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暗算

暗算

简介:   电视剧《暗算》分三部分,分别是《听风》、《看风》、《捕风》。每部十集,共三十集。三者相对独立,又千丝万缕。听风,即无线电侦听者;这是一群“靠耳朵打江山”的人,他们的耳朵可以听到天外之音,无声之音,秘密之音。  看风,即密码破译的人;这是一群“善于神机妙算”的人……第一部《听风》讲述的是安在天和瞎子阿炳的故事……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 暗算 第1集

    美朝战争的爆发,促使蒋介石以及众多残匪追随者死灰复燃,反攻大陆的诱惑使得隐藏在全国上下的特务摩拳擦掌,企图改写中国历史。他们到处搞爆炸,破坏公众设施,散布谣言,扰乱军心民心。特务的活动当然是地下的,联络主要用的是无线电,这是他们的命脉,也是我们粉碎特务组织的主要战线。特别单位701是一个负责无线电侦听和破译的情报机构,驻扎在南方山区一个缴获的地主庄园中。为了粉碎国民党反攻大陆的阴谋,上级决定剿灭纠集在大阴山区的一股顽匪,以镇慑敌人。同时,要求701日夜侦听台湾本岛与潜伏大陆的特务、残余部队的无线电联络,以配合解放军的剿匪行动。然而,大阴山战斗的打响,也暴露了我方对敌电台了如指掌。敌人为了反侦听,所有无线电台一夜之间都神秘失踪了,导致701侦听工作顿时陷入无边无尽的深海,一场“深海突围”行动拉开序幕。

  • 暗算 第2集

    医院,罗山在弥留之际,告诉安在天两个情况:一,推他下楼的是一个穿 “灰长衫”的男子;二,在乌镇住着一位“能听风”的人,听力远在他之上。鉴于有特务跟踪,安在天他们来到上海市公安局。他们的特别证件,令上海公安局当即决定全力支持他们。于是他们借了足够的枪支弹药,立即赶往乌镇。沿河而扎的乌镇,似乎比上海城还要古老和殷实。安在天和金鲁生顺着码头伸出去的石板路往里走,不久,便看见一个酒坊,妇女正在忙碌。当他们并不十分明了地向她说起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时,她却很明白他们要找谁。“你要找的人叫阿炳,他的耳朵是风长的,尖得很,说不定我们这会儿说的话他都听见了。他现在肯定在祠堂。”

  • 暗算 第3集

    金鲁生干掉了“灰长衫”。眼看阿炳要被带走,“灰长衫”的同伙在村子里又制造谣言,说安在天是坏人,他带走阿炳是要挖他的眼睛和身体的器官,给前线受伤的战士治病。村里人本来就对安在天带走阿炳疑虑很深,于是蜂拥去码头拦截……群众赶到码头时,安在天他们已经离开,算是躲过麻烦。三爸为了帮他们逃脱而致残。因为有特务的跟踪,安在天等人一路辛苦辗转回到上海。在上海公安局,和黄处长认真分析后,找出老有特务知道他们行踪的原因是他们与701的联络电话被窃听了,决定不再与701联系,改乘汽车秘密离开上海。经过三十几个小时的昼夜兼程,一行人终于安全抵达701。

  • 暗算 第4集

    阿炳被安排在培训中心,作进一步的听力测验。下午,铁院长、华主任一行人,带着20部录放机和20个不同的福尔斯电波,在听音室摆开架势,准备对阿炳进行专项听力测试。测试方式是这样的:先给阿炳听一个电波信号,给他10秒的时间分辨特征,然后任意给他20 种不同的信号,看他能否从中指认出开始的那个信号。阿炳对福尔斯电码一窍不通,听都没听过,所以,对这种考测,安在天持悲观态度,他甚至觉得这样做是有点离谱了.但阿炳简直神了!考了十个回合,没有一回叫他犯难,更不要说出错了。没有错,非但没有错,而且每一回合他都提前“出局”。这个下午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万分震惊和鼓舞!

  • 暗算 第5集

    不管怎样,华主任和铁院长还是破格让阿炳加入特别单位“701”。安在天陪同阿炳,举行了志愿加入特别单位“701”的宣誓仪式。仪式是庄严的,对阿炳来说又是神秘的,面对一个个生死不计的“要求”和“必须”,阿炳以为自己即将奔赴硝烟弥漫的战场,并为此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恐慌,恐慌和激动都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负责宣誓的干部处长问阿炳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阿炳“悲壮地”提了两条:1、如果从此他不能回乌镇,希望组织上妥善解决他母亲的“柴火问题”;2、如果他死了,决不允许任何人割下他耳朵去做研究。宣誓完毕,安在天想起该问阿炳真姓实名,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最后,根据他母亲姓陆的事实,组织上临时给他冠了一个叫“陆家炳”的名子,并立刻签署在了三份即将上报和存档的文书上。阿炳开始了神秘的生涯……

  • 暗算 第6集

    墙上挂有进度统计表,一目了然,到此为止,一共找到并控制对方86部电台共计1516套频率。至少还有12部电台没有找到。一边是不容置疑的资料,表明还有敌台尚未找到;一边是绝对自信又绝对值得信任的阿炳,认为所有敌台都找完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铁院长召集各路专家开会,结果大家一致认定,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未显形的敌台肯定以一种与已有敌台截然不同的形式存在着,否则阿炳不会一下变得束手无策的。但到底是什么形式呢?与此同时,美蒋特务活动越发猖狂,多次试图通过炸天线等破坏活动,阻止701侦听工作的顺利开展,701的安全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威胁。于是,解放军专门派来一个团的兵力来保护701……阿炳对于没有敌台可找的绝对的自信,让整个701和安在天都感到无可奈何。

  • 暗算 第7集

    要寻找到新的敌台,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分析并记住敌人报务员发报的特点。因为,报务员用手发报,就跟我们用嘴说话一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音,每个人有每个人细微的差别。但实际上这种差别微乎其微,是很难分辨出彼此的。但是阿炳听了三天三夜的资料录音带,居然将敌人70多名报务员的“手迹”一一弄清了。于是,阿炳又坐到机器前,开始了较前完全不同的找台法——以前主要是“辨音质”,而现在主要是“识手迹”。然而辨音质也好,识手迹也罢,殊途同归,找到的都是敌台。就这样,阿炳找到了一部电台!然而要没有破译人员的证明,谁也不敢相信这就是要找的电台,因为这部电台发出的电波声太破烂、太老式了,任何人听它声音都会没什么犹豫地肯定,这绝对是几十年前甚至是上个世纪的设备在忙乎。正因如此,侦听员听到这些电波声一般根本不予理睬就放过去了,而现在居然成了对方高层联络设备,这显然是诡计,目的就是要麻痹侦察人员,让你永远跟它“擦肩而过”。这就跟有人故意把你想偷的东西专门放在你身边一样,你找上寻下,挖地三尺地找,就想不到在自己身边看看。一个道理!玩的都是魔鬼的那套,以疯狂、大胆和怪诞著称。

  • 暗算 第8集

    安在天满心欢喜地认为阿炳妈会长期住下,但她却提出了返回乌镇的要求,因为她“担心自己不在家,阿炳爸万一找回来见不到自己,会再次离去”。临行前,阿炳妈希望组织帮忙解决阿炳的婚姻大事。铁院长的目光锁定了丁姨身边的机要员小秦,不料小秦不愿意。有人不愿意,也有人愿意。老马就自愿将女儿嫁给阿炳,想以此为条件,让安在天帮他儿子在701找份工作。择日见面后,阿炳却百般不愿意,理由是听她声音太尖,认定她不是善良的人。日子一天天在“701”上空流逝。在李秘书和杨红英的婚礼上,阿炳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阑尾炎送进了医院。住院期间,他爱上了一个叫林小芳的护士,她对阿炳关怀备。当安在天试探性地去询问林小芳是否愿意嫁给阿炳时,很意外,林小芳表示自己愿意嫁给阿炳,因为在她的心中,阿炳不是个瞎子而是个大英雄,作为烈士的妹妹,她愿意照顾这样的英雄一辈子。

  • 暗算 第9集

    阿炳和林小芳结婚了。洞房中,小芳向阿炳撒娇要定情物,使得阿炳第二天私自外出去县城,要给妻子买一块玉.当安在天得知阿炳在胖子的陪同下,私自去了县城,大惊失色,急忙同金鲁生随后追赶。与此同时,阿炳和胖子已被理发店老板老哈盯了梢。穷凶极恶的特务绑架了阿炳,并以阿炳为条件,交换即将被人民政府处以死刑的国民党军官张副官。安在天、金鲁生等人紧急商量对策,一场斗智斗勇的营救阿炳之战就此展开。面对特务,安在天沉着冷静,机智勇敢,施巧计骗特务将阿炳带出,同时用特务听不懂的上海话和阿炳进行交流,阿炳成功获救,老哈自知无路可退,饮弹自尽。就像安在天在乌镇发现阿炳改变了他人生一样,林小芳的出现再次改变了阿炳的生活和命运。阿炳和小芳夫妻恩爱,日子温馨和睦。在她无怨无悔、日复一日的关爱下,人们明显注意到阿炳的穿戴越来越整洁,面色越来越有活力。阿炳正在享受他一生中最惬意的岁月。阿炳很想有一个孩子,但小芳却没有如期怀上。

  • 暗算 第10集

    终于,传来林小芳怀孕的消息,万分惊喜的阿炳竟然跪倒在林小芳的脚下。从此阿炳每日折一只纸鹤,期盼自己的骨肉早日降生,安在天从心底为阿炳和林小芳高兴。不料,孩子的降生之日,正是阿炳自尽之时,因为他“听”出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他给安在天留下一盘录音带。安在天摁下播放键,听到阿炳哭着在跟他说:“呜呜……我看不见,可我听得见……呜呜……儿子不是我的,是医院药房老李的……呜呜……老婆生了百爹种,我只有去死……小芳是个坏人……你是个好人……”就这样,阿炳死了,是摸电门死的。

  • 暗算 第11集

    六十年代初期,正在中国被三年自然灾害折磨得千疮百孔时,又遭到了苏联的反目,危难时刻,朋友变成了敌人,伺机已久的国民党也隔海向大陆伸来了反攻的魔爪。此时的安在天,在苏联向破译大师安德罗学习破译密码技术。安在天惜别了相处四年的老师安德罗,奉命归国,一同归来的还有妻子小雨的骨灰。北京总部,铁院长已经成为总部的副部长,金鲁生也随他调到总部工作,安在天本人也荣升为701的副院长。铁部长告诉安在天,目前台湾国民党的反攻趋势严峻,蒋介石正在大搞“光复大陆”的阴谋,同时启用了一套新的联络新密码——光复一号密码。将安在天紧急召回就是为了破解该密码,安在天顿感难担重任。

  • 暗算 第12集

    黄依依短时间内准确地做出第一道考试题,更令安在天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能丝毫不差地预测出7名参考人员的答题情况。安在天决定让黄依依将第二道题继续做完,但孙书记的出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黄依依空手告辞,但心中已经记下了考题。孙书记向安在天推荐谢兴国为最佳人选。谢兴国来到安在天的住处面谈,在安在天精心设计的心理测试中,谢兴国暴露出软弱的性格缺陷。黄依依找安在天,气愤地道出第二道考题的玄机,猜出安在天的特工身份。此时安在天已经确定黄依依曾经干过破译工作,同时暗自决定她就是最佳人选。安在天向孙书记调取黄依依的档案,书记以黄依依作风不正、放荡不羁的理由予以阻挠。但安在天心意已决。而就在这时,黄依依被谢兴国的老婆打了。

  • 暗算 第13集

    铁部长已经得到安在天要带回黄依依的消息,并决定见一见这个颇有争议的黄依依。胡海波自言难以胜任“光密”的破译,并给铁部长推荐了一个破译密码的人选——张茜。黄依依和安在天在招待所院子里少不了一通撕扯,当安在天提及要将黄依依带回701时,黄依依竟然一口回绝。安在天强拉她上车,黄依依竟对着他的手背狠狠地咬了一口。路上,黄依依看着安在天被自己咬伤的手背,又拿出他送给她的那瓶止疼药,细细地为他抹了起来。安在天哭笑不得。总部门口,看到黄依依另类的打扮,站岗的哨兵认为她是“女特务”,差点儿将她抓了起来。见到铁部长,黄依依依旧一脸不高兴,冷若冰霜,不料,胡海波竟然一眼认出黄依依就是他推荐的那个人——张茜,两人都被这突然的相遇而惊呆了。

  • 暗算 第14集

    演算室内,黄依依和安在天比赛打算盘,两局下来,黄依依一负一平,一向以算盘高手自居的黄依依,竟然败在了安在天的手下。聊天中得知,黄依依就是凭借打着一手好算盘而成为了冯·诺伊曼的手下,而安在天也因为临时抱佛脚,用算盘争取到去安德罗身边工作的机会。二人都为彼此的才智所折服,惺惺相惜。安在天带黄依依拜访破译处长陈二湖,路上一再叮嘱她,在陈二湖面前要毕恭毕敬,但二人见面,黄依依却没有丝毫收敛,陈二湖也针锋相对,舌战后,黄依依反而要求陈二湖参与此次破译工作。安在天极为不解,黄依依告诉安在天,密码的成功破译需要有人坠入陷阱,其他人才能绕开陷阱,而陈二湖就是这个“替死鬼”。安在天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一种类似乒乓球比赛一样的团队精神。夜晚,安在天独自在家对着亡妻的灵台诉衷肠,黄依依来访,无所顾忌地表达对安在天没有保留的爱和欣赏,使安在天在亡妻面前无地自容。但似乎黄依依并没有气馁,她反而认为爱情给了她机会。

  • 暗算 第15集

    特别行动小组首次开会,陈二湖被任命为组长,黄依依却无故缺席,安在天叮嘱黄依依的助手小查将会议内容传达给她。小查到处寻找,只见黄依依正在小树林里逗树枝上的小松鼠。小查提醒黄依依去上班,两位女子谈话投机,很快成为了朋友。黄依依以安在天的身份给安德罗写了一封信,希望安在天能够寄给安德罗,从而了解关于斯金斯的个人资料。黄依依研究发现,斯金斯研制的这部商用密码机是照搬二战时期德国著名的英纳格码,安在天恍然大悟,他们为斯金斯的无赖行为感到气愤,同时更觉得斯金斯的密码莫测难破。转眼间,一个月过去,破译小组的人都在埋头研究密码,黄依依却只对两件事情感兴趣,上班时间在破译室里面琢磨木头模型,下班时间去喂小松鼠,研究没有丝毫进展,她的办公室不允许除小查外的任何人踏入一步。没事时候,就去和警卫连的战士下棋,赢回很多战利品——鲜花。与此同时,陈二湖发现敌人情报数量骤增。黄依依对安在天的爱有时又有些象小孩子过家家,因为安在天无心说出的一句玩笑话,她竟负气上了沙河,差点儿跌入沙坑里。就在生死瞬间,是安在天及时赶到,才救下她一命。于他,是做人的本能;于她,却认为是他爱自己、愿意生死相许的表示。

  • 暗算 第16集

    黄依依利用四封密信做成了一个密码游戏,巧用密码游戏和安在天一起推测“光密”的加密技术,同时她还暗示安在天自己的心事就在这部密码游戏中,随着安在天将密信一一解密,四个赫然大字映入眼帘——我很爱你。安在天对于徐院长关于他个人问题的劝说,始终无动于衷,他告诉徐院长:首先,他深爱他的妻子小雨;其次,目前一切事情都要为光密让路。安在天找到黄依依委婉拒绝了她的情感,黄依依对于安的行为无法理解。黄依依的梦给了她制作筛状密码机的启示,很快付之行动,不再琢磨几何模型,而是抓紧时间制作了一个筛状密码机。虽然黄依依的猜想被陈二湖否定,但安在天仍然从中看到另一条出路,并决定投入全部人力验证黄依依的猜想。包括黄依依、安在天在内的所有演算人员,在一个月内为这个猜想投入了全部的心血,然而结果却是猜想错误,黄依依疯了一般哭着冲出了演算室。一场算盘大战,曲终人散。

  • 暗算 第17集

    黄依依独自落泪,安在天悄悄来到她身边,鼓励她“做一颗铜豌豆”。二人在互相安慰中恢复了勇气,再次鼓足了信心。脆弱的黄依依借机再一次跟安在天表白,安在天仍然对爱选择了逃避,然而黄依依却愈发被爱情的火焰烧得失去了理智,她夜里来到安在天家,向他表达了苦恋之情,安在天冷漠的拒绝让她绝望,最后,黄依依留下一张“安在天,我恨你”的纸条,离开。失魂落魄的黄依依独自蹲在暗影中抽泣,被701所培训中心的汪林主任送回了家。次日,黄依依没有按时上班,安在天命人找遍了701却不见她的踪影,情急之下,安在天和小查来到黄依依的房间,发现黄依依已经昏迷在床,不省人事。安在天立即把黄依依送往医院。卧床在家的黄依依,被心病折磨得茶饭不思。在激烈的心理斗争后,安在天终于出现在黄依依的家门口,黄依依假装冷言讽刺,安在天不动声色,一盘棋缓解了尴尬的气氛。黄依依再次提起对安的爱恋,安在天却淡然表示一切都要为“光密”让路,包括安葬亡妻。

  • 暗算 第18集

    安在天结合工作成果,改变了破译敌人密码的工作方法,立刻取得成效。陈二湖很快破获了一份敌人的急电。然而例会上,黄依依却对不以为然,老陈愤怒离去。安在天给安德罗的信不见回复,他出差去了北京。已婚的汪林借找黄依依下棋之机亲近她,黄依依在对安在天的感情苦苦无果的情况下,百般失意,酒醉中和他发生了关系。不久,关于二人的小道消息便传开了。很快安在天从北京返回了701,他带回了关于斯金斯的资料。斯金斯的资料给黄依依很大的启发,对“光密”的制作有了新的猜想。陈二湖将黄依依和汪主任的不正当关系告诉安在天,安在天大怒。在徐院长的办公室中,汪林痛哭流涕地坦白了和黄依依的关系。安在天等人开会决定,将汪林撤消干部职业,开除党籍,保留公职,送去后山农场放羊。安在天提出要保护黄依依的声誉。

  • 暗算 第19集

    安在天意外收到了汪林的信,信中坦言,自己在黄依依的眼里,只是他的替代品。黄依依得知汪林东窗事发,深感对其亏欠,向安在天请求和汪林一同受罚,不料却遭厉声斥责,一气之下黄依依决定离开701。黄依依为表离去的决心,将自己苦心研究的“光密”资料交给安在天,同时,她任性的言语气得安在天手脚冰凉。陈二湖研究了黄依依提供的资料后发现,此资料对于他们来讲如同天书一般,黄依依在此刻绝对不能离开。可就在此时,绝望的黄依依在宿舍割腕自尽,大量失血加上血型特殊,让整个701人束手无策。最后,是疯子江南为她输血,挽救了她的生命。为了留住去意已决的黄依依,安在天采取缓兵之计,暂时留住了黄依依,答应汪林的处理问题由她做主,条件是必须破解光密。

  • 暗算 第20集

    工资很高的黄依依竟然向安在天借钱,她买来香烟,让小查十分不解。星期天一早,黄依依穿着长衣长裤和胶鞋,戴着草帽,背着一只军用挎包和水壶,悄悄地出了后门。小查向安在天汇报了黄依依的可疑行迹。汪林见到黄依依喜出望外,在窑洞里欲和黄依依亲热,而黄依依此刻对汪林却完全是怜悯之情,她所作的一切都只为补偿汪林。安在天连夜来到黄依依家中,责备她的做法会影响工作,却被黄依依任性狂妄的反驳击败。为了黄依依能够安心工作,安在天只得再次求助徐院长,徐院长命令阻止汪林和黄依依见面。

  • 暗算 第21集

    忙中偷闲,小查拉着黄依依搭班车进县城,不料狭路相逢张国庆的老婆刘丽华,因为一个座位发生了口角,刘丽华出言不逊,令黄依依初次领教了这个女人的厉害。更传奇的是,留在家里的张国庆一觉醒来,发生公文包被打开了,丢失了几页文件。701大肆出动,终于摸清是张国庆的儿子张建设因为调皮,将文件折成“飞机”, 扔进了山谷里。这个举动给张家带来巨大的变动,张国庆被贬为清洁工,刘丽华带着儿子离开了701,返回乡下。黄依依终日闭门工作,废寝忘食,再次做出了大胆的猜想,破译小组紧锣密鼓地开始演算,求证黄依依的猜想,这一次黄依依成功了。

  • 暗算 第22集

    安在天上海归来,意外地发现黄依依并没有离开701,相反她留了下来,并就任了破译处处长的职位。从徐院长口中得知,黄依依去后山农场接汪林的时候,发现汪林在她破译光密期间,又与邻村的一个寡妇好上了。她万念俱灰,得了一场大病。安在天知道情况后非常难过,也许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怎样伤害了黄依依。他主动找到她,带给她从上海捎回来的礼物,不料却遭到了黄依依的拒绝,她表明以后二人只能是同志和上下级的关系。安在天失落了。张国庆当街大哭,他把即将寄给家人的25块钱丢了,黄依依见状赶忙凑了25元钱给他,张国庆对此感激涕零。为人敦厚的张国庆不忘报恩,每日帮黄依依打水、洗衣服,黄依依对张国庆心存怜悯,时常接济他。张国庆从心底深处感激不尽,对黄依依照顾得更加周到。

  • 暗算 第23集

    2005年。年过八旬的安在天,在上海龙华烈士陵园祭奠了父母,老人的思绪飘回到30年代的旧上海,那段黎明前最黑暗的岁月。那个时候,他才是10岁的孩子。“四·一二事变”后,国民党在上海疯狂杀戮共产党,父亲钱之江卧底在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担任总破译师,实际是中共地下党,代号叫“毒蛇”;而母亲罗雪与他并肩作战,公开身份是国军医院的麻醉医生,地下代号叫“公牛”。血雨腥风的一场杀戮,使共产党人的鲜血又一次喷洒在苏州河上,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副参谋长闫京生指挥了这次屠杀行动,使多名共产党员遇害。舞会上,钱之江和机要处的参谋唐一娜正沉醉在一曲探戈之中,而舞池里,又一名中共地下党员“大马驹”在罗雪眼皮底下被闫京生杀害。严峻的事态下,苏区中央派特使前往上海,择日召开会议,欲重振华东地下党。集会上,正当易容的钱之江受命之时,特务突然来袭,众人为了掩护他出逃,自绝了生路。此次,除“断剑”被活捉外,其余的同志皆惨死在特务的枪下。接二连三的惨案让钱之江和罗雪深感事态严峻,为了严密监控敌情,钱之江只得以办公室为家。办公室中,唐一娜对钱之江竭尽讨好之能,而一心向佛的钱之江丝毫不为所动。狡猾的特务利用一真一假的电台频率,成功地麻痹了中共地下电台的“老虎”(即年轻时代的丁姨)和“火龙”(即年轻时代的铁院长)的侦听。钱之江帮助唐一娜破译了南京来的密电,得知敌人已经获悉特使行动的地址和内容。汪洋处长急将密件内容报告刘司令。

  • 暗算 第24集

    钱之江用左手,模仿闫京生的笔迹给地下党发出情报,通知组织特使行动已经暴露,并告知敌人电台更换之后的新频率。与此同时,“断剑”正在忍受特务处长黄一彪的酷刑。钱之江的情报被“小马驹”传递给下线“耗子”——一个收垃圾的人,中共地下联络员。“断剑”叛变,黄一彪根据他的口供,前去抓捕地下党员“飞刀”,不料身怀绝技的“飞刀”逃脱,黄在他房间的照片中认出了“小马驹”。黄一彪巧施调虎离山计,把杨参谋——“小马驹”约到自己的办公室,自己却带特务在其家中搜查,企图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办公室中,黄一彪假意要调“小马驹”去南京工作,却有意把“断剑”叛变的消息透露给他。为了掩护地下党重要的人物“警犬”,“小马驹”破釜沉舟,欲杀死“断剑”未遂,最终被特务击毙,壮烈牺牲。狡猾的黄一彪为了引出更多的中共地下党,对外隐瞒了“小马驹”的死讯。重伤的“断剑”被送往国军医院,在罗雪的麻醉下被救活,黄一彪迫不及待地要带走尚在昏迷中的“断剑”。从黄一彪神秘的言行中,罗雪顿生疑心,她辗转得知这个重伤病人已经叛变,并立即向组织发出情报。同时,在电话中巧妙告知钱之江,暗示“此人为六指”,钱之江感到事态严峻。

  • 暗算 第25集

    “耗子”将钱之江的情报传给身份为张副市长秘书的地下党员“警犬”。但此时,由于“断剑”的出卖,“警犬”身份已经暴露,他被特务重重包围,不幸牺牲,那份“特使”情报也落入敌手。“警犬”牺牲,他的父亲、老地下党员“母鸡”一并遇难。黄一彪穷凶极恶地连夜血洗了“警犬”所住的秘书楼。失去了“小马驹”的消息,罗雪和钱之江心生疑虑。由于情报走失,“毒蛇”的目标暴露,知情南京密电的钱之江、唐一娜、汪洋首先遭到刘司令的怀疑,连夜被秘密带走。路上,钱之江察觉情报没能送出去,借机再把情报传给在夜市上扫垃圾的“耗子”,但由于“耗子”的疏忽,钱之江的精心策划失败。断了线的“飞刀”与“耗子”取得了联系,二人商议除掉“断剑”。“飞刀”来到医院,却没有找到下手之机。刘司令责怪黄一彪心狠手辣,“警犬”一事中杀死了太多无辜的市民,黄一彪却由此心生一计,他通过媒体歪曲事实,将杀人一案嫁祸给共产党。同时,仿造“警犬”的信件、发假消息来蒙蔽中共地下党的视线,让所有人相信“警犬”临时调去南京。至此,“警犬”的下落被黄一彪垒在了一座不透风的墙里。“火龙”和“老虎”截获“警犬”前去南京的假情报,地下电台负责人”大白兔”——“大白兔”感到事有蹊跷。罗雪接到了陌生电话,得知钱之江被刘司令带走执行任务,儿子天天去接爸爸下班,却没有等来钱之江。在7号楼里,刘司令要求钱、唐、汪三人破译一份被截获的中共密件,钱之江怀疑刘司令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已被特务牢牢地监视和软禁起来。

  • 暗算 第26集

    “大白兔”、“老虎”和“火龙”难以相信报纸上关于共产党血洗秘书楼的报道,加上“母鸡”的死亡和“小马驹”“警犬”的无故断线,感到疑云重重。7号楼中,汪、唐二人分别苦心破译密件,钱之江如困兽一般地看着电报发呆。由于和“毒蛇”失去联系,地下党无从知道敌人的新频率,几乎成了睁眼瞎。“老虎”和“火龙”再次侦听到的依然是假情报,得知中央密电被敌人截获,也对“警犬”去南京一事信以为真。南京来的特务头子——奸诈的代主任利用真假情报、两套频率来麻痹地下党的侦听,“大白兔”被狡猾的敌人所蒙蔽。“大白兔”派司机“猴子”打探“警犬”下落,自己和罗雪联系时,却得知“毒蛇”也断线了。他把罗雪带到石门饭店——地下党组织的新据点,罗雪认识了“山羊”和“野猪”。与此同时,钱之江已经破译出所谓的中共密件,不料,竟然是自己的判决书。被困的钱之江想打电话送出情报,遭童副官阻止。钱之江发现房间内装有窃听器,趁汪洋不在,拔掉他房间内的窃听线,制造了一个特务侦听的死角,也为下一步计划做好了准备。代主任被刘司令请到7号楼来专门对付隐匿的“毒蛇”。

  • 暗算 第27集

    汪洋也破译出密件,召集钱、唐、童开会,密件中清楚指出汪钱唐三人必有一人是“毒蛇”,在场的其他人吓傻了。与敌人的周旋中,钱之江表面给人以佛心般的冷静,但内心却时刻做着痛苦的思考和挣扎。钱之江巧施计,暗示汪洋,闫京生也有“毒蛇”的嫌疑,因为自己告知过对方南京密电的内容,借汪洋之手,除杀闫京生。刘司令召集钱、汪、唐三人开会,软硬兼施地恐吓“毒蛇”,钱之江表面冷静,心里却翻江倒海。在代主任的威逼之下,汪洋忍不住供出了闫京生,钱之江借刀杀人之计,迈出了第一步。而唐一娜也公报私仇,栽赃给死对头裘丽丽。“大白兔”心存疑虑,派“猴子”与“耗子”碰头,千方百计打探事实真相,却一再被特务的诡计所蒙蔽,正当”大白兔”疑云重重时,接到了黄一彪等人伪造的来自“警犬”的信,这才释然。汪洋为出卖了钱之江深感惭愧,前来求得宽恕,钱之江假装生气。唐一娜自知栽赃裘丽丽,心虚,找到钱之江排解心事。在充满压抑气氛的7号楼中,钱之江和唐一娜再一次跳起了探戈。这一次的探戈,是钱之江预知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一次内心抗争,也是曾经沧海、阅世无数的他,最为外露的一次精神体现。

  • 暗算 第28集

    黄一彪带来了闫京生和裘丽丽,二人向代主任和刘司令百般解释自己的无辜,却无济于事。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裘丽丽和唐一娜开始互相厮打,同时闫京生对钱之江的诬陷怒火中烧。童妻不经意向罗雪透露了钱之江等人的被困地——7号楼。刘司令在7号楼大摆鸿门宴,罗雪连同汪、童、闫的妻子都是被请对象,为进一步引共产党自投罗网,刘司令允许她们在钱等人看不到的地方,远距离眺望自己的丈夫,罗雪看到魂牵梦绕的钱之江,顿时热泪盈眶。钱之江假装胃疼,托特务买药,晚饭期间,闫京生再次挑衅钱之江,钱之江向其泼饭。黄一彪想通过字迹揪出“毒蛇”,正中钱之江下怀,恶贯满盈的闫京生终于落入了钱之江为他埋设已久的圈套。闫京生要求与钱之江当面对质,钱之江把谎言编造得天衣无缝,看似无意,却句句指向闫京生。

  • 暗算 第29集

    罗雪证实了“断剑”背叛的消息,“大白兔”遣“飞刀”前去灭口,不料,特务早有防备,埋伏下假“断剑”和数名特务,“飞刀”杀死假“断剑”,突出重围。闫京生饱受黄一彪的酷刑,却宁死不承认自己是“毒蛇”,最后割腕自杀。钱之江借刀杀人一计成功,不料闫京生却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指证钱之江就是“毒蛇”,他之死再次掀起了七号楼的轩然大浪,揪出共产党的第二轮“战争”再次打响,一时间,钱之江成为众矢之的。看到闫京生的血书,刘司令声泪俱下,而心狠手辣的代主任却仍不罢休,一方面把闫京生的死栽赃给共产党,另一方面绞尽脑汁猜测“毒蛇”的战术。丧尽天良的特务连闫京生的尸体都不放过,详细地对尸体作检查,以防闫京生借自己的尸体送出情报。

  • 暗算 第30集

    代主任指使童副官采用逐个击破的方式审问嫌疑者,却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钱之江反驳童副官的精彩言辞让代主任暗暗叫好,同时暗自察觉一心向佛的钱之江有着过人的智慧。钱之江企图借唐一娜之口再施一计,不料却被代主任看出破绽。代主任安排钱、唐、汪三人互相当面揭发,钱之江把矛头假意对准汪洋和童副官,最后落个不了了之。“大白兔”在石门饭店与地下党负责人“彩云”秘密会面,“彩云”指示要确保与“毒蛇”的联系畅通,使特使行动如期进行。会上,代主任冷眼观察唐、裘、汪等人小丑一般的互相撕咬,却仍旧看不清隐匿的“毒蛇”。这场反人性的心理之战仍在继续。

  • 暗算 第31集

    为了引“毒蛇”现形,代主任故意开通并监控了黄一彪房间中的电话,不料第一个监听到的竟是童副官打给刘司令的电话,童副官请求刘司令调他离开7号楼,遭到拒绝。代主任前往刘司令家,赠与一部新式电话,并帮着安装。罗雪和“猴子”开车谨慎地接近7号楼,想借吃饭之机与钱之江碰面,钱之江明智地选择了回避。“彩云”紧急传达中央指示,要求尽快搞清敌人截获的我方密电,恢复同“毒蛇”之间的联系。同时,“彩云”开始怀疑“警犬”已经被捕,或者牺牲。万般无奈的“大白兔”为了逼刘司令放出钱之江,亲手导演了一出绑架天天的苦肉计,可是无果而终。无独有偶,钱之江的一场黔驴之技正在7号楼上演,他故意发狠地吃辣椒,引发了胃出血,但依旧未能走出7号楼。

  • 暗算 第32集

    两次计划都未达到目的不料却被奸诈代主任看出了破绽。代主任寻找“毒蛇”视线慢慢地向钱之江聚焦,代主任找到尚未痊愈钱之江谈话,对其发动了心理战术。钱之江依旧冷静应对、不卑不亢,语言中竭尽对代主任轻蔑嘲讽之意,又未露半点蛛丝马迹。与此同时“大白兔”、罗雪、“飞刀”等人正紧急策划营救钱之江行动,连续截获到无关紧要敌情“老虎”和“火龙”开始怀疑敌军电台真实性黄一彪通过报纸把“警犬”被捕假消息公布于众。

  • 暗算 第33集

    “大白兔”第一次营救活动没有成功又派“飞刀”独自夜探7号楼企图暗中将钱之江救出不料“飞刀” 刚刚接近7号楼便惊动了特务面对众多敌人“飞刀”自知寡不敌众毅然饮弹自尽。代主任再次上演苦肉计找来“断剑”冒充“飞刀”,并钱之江面前百般折磨逼钱就范,就代主任假意欲将“断剑”处死钱之江要求给假“飞刀”作超度,发现此人有六指,断定对方正“断剑”。钱之江伺机亲手杀死了这个软骨头叛徒。黄一彪伪造“警犬”被捕一文已经见报“彩云”和”大白兔”商议否改变特使行动计划“老虎”和“火龙”又截获了敌军假中藏假情报“彩云”看到反而决定会议如期举行。代主任为确保能够迷惑共产党,迫使钱之江将假情报再次发送。钱之江为保护身份,不得已而为之。代主任借钱之江名义将一沓钱及假情报转交给罗雪,两个相同含义假情报更加坚定“彩云”确定会议如期进行想法。

  • 暗算 第34集

    这令人窒息7号楼中裘丽丽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唐一娜也向远在贵州做司令的父亲求助希望脱离监禁。丰盛晚宴上钱之江和唐一娜跳了人生中最后一曲探戈。当阳光再次普照大地时候钱之江已经服毒自尽了冰冷尸体上只放着两封信一封表示对党国“忠诚”另一封则给妻子罗雪。悲痛让罗雪变得疯狂,不相信丈夫会死得如此轻如鸿毛,她疯了一样摆弄着钱之江冰冷尸体希望能够找到情报。突然罗雪注意到从未离开钱之江手腕那串佛珠不见了踪影,又想到钱之江遗言中一句“佛我心中”罗雪毅然拿起剪刀将深爱丈夫腹部解剖。佛珠破腹而出,钱之江苦心刻在佛珠上情报也安全地到达了“彩云”手中。由于钱之江情报,国民党绞杀特使会议行动失败。在“凡可疑者格杀勿论”命令下特务连夜潜入7号楼,除唐一娜以外汪、裘、童三人全部被杀刘司令也最终死了代主任赠与电话机——小型炸弹上。回到现实年代安天回顾自己革命一生感慨万千“解密日”到了被解密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