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无观看记录

人欢马叫

人欢马叫

简介: 河南省某公社小吴庄生产队,在夏粮获得好收成后,趁墒抢种,掀起了新的生产高潮。队里的饲养员刘自得,在大忙季节以借牲口拉饲料为名,偷用队里的大红马给自己磨面,并与邻队小商贩徐富贵合伙做生意,卖熟食赚钱。刘自得自发思想严重,终日幻想:“来年盖三间新瓦房”。当社员们批评他不该占用大红马耽误秋种时,他却依仗自己有喂牲口的技术,以交鞭子要挟生产队。刘自得的亲家、共产党员、老贫农吴广兴在大队长的支持和全体社员的积极拥护下,接过鞭子,挑起重担。吴广兴缺乏喂牲口经验,但他虚心向有经验的老农、饲养员学习。为了医好由于刘自得加套磨面累病了的大红马,他日夜守在饲养室,千方百计精心护理病马。他听说病马爱吃咸的,他就拿家里的高粱去换盐,并且为了多换些盐,他把老伴最心爱的老母鸡拿出去换成盐。为了能让病马尽快好,他把自己吃的饭也给病马吃了。吴广兴的老伴吴大娘,怕得罪刘自得影响儿女亲事,责怪吴广兴不该接这工作。吴广兴对老伴耐心帮助,并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教育她。吴大娘思想上的疙瘩终于解开了,决心和吴广兴一起把饲养工作做好。刘自得想利用儿女亲家的私情借牲口给自己磨面,遭到吴广兴的拒绝。而后,他又以代替何太看牲口为借口,偷将队里的牲口牵回家磨面。事情暴露后,队长和吴广兴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刘自得不但不接受批评,检查自己的错误思想,反而说吴广兴“偷料喂猪”,要他交代。吴广兴对刘自得的诬陷和无理取闹,毫不惧怕。后来,刘自得的女儿爱勤说明了事情真相,同时,共青团小组长冬梅又揭发了刘自得做生意的事实。对此,刘自得还没有认识自己的错误思想,在徐富贵的怂恿下,又答应再干一回,结果,徐富贵对大红马打了一冷鞭,使大红马受惊几乎落驹。这时,刘才感到问题严重,惊慌失措。吴广兴抓住时机进一步对刘进行帮助和批评,指出了这一系列错误事实,并严厉指出这种思想的危害性。至此,刘自得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决心丢掉个人打算,跟着大家走集体富裕的道路。两年后,小吴庄生产队的大牲畜在吴广兴的精心饲养下,已是膘肥马壮。吴广兴受到全体社员的爱戴,刘自得也有了进步。