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换子成龙

换子成龙

简介:   秋惜,一个苦命的女人,为了逃离丈夫将她卖入火坑,怀抱着襁褓中的儿子连夜逃命,她的悲苦获得酒楼保镖的同情,当下放走了她,并一刀了结了她那无情无义的丈夫。   秋惜不敢多一分耽搁,一路南逃。半路,她邂逅了要回福建与丈夫团聚的贵妇人苏釆英,釆英也有一名襁褓中的儿子。秋惜无处可去,接受了釆英的援手,与她同车而行。不料半途遭遇抢匪,马车翻覆,采英临终托孤,要求秋惜将爱子送到福建陈家。来到陈家,只见陈家雕梁画栋富贵盈庭,秋惜不觉热泪盈眶,这是她此生未曾见过的人间天堂!人生若能享有此等生活是多大的福份?  ——因此,当屋主陈牧生获知小儿大难不死,有人送回,急着问哪个是他的儿子时,秋惜突发异想,把自己苦命的儿子递了出去,希望儿子从此大富大贵。   秋惜本以为母子从此分离,没想到哭闹不止的孩子认奶,她因此又被延揽入陈宅当奶娘。儿子竟然能在她的眼皮底下成长,这岂非老天的眷顾,秋惜喜出望外之余,心中暗忖,此生就算母子一辈子不能相认,她也心甘情愿了。   二十年过去,陈家少爷天雄,和奶娘的“儿子”钧山俱已成长。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感情深厚,但天雄的少爷脾气也常叫朴实憨厚的钧山吃足了苦头。望着这位原本该是少爷的钧山,秋惜在疼惜中有深深的愧悔,尤其在天雄一次次的无理取闹,甚至连对她这位“亲娘”都不假辞色时,秋惜尝到了天底下最苦的懊悔药,而这苦竟无一人可倾诉…   天雄看上了赵家千金赵玉华,但玉华喜欢的人是钧山,她把金钗给了钧山,嘱咐钧山拿金钗来提亲。钧山自认自己只是个下人,不敢高攀赵家千金,一方面也因为他已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对象雯月,他不能接受玉华的感情。在出远门之前,他交代母亲秋惜退还金钗。   秋惜不但没把金钗退还,还谎称金钗是玉华给天雄的订情物。不为别的,只因为自私的母爱!秋惜希望一位好儿媳可以引领浪荡的天雄,从此步上人生正轨。秋惜有她的理由,然而一场误会的婚姻,却从此影响四个人的一生…。

本片主要演员

更多

同类型电视剧推荐

更多

分集剧情

1-5集 6-10集 11-15集 16-20集 21-25集 26-30集 31-35集 36-40集 41-45集

  • 换子成龙 第1集

    何秋惜怀抱着襁褓中的儿子没命地跑,紧追她的是妓院保镖。秋惜的丈夫林怀源为求自己温饱,不惜将她卖入妓院,追来的保镖杀了怀源,放走秋惜。秋惜巧遇同样有个襁褓中儿子的徐采英,采英正准备与夫婿陈牧生辉和,突然杀出的土匪夺去了采英的生命。采英临终托孤,秋惜来到陈家,看到陈家一片富贵,她突起私心,将孩子的身份互换,两个小孩就此命运迥异,她亦被留下当奶娘。20年后,林均山正挂着欢迎天雄少爷学成归国的大幅彩带,陆雯月想着新花样,陈天雄峻拔的身影出现。牧生欣喜迎回天雄,要天雄取毕业证书祭祖。大街上,天雄撞上同心堂药铺千金赵玉华。

  • 换子成龙 第2集

    玉华被一本糕点书吸引,天雄与友人前往酒楼时撞上玉华,被玉华扇了一耳光,天雄不怒反笑,玉华倩影已经印入他的脑海。玉华的小狗落入湖里,在船上垂钓的钧山救起差点也落湖的玉华。因为玉华糕点书遗落钧山处,丫鬟春儿询问船家,得知船乃陈少爷所租。雯月入酒楼寻找,被吴东宝调戏,钧山出现解围,并与闻声赶至的天雄将东宝等人打得落花流水。三人高兴返家,却不知东宝已恶人先告状,由父亲吴良弼领着到陈家兴师问罪。天雄外出散心,迎面一把刀砍来,钧山为天雄挡下致命的一刀。

  • 换子成龙 第3集

    钧山有惊无险过关,天雄领受牧生家法,秋惜为天雄说情,反被牧生斥责。这次大祸是因为丫鬟如云与天雄有了男女关系,秋惜恐回国后的天雄前途受阻,将如云遣走,此番如云胞兄孙义上门讨公道。钧山受伤期间,雯月悉心照料,适逢花灯节,钧山伤初愈,三人在自家华泰绸庄楼上赏花灯,天雄登高看见玉华。玉华装病拒绝表哥文泰邀约,自己带春儿赏花灯,天雄一见佳人便急追,玉华躲避中又逢钧山。春儿摘下玉华发上金钗,要钧山带到赵家“奉茶”,“奉茶”乃提亲之意。

  • 换子成龙 第4集

    秋惜看见金钗,本欲说服钧山接受玉华钦慕之意,钧山却言对雯月此情不渝。钧山上赵家还金钗,巧逢文泰上门讨赵家二老欢心。春儿以为钧山亲自来说媒,催促钧山赶紧托媒人提亲。天雄得知玉华为赵家千金,要淳美上门提亲途中被孙义阻拦,天雄始知如云为自己病倒,上门探看,,却被孙义设计。天雄向牧生表示要与玉华成婚之愿,牧生请淳美上赵家提亲,赵母因中意外甥文泰而未答应,赵父表示要询问玉华意愿,春儿误以为淳美代为提亲对象是钧山,要淳美出示金钗。

  • 换子成龙 第5集

    赵家指定要金钗为凭,钧山却不敢对天雄说出金钗真相。文泰向赵母述说听闻陈少爷是个花花公子,玉华解释碰到的陈少爷是个正人君子。雯月见钧山迟迟未将金钗归还,认为钧山见异思迁,与钧山争吵后伤心离去,君山觉事态严重,将金钗交给秋惜代为处理。秋惜将金钗交给牧生,谎说是从天雄口袋取出,天雄欣喜若狂。淳美带着金钗上赵家定下亲事。玉华上街想买礼物给未来夫婿,却碰上东宝,东宝一见玉华倾心,要手下探听她是哪家千金,手下传回的消息让东宝翻起旧恨。

  • 换子成龙 第6集

    婚礼上未见新郎,只有淳美跟着迎亲大队上赵家迎娶新娘。陈家大厅上,牧生怒气难消,孙义谎说如云怀孕,要天雄负起责任,天雄说出被设计一事,秋惜 拆穿孙义兄妹伎俩,婚礼得以进行。春儿发现新郎不是钧山大为吃惊,欲上前告知盖着红头巾的玉华,秋惜巧妙将春儿带走,天雄与玉华顺利拜堂。钧山因前往赵家 阻止婚事途中被打伤,昏睡在医院,身旁雯月守护着,钧山悠悠转醒,时已入夜。天雄掀起玉华盖头,满含情意的玉华娇羞抬头,一声惊叫划破夜空。玉华惊慌直 嚷:「你是谁!?我要嫁的人不是你!」对玉华指控骗婚,天雄娶得心爱之人的喜悦荡然无存,奔出新房,恰见雯月呼唤昏倒院中的钧山,天雄与雯月将钧山送至医 院,天雄诉说成亲是一场荒唐,钧山难过不已。天雄追问秋惜真相,秋惜半个字不说,天雄气愤再度入新房欲问玉华,却已人去楼空。

  • 换子成龙 第7集

    牧生要秋惜说出事情来龙去脉,秋惜依然不愿吐露实情,天雄怒不可抑,牧生言:「一但欺骗…善意变恶意。」。秋惜至医院探望钧山,钧山见秋惜红肿的双眼,不忍再多话。赵母遵守传统礼教,不让雨夜奔回娘家的玉华入门,宁与玉华睡于大门外的柴房里,等待陈家给个说法。淳美领路,牧生带着天雄与秋惜上赵家道歉,赵母气愤责骂秋惜毁了玉华一生,秋惜惭愧认错,天雄表明他爱玉华,要以诚心求得玉华真心。春儿告知玉华两家人谈论结果,玉华不愿回陈家,遂与春儿匆匆离家。玉华的再度离去让天雄伤心,在自家绸庄里亦无心工作。广州洋行上绸庄订大批布料,牧生要天雄处理,天雄不知这是东宝计谋,一脚入陷阱。如云为救嗜赌成性的孙义,得知东宝喜欢赵玉华后,将赵玉华行踪卖予东宝。天雄虽忙于绸庄工作,却心系玉华,追问起钧山,是否秋惜曾告知玉华心中人。

  • 换子成龙 第8集

    面对天雄追问,钧山内心歉疚,却还是推说不知。天雄四处找寻玉华,来到玉华住宿旅馆,却因孙义阻挠,与玉华擦身而过。广州洋行开出的银票全是假银票,装上船的布料里藏有禁烟,秘书长吴良弼带人上陈家,强行抓走牧生,牧生嘱咐天雄好好守住家。牢房内,吴良弼要牧生认罪,牧生坚决不认,吴良弼终于说出目的。玉华因为所带财物被蒙面孙义抢走,春儿也因此受伤,而不得不亲自在旅馆做工抵食宿,东宝望见十分不舍,决定不依照与孙义协议。孙义知道东宝心思,夜半迷昏玉华,半途玉华转醒与如云争吵,不慎跌落悬崖。秋惜到牢里探望牧生,见牧生被刑求,秋惜伤心自责,偕钧山欲向吴良弼求情,却被东宝数落驱逐。钧山见吴家别院看守森严,觉事有蹊跷,与天雄夜探别院,救走坠崖受伤,被东宝软禁的玉华。

  • 换子成龙 第9集

    历劫归来的玉华百感交集,绕了一圈又回到陈家,想逃离的人却是救自己脱险的恩人。赵父赵母到陈家探望玉华,赵母要天雄写下休书,天雄表明要以真心感动玉华的决心让赵母无法坚持,玉华也犹豫了。玉华决定留在陈家,亭台内,她心事重重,钧山躲于远处窥看,因为自己的耽误,让玉华受这么多磨难,他内心非常愧疚不安,雯月撞见,要钧山出面说明,否则事情不能解决,适巧,秋惜出现,秋惜向玉华下跪赔罪,任玉华软言要求,秋惜只是道歉,却仍不愿说出金钗易主真相。牧生关在牢中,天雄试着找人帮忙,却都因为惧怕吴良弼声势,不敢插手,天雄束手无策。秋惜带玉华去探监,又见牧生伤痕更重,淳美因心疼牧生伤势,口不择言怒骂秋惜。秋惜连夜做了包子,分送天雄与钧山房,再到牢中,忍泪请求牧生日后待钧山如亲生儿。

  • 换子成龙 第10集

    秋惜一番话像似临终遗言,她含泪匆匆离开牢房,牧生惊心,急忙嘱咐秋惜,天大的事都等他出去再解决。钧山因一早就见秋惜所送包子,心里不安,打绸庄返家,与院落里遍寻不到秋惜的雯月碰上,两人觉事情不对劲,钧山想起当日东宝的挑衅之言,与雯月火速赶往吴家。秋惜欲牺牲自己换回牧生自由,答应嫁予东宝手下贾勇,钧山与云月赶到,钧山急于救母,决然签下卖身契给东宝。牧生关在牢房吉凶未卜,钧山的自由又为东宝所控,一波未息一波更高迭,天雄气闷中责怪秋惜又擅作主张,秋惜万分痛苦。天雄与雯月商量对策,春儿听了丫环闲谈之语,诉与玉华,玉华向天雄表示不愿留在多灾多难的陈家,态度坚决要天雄签下休书,天雄心碎,雯月怒责玉华。玉华离开陈家,直上吴家对吴良弼开出条件,东宝当着钧山面将卖身契撕毁,又到牢中放走牧生。

  • 换子成龙 第11集

    牧生不愿被冤枉入狱又莫名奇妙被放,坚决要东宝给个说法,东宝嘲讽牧生,很多女人都想救他,牧生想起秋惜最后一次探望之言,拔腿奔出牢房。牧生安然返家,钧山也无恙,众人欢乐,牧生听天雄转述玉华离开,不怒反忧。吴家张灯结彩,张罗着喜事,东宝兴高采烈要与玉华成亲。天雄大闹婚礼,混乱中与玉华冲散,玉华被钧山救走,几经波折的两人终于又再度见面。玉华对钧山表明仍心属意他,钧山告知玉华自己身份,婉言诉说与玉华不可能有结果,玉华怔住,此时,天雄的唤声由远而近。由于牧生一状告到县府,吴良弼被革职查办,大街上,淳美带头喊着吴良弼罪有应得,曾遭欺侮的街坊邻居纷纷朝其扔东西,东宝以身护卫父亲,却被石头扔中,倒卧血泊,吴良弼哭求:「不要打我的儿子。」

  • 换子成龙 第12集

    玉华重回陈家,雯月向玉华道歉,与玉华畅谈中结为好友,并为玉华细述陈家成员。天雄为始终进不了玉华的心难过,钧山知原由,却不能明说,只能安慰劝解。雯月向玉华坦承与钧山情感,玉华终于放下对钧山最初的悸动。雯月为促成天雄与玉华之间的感情进展,邀约四人踏青,并略施小计让天雄与玉华独处,两人漫步时,一对平凡却相互扶持的老夫妻,让天雄产生无限感概。天雄夜半不寐,推醒钧山,钧山误以为白日春儿对自己的态度让天雄起疑,露出惊慌,天雄取笑,他只是要与他商量撮合牧生与秋惜,钧山暗松一口气,随即表示赞同。天雄向牧生表示自己的想法,牧生对早逝的采英始终有一份无法弥补之情,因此一时难做表示,另一方面,因二十年前易子求荣始终良心不安之故,秋惜拒绝钧山的游说,钧山说出乃为天雄建议,秋惜惊喜。

  • 换子成龙 第13集

    天雄的提议让秋惜喜悦中有一份莫大的欣慰,再次向钧山求证只是要让自己良心上得到一丝补偿,秋惜已满足了。天雄与钧山显得挫败,雯月提议让玉华加入想办法,玉华提出一计很老套,却也是最直接最快速的解决方法,果然立马见效。牧生决定娶秋惜,秋惜独自一人在采英画前诚恳说明嫁给牧生的想法,言明自己不是想取代,而是赎罪。忠信到淳美香烛铺选购婚礼用品,淳美伤心绝望将忠信赶出门,冷静之后,又亲自将婚礼用品带给牧生,心里虽苦却强颜欢笑送上祝贺。秋惜心存感恩,要牧生放粮济灾民,牧生欣然同意秋惜想法,不料一场善心的放粮,却引来一位让秋惜差点惊昏的人。玉华上绸庄向天雄表示要回娘家探望双亲,巧见天雄将一匹美丽昂贵的布料送给一位买不起的新嫁娘。雯月送给钧山新枕头,钧山误解其中意,雯月不依追着他打,天雄落寞独自去喝酒买醉。

  • 换子成龙 第14集

    钧山背着醉酒的天雄要往自己房里去,雯月却有不同想法,两人将天雄送去给玉华,玉华开了门,没有拒绝的让钧山将天雄背入门。整夜的照顾,换来尽释前嫌,玉华表明愿接受天雄,天雄欢喜的要与玉华再度拜堂,要大家明白他没有骗婚,玉华是他陈天雄名正言顺的妻子。绸庄招聘一位新工人,工人来见牧生,秋惜震惊的确定自己放粮当日看到的人,是她以为二十年前已经被杀身亡的丈夫林怀源(隋抒洋 饰)。天雄带玉华上绸庄选购布料做新衣裳,并要钧山为玉华量身,春儿反应强烈,老是横阻在玉华与钧山之间的举动让天雄生疑。一片欢欣的二度拜堂热闹进行,新房里雯月正与几个友人闹新房,天雄深情的对玉华许下一生承诺,众人欢呼,天雄出新房找钧山,正好听闻几个丫环窃窃私语,天雄找到钧山,未言先动手。

  • 换子成龙 第15集

    天雄发疯似的质问钧山与玉华之间的关系,不理会秋惜与雯月的劝阻,钧山知道再瞒不住,承认当初玉华将金钗给了他,天雄怒吼,从此兄弟恩断义绝。牧生要天雄冷静,不要忘记自己的诺言,天雄言明不能容许钧山的背叛,坚决不听钧山的解释,牧生要天雄若还承认他是大家长,就马上回新房。怒火冲天的天雄回到新房,玉华解释隐瞒与钧山之间关系是为了怕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天雄言:「你不应该爱钧山!因为他与我情同兄弟!」,玉华被赶出新房。本是二度洞房花烛夜,却是从此劳燕各分飞,天雄心情郁闷外出喝酒,听闻如云求救声,天雄将被胞兄孙义卖到酒楼的如云带回家,并暂安置新房内。由于怀源不知道秋惜偷天换日之举,将钧山误认为亲儿,对钧山频频示好,秋惜撞见,反常的反应让钧山诧异。

  • 换子成龙 第16集

    秋惜见钧山对怀源不设防,心里担忧,要牧生解雇怀源,牧生问理由,秋惜只能说此人面恶,牧生言:不可以貌取人。如云心生鬼计,故意出新房让丫环丽梅看见,丽梅紧急通知秋惜,秋惜要如云马上离开,拉扯之间,天雄刚好回来,天雄故意护着如云,牧生闻讯赶来,怒要天雄抉择,如云不走,就将两人一起撵走,天雄奔出房。天雄懊恼自己为什么做出连自己都讨厌的事来,玉华迎面走来,天雄又故意示威,告诉玉华他带了个女人回家,玉华伤心离去。采园内,天雄对着采英的画像诉说自己的心事,那副无助,让站于背后的牧生与秋惜心疼,怎奈天雄的执意认定,与言语冲撞秋惜,反将牧生气得病倒。玉华委屈住客房,钧山按捺不住,找天雄解释,并要天雄不要亲手毁了与玉华的婚姻,天雄未给钧山好脸色,并讥笑雯月大方,甘心被欺骗感情。

  • 换子成龙 第17集

    牧生见天雄这般莽撞不成材,有意将财产给钧山掌管,秋惜认为是天意,该是钧山的一切,终又回归钧山身上,总管金福却认为秋惜藏私心,劝牧生,只有天雄才是陈家嫡亲骨肉。如云使坏心眼,要天雄即使做假戏也得让人看不出破绽,天雄让怀源送布料到家里给如云,怀源故意让春儿看见,布料到了玉华房里,如云来闹,天雄帮衬如云,玉华对天雄的行为已无言。牧生身体才复元,便要到北京去谈生意,此行程早已定,牧生怕自己不在家,更无人治得住天雄,他将众人喊到采园,交代要和睦相处,之后将财库钥匙交给秋惜掌管。牧生才启程前往京城,天雄便要秋惜交出财库钥匙,秋惜不理会天雄无理要求。雯月找玉华谈心,率直富正义感的她要玉华为将来打算,不该守住一个有名无实的婚姻,房门碰地被撞开,天雄怒骂雯月劝离不劝和。

  • 换子成龙 第18集

    天雄将雯月推出房外,大叫要跟玉华洞房,秋惜闻声赶来,要天雄清楚自己当下的行为,钧山也劝天雄不要冲动,天雄却心平气和要大家不要阻挡他行夫妻之实。雯月担心玉华被天雄糟蹋之后弃之不顾,秋惜却言,果真如此,也是命,钧山激动反驳,这不是命,是人为,秋惜伤心钧山所指,钧山懊恼自己没有能力处理。虽然不是预期的洞房花烛夜,但玉华仍存有一丝希望,当天雄醒来,会明白她与钧山之间真的是清白,然而她等到的,却是天雄当着钧山面,问钧山要不要接收他穿过的破鞋。怀源三番两次偷偷到陈家找秋惜,曾被丽梅撞见过一次,已引起金福怀疑,然秋惜对怀源束手无策,怀源送布料给秋惜,表明自己已经改好,秋惜却认定布料是怀源从绸庄偷取,拿着布料到绸庄询问伙计,金福看见,证实布料为怀源所购。

  • 换子成龙 第19集

    绸庄有外账待收,秋惜怕天雄将所收款项胡乱花掉,让钧山去收,岂料钧山半路遇劫,天雄怀疑其为监守自盗。天雄将自己的怀疑告诉金福,金福半信半疑,秋惜以为是怀源所为,主动找怀源,两人争执时被金福看见。金福派中信跟踪钧山被雯月识破,雯月找金福说理,金福反要雯月离开钧山。天雄又将如云接回家安置客房,如云兴风作浪,制造玉华与钧山不清不白的证据,金福又在钧山房内搜到钧山收账的公文包,一连串的事件让雯月对钧山的信心动摇,秋惜感觉事态严重,托淳美上金福家提亲,她想唯有让钧山与雯月早日成婚,事情会有个段落,不料金福因为怕秋惜真有谋陈家财产之心,拒绝婚事。孙义夜入秋惜房,偷走秋惜财库钥匙,转交天雄,秋惜要天雄交回,并要金福莫忘牧生临行前的嘱咐,金福却同意由天雄掌管。

  • 换子成龙 第20集

    所有证据指向钧山,钧山向雯月解释并提醒牧生被冤枉入狱之事,雯月重拾对钧山的信心,两人决定同心揪出幕后指使。若不是她的私心,若不是她的惯宠,天雄不会如此蛮横,钧山不会遭受这么多磨难,秋惜跪在采英画像前不停磕头认错,钧山来到,拉不住秋惜,便也一起要磕头,向采英表明对陈家一片忠心。钧山喊着大娘,秋惜要钧山不要喊大娘,要叫娘,钧山不解,但向来听话的他,改喊了娘。怀源、钧山与雯月用计揪出行抢者孙义,天雄心里明白,却不公开处理,此时玉华被诊断出怀有身孕。牧生来信,秋惜要钧山念信,牧生信中提及生意圆满,回程时要回采英的故乡一趟,秋惜心一揪。雯月要玉华亲自将喜讯告诉天雄,玉华前往天雄房,却见天雄正与如云争吵,玉华告知天雄有喜了,如云讥笑,她一语成谶,天雄怒问玉华:孩子是谁的!?玉华哭着奔出陈家。

  • 换子成龙 第21集

    钧山追寻玉华,救起不慎落水的玉华,两人来到一处空屋,钧山升起火堆让玉华烤干衣服。玉华诉说昔日对钧山一见钟情,此时天雄撞了进来,看见玉华穿着钧山的外衣更是恼火。秋惜平息不了风波,天雄一纸休书,玉华正式离开了陈家。秋惜与雯月替玉华租屋,秋惜表示等牧生返家后一定为玉华做主。钧山更衣时,怀源看见钧山背后胎记。天雄常情不自禁跑去偷看玉华,让尾随的如云所见。

  • 换子成龙 第22集

    如云向天雄哭诉因撞见两人暧昧被钧山责打,天雄发狂要打钧山,秋惜赶来阻止,说待牧生返家。便让钧山娶雯月,此话却提醒了天雄。天雄正式向金福提亲,表明要娶雯月,金福答应了婚事。雯月向钧山哭诉,钧山找天雄理论,两人大打出手,钧山受重创。如云得知天雄要娶雯月,哭着找玉华,玉华回陈家找天雄,得知天雄此举是出于报复心态。

  • 换子成龙 第23集

    得知无人能阻天雄强娶雯月,钧山急火攻心,一口血喷出,吓坏怀源,秋惜正巧来到,怒责怀源想害死钧山。怀源要秋惜在人前尚可如此,但人后要尊重他,别忘了自己是她的丈夫,两人不知金福躲于暗处偷听。淳美与雯月姐姐雯玉绊住金福,淳龙拆窗放出雯玉,秋惜带着仍有伤的钧山来到约定地点,不让天雄得逞的方法只有钧山带着雯月私奔了。

  • 换子成龙 第24集

    钧山和雯月只要过了江,两人就可以自由,钧山却停下脚步,担心秋惜如何应付得了天雄。雯月劝慰,钧山仍裹足不前,雯月气愤先行,没料到钧山并未及时跟上。钧山想跟上之时,金福已追了上来,拉扯之中,雯月失足落水。天雄酒醒时,迎亲吉时已过,迎接他的是已成灵堂的金福家,天雄不仅责怪钧山,甚至怀疑金福之死与钧山有关,牧生痛打天雄。

  • 换子成龙 第25集

    天雄已住到如云家,怀源悄悄来到,一棍敲昏天雄,再要痛下杀手之际,秋惜惊喊制止。面对凶残的怀源,秋惜不得不说出换子成龙真相。玉华到江边烧纸钱,被钧山踢翻,不准任何人说雯月已死。雯月化名水苓,拒绝将她于江中救起的李父送她回家。李家丫环珠儿被派来照顾雯月,雯月康复之后,想当面谢谢发现她在江中沉浮的李星辉,无奈这位才华横溢、却疾病缠身的少爷闭门不见。

  • 换子成龙 第26集

    钧山要离家找寻雯月为秋惜所阻,牧生要将财库钥匙正式交给钧山,钧山不收。是夜,钧山留书出走。再也无法承受良心谴责的秋惜痛哭失声,跪求牧生原谅,换子真相终于揭开。仁厚的牧生并没有勃然大怒,要秋惜暂时瞒住两人。在李家暂居的雯月老是独坐失神,引起星辉的好奇。

  • 换子成龙 第27集

    钧山沿着江岸寻找,雯月却坐上了开往湄州的船。牧生每每听到有钧山的消息,便放下手中事情着急赶往,天雄看在眼里极不是滋味,怀源还会补上几句挑唆之语,让天雄更是气闷。天雄却仍是护着牧生,怀源心里极为不平衡,他在参汤里下毒,差点毒死天雄,不得已说出自己才是他亲生父亲,天雄大受打击。星辉因与雯月相处之故,病情日渐好转。

  • 换子成龙 第28集

    搭乘同一班船来寻找雯月的钧山,捡到李父遗落在船上的药包。最后一班船就要启程,却遍寻不到星辉,钧山帮李父寻找。星辉望着湖水失神,李父寻到,钧山规劝。钧山的话如当头棒喝,回转的路上,马车却出了意外,钧山伤了腿不能行走。雯月来探望星辉,钧山听见雯月声音,却因行动不便,与雯月擦肩而过。

  • 换子成龙 第29集

    钧山在赵家药铺养伤,得赵家两老喜欢,加上钧山对医学感兴趣,便被留在赵家。因感念李家恩情,雯月要求李父带她前往赵家药铺,学习如何为星辉调养身子的秘方。玉华为天雄生下一子,牧生与秋惜准备在孩子满月便接玉华返回。天雄被怀源钉住,他是个假少爷的身份虽未被公开,但心知肚明的滋味不好受,加上怀源对他施加的压力,致使他时常晚归。

  • 换子成龙 第30集

    星辉复诊,情况良好,众人高兴,星辉称钧山大哥,高手钧山这一半功劳归他,一半属于水苓。钧山自从那日听到雯月声音后,再无雯月下落。玉华回娘家见着钧山,说牧生与秋惜从不放弃寻他,钧山内心难过,却坚持找不到雯月不回家。星辉不要雯月有负担,为了让雯月走出落水阴影,再次带着雯月走水。

  • 换子成龙 第31集

    星辉淋雨受寒,才稳定的病情一触即发,赵父被匆匆叫来医治,钧山要求同行。钧山为了星辉病情,以身试药,玉华了解到钧山与星辉之间虽短促却深厚的友谊,赵母见玉华与钧山相处融洽,有意撮合,玉华强烈反对。星辉在钧山照料下逐渐康复,雯月上赵家药铺抓药,钱包让钧山一眼认出,钧山追出门外,马车已远离。

  • 换子成龙 第32集

    玉华决定回芦州租屋,恰巧牧生与秋惜来到。牧生郑重向赵家道歉,赵家二老非常喜欢钧山,决定收做义子。秋惜制造牧生与钧山单独相处机会,牧生按耐不住亲情,钧山不可置信,秋惜愧疚不已,亲口向钧山证实。牧生要钧山暂时不对外说明,怕天雄承受不了打击。

  • 换子成龙 第33集

    天雄虽已知真相,但由秋惜口中说出,才是最深切的酷刑。牧生追上夺门而出的天雄,天雄原谅了秋惜。星辉问钧山可有刻骨铭心之人,说水苓已经接受了他的玉镯,钧山听闻星辉口中的水苓是他自河里救起,急着要星辉引见老是错过的水苓。雯月回李家,钧山刚走,雯月清除已是该见面的时候,钧山紧紧抱住雯月,雯月却表示太迟了。

  • 换子成龙 第34集

    天雄终于来找玉华,诚心认错,玉华却不知道此刻的天雄有几分是真,天雄说出自己的个假少爷,玉华对此清楚表态,鼓舞了天雄。天雄要了断与如云的关系,任凭如云哭求,天雄决然离去。玉华遇险,春儿忠心救主,枉做刀下亡魂,玉华被接回陈家。雯月方知金福已死,李父与星辉送雯月返乡。

  • 换子成龙 第35集

    牧生带领陈家所有成员迎接钧山,天雄成局外人。钧山向众人说明雯月已许他人,天雄跪在钧山面前请求原谅,钧山要以男人方式解决问题、钧山与天雄打了一场淋漓尽致的架,打回兄弟之情。牧生请了三叔公来见证钧山与天雄认主归宗,之后将家产分与两人。

  • 换子成龙 第36集

    牧生带雯月回家,众人劝她留下,然而雯月去意已决,钧山追上雯月马车。雯月脱下玉镯要还给钧山,钧山要她留着,为这段情作见证。绸庄忽然涌进众多布商,要求如期出货,天雄出面了解状况。怀源跪于街心请求乡亲父老做主,手中大旗上写着“陈牧生霸其妻霸我子”的强烈字眼。秋惜终于坦承一切,牧生眼看着怀源将秋惜强行带走却无法阻拦。

  • 换子成龙 第37集

    钧山阻止怀源羞辱秋惜,天雄与玉华相继赶到,玉华对怀源动之以理,怀源却打了秋惜,天雄跪在怀源面前,求怀源放过秋惜。牧生为秋惜送换洗衣物,亲眼见怀源打秋惜,却奈何不了怀源。绸庄被怀源掏空的资金比天雄想象中巨额,钧山表明再大的洞,也会帮天雄填平。如云被怀源派去盯住秋惜,撞见秋惜寻死,如云救下秋惜,并说出自己怀有天雄小孩。

  • 换子成龙 第38集

    钧山上门向怀源请求放人,怀源提出交换条件,要陈家大宅。星辉要雯月忘掉过去,雯月答应嫁予星辉。天雄夜探怀源,要带走秋惜,秋惜告知如云怀孕之事。天雄救人失败,却不知道该怎么跟玉华提如云,玉华主动提出天雄让如云过门。天雄感激玉华大度,再次闯进怀源家要带走秋惜、如云,被怀源发现,如云因怀源下手凶残,小产而亡,说出春儿是孙义所杀。

  • 换子成龙 第39集

    钧山决定用陈家大宅唤回秋惜,牧生虽不舍,还是同意钧山的决定。怀源要天雄留下,天雄却跟着牧生走。众人暂居以前玉华的租屋,天雄与玉华卖着零码布与糕点维持家用,怀源却带人闹场,天雄终接受牧生的劝说,回林家认主归宗。钧山去参加星辉和雯月的婚礼。

  • 换子成龙 第40集

    喜宴上,淳龙喝多了酒,道出雯月本来与钧山是一对,星辉闻言犹如晴天霹雳。雯月让珠儿传话,要星辉早点到新房,李父也劝星辉,终将星辉劝进了新房,雯月感激星辉没有像钧山一样将她撇下。雯月有喜,星辉害怕生命的流逝,决定带雯月去找钧山。

  • 换子成龙 第41集

    警察带人到林家搜查,怀源质问天雄,天雄承认,因如云说春儿之死是孙义所为,他不得不报警。孙义欲偷取怀源是钱作为逃命费用,怀源杀了孙义,躲于暗处欲杀怀源的秋惜吓得手中菜刀落地,怀源欲灭口,牧生与钧山带了警察赶到,怀源仓皇逃走。孙义咽气之时,说出金福乃怀源所杀。星辉病发,要钧山答应照顾雯月。

  • 换子成龙 第42集

    (大结局) 大宅由星辉出钱买回,天雄拿了钱找怀源时,只见立诚独自一人哭泣,天雄责后入屋的怀源狠心,怀源只在意钱是否带来。警 察围困小屋,玉华救子心切,冲破封锁线被抓受胁,牧生随后进屋,换出玉华、天雄与立诚。怀源终究无法带着牧生逃亡,放弃牧生,独自窜逃。历劫归来,大伙正 要吃饭,天雄却食不下咽,牧生知道天雄想起怀源,不反对天雄送饭菜去给怀源,玉华贴心的为天雄装好饭菜。荒郊空屋,怀源吃着天雄带的饭菜,反省自己一生的 错误,天雄要怀源逃出后重新做人,怀源却难逃警察布下的天罗地网。雯月为星辉生下一名男孩,大宅重归牧生,玉华与钧山研究创新的糕饼闻名南方城镇,绸庄重 新开张,糕饼店一起凑热闹。星辉如释重负,撒手人寰,雯月带着小孩欲回官田,要载伊人离去的码头,回荡着钧山望切盼归的千言万语。(完)

关闭

http://www.114la.com/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