群臣反对,仍旧为曼筠举行封后大典。多宝将顺治帝的遗书交还给福全,他发现当年确是孝庄从中作梗令康熙稳坐江山。桂伦往探望曼筠,哭诉福全的恶行,对错怪曼筠、连累她投井自尽感到歉疚,未料一切被孝庄听进耳内。孝庄将桂伦与保泰软禁在宫中,迫福全辞官并移居长白山定居;福全表面服从,实质却安排谋反之路。常宁带同兵马驻守京城及皇宫的主要通道,多宝则在文武百官面前,列出对孝庄的不满,福全以真正皇位继承人自居。布齐奉命带同孝庄及太妃上殿,孝庄惊悉福全竟公然造反,更发现布齐亦已变节。孝庄命人将福全拿下,谁知众侍卫忙于与刺客对抗,而刺客竟是已被革职的纳兰性德及其兵马。福全要多宝亲述当年一族被孝庄对付之事,福全取出最重要的夺位证据-

  • 紫禁惊雷 第26集

    福全领兵把紫禁城给围了,他在大殿上带头质疑康熙的身份,指责太皇太后干政,他把太皇太后叫到太和殿,让太皇太后给大家一个交代。太妃在太和殿当着众文武大臣的面,说出当年顺治皇帝曾经跟她说过要把皇位传给福全,众人听了愕然。太皇太后说福全是狼子野心,大臣们分成两拨,一拨挺康熙,一拨挺福全。福全说当年顺治根本没死,都是太皇太后一手遮天欺瞒大家,多宝指出当年顺治是因为董鄂妃之死而心灰意冷,所以选择在清凉寺出家,法号行痴,而不是太皇太后对外公布的身染天花而死。太皇太后当然不承认,叫卫士把多宝拉出去,但没人过来。 多宝说最知道当年事情来龙去脉的是他的爷爷祁道庭,当年顺治在清凉寺出家,太皇太后为了他的安全,让当时身为一级侍卫的祁道庭也一块出家,陪在顺治身边,并定期向太皇太后报告顺治的情况。后来顺治病重,临死前交给祁道庭一封信,祁道庭知道事关重大,但他多留了个心眼,把顺治的信抄录一遍后自己留了一份,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